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織婦詞

2010-04-18 08:45:56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移動版  評論  字體: ||
 

作品信息【名稱】《織婦詞》

【別名】《織女詞》

【年代】中唐

【作者】元稹

【體裁】七言古詩

作品原文織婦詞

織婦何太忙,蠶經三臥行欲老。

蠶神女聖早成絲,今年絲稅抽征早。

早征非是官人惡,去歲官家事戎索。

征人戰苦束刀瘡,主將勳高換羅幕。

缲絲織帛猶努力,變緝撩機苦難織。

東家頭白雙女兒,爲解挑紋嫁不得。

檐前袅袅遊絲上,上有蜘蛛巧來往。

羨他蟲豸解緣天,能向虛空織羅網。[1]

作品鑒賞此詩作于公元817年(元和十二年),爲《樂府古題》十九首之一。詩序申論了作者反對「沿襲古題,唱和重複」的流弊的立場,主張運用古題「全無古義」,或「頗同古意,全創新詞」。因此,這些詩與新樂府創作精神並無二致。

唐代紡織業極爲發達,荊、揚、宣、益等州均設置專門機構,監造織作,征收捐稅。此詩江陵爲背景,描寫織婦的痛苦。詩四句一換韻,意隨韻轉,詩意可分四層。「織婦何太忙」四句,寫早在織作之前,織婦就已忙碌心焦了。詩以問答開端,織婦爲什麽忙呢,蠶兒還未吐絲啊。原來封建時代以自然經濟爲主,織婦往往就是蠶婦,在「蠶經三臥行欲老」(四眠後即上簇結繭)之際,她就得忙著備料以供結繭之用,此後便是煮繭缲絲,辛苦不在織作之下。這可說是攝神于題前了。古代傳說黃帝妃嫘祖是第一個發明養蠶抽絲的人,民間奉之爲蠶神,詩中稱「蠶神女聖」。「蠶神女聖早成絲,今年絲稅抽征早」兩句通過織婦口氣,禱告蠶神保佑蠶兒早點出絲,因爲這一年官家要提前抽征絲稅。用人物口氣代替客觀敘事,則「織婦」之情態呈現,她是那樣辛勤勞作,卻毫無怨言,虔誠敬奉神靈,聽命官家。這一中國古代農家婦女形象是十分典型的。

「早征非是官人惡」四句,補敘提前征稅的原因:原來是因爲上年即公元816年(元和十一年)發動了討伐淮西吳元濟的戰爭,軍需開支很大(「戎索」本義爲戎法,引申爲戰事),戰爭的沈重負荷,自然要轉嫁到老百姓頭上。而絲織品又直接是軍需物資。作爲醫療用品它可供「征人戰苦束刀瘡」;作爲賞賜品,則可與「將軍勳高換羅幕」。這些似乎都是天經地義,不可怨艾的事。「早征非是官人惡」一句,表現出普通百姓的忠誠、善良、任勞任怨和對命運的無可奈何。

「缲絲織帛猶努力」四句才是正寫織作之苦。在「織婦」的行列中,詩人特別推出了專業織錦戶。她們專織花樣新奇的高級彩錦,貢入京城,以滿足統治者奢侈享樂的需要。一般的「缲絲織作」本來已夠費力的了,織有花紋的绫羅更是難上加難。正是「缭绫織成費功績,莫比尋常缯與帛。絲細缲多女手疼,紮紮千聲不盈尺。」(白居易《缭绫》)「變緝撩機苦難織」與此意同,謂撥動織機、變動絲縷,在織品上挑出花紋極爲不易。這是需要很高工藝水平。由于培養挑紋能手不易,當時竟有巧女因手藝出衆爲娘家羁留贻誤青春者。詩人寫道:「東家頭白雙女兒,爲解挑紋嫁不得」,又自注雲:「予掾荊(任江陵士曹參軍)時,目擊貢绫戶有終老不嫁之女。」織女爲材所累,大誤終身,內心的悲切難以言喻。前代樂府即有「老女不嫁,蹋地喚天」之說,那實是生活中一大悲劇。詩人于此著墨不多,卻力透紙背。

最後四句閑中著色,謂織婦面對窗牖,竟傾慕檐前結網的蜘蛛。在織婦看來,這小蟲的織網,純出天性,無催逼之虞,無租稅之苦,比織戶生活勝過百倍。本來生靈之中,蟲賤人貴,今賤者反貴,貴者反賤,足見人不如蟲。詩人由抽絲織作而聯想到昆蟲中的織羅者,顯得自然而巧妙。

《織婦詞》全篇僅一百一十字,卻由于層次豐富,語言簡練,顯得義蘊深厚,十分耐讀。雖然屬于「古題」,卻合于白居易對新樂府的要求。即「首句標其目」,開宗明義;「其辭質而徑」,見者易谕;「其事核而實」,采者傳信;「總而言之,爲君、爲臣、爲民、爲物、爲事而作,不爲文而作」。郭茂倩《樂府詩集》說:「新樂府者,皆唐世之新歌也。以其辭實樂府,而未嘗被于聲,故曰新樂府也。」因此,他將「寓意古題,美刺見(現)事」和「即事名篇,無複依傍」這兩類樂府,皆歸之于「新樂府辭」,並不止限于「新題」。元稹及其他詩人的《織婦詞》,與杜甫的《兵車行》等,同類並列,均屬新樂府。[2]

作者簡介元稹

織婦詞
元稹塑像

(779—831)唐代詩人。字微之,河南(今河南洛陽)人。德宗貞元中明經及第,複書判拔萃科,授校書郎。憲宗元和初,授左拾遺,升爲監察禦史。後得罪宦官,貶江陵士曹參軍,轉通州司馬,調虢州長史。穆宗長慶初任膳部員外郎,轉祠部郎中知制诰,遷中書舍人、翰林學士。爲相三月,出爲同州刺史,改浙東觀察使。文宗大和中爲尚書左丞,出爲武昌節度使,卒于任所。與白居易倡導新樂府運動,所作樂府詩不及白氏樂府之尖銳深刻與通俗流暢,但在當時頗有影響,世稱「元白」。後期之作,傷于浮豔,故有「元輕白俗」之譏。有《元氏長慶集》60卷,補遺6卷,存詩830余首。[3]

 
作品信息  【名稱】《織婦詞》   【別名】《織女詞》   【年代】中唐   【作者】元稹   【體裁】七言古詩 作品原文  織婦詞   織婦何太忙,蠶經三臥行欲老。   蠶神女聖早成絲,今年絲稅抽征早。   早征非是官人惡,去歲官家事戎索。   征人戰苦束刀瘡,主將勳高換羅幕。   缲絲織帛猶努力,變緝撩機苦難織。   東家頭白雙女兒,爲解挑紋嫁不得。   檐前袅袅遊絲上,上有蜘蛛巧來往。   羨他蟲豸解緣天,能向虛空織羅網。[1] 作品鑒賞  此詩作于公元817年(元和十二年),爲《樂府古題》十九首之一。詩序申論了作者反對「沿襲古題,唱和重複」的流弊的立場,主張運用古題「全無古義」,或「頗同古意,全創新詞」。因此,這些詩與新樂府創作精神並無二致。   唐代紡織業極爲發達,荊、揚、宣、益等州均設置專門機構,監造織作,征收捐稅。此詩江陵爲背景,描寫織婦的痛苦。詩四句一換韻,意隨韻轉,詩意可分四層。「織婦何太忙」四句,寫早在織作之前,織婦就已忙碌心焦了。詩以問答開端,織婦爲什麽忙呢,蠶兒還未吐絲啊。原來封建時代以自然經濟爲主,織婦往往就是蠶婦,在「蠶經三臥行欲老」(四眠後即上簇結繭)之際,她就得忙著備料以供結繭之用,此後便是煮繭缲絲,辛苦不在織作之下。這可說是攝神于題前了。古代傳說黃帝妃嫘祖是第一個發明養蠶抽絲的人,民間奉之爲蠶神,詩中稱「蠶神女聖」。「蠶神女聖早成絲,今年絲稅抽征早」兩句通過織婦口氣,禱告蠶神保佑蠶兒早點出絲,因爲這一年官家要提前抽征絲稅。用人物口氣代替客觀敘事,則「織婦」之情態呈現,她是那樣辛勤勞作,卻毫無怨言,虔誠敬奉神靈,聽命官家。這一中國古代農家婦女形象是十分典型的。   「早征非是官人惡」四句,補敘提前征稅的原因:原來是因爲上年即公元816年(元和十一年)發動了討伐淮西吳元濟的戰爭,軍需開支很大(「戎索」本義爲戎法,引申爲戰事),戰爭的沈重負荷,自然要轉嫁到老百姓頭上。而絲織品又直接是軍需物資。作爲醫療用品它可供「征人戰苦束刀瘡」;作爲賞賜品,則可與「將軍勳高換羅幕」。這些似乎都是天經地義,不可怨艾的事。「早征非是官人惡」一句,表現出普通百姓的忠誠、善良、任勞任怨和對命運的無可奈何。   「缲絲織帛猶努力」四句才是正寫織作之苦。在「織婦」的行列中,詩人特別推出了專業織錦戶。她們專織花樣新奇的高級彩錦,貢入京城,以滿足統治者奢侈享樂的需要。一般的「缲絲織作」本來已夠費力的了,織有花紋的绫羅更是難上加難。正是「缭绫織成費功績,莫比尋常缯與帛。絲細缲多女手疼,紮紮千聲不盈尺。」(白居易《缭绫》)「變緝撩機苦難織」與此意同,謂撥動織機、變動絲縷,在織品上挑出花紋極爲不易。這是需要很高工藝水平。由于培養挑紋能手不易,當時竟有巧女因手藝出衆爲娘家羁留贻誤青春者。詩人寫道:「東家頭白雙女兒,爲解挑紋嫁不得」,又自注雲:「予掾荊(任江陵士曹參軍)時,目擊貢绫戶有終老不嫁之女。」織女爲材所累,大誤終身,內心的悲切難以言喻。前代樂府即有「老女不嫁,蹋地喚天」之說,那實是生活中一大悲劇。詩人于此著墨不多,卻力透紙背。   最後四句閑中著色,謂織婦面對窗牖,竟傾慕檐前結網的蜘蛛。在織婦看來,這小蟲的織網,純出天性,無催逼之虞,無租稅之苦,比織戶生活勝過百倍。本來生靈之中,蟲賤人貴,今賤者反貴,貴者反賤,足見人不如蟲。詩人由抽絲織作而聯想到昆蟲中的織羅者,顯得自然而巧妙。   《織婦詞》全篇僅一百一十字,卻由于層次豐富,語言簡練,顯得義蘊深厚,十分耐讀。雖然屬于「古題」,卻合于白居易對新樂府的要求。即「首句標其目」,開宗明義;「其辭質而徑」,見者易谕;「其事核而實」,采者傳信;「總而言之,爲君、爲臣、爲民、爲物、爲事而作,不爲文而作」。郭茂倩《樂府詩集》說:「新樂府者,皆唐世之新歌也。以其辭實樂府,而未嘗被于聲,故曰新樂府也。」因此,他將「寓意古題,美刺見(現)事」和「即事名篇,無複依傍」這兩類樂府,皆歸之于「新樂府辭」,並不止限于「新題」。元稹及其他詩人的《織婦詞》,與杜甫的《兵車行》等,同類並列,均屬新樂府。[2] 作者簡介  元稹   [url=/baike/detail_1247087.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1551555941.jpg[/img][/url]元稹塑像 (779—831)唐代詩人。字微之,河南(今河南洛陽)人。德宗貞元中明經及第,複書判拔萃科,授校書郎。憲宗元和初,授左拾遺,升爲監察禦史。後得罪宦官,貶江陵士曹參軍,轉通州司馬,調虢州長史。穆宗長慶初任膳部員外郎,轉祠部郎中知制诰,遷中書舍人、翰林學士。爲相三月,出爲同州刺史,改浙東觀察使。文宗大和中爲尚書左丞,出爲武昌節度使,卒于任所。與白居易倡導新樂府運動,所作樂府詩不及白氏樂府之尖銳深刻與通俗流暢,但在當時頗有影響,世稱「元白」。後期之作,傷于浮豔,故有「元輕白俗」之譏。有《元氏長慶集》60卷,補遺6卷,存詩830余首。[3]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