|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唐代邢窯瓷器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10-03-11 12:50:50  評論

Tangdai Xingyao ciqi

唐代邢窯瓷器

Porcelain of the Xing Yao of the Tang Dynasty

中國唐代著名瓷窯之一。在中國陶瓷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1980年 8月,邢窯遺址首先在河北省臨城縣境內程村、解村、澄底、崗頭、祁村、雙井村一帶發現,其中祁村窯燒制的白瓷最具邢窯白瓷的特征。但根據唐李肇《國史補》中關于「內丘白瓷瓯」的記載,邢窯的中心窯址應當在內丘縣境內。據此,考古工作者又在與臨城相鄰的內丘縣廣泛進行了調查,發現邢窯遺址20余處,並采集到大量白瓷標本。從所獲資料看,臨城與內丘燒制的白瓷在造型、胎釉等各方面特征基本一致,應當屬于一個瓷窯系統。這一重要的發現,解決了邢窯遺址的問題,並對邢窯曆史、品種及其窯口分布範圍等問題,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

邢窯位于太行山東麓,散布在內丘縣馮唐村、宋村以北,臨城縣祁村、雙井村以南,內丘縣西丘村以東,隆堯縣雙碑村以西的狹長地帶內,總面積約 300余平方公裏。其中內丘縣城關一帶的唐代白瓷窯最爲集中,燒制白瓷的質量也最爲精致。因此,這一地區應是當時邢窯瓷器的燒制中心。它四周的窯址應是由此而發展的。唐代瓷窯多以所在之州命名,內丘在武德五年 (622)改隸邢州,故名邢窯。

長期以來人們一直認爲邢窯瓷器的主要特征是「白如雪」。但從出土的瓷片看,釉色有白、青、黑和褐黃等多種。白釉又有粗細之分,以粗者居多,細者占少數。這說明陸羽《茶經》中所描寫的僅僅是邢窯瓷器中的精品,並不是邢窯瓷器的全貌。邢窯的精細白瓷,選用優質瓷土燒成,胎質堅實細膩,胎色潔白如雪,釉質瑩潤,有的薄如蛋殼,透明性能極佳,當是還原焰燒成。一般器物純白光亮,有些則白中微微泛青。器形有盤、碗、杯、托子、瓶、壺、罐和注子等。碗有多種形式,最多的爲淺形敞口碗,碗身呈 45 度角斜出,口緣外部凸起一周,底坦平,底中心凹入,施釉,形如玉璧。內丘城關地區白瓷窯燒制的玉璧形底碗與臨城祁村窯同類的精致白瓷制品相同,並在碗底中心往往刻劃有一個「盈」字。此外,還有斂口碗,分深淺兩種。圈足較玉璧形底爲窄,也有平底者。又有碗口八出者,口緣作八瓣形,裏外凸起凹入四直線。圈足呈四瓣海棠形。托子爲盤形,托口微高出盤面,矮圈足。臨城祁村窯還出土 1件皮囊壺,殘高約16厘米,上部扁形,中間有提梁,流口殘失,壺下部飽滿,平底,左右兩側有線紋凸起,形如皮囊縫合痕,壺前後兩面有劃花三角形紋飾。注子爲叭形口,球形腹,一面有短流,一面有曲柄,平底。罐爲圓唇口,頸極短,豐肩,肩以下漸收斂,平底。從上述這些精細白瓷來看,形容它的釉色「白如雪」並不過譽。

粗白瓷亦以各式碗爲多,此外有注子、長方形小枕等。粗碗均敷化妝土,大碗多爲平底,小碗多爲玉璧形底,外部一般施釉不到底,采用疊燒法,碗與碗之間墊以三角形支具,碗心多殘留有支具燒痕。枕爲長方形小枕,裝飾以褐色斑點,有的裝飾以篦點紋。注子器身稍高且瘦,平底。黑釉器物有平底淺碗、唇口小罐、花口缽、雙系罐等,胎體與釉均較厚。褐色釉有敞口大碗,釉厚處呈黑色。

邢窯瓷器素以色白見稱,曆來不見邢窯器有附加裝飾的記述。但是在邢窯遺址範圍內卻發現了一些用模印、劃花和點彩等多種裝飾技法的白瓷標本,增進了對邢窯白瓷的進一步了解。

唐代白瓷以邢窯器最爲有名,李肇《國史補》說那時邢窯白瓷已經天下通用,表明邢窯絕不是初創。繼唐代邢窯遺址發現以後,考古工作者又在內丘、臨城發現了隋代白瓷窯址多處,證明邢窯在隋時就已開始燒制白瓷了。

唐代後期,邢窯由于制瓷原料等方面的原因,漸趨衰落。河北曲陽定窯受邢窯的影響繼之而起,成爲北方著名的白瓷窯。除邢窯與定窯外,河南的鞏縣窯、密縣窯,山西的平定窯與渾源窯等,也都以燒白瓷爲主。正因爲有衆多的白瓷窯的出現與發展,在北方才形成了以邢窯爲代表的白瓷系統。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從唐墓中出土了不少白瓷,以陝西、河南、河北出土的爲多,有些白瓷可能屬于鄰近瓷窯的産品。其中一部分爲精致的白瓷,如邢台唐墓出土的白瓷碗,河南安陽薛家莊唐墓出土的白瓷碗和盞托等。特別是盞托的制作精工,是絕無僅有的珍品。這些白瓷與邢窯白瓷在造型、釉色以及玉璧形底中心施釉等方面具有共同的特征,可見它們應出自邢窯。此外,西安唐大明宮遺址中出土的帶「盈」字款的碗與內丘城關邢窯遺址出土的完全相同,可知是內丘窯的産品。

邢窯白瓷當時曾遠銷海外,在伊拉克、埃及、巴基斯坦、伊朗和日本等國家的古代遺址中,均有發現。

 
免责声明:本文为网络用户发布,其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Tangdai Xingyao ciqi   唐代邢窯瓷器   Porcelain of the Xing Yao of the Tang Dynasty   中國唐代著名瓷窯之一。在中國陶瓷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1980年 8月,邢窯遺址首先在河北省臨城縣境內程村、解村、澄底、崗頭、祁村、雙井村一帶發現,其中祁村窯燒制的白瓷最具邢窯白瓷的特征。但根據唐李肇《國史補》中關于「內丘白瓷瓯」的記載,邢窯的中心窯址應當在內丘縣境內。據此,考古工作者又在與臨城相鄰的內丘縣廣泛進行了調查,發現邢窯遺址20余處,並采集到大量白瓷標本。從所獲資料看,臨城與內丘燒制的白瓷在造型、胎釉等各方面特征基本一致,應當屬于一個瓷窯系統。這一重要的發現,解決了邢窯遺址的問題,並對邢窯曆史、品種及其窯口分布範圍等問題,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   邢窯位于太行山東麓,散布在內丘縣馮唐村、宋村以北,臨城縣祁村、雙井村以南,內丘縣西丘村以東,隆堯縣雙碑村以西的狹長地帶內,總面積約 300余平方公裏。其中內丘縣城關一帶的唐代白瓷窯最爲集中,燒制白瓷的質量也最爲精致。因此,這一地區應是當時邢窯瓷器的燒制中心。它四周的窯址應是由此而發展的。唐代瓷窯多以所在之州命名,內丘在武德五年 (622)改隸邢州,故名邢窯。   長期以來人們一直認爲邢窯瓷器的主要特征是「白如雪」。但從出土的瓷片看,釉色有白、青、黑和褐黃等多種。白釉又有粗細之分,以粗者居多,細者占少數。這說明陸羽《茶經》中所描寫的僅僅是邢窯瓷器中的精品,並不是邢窯瓷器的全貌。邢窯的精細白瓷,選用優質瓷土燒成,胎質堅實細膩,胎色潔白如雪,釉質瑩潤,有的薄如蛋殼,透明性能極佳,當是還原焰燒成。一般器物純白光亮,有些則白中微微泛青。器形有盤、碗、杯、托子、瓶、壺、罐和注子等。碗有多種形式,最多的爲淺形敞口碗,碗身呈 45 度角斜出,口緣外部凸起一周,底坦平,底中心凹入,施釉,形如玉璧。內丘城關地區白瓷窯燒制的玉璧形底碗與臨城祁村窯同類的精致白瓷制品相同,並在碗底中心往往刻劃有一個「盈」字。此外,還有斂口碗,分深淺兩種。圈足較玉璧形底爲窄,也有平底者。又有碗口八出者,口緣作八瓣形,裏外凸起凹入四直線。圈足呈四瓣海棠形。托子爲盤形,托口微高出盤面,矮圈足。臨城祁村窯還出土 1件皮囊壺,殘高約16厘米,上部扁形,中間有提梁,流口殘失,壺下部飽滿,平底,左右兩側有線紋凸起,形如皮囊縫合痕,壺前後兩面有劃花三角形紋飾。注子爲叭形口,球形腹,一面有短流,一面有曲柄,平底。罐爲圓唇口,頸極短,豐肩,肩以下漸收斂,平底。從上述這些精細白瓷來看,形容它的釉色「白如雪」並不過譽。   粗白瓷亦以各式碗爲多,此外有注子、長方形小枕等。粗碗均敷化妝土,大碗多爲平底,小碗多爲玉璧形底,外部一般施釉不到底,采用疊燒法,碗與碗之間墊以三角形支具,碗心多殘留有支具燒痕。枕爲長方形小枕,裝飾以褐色斑點,有的裝飾以篦點紋。注子器身稍高且瘦,平底。黑釉器物有平底淺碗、唇口小罐、花口缽、雙系罐等,胎體與釉均較厚。褐色釉有敞口大碗,釉厚處呈黑色。   邢窯瓷器素以色白見稱,曆來不見邢窯器有附加裝飾的記述。但是在邢窯遺址範圍內卻發現了一些用模印、劃花和點彩等多種裝飾技法的白瓷標本,增進了對邢窯白瓷的進一步了解。   唐代白瓷以邢窯器最爲有名,李肇《國史補》說那時邢窯白瓷已經天下通用,表明邢窯絕不是初創。繼唐代邢窯遺址發現以後,考古工作者又在內丘、臨城發現了隋代白瓷窯址多處,證明邢窯在隋時就已開始燒制白瓷了。   唐代後期,邢窯由于制瓷原料等方面的原因,漸趨衰落。河北曲陽定窯受邢窯的影響繼之而起,成爲北方著名的白瓷窯。除邢窯與定窯外,河南的鞏縣窯、密縣窯,山西的平定窯與渾源窯等,也都以燒白瓷爲主。正因爲有衆多的白瓷窯的出現與發展,在北方才形成了以邢窯爲代表的白瓷系統。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從唐墓中出土了不少白瓷,以陝西、河南、河北出土的爲多,有些白瓷可能屬于鄰近瓷窯的産品。其中一部分爲精致的白瓷,如邢台唐墓出土的白瓷碗,河南安陽薛家莊唐墓出土的白瓷碗和盞托等。特別是盞托的制作精工,是絕無僅有的珍品。這些白瓷與邢窯白瓷在造型、釉色以及玉璧形底中心施釉等方面具有共同的特征,可見它們應出自邢窯。此外,西安唐大明宮遺址中出土的帶「盈」字款的碗與內丘城關邢窯遺址出土的完全相同,可知是內丘窯的産品。   邢窯白瓷當時曾遠銷海外,在伊拉克、埃及、巴基斯坦、伊朗和日本等國家的古代遺址中,均有發現。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