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chao.net.cn
 | 订阅该频道 | 在线投稿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朝網路首頁 | 軍事 | 百態 | 旅遊 | 美容 | 母嬰 | 家電 | 財經 | 汽車 | 珠寶 | 健康 | 家飾 | 女性 | 互聯網 | 遊戲 | 探索 | 資源 | 娛樂 | 學院
數碼 | 美食 | 景區 | 養生 | 手機 | 購車 | 首飾 | 美妝 | 裝修 | 廚房 | 科普 | 動物 | 植物 | 情感篇 | 編程 | 百科 | 知道 | 美女 | 信息
健康 | 評測 | 品味 | 娛樂 | 居家 | 情感 | 星座 | 服飾 | 美體 | 美容 | 達人 | 親子 | 圖庫 | 奢侈品 | 折扣 | 生活 | 美食 | 花嫁 | 風景
 
Loading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百科 >> 歐陽修
 

歐陽修

字體: ||
本文來源: 互聯網
歐陽修
歐陽修畫像
  歐陽修(1007-1073),字永叔,號醉翁,又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安永豐(今屬江西)人,自稱廬陵(今永豐縣沙溪人)。谥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卓越的文學家、史學家。
  中文名:歐陽修別名:歐陽永叔,醉翁,六一居士國籍:中國出生地:綿州(今四川綿陽)出生日期:1007年逝世日期:1073年職業:文學家,史學家代表作品:《醉翁亭記》,《秋聲賦》
  目錄[隱藏]
  人物簡介生平概述主要成就思想貢獻應用文體文學成就其他成就曆史地位後世評文歐陽修與滁州歐陽修與阜陽醉翁逸事歐陽修詞集歐陽修紀念館歐陽修墓家族世系
  
  人物簡介
歐陽修

  歐陽修因吉州原屬廬陵郡,出生于綿州(今四川綿陽),北宋時期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和詩人。與韓愈、柳宗元、宋王安石、蘇洵、蘇轼、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仁宗時,累擢知制诰、翰林學士;英宗,官至樞密副使、參知政事;神宗朝,遷兵部尚書,以太子少師致仕。卒谥文忠。其于政治和文學方面都主張革新,既是範仲淹慶曆新政的支持者,也是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領導者。又喜獎掖後進,蘇轼兄弟及曾鞏、王安石皆出其門下。創作實績亦燦然可觀,詩、詞、散文均爲一時之冠。散文說理暢達,抒情委婉;詩風與散文近似,重氣勢而能流暢自然;其詞深婉清麗,承襲南唐余風。曾與宋祁合修《新唐書》,並獨撰《新五代史》。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編爲《集古錄》。有《歐陽文忠公文集》。詩歌《踏莎行》。並著作著名的《醉翁亭記》。歐陽修死後葬于開封新鄭(今河南新鄭),新鄭市辛店鎮歐陽寺村現有歐陽修陵園,是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另今綿陽南郊亦有其祠堂,名曰六一堂。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詞集名。北宋歐陽修作。三卷。南宋羅泌編次。收入《歐陽文忠公文集》,又有影宋刻單行本。明毛晉《宋六十名家詞》本改題《六一詞》,僅一卷,據前本而有所刪節。另有影宋本《醉翁琴趣外編》六卷,多有《近體樂府》未收之詞。公集三代以來金石刻爲一千卷。在滁州時,自號醉翁。晚年自號六一居士,曰:吾《集古錄》一千卷,藏書一萬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壺,吾老於其間,是爲六一。歐公一帶儒宗,風流自命。詞章窈眇,世所矜式。乃小人或作豔曲,謬爲公詞。代表作有《醉翁亭記》
  生平概述歐陽修四歲喪父,隨叔父在現湖北隨州長大,幼年家貧無資,母親鄭氏以荻畫地,教以識字。歐陽修自幼酷愛讀書,常從城南李家借書抄讀,他天資聰穎,又刻苦勤奮,往往書不待抄完,已能成誦;少年習作詩賦文章,文筆老練,有如成人,其叔由此看到了家族振興的希望,曾對歐陽修的母親說:“嫂無以家貧子幼爲念,此奇兒也!不唯起家以大吾門,他日必名重當世。”十歲時,歐陽修從李家得唐《昌黎先生文集》六卷,甚愛其文,手不釋卷,這爲日後北宋詩文革新運動播下了種子。
  仁宗天聖八年(1030)中進士。次年任西京(今洛陽)留守推官,與梅堯臣、尹洙結爲至交,互相切磋詩文。景祐元年(1034年),召試學士院,授任宣德郎,充館閣校勘。三年,範仲淹上章批評時政,被貶饒州。歐陽修爲他辯護,被貶爲夷陵(今湖北宜昌)縣令。康定元年(1040年),歐陽修被召回京,複任館閣校勘,編修崇文總目,後知谏院。慶曆三年(1043年),任右正言、知制诰。範仲淹、韓琦、富弼等人推行“慶曆新政”,歐陽修參與革新,提出改革吏治、軍事、貢舉法等主張。五年,範、韓、富等相繼被貶,歐陽修上書分辯,因被貶爲滁州(今安徽滁縣)太守。後又改知揚州、颍州(今
歐陽修

  安徽阜陽)、應天府(今河南商丘)。
  皇祐元年(1049)回朝,先後任翰林學士、史館修撰等職。至和元年(1054年)八月, 與宋祁同修《新唐書》,又自修《五代史記》(即《新五代史》)。嘉祐二年(1057年)二月,歐陽修以翰林學士身份主持進士考試,提倡平實文風,錄取蘇轼、蘇轍、曾鞏等人,對北宋文風轉變有很大影響。嘉祐三年六月庚戊,歐陽修以翰林學士身份兼龍圖閣學士權知開封府。五年,拜樞密副使。次年任參知政事。後又相繼任刑部尚書、兵部尚書等職。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上表請求外任,不准。此後兩三年間,因被蔣之奇等誣謗,多次辭職,都未允准。
  神宗熙甯二年(1069年),王安石實行新法。歐陽修對青苗法有所批評,且未執行。三年,除檢校太保宣徽南院使等職,堅持不受,改知蔡州(今河南汝南縣)。此年改號“六一居士”。四年六月,以太子少師的身份辭職。居颍州(今屬安徽省)。五年閏七月二十三日,歐陽修卒于家,谥文忠。歐陽修陵園位于河南省新鄭市區西辛店鎮歐陽寺村。該園環境優美,北依崗阜,丘陵起伏,南臨溝壑,溪流淙淙。陵園肅穆,碑石林立,古柏參天,一片郁郁蔥蔥,雨後初晴,陽光普照,霧氣升騰,如煙似雨,景色壯觀,故有“歐墳煙雨”美稱,爲新鄭古代八景之一。
  主要成就思想貢獻歐陽修前期的政治思想,反映了中小地主階級的利益,對當時經濟、政治和軍事等方面的嚴重危機,有較清醒的認識。主張除積弊、行寬簡、務農節用,與範仲淹等共謀革新。晚年隨著社會地位的提高,思想漸趨保守,對王安石部分新法有所抵制和譏評;但比較實事求是,和司馬光等人的態度是不盡相同的。
  歐陽修在我國文學史上有著重要的地位。他繼承了韓愈古文運動的精神。作爲宋代詩文革新運動的領袖人物,他的文論和創作實績,對當時以及後代都有很大影響。
  宋初,在暫時承平的社會環境裏,貴族文人集團提倡的西昆體詩賦充斥文壇,浮華纂組,並無社會意義,卻曾風靡一時。爲了矯正西昆體的流弊,歐陽修大力提倡古文。他自幼愛讀韓愈文集,出仕後親自校訂韓文,刊行天下。
  他在文學觀點上師承韓愈,主張明道致用。他強調道對文的決定作用,以“道”爲內容,爲本質,以“文”爲形式,爲工具。特別重視道統的修養,提出“道勝者,文不難而自至”(《答吳充秀才書》),“道純則充于中者實,中充實則發爲文者輝光”(《答祖擇之書》),“學者當師經”,師經才能用“道”來充實自己。但他又假正了韓愈的某些偏頗。在對“道”的解釋上,他把現實中的“事”,看作是“道”的具體內容。他認爲學道而不能至,是因爲“棄百事不關于心”(《答吳充秀才書》)。他反對“務高言而鮮事實” (《與張秀才第二書》)。在對待“道”與“文”的關系上,主張既要重“道”,又要重“文”,認爲“文”固然要服從于“道”,但非“有德者必有言”,並且列舉了許多例子說明“自詩、書史記所傳,其人豈必能言之士哉”,指出:“言以載事,而文以飾言。事信言文,乃能表見于世”。所謂“事信言文”,就是內容要真實,語言要有文采,做到內容和形式的統一。這是歐陽修對創作的基本論點。
  他取韓愈“文從字順”的精神,大力提倡簡而有法和流暢自然的文風,反對浮靡雕琢和怪僻晦澀。他不僅能夠從實際出發,提出平實的散文理論,而且自己又以造詣很高的創作實績,起了示範作用。
  他的主張得到了尹洙、梅堯臣、蘇舜欽等人的熱烈贊同。後來,知貢舉(主管考試進士)時,又鼓勵考生寫作質樸曉暢的古文,凡內容空洞,華而不實,或以奇詭取勝之作,概在摒黜之列。與此同時,他又提拔、培養了王安石、曾鞏、蘇轼、蘇轍等一代新進作家。這樣,他倡導的詩文革新運動就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應用文體歐陽修是傑出的應用文章家。他一生著述頗豐,《歐陽修全集》(中國書店1986年版。本文所引歐文皆出此集)有文章2651篇,應用文2619篇,可見他的文章寫作主要是應用文寫作;還撰有《新五代史》74卷,《新唐書》75卷。他不僅應用文寫作頗有建樹,而且對應用文理論貢獻也很大。
  創立應用文概念。目前論者都認爲應用文一詞最早見于南宋張侃的《跋陳後山再任校官謝啓》:“骈四俪六,特應用文耳。”(拙軒集·卷五)張只涉及應用文取“四六”的語言形式,嚴格說來還不能說明確了應用文概念。北宋的歐陽修在《辭副樞密與兩府書》中雲,嘉祐五年十一月奉制命授樞密副使,“學爲應用之文”。這裏的應用文是指公文文體。他在同一年的《免進五代史狀》中自述爲得功各事無用之時文,得功名後,“不忍忘其素習,時有妄作,皆應用文字”。“文字”即文章。這裏的應用文指實用文章。可見,歐陽修是從文體形式、實用性質兩方面來明確應用文概念的,他已把應用文當作獨立的文章體裁。
  構築了應用文理論的大體框架。如上所述,他認爲應用文的性質是實用的。他贊揚蘇洵的應用文章“實有用之言”(《薦布衣蘇洵狀》),黃校書策論“中於時病而不爲空言”(《與黃校書論文章書》)。歐陽修關于應用文的實用性質是很明確的。他認爲應用文的特點有三。一是真實。歐陽修認爲寫史要“立傳紀實”(《進新修唐書表》)。所謂“紀實”,就是應像《春秋》一樣褒貶善惡,“傳其實而使後世信之”(《魏梁解》),“求情而責實,別是非,明善惡”(《春秋論中》),“書事能不沒其實”(《唐于魯神道碑》)。他還認爲诏令“必須合於物議,下悅民情”(《論慎出诏令劄子》),用當今的語言來表述,就是要與實際相符。歐陽修主張應用文真實,一是爲了應用,二是爲了傳於後世。二是簡潔質樸。“典诰誓命之文,純深簡質”(《正史類》),贊揚孔宙碑文簡質(《後漢泰山都尉孔君碑》),朝廷诏書應“複古樸之美,不必雕刻之華”(《論李淑奸邪劄子》),銘應“言簡而著”(《內殿崇班薛君基表》),“師魯之《志》,用意特深而語簡”(《論<尹師魯墓志>》),“文書甚簡”(《乞洪州第七狀》),簡潔質樸是歐陽修文章批評的標准之一。三是得體。他贊揚劉敞追封皇子公主九人的公文典雅,“各得其體”(《集賢院學士劉公墓志銘》),“體”指內容而言,歐陽修謂之“大體”。“公於制诰,尤得其體”(《謝公绛墓志銘》),他贊揚謝希深的制诰尤得西漢制诰之體,“體”指文體。“考其典诰誓命之文,純深簡質,丁甯委曲,爲體不同”(《崇文總目敘釋·正史類》),“體”指語體。歐陽修主張應用文應合大體、文體、語體,其理論已相當精深。
  歐陽修對公文的貢獻很大。他寫有公文一千一百零二篇,公文理論也很系統。公文內容“必須合於物議,下悅民情”;形式“取便於宣讀”,采用“四六”的語言形式(《內制集序》),開蘇轼改革骈文之先河。他自責其公文有“無以發明”,“意思零落”,“非工之作”,“拘牽常格”的毛病,主張內容要完整出新,有條有理;形式既要規範,又要創新。他按公文的行文方向,把公文分爲三類:“凡公之事,上而下者,則曰符曰檄,問訊列對;下而上者,則曰狀;位等相以往來,曰移曰牒。”(《與陳員外書》)他認爲符、檄是下行文,狀爲上行文,移、牒爲平行文;並明確公文不能“施於非公之事”。歐陽修雖未明確上行文、平行文、下行文的概念,但爲劉熙載按行文方向分類打下了基礎。(摘自《應用寫作》月刊1997年第2期《歐陽修應用文論》)文學成就歐陽修在文學創作上的成就,以散文爲最高。蘇轼評其文時說:“論大道似韓愈,論本似陸贽,紀事似司馬遷,詩賦似李白”。 但歐陽修雖素慕韓文的深厚雄博,汪洋恣肆,但並不亦步亦趨。
  歐陽修一生寫了500余篇散文,各體兼備,有政論文、史論文、記事文、抒情文和筆記文等。他的散文大都內容充實,氣勢旺盛,深入淺出,精煉流暢,敘事說理,娓娓動聽,抒情寫景,引人入勝,寓奇于平,一新文壇面目。他的許多政論作品,如《本論》、《原弊》、《上高司谏書》、《朋黨論》、《新五代史•伶官傳序》等,恪守自己“明道”、“致用”的主張,緊密聯系當時政治鬥爭,指摘時弊,思想尖銳,語言明快,表現了一種匡時救世的懷抱。他還寫了不少抒情、敘事散文,也大都情景交融,搖曳多姿。他的《釋秘演詩集序》、《祭石曼卿文》、《蘇氏文集序》等文,悼念亡友,追懷往事,情深意摯,極爲動人;他的《豐樂亭記》、《醉翁亭記》諸作,徐徐寫來,委婉曲折,言辭優美,風格清新。總之,不論是諷世刺政,還是悼亡憶舊,乃至登臨遊覽之作,無不充分體現出他那種從容寬厚、真率自然的藝術個性。
  歐陽修還開了宋代筆記文創作的先聲。他的筆記文,有《歸田錄》、《筆說》、《試筆》等。文章不拘一格,寫得生動活潑,富有情趣,並常能描摹細節,刻畫人物。其中,《歸田錄》記述了朝廷遺事、職官制度、社會風習和士大夫的趣事轶聞,介紹自己的寫作經驗,都很有價值。
  歐陽修在詩歌創作方面也卓有成就。 他的詩在藝術上主要受韓愈影響。《淩溪大石》、《石篆》、《紫石屏歌》等作品,模仿韓愈想象奇特的詩風;其它一部分詩作沈郁頓挫,筆墨淋漓,將敘事、議論、抒情結爲一體,風格接近杜甫,如《重讀〈徂徕集〉》、《送杜岐公致仕》;另一部分作品雄奇變幻,氣勢豪放,卻近于李白,如《廬山高贈同年劉中允歸南康》。但多數作品,主要學習韓愈“以文爲詩”,即議論化、散文化的特點。雖然他以自然流暢的詩歌語言,避免了韓愈的險怪艱澀之弊,但仍有一些詩說理過多,缺乏生動的形象。有的古體詩因此顯得詩味不濃,但部分近體詩卻比興兼用,情景相生,意味隽永。在內容上,他的詩有一部分反映人民的疾苦,揭露社會的黑暗,具有一定的社會意義。例如,在《答楊子靜祈雨長句》中,描寫了“軍國賦斂急星火”,“然而民室常虛空”的社會現實;在 《食糟民》中,揭露了官吏“日飲官酒誠可樂”,而百姓“釜無糜粥度冬春”的不合理現象。不過,他寫這些詩的目的是很明白的:“因吟君贈廣其說,爲我持之告采詩”,爲的是規勸統治階級修明政治,維護封建秩序。他還在詩中議論時事,抨擊腐敗政治,如《奉答子華學士安撫江南見寄之作》。其他如《明妃曲和王介甫作》、《再和明妃曲》,表現了詩人對婦女命運的同情,對昏庸誤國的統治者的譴責。更多的是寫景抒情作品,或清新秀麗,或平淡有味,多抒發詩人的生活感受。如《黃溪夜泊》中的“萬樹蒼煙三峽暗,滿川明月一猿哀”,《春日西湖寄謝法曹歌》中的“雪消門外千山綠,花發江邊二月晴”, 《畫眉鳥》“百啭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樹高低;始知鎖向金籠聽,不及林間自在啼”等。總的來看,他的詩歌風格還是多樣的。 歐陽修不僅善于作詩,且時有新見,其最後一部作品《詩話》(由于詩話從專名演變爲一種文體,後人爲區別稱《六一詩話》),是爲中國文學史上第一部詩話。後人郭紹虞說:“詩話之稱,固始于歐陽修,即詩話之體,亦可謂創自歐陽氏矣”(《宋詩話考》)。歐陽修的詩話,改變了以前的論詩或重在呂評、或重要格例、或重在作法、或重在本事的做法,而是兼收並蓄,細加抽繹,以隨便親切的閑談逸事的方式評敘詩歌,成爲一種論詩的新形式。他在評論詩的時候,雖然不廢雕琢,但主張歸于自然。在《梅聖俞詩集序》中,他提出詩“窮者而後工”的論點,發展了杜甫、白居易的詩歌理論,爲宋詩的發展指明了方向,對當時和後世的詩歌創作産生了很大的影響。歐陽修還在宋初的詞壇上占了一席重要的位置。他創作了很多詞,內容大都與“花間”相近,主要內容仍是戀情相思、離情別緒、酣飲醉歌、惜春賞花之類,並善于以清新疏淡的筆觸寫景。《采桑子》十三首,描繪颍州西湖的自然之美,寫得恬靜、澄澈,富有情韻,宛如一幅幅淡雅的山水畫。另一些詞的“杏花紅處青山缺,山畔行人山下歇”(《玉樓春》),“堤上遊人逐畫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綠楊樓外出秋千”(《浣溪沙》),“平山欄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朝中措》)等,也都是寫景的佳句。由于作者對事物體察入微,看似隨意寫出,卻是無限傳神,沒有爐火純青的工夫,是不能達到這種藝術境界的。而他偏重抒情的詞,寫得婉曲纏綿,情深語近,例如《踏莎行》中上下阕的最後兩句“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通過春水春山,從思婦眼中寫征人,情意深遠,含蓄蘊藉,給人以新穎別致的感覺,感情亦非常深摯。他還有一些詞,雖然頹唐歎老、牢騷不平,卻直抒胸臆,表現出襟懷豪逸和樂觀的一面。還有一些豔詞,雖寫男女約會,也樸實生動;當然,其中也不免有淺薄庸俗的作品。此外,歐陽修還打破了賦體的嚴格的格律形式,寫了一些文賦,他的著名的《秋聲賦》運用各種比喻,把無形的秋聲描摹得非常生動形象,使人仿佛可聞。這篇賦變唐代以來的“律體”爲“散體”,對于賦的發展具有開拓意義,與蘇轼的《赤壁賦》先後媲美,千載傳誦。其他成就歐陽修一生著述繁富,成績斐然。除文學外,經學研究《詩》、《易》、《春秋》,能不拘守前人之說,有獨到見解;金石學爲開辟之功,編輯和整理了周代至隋唐的金石器物、銘文碑刻上千,並撰寫成《集古錄跋尾》十卷四百多篇,簡稱《集古錄》,是今存最早的金石學著作;史學成就尤偉,除了參加修定《新唐書》250卷外,又自撰《五代史記》(《新五代史》),總結五代的曆史經驗,意在引爲鑒戒。 歐陽修書法亦著稱于世,其書法受顔真卿影響較深。朱熹說:“歐陽公作字如其爲人,外若優遊,中實剛勁”。
  曆史地位
歐陽修

  歐陽修在中國文學史上有重要的地位。他大力倡導詩文革新運動,改革了唐末到宋初的形式主義文風和詩風,取得了顯著成績。由于他在政治上的地位和散文創作上的巨大成就,使他在宋代的地位有似于唐代的韓愈,“天下翕然師尊之”(蘇轼《居士集敘》)。他薦拔和指導了王安石、曾鞏、蘇洵、蘇轼、蘇轍等散文家,對他們的散文創作發生過很大的影響。其中,蘇轼最出色地繼承和發展了他所開創的一代文風。北宋以及南宋後很多文人學者都很稱贊他的散文的平易風格。他的文風,還一直影響到元、明、清各代。
  宋慶曆八年(1048年),黃河決于澶州商胡埽(今河南濮陽東北),河水改道北流,經大名府、恩州、冀州、深州、瀛州、永靜軍等地,至乾甯軍合禦河入海。當時因年荒民困,沒有立即堵口。皇祐三年(1051年),北流于館陶郭固口決口,四年堵塞後流勢仍不暢,引起了北流和恢複故道東流的爭論。至和二年(1055年),歐陽修極力反對回河東流,連上兩疏陳述不能回河的理由。在第一疏中,他分析了當時“天下苦旱,京東尤甚,河北次之”,“河北自恩州用兵之後,繼以凶年,人戶流亡,十失八九”的嚴重形勢,認爲在“國用方乏,民力方疲”之際,以“三十萬人之衆,開一千余裏之長河”,不但人力、物力不允許,而且會引起“流亡盜賊之患”,危及宋王朝的根本利益。在第二疏中,他根據自己的觀察體會,首先從分析黃河淤積決溢規律出發,闡述了不宜回河的原因。他說:“河本泥沙,無不淤之理。淤常先下流,下流淤高,水行漸壅,乃決上流之低處,此勢之常也。”接著他又分析了京東、橫隴河道的具體情況,指出:“天禧中,河出京東,水行于今所謂故道者。水既淤澀,乃決天台埽,尋塞而複故道;未幾,又決于滑州南鐵狗廟,今所謂龍門埽者。其後數年,又塞而複故道。已而又決王楚埽,所決差小,與故道分流,然而故道之水終以壅淤,故又于橫隴大決。是則決河非不能力塞,故道非不能力複,所複不久終必決于上流者,由故道淤而水不能行故也。及橫隴既決,水流就下,所以十余年間,河未爲患。至慶曆三、四年,橫隴之水,又自海口先淤,凡一百四十余裏;其後遊、金、赤三河相次又淤。下流既梗,乃決于上流之商胡口。然則京東、橫隴兩河故道,皆下流淤塞河水已棄之高地。京東故道屢複屢決,理不可複,不待言而易知也。”同時,歐陽修還認爲,河渠司李仲昌等議開的六塔河,寬僅五十步,“欲以五十步之狹,容大河之水,此可笑者”,並斷言六塔河“于大河有減水之名,而無減患之實。今下流所散,爲患已多,若全回大河以注之,則濱、棣、德、博河北所仰之州,不勝其患,而又故道淤澀,上流必有他決之虞,此直有害而無利耳,是皆智者之不爲也”。 歐陽修的奏疏未予采納,朝廷命加緊堵口,開六塔河。嘉祐元年(1056年)四月,商胡決口塞而複決,回河失敗。
  後世評文歐公一代儒宗,風流自命。詞章窈眇,世所矜式。乃小人或作豔曲,謬爲公詞。(曾慥(zao四聲)《樂府雅詞》序)
  六一婉麗,實妙于蘇。(尤展成)歐陽公雖遊戲作小詞,亦無愧唐人《花間集》。(羅大經)馮延巳詞,晏同叔得其俊,歐陽修得其深。(清劉熙載《藝概》卷四)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蘇轼《西江月》)
  歐陽修與滁州歐陽修知滁,于慶曆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到任,慶曆八年閏正月朝廷诏徙知揚州,二月離開滁州,前後在滁州計約兩年零四個月的時間。時間雖然不長,卻給滁州留下了極其深遠的影響。他給滁州留下了許多建設遺迹,留下了一些不朽的詩文,留下了與滁州人的深厚感情。詩文中,直接寫滁州的,除了著名的《豐樂亭記》、《醉翁亭記》、《菱溪石記》以外,還有大量的詩篇及短文。僅描寫琅琊山自然景色及名勝景點的詩,不完全統計就有30多首,如《永陽大雪》、《題滁州醉翁亭》、《琅琊山六題》等。他留下的建設遺迹和詩文,成了滁州不可多得的寶貴遺産;留下的與滁州人的深厚感情,成爲滁州人永遠不可磨滅的記憶。
  承繼前人開發滁州
歐陽修
醉翁亭風景圖片
  如今說到滁州,人們自然會想到琅琊山,想到醉翁亭,想到歐陽修。琅琊山的自然風光、人文景觀,都遠近聞名。琅琊山最有名的景點是醉翁亭,被譽爲全國“四大名亭”之首,名揚海內外。與醉翁亭隔山相望的豐樂亭,也是令許多探幽訪古之士向往的勝迹,與醉翁亭一起被稱爲“姊妹亭”。豐樂亭下的“紫薇泉”,則與醉翁亭的釀泉合稱爲“姊妹泉”。這些,都是歐陽修知滁時開發、建設而遺留下來的。正是這些建築,加上他親自撰寫的《豐樂亭記》、《醉翁亭記》,才使滁州琅琊山的名聲大震起來。
  追溯琅琊山之名,應自東晉始。東晉以前,琅琊山本無名,其主峰當地人稱摩陀嶺,其他都是些小山頭。西晉末年,琅琊王司馬睿因避亂駐跸于此,後來,司馬睿成了東晉元帝,借其曾在此山一住之光,才有了琅琊山這個名稱。但是,司馬睿本人,乃至整個東晉時代,並未給琅琊山帶來多少變化,它依然是一片沈寂的山嶺。直到唐代大曆六年(公元771年),滁州刺史李幼卿在L山司興建寶應寺(即今日之琅琊寺),琅琊山才打破曆史的沈寂,開始起步向著繁榮與發展邁進;琅琊山這個名稱也是這個時候才叫起來的。而這從司馬睿駐跸山間時算起來,已經經曆了300多年的時間。
  寶應寺的興建,改變了琅琊山多年寂靜的狀況,但只是個開始,而且僅限于琅琊寺這一塊,影響仍不是很大。琅琊山真正鵲起,是在它又經曆了200多年以後,北宋的著名文士歐陽修知滁開始的。
  “寬簡”知滁政績斐然
  歐陽修知滁的第二年夏,一個偶然的機會使他發現了豐山腳下幽谷中的一眼泉水,經過實地察看,“俯仰左右,顧而樂之,于是疏泉鑿石,辟地以爲亭”,開始在這裏進行美景勝地的建設。他很快修好了泉眼,建好了亭子,泉取名“幽谷泉”,亭取名爲“豐樂亭”,並親自撰文作記。同年,與豐樂亭一山之隔的醉翁亭亦建成,他取名“醉翁亭”,作《醉翁亭記》記之。兩亭的建成與《兩記》的問世,迅速在全國引起轟動。尤其是《醉翁亭記》這篇文章,以其生動的文字,精美的語言,爲滁州展示了一幅風光絢麗的大自然畫面;又因爲文章中深邃的含義,及其所表達的怡然情懷,一時震動整個學界。文章一出,遠近爭傳,滁州琅琊山從此熱鬧起來。此後,琅琊山、豐樂亭、醉翁亭,各景區陸續擴展,內容逐漸豐富,雖經曆史滄桑,但屢廢屢興,久而不衰,終成今日之規模。追本求源,都是歐陽修打下的基礎。歐陽修是唐代李幼卿之後開發滁州琅琊山最有力的奠基人,可以說,沒有歐陽修,就沒有滁州琅琊山之今日。
  歐陽修在滁州時,除了開發幽谷泉,興建豐樂亭及醉翁亭以外,還進行了其他一些建設,如在豐樂亭景區建設了醒心亭,特請曾鞏作《醒心亭記》;在豐樂亭附近辟建練兵場,作訓練民兵之用,以保衛地方;又維修損毀嚴重的滁城,使滁州之城更加堅固和壯觀。有人讀了歐陽修的《醉翁亭記》,從他悠遊山水、飲酒作樂的表現,以爲他因受貶守滁,是處于不問政事的消沈狀態,顯然是不正確的。歐陽修在滁州,對于政事實行的是“寬簡”政策。所謂寬簡,顧名思義就是寬容和簡化,辦事遵循人情事理,不求搏取聲譽,只要把事情辦好就行了。這是他一生爲政的風格。他後來曾權知開封府,前任是有名的“鐵面老包”,即包拯,威嚴得很;而他則持以寬簡,辦事往往不動聲色,同樣把開封府治理得井井有條。清朝時,有人曾將他與包拯相比較,在開封府衙東西側各樹一座牌坊,一邊寫著“包嚴”,一邊寫著“歐寬”。
  歐陽修所寫滁州的詩文,對滁州山水之美作了極其生動、實在的描繪。如在《醉翁亭記》中寫琅琊山,以“林壑尤美”、“蔚然深秀”概括,同時以簡練的筆觸寫出了琅琊山早晚和四時的景色:“日出而林霏開,雲歸而岩穴暝,晦明變化者,山間之朝暮也。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風霜高潔,水清而石出者,山間之四時也。”他在《豐樂亭記》中則寫道:“風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時之景,無不可愛。”他的許多詩,寫景寄情,語言精美,讀後同樣令人留連。如他在《題滁州醉翁亭》中寫道:“但愛亭下水,來從亂峰間。聲如自空落,瀉向兩檐前。流人岩下溪,幽泉助涓涓。響不亂人語,其清非管弦。”真是美不勝收!因此,後人在醉翁亭不遠處建了聽泉亭,讓人們不斷體會這美好的詩意。又如他的《琅琊山六題》,對琅琊山歸雲洞、琅琊溪、庶子泉等各個景點都作了生動的描繪。雖然每首詩只有四句,但盡用了點晴之筆,字字珠玑。他是用對滁州山水的真愛之情寫作出來的。
  歐陽修描寫滁州及琅琊山的詩文,以其詩文的質量及其個人的人品、地位,吸引了許多文人墨客、達官顯貴,競來滁州探幽訪勝。歐陽修在滁時,有的是直奔歐陽修而來;歐陽修離滁後,則以歐公之詩文以及歐公之遺迹而來。他們在這裏,不僅留下足迹,也留下墨迹,日積月累,描寫琅琊山及滁州的詩文已難以計數。1988年《琅琊山志》選錄歐陽修及其以後的各代詩篇150余首(包括部分當代詩歌),依然只是全部琅琊山詩文的一部分。用“有形資産”和“無形資産”的現代詞彙來說,歐陽修無論從哪一方面,都給滁州留下了寶貴的財富。
歐陽修

  歐陽修在滁州兩年多的時間,不僅給滁州留下了不可多得的寶貴資産,也與滁州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滁州這塊古老的地方,與他結下了一生不解之緣。
  歐陽修離開滁州之後,再也沒有來過滁州,但他的心中卻時刻想念著滁州。
  《寄答王仲儀太尉素》:作于熙甯三年 (公元1070年)。這年他已64歲,離開滁州22年了,依然念念不忘他在滁州的一段生活。詩一開頭便寫道:“豐樂山前一醉翁,馀齡有幾百憂攻。”始終把自己和滁州聯系在一起。
  如今,歐陽修離開我們已經一千多年了,但他的名字仍然時刻與滁州緊緊地相連著。沒有歐陽修,就沒有滁州琅琊山的響亮名聲,已經成爲許多人的共識。醉翁亭自歐陽修知滁時建成後,曆經滄桑,但屢廢屢興,數百年不敗。醉翁亭大門原有一副對聯,寫道:“翁去八百載,醉鄉猶在;山行六七裏,亭影不孤。”聯中的“翁”即指歐陽修。當時制作這個大門及其對聯的時間,是清光緒七年(公元 1881年),離歐陽修知滁已經800多年,人們沒有忘記他。至今日則已900多年,人們依然沒有忘記他,今後也永遠不會忘記他。1998年新編《滁州市志》(原縣級市)的《人物傳》中,所列第一人便是歐陽修,俨然把他當作了滁州人。
  歐陽修與阜陽位于阜陽城西北一公裏新泉河兩岸,西湖又稱汝陰西湖、颍州西湖。長5公裏,寬1.5公裏。是古代颍河、清河、小汝河、白龍溝四水彙流處。因阜陽地北魏以後稱颍州而得名,爲唐、宋、明、清曆代名勝。有會老堂、清漣閣、畫舫齋、湖心亭、宜遠橋等十數處建築,並有菱荷十裏,楊柳盈岸,久爲遊人憩遊勝境。唐、宋以來,即與揚州瘦西湖、杭州西湖並稱。北宋皇佑元年(1049年),歐陽修由揚州移知颍州,尤喜此湖,有詩贊曰:“菡萏香情畫舸浮,使君不複憶揚州。都將二十四橋月,換得西湖十頃秋。”後歐陽修終老于此。清嘉慶後,湖面逐漸淤塞。今存有會老堂並歐陽修石刻像等遺物。明代《正德颍州志》載:西湖“長十裏,廣三裏,水深莫測,廣袤相齊”。《大清一統志》雲:“颍州西湖聞名天下,亭台之勝,觞詠之繁,可與杭州西湖媲美。”颍州西湖景色之美,四時俱佳,招徕不少文人志士出守颍州,更是文人墨客吟詩作畫之旅遊勝地。從宋代起有北宋詞人、宰相晏殊,北宋文學家、史學家歐陽修、蘇轼、宋代中書侍郎呂公著等七大名人知颍州,爲古颍州西湖建設立下了不朽的功勳,並留下了113首著名詩篇,加之71名古代和近代詩人的詩篇共259首。其中唐宋八大家占四人,還有南宋四大家之一的楊萬裏,與蘇轼齊名的黃庭堅。蘇轼曾在詩中將颍州西湖與杭州西湖相媲美,“大千起滅一塵裏,未覺杭颍誰雌雄”。可見,颍州西湖在古代確爲天下西湖之冠。但後來由于黃河泛濫,西湖被泥沙填平,昔日美景,已不複存在。今天阜陽西湖的半島之上,還建有"颍州西碑林"。此處碑林占地30余畝,共有樹碑2000多塊,碑林、碑亭、百米碑廊、陳列館所兼而有之。另有1000余塊2米的石碑組成的八卦陣林,堪稱國內園林之獨創,尤爲別具一格。
  醉翁逸事六一由來
  公集三代以來金石刻爲一千卷。在滁州時,自號醉翁。晚年自號六一居士,曰:吾《集古錄》一千卷,藏書一萬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壺,吾老于其間,是爲六一。(《三朝言行錄》)
  虛心求教
  宋慶曆五年(公元1045年),歐陽修被貶滁州任太守。此後,他時常閑遊山水,並與附近琅琊寺的智仙和尚結爲好友。爲便于他遊覽,智仙和尚帶人在山腰蓋了座亭子。亭子建成那天,歐陽修前去祝賀,爲之取名爲“醉翁亭”,並寫下了千古傳誦的散文名篇《醉翁亭記》。文章寫成後,歐陽修張貼于城門,征求修改意見。開始大家只是贊揚,後來,有位樵夫說開頭太啰嗦,便叫歐陽修到琅琊山南門上去看山。歐陽一看,便恍然大悟,于是提筆將開頭“環滁四面皆山,東有烏龍山,西有大豐山,南有花山,北有白米山,其西南諸山,林壑尤美”一串文字換上“環滁皆山也”五個字。如此一改,則文字精練,含義倍增。
  行文求簡
  歐陽修在翰林院任職時,一次,與同院三個下屬出遊,見路旁有匹飛馳的馬踩死了一只狗。歐陽修提議:“請你們分別來記敘一下此事。”只見一人率先說道:“有黃犬臥于道,馬驚,奔逸而來,蹄而死之”,另一人接著說:“有黃犬臥于通衢,逸馬蹄而殺之。”,最後第三人說:“有犬臥于通衢,臥犬遭之而斃。” 歐陽修聽後笑道:“像你們這樣修史,一萬卷也寫不完。”那三人于是連忙請教:“那你如何說呢?”歐陽修道:“‘逸馬殺犬于道’,六字足矣!”三人聽後臉紅地相互笑了起來,比照自己的冗贅,深爲歐陽修爲文的簡潔所折服。
  文風嚴謹
  據《宋稗類鈔》記載:有一次歐陽修替人寫了一篇《相州錦堂記》,其中有這樣兩句:“仕宦至將相,富貴歸故鄉。”交稿後,他又推敲了一下,覺得不妥,便派人騎快馬將稿子追回,修改後再送上。來人接過改稿,草草一讀,很是奇怪:這不還和原稿一模一樣嗎?仔細研讀後才發現,全文只是將“仕宦至將相,富貴歸故鄉”改成了“仕宦而至將相,富貴而歸故鄉”,快馬追回的只是兩個“而”字。但他反複吟誦後,才發現個中妙處。原來,改句中增加了兩個“而”字,意義雖未改變,但是讀起來語氣由急促變爲舒緩,音節和諧,增加了語言抑揚頓挫的音樂美。
  “修”與“羞”(此事真假存疑)
  從前,有一個單科秀才,總是覺得自己了不起,文如錦繡,詩如蓮花。四下張望,只有一個叫歐陽修的,能和自己相比。 一日,這秀才背起行囊,拿了一張地圖,要對歐陽修進行文學訪問。那真是,一臉得意,萬種豪情。心想,定要訪他個啞口無言,乖乖地亮出免戰牌。 說話間,秀才來到河邊,上船的時候,歪腦袋看見一棵枇杷樹,好秀才,出口成吟:“路旁一枇杷,兩朵大丫杈。” ——要說嘛,這秀才的前兩句還是挺順當的,可不知怎麽,總是後勁不足,後面就憋不出來。 要說天下的事兒,就是一個巧。正巧歐陽修也來過河,隨口說道:“未結黃金果,先開白玉花。” 秀才一聽,拱手贊道:“想不到老兄也會吟詩,對得還不錯,不失我的原意。這可是詩人興會了。”
  說話間,船老大已經開船了,批杷樹漸行漸遠,秀才見河中有一群鵝,有的鵝潛水,有的鵝灌水,詩興又起,脫口念道:“遠看一群鵝,一棒打下河。”
  話說秀才兩句出口,又沒詞兒了。歐陽修順口接道:“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
  秀才大喜:“嗬!看來老兄肚子裏還真有點貨,竟能懂得我的詩意。那秀才大步流星,從船頭跨到船尾,向歐陽修伸出雙手,一邊跑一邊說:“詩人同登舟,去訪歐陽修。”歐陽修連忙把雙手高高拱起: “修已知道你,你還不知修(羞)。”
  修河
  宋慶曆八年(1048年),黃河決于澶州商胡埽(今河南濮陽東北),河水改道北流,經大名府、恩州、冀州、深州、瀛州、永靜軍等地,至乾甯軍合禦河入海。當時因年荒民困,沒有立即堵口。皇祐三年(1051年),北流于館陶郭固口決口,四年堵塞後流勢仍不暢,引起了北流和恢複故道東流的爭論。至和二年(1055年),歐陽修極力反對回河東流,連上兩疏陳述不能回河的理由。在第一疏中,他分析了當時“天下苦旱,京東尤甚,河北次之”,“河北自恩州用兵之後,繼以凶年,人戶流亡,十失八九”的嚴重形勢,認爲在“國用方乏,民力方疲”之際,以“三十萬人之衆,開一千余裏之長河”,不但人力、物力不允許,而且會引起“流亡盜賊之患”,危及宋王朝的根本利益。在第二疏中,他根據自己的觀察體會,首先從分析黃河淤積決溢規律出發,闡述了不宜回河的原因。他說:“河本泥沙,無不淤之理。淤常先下流,下流淤高,水行漸壅,乃決上流之低處,此勢之常也。”接著他又分析了京東、橫隴河道的具體情況,指出:“天禧中,河出京東,水行于今所謂故道者。水既淤澀,乃決天台埽,尋塞而複故道;未幾,又決于滑州南鐵狗廟,今所謂龍門埽者。其後數年,又塞而複故道。已而又決王楚埽,所決差小,與故道分流,然而故道之水終以壅淤,故又于橫隴大決。是則決河非不能力塞,故道非不能力複,所複不久終必決于上流者,由故道淤而水不能行故也。及橫隴既決,水流就下,所以十余年間,河未爲患。至慶曆三、四年,橫隴之水,又自海口先淤,凡一百四十余裏;其後遊、金、赤三河相次又淤。下流既梗,乃決于上流之商胡口。然則京東、橫隴兩河故道,皆下流淤塞河水已棄之高地。京東故道屢複屢決,理不可複,不待言而易知也。”同時,歐陽修還認爲,河渠司李仲昌等議開的六塔河,寬僅五十步,“欲以五十步之狹,容大河之水,此可笑者”,並斷言六塔河“于大河有減水之名,而無減患之實。今下流所散,爲患已多,若全回大河以注之,則濱、棣、德、博河北所仰之州,不勝其患,而又故道淤澀,上流必有他決之虞,此直有害而無利耳,是皆智者之不爲也”。 歐陽修的奏疏未予采納,朝廷命加緊堵口,開六塔河。嘉祐元年(1056年)四月,商胡決口塞而複決,回河失敗。
  一件混帳事
  作爲一個文人,歐陽修在北宋這個重文輕武的時代也犯過蔑視武將的錯誤。盡管這事是歐陽修幹的,但他不是主謀,而且當時的時代特點也是這樣,歐陽修有這樣的行爲不奇怪。但單從事件本身講,歐陽修幹得混帳。
  北宋大將狄青本來出身步兵,經過不斷奮鬥終于成爲一代名將,後來在征討西夏,反抗外來侵略中立下大功,官至樞密使(和丞相一個級別)。這引起了一些酸臭文人的不滿,並紛紛在宋仁宗面前對狄青進行攻擊。身爲一代大家的歐陽修居然也位列其中,上表彈劾狄青。而且歐陽修的理由在今天看來也非常可笑。他找不到狄青的罪狀竟然搬出陰陽五行說,指控水災是狄青帶來的災難。另一位文學家文彥博也向仁宗發難。仁宗辯解道:“狄青是忠臣。”文彥博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居然反駁道:“太祖皇帝也是周世宗的忠臣。”(宋太祖是通過政變推翻周世宗統治當上皇帝的)
  就這樣,一代名將狄青做了不到四年樞密使就被罷免。最後在迫害中去世。
  歐陽修詞集蝶戀花(一說馮延巳《踏鵲枝》)
  誰道閑情抛棄久,每到春來,惆怅還依舊.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裏朱顔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爲問新愁,何事年年有?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
歐陽修

  玉樓春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沈何處問.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故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
  蝶戀花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踏莎行
  候館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征辔.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欄倚.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浪淘沙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遊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蝶戀花
  幾日行雲何處去?忘了歸來,不道春將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
  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撩亂春愁如柳絮,依依夢裏無尋處.
  玉樓春
  樽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腸寸結.直須看盡洛陽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少年遊
  闌幹十二獨憑春,晴碧遠連雲.千裏萬裏,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
  謝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與離魂,那堪疏雨滴黃昏,更特地、憶王孫.
  臨江仙
  池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小樓西角斷虹明,闌幹倚處,待得月華生.
  燕子飛來窺畫棟,玉鈎垂下簾旌,涼波不動簟紋平,水精雙枕,畔有墮钗橫.
  蝶戀花
  面旋落花風蕩漾,柳重煙深,雪絮飛來往.雨後輕寒猶未放,春愁酒病成惆怅.
  枕畔屏山圍碧浪,翠被花燈,夜夜空相向.寂寞起來褰繡幌,月明正在梨花上.
  采桑子
  輕舟短棹西湖好,綠水逶迤,芳草長堤,隱隱笙歌處處隨.
  無風水面琉璃滑,不覺船移,微動漣漪,驚起沙禽掠岸飛
  采桑子
  春深雨過西湖好,百卉爭妍,蝶亂蜂喧,晴日催花暖欲然.
  蘭桡畫舸悠悠去,疑是神仙,返照波間,水闊風高揚管弦.
  采桑子
  平生爲愛西湖好,來擁朱輪,富貴浮雲,俯仰流年二十春.
  歸來恰似遼東鶴,城郭人民,觸目皆新,誰識當年舊主人.
  阮郎歸
  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長蝴蝶飛.
  花露重,草煙低,人家簾幕垂,秋千慵困解羅衣,畫梁雙燕棲.
  南歌子
  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去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
  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等閑妨了繡功夫,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
  臨江仙
  記得金銮同唱第,春風上國繁華,如今薄宦老天涯,十年歧路,空負曲江花.
  聞說阆山通阆苑,樓高不見君家,孤城寒日等閑斜,離愁難盡,紅樹遠連霞.
  鶴沖天
  梅謝粉,柳拖金,香滿舊園林.養花天氣半晴陰,花好卻愁深.
  花無數,愁無數,花好卻愁春去.戴花持酒祝東風,千萬莫匆匆.
  長相思
  蘋滿溪,柳繞堤,相送行人溪水西,回時隴月低.
  煙霏霏,風淒淒,重倚朱門聽馬嘶,寒鷗相對飛.
  長相思
  花似伊,柳似伊,花柳青春人別離,低頭雙淚垂.
  長江東,長江西,兩岸鴛鴦兩處飛,相逢知幾時.
  浣溪沙
  堤上遊人逐畫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綠楊樓外出秋千.
  白發戴花君莫笑,六幺摧拍盞頻傳,人生何處似樽前.
  訴衷情
  清晨簾幕卷輕霜,呵手試梅妝,都緣自有離恨,故畫作遠山長.
  思往事,惜流芳,易成傷.擬歌先斂,欲笑還颦,最斷人腸.
  朝中措
  平山欄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手種堂前垂柳,別來幾度春風.
  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一飲千鍾.行樂直須年少,樽前看取衰翁.
  浪淘沙
  今日北池遊,漾漾輕舟,波光潋滟柳條柔,如此春來又春去,白了人頭.
  好妓好歌喉,不醉難休,勸君滿滿酌金瓯,縱使花時常病酒,也是風流.
  漁家傲
  荷葉田田青照水,孤舟挽在花陰底.昨夜蕭蕭疏雨墜,愁不寐,朝來又覺西風起.
  雨擺風搖金蕊碎,合歡枝上香房翠.蓮子與人常厮類,無好意,年年苦在中心裏.
  減字木蘭花
  傷懷離抱。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意如何。細似輕絲渺似波。
  扁舟岸側。楓葉荻花秋索索。細想前歡。須著人間比夢間。
  生查子.元夕(一說朱淑真作)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阮郎歸
  劉郎何日是來時。無心雲勝伊。行雲猶解傍山飛,郎行去不歸。
  強勻畫,又芳菲。春深輕薄衣。花無語伴相思,陰陰月上時。
  蝶戀花
  簾幕東風寒料峭,雪裏香梅,先報春來早。紅蠟枝頭雙燕小,金刀剪彩呈纖巧。
  旋暖金爐薰蕙藻。酒入橫波,困不禁煩惱。繡被五更春睡好,羅帏不覺紗窗曉。
  蝶戀花
  面旋落花風蕩漾。柳重煙深,雪絮飛來往。雨後輕寒猶未放,春愁酒病成惆怅。
  枕畔屏山圍碧浪,翠被華燈,夜夜空相向。寂寞起來褰繡幌,月明正在犁花上。
  蝶戀花
  簾幕風輕雙語燕,午後醒來,柳絮飛撩亂。心事一春猶未見,紅英落盡青苔院。
歐陽修

  百尺朱樓閑倚遍,薄雨濃雲,抵死遮人面。羌管不須吹別怨,無腸更爲新聲斷。
  蝶戀花
  欲過清明煙雨細。小檻臨窗,點點殘花墜。梁燕語多驚曉睡,銀屏一半堆香被。
  新風風光如舊風,所恨征輪,漸漸迢遞。縱有遠情難寫寄,保妨解有相思淚。
  蝶戀花
  畫閣歸來春又晚,燕子雙飛,柳軟桃花淺。細雨滿天風滿院,愁眉斂盡無人見。
  獨倚闌幹心緒亂,芳草芊綿,尚憶江南岸。風月無情人暗換,舊遊如夢空腸斷。
  漁家傲
  殘春一夜狂風雨,斷送紅飛花落樹。人心花意待留春,春色無情容易去。
  高樓把酒愁獨語,借問春歸何處所。暮雲空闊不知音,惟有綠楊芳草路。
  雨中花
  千古都門行路,能使離歌聲苦。送盡行人,花殘春晚,又到君東去。
  醉藉落花吹暖絮,多少曲堤芳樹。且攜手留連,良辰美景,留作相思處。
  洞天春
  莺啼綠樹聲早,檻外殘紅未掃。露點真珠遍芳草,正簾帏清曉。
  秋千宅院悄悄,又是清明過了。燕蝶輕狂,柳絲撩亂,春心多少。
  清平樂
  小庭春老,碧砌紅萱草。長憶小闌閑共繞,攜手綠叢含笑。
  別來音信全無,舊期前事堪猜。門掩日斜人靜,落花愁點青苔。
  南鄉子
  雨後斜陽,細細風來細細香。風定波平花映水,休藏。照出輕盈半面妝。
  路隔秋江,蓮子深深隱翠房。意在蓮心無問處,難忘。淚裛紅腮不記行。
  少年遊
  去年秋晚此園中,攜手玩芳叢。拈花嗅蕊,惱煙撩霧,拚醉倚西風。
  今年重對芳叢處,追往事,又成空。敲遍闌幹,向人無語,惆怅滿枝紅。
  一落索
  小桃風撼香紅碎,滿簾籠花氣。看花何事卻成愁,悄不會,春風意。
  窗在梧桐葉底,更黃昏雨細。枕前前事上心來,獨自個,怎生睡?
  聖無憂
  珠簾卷,暮雲愁。垂楊暗鎖青樓,煙雨蒙蒙如畫,輕風吹旋收。
  香斷錦屏新別,人閑玉簟初秋。多少舊歡新恨,書杳杳、夢悠悠。
  錦香囊
  一寸相思無著處,甚夜長相度。燈花前、幾轉寒更,桐葉上、數聲秋雨。
  真個此心終難負,況少年情緒。已交共、春繭纏綿,終不學、钿筝移柱。
  摸魚兒
  卷繡簾、梧桐秋院落,一霎雨添新綠。對小池閑立殘妝淺,向晚水紋如縠。凝遠目,恨人去寂寂,鳳枕孤難宿。倚闌不足,看燕拂風簾,蝶露草,兩兩長相逐。
  雙眉促,可惜年華婉娩,西風初弄庭菊。況伊家年少,多情未已難拘束。那堪更趁涼景,追尋甚處垂楊曲。佳期過盡,但不說歸來,多應忘了,雲屏去時祝。
  踏莎行慢
  獨自上孤舟,倚危樯目斷。難成暮雨,更朝雲散。涼勁殘葉亂,新月照,澄波淺。
  今夜裏,厭厭離緒難銷遣。
  強來就枕,燈殘漏水,合相思眼。分明夢見如花面。依前是、舊庭院。新月照,羅幕挂,珠簾卷。漸向曉,脈然睡覺如天遠。
  豐樂亭記
  修既治滁之明年①夏,始飲滁水而甘。問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遠。其上則豐山,聳然而特立;下則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顧②而樂之。于是疏泉鑿石,辟地以爲亭,而與滁人往遊其間。
  滁于五代幹戈之際,用武之地也。昔太祖皇帝,嘗以周師破李景兵十五萬于清流山下,生擒其皇甫晖、姚鳳于滁東門之外,遂以平滁。修嘗考其山川,按③其圖記,升高以望清流之關,欲求晖、鳳就擒之所。而故老皆無在也,蓋天下之平久矣。
  自唐失其政,海內分裂,豪傑並起而爭,所在爲敵國者,何可勝④數?及⑤宋受天命,聖人出而四海一。向之憑恃險阻,鏟削消磨,百年之間,漠然徒見山高而水清。欲問其事,而遺老盡矣!今滁介江淮之間,舟車商賈、四方賓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見外事,而安于畎畝衣食,以樂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養生息,涵煦⑥于百年之深也。
  修之來此,樂其地僻而事簡,又愛其俗之安閑。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間,乃日與滁人仰而望山,俯而聽泉。掇幽芳而蔭喬木,風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時之景,無不可愛。又幸⑦其民樂其歲物之豐成,而喜與予遊也。因爲本⑧其山川,道⑨其風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豐年之樂者,幸生無事之時也。夫宣⑩上恩德以與民共樂,刺史之事也。遂書以名其亭焉。
  醉翁亭記
  環滁皆山也。其西南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裏,漸聞水聲潺潺,而瀉出于兩峰之間者,釀泉也。峰回路轉,有亭翼然臨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誰?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誰?太守自謂也。太守與客來飲于此,飲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號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開,雲歸而岩穴暝,晦明變化者,山間之朝暮也。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風霜高潔,水落而石出者,山間之四時也。朝而往,暮而歸,四時之景不同,而樂亦無窮也。
  至于負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樹,前者呼,後者應,伛偻提攜,往來而不絕者,滁人遊也。臨溪而漁,溪深而魚肥;釀泉爲酒,泉香而酒洌;山肴野蔌,雜然而前陳者,太守宴也。宴酣之樂,非絲非竹,射者中,弈者勝,觥籌交錯,起坐而喧嘩者,衆賓歡也。蒼顔白發,頹然乎其間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陽在山,人影散亂,太守歸而賓客從也。樹林陰翳,鳴聲上下,遊人去而禽鳥樂也。然而禽鳥知山林之樂,而不知人之樂;人知從太守遊而樂,而不知太守之樂其樂也。醉能同其樂,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謂誰?廬陵歐陽修也。
  歐陽修紀念館歐陽修紀念館歐陽修紀念館建在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山上。歐陽修在“慶曆新政”失敗後被貶滁州,其間他寫下千古名篇《醉翁亭記》,這成爲琅琊山文化底蘊的精髓。爲了紀念歐陽修,滁州市政府從上個世紀60年代籌建紀念館之初,就征集到郭沫若先生的親筆題名。在新落成的紀念館內,陳列著重塑的歐陽修雕像以及歐公生平所畫的30幅畫。歐陽修紀念館目前已正式對外開放。
  歐陽修墓歐陽修死後葬于河南新鄭(今鄭州新鄭),新鄭市辛店鎮在縣城西13公裏歐陽寺村現有歐陽修陵園,是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該園環境優美,北依崗阜,丘陵起伏,南臨溝壑,溪流淙淙。陵園肅穆,碑石林立,古柏參天,一片郁郁蔥蔥,雨後初晴,陽光普照,霧氣升騰,如煙似雨,景色壯觀,故有“歐墳煙雨”美稱,爲新鄭古代八景之一。
  家族世系歐陽修(自稱嗣孫修與狀元黃仁穎家譜相吻合)總世系:
  一世 開閩歐陽氏總始祖歐陽韶員子直孫配王氏無子
  三世 吉州剌史 歐陽琮
  四世 溫州長史 歐陽衍
  五世 博羅縣丞 歐陽昌盛
  六世 唐進士國子監四門助教 歐陽詹
  七世 唐開成二年進士幕府參軍 歐陽秬
  八世 唐末會昌六年進士官韋中令學士 歐陽澥
  九世 潘湖歐厝吉州推官 歐陽郴(歐陽澥季子)
  遷閩縣寶曆進士 歐陽衮(歐陽澥四子)
  子 進士宰相詩人 歐陽炯
  孫 鹹通進士歐陽琳、歐陽毗(王比)兄弟
  十世 嗣子 泉州鄉貢進士曆官文理院工書南京通判歐陽偃(後唐狀元黃仁穎字仁達號潘湖翁嫡子)
  十一世 梁國公道州判官 歐陽觀
  十二世 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 歐陽修。
  與2001年1月13日在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區興橋鎮釣源村發現的歐陽修自述世系文“先祖爲夏禹、勾踐,姓氏源浙江湖州”的落款嗣孫修的史實記載相符合,尤其這位北宋大文學家、政治家自述世系源流,道出了歐陽修自身家世詳情(即嗣孫修),爲中國文史界專家學者研究大文學家歐陽修的祖父歐陽偃,年幼姓黃,因家貧無力攻書,遂贅居潘湖歐厝舅父歐陽郴家爲養子的真實身世,大白于天下,提供了有力可靠的史實依據。這篇歐陽修自述世系文,由後人冠題“文忠公譜圖序”,收錄在吉安市吉州區興橋鎮釣源村民保存的清乾隆十五年(公元一七五O年)編撰的《續修安福令歐陽公通譜》中。全文共七六一字,落款爲“嘉祐四年(公元一O五九年)己亥四月庚午嗣孫修謹序”。
  “文忠公譜圖序”以敘述爲主,激發議論,筆觸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著筆伊始,歐陽修就道出了先祖世系及姓氏源流:“歐陽氏出夏禹之苗裔。自帝少康封庶子于會稽,使守禹祀,傳二十余世至允常子曰勾踐,是爲越王。勾踐卒,子王與立。傳五世至王無疆,爲楚威王所滅。其諸族子孫分立于江南海上,受封于楚爲歐陽亭侯。亭在今湖州烏程歐余山之陽,子孫遂以爲氏……”在陳述歐陽氏族繁衍生息的歲月滄桑之後,歐陽修還在文中介紹了其時家族成員登科仕宦的情況:“自宋三十年,而吾先君、伯父、叔父始以進士登科者四人。後又三十年,修與麗兄之子乾、曜又登于科。今又將三十年矣,以進士仕者,又才二人”。
  由此可見,福建《古田歐陽氏世譜》、《東田歐陽氏世譜》世譜與福建《狀元黃仁穎家譜》三譜與在江西吉安發現《歐陽修自述世系文》全面解開歐陽修(自稱“嗣孫修”謹序的真實身世)即曾祖身世之謎。據福建古田歐陽氏世譜與福建《狀元黃仁穎家譜》載:後唐狀元端明殿內閣掌院學士黃仁穎配唐進士四門助教歐陽詹曾孫女、唐開成二年進士幕府參軍歐陽秬孫女、歐陽澥長女、歐陽郴妹;生子偃,系福建泉州南唐恭帝庚申年鄉貢進士官文理院工書南京通判;曾與泉州開元寺高僧沙門文中共書經幢序文。由此,揭開了歐陽修曾祖身世之謎:大名鼎鼎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歐陽修,是狀元黃仁穎嫡系曾孫!福建《古田歐陽氏世譜》與福建《狀元黃仁穎家譜》兩譜所提供的譜牒史料,從而爲人們解開了歐陽修曾祖身世之謎即:歐陽修父親祖父偃嫡系曾祖狀元黃仁穎嫡子、歐陽郴嗣子之謎。需說明的是,江西吉州推官歐陽郴,原籍福建晉江潘湖歐厝,後因官于吉州推官,遂居焉;爲唐進士國子監四門肋教歐陽詹之曾孫、唐開成二年進士幕府參軍歐陽秬之孫、唐末會昌六年進士官韋中令學士歐陽澥之季子;配工部尚書李稠長女因多年生女不得子,後唐狀元黃仁穎,字福佑,一字仁達,號潘湖翁,配歐陽澥長女歐陽郴之妹,其子歐陽偃本姓黃,泉州鄉貢進士。曆官文理院工書,南京通判,因年幼年家貧無力攻書,遂外甥承母舅歐陽郴家,實贅于舅父歐陽郴家,隨母姓。至于二弟恩貢靖江軍團練歐陽俊,與恩貢屯中郎中歐陽儀則爲唐工部尚書李稠之女——潘湖歐厝吉州推官歐陽郴妻所生。(王朝網路 wangchao.net.cn)
简体版:欧阳修
 
转播到腾讯微博  
 
 
 
 
標籤: 歐陽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23374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1397797187.jpg[/img][/url]歐陽修畫像 歐陽修(1007-1073),字永叔,號醉翁,又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安永豐(今屬江西)人,自稱廬陵(今永豐縣沙溪人)。谥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卓越的文學家、史學家。 中文名:歐陽修別名:歐陽永叔,醉翁,六一居士國籍:中國出生地:綿州(今四川綿陽)出生日期:1007年逝世日期:1073年職業:文學家,史學家代表作品:《醉翁亭記》,《秋聲賦》 目錄[隱藏] 人物簡介生平概述主要成就思想貢獻應用文體文學成就其他成就曆史地位後世評文歐陽修與滁州歐陽修與阜陽醉翁逸事歐陽修詞集歐陽修紀念館歐陽修墓家族世系 人物簡介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23374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1397798010.jpg[/img][/url] 歐陽修因吉州原屬廬陵郡,出生于綿州(今四川綿陽),北宋時期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和詩人。與韓愈、柳宗元、宋王安石、蘇洵、蘇轼、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仁宗時,累擢知制诰、翰林學士;英宗,官至樞密副使、參知政事;神宗朝,遷兵部尚書,以太子少師致仕。卒谥文忠。其于政治和文學方面都主張革新,既是範仲淹慶曆新政的支持者,也是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領導者。又喜獎掖後進,蘇轼兄弟及曾鞏、王安石皆出其門下。創作實績亦燦然可觀,詩、詞、散文均爲一時之冠。散文說理暢達,抒情委婉;詩風與散文近似,重氣勢而能流暢自然;其詞深婉清麗,承襲南唐余風。曾與宋祁合修《新唐書》,並獨撰《新五代史》。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編爲《集古錄》。有《歐陽文忠公文集》。詩歌《踏莎行》。並著作著名的《醉翁亭記》。歐陽修死後葬于開封新鄭(今河南新鄭),新鄭市辛店鎮歐陽寺村現有歐陽修陵園,是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另今綿陽南郊亦有其祠堂,名曰六一堂。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詞集名。北宋歐陽修作。三卷。南宋羅泌編次。收入《歐陽文忠公文集》,又有影宋刻單行本。明毛晉《宋六十名家詞》本改題《六一詞》,僅一卷,據前本而有所刪節。另有影宋本《醉翁琴趣外編》六卷,多有《近體樂府》未收之詞。公集三代以來金石刻爲一千卷。在滁州時,自號醉翁。晚年自號六一居士,曰:吾《集古錄》一千卷,藏書一萬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壺,吾老於其間,是爲六一。歐公一帶儒宗,風流自命。詞章窈眇,世所矜式。乃小人或作豔曲,謬爲公詞。代表作有《醉翁亭記》 生平概述  歐陽修四歲喪父,隨叔父在現湖北隨州長大,幼年家貧無資,母親鄭氏以荻畫地,教以識字。歐陽修自幼酷愛讀書,常從城南李家借書抄讀,他天資聰穎,又刻苦勤奮,往往書不待抄完,已能成誦;少年習作詩賦文章,文筆老練,有如成人,其叔由此看到了家族振興的希望,曾對歐陽修的母親說:“嫂無以家貧子幼爲念,此奇兒也!不唯起家以大吾門,他日必名重當世。”十歲時,歐陽修從李家得唐《昌黎先生文集》六卷,甚愛其文,手不釋卷,這爲日後北宋詩文革新運動播下了種子。   仁宗天聖八年(1030)中進士。次年任西京(今洛陽)留守推官,與梅堯臣、尹洙結爲至交,互相切磋詩文。景祐元年(1034年),召試學士院,授任宣德郎,充館閣校勘。三年,範仲淹上章批評時政,被貶饒州。歐陽修爲他辯護,被貶爲夷陵(今湖北宜昌)縣令。康定元年(1040年),歐陽修被召回京,複任館閣校勘,編修崇文總目,後知谏院。慶曆三年(1043年),任右正言、知制诰。範仲淹、韓琦、富弼等人推行“慶曆新政”,歐陽修參與革新,提出改革吏治、軍事、貢舉法等主張。五年,範、韓、富等相繼被貶,歐陽修上書分辯,因被貶爲滁州(今安徽滁縣)太守。後又改知揚州、颍州(今[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23374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1397798194.jpg[/img][/url] 安徽阜陽)、應天府(今河南商丘)。   皇祐元年(1049)回朝,先後任翰林學士、史館修撰等職。至和元年(1054年)八月, 與宋祁同修《新唐書》,又自修《五代史記》(即《新五代史》)。嘉祐二年(1057年)二月,歐陽修以翰林學士身份主持進士考試,提倡平實文風,錄取蘇轼、蘇轍、曾鞏等人,對北宋文風轉變有很大影響。嘉祐三年六月庚戊,歐陽修以翰林學士身份兼龍圖閣學士權知開封府。五年,拜樞密副使。次年任參知政事。後又相繼任刑部尚書、兵部尚書等職。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上表請求外任,不准。此後兩三年間,因被蔣之奇等誣謗,多次辭職,都未允准。   神宗熙甯二年(1069年),王安石實行新法。歐陽修對青苗法有所批評,且未執行。三年,除檢校太保宣徽南院使等職,堅持不受,改知蔡州(今河南汝南縣)。此年改號“六一居士”。四年六月,以太子少師的身份辭職。居颍州(今屬安徽省)。五年閏七月二十三日,歐陽修卒于家,谥文忠。歐陽修陵園位于河南省新鄭市區西辛店鎮歐陽寺村。該園環境優美,北依崗阜,丘陵起伏,南臨溝壑,溪流淙淙。陵園肅穆,碑石林立,古柏參天,一片郁郁蔥蔥,雨後初晴,陽光普照,霧氣升騰,如煙似雨,景色壯觀,故有“歐墳煙雨”美稱,爲新鄭古代八景之一。 主要成就思想貢獻  歐陽修前期的政治思想,反映了中小地主階級的利益,對當時經濟、政治和軍事等方面的嚴重危機,有較清醒的認識。主張除積弊、行寬簡、務農節用,與範仲淹等共謀革新。晚年隨著社會地位的提高,思想漸趨保守,對王安石部分新法有所抵制和譏評;但比較實事求是,和司馬光等人的態度是不盡相同的。   歐陽修在我國文學史上有著重要的地位。他繼承了韓愈古文運動的精神。作爲宋代詩文革新運動的領袖人物,他的文論和創作實績,對當時以及後代都有很大影響。   宋初,在暫時承平的社會環境裏,貴族文人集團提倡的西昆體詩賦充斥文壇,浮華纂組,並無社會意義,卻曾風靡一時。爲了矯正西昆體的流弊,歐陽修大力提倡古文。他自幼愛讀韓愈文集,出仕後親自校訂韓文,刊行天下。   他在文學觀點上師承韓愈,主張明道致用。他強調道對文的決定作用,以“道”爲內容,爲本質,以“文”爲形式,爲工具。特別重視道統的修養,提出“道勝者,文不難而自至”(《答吳充秀才書》),“道純則充于中者實,中充實則發爲文者輝光”(《答祖擇之書》),“學者當師經”,師經才能用“道”來充實自己。但他又假正了韓愈的某些偏頗。在對“道”的解釋上,他把現實中的“事”,看作是“道”的具體內容。他認爲學道而不能至,是因爲“棄百事不關于心”(《答吳充秀才書》)。他反對“務高言而鮮事實” (《與張秀才第二書》)。在對待“道”與“文”的關系上,主張既要重“道”,又要重“文”,認爲“文”固然要服從于“道”,但非“有德者必有言”,並且列舉了許多例子說明“自詩、書史記所傳,其人豈必能言之士哉”,指出:“言以載事,而文以飾言。事信言文,乃能表見于世”。所謂“事信言文”,就是內容要真實,語言要有文采,做到內容和形式的統一。這是歐陽修對創作的基本論點。   他取韓愈“文從字順”的精神,大力提倡簡而有法和流暢自然的文風,反對浮靡雕琢和怪僻晦澀。他不僅能夠從實際出發,提出平實的散文理論,而且自己又以造詣很高的創作實績,起了示範作用。   他的主張得到了尹洙、梅堯臣、蘇舜欽等人的熱烈贊同。後來,知貢舉(主管考試進士)時,又鼓勵考生寫作質樸曉暢的古文,凡內容空洞,華而不實,或以奇詭取勝之作,概在摒黜之列。與此同時,他又提拔、培養了王安石、曾鞏、蘇轼、蘇轍等一代新進作家。這樣,他倡導的詩文革新運動就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應用文體  歐陽修是傑出的應用文章家。他一生著述頗豐,《歐陽修全集》(中國書店1986年版。本文所引歐文皆出此集)有文章2651篇,應用文2619篇,可見他的文章寫作主要是應用文寫作;還撰有《新五代史》74卷,《新唐書》75卷。他不僅應用文寫作頗有建樹,而且對應用文理論貢獻也很大。   創立應用文概念。目前論者都認爲應用文一詞最早見于南宋張侃的《跋陳後山再任校官謝啓》:“骈四俪六,特應用文耳。”(拙軒集·卷五)張只涉及應用文取“四六”的語言形式,嚴格說來還不能說明確了應用文概念。北宋的歐陽修在《辭副樞密與兩府書》中雲,嘉祐五年十一月奉制命授樞密副使,“學爲應用之文”。這裏的應用文是指公文文體。他在同一年的《免進五代史狀》中自述爲得功各事無用之時文,得功名後,“不忍忘其素習,時有妄作,皆應用文字”。“文字”即文章。這裏的應用文指實用文章。可見,歐陽修是從文體形式、實用性質兩方面來明確應用文概念的,他已把應用文當作獨立的文章體裁。   構築了應用文理論的大體框架。如上所述,他認爲應用文的性質是實用的。他贊揚蘇洵的應用文章“實有用之言”(《薦布衣蘇洵狀》),黃校書策論“中於時病而不爲空言”(《與黃校書論文章書》)。歐陽修關于應用文的實用性質是很明確的。他認爲應用文的特點有三。一是真實。歐陽修認爲寫史要“立傳紀實”(《進新修唐書表》)。所謂“紀實”,就是應像《春秋》一樣褒貶善惡,“傳其實而使後世信之”(《魏梁解》),“求情而責實,別是非,明善惡”(《春秋論中》),“書事能不沒其實”(《唐于魯神道碑》)。他還認爲诏令“必須合於物議,下悅民情”(《論慎出诏令劄子》),用當今的語言來表述,就是要與實際相符。歐陽修主張應用文真實,一是爲了應用,二是爲了傳於後世。二是簡潔質樸。“典诰誓命之文,純深簡質”(《正史類》),贊揚孔宙碑文簡質(《後漢泰山都尉孔君碑》),朝廷诏書應“複古樸之美,不必雕刻之華”(《論李淑奸邪劄子》),銘應“言簡而著”(《內殿崇班薛君基表》),“師魯之《志》,用意特深而語簡”(《論<尹師魯墓志>》),“文書甚簡”(《乞洪州第七狀》),簡潔質樸是歐陽修文章批評的標准之一。三是得體。他贊揚劉敞追封皇子公主九人的公文典雅,“各得其體”(《集賢院學士劉公墓志銘》),“體”指內容而言,歐陽修謂之“大體”。“公於制诰,尤得其體”(《謝公绛墓志銘》),他贊揚謝希深的制诰尤得西漢制诰之體,“體”指文體。“考其典诰誓命之文,純深簡質,丁甯委曲,爲體不同”(《崇文總目敘釋·正史類》),“體”指語體。歐陽修主張應用文應合大體、文體、語體,其理論已相當精深。   歐陽修對公文的貢獻很大。他寫有公文一千一百零二篇,公文理論也很系統。公文內容“必須合於物議,下悅民情”;形式“取便於宣讀”,采用“四六”的語言形式(《內制集序》),開蘇轼改革骈文之先河。他自責其公文有“無以發明”,“意思零落”,“非工之作”,“拘牽常格”的毛病,主張內容要完整出新,有條有理;形式既要規範,又要創新。他按公文的行文方向,把公文分爲三類:“凡公之事,上而下者,則曰符曰檄,問訊列對;下而上者,則曰狀;位等相以往來,曰移曰牒。”(《與陳員外書》)他認爲符、檄是下行文,狀爲上行文,移、牒爲平行文;並明確公文不能“施於非公之事”。歐陽修雖未明確上行文、平行文、下行文的概念,但爲劉熙載按行文方向分類打下了基礎。(摘自《應用寫作》月刊1997年第2期《歐陽修應用文論》)文學成就  歐陽修在文學創作上的成就,以散文爲最高。蘇轼評其文時說:“論大道似韓愈,論本似陸贽,紀事似司馬遷,詩賦似李白”。 但歐陽修雖素慕韓文的深厚雄博,汪洋恣肆,但並不亦步亦趨。   歐陽修一生寫了500余篇散文,各體兼備,有政論文、史論文、記事文、抒情文和筆記文等。他的散文大都內容充實,氣勢旺盛,深入淺出,精煉流暢,敘事說理,娓娓動聽,抒情寫景,引人入勝,寓奇于平,一新文壇面目。他的許多政論作品,如《本論》、《原弊》、《上高司谏書》、《朋黨論》、《新五代史•伶官傳序》等,恪守自己“明道”、“致用”的主張,緊密聯系當時政治鬥爭,指摘時弊,思想尖銳,語言明快,表現了一種匡時救世的懷抱。他還寫了不少抒情、敘事散文,也大都情景交融,搖曳多姿。他的《釋秘演詩集序》、《祭石曼卿文》、《蘇氏文集序》等文,悼念亡友,追懷往事,情深意摯,極爲動人;他的《豐樂亭記》、《醉翁亭記》諸作,徐徐寫來,委婉曲折,言辭優美,風格清新。總之,不論是諷世刺政,還是悼亡憶舊,乃至登臨遊覽之作,無不充分體現出他那種從容寬厚、真率自然的藝術個性。   歐陽修還開了宋代筆記文創作的先聲。他的筆記文,有《歸田錄》、《筆說》、《試筆》等。文章不拘一格,寫得生動活潑,富有情趣,並常能描摹細節,刻畫人物。其中,《歸田錄》記述了朝廷遺事、職官制度、社會風習和士大夫的趣事轶聞,介紹自己的寫作經驗,都很有價值。   歐陽修在詩歌創作方面也卓有成就。 他的詩在藝術上主要受韓愈影響。《淩溪大石》、《石篆》、《紫石屏歌》等作品,模仿韓愈想象奇特的詩風;其它一部分詩作沈郁頓挫,筆墨淋漓,將敘事、議論、抒情結爲一體,風格接近杜甫,如《重讀〈徂徕集〉》、《送杜岐公致仕》;另一部分作品雄奇變幻,氣勢豪放,卻近于李白,如《廬山高贈同年劉中允歸南康》。但多數作品,主要學習韓愈“以文爲詩”,即議論化、散文化的特點。雖然他以自然流暢的詩歌語言,避免了韓愈的險怪艱澀之弊,但仍有一些詩說理過多,缺乏生動的形象。有的古體詩因此顯得詩味不濃,但部分近體詩卻比興兼用,情景相生,意味隽永。在內容上,他的詩有一部分反映人民的疾苦,揭露社會的黑暗,具有一定的社會意義。例如,在《答楊子靜祈雨長句》中,描寫了“軍國賦斂急星火”,“然而民室常虛空”的社會現實;在 《食糟民》中,揭露了官吏“日飲官酒誠可樂”,而百姓“釜無糜粥度冬春”的不合理現象。不過,他寫這些詩的目的是很明白的:“因吟君贈廣其說,爲我持之告采詩”,爲的是規勸統治階級修明政治,維護封建秩序。他還在詩中議論時事,抨擊腐敗政治,如《奉答子華學士安撫江南見寄之作》。其他如《明妃曲和王介甫作》、《再和明妃曲》,表現了詩人對婦女命運的同情,對昏庸誤國的統治者的譴責。更多的是寫景抒情作品,或清新秀麗,或平淡有味,多抒發詩人的生活感受。如《黃溪夜泊》中的“萬樹蒼煙三峽暗,滿川明月一猿哀”,《春日西湖寄謝法曹歌》中的“雪消門外千山綠,花發江邊二月晴”, 《畫眉鳥》“百啭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樹高低;始知鎖向金籠聽,不及林間自在啼”等。總的來看,他的詩歌風格還是多樣的。 歐陽修不僅善于作詩,且時有新見,其最後一部作品《詩話》(由于詩話從專名演變爲一種文體,後人爲區別稱《六一詩話》),是爲中國文學史上第一部詩話。後人郭紹虞說:“詩話之稱,固始于歐陽修,即詩話之體,亦可謂創自歐陽氏矣”(《宋詩話考》)。歐陽修的詩話,改變了以前的論詩或重在呂評、或重要格例、或重在作法、或重在本事的做法,而是兼收並蓄,細加抽繹,以隨便親切的閑談逸事的方式評敘詩歌,成爲一種論詩的新形式。他在評論詩的時候,雖然不廢雕琢,但主張歸于自然。在《梅聖俞詩集序》中,他提出詩“窮者而後工”的論點,發展了杜甫、白居易的詩歌理論,爲宋詩的發展指明了方向,對當時和後世的詩歌創作産生了很大的影響。歐陽修還在宋初的詞壇上占了一席重要的位置。他創作了很多詞,內容大都與“花間”相近,主要內容仍是戀情相思、離情別緒、酣飲醉歌、惜春賞花之類,並善于以清新疏淡的筆觸寫景。《采桑子》十三首,描繪颍州西湖的自然之美,寫得恬靜、澄澈,富有情韻,宛如一幅幅淡雅的山水畫。另一些詞的“杏花紅處青山缺,山畔行人山下歇”(《玉樓春》),“堤上遊人逐畫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綠楊樓外出秋千”(《浣溪沙》),“平山欄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朝中措》)等,也都是寫景的佳句。由于作者對事物體察入微,看似隨意寫出,卻是無限傳神,沒有爐火純青的工夫,是不能達到這種藝術境界的。而他偏重抒情的詞,寫得婉曲纏綿,情深語近,例如《踏莎行》中上下阕的最後兩句“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通過春水春山,從思婦眼中寫征人,情意深遠,含蓄蘊藉,給人以新穎別致的感覺,感情亦非常深摯。他還有一些詞,雖然頹唐歎老、牢騷不平,卻直抒胸臆,表現出襟懷豪逸和樂觀的一面。還有一些豔詞,雖寫男女約會,也樸實生動;當然,其中也不免有淺薄庸俗的作品。此外,歐陽修還打破了賦體的嚴格的格律形式,寫了一些文賦,他的著名的《秋聲賦》運用各種比喻,把無形的秋聲描摹得非常生動形象,使人仿佛可聞。這篇賦變唐代以來的“律體”爲“散體”,對于賦的發展具有開拓意義,與蘇轼的《赤壁賦》先後媲美,千載傳誦。其他成就  歐陽修一生著述繁富,成績斐然。除文學外,經學研究《詩》、《易》、《春秋》,能不拘守前人之說,有獨到見解;金石學爲開辟之功,編輯和整理了周代至隋唐的金石器物、銘文碑刻上千,並撰寫成《集古錄跋尾》十卷四百多篇,簡稱《集古錄》,是今存最早的金石學著作;史學成就尤偉,除了參加修定《新唐書》250卷外,又自撰《五代史記》(《新五代史》),總結五代的曆史經驗,意在引爲鑒戒。 歐陽修書法亦著稱于世,其書法受顔真卿影響較深。朱熹說:“歐陽公作字如其爲人,外若優遊,中實剛勁”。 曆史地位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23374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1397798655.jpg[/img][/url]  歐陽修在中國文學史上有重要的地位。他大力倡導詩文革新運動,改革了唐末到宋初的形式主義文風和詩風,取得了顯著成績。由于他在政治上的地位和散文創作上的巨大成就,使他在宋代的地位有似于唐代的韓愈,“天下翕然師尊之”(蘇轼《居士集敘》)。他薦拔和指導了王安石、曾鞏、蘇洵、蘇轼、蘇轍等散文家,對他們的散文創作發生過很大的影響。其中,蘇轼最出色地繼承和發展了他所開創的一代文風。北宋以及南宋後很多文人學者都很稱贊他的散文的平易風格。他的文風,還一直影響到元、明、清各代。   宋慶曆八年(1048年),黃河決于澶州商胡埽(今河南濮陽東北),河水改道北流,經大名府、恩州、冀州、深州、瀛州、永靜軍等地,至乾甯軍合禦河入海。當時因年荒民困,沒有立即堵口。皇祐三年(1051年),北流于館陶郭固口決口,四年堵塞後流勢仍不暢,引起了北流和恢複故道東流的爭論。至和二年(1055年),歐陽修極力反對回河東流,連上兩疏陳述不能回河的理由。在第一疏中,他分析了當時“天下苦旱,京東尤甚,河北次之”,“河北自恩州用兵之後,繼以凶年,人戶流亡,十失八九”的嚴重形勢,認爲在“國用方乏,民力方疲”之際,以“三十萬人之衆,開一千余裏之長河”,不但人力、物力不允許,而且會引起“流亡盜賊之患”,危及宋王朝的根本利益。在第二疏中,他根據自己的觀察體會,首先從分析黃河淤積決溢規律出發,闡述了不宜回河的原因。他說:“河本泥沙,無不淤之理。淤常先下流,下流淤高,水行漸壅,乃決上流之低處,此勢之常也。”接著他又分析了京東、橫隴河道的具體情況,指出:“天禧中,河出京東,水行于今所謂故道者。水既淤澀,乃決天台埽,尋塞而複故道;未幾,又決于滑州南鐵狗廟,今所謂龍門埽者。其後數年,又塞而複故道。已而又決王楚埽,所決差小,與故道分流,然而故道之水終以壅淤,故又于橫隴大決。是則決河非不能力塞,故道非不能力複,所複不久終必決于上流者,由故道淤而水不能行故也。及橫隴既決,水流就下,所以十余年間,河未爲患。至慶曆三、四年,橫隴之水,又自海口先淤,凡一百四十余裏;其後遊、金、赤三河相次又淤。下流既梗,乃決于上流之商胡口。然則京東、橫隴兩河故道,皆下流淤塞河水已棄之高地。京東故道屢複屢決,理不可複,不待言而易知也。”同時,歐陽修還認爲,河渠司李仲昌等議開的六塔河,寬僅五十步,“欲以五十步之狹,容大河之水,此可笑者”,並斷言六塔河“于大河有減水之名,而無減患之實。今下流所散,爲患已多,若全回大河以注之,則濱、棣、德、博河北所仰之州,不勝其患,而又故道淤澀,上流必有他決之虞,此直有害而無利耳,是皆智者之不爲也”。 歐陽修的奏疏未予采納,朝廷命加緊堵口,開六塔河。嘉祐元年(1056年)四月,商胡決口塞而複決,回河失敗。 後世評文  歐公一代儒宗,風流自命。詞章窈眇,世所矜式。乃小人或作豔曲,謬爲公詞。(曾慥(zao四聲)《樂府雅詞》序)   六一婉麗,實妙于蘇。(尤展成)歐陽公雖遊戲作小詞,亦無愧唐人《花間集》。(羅大經)馮延巳詞,晏同叔得其俊,歐陽修得其深。(清劉熙載《藝概》卷四)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蘇轼《西江月》) 歐陽修與滁州  歐陽修知滁,于慶曆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到任,慶曆八年閏正月朝廷诏徙知揚州,二月離開滁州,前後在滁州計約兩年零四個月的時間。時間雖然不長,卻給滁州留下了極其深遠的影響。他給滁州留下了許多建設遺迹,留下了一些不朽的詩文,留下了與滁州人的深厚感情。詩文中,直接寫滁州的,除了著名的《豐樂亭記》、《醉翁亭記》、《菱溪石記》以外,還有大量的詩篇及短文。僅描寫琅琊山自然景色及名勝景點的詩,不完全統計就有30多首,如《永陽大雪》、《題滁州醉翁亭》、《琅琊山六題》等。他留下的建設遺迹和詩文,成了滁州不可多得的寶貴遺産;留下的與滁州人的深厚感情,成爲滁州人永遠不可磨滅的記憶。   承繼前人開發滁州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23374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1397798844.jpg[/img][/url]醉翁亭風景圖片  如今說到滁州,人們自然會想到琅琊山,想到醉翁亭,想到歐陽修。琅琊山的自然風光、人文景觀,都遠近聞名。琅琊山最有名的景點是醉翁亭,被譽爲全國“四大名亭”之首,名揚海內外。與醉翁亭隔山相望的豐樂亭,也是令許多探幽訪古之士向往的勝迹,與醉翁亭一起被稱爲“姊妹亭”。豐樂亭下的“紫薇泉”,則與醉翁亭的釀泉合稱爲“姊妹泉”。這些,都是歐陽修知滁時開發、建設而遺留下來的。正是這些建築,加上他親自撰寫的《豐樂亭記》、《醉翁亭記》,才使滁州琅琊山的名聲大震起來。   追溯琅琊山之名,應自東晉始。東晉以前,琅琊山本無名,其主峰當地人稱摩陀嶺,其他都是些小山頭。西晉末年,琅琊王司馬睿因避亂駐跸于此,後來,司馬睿成了東晉元帝,借其曾在此山一住之光,才有了琅琊山這個名稱。但是,司馬睿本人,乃至整個東晉時代,並未給琅琊山帶來多少變化,它依然是一片沈寂的山嶺。直到唐代大曆六年(公元771年),滁州刺史李幼卿在L山司興建寶應寺(即今日之琅琊寺),琅琊山才打破曆史的沈寂,開始起步向著繁榮與發展邁進;琅琊山這個名稱也是這個時候才叫起來的。而這從司馬睿駐跸山間時算起來,已經經曆了300多年的時間。   寶應寺的興建,改變了琅琊山多年寂靜的狀況,但只是個開始,而且僅限于琅琊寺這一塊,影響仍不是很大。琅琊山真正鵲起,是在它又經曆了200多年以後,北宋的著名文士歐陽修知滁開始的。   “寬簡”知滁政績斐然    歐陽修知滁的第二年夏,一個偶然的機會使他發現了豐山腳下幽谷中的一眼泉水,經過實地察看,“俯仰左右,顧而樂之,于是疏泉鑿石,辟地以爲亭”,開始在這裏進行美景勝地的建設。他很快修好了泉眼,建好了亭子,泉取名“幽谷泉”,亭取名爲“豐樂亭”,並親自撰文作記。同年,與豐樂亭一山之隔的醉翁亭亦建成,他取名“醉翁亭”,作《醉翁亭記》記之。兩亭的建成與《兩記》的問世,迅速在全國引起轟動。尤其是《醉翁亭記》這篇文章,以其生動的文字,精美的語言,爲滁州展示了一幅風光絢麗的大自然畫面;又因爲文章中深邃的含義,及其所表達的怡然情懷,一時震動整個學界。文章一出,遠近爭傳,滁州琅琊山從此熱鬧起來。此後,琅琊山、豐樂亭、醉翁亭,各景區陸續擴展,內容逐漸豐富,雖經曆史滄桑,但屢廢屢興,久而不衰,終成今日之規模。追本求源,都是歐陽修打下的基礎。歐陽修是唐代李幼卿之後開發滁州琅琊山最有力的奠基人,可以說,沒有歐陽修,就沒有滁州琅琊山之今日。   歐陽修在滁州時,除了開發幽谷泉,興建豐樂亭及醉翁亭以外,還進行了其他一些建設,如在豐樂亭景區建設了醒心亭,特請曾鞏作《醒心亭記》;在豐樂亭附近辟建練兵場,作訓練民兵之用,以保衛地方;又維修損毀嚴重的滁城,使滁州之城更加堅固和壯觀。有人讀了歐陽修的《醉翁亭記》,從他悠遊山水、飲酒作樂的表現,以爲他因受貶守滁,是處于不問政事的消沈狀態,顯然是不正確的。歐陽修在滁州,對于政事實行的是“寬簡”政策。所謂寬簡,顧名思義就是寬容和簡化,辦事遵循人情事理,不求搏取聲譽,只要把事情辦好就行了。這是他一生爲政的風格。他後來曾權知開封府,前任是有名的“鐵面老包”,即包拯,威嚴得很;而他則持以寬簡,辦事往往不動聲色,同樣把開封府治理得井井有條。清朝時,有人曾將他與包拯相比較,在開封府衙東西側各樹一座牌坊,一邊寫著“包嚴”,一邊寫著“歐寬”。   歐陽修所寫滁州的詩文,對滁州山水之美作了極其生動、實在的描繪。如在《醉翁亭記》中寫琅琊山,以“林壑尤美”、“蔚然深秀”概括,同時以簡練的筆觸寫出了琅琊山早晚和四時的景色:“日出而林霏開,雲歸而岩穴暝,晦明變化者,山間之朝暮也。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風霜高潔,水清而石出者,山間之四時也。”他在《豐樂亭記》中則寫道:“風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時之景,無不可愛。”他的許多詩,寫景寄情,語言精美,讀後同樣令人留連。如他在《題滁州醉翁亭》中寫道:“但愛亭下水,來從亂峰間。聲如自空落,瀉向兩檐前。流人岩下溪,幽泉助涓涓。響不亂人語,其清非管弦。”真是美不勝收!因此,後人在醉翁亭不遠處建了聽泉亭,讓人們不斷體會這美好的詩意。又如他的《琅琊山六題》,對琅琊山歸雲洞、琅琊溪、庶子泉等各個景點都作了生動的描繪。雖然每首詩只有四句,但盡用了點晴之筆,字字珠玑。他是用對滁州山水的真愛之情寫作出來的。   歐陽修描寫滁州及琅琊山的詩文,以其詩文的質量及其個人的人品、地位,吸引了許多文人墨客、達官顯貴,競來滁州探幽訪勝。歐陽修在滁時,有的是直奔歐陽修而來;歐陽修離滁後,則以歐公之詩文以及歐公之遺迹而來。他們在這裏,不僅留下足迹,也留下墨迹,日積月累,描寫琅琊山及滁州的詩文已難以計數。1988年《琅琊山志》選錄歐陽修及其以後的各代詩篇150余首(包括部分當代詩歌),依然只是全部琅琊山詩文的一部分。用“有形資産”和“無形資産”的現代詞彙來說,歐陽修無論從哪一方面,都給滁州留下了寶貴的財富。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23374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1397799026.jpg[/img][/url]  歐陽修在滁州兩年多的時間,不僅給滁州留下了不可多得的寶貴資産,也與滁州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滁州這塊古老的地方,與他結下了一生不解之緣。   歐陽修離開滁州之後,再也沒有來過滁州,但他的心中卻時刻想念著滁州。   《寄答王仲儀太尉素》:作于熙甯三年 (公元1070年)。這年他已64歲,離開滁州22年了,依然念念不忘他在滁州的一段生活。詩一開頭便寫道:“豐樂山前一醉翁,馀齡有幾百憂攻。”始終把自己和滁州聯系在一起。   如今,歐陽修離開我們已經一千多年了,但他的名字仍然時刻與滁州緊緊地相連著。沒有歐陽修,就沒有滁州琅琊山的響亮名聲,已經成爲許多人的共識。醉翁亭自歐陽修知滁時建成後,曆經滄桑,但屢廢屢興,數百年不敗。醉翁亭大門原有一副對聯,寫道:“翁去八百載,醉鄉猶在;山行六七裏,亭影不孤。”聯中的“翁”即指歐陽修。當時制作這個大門及其對聯的時間,是清光緒七年(公元 1881年),離歐陽修知滁已經800多年,人們沒有忘記他。至今日則已900多年,人們依然沒有忘記他,今後也永遠不會忘記他。1998年新編《滁州市志》(原縣級市)的《人物傳》中,所列第一人便是歐陽修,俨然把他當作了滁州人。 歐陽修與阜陽  位于阜陽城西北一公裏新泉河兩岸,西湖又稱汝陰西湖、颍州西湖。長5公裏,寬1.5公裏。是古代颍河、清河、小汝河、白龍溝四水彙流處。因阜陽地北魏以後稱颍州而得名,爲唐、宋、明、清曆代名勝。有會老堂、清漣閣、畫舫齋、湖心亭、宜遠橋等十數處建築,並有菱荷十裏,楊柳盈岸,久爲遊人憩遊勝境。唐、宋以來,即與揚州瘦西湖、杭州西湖並稱。北宋皇佑元年(1049年),歐陽修由揚州移知颍州,尤喜此湖,有詩贊曰:“菡萏香情畫舸浮,使君不複憶揚州。都將二十四橋月,換得西湖十頃秋。”後歐陽修終老于此。清嘉慶後,湖面逐漸淤塞。今存有會老堂並歐陽修石刻像等遺物。明代《正德颍州志》載:西湖“長十裏,廣三裏,水深莫測,廣袤相齊”。《大清一統志》雲:“颍州西湖聞名天下,亭台之勝,觞詠之繁,可與杭州西湖媲美。”颍州西湖景色之美,四時俱佳,招徕不少文人志士出守颍州,更是文人墨客吟詩作畫之旅遊勝地。從宋代起有北宋詞人、宰相晏殊,北宋文學家、史學家歐陽修、蘇轼、宋代中書侍郎呂公著等七大名人知颍州,爲古颍州西湖建設立下了不朽的功勳,並留下了113首著名詩篇,加之71名古代和近代詩人的詩篇共259首。其中唐宋八大家占四人,還有南宋四大家之一的楊萬裏,與蘇轼齊名的黃庭堅。蘇轼曾在詩中將颍州西湖與杭州西湖相媲美,“大千起滅一塵裏,未覺杭颍誰雌雄”。可見,颍州西湖在古代確爲天下西湖之冠。但後來由于黃河泛濫,西湖被泥沙填平,昔日美景,已不複存在。今天阜陽西湖的半島之上,還建有"颍州西碑林"。此處碑林占地30余畝,共有樹碑2000多塊,碑林、碑亭、百米碑廊、陳列館所兼而有之。另有1000余塊2米的石碑組成的八卦陣林,堪稱國內園林之獨創,尤爲別具一格。 醉翁逸事  六一由來   公集三代以來金石刻爲一千卷。在滁州時,自號醉翁。晚年自號六一居士,曰:吾《集古錄》一千卷,藏書一萬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壺,吾老于其間,是爲六一。(《三朝言行錄》)   虛心求教   宋慶曆五年(公元1045年),歐陽修被貶滁州任太守。此後,他時常閑遊山水,並與附近琅琊寺的智仙和尚結爲好友。爲便于他遊覽,智仙和尚帶人在山腰蓋了座亭子。亭子建成那天,歐陽修前去祝賀,爲之取名爲“醉翁亭”,並寫下了千古傳誦的散文名篇《醉翁亭記》。文章寫成後,歐陽修張貼于城門,征求修改意見。開始大家只是贊揚,後來,有位樵夫說開頭太啰嗦,便叫歐陽修到琅琊山南門上去看山。歐陽一看,便恍然大悟,于是提筆將開頭“環滁四面皆山,東有烏龍山,西有大豐山,南有花山,北有白米山,其西南諸山,林壑尤美”一串文字換上“環滁皆山也”五個字。如此一改,則文字精練,含義倍增。   行文求簡   歐陽修在翰林院任職時,一次,與同院三個下屬出遊,見路旁有匹飛馳的馬踩死了一只狗。歐陽修提議:“請你們分別來記敘一下此事。”只見一人率先說道:“有黃犬臥于道,馬驚,奔逸而來,蹄而死之”,另一人接著說:“有黃犬臥于通衢,逸馬蹄而殺之。”,最後第三人說:“有犬臥于通衢,臥犬遭之而斃。” 歐陽修聽後笑道:“像你們這樣修史,一萬卷也寫不完。”那三人于是連忙請教:“那你如何說呢?”歐陽修道:“‘逸馬殺犬于道’,六字足矣!”三人聽後臉紅地相互笑了起來,比照自己的冗贅,深爲歐陽修爲文的簡潔所折服。   文風嚴謹   據《宋稗類鈔》記載:有一次歐陽修替人寫了一篇《相州錦堂記》,其中有這樣兩句:“仕宦至將相,富貴歸故鄉。”交稿後,他又推敲了一下,覺得不妥,便派人騎快馬將稿子追回,修改後再送上。來人接過改稿,草草一讀,很是奇怪:這不還和原稿一模一樣嗎?仔細研讀後才發現,全文只是將“仕宦至將相,富貴歸故鄉”改成了“仕宦而至將相,富貴而歸故鄉”,快馬追回的只是兩個“而”字。但他反複吟誦後,才發現個中妙處。原來,改句中增加了兩個“而”字,意義雖未改變,但是讀起來語氣由急促變爲舒緩,音節和諧,增加了語言抑揚頓挫的音樂美。   “修”與“羞”(此事真假存疑)   從前,有一個單科秀才,總是覺得自己了不起,文如錦繡,詩如蓮花。四下張望,只有一個叫歐陽修的,能和自己相比。 一日,這秀才背起行囊,拿了一張地圖,要對歐陽修進行文學訪問。那真是,一臉得意,萬種豪情。心想,定要訪他個啞口無言,乖乖地亮出免戰牌。 說話間,秀才來到河邊,上船的時候,歪腦袋看見一棵枇杷樹,好秀才,出口成吟:“路旁一枇杷,兩朵大丫杈。” ——要說嘛,這秀才的前兩句還是挺順當的,可不知怎麽,總是後勁不足,後面就憋不出來。 要說天下的事兒,就是一個巧。正巧歐陽修也來過河,隨口說道:“未結黃金果,先開白玉花。” 秀才一聽,拱手贊道:“想不到老兄也會吟詩,對得還不錯,不失我的原意。這可是詩人興會了。”   說話間,船老大已經開船了,批杷樹漸行漸遠,秀才見河中有一群鵝,有的鵝潛水,有的鵝灌水,詩興又起,脫口念道:“遠看一群鵝,一棒打下河。”   話說秀才兩句出口,又沒詞兒了。歐陽修順口接道:“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   秀才大喜:“嗬!看來老兄肚子裏還真有點貨,竟能懂得我的詩意。那秀才大步流星,從船頭跨到船尾,向歐陽修伸出雙手,一邊跑一邊說:“詩人同登舟,去訪歐陽修。”歐陽修連忙把雙手高高拱起: “修已知道你,你還不知修(羞)。”   修河   宋慶曆八年(1048年),黃河決于澶州商胡埽(今河南濮陽東北),河水改道北流,經大名府、恩州、冀州、深州、瀛州、永靜軍等地,至乾甯軍合禦河入海。當時因年荒民困,沒有立即堵口。皇祐三年(1051年),北流于館陶郭固口決口,四年堵塞後流勢仍不暢,引起了北流和恢複故道東流的爭論。至和二年(1055年),歐陽修極力反對回河東流,連上兩疏陳述不能回河的理由。在第一疏中,他分析了當時“天下苦旱,京東尤甚,河北次之”,“河北自恩州用兵之後,繼以凶年,人戶流亡,十失八九”的嚴重形勢,認爲在“國用方乏,民力方疲”之際,以“三十萬人之衆,開一千余裏之長河”,不但人力、物力不允許,而且會引起“流亡盜賊之患”,危及宋王朝的根本利益。在第二疏中,他根據自己的觀察體會,首先從分析黃河淤積決溢規律出發,闡述了不宜回河的原因。他說:“河本泥沙,無不淤之理。淤常先下流,下流淤高,水行漸壅,乃決上流之低處,此勢之常也。”接著他又分析了京東、橫隴河道的具體情況,指出:“天禧中,河出京東,水行于今所謂故道者。水既淤澀,乃決天台埽,尋塞而複故道;未幾,又決于滑州南鐵狗廟,今所謂龍門埽者。其後數年,又塞而複故道。已而又決王楚埽,所決差小,與故道分流,然而故道之水終以壅淤,故又于橫隴大決。是則決河非不能力塞,故道非不能力複,所複不久終必決于上流者,由故道淤而水不能行故也。及橫隴既決,水流就下,所以十余年間,河未爲患。至慶曆三、四年,橫隴之水,又自海口先淤,凡一百四十余裏;其後遊、金、赤三河相次又淤。下流既梗,乃決于上流之商胡口。然則京東、橫隴兩河故道,皆下流淤塞河水已棄之高地。京東故道屢複屢決,理不可複,不待言而易知也。”同時,歐陽修還認爲,河渠司李仲昌等議開的六塔河,寬僅五十步,“欲以五十步之狹,容大河之水,此可笑者”,並斷言六塔河“于大河有減水之名,而無減患之實。今下流所散,爲患已多,若全回大河以注之,則濱、棣、德、博河北所仰之州,不勝其患,而又故道淤澀,上流必有他決之虞,此直有害而無利耳,是皆智者之不爲也”。 歐陽修的奏疏未予采納,朝廷命加緊堵口,開六塔河。嘉祐元年(1056年)四月,商胡決口塞而複決,回河失敗。   一件混帳事   作爲一個文人,歐陽修在北宋這個重文輕武的時代也犯過蔑視武將的錯誤。盡管這事是歐陽修幹的,但他不是主謀,而且當時的時代特點也是這樣,歐陽修有這樣的行爲不奇怪。但單從事件本身講,歐陽修幹得混帳。   北宋大將狄青本來出身步兵,經過不斷奮鬥終于成爲一代名將,後來在征討西夏,反抗外來侵略中立下大功,官至樞密使(和丞相一個級別)。這引起了一些酸臭文人的不滿,並紛紛在宋仁宗面前對狄青進行攻擊。身爲一代大家的歐陽修居然也位列其中,上表彈劾狄青。而且歐陽修的理由在今天看來也非常可笑。他找不到狄青的罪狀竟然搬出陰陽五行說,指控水災是狄青帶來的災難。另一位文學家文彥博也向仁宗發難。仁宗辯解道:“狄青是忠臣。”文彥博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居然反駁道:“太祖皇帝也是周世宗的忠臣。”(宋太祖是通過政變推翻周世宗統治當上皇帝的)   就這樣,一代名將狄青做了不到四年樞密使就被罷免。最後在迫害中去世。 歐陽修詞集  蝶戀花(一說馮延巳《踏鵲枝》)   誰道閑情抛棄久,每到春來,惆怅還依舊.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裏朱顔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爲問新愁,何事年年有?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23374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1397801234.jpg[/img][/url]   玉樓春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沈何處問.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故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   蝶戀花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踏莎行   候館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征辔.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欄倚.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浪淘沙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遊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蝶戀花   幾日行雲何處去?忘了歸來,不道春將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系在誰家樹.   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撩亂春愁如柳絮,依依夢裏無尋處.   玉樓春   樽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腸寸結.直須看盡洛陽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少年遊   闌幹十二獨憑春,晴碧遠連雲.千裏萬裏,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   謝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與離魂,那堪疏雨滴黃昏,更特地、憶王孫.   臨江仙   池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小樓西角斷虹明,闌幹倚處,待得月華生.   燕子飛來窺畫棟,玉鈎垂下簾旌,涼波不動簟紋平,水精雙枕,畔有墮钗橫.   蝶戀花   面旋落花風蕩漾,柳重煙深,雪絮飛來往.雨後輕寒猶未放,春愁酒病成惆怅.   枕畔屏山圍碧浪,翠被花燈,夜夜空相向.寂寞起來褰繡幌,月明正在梨花上.   采桑子   輕舟短棹西湖好,綠水逶迤,芳草長堤,隱隱笙歌處處隨.   無風水面琉璃滑,不覺船移,微動漣漪,驚起沙禽掠岸飛   采桑子   春深雨過西湖好,百卉爭妍,蝶亂蜂喧,晴日催花暖欲然.   蘭桡畫舸悠悠去,疑是神仙,返照波間,水闊風高揚管弦.   采桑子   平生爲愛西湖好,來擁朱輪,富貴浮雲,俯仰流年二十春.   歸來恰似遼東鶴,城郭人民,觸目皆新,誰識當年舊主人.   阮郎歸   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長蝴蝶飛.   花露重,草煙低,人家簾幕垂,秋千慵困解羅衣,畫梁雙燕棲.   南歌子   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去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   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等閑妨了繡功夫,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   臨江仙   記得金銮同唱第,春風上國繁華,如今薄宦老天涯,十年歧路,空負曲江花.   聞說阆山通阆苑,樓高不見君家,孤城寒日等閑斜,離愁難盡,紅樹遠連霞.    鶴沖天   梅謝粉,柳拖金,香滿舊園林.養花天氣半晴陰,花好卻愁深.   花無數,愁無數,花好卻愁春去.戴花持酒祝東風,千萬莫匆匆.    長相思   蘋滿溪,柳繞堤,相送行人溪水西,回時隴月低.   煙霏霏,風淒淒,重倚朱門聽馬嘶,寒鷗相對飛.   長相思   花似伊,柳似伊,花柳青春人別離,低頭雙淚垂.   長江東,長江西,兩岸鴛鴦兩處飛,相逢知幾時.   浣溪沙   堤上遊人逐畫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綠楊樓外出秋千.   白發戴花君莫笑,六幺摧拍盞頻傳,人生何處似樽前.   訴衷情   清晨簾幕卷輕霜,呵手試梅妝,都緣自有離恨,故畫作遠山長.   思往事,惜流芳,易成傷.擬歌先斂,欲笑還颦,最斷人腸.   朝中措   平山欄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手種堂前垂柳,別來幾度春風.   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一飲千鍾.行樂直須年少,樽前看取衰翁.   浪淘沙   今日北池遊,漾漾輕舟,波光潋滟柳條柔,如此春來又春去,白了人頭.   好妓好歌喉,不醉難休,勸君滿滿酌金瓯,縱使花時常病酒,也是風流.   漁家傲   荷葉田田青照水,孤舟挽在花陰底.昨夜蕭蕭疏雨墜,愁不寐,朝來又覺西風起.   雨擺風搖金蕊碎,合歡枝上香房翠.蓮子與人常厮類,無好意,年年苦在中心裏.   減字木蘭花   傷懷離抱。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意如何。細似輕絲渺似波。   扁舟岸側。楓葉荻花秋索索。細想前歡。須著人間比夢間。   生查子.元夕(一說朱淑真作)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阮郎歸   劉郎何日是來時。無心雲勝伊。行雲猶解傍山飛,郎行去不歸。   強勻畫,又芳菲。春深輕薄衣。花無語伴相思,陰陰月上時。   蝶戀花   簾幕東風寒料峭,雪裏香梅,先報春來早。紅蠟枝頭雙燕小,金刀剪彩呈纖巧。   旋暖金爐薰蕙藻。酒入橫波,困不禁煩惱。繡被五更春睡好,羅帏不覺紗窗曉。   蝶戀花   面旋落花風蕩漾。柳重煙深,雪絮飛來往。雨後輕寒猶未放,春愁酒病成惆怅。   枕畔屏山圍碧浪,翠被華燈,夜夜空相向。寂寞起來褰繡幌,月明正在犁花上。   蝶戀花   簾幕風輕雙語燕,午後醒來,柳絮飛撩亂。心事一春猶未見,紅英落盡青苔院。[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233743.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1397801933.jpg[/img][/url]   百尺朱樓閑倚遍,薄雨濃雲,抵死遮人面。羌管不須吹別怨,無腸更爲新聲斷。   蝶戀花   欲過清明煙雨細。小檻臨窗,點點殘花墜。梁燕語多驚曉睡,銀屏一半堆香被。   新風風光如舊風,所恨征輪,漸漸迢遞。縱有遠情難寫寄,保妨解有相思淚。   蝶戀花   畫閣歸來春又晚,燕子雙飛,柳軟桃花淺。細雨滿天風滿院,愁眉斂盡無人見。   獨倚闌幹心緒亂,芳草芊綿,尚憶江南岸。風月無情人暗換,舊遊如夢空腸斷。   漁家傲   殘春一夜狂風雨,斷送紅飛花落樹。人心花意待留春,春色無情容易去。   高樓把酒愁獨語,借問春歸何處所。暮雲空闊不知音,惟有綠楊芳草路。   雨中花   千古都門行路,能使離歌聲苦。送盡行人,花殘春晚,又到君東去。   醉藉落花吹暖絮,多少曲堤芳樹。且攜手留連,良辰美景,留作相思處。   洞天春   莺啼綠樹聲早,檻外殘紅未掃。露點真珠遍芳草,正簾帏清曉。   秋千宅院悄悄,又是清明過了。燕蝶輕狂,柳絲撩亂,春心多少。   清平樂   小庭春老,碧砌紅萱草。長憶小闌閑共繞,攜手綠叢含笑。   別來音信全無,舊期前事堪猜。門掩日斜人靜,落花愁點青苔。   南鄉子   雨後斜陽,細細風來細細香。風定波平花映水,休藏。照出輕盈半面妝。   路隔秋江,蓮子深深隱翠房。意在蓮心無問處,難忘。淚裛紅腮不記行。   少年遊   去年秋晚此園中,攜手玩芳叢。拈花嗅蕊,惱煙撩霧,拚醉倚西風。   今年重對芳叢處,追往事,又成空。敲遍闌幹,向人無語,惆怅滿枝紅。   一落索   小桃風撼香紅碎,滿簾籠花氣。看花何事卻成愁,悄不會,春風意。   窗在梧桐葉底,更黃昏雨細。枕前前事上心來,獨自個,怎生睡?   聖無憂   珠簾卷,暮雲愁。垂楊暗鎖青樓,煙雨蒙蒙如畫,輕風吹旋收。   香斷錦屏新別,人閑玉簟初秋。多少舊歡新恨,書杳杳、夢悠悠。   錦香囊   一寸相思無著處,甚夜長相度。燈花前、幾轉寒更,桐葉上、數聲秋雨。   真個此心終難負,況少年情緒。已交共、春繭纏綿,終不學、钿筝移柱。   摸魚兒   卷繡簾、梧桐秋院落,一霎雨添新綠。對小池閑立殘妝淺,向晚水紋如縠。凝遠目,恨人去寂寂,鳳枕孤難宿。倚闌不足,看燕拂風簾,蝶露草,兩兩長相逐。   雙眉促,可惜年華婉娩,西風初弄庭菊。況伊家年少,多情未已難拘束。那堪更趁涼景,追尋甚處垂楊曲。佳期過盡,但不說歸來,多應忘了,雲屏去時祝。   踏莎行慢   獨自上孤舟,倚危樯目斷。難成暮雨,更朝雲散。涼勁殘葉亂,新月照,澄波淺。   今夜裏,厭厭離緒難銷遣。   強來就枕,燈殘漏水,合相思眼。分明夢見如花面。依前是、舊庭院。新月照,羅幕挂,珠簾卷。漸向曉,脈然睡覺如天遠。   豐樂亭記   修既治滁之明年①夏,始飲滁水而甘。問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遠。其上則豐山,聳然而特立;下則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顧②而樂之。于是疏泉鑿石,辟地以爲亭,而與滁人往遊其間。   滁于五代幹戈之際,用武之地也。昔太祖皇帝,嘗以周師破李景兵十五萬于清流山下,生擒其皇甫晖、姚鳳于滁東門之外,遂以平滁。修嘗考其山川,按③其圖記,升高以望清流之關,欲求晖、鳳就擒之所。而故老皆無在也,蓋天下之平久矣。   自唐失其政,海內分裂,豪傑並起而爭,所在爲敵國者,何可勝④數?及⑤宋受天命,聖人出而四海一。向之憑恃險阻,鏟削消磨,百年之間,漠然徒見山高而水清。欲問其事,而遺老盡矣!今滁介江淮之間,舟車商賈、四方賓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見外事,而安于畎畝衣食,以樂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養生息,涵煦⑥于百年之深也。   修之來此,樂其地僻而事簡,又愛其俗之安閑。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間,乃日與滁人仰而望山,俯而聽泉。掇幽芳而蔭喬木,風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時之景,無不可愛。又幸⑦其民樂其歲物之豐成,而喜與予遊也。因爲本⑧其山川,道⑨其風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豐年之樂者,幸生無事之時也。夫宣⑩上恩德以與民共樂,刺史之事也。遂書以名其亭焉。   醉翁亭記   環滁皆山也。其西南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裏,漸聞水聲潺潺,而瀉出于兩峰之間者,釀泉也。峰回路轉,有亭翼然臨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誰?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誰?太守自謂也。太守與客來飲于此,飲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號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開,雲歸而岩穴暝,晦明變化者,山間之朝暮也。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風霜高潔,水落而石出者,山間之四時也。朝而往,暮而歸,四時之景不同,而樂亦無窮也。   至于負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樹,前者呼,後者應,伛偻提攜,往來而不絕者,滁人遊也。臨溪而漁,溪深而魚肥;釀泉爲酒,泉香而酒洌;山肴野蔌,雜然而前陳者,太守宴也。宴酣之樂,非絲非竹,射者中,弈者勝,觥籌交錯,起坐而喧嘩者,衆賓歡也。蒼顔白發,頹然乎其間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陽在山,人影散亂,太守歸而賓客從也。樹林陰翳,鳴聲上下,遊人去而禽鳥樂也。然而禽鳥知山林之樂,而不知人之樂;人知從太守遊而樂,而不知太守之樂其樂也。醉能同其樂,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謂誰?廬陵歐陽修也。 歐陽修紀念館  歐陽修紀念館歐陽修紀念館建在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山上。歐陽修在“慶曆新政”失敗後被貶滁州,其間他寫下千古名篇《醉翁亭記》,這成爲琅琊山文化底蘊的精髓。爲了紀念歐陽修,滁州市政府從上個世紀60年代籌建紀念館之初,就征集到郭沫若先生的親筆題名。在新落成的紀念館內,陳列著重塑的歐陽修雕像以及歐公生平所畫的30幅畫。歐陽修紀念館目前已正式對外開放。 歐陽修墓  歐陽修死後葬于河南新鄭(今鄭州新鄭),新鄭市辛店鎮在縣城西13公裏歐陽寺村現有歐陽修陵園,是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該園環境優美,北依崗阜,丘陵起伏,南臨溝壑,溪流淙淙。陵園肅穆,碑石林立,古柏參天,一片郁郁蔥蔥,雨後初晴,陽光普照,霧氣升騰,如煙似雨,景色壯觀,故有“歐墳煙雨”美稱,爲新鄭古代八景之一。 家族世系  歐陽修(自稱嗣孫修與狀元黃仁穎家譜相吻合)總世系:   一世 開閩歐陽氏總始祖歐陽韶員子直孫配王氏無子   三世 吉州剌史 歐陽琮   四世 溫州長史 歐陽衍   五世 博羅縣丞 歐陽昌盛   六世 唐進士國子監四門助教 歐陽詹   七世 唐開成二年進士幕府參軍 歐陽秬   八世 唐末會昌六年進士官韋中令學士 歐陽澥   九世 潘湖歐厝吉州推官 歐陽郴(歐陽澥季子)   遷閩縣寶曆進士 歐陽衮(歐陽澥四子)   子 進士宰相詩人 歐陽炯   孫 鹹通進士歐陽琳、歐陽毗(王比)兄弟   十世 嗣子 泉州鄉貢進士曆官文理院工書南京通判歐陽偃(後唐狀元黃仁穎字仁達號潘湖翁嫡子)   十一世 梁國公道州判官 歐陽觀   十二世 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 歐陽修。   與2001年1月13日在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區興橋鎮釣源村發現的歐陽修自述世系文“先祖爲夏禹、勾踐,姓氏源浙江湖州”的落款嗣孫修的史實記載相符合,尤其這位北宋大文學家、政治家自述世系源流,道出了歐陽修自身家世詳情(即嗣孫修),爲中國文史界專家學者研究大文學家歐陽修的祖父歐陽偃,年幼姓黃,因家貧無力攻書,遂贅居潘湖歐厝舅父歐陽郴家爲養子的真實身世,大白于天下,提供了有力可靠的史實依據。這篇歐陽修自述世系文,由後人冠題“文忠公譜圖序”,收錄在吉安市吉州區興橋鎮釣源村民保存的清乾隆十五年(公元一七五O年)編撰的《續修安福令歐陽公通譜》中。全文共七六一字,落款爲“嘉祐四年(公元一O五九年)己亥四月庚午嗣孫修謹序”。   “文忠公譜圖序”以敘述爲主,激發議論,筆觸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著筆伊始,歐陽修就道出了先祖世系及姓氏源流:“歐陽氏出夏禹之苗裔。自帝少康封庶子于會稽,使守禹祀,傳二十余世至允常子曰勾踐,是爲越王。勾踐卒,子王與立。傳五世至王無疆,爲楚威王所滅。其諸族子孫分立于江南海上,受封于楚爲歐陽亭侯。亭在今湖州烏程歐余山之陽,子孫遂以爲氏……”在陳述歐陽氏族繁衍生息的歲月滄桑之後,歐陽修還在文中介紹了其時家族成員登科仕宦的情況:“自宋三十年,而吾先君、伯父、叔父始以進士登科者四人。後又三十年,修與麗兄之子乾、曜又登于科。今又將三十年矣,以進士仕者,又才二人”。   由此可見,福建《古田歐陽氏世譜》、《東田歐陽氏世譜》世譜與福建《狀元黃仁穎家譜》三譜與在江西吉安發現《歐陽修自述世系文》全面解開歐陽修(自稱“嗣孫修”謹序的真實身世)即曾祖身世之謎。據福建古田歐陽氏世譜與福建《狀元黃仁穎家譜》載:後唐狀元端明殿內閣掌院學士黃仁穎配唐進士四門助教歐陽詹曾孫女、唐開成二年進士幕府參軍歐陽秬孫女、歐陽澥長女、歐陽郴妹;生子偃,系福建泉州南唐恭帝庚申年鄉貢進士官文理院工書南京通判;曾與泉州開元寺高僧沙門文中共書經幢序文。由此,揭開了歐陽修曾祖身世之謎:大名鼎鼎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歐陽修,是狀元黃仁穎嫡系曾孫!福建《古田歐陽氏世譜》與福建《狀元黃仁穎家譜》兩譜所提供的譜牒史料,從而爲人們解開了歐陽修曾祖身世之謎即:歐陽修父親祖父偃嫡系曾祖狀元黃仁穎嫡子、歐陽郴嗣子之謎。需說明的是,江西吉州推官歐陽郴,原籍福建晉江潘湖歐厝,後因官于吉州推官,遂居焉;爲唐進士國子監四門肋教歐陽詹之曾孫、唐開成二年進士幕府參軍歐陽秬之孫、唐末會昌六年進士官韋中令學士歐陽澥之季子;配工部尚書李稠長女因多年生女不得子,後唐狀元黃仁穎,字福佑,一字仁達,號潘湖翁,配歐陽澥長女歐陽郴之妹,其子歐陽偃本姓黃,泉州鄉貢進士。曆官文理院工書,南京通判,因年幼年家貧無力攻書,遂外甥承母舅歐陽郴家,實贅于舅父歐陽郴家,隨母姓。至于二弟恩貢靖江軍團練歐陽俊,與恩貢屯中郎中歐陽儀則爲唐工部尚書李稠之女——潘湖歐厝吉州推官歐陽郴妻所生。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2010-04-16 14:03:22 简体版 編輯
 轉載本文
 UBB代碼 HTML代碼
複製到剪貼板...
 
 
王朝简体
 
王朝分站
 
王朝編程
 
王朝简体
 
王朝其他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