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chao.net.cn
 | 订阅该频道 | 在线投稿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朝網路首頁 | 軍事 | 百態 | 旅遊 | 美容 | 母嬰 | 家電 | 財經 | 汽車 | 珠寶 | 健康 | 家飾 | 女性 | 互聯網 | 遊戲 | 探索 | 資源 | 娛樂 | 學院
數碼 | 美食 | 景區 | 養生 | 手機 | 購車 | 首飾 | 美妝 | 裝修 | 廚房 | 科普 | 動物 | 植物 | 情感篇 | 編程 | 百科 | 知道 | 美女 | 信息
健康 | 評測 | 品味 | 娛樂 | 居家 | 情感 | 星座 | 服飾 | 美體 | 美容 | 達人 | 親子 | 圖庫 | 奢侈品 | 折扣 | 生活 | 美食 | 花嫁 | 風景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百科 >> 國民革命軍獨立九十五師
 

國民革命軍獨立九十五師

字體: ||
本文來源: 互聯網
  國民革命軍獨立九十五師
  國民革命軍獨立九十五師,又稱趙子龍師。
國民革命軍獨立九十五師

國民革命軍獨立九十五師

  獨立95師的曆史沿革首先要提到甯夏軍閥馬鴻逵。
  馬鴻逵的私家軍隊“安甯軍”,本源于其祖父馬千齡。馬千齡在同治年間先參加反清起義,後率部降清當官,私家軍隊也變成了國家的正規軍。由于馬家軍都是西北健兒,身體強壯,勇敢善戰,槍術刀術騎術娴熟,加上家族勢力和宗教信仰的影響,特別是戰鬥的鍛煉,很快成爲戰鬥力極其頑強的馬家子弟兵。1900年,馬鴻逵的父親馬福祥曾率部隊在北京參加抗擊八國聯軍的戰鬥,因作戰勇敢並擔任護送慈禧太後等西行的任務,受到清室嘉獎。民國時期,馬鴻逵承繼了這支軍隊,縱橫捭阖于各派勢力之間,牢牢控制著自己的“世襲領地”。
  1926年
  國內形勢巨變。7月9日,廣東革命政府揮師北伐;9月17日,馮玉祥誓師五原,自綏遠西部向甯夏陝西推進,准備解圍西安後東出潼關。馬鴻逵歸順馮玉祥,任第4路軍總司令兼第4軍軍長,並率子弟兵離開甯夏,出潼關一路東進,攻入山東。
  馬鴻逵部先駐守泰安,後又移防徐州。1929年,馬鴻逵在韓複榘、石友三的拉攏下一同叛馮投蔣,被蔣介石任命爲國民革命軍第15路軍總指揮兼第11軍軍長。
  1930年
  中原大戰爆發,馬鴻逵站在蔣方率部與馮作戰,其部隊表現出的頑強戰鬥力受到了蔣的嘉許。戰後,馬鴻逵仍任第15路軍總指揮,其部隊縮編爲國民革命軍陸軍第35師。該師系甲種師,轄三旅九團,兵員2萬人,駐守信陽。
  1933年
  爲獎勵對馮作戰有功,蔣介石任命馬鴻逵爲甯夏省主席,同時下令馬鴻逵率35師的5個團返甯上任,師長馬騰蛟率其余4個團仍駐信陽。
  不久,馬騰蛟也奉調甯夏,駐守信陽的甯馬4個團交由河南省主席兼綏靖公署主任劉峙指揮,改番號爲河南剿匪軍第1縱隊,由保定軍校二期畢業生、湖南石門人唐俊德任縱隊司令,擔任平漢鐵路安陽至武勝關之間的護路任務。南京政府又將35師的番號全部劃歸甯夏,由馬鴻逵自行補編,恢複甲種師的員額。這樣,駐信陽的甯馬4個團從此脫離了甯馬建制。
  1934年
  秋,第1縱隊奉調駐開封,在開封與新編40旅合編爲陸軍第95師。自此,第95師的番號正式出現在國軍序列中。
  原第一縱隊司令唐俊德擔任首任第95師師長,全師轄2旅4團(280團、283團、284團、289團),爲乙種師編制。乘此整編機會,國民黨向95師派出了政工人員和中央軍校畢業生。在正式組建部隊頒發軍旗和整訓後,95師奉調平漢鐵路和隴海鐵路交叉地區擔任商丘至潼關、安陽至信陽間的護路任務。
  1935年
  黃埔一期生、廣東人李鐵軍調任95師第二任師長。其後95師開赴黃河以北的安陽駐防,該師官兵在平時訓練中表現出的勇猛作風讓李鐵軍印象頗深。
  西安事變後
  95師先後調戍陝西商縣、河南南陽。其間,李鐵軍升職軍長,由羅奇接任第三任師長,任此職長達6年之久,對該師的建設和作風影響極大。(羅奇-1904~1975,廣西容縣人,字振西,早年曾入廣州政法大學法科學習,1924年投筆從戎,考入黃埔軍校第一期學習。後參加國民革命軍,曾任第2師第6旅旅長。1937年5月,被授予少將軍銜,任陸軍第95師師長,1943年任第37軍軍長;1948年9月被授予中將軍銜,任北平警備副總司令、總統華北戰地視察官。後至台灣。羅奇作爲黃埔畢業生,政治上忠于蔣介石,加之有相當的文化功底,頗受蔣的信賴。羅奇接長第95師後,仿效當時黃埔軍人的習慣,決心鍛造一支自己的基本部隊。他把該師當作生命一樣看待,傾注了極大的心血。他親自過問部隊官佐的調整配備和訓練計劃的制定,對該師官兵嚴格管理,有錯必罰,使其養成絕對服從長官的習慣;對有成績的部隊,則予以金錢物質獎勵、主官升職……羅奇很快成爲該師說一不二的“羅千歲”。)
國民革命軍獨立九十五師

  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後,第95師奉調鄭州,擔任黃河南岸的守備任務。這時正在淞滬戰場與日軍浴血奮戰的第1軍軍長李鐵軍,因曾任第95師師長,了解該師官兵的戰鬥素質,遂呈請軍事委員會下令從該師調出3個整營,開赴上海補入第1軍投入對日作戰。後來,這3營官兵大部犧牲在淞滬戰場上。
  1938年初,第95師奉令渡過黃河,進入豫北開展遊擊戰,曾發動過對焦作等地的襲擊。5月,該師參加了徐州外圍作戰。自徐州撤退後,至江西景德鎮,鄱陽湖田家鎮,參加武漢會戰,開始作爲國民革命軍正規部隊投入抗日戰場。初期,第95師隸屬于李仙洲任軍長的中央軍嫡系第92軍,與侯鏡如任師長的第21師並肩作戰;1938年秋,改隸黃埔一期生、廣東人陳沛爲軍長的第37軍戰鬥序列,在瑞昌一線對日作戰。
  第95師在第37軍編成內,又先後參加了第一、二、三次長沙會戰和長衡會戰。在與日軍的殘酷搏殺中,部隊得到了極大的鍛煉,戰鬥力日益提高。尤其是在第二次長沙會戰中,第95師在洞庭湖口至橫田鎮一線與進犯日軍展開了浴血奮戰,殲滅大量日軍,自己傷亡近千人。爲此,湖南湘陰縣國民政府曾在橫田鎮建立了“抗日民族英雄爲國捐軀紀念碑”,以紀念第95師殉國將士。第二次長沙會戰後,第95師被調至二線,防守汨羅江新市至金井防線。
  在第三次長沙會戰中,羅奇率部追擊作戰,將撤退的日軍打得丟盔卸甲,繳獲了大量的武器裝備及物資。戰鬥中,第284團團長黃紅上校(湖南邵陽人、黃埔五期)殉國,爲該師在抗戰時期陣亡官兵中官階最高者。
  因戰功卓著,羅奇于1943年被提升爲第37軍軍長,何旭初接任第95師第四任師長。此時,經過數年的戰鬥消耗和多次兵員補充、調補下級軍官,該師已經大換模樣,下層官兵已鮮有西北人,而多以湖南、湖北地區征集的青年替代,各級軍官全部換成了黃埔軍校、中央軍校的畢業生,高級軍官多是羅奇的親信和同鄉。第95師已經被完全改造成中央化的嫡系部隊,只是敢于硬打死拼的老傳統依舊。
  1944年夏,長衡會戰正酣。第95師在第9戰區湖南境內參戰不久,因廣西方向戰況危急,統帥部令第37軍軍長羅奇僅率軍部和第95師急赴廣西,接受第4戰區指揮管轄,與日軍作戰。該師本擬參加柳州會戰,但部隊即將趕到柳州時,柳州已經淪陷,全師只好在那坡縣駐防。
  1945年春,因第37軍的其他兩師(60師、140師)未到廣西,第37軍軍部奉令撤消,軍長羅奇調任南甯軍官教導總隊隊長,軍部直屬部隊則編入第95師。而第95師改歸黃濤爲軍長的粵系第62軍指揮,段沄任該師第五任師長。數月後,該師在第62軍遍成內開赴中越邊界鎮南關,與日軍對峙。
  此時,爲准備戰略反攻,統帥部集中國軍中戰鬥力較強的15個軍編成4個方面軍。其中第2方面軍總司令是張發奎,下轄桂系的第46軍,粵系的第62軍、第64軍,故第95師隸屬于第2方面軍戰鬥序列。
  1945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後,第95師奉令開赴越南受降,擔任河內地區的守備任務;9月,又奉令自海防乘船赴台灣駐防,接受日軍投降,後又乘船開赴華北。
  1946年初,國民政府對軍隊進行整編,軍改爲整編師、師改爲整編旅。第95師遂奉令裁減一團,縮編爲整編第95旅,段沄任旅長,隸屬林偉俦任師長的整編62師。
  1947年,國軍恢複軍、師編制,整編第95旅複爲第95師,下轄第283團、284團、285團。
  縱觀第95師的序列沿革及其在整個抗戰中各種表現,該師應屬于國軍嫡系二流作戰部隊之一。第95師既不屬于戰鬥力最強的“五大主力”,也沒能擠進准備首批換裝美械的13個軍的部隊行列。此外,同是黃埔一期生在30年代中後期建立自己基本部隊的有:杜聿明的200師擴編成第5軍,進而擴充爲第5集團軍;宋希濂的第36師擴編成第71軍,後又擴充爲第11集團軍;黃埔三期的王耀武,也從第51師起家,擴編成第74軍,以後升任第24集團軍總司令,並擔任戰略反攻任務的第4方面軍總司令。相比之下,羅奇和第95師就遜色多了,八年拼打下來,第95師還是第95師,羅奇任第37軍軍長時,也沒能將其指揮下的另2個師收入囊中,反而在1944年被解除軍長實權,去南甯當了軍官教導總隊隊長。
  這種結果的原因很多,也可以說羅奇的運氣不佳,但最高軍事當局認爲羅奇不具備高級軍事指揮人才應具備的素質,第95師沒有王牌主力那樣的戰役戰術水平和戰場表現,是重要的原因。但第95師有羅奇作後台,也不是一般人能隨意“吞掉”的,特別是該師頑強苦戰的傳統作風,在抗戰中轉戰各地的戰績,遍入擔負戰略反攻任務的第2方面軍,赴越南受降,接收台灣,使該師官兵頗爲驕傲。
  第95師進入華北以後,曾在徐水縣、固城鎮、勝芳鎮以及保定以南的芳莊多次與解放軍交手。由于當時華北局勢是國強共弱,華北解放軍不但數量上居劣勢,既如3縱、4縱在質量上亦不敵第35軍等部,所以在無絕對把握的情況下,華北解放軍很少強攻死守,這使第95師在作戰中沒有吃過大虧,于是該師才有了“在華北沒有丟過一挺機槍”和“趙子龍師”的說法。
國民革命軍獨立九十五師

  第95師從何時被稱爲(或自诩爲)“趙子龍師”,這不是南京政府正式表彰的稱號,檔案無記載。
  1948年夏,第95師脫離第62軍戰鬥序列,改由華北剿總直接指揮,並同時改稱獨立95師,由曾任該師參謀長的朱致一接任第六任師長,仍下轄283團(團長席宸炫)、284團(團長周紹福)、285團(團長詹仰強)。
  1948年9月,遼沈會戰打響,獨立95師奉令加入國軍東進兵團,自華北開赴東北,進攻塔山,企圖支援錦州範漢傑部,會同西進兵團廖耀湘部夾擊解放軍。此時,羅奇剛被南京政府晉升爲中將,擔任總統華北戰地視察官,負責華北戰事,隨東進兵團督戰指導。羅奇到達塔山前線後,立即以老師長的身份召見獨立95師全體中下級軍官,要他們以傳統的強悍作風攻下塔山,並拿出大量金圓券組織了敢死隊。1948年10月13日,在塔山前線,獨立95師的全體官兵在戰前動員後,全師連續高呼“沒有95師攻不下的陣地”,就發動了整營整團的集團沖鋒。
  這種戰法固然強悍勇猛,但相當愚蠢的。至內戰後期,國共雙方主力部隊的裝備相當,即使不用重武器,僅靠輕步兵火力的密集封鎖即足以擊退純步兵組成的集團沖鋒,何況獨立95師不僅兵力不占絕對優勢,而對手又是東野五虎之一的第4縱隊(後改編爲41軍,塔山防線指揮員程子華、吳克華、李天佑)。結果可想而知,獨立95師雖然憑借作風強悍和不怕犧牲的精神,多次突入解放軍塔山陣地,但在解放軍堅決反擊之下,始終不能越雷池一步。只經過兩天的較量,獨立95師傷亡了三分之二,最後縮編成3個營撤回華北,駐防塘沽。
  平津會戰開始後,獨立95師殘部由塘沽海路撤至上海,又恢複使用第95師番號,編入吳仲直任軍長的第75軍,擔任上海機場的守備任務。不久又從上海撤退到甯波,最後退往台灣。
  ■國民革命軍第九十五師簡史國民政府時期共出現過二次第九十五師的番號:
  壹、余亞農所部(1928年3月——1929年1月)(西北軍系)
  貳、唐俊德所部(1934年8月——1950年7月)(中央軍嫡系)
  壹、余亞農所部(1928年3月——1929年1月)(西北軍系)
  略
  貳、唐俊德所部(1934年8月——1950年7月)(中央軍嫡系)
  隸屬關系:
  豫鄂皖剿匪總司令部(1934年8月——1935年2月)
  河南綏靖公署(1935年2月——1935年4月)
  西安綏靖公署(1935年4月——1935年6月)
  河南綏靖公署(1935年6月——1935年12月)
  駐豫綏靖公署(1935年12月——1936年3月)
  山西剿共軍第1路(1936年3月——1936年4月)
  駐豫綏靖公署(1936年4月——1936年12月)
  討逆軍(1936年12月)
  冀察綏靖公署(1936年12月——1937年4月)
  西安行營(1937年4月——1937年11月)
  第8軍(1937年11月)
  軍事委員會(1937年11月——1938年2月)
  第92軍(1938年2月——1938年9月)
  第37軍(1938年9月——1945年4月)
  第62軍(1945年4月——1947年3月)
  保定綏靖公署(1947年3月——1947年11月)
  華北剿匪總司令部(1947年11月——1948年10月)
  第17兵團(1948年10月——1949年2月)
  第75軍(1949年2月——1950年7月)
  ■序列沿革1934年8月成師時序列:
  師長唐俊德,副師長程子宜,參謀長李國盛
  第565團,團長程克平
  第567團,團長龐公璐
  第570團,團長朱吳城
  1935年5月部隊改編時序列:
  師長唐俊德,副師長程子宜,參謀長李國盛
  第283旅,旅長程子宜(兼)
  第565團,團長程克平
  第567團,團長龐公璐
  第285旅,旅長徐中嶽
  第568團,團長廖運澤
  第570團,團長朱吳城
  1936年2月李鐵軍接任師長時序列:
  師長李鐵軍,副師長程子宜,參謀長李國盛
  第283旅,旅長程子宜(兼)/馮士英
  第565團,團長程克平/廖運澤
  第567團,團長龐公璐/馮士英
  第285旅,旅長徐中嶽
  第568團,團長廖運澤/徐樹南
  第570團,團長朱吳城/龐公璐
  1937年4月羅奇接任師長時序列:
  師長羅奇,副師長程子宜/李繩武、何旭初(該職1937年4月增設),參謀長李國盛/朱致一
  第283旅,旅長馮士英
  第565團,團長×××
  第566團,團長×××
  第285旅,旅長徐中嶽/朱致一(兼)
  第569團,團長徐樹南/唐天文
  第570團,團長龐公璐/黃 紅
  補充旅,旅長廖運澤(該旅1938年2月補充第21、95師)
  第1團,團長×××
  第2團,團長×××
  補充團(該團1939年6月新編),團長×××
  1939年11月縮編爲三團制時序列:
  師長羅奇,副師長何旭初,參謀長朱致一
  第283團,團長徐樹南
  第284團,團長黃 紅(殉職)
  第285團,團長唐天文
  1942年9月何旭初接任師長時序列(駐湘陰):
  師長何旭初,副師長李繩武/朱致一/段沄,參謀長朱致一/×××
  第283團,團長×××
  第284團,團長×××
  第285團,團長×××
  1944年12月段沄代理師長時序列:
  師長段沄(代),副師長段沄,參謀長×××
  第283團,團長郭 棟
  第284團,團長鄧 傑
  第285團,團長×××
  1946年5月整編爲第95旅時序列:
  旅長段沄,副旅長張伯權,參謀長×××
  第283團,團長郭 棟
  第284團,團長鄧 傑
  第285團(該團1947年9月新建),團長×××
  1947年11月該旅恢複第95師番號、張伯權接任師長時序列:
  旅長張伯權,副旅長蔡挺起,參謀長×××
  第283團,團長郭 棟
  第284團,團長×××
  第285團,團長×××
  1948年9月朱致一接任師長時序列:
  師長朱致一,副師長郭棟,參謀長張肇安
  第283團,團長席震炫
  第284團,團長周紹福
  第285團,團長詹抑強
  1949年6月郭棟接任師長時序列:
  師長郭棟,副師長×××,參謀長×××
  第283團,團長馮肇安
  第284團,團長周紹福
  第285團,團長姜浩奇
  ■主官簡曆唐俊德[4](1888—1960)湖南石門人,原名生明,以號行。保定軍校第二期畢業。曆任湘軍第1師排長、連長、營長、第2師3旅團長、副旅長、旅長、國民革命軍第10軍軍官教導團團長、第1軍參謀長、第22師副師長、第1師2旅旅長、第3師副師長、中央軍校駐豫軍官教導團副團長兼教育長、軍事參議院參議、追剿軍第1縱隊司令、第95師師長、第1戰區戰地警備司令、開封警備司令、天水行營軍訓處處長、寶雞警備司令、暫編第4軍副軍長、河西警備副總司令。1946年7月退役後任湖南省政府顧問。1949年逃台。1960年10月3日病逝。
  李鐵軍(1904—2002)廣東梅縣人。中央軍校第一期、德國陸軍大學畢業。曆任軍校教導團排長、黨軍第1旅連長、第1師營長、第1師1旅團長、旅長、副師長、第95師師長、第1師師長、第1軍軍長、第76軍軍長兼河西警備司令、第37集團軍副總司令兼泸州警備司令、第3集團軍總司令、第29集團軍總司令兼新編第2軍軍長、河西警備總司令、第5兵團司令官、海南防衛總司令部北線兵團司令官。1950年5月逃台後任“國防部”部員。後移居美國。2002年6月9日病逝美國聖荷西。著有《李鐵軍回憶錄》。
  羅奇(1902—1975)廣西容縣,字振西。中央軍校第一期、中央軍校高教班第三期團排長、區隊長、第18師連長、營長、團長、第24師團長、第19師參謀長、第52師154旅旅長、預備第3師副師長兼團長、寶雞警備司令、軍政部第4新兵補訓處副處長、敘南師管區司令、第95師參謀長、副師長、代理師長、整編第95旅旅長、第208師師長、第87軍軍長兼塘沽防守司令、台灣防禦副總司令。1975年在台灣病死。
  張伯權(1913—1994)湖北漢川人,又名張維和。中央軍校第七期、陸軍大學正則班第十七期畢業。曆任排長、連長、營長、第95師團附、團長、代理副師長、整編第67旅旅長、整編第95旅旅長、第95師師長、第17兵團參謀長、第21師師長。1949年1月率領所部在北平接受和平改編。建國後任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局研究員、廣東省政協常委、省人大代表、省政府參事室參事、副主任、顧問、主任、全國政協委員、常委、廣東省黃埔軍校同學會副會長、全國黃埔軍校同學會理事。1994年3月23日病逝北京。
  朱致一(1906—1993)江西雩都(今于都)人,號子玉。中央軍校第六期、陸軍大學乙級將官班第三期畢業。曆任排長、連長、營長、稅警總團員參謀處科長、第8軍參謀處處長、第95師參謀長、兼第285旅旅長、副師長、第45補訓處處長、第6軍參謀長、預備第2師副師長、代理師長、陸軍總司令部第1集訓處第2總隊總隊長、贛南師管區副司令、中央訓練團辦公廳副主任、國防部保安局第2處處長、第95師師長、第75軍副軍長、第87軍副軍長、軍長兼舟山防守司令、澎湖防衛司令部副司令、陸軍後勤司令部副司令、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副總司令。1963年退役後任台灣省政府顧問、代理秘書長、台灣省經濟建設動員計劃審議委員會及土地資源開發委員會副主任、國民黨台灣省黨部副主任。1993年1月2日病逝台北。
  郭棟(?—?)湖北黃陂人。中央軍校第七期畢業。曾任第95師營長、團長、副師長、師長、第16師師長、第41師師長等職。
  ■部隊簡史
  該師于1934年8月由剿匪軍第1縱隊(司令唐俊德,由河南省保安第1團、第35師兩個團、新編第21師一個團在1933年10月合編)在開封改編而成(三團制),首任師長由原第1縱隊司令唐俊德擔任。該師主要擔負平漢鐵路武勝關至安陽沿線的護路任務。曾在豫鄂邊桐柏山區圍剿紅軍第28軍遊擊隊,在信陽圍剿劉桂棠匪軍。
  1935年4月,該師開入陝西,于靈寶、盧氏布防。是月中旬開赴商縣,並參與圍剿紅軍第25軍的軍事行動。5月,新編第40旅(旅長徐中嶽,原暫編第2旅,由皖西保安團隊改編)並入,該師改爲兩旅四團制,部分甯籍官兵返回第35師。此時該師擔負平漢鐵路、隴海鐵路交叉地帶的護路任務,不久移防鄭州。
  1936年2月,師長唐俊德調陸大受訓,由第1師副師長李鐵軍繼任師長。同時,部隊軍官大都由第2軍軍官替換。3月,該師開赴晉東南,參與圍剿紅軍的軍事行動。5月,該師移駐安陽。12月西安事變時,該師編入“討逆軍”直屬序列。事變平息後移駐北平西苑。
  1937年4月,師長李鐵軍調任第1師師長,由第2師第6旅旅長羅奇繼任師長。同時增編一個補充旅,並調駐陝西潼關,負責監視東北軍部隊。11月,該師編入第8軍序列開赴上海參戰。行至鄭州時淞滬會戰已告結束,乃就地待命(其中有三個營先行補充第1師在淞滬作戰),擔負黃河南岸守備。
  1938年2月,該師與第21師合編爲第92軍。3月,該師北渡黃河,開赴修武縣太行山沿線,襲擾被僞軍占領的修武縣城,並一度攻入縣城。另有一營在李屯伏擊日軍車隊,擊毀汽車70余輛。6月,調往豫北整訓。7月參加武漢會戰,在九江、瑞昌交界的仙女池、鯉魚山等地布防,負責阻擊由瑞昌和賽城湖方向登陸的日軍。瑞昌失守後調往瑞昌西北地帶布防,繼續阻擊日軍。9月,該師後調通山整補,與第65師合編爲第37軍。11月開赴營田布防。
  1939年9月,第一次長沙會戰開始。該師負責的汨羅江營田防區由于防守疏忽,被日軍偷襲得手,前哨營被殲。第95師所屬283旅在旅長馮士英的率領下苦撐兩天,被迫放棄陣地退往營田以南之大雲山地區繼續阻擊日軍。5天後因所部損失慘重,將陣地交由第19師接替,該師後調整補。11月,該師作爲第二期整訓部隊,在湘陰接受戰區長官部整訓,部隊縮編爲三個團。12月,該師參與對日軍的冬季反攻。攻勢結束後開赴新市駐防。
  在整訓過程中,師長羅奇親自督導,以“帶兵之要領,必須身先勞之,始克有濟”爲准則,致力于提高部隊的素質和戰鬥力。該師在1941年的戰區大校閱中成績名列榜首,倍受贊譽,被稱之爲“當陽部隊”(意爲趙子龍之勇)。戰區長官部爲嘉獎,特提升羅奇爲第37軍副軍長兼師長職。
  1941年9月,第二次長沙會戰時,該師負責在新市附近的汨羅江畔阻擊日軍。由于部隊配置錯誤,該師在新市、金井地區被日軍包圍,再次遭受重創,幾失戰力。部隊突圍後退往渌水南岸收容整補(10月,該師所失陣地爲第60師收複)。在12月的第三次長沙會戰中,該師仍在汨羅江畔阻擊日軍,五天後將日軍往預定作戰地區吸引,在飄峰山成功包圍了日軍聯隊部。激戰中,第284團團長黃紅陣亡。戰後共擊斃日軍三百余人,此戰爲第95師在抗戰期間極爲成功的一次伏擊戰。當日軍開始潰退後,該師追擊日軍至福臨鋪。
  1942年3月,該師移駐陝、晉邊區休整。9月,第37軍副軍長兼師長羅奇專任第37軍副軍長,以副師長何旭初繼任師長。
  1943年5月,該師調回汨羅江畔駐防。
  1944年5月,長衡會戰開始,該師仍在汨羅江畔阻擊日軍。在棄守湘陰後,節節抵抗日軍,曆時四個月後由道縣調赴廣西參加桂柳會戰。該師在平南、柳州外圍、北牙等處與日軍交戰。由于連續半年在湘、桂兩地作戰,未經休整,所部損失多半,再次遭受重創。11月,該師突出日軍包圍圈後于東蘭集結整補。12月,師長何旭初升任第37軍副軍長兼師管區司令,以副師長段沄代理師長職務。
  1945年5月,第37軍軍部並入該師後,撥隸第62軍。8月,奉命進入越南海防接受日軍投降。11月,該師作爲62軍的第三梯隊在海防塗山登艦,開赴台灣高雄、台中、台東三市接受日軍投降,後擔負台南、嘉義防務。
  1946年5月,該師整編爲第95旅,旅長段沄。9月,該旅海運天津參加國共內戰。該旅以正面佯攻、側翼迂回的奇襲方式攻克固安、勝芳兩地,此後駐防保定。
  1947年2月,徐水駐軍(自新第2縱隊)被圍,該旅奉命解圍。旅長段沄當即命令部隊緊急出發,出其不意的對包圍徐水的八路軍發起猛烈攻擊,最終迫使八路軍撤圍。5月,該旅參加青滄戰役,進至靜海後回駐保定。10月,該旅由保定綏靖公署直轄,奉命增援徐水友軍。與解放軍激戰四天受阻,由攻勢改爲對峙。9月,國共雙方在昝崗發生激戰,當解放軍陣地被友軍第16、94軍逐步突破後,該旅奉命出擊,猛攻解放軍後側。激戰三天,在解放軍撤圍後繼續尾隨追擊,使解放軍受到慘重損失。戰後,時任綏署長官的孫連仲在新聞發布會上特別表揚了第95師。他說“論軍紀,六十二軍最好;論戰功,應屬段沄將軍領導下的九十五師……”。11月,該旅恢複第95師番號,由華北“剿總”直轄。同時,原旅長段沄調任第208師師長,以整編第67旅旅長張伯權繼任師長。
  1948年6月參加第二次保北戰役,由通縣開赴唐山、涿縣等地與解放軍交戰。7月退回保定。9月,師長張伯權調任第17兵團參謀長,由國防部保安局第2處處長朱致一繼任師長。10月,該師海運葫蘆島後由第17兵團指揮准備援錦,被阻于塔山,該師在海空軍的火力支援下數度組織兵力,對當面之解放軍以波浪式沖鋒,均告失敗,營以下官兵損失甚重。最後整編爲三個營後撤整補,改爲兵團預備隊使用。塔山爭奪失敗後,該師回駐塘沽,負責塘沽以北地區的防禦。
  1949年1月,解放軍在發動天津戰役的同時,也對塘沽守軍發起進攻,該師倉促登船南下撤到上海。2月,編入第75軍序列,師長朱致一升任副軍長兼師長。5月,該師參加上海戰役,先是駐防虹橋,後調浦東高橋增援,向當面之解放軍發動反沖鋒。所部激戰8天,重創解放軍第30軍90師268團,其後又擔負起掩護友軍撤出上海的重任,最後以只剩殘部千余人的情況下撤往舟山整補。6月,兼師長朱致一升任第87軍軍長,以副師長郭棟繼任師長。
  1950年5月,該師撤往台灣。7月,並入第16師,原師長郭棟改任第16師師長。(王朝網路 wangchao.net.cn)
 
转播到腾讯微博  
 
 
  國民革命軍獨立九十五師  國民革命軍獨立九十五師,又稱趙子龍師。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3037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2244068339.jpg[/img][/url]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3037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2244068580.jpg[/img][/url] 獨立95師的曆史沿革  首先要提到甯夏軍閥馬鴻逵。   馬鴻逵的私家軍隊“安甯軍”,本源于其祖父馬千齡。馬千齡在同治年間先參加反清起義,後率部降清當官,私家軍隊也變成了國家的正規軍。由于馬家軍都是西北健兒,身體強壯,勇敢善戰,槍術刀術騎術娴熟,加上家族勢力和宗教信仰的影響,特別是戰鬥的鍛煉,很快成爲戰鬥力極其頑強的馬家子弟兵。1900年,馬鴻逵的父親馬福祥曾率部隊在北京參加抗擊八國聯軍的戰鬥,因作戰勇敢並擔任護送慈禧太後等西行的任務,受到清室嘉獎。民國時期,馬鴻逵承繼了這支軍隊,縱橫捭阖于各派勢力之間,牢牢控制著自己的“世襲領地”。   1926年   國內形勢巨變。7月9日,廣東革命政府揮師北伐;9月17日,馮玉祥誓師五原,自綏遠西部向甯夏陝西推進,准備解圍西安後東出潼關。馬鴻逵歸順馮玉祥,任第4路軍總司令兼第4軍軍長,並率子弟兵離開甯夏,出潼關一路東進,攻入山東。   馬鴻逵部先駐守泰安,後又移防徐州。1929年,馬鴻逵在韓複榘、石友三的拉攏下一同叛馮投蔣,被蔣介石任命爲國民革命軍第15路軍總指揮兼第11軍軍長。   1930年   中原大戰爆發,馬鴻逵站在蔣方率部與馮作戰,其部隊表現出的頑強戰鬥力受到了蔣的嘉許。戰後,馬鴻逵仍任第15路軍總指揮,其部隊縮編爲國民革命軍陸軍第35師。該師系甲種師,轄三旅九團,兵員2萬人,駐守信陽。   1933年   爲獎勵對馮作戰有功,蔣介石任命馬鴻逵爲甯夏省主席,同時下令馬鴻逵率35師的5個團返甯上任,師長馬騰蛟率其余4個團仍駐信陽。   不久,馬騰蛟也奉調甯夏,駐守信陽的甯馬4個團交由河南省主席兼綏靖公署主任劉峙指揮,改番號爲河南剿匪軍第1縱隊,由保定軍校二期畢業生、湖南石門人唐俊德任縱隊司令,擔任平漢鐵路安陽至武勝關之間的護路任務。南京政府又將35師的番號全部劃歸甯夏,由馬鴻逵自行補編,恢複甲種師的員額。這樣,駐信陽的甯馬4個團從此脫離了甯馬建制。   1934年   秋,第1縱隊奉調駐開封,在開封與新編40旅合編爲陸軍第95師。自此,第95師的番號正式出現在國軍序列中。   原第一縱隊司令唐俊德擔任首任第95師師長,全師轄2旅4團(280團、283團、284團、289團),爲乙種師編制。乘此整編機會,國民黨向95師派出了政工人員和中央軍校畢業生。在正式組建部隊頒發軍旗和整訓後,95師奉調平漢鐵路和隴海鐵路交叉地區擔任商丘至潼關、安陽至信陽間的護路任務。   1935年   黃埔一期生、廣東人李鐵軍調任95師第二任師長。其後95師開赴黃河以北的安陽駐防,該師官兵在平時訓練中表現出的勇猛作風讓李鐵軍印象頗深。   西安事變後   95師先後調戍陝西商縣、河南南陽。其間,李鐵軍升職軍長,由羅奇接任第三任師長,任此職長達6年之久,對該師的建設和作風影響極大。(羅奇-1904~1975,廣西容縣人,字振西,早年曾入廣州政法大學法科學習,1924年投筆從戎,考入黃埔軍校第一期學習。後參加國民革命軍,曾任第2師第6旅旅長。1937年5月,被授予少將軍銜,任陸軍第95師師長,1943年任第37軍軍長;1948年9月被授予中將軍銜,任北平警備副總司令、總統華北戰地視察官。後至台灣。羅奇作爲黃埔畢業生,政治上忠于蔣介石,加之有相當的文化功底,頗受蔣的信賴。羅奇接長第95師後,仿效當時黃埔軍人的習慣,決心鍛造一支自己的基本部隊。他把該師當作生命一樣看待,傾注了極大的心血。他親自過問部隊官佐的調整配備和訓練計劃的制定,對該師官兵嚴格管理,有錯必罰,使其養成絕對服從長官的習慣;對有成績的部隊,則予以金錢物質獎勵、主官升職……羅奇很快成爲該師說一不二的“羅千歲”。)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3037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2244068937.jpg[/img][/url]  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後,第95師奉調鄭州,擔任黃河南岸的守備任務。這時正在淞滬戰場與日軍浴血奮戰的第1軍軍長李鐵軍,因曾任第95師師長,了解該師官兵的戰鬥素質,遂呈請軍事委員會下令從該師調出3個整營,開赴上海補入第1軍投入對日作戰。後來,這3營官兵大部犧牲在淞滬戰場上。   1938年初,第95師奉令渡過黃河,進入豫北開展遊擊戰,曾發動過對焦作等地的襲擊。5月,該師參加了徐州外圍作戰。自徐州撤退後,至江西景德鎮,鄱陽湖田家鎮,參加武漢會戰,開始作爲國民革命軍正規部隊投入抗日戰場。初期,第95師隸屬于李仙洲任軍長的中央軍嫡系第92軍,與侯鏡如任師長的第21師並肩作戰;1938年秋,改隸黃埔一期生、廣東人陳沛爲軍長的第37軍戰鬥序列,在瑞昌一線對日作戰。   第95師在第37軍編成內,又先後參加了第一、二、三次長沙會戰和長衡會戰。在與日軍的殘酷搏殺中,部隊得到了極大的鍛煉,戰鬥力日益提高。尤其是在第二次長沙會戰中,第95師在洞庭湖口至橫田鎮一線與進犯日軍展開了浴血奮戰,殲滅大量日軍,自己傷亡近千人。爲此,湖南湘陰縣國民政府曾在橫田鎮建立了“抗日民族英雄爲國捐軀紀念碑”,以紀念第95師殉國將士。第二次長沙會戰後,第95師被調至二線,防守汨羅江新市至金井防線。   在第三次長沙會戰中,羅奇率部追擊作戰,將撤退的日軍打得丟盔卸甲,繳獲了大量的武器裝備及物資。戰鬥中,第284團團長黃紅上校(湖南邵陽人、黃埔五期)殉國,爲該師在抗戰時期陣亡官兵中官階最高者。   因戰功卓著,羅奇于1943年被提升爲第37軍軍長,何旭初接任第95師第四任師長。此時,經過數年的戰鬥消耗和多次兵員補充、調補下級軍官,該師已經大換模樣,下層官兵已鮮有西北人,而多以湖南、湖北地區征集的青年替代,各級軍官全部換成了黃埔軍校、中央軍校的畢業生,高級軍官多是羅奇的親信和同鄉。第95師已經被完全改造成中央化的嫡系部隊,只是敢于硬打死拼的老傳統依舊。   1944年夏,長衡會戰正酣。第95師在第9戰區湖南境內參戰不久,因廣西方向戰況危急,統帥部令第37軍軍長羅奇僅率軍部和第95師急赴廣西,接受第4戰區指揮管轄,與日軍作戰。該師本擬參加柳州會戰,但部隊即將趕到柳州時,柳州已經淪陷,全師只好在那坡縣駐防。   1945年春,因第37軍的其他兩師(60師、140師)未到廣西,第37軍軍部奉令撤消,軍長羅奇調任南甯軍官教導總隊隊長,軍部直屬部隊則編入第95師。而第95師改歸黃濤爲軍長的粵系第62軍指揮,段沄任該師第五任師長。數月後,該師在第62軍遍成內開赴中越邊界鎮南關,與日軍對峙。   此時,爲准備戰略反攻,統帥部集中國軍中戰鬥力較強的15個軍編成4個方面軍。其中第2方面軍總司令是張發奎,下轄桂系的第46軍,粵系的第62軍、第64軍,故第95師隸屬于第2方面軍戰鬥序列。   1945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後,第95師奉令開赴越南受降,擔任河內地區的守備任務;9月,又奉令自海防乘船赴台灣駐防,接受日軍投降,後又乘船開赴華北。   1946年初,國民政府對軍隊進行整編,軍改爲整編師、師改爲整編旅。第95師遂奉令裁減一團,縮編爲整編第95旅,段沄任旅長,隸屬林偉俦任師長的整編62師。   1947年,國軍恢複軍、師編制,整編第95旅複爲第95師,下轄第283團、284團、285團。   縱觀第95師的序列沿革及其在整個抗戰中各種表現,該師應屬于國軍嫡系二流作戰部隊之一。第95師既不屬于戰鬥力最強的“五大主力”,也沒能擠進准備首批換裝美械的13個軍的部隊行列。此外,同是黃埔一期生在30年代中後期建立自己基本部隊的有:杜聿明的200師擴編成第5軍,進而擴充爲第5集團軍;宋希濂的第36師擴編成第71軍,後又擴充爲第11集團軍;黃埔三期的王耀武,也從第51師起家,擴編成第74軍,以後升任第24集團軍總司令,並擔任戰略反攻任務的第4方面軍總司令。相比之下,羅奇和第95師就遜色多了,八年拼打下來,第95師還是第95師,羅奇任第37軍軍長時,也沒能將其指揮下的另2個師收入囊中,反而在1944年被解除軍長實權,去南甯當了軍官教導總隊隊長。   這種結果的原因很多,也可以說羅奇的運氣不佳,但最高軍事當局認爲羅奇不具備高級軍事指揮人才應具備的素質,第95師沒有王牌主力那樣的戰役戰術水平和戰場表現,是重要的原因。但第95師有羅奇作後台,也不是一般人能隨意“吞掉”的,特別是該師頑強苦戰的傳統作風,在抗戰中轉戰各地的戰績,遍入擔負戰略反攻任務的第2方面軍,赴越南受降,接收台灣,使該師官兵頗爲驕傲。   第95師進入華北以後,曾在徐水縣、固城鎮、勝芳鎮以及保定以南的芳莊多次與解放軍交手。由于當時華北局勢是國強共弱,華北解放軍不但數量上居劣勢,既如3縱、4縱在質量上亦不敵第35軍等部,所以在無絕對把握的情況下,華北解放軍很少強攻死守,這使第95師在作戰中沒有吃過大虧,于是該師才有了“在華北沒有丟過一挺機槍”和“趙子龍師”的說法。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130373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2244069230.jpg[/img][/url]   第95師從何時被稱爲(或自诩爲)“趙子龍師”,這不是南京政府正式表彰的稱號,檔案無記載。   1948年夏,第95師脫離第62軍戰鬥序列,改由華北剿總直接指揮,並同時改稱獨立95師,由曾任該師參謀長的朱致一接任第六任師長,仍下轄283團(團長席宸炫)、284團(團長周紹福)、285團(團長詹仰強)。   1948年9月,遼沈會戰打響,獨立95師奉令加入國軍東進兵團,自華北開赴東北,進攻塔山,企圖支援錦州範漢傑部,會同西進兵團廖耀湘部夾擊解放軍。此時,羅奇剛被南京政府晉升爲中將,擔任總統華北戰地視察官,負責華北戰事,隨東進兵團督戰指導。羅奇到達塔山前線後,立即以老師長的身份召見獨立95師全體中下級軍官,要他們以傳統的強悍作風攻下塔山,並拿出大量金圓券組織了敢死隊。1948年10月13日,在塔山前線,獨立95師的全體官兵在戰前動員後,全師連續高呼“沒有95師攻不下的陣地”,就發動了整營整團的集團沖鋒。   這種戰法固然強悍勇猛,但相當愚蠢的。至內戰後期,國共雙方主力部隊的裝備相當,即使不用重武器,僅靠輕步兵火力的密集封鎖即足以擊退純步兵組成的集團沖鋒,何況獨立95師不僅兵力不占絕對優勢,而對手又是東野五虎之一的第4縱隊(後改編爲41軍,塔山防線指揮員程子華、吳克華、李天佑)。結果可想而知,獨立95師雖然憑借作風強悍和不怕犧牲的精神,多次突入解放軍塔山陣地,但在解放軍堅決反擊之下,始終不能越雷池一步。只經過兩天的較量,獨立95師傷亡了三分之二,最後縮編成3個營撤回華北,駐防塘沽。   平津會戰開始後,獨立95師殘部由塘沽海路撤至上海,又恢複使用第95師番號,編入吳仲直任軍長的第75軍,擔任上海機場的守備任務。不久又從上海撤退到甯波,最後退往台灣。 ■國民革命軍第九十五師簡史  國民政府時期共出現過二次第九十五師的番號:   壹、余亞農所部(1928年3月——1929年1月)(西北軍系)   貳、唐俊德所部(1934年8月——1950年7月)(中央軍嫡系)   壹、余亞農所部(1928年3月——1929年1月)(西北軍系)   略   貳、唐俊德所部(1934年8月——1950年7月)(中央軍嫡系)   隸屬關系:   豫鄂皖剿匪總司令部(1934年8月——1935年2月)   河南綏靖公署(1935年2月——1935年4月)   西安綏靖公署(1935年4月——1935年6月)   河南綏靖公署(1935年6月——1935年12月)   駐豫綏靖公署(1935年12月——1936年3月)   山西剿共軍第1路(1936年3月——1936年4月)   駐豫綏靖公署(1936年4月——1936年12月)   討逆軍(1936年12月)   冀察綏靖公署(1936年12月——1937年4月)   西安行營(1937年4月——1937年11月)   第8軍(1937年11月)   軍事委員會(1937年11月——1938年2月)   第92軍(1938年2月——1938年9月)   第37軍(1938年9月——1945年4月)   第62軍(1945年4月——1947年3月)   保定綏靖公署(1947年3月——1947年11月)   華北剿匪總司令部(1947年11月——1948年10月)   第17兵團(1948年10月——1949年2月)   第75軍(1949年2月——1950年7月) ■序列沿革  1934年8月成師時序列:   師長唐俊德,副師長程子宜,參謀長李國盛   第565團,團長程克平   第567團,團長龐公璐   第570團,團長朱吳城   1935年5月部隊改編時序列:   師長唐俊德,副師長程子宜,參謀長李國盛   第283旅,旅長程子宜(兼)   第565團,團長程克平   第567團,團長龐公璐   第285旅,旅長徐中嶽   第568團,團長廖運澤   第570團,團長朱吳城   1936年2月李鐵軍接任師長時序列:   師長李鐵軍,副師長程子宜,參謀長李國盛   第283旅,旅長程子宜(兼)/馮士英   第565團,團長程克平/廖運澤   第567團,團長龐公璐/馮士英   第285旅,旅長徐中嶽   第568團,團長廖運澤/徐樹南   第570團,團長朱吳城/龐公璐   1937年4月羅奇接任師長時序列:   師長羅奇,副師長程子宜/李繩武、何旭初(該職1937年4月增設),參謀長李國盛/朱致一   第283旅,旅長馮士英   第565團,團長×××   第566團,團長×××   第285旅,旅長徐中嶽/朱致一(兼)   第569團,團長徐樹南/唐天文   第570團,團長龐公璐/黃 紅   補充旅,旅長廖運澤(該旅1938年2月補充第21、95師)   第1團,團長×××   第2團,團長×××   補充團(該團1939年6月新編),團長×××   1939年11月縮編爲三團制時序列:   師長羅奇,副師長何旭初,參謀長朱致一   第283團,團長徐樹南   第284團,團長黃 紅(殉職)   第285團,團長唐天文   1942年9月何旭初接任師長時序列(駐湘陰):   師長何旭初,副師長李繩武/朱致一/段沄,參謀長朱致一/×××   第283團,團長×××   第284團,團長×××   第285團,團長×××   1944年12月段沄代理師長時序列:   師長段沄(代),副師長段沄,參謀長×××   第283團,團長郭 棟   第284團,團長鄧 傑   第285團,團長×××   1946年5月整編爲第95旅時序列:   旅長段沄,副旅長張伯權,參謀長×××   第283團,團長郭 棟   第284團,團長鄧 傑   第285團(該團1947年9月新建),團長×××   1947年11月該旅恢複第95師番號、張伯權接任師長時序列:   旅長張伯權,副旅長蔡挺起,參謀長×××   第283團,團長郭 棟   第284團,團長×××   第285團,團長×××   1948年9月朱致一接任師長時序列:   師長朱致一,副師長郭棟,參謀長張肇安   第283團,團長席震炫   第284團,團長周紹福   第285團,團長詹抑強   1949年6月郭棟接任師長時序列:   師長郭棟,副師長×××,參謀長×××   第283團,團長馮肇安   第284團,團長周紹福   第285團,團長姜浩奇 ■主官簡曆  唐俊德[4](1888—1960)湖南石門人,原名生明,以號行。保定軍校第二期畢業。曆任湘軍第1師排長、連長、營長、第2師3旅團長、副旅長、旅長、國民革命軍第10軍軍官教導團團長、第1軍參謀長、第22師副師長、第1師2旅旅長、第3師副師長、中央軍校駐豫軍官教導團副團長兼教育長、軍事參議院參議、追剿軍第1縱隊司令、第95師師長、第1戰區戰地警備司令、開封警備司令、天水行營軍訓處處長、寶雞警備司令、暫編第4軍副軍長、河西警備副總司令。1946年7月退役後任湖南省政府顧問。1949年逃台。1960年10月3日病逝。   李鐵軍(1904—2002)廣東梅縣人。中央軍校第一期、德國陸軍大學畢業。曆任軍校教導團排長、黨軍第1旅連長、第1師營長、第1師1旅團長、旅長、副師長、第95師師長、第1師師長、第1軍軍長、第76軍軍長兼河西警備司令、第37集團軍副總司令兼泸州警備司令、第3集團軍總司令、第29集團軍總司令兼新編第2軍軍長、河西警備總司令、第5兵團司令官、海南防衛總司令部北線兵團司令官。1950年5月逃台後任“國防部”部員。後移居美國。2002年6月9日病逝美國聖荷西。著有《李鐵軍回憶錄》。   羅奇(1902—1975)廣西容縣,字振西。中央軍校第一期、中央軍校高教班第三期團排長、區隊長、第18師連長、營長、團長、第24師團長、第19師參謀長、第52師154旅旅長、預備第3師副師長兼團長、寶雞警備司令、軍政部第4新兵補訓處副處長、敘南師管區司令、第95師參謀長、副師長、代理師長、整編第95旅旅長、第208師師長、第87軍軍長兼塘沽防守司令、台灣防禦副總司令。1975年在台灣病死。   張伯權(1913—1994)湖北漢川人,又名張維和。中央軍校第七期、陸軍大學正則班第十七期畢業。曆任排長、連長、營長、第95師團附、團長、代理副師長、整編第67旅旅長、整編第95旅旅長、第95師師長、第17兵團參謀長、第21師師長。1949年1月率領所部在北平接受和平改編。建國後任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局研究員、廣東省政協常委、省人大代表、省政府參事室參事、副主任、顧問、主任、全國政協委員、常委、廣東省黃埔軍校同學會副會長、全國黃埔軍校同學會理事。1994年3月23日病逝北京。   朱致一(1906—1993)江西雩都(今于都)人,號子玉。中央軍校第六期、陸軍大學乙級將官班第三期畢業。曆任排長、連長、營長、稅警總團員參謀處科長、第8軍參謀處處長、第95師參謀長、兼第285旅旅長、副師長、第45補訓處處長、第6軍參謀長、預備第2師副師長、代理師長、陸軍總司令部第1集訓處第2總隊總隊長、贛南師管區副司令、中央訓練團辦公廳副主任、國防部保安局第2處處長、第95師師長、第75軍副軍長、第87軍副軍長、軍長兼舟山防守司令、澎湖防衛司令部副司令、陸軍後勤司令部副司令、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副總司令。1963年退役後任台灣省政府顧問、代理秘書長、台灣省經濟建設動員計劃審議委員會及土地資源開發委員會副主任、國民黨台灣省黨部副主任。1993年1月2日病逝台北。   郭棟(?—?)湖北黃陂人。中央軍校第七期畢業。曾任第95師營長、團長、副師長、師長、第16師師長、第41師師長等職。 ■部隊簡史     該師于1934年8月由剿匪軍第1縱隊(司令唐俊德,由河南省保安第1團、第35師兩個團、新編第21師一個團在1933年10月合編)在開封改編而成(三團制),首任師長由原第1縱隊司令唐俊德擔任。該師主要擔負平漢鐵路武勝關至安陽沿線的護路任務。曾在豫鄂邊桐柏山區圍剿紅軍第28軍遊擊隊,在信陽圍剿劉桂棠匪軍。   1935年4月,該師開入陝西,于靈寶、盧氏布防。是月中旬開赴商縣,並參與圍剿紅軍第25軍的軍事行動。5月,新編第40旅(旅長徐中嶽,原暫編第2旅,由皖西保安團隊改編)並入,該師改爲兩旅四團制,部分甯籍官兵返回第35師。此時該師擔負平漢鐵路、隴海鐵路交叉地帶的護路任務,不久移防鄭州。   1936年2月,師長唐俊德調陸大受訓,由第1師副師長李鐵軍繼任師長。同時,部隊軍官大都由第2軍軍官替換。3月,該師開赴晉東南,參與圍剿紅軍的軍事行動。5月,該師移駐安陽。12月西安事變時,該師編入“討逆軍”直屬序列。事變平息後移駐北平西苑。   1937年4月,師長李鐵軍調任第1師師長,由第2師第6旅旅長羅奇繼任師長。同時增編一個補充旅,並調駐陝西潼關,負責監視東北軍部隊。11月,該師編入第8軍序列開赴上海參戰。行至鄭州時淞滬會戰已告結束,乃就地待命(其中有三個營先行補充第1師在淞滬作戰),擔負黃河南岸守備。   1938年2月,該師與第21師合編爲第92軍。3月,該師北渡黃河,開赴修武縣太行山沿線,襲擾被僞軍占領的修武縣城,並一度攻入縣城。另有一營在李屯伏擊日軍車隊,擊毀汽車70余輛。6月,調往豫北整訓。7月參加武漢會戰,在九江、瑞昌交界的仙女池、鯉魚山等地布防,負責阻擊由瑞昌和賽城湖方向登陸的日軍。瑞昌失守後調往瑞昌西北地帶布防,繼續阻擊日軍。9月,該師後調通山整補,與第65師合編爲第37軍。11月開赴營田布防。   1939年9月,第一次長沙會戰開始。該師負責的汨羅江營田防區由于防守疏忽,被日軍偷襲得手,前哨營被殲。第95師所屬283旅在旅長馮士英的率領下苦撐兩天,被迫放棄陣地退往營田以南之大雲山地區繼續阻擊日軍。5天後因所部損失慘重,將陣地交由第19師接替,該師後調整補。11月,該師作爲第二期整訓部隊,在湘陰接受戰區長官部整訓,部隊縮編爲三個團。12月,該師參與對日軍的冬季反攻。攻勢結束後開赴新市駐防。   在整訓過程中,師長羅奇親自督導,以“帶兵之要領,必須身先勞之,始克有濟”爲准則,致力于提高部隊的素質和戰鬥力。該師在1941年的戰區大校閱中成績名列榜首,倍受贊譽,被稱之爲“當陽部隊”(意爲趙子龍之勇)。戰區長官部爲嘉獎,特提升羅奇爲第37軍副軍長兼師長職。   1941年9月,第二次長沙會戰時,該師負責在新市附近的汨羅江畔阻擊日軍。由于部隊配置錯誤,該師在新市、金井地區被日軍包圍,再次遭受重創,幾失戰力。部隊突圍後退往渌水南岸收容整補(10月,該師所失陣地爲第60師收複)。在12月的第三次長沙會戰中,該師仍在汨羅江畔阻擊日軍,五天後將日軍往預定作戰地區吸引,在飄峰山成功包圍了日軍聯隊部。激戰中,第284團團長黃紅陣亡。戰後共擊斃日軍三百余人,此戰爲第95師在抗戰期間極爲成功的一次伏擊戰。當日軍開始潰退後,該師追擊日軍至福臨鋪。   1942年3月,該師移駐陝、晉邊區休整。9月,第37軍副軍長兼師長羅奇專任第37軍副軍長,以副師長何旭初繼任師長。   1943年5月,該師調回汨羅江畔駐防。   1944年5月,長衡會戰開始,該師仍在汨羅江畔阻擊日軍。在棄守湘陰後,節節抵抗日軍,曆時四個月後由道縣調赴廣西參加桂柳會戰。該師在平南、柳州外圍、北牙等處與日軍交戰。由于連續半年在湘、桂兩地作戰,未經休整,所部損失多半,再次遭受重創。11月,該師突出日軍包圍圈後于東蘭集結整補。12月,師長何旭初升任第37軍副軍長兼師管區司令,以副師長段沄代理師長職務。   1945年5月,第37軍軍部並入該師後,撥隸第62軍。8月,奉命進入越南海防接受日軍投降。11月,該師作爲62軍的第三梯隊在海防塗山登艦,開赴台灣高雄、台中、台東三市接受日軍投降,後擔負台南、嘉義防務。   1946年5月,該師整編爲第95旅,旅長段沄。9月,該旅海運天津參加國共內戰。該旅以正面佯攻、側翼迂回的奇襲方式攻克固安、勝芳兩地,此後駐防保定。   1947年2月,徐水駐軍(自新第2縱隊)被圍,該旅奉命解圍。旅長段沄當即命令部隊緊急出發,出其不意的對包圍徐水的八路軍發起猛烈攻擊,最終迫使八路軍撤圍。5月,該旅參加青滄戰役,進至靜海後回駐保定。10月,該旅由保定綏靖公署直轄,奉命增援徐水友軍。與解放軍激戰四天受阻,由攻勢改爲對峙。9月,國共雙方在昝崗發生激戰,當解放軍陣地被友軍第16、94軍逐步突破後,該旅奉命出擊,猛攻解放軍後側。激戰三天,在解放軍撤圍後繼續尾隨追擊,使解放軍受到慘重損失。戰後,時任綏署長官的孫連仲在新聞發布會上特別表揚了第95師。他說“論軍紀,六十二軍最好;論戰功,應屬段沄將軍領導下的九十五師……”。11月,該旅恢複第95師番號,由華北“剿總”直轄。同時,原旅長段沄調任第208師師長,以整編第67旅旅長張伯權繼任師長。   1948年6月參加第二次保北戰役,由通縣開赴唐山、涿縣等地與解放軍交戰。7月退回保定。9月,師長張伯權調任第17兵團參謀長,由國防部保安局第2處處長朱致一繼任師長。10月,該師海運葫蘆島後由第17兵團指揮准備援錦,被阻于塔山,該師在海空軍的火力支援下數度組織兵力,對當面之解放軍以波浪式沖鋒,均告失敗,營以下官兵損失甚重。最後整編爲三個營後撤整補,改爲兵團預備隊使用。塔山爭奪失敗後,該師回駐塘沽,負責塘沽以北地區的防禦。   1949年1月,解放軍在發動天津戰役的同時,也對塘沽守軍發起進攻,該師倉促登船南下撤到上海。2月,編入第75軍序列,師長朱致一升任副軍長兼師長。5月,該師參加上海戰役,先是駐防虹橋,後調浦東高橋增援,向當面之解放軍發動反沖鋒。所部激戰8天,重創解放軍第30軍90師268團,其後又擔負起掩護友軍撤出上海的重任,最後以只剩殘部千余人的情況下撤往舟山整補。6月,兼師長朱致一升任第87軍軍長,以副師長郭棟繼任師長。   1950年5月,該師撤往台灣。7月,並入第16師,原師長郭棟改任第16師師長。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王朝美圖
回家的誘惑(11)
回家的誘惑(10)
回家的誘惑(9)
回家的誘惑(8)
廣洲番禺動漫城
北方の天空
南門坑
不知名的草
 
2010-04-26 09:07:49 简体版 編輯
 轉載本文
 UBB代碼 HTML代碼
複製到剪貼板...
 
 
王朝简体
 
王朝分站
 
王朝編程
 
王朝简体
 
王朝其他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