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chao.net.cn
| 订阅该频道 | 在线投稿
分享到: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百科 >> 漢朝

漢朝

字體: ||
本文來源: 互聯網
漢朝


  1、漢朝(公元前202年—公元9年,公元25年—公元220年)

  漢朝是中國曆史上繼短暫的秦朝之後出現的朝代,分爲“西漢”(公元前202年—公元9年)與“東漢”(公元25年—公元220年)兩個曆史時期,後世史學家亦稱兩漢。

  西漢爲劉邦所建立,建都長安;東漢爲劉秀所建立,建都洛陽。其間曾有王莽篡漢自立的短暫新朝(公元9年-公元23年)。另外,部分學者亦將蜀漢列入漢朝的延續而將其歸入漢朝的一部分,如此漢朝滅亡則是在263年,但大部分說法均將由劉備建立的蜀漢政權歸入三國史中。

漢朝


  兩漢時期是當時世界上一個偉大的一段曆史,劉邦至劉啓時期的漢朝,經濟實力緩慢上升,成爲東方第一大帝國,與西羅馬並稱兩大帝國。而到劉病已時期,大漢帝國已經成爲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匈奴帝國戰敗而向西狼狽逃遁。中亞和西域各大國也都聞而懼之。張骞出西域首次開辟了著名的“絲綢之路”,開通了東西方貿易的通道,中國從此成爲世界貿易體系的中心,直到一千多年後蒙古人的叛亂。正是因爲漢朝的聲威遠播,外族開始稱呼中國人爲“漢人”,而漢朝人也樂于這樣稱呼自己,“漢”從此成爲了偉大的中國華夏民族的永遠的名字。

  漢代起初在劉邦時根據五德始終說,定正朔爲水德,到劉徹時,又改正朔爲土德,直到王莽建立新朝,方才采用劉向劉歆父子的說法,認爲漢朝屬于火德。劉秀光複漢室之後,正式承認了這種說法,從此確立漢朝正朔爲火德,東漢及以後的史書如漢書、三國志等皆采用了這種說法。因此漢朝有時也被稱爲“炎漢”,又因漢朝皇帝姓劉而稱“炎劉”。

  漢代爲劉邦建立的中國第二個大一統的王朝。前期定都長安,又稱西漢、前漢;後期定都洛陽
漢朝
漢長安城複原圖

  ,又稱東漢、後漢。 西漢是我國封建社會初期的一個強盛、富饒的王朝,它繼承和鞏固了秦朝開始的統一國家,經濟繁榮,國力強盛、人民安樂,呈現出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在此期間,中國一直以世界強國的面目屹立于世界之林。因此,西漢王朝被視爲中國曆史上的第一個黃金時期。西漢共傳十四帝,前後經曆近210年。

  西漢是中華民族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時期,中華各民族的核心漢族就是在這一時期出現的。自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原戰國時各國的文化便相互滲透融合,到西漢時中華地區在典章制度、語言文字、文化教育、風俗習慣多方面都逐漸趨于統一,構成了共同的漢文化。從此中華地區的各族就出現了統一的漢族。漢族和周邊各少數族都是漢代中國多民族國家的成員。漢族由于文明程度較高,在中國各兄弟民族中一直處于主導地位,這是曆史發展和自然形成的結果。漢以後曆代的朝代名稱雖有變換,但漢族作爲中國主體民族的地位始終未變。

  【國號釋義】

  公元前206年,項羽封劉邦爲漢王,國號爲“漢”。以後劉邦擊敗項羽,稱皇帝。西漢都長安,東漢都洛陽,故從都城上有“西漢”和“東漢”,從時間上又有“前漢”和“後漢”之分。

  2、西漢秦朝滅亡以後,項羽和劉邦展開了長達四年的楚漢之爭。劉邦在手下蕭何、韓信、張良等人的輔助下,在垓下之戰打敗了西楚霸王項羽,于公元前202年正式稱皇帝,定國號漢,漢朝就此開始。雖然公元前202年劉邦才稱皇帝,但因史學界計算西漢年數時,爲了與秦朝滅亡時間相接,則從公元前207年12月劉邦滅掉秦國算起,並以農曆漢太祖元年十月爲漢太祖元年的首月。

  劉邦登基後,采用叔孫通的建議,恢複禮法,設三公和九卿,任用蕭何爲丞相,采取與民休息、清靜無爲、休養生息的黃老政策。鼓勵生産,輕徭薄賦。在政治上,則先分封功臣韓信、陳豨、彭越、英布等爲王,等到政權穩固,爲了防止反叛和鞏固皇權穩定則又以種種罪名取消他們的王爵,或貶或殺,改封劉氏宗親爲王,訂立了“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的誓言。此時,由于曆經多年動亂,國力較弱,而劉邦在攻打匈奴時,曾被匈奴冒頓單于圍困于白登,即白登之圍事件,從此以後,漢朝采用和親政策,以婚姻和財寶換取帝國和平,于是,漢朝初期並沒有什麽戰事,百姓得以休養生息。劉邦死後,劉盈繼位,但是在此期間,實際是呂娥姁稱制。呂娥姁尊劉邦遺囑用曹參爲丞相,蕭規曹隨,沿用劉邦的黃老政治的政策,達到了“政不出房戶,天下晏然”的效果,爲史家所稱道,但呂娥姁同時又任用外戚,壓制功臣,釀成“諸呂之亂”。

  呂娥姁死後,諸呂之亂被以周勃爲領袖的大臣鏟除,衆臣迎立劉恒。他和兒子劉啓即位期間,繼續采取黃老無爲而治的手段,實行輕徭薄賦、與民休息的政策,恩威並施,恢複了多年戰爭帶來的巨大破壞,使人民負擔得到減輕;雖然劉啓時期(前154年)發生了此時期唯一的動亂—“七國之亂”,但是僅經曆10個月即爲周亞夫、栾布所平定,並未對漢朝帶來實質影響。這段時期,匈奴雖然幾次入寇中原,但大多數時間裏和南越一樣,出于相對和平的狀態。漢朝方面則不斷積蓄國力,透過馬複力等措施來積極備戰。這一時期史稱文景之治,是中國成爲大一統時代以來,第一次被傳統曆史學家稱羨的治世時代。

  劉啓死後,其子劉徹即位,是爲漢世宗孝武皇帝。劉徹在位期間(前141年-前87年),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銳意進取,使得漢朝的政治、經濟、軍事變得更爲強大。在政治上,劉徹加強皇權,采納主父偃的建議,施行推恩令,削弱了諸侯王的勢力,從此,諸侯王的勢力不再能夠對中央構成威脅;後又以諸侯獻上的黃金成色不純爲由,取消了百余位列侯的爵位,即史書上所稱的“酎金失侯”事件。經此二次事件後,中央集權得到了大大的加強。文化上,廢除了漢朝以“黃老學說、無爲而治”治國的思想,積極治國;並采納董仲舒的建議,開始重用儒術。盡管武帝時期兼用儒、法、道、陰陽、縱橫等各家人才,漢朝也一直“霸王道雜之”,但劉徹時期對儒家的采用,使得儒家思想得到重視,並在以後逐漸成爲中國曆經二千年的主流思想。軍事上,積極對付漢朝的最大外患--匈奴。在這期間,漢朝先後出現了衛青、霍去病等天才將領,終于擊敗匈奴單于,使得“漠南無王庭”。又收複南越國和朝鮮,使中國成爲亞洲第一霸主,世界第一大帝國。外交上,兩次派張骞出使西域,開辟了絲綢之路。並先後以兩位翁主劉細君,劉解憂和親西域大國,而達到了離間西域和匈奴,進而控制西域的目的。絲綢之路:中國的絲和絲織品,從長安經過河西走廊、今新疆地區,通往中亞、西亞,直到歐洲。因此有了“絲綢之路”的美稱。絲綢之路成爲東西方經濟文化交流的橋梁。劉徹死後,劉病已時期即公元前60年,西漢王朝在西域設置西域都護,這是今新疆地區正式歸屬中央統轄的開始。但是,漢朝經曆多年戰爭,加上劉徹好大喜功,對經濟産生巨大沖擊,導致漢朝國力衰弱,前朝積蓄被揮霍殆盡。爲此,劉徹晚年曾發表著名的輪台之诏,希望不再窮兵黩武,也使漢朝不至于敗亡。爲搶救經濟,劉徹在位期間曾采取一系列政策,將鑄幣、鹽鐵收歸中央管理,加強農業生産,實行和籴法,開鑿白渠,並創立均輸、平准政策,穩定物價,與民爭利,加強國家在經濟中扮演的角色。

  劉徹晚年,發生了著名的“巫蠱之禍”,太子劉據因此被害。劉徹死後,年僅7歲的劉弗陵即位,是爲孝昭皇帝。劉弗陵登基之初,由上官桀、金日磾、田千秋、桑弘羊和霍光5人共同輔政。但是在元鳳元年(前80年),爆發元鳳政變,劉弗陵清醒的誅殺了上官桀等一批陰謀權臣,避免了霍光被怨殺。霍光從此繼續輔佐劉弗陵治國。劉弗陵遵循劉徹晚年的政策,對內繼續休養生息,以至于百姓安居樂業,四海清平。劉弗陵死後,劉徹孫昌邑王劉賀即位。他行爲放縱,密謀除掉霍光,但反被霍光廢掉。之後霍光又迎立劉病已即位,是爲漢中宗。本始元年(前73年),霍光還政于劉病已。地節二年,霍光去世。但霍氏一門逐漸腐敗黑暗。劉病已將腐敗的霍氏集團一網打盡。劉病已治國摒棄不切實際的儒學,采取道法結合的治國方針,在整頓吏治上沿用劉弗陵,勸民農桑,抑制兼並,降低豪強在國家中的角色。經過了劉弗陵劉病已的治理,國家經濟明顯恢複,使漢朝再度迎來了盛世,這就是著名的武昭宣盛世。

  劉病已死後,劉奭即位,西漢開始走向衰敗。劉奭柔仁好儒,導致皇權旁落,外戚與宦官勢力興起。劉奭死後,劉骜即位。劉骜好女色,先後寵愛許皇後、班婕妤和趙氏姐妹(趙飛燕、趙合德),由于趙氏姐妹不能生育,劉骜與其他妃嫔的子女均爲趙飛燕姐妹殘害殺死,史稱“燕啄皇孫”。由于“酒色侵骨”,劉骜最後竟死在溫柔鄉之中。劉骜不理朝政,爲外戚王氏集團的興起提供了條件,皇太後王政君權力急劇膨脹。劉骜死後,劉欣即位,是爲漢孝哀皇帝。劉欣有“斷袖之癖”,終日與他寵信的對象董賢厮混玩耍不理朝政。外戚王氏的權力進一步膨脹。國家已經呈現一片末世之象,民間“再受命”說法四起。公元前1年8月15日,劉欣去世。17日,太皇太後王政君派王莽接替董賢成爲大司馬,並迎接劉衎即位,是爲漢孝平皇帝。但是,劉衎已經淪爲王莽的傀儡。公元6年1月4日,王莽毒死僅14歲的劉衎,僅僅立劉嬰爲皇太子,自己擔任“攝皇帝”。公元9年1月10日,王莽廢除劉嬰的皇太子之位,建立新朝,西漢滅亡。

  3、東漢
漢朝


  公元23年腐敗的王莽政權在赤眉、綠林民變下終于滅亡。綠林軍擁立漢宗室劉玄作皇帝,恢複漢的國號,年號更始。25年赤眉軍立劉盆子爲帝,隨後擊敗了綠林軍。其後,原本服從更始帝的漢朝宗室劉秀在鄗縣(今河北高邑東南)之南即皇帝位,滅劉盆子,是爲光武帝,沿用漢的國號,以這一年爲建武元年,定都洛陽,史稱東漢。即位後,于37年終于消滅赤眉、隗囂、公孫述等割據勢力,實現全國統一。漢光武帝廢除王莽時的弊政,社會安定,加強中央集權,對外戚嚴加限制,史稱光武中興。

  漢明帝和漢章帝在位期間,東漢進入全盛時期,號爲“明章之治”。期間,于章和二年(公元88年)十月,車騎將軍窦憲領軍出塞,擊破北匈奴,登燕然山,令班固作銘,刻石頌功,從此基本掃除了數百年來匈奴對漢朝北方邊境的威脅。佛教在這時也傳入中國。但是,在章帝後期,外戚窦氏日益跋扈,爲東漢的衰落埋下伏筆。

  88年,年僅31歲的漢章帝突然駕崩。年僅十歲的太子劉肇即位,是爲漢和帝。但是實際上都是窦太後操縱朝政,國家政治日益腐敗。窦氏的跋扈引發和帝的不滿,不久,年僅14歲的和帝就抓捕外戚窦憲,外戚勢力開始衰弱。但是之後和帝信用宦官,從此東漢的政治淪爲外戚和宦官兩股勢力的爭鬥。不過,和帝仍然在政事上非常勤奮,不失爲英明之主。元興元年(105年)冬12月,年僅廿七歲的和帝病逝。出生僅百日的少子劉隆即位,是爲殇帝。漢殇帝僅在位8個月就駕崩了。接替即位的是清河王劉慶之子漢安帝劉祜。他即位早期由太後鄧綏臨朝理政。鄧太後勤儉節約,任用賢良,同時對自己家族的勢力有所限制,卻也對宦官勢力縱容。建光元年(121年),鄧太後逝世,安帝親政,將鄧氏家族誅殺殆盡。安帝依賴外戚宋氏和閻氏以及宦官的力量。聽信奸臣,肆意無忌。朝政昏庸不堪。東漢快速衰敗下去。延光四年三月,漢安帝在南巡途中死在葉城。外戚閻氏秘不發喪,擁立漢章帝之孫濟北王劉壽之子劉懿,史稱漢前少帝,但其在位僅200余日就病死。少帝死後,閻氏家族密謀再立傀儡,但被中常侍孫程擊破,閻氏家族被誅殺。孫程迎立濟陰王劉保,是爲漢順帝。在順帝執政早期,宦官勢力膨脹,卻引發社會各界的反彈。陽嘉元年(132年),貴人梁妠立爲皇後,從此梁氏外戚勢力開始崛起,梁妠的兄弟梁冀被任命爲大將軍。漢安二年(143年)八月,順帝病死,太子劉炳即位,是爲沖帝,即位是年僅2歲,由梁太後臨朝執政。永嘉元年(145年)正月初六,漢沖帝駕崩,年僅三歲。正月廿五日,梁冀擁立劉缵即位,是爲漢質帝。質帝非常聰穎,稱梁冀爲“跋扈將軍”,因此質帝不久就被殺害,年僅八歲。

  本初元年閏六月初七日,大將軍梁冀擁立漢章帝之孫劉志即位,是爲漢桓帝。桓帝年少,因此繼續由梁太後臨朝執政。桓帝即位之初,梁冀勢力幾無邊界,他殘害忠良,公飽私囊,無惡不作。桓帝對他暗中也頗爲不滿,延熹二年八月初十,桓帝派兵士包圍梁宅,梁冀與妻子雙雙自殺,梁氏外戚勢力土崩瓦解。宦官成爲新的權力中心。單超、徐璜、具瑗、左悺、唐衡五人被封爲縣侯;單超食邑兩萬戶,後又封爲車騎將軍,其他四人各一萬戶,世稱五侯。五侯貪婪放縱,終致在延熹九年引發第一次黨锢之禍。永康元年十二月廿八日,漢桓帝駕崩。桓帝沒有留下子嗣,由河間王劉開的曾孫劉宏繼位,是爲漢靈帝。靈帝即位之初,就引發以窦太後、窦武爲首的外戚勢力和以曹節、王甫爲首的宦官勢力的激烈權力鬥爭。永康元年九月初七,宦官發動政變,外戚勢力被削弱。宦官則在永康二年(164年)制造第二次黨锢之禍。而靈帝本人驕奢淫逸,爲填補財政公開賣官職,朝政腐敗到了極點。終致在西元184年爆發了由張角所帶領的黃巾之亂。雖然不久便平定了此場叛亂,但是漢朝政府經此一役已國力大減。且中央政府爲了順利平叛,又將軍政權力下放給各地州官。各地豪強大族從此開始慢慢擁兵自重,加以其原本已具有強大的經濟實力,最終演變成東漢末年袁紹、袁術、曹操、孫堅、董卓等衆豪強軍閥割據一方、群雄逐鹿的局面。漢靈帝死後,董卓掌權,廢後漢少帝劉辯爲弘農王,改立漢獻帝劉協。董卓被呂布誅殺後,軍閥割據完全表面化,出現了把持中央的曹操;位于河北的袁紹;位于淮南的袁術;位于江東的孫權;位于荊州的劉表;位于益州的劉璋等勢力。其中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以漢朝丞相的名義討伐各路軍閥,在官渡之戰中消滅了最大的敵人袁紹軍的主力,但同時架空漢室權力,全權代理皇帝處理朝政,漢朝皇帝此時已經是空有名分而無實際了。曹操雖然想以漢朝丞相的名義企圖招安但卻引起各路諸侯的反抗,認爲他是奸臣,不得已曹操只能逼迫漢獻帝下诏名正言順地討伐各路軍閥。前期曹操雖連戰得勝卻在赤壁之戰中被孫劉聯軍擊敗,倉皇北逃。三分之勢逐漸形成。曹操死後,其子曹丕繼承曹操爵位,並于220年曹丕逼迫獻帝讓位,改國號魏,自稱魏文帝,東漢滅亡,漢朝國祚告終,中國進入分裂的三國爭霸時代。

  4、漢朝疆域與政區漢朝建立初期,各地叛亂不斷,高祖連征叛亂而無暇顧及邊防。河南地複爲匈奴所有。南越,閩越,黔中地區趁機與漢朝脫離,後來文帝派人說服南越王和各國歸順,又恢複了一統的局面。但不久南越就因爲荊州兩湘地方不肯開關通商而肆起發動進攻。此時恰值漢武大帝時期,漢朝的文治武功已到極盛,遂徹底剿滅了南越王政權,南越也首次直接歸中央管理。西元前127年,衛青北擊匈奴,收複河南地、隴西、北地、上郡的北部,置朔方、五原二郡。雲中、雁門二郡的北界也向外擴展。西漢的北部疆界至此推到河套,陰山以北。前121年,漢將霍去病出隴西擊滅居于河西走廊的匈奴部落,以其地設酒泉郡。後又分割爲張掖、敦煌、武威三郡。連同在湟水流域設置的金城郡,合城河西五郡。前138年,東瓯王迫于閩越王的威脅,舉國內遷到今江淮流域。前110年,漢朝又滅亡了閩越國。前111年,漢朝平南越,又占有了海南島,在該地設十郡。在西南地區,漢朝征服了諸國,邊界推移到雲南哀牢山和高貢黎山。東北地區滅亡了衛滿朝鮮,設置了東北四郡。大漢帝國的國土已基本成型。而在西域設郡也加強了對西域的控制。

  西漢末期,由于帝國的衰落和皇室的動蕩,疆域萎縮。東北撤銷了真番、臨屯二郡。西南地區由七郡變成五郡,並且放棄了海南島與象郡。王莽篡漢時期已經僅剩秦朝時的疆域,西域各國因爲大漢帝國的衰落而逐漸脫離管制。東漢王朝末年,中原戰亂不斷。遂放棄定襄、雲中、五原、朔方、上郡、北地六郡。河套、陝北、晉西北、河北北部地方先後放棄。高句麗與林邑兩國蠶食東北及南方國土。只有西南地區擴展至大盈江一帶。

  漢朝初期,劉邦封異姓王七人。但因各地叛亂不斷遂而消清大部分異姓王,僅留長沙王吳柄。同時大封同姓諸侯,這些王國“大者或五六郡,連城數十,置百官宮觀,谮于天子”。地方王國勢力的強大導致中央政府所實際控制的區域萎縮。呂後時期,增加外戚諸侯王。到文帝時期又紛紛鏟除,增加劉氏諸侯王。但是地方王國勢力的膨脹已經對中央政府構成嚴重威脅。文帝接受賈誼的建議,用分地的方法削弱諸侯的勢力。景帝即位後采納晁錯的建議,直接縮減王國的封地,引發諸侯王的強烈反彈,導致吳楚七國之亂爆發,但未幾就宣告失敗。景帝借此縮小各王國的轄地。武帝時期則采納主父偃的建議,推行推恩令,規定諸侯王位由嫡子即位,而余子皆分一縣或一鄉的土地。因此王國不斷縮小,漢郡不斷擴大,加上邊郡的開擴,漢朝中央政府對地方的控制力日益加強。同時,政府將大量面積較大郡予以分割。到平帝元始二年,共有郡國103個,轄縣、侯國、邑、道等縣級政區1587個。

  州作爲行政區劃,在西漢時期萌芽發展,到東漢宣告形成。自元封五年(西元前106年),始在郡之上又設了十三行部,每部派一刺史,每個行部管轄若幹郡(國)。但此時的行部是監察區,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行政區。東漢末年,地方多事。中平五年,朝廷選重臣出任刺史,稱州牧,掌一州軍民。州從監察區變爲行政區。至此,中國地方行政由原本的郡縣兩級制度變爲州郡縣三級制。十三個州爲:司隸(治雒陽)、徐州(治剡縣)、青州(治臨淄)、豫州(治谯縣)、冀州(治高邑)、並州(治晉陽)、幽州(治薊縣)、兖州(治昌邑)、涼州(治隴縣)、益州(治雒縣)、荊州(治漢壽)、揚州(治曆陽)和交州(治龍編)。興平元年(194年),又分雍州。則至漢亡,全國有十四州。州從監察區變爲行政區。

  5、漢朝人口秦代末年,由于長期戰亂,人口下降。西漢初期人口數據估算在1500萬—1800萬之間。此後由于奉行黃老政治、與民生息,以及漢武大帝時期的領土擴張,人口數量大幅提升。根據《漢書》的記載,公元2年西漢的戶數爲1235.6490萬,口數爲5767.1401萬。

  由于中國曆史早期農業發展集中在黃河流域,故西漢人口密度分布極不均勻。以淮河、秦嶺爲界,北方人口約八成,南方人口不足兩成。人口數超過500萬的司、豫、冀、兖、青、徐五州均位于黃河中下遊地帶,這五州的人口總數占全國的55%。首都長安周圍人口密度達每平方公裏1000人左右。人口數量在200萬以下的有交、涼、並、朔方四州。揚、荊、益三州的主要人口分布在成都平原、南陽盆地、太湖平原和甯紹平原。

  西漢末年,王莽篡漢、烽火遍地,加上自然災害頻發,人口數再次銳減。東漢明帝時,全國人口數量僅3500萬左右。後人口開始恢複。永和五年(140年),全國有戶969.8630萬,口4915.0220萬。至157年,全國有戶1067.7960萬,口5648.6856萬。已大致恢複至西漢極盛時期。東漢的人口分布又有變化。中原人口爲躲避戰火向長江流域遷徙,南方人口升至全國四成。口數超過500萬的有豫、荊、揚、益四州。荊益兩州的人口都增加了一倍,揚州人口也增加了四分之一。南方人口增長的同時,北方大部分郡國人口減少。之後由于三國時期的戰亂,到晉朝初期,全國人口又只有1600萬人。

  6、政治制度漢朝實行三公九卿制,宰丞相具有較大的權利。丞相太尉禦史大夫稱三公,丞相管行政,是文官首長;太尉管軍事,是武官首長;禦史大夫掌監察,輔助丞相掌管政治事物。而在漢朝,還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即必須做禦史大夫後才能做丞相。而在禦史大夫之下,還設有禦史中丞,掌管宮內事務。九卿則是太常(掌祭祀鬼神)、光祿勳(掌門房)、衛尉(掌衛兵)、太仆(掌車馬)、延尉(掌法律)、大鴻胪(掌禮賓)、宗正(掌皇帝族譜)、大司農(掌全國經濟)、少府(掌皇室財政)。漢武帝時期,爲了鞏固皇權,皇權開始大幅膨脹,尚書令的地位大幅擡升。漢武帝將身邊重臣如嚴安、主父偃、朱買臣等爲郎加以侍中,與尚書令共議軍國大事,組成中朝。原以丞相爲首的三公九卿組成外朝。漢朝的選舉制度是察舉制,以地方推薦爲主,考試爲輔,考試與推薦相輔而行。推薦過後是還要經過考試覆核;覆核合格後才能量才錄用。無論是特舉賢良方正,還是歲舉孝廉、茂才,均須經過中央覆試。武帝時期設置大學,是中國古代第一所學校,專門培養才學之士 。東漢時期,爲糾正察舉薦人之濫,開始注重考試,形成察舉與考試相結合的選士制度,而且考試成份日益增加。在推薦基礎上加強考試,這是漢代察舉制發展的新趨勢。薦舉爲主,考試爲輔,是兩漢察舉制的基本特點,也就是說你舉薦個人,我還要看看他有什麽本事。漢朝早期實行征兵制度,男子廿三歲起至五十六歲之間,服役兩年。一年包圍京師,名爲正卒;另一年戍守邊郡,叫做戍卒。正卒分爲兩支,一支爲南軍,守衛宮城,另一支爲北軍,保衛首都其他地區。

  漢代軍職:伍長-什長-都伯-百人將-牙門將、騎督、部曲督等-別部司馬(軍司馬)-都尉(騎都尉)-校尉(但五校幾乎成清貴武職,偏文)-中郎將(五官、左、右、虎贲中郎將類同五校)-裨將軍-偏將軍-雜號將軍(裨將軍、偏將軍應該就是雜號將軍之末,但與其它兩字將軍地位有別)-四征、四鎮、前後左右將軍-衛將軍-骠騎、車騎將軍-大將軍

  7、漢朝經濟漢朝的土地所有制與秦朝相同,土地私有,並可自由買賣。土地所有者須向國家耕地稅,耕地稅率爲畝産的十五分之一或三十分之一。人口稅分爲算賦和口賦。算賦是丁稅,十五至五十六歲的男女每年每人納一百二十錢(一算)。口賦是兒童稅,七至十四歲的兒童每年每人納廿錢。西漢早期奉行重農抑商政策,雖然恢複了農業生産,但經濟勢力讓然略顯不足,而商人地位低下。文景時期,在晁錯的建議下,改行貴粟政策,國家存糧進一步大漲,經濟實力也因而爆棚,商人的地位也有一定幅度的提高。

  漢元帝時期,土地集中日益嚴重,自耕農大量破産,淪爲佃農。豪強莊園勢力日益強大。東漢後期,這一現象更甚,地主莊園勢力的膨脹,亦間接導致了三國局面的形成。漢朝時期,鐵農具的牛耕是最重要的生産工具,最重要的犁地法是二牛擡杠。一些新式耕田法,如代田法、區田法相繼誕生。國家注重興修水利,尤以關中地區爲最。著名的水渠有成國渠、六輔渠、白渠等。東漢時期,出現了翻車和渴烏等水利工具,增加了農業生産效率。

  西漢早期,冶鐵業分國營(中央政府)、官營(地方經營)和民營三種類型。當時著名冶鐵家有卓王孫、南陽孔氏等。漢武大帝于元狩三年收冶鐵爲國營,對國家財政較有利,但民間卻鮮有私人冶鐵業了。之後一直沒有改變此政策。到了東漢,冶鐵業由社會自營,加上水排的發明,冶鐵業更加發達。漢朝的紡織業亦有國營與民營之分,民間著名紡織業者有陳寶光等。到東漢時期,蠶桑養殖在長江流域和嶺南等地開始推廣,特別是四川地區。蜀錦更價值連城,在三國時期甚至成爲蜀漢一大財源。

  西漢早期奉行重農抑商政策,商人地位低下。文帝時期,在貴粟政策下,商人競買爵位,擴大貿易領域,促進了國家經濟的飛速發展,其地位才得以提高。西漢時期,全國已有數個商業中心,如長安、洛陽、邯鄲、江陵、吳、壽春、番禺、成都等。絲綢之路是當時世界最重要的商路。伴隨著商業的發展,一些經商哲學紛紛出現。到東漢時期,中原地區商道線路發達,各地貨物往來更加頻繁。

  8、科學文化漢代是中國曆史上科技與文化非常輝煌的一個時期。國家也非常重視教育和學識。東漢桓帝時,僅太學生就號稱有3萬人。

  在史學方面,司馬遷的《史記》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也是二十四史中的第一部,爲以後兩千年正史的編纂提供規範。全書分爲十二本紀、十表、八書、卅世家、七十列傳,共一百卅篇,五十二萬六千五百字。班固所編寫的《漢書》分爲十二紀、八表、十志、七十列傳。全書體例仿效《史記》,惟改“書”爲“紀”,廢“世家”入“列傳”,還開創了刑法、五行、地理、天文、藝文四志和《百官公卿表》。《漢書》是中國曆史上第一部內容完整的斷代史。更是成爲了以後曆代王朝撰寫本朝曆史的範本。而兩漢時期其他的史書還有《東觀漢書》、《漢紀》和《吳越春秋》等。很多西方學者認爲,漢代的作家所開創的史學標准,直到18世紀都一直領先于世界。

  漢代在立國時用無爲而治之法,文景時期,又用道家黃老思想爲主,並輔以儒家和法家思想爲法制指導思想,不僅強調無爲,還注重禮與德的作用,既承認法律的重要性,又堅持約法省簡,務在安民。 而從漢武帝之後,統治者又確立儒家思想成爲了正統思想,並輔之以法家思想爲法制指導思想,其中心是“德主刑輔”,即先用德禮教化,教化無效再施之以刑罰。這種剛柔相濟的治國之道,成爲漢武大帝以後漢王朝法制的指導思想。這一思想對後世曆代王朝的立法影響很大。漢宣帝曾有名言:“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便是這種思想的精辟闡述。由于秦始皇焚書坑儒所毀壞的很多文獻書籍,通過漢代學者的不懈努力和發掘記錄得以重現,包括五經當中的古文尚書,也是這時候發掘整理出來的。漢武大帝采納董仲舒的意見“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後,經學成爲學術主流。由于不同學者對經書的理解與記憶都有偏差,學術也被分爲不同流派。宣帝時期,在太學中立學官的,《易》有三家,《書》有三家,《詩》有三家,《禮》有一家,《春秋》有兩家,共十二博士。東漢初年,增加到十四博士。到東漢晚期,古文經學走向發達,今文經學日益衰微。

  漢政府設立樂府,搜集民間詩歌,即爲樂府詩,後世的《樂府詩集》《古詩十九首》《玉台新詠》中便搜集了不少漢代樂府詩,長篇敘事詩《孔雀東南飛》也是寫成于漢代末年。賦是一種新的文學體裁,司馬相如的《子虛賦》、《上林賦》,張衡的《二京賦》等均爲千古傳頌的文學名篇。漢代時期,隸書亦漸漸取代小篆成爲主要書寫字體,而隸書的出現則奠定了現代漢字字形結構的基礎,成爲古今文字的分水嶺。這一時期,還出現了標點符號的雛形。

  在科技方面,西漢時期已經開始使用絲絮和麻造紙,是紙的遠祖,而東漢時的蔡倫改進了造紙術,形成了現代意義上的紙。造紙術成爲中國的四大發明之一。東漢張衡制成了世界上第一台能夠預報地震的候風地動儀。落下闳等人制定的《太初曆》第一次將二十四節氣訂入曆法。張仲景因《傷寒雜病論》而被尊爲中華“醫聖”、中醫之祖。而史書記載華佗更是世界上最早采用全身麻醉的醫生(其真實性現在受到陳寅恪等的質疑)。公元前一世紀的《周髀算經》及東漢初年的《九章算術》則是數學領域的傑作。其中,《九章算術》是對戰國、秦、漢古代社會創立並鞏固時期數學發展的總結,列有分數四則運算、今有術(西方稱三率法)、開平方與開立方(包括二次方程數值解法)、盈不足術(西方稱雙設法)、各種面積和體積公式、線性方程組解法、正負數運算的加減法則、勾股形解法(特別是勾股定理和求勾股數的方法)等籌算方法,形成了一個以籌算爲中心、與古希臘數學完全不同的獨立體系。 漢代也是中國最早發明瓷器燒造的時代。這個時期還發明了蒸餾法、水力磨坊、現代馬轭和肚帶的原型、漆器、用于冶金的往複式活塞風箱、出現于漢末的獨輪車、水車和吊橋。造船已經采用了防水隔艙、多重桅和船尾柱舵,並且開始使用羅盤。此外,血液循環也是首先在此時發現。兩漢時期,中國的冶煉技術也有長足的發展和進步,鑄錢技術成熟,如三铢錢、五铢錢等。彩繪工藝獨特,如馬王堆所出土的帛書彩繪,各種生活用品齊全,如有“漢代魔鏡”之稱的銅鏡,煮鹽技術也不斷提高,兩漢出現了蒸餾酒,釀酒水平臻于完美。農業技術大幅度提高,東漢早期出現了水排等新式灌溉工具。

  漢朝也是中國宗教的勃興期。佛教在漢明帝時期傳入中國,白馬寺是中國第一間佛寺。道教也是在東漢時期宣告形成的。東漢末年,道教分爲兩大流派,一支爲太平道;另外一支爲天師道,亦稱爲五鬥米道(張道陵創五鬥米道),而五鬥米道內部還有一個大支派,以于吉爲教主,在長江下遊地區傳播。

  漢代儒學——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儒學獨尊之原因,在客觀條件上是由于漢初至武帝,六十余年間,社會經濟已呈繁榮;帝王集權亦經樹立;學術思想自然趨于統一。蓋諸家學說皆與帝王集權沖突,如墨家主平等,道家主放任,等等,皆不利于帝王集權。儒家與民言服從,與君言仁政,正合帝王專制之治。加之,儒家學說範圍極廣,言訓诂注疏校勘典章制,甚至陰陽五行等,皆可附從,故得信仰者衆。爲此,武帝乃行董仲舒之議[注13],罷黜百家,表章六經,儒學遂取得獨尊地位。于是,五經博士(見前引《儒林傳·序》)弟子以及用儒生[注14],行夏時[注15]即于此時開始。博士儒學參與實際政治,已非文景時具官待閑。

  當時儒家之政治哲學是大一統、尊王及絕對王權三大理論。三大理論之根據皆以春秋“春王正月”爲出發點。關于大一統之思想,《春秋公羊傳·隱公元年》有雲:“元年,春,王正月。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歲之始也,王者孰謂?謂文王也。曷爲先言王而後言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統也。”董仲舒《春秋繁露》七卷第二十三,述之尤詳:“春秋曰王正月,傳曰,王者孰謂,謂文王也,曷爲先言王而後言正月,王正月也,何以謂之王正月,曰:‘王者,必受命而後王,王者,必改正朔,易服色,制禮樂,一統于天下……通以己受之于天也,王受命而王,制此月以應變,故作科以奉天地,故謂之王正月也。”’

  孔子是“信而好古,述而不作”。其門徒亦抱“是古非今”之態度。漢儒變而改制,直欲改秦制,而法周道,顧其所謂改制,系托古行己意,與周制不同。即如大一統之政治哲學,便是顯著之例。所謂大一統,依董仲舒解釋“一統乎天子”,即帝王集權之義。帝王集權的內涵,第一,須抑制諸侯,依《春秋公羊傳》:1.諸侯不得專封[注16],諸侯不得專地[注17],3.諸侯不得專討[注18]。實則周代諸侯,專封、專地、專討,比比皆是。第二,須抑制大夫,1.大夫不得世襲[注19],2.大夫不得專執[注20],大夫不得專廢置君[注21]。然觀周代大夫,正與此相反。

  尊王之說,爲漢儒尊崇天子積極表示。亦與周代“天下宗周”不同,周代天子與諸侯,不過國與國之關系,天子特爲名分上之共主。而漢儒依托春秋,特立“王者無外”之最高原則。其實春秋是“王者有外”,《春秋公羊傳·成公八年》雲:“春秋內其國而外諸夏,內諸夏而外夷狄,王者欲一乎天下,曷爲以外內之辭言之,言自近者始也。”孔子且有“進于中國則中國之,退于夷狄則夷狄之”之言,又何嘗有內諸夏而外夷狄之主張。如成公八年,鍾離之會,外吳而不外楚,鄖之戰,予楚而不予晉,即其例也。

  絕對王權之說,即天子只對天負責,不對民負責。例如災異之變,董仲舒《春秋繁露》第三十雲:“天地之物有不常之變者,謂之異,小者謂之災;災常先至而異乃隨之。災者,天之譴也,異者,天之威也,譴之而不知,乃畏之以威。詩雲:‘畏天之威’殆此謂也。凡災異之本,盡生于國家之失,國家之失乃始萌芽,而天出災害以譴告之,譴告之而不知變,乃見怪異以驚駭之,驚駭之尚不知畏恐,其殃咎乃至,以此見天意之仁而不欲陷人也;謹按災異以見天意,天意有欲也,有不欲也,所欲所不欲者,人內以自省,宜有懲于心,外以觀其事,宜有驗于國。”雖則帝王對天負責,然引起災異之變之責任,乃爲宰相,不是帝王,故黜罰之罪,亦爲宰相,無及帝王,此無異于十七世紀英王查理一世時代盛行之王權神授說[注22]。所謂王權神授,即帝王對于國家人民具有絕對權力。此類學說,與周末“天聽自我民聽,天視自我民視”之思想完全相反。

  總之,漢儒之政治哲學,即三大理論:大一統、尊王與絕對王權,完全爲漢帝而立。漢儒擁護帝王集權,別出心裁,古未之有。

  漢代儒者,在思想上,既口含天意,隨便造謠;在政治上,亦欲打倒一切,唯我獨尊。就“打倒一切”而言:第一,欲打倒法名之學,而行德教治國。夫禮者,禁于將然之前,而法者,禁于已然之後,故孔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又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可知孔子之教顯然是:以刑法治國,畢竟不如德教治國盡美盡善。漢儒家之主張,未嘗不是。第二,直欲以禮代律,以春秋斷事。《鹽鐵論》卷十《刑德》對以春秋斷獄,批評如下:“《春秋》之治獄,論心定罪。志善而違于法者免,志惡而合于法者誅。”誅心之論,即春秋之義也。春秋所謂心,全依宗法及身份等級之倫理觀而言,非依平等合理之法律而定。春秋之義,父爲子隱,子爲父隱,官不能治,社會何由安甯。漢代以春秋治獄,頗不乏人。《漢書·食貨志下》:“自公孫弘以《春秋》之義繩臣下取漢相。”《漢書·五行志上》:“使仲舒弟子呂步舒,持斧钺治淮南獄,以《春秋》誼颛斷于外。”《漢書·兄寬傳》:“以古法義決疑獄,甚重之。”最著者爲董仲舒,《漢書·藝文志》有“《公羊董仲舒治獄》十六篇”,即爲其例。

  然則武帝尊儒學,用儒生,果出于至誠,合于儒學精義乎,是又不然。彼好神仙,信巫蠱,已與“子不語怪力亂神”不合,其用張湯、杜周等爲法家,直欲以刑法治國,非以德教治國,大背儒學宗旨。故宣帝即位,嘗謂其子元帝曰:“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住)[任)德教,用周政乎!……”(《漢書》卷九《元帝紀》)本人行動非儒,其政治施策,亦非儒。所謂尊儒,乃尊其所尊,非人所謂尊也。所以,余謂秦皇焚詩書,系禁私學,專任吏治;漢武帝黜百家,亦禁私學,雜行霸與王道,兩者雖有激烈和平之異,但目的皆爲思想統一、帝王集權。爲功爲罪,互相伯仲。世人不察,每譽漢而毀秦,謬矣。(摘自黃現璠撰《漢代學術思想之三變》,載《掃蕩報》(文史地周刊)第三十七期,1941年10月8日)

  9、漢朝威震蠻夷公元前三世紀,匈奴被冒頓單于統治,國力非常強大,多次侵犯漢朝邊境。公元前200年冬,劉邦親率大軍北上,匈奴軍隊佯裝後退,漢軍則迅速北進到平城白登山。卻在白
漢朝
漢朝威震蠻夷

  登被冒頓單于的四十萬精銳騎兵包圍。劉邦與漢軍被包圍七天七夜。最後劉邦賄賂匈奴阏氏才得以逃出重圍。由于長年戰亂,國家初定,經濟殘破,漢朝采取和親政策力求與匈奴暫時維持和平。到了景帝時期,漢朝一方面繼續和親,另外也在邊境進行屯田移民,在國內則實行複馬令來增加馬匹,加強士卒訓練並大量制造兵器,這些都是預備反抗的准備。漢武大帝年間,派以衛青、霍去病爲首的將領對匈奴進行三次大規模戰爭。漢朝占有了河西走廊,切斷了匈奴與西羌的關系,爲漢朝與西域之間開辟通道,而匈奴則狼狽北徙漠北。漢朝雖一舉將匈奴擊潰但自身也元氣大傷,武帝遂輪台悔過下令休養生息。後來,在漢匈大戰中戰敗的匈奴帝國分裂爲五部,其中一部首領呼韓邪單于主動要求與漢和親,結爲親家。漢元帝以王昭君嫁與呼韓邪單于,是爲昭君出塞。到了東漢時期,匈奴又分爲兩部,分別爲南、北匈奴。其中南匈奴立呼韓邪之孫比爲單于,與漢朝關系友好。北匈奴立蒲奴爲單于,在明帝時期一度侵擾漢朝邊境,被擊退。章和元年,北匈奴爲鮮卑所破,單于被殺,其中五十八部降漢。永元八年,漢車騎將軍窦憲等征伐北匈奴余部,單于遁逃,窦憲在燕然山刻石紀功而還。此後,一些北匈奴南降漢朝,另外一些則向西遷徙改變了歐洲曆史格局,而歐洲的羅馬帝國竟然被逃遁的匈奴殘余勢力所顛覆!可以說漢朝的這場勝仗實際是間接毀滅了羅馬帝國。

  西域在漢朝早期是指南疆一帶,後來擴展到天山以北和中亞東部。西漢中早期,西域地區爲匈奴所控制。漢武大帝時期,于建元三年派張骞出使大月氏以聯合夾擊匈奴。張骞在路上一度被匈奴扣押,並在匈奴娶妻,十余年後逃出,經大宛等國到大月氏,但未能取得夾擊匈奴的答複。後來張骞東返,又被匈奴扣押。直到元朔三年才返回長安,回來時只剩他和隨從堂邑父三人,他的匈奴妻子也一並來到長安。元狩四年,漢武帝第二次派張骞出使西域,約烏孫共擊匈奴。雖然張骞未能說服烏孫國王夾擊匈奴,但是張骞卻與其使節先後遊曆了大宛等國,後來亦由各國使節陪同,返回長安,從此以後,漢朝與匈奴反複在西域地區爭奪。元封六年,漢武大帝以細君公主與烏孫和親。細君死後,漢又在太初四年以解憂公主續嫁。同年,漢朝大破大宛,西域南道各國都轉投漢朝。漢武大帝在烏壘設使者校尉,又在渠犁屯田。到宣帝時,漢又驅逐匈奴駐在西域的僮仆都尉,控制西域北道,設立西域都護,總管西域事務。西漢末期,西域各國又因漢朝衰落而脫離漢朝的控制。東漢明帝初年以後,漢朝又恢複了西域的關系,並于永平十六年在烏壘設西域都護,派班超負責西域事務。永元九年,班超派甘英出使大秦。甘英經條支、安息等國,到大秦西界而還。隨著西域局勢的穩定,商旅往來日益頻繁,絲綢之路在漢朝形成。這也是世界曆史上最重要的商道之一。

  東漢中後期,西羌先後三次進攻漢朝。第一次是在永初元年夏,持續了長達十二年的時間。第二次在119年,戰事主要發生在關中地區。直到建康元年才告結束。第三次發生在延熹二年,主要戰爭在隴西一帶進行。漢朝基本以全勝收場。

  漢朝初期,與東瓯、閩越、南越等國關系尚友好。後伴隨著國力的增強,這三國的越人國家先後被滅。武帝時期,漢朝多次派使節經略西南夷,並在這些地方設立益州等郡。到東漢時期,漢朝與這些地方聯系更加緊密。漢朝與朝鮮和日本也有密切聯系。東漢光武大帝時期,古日本倭奴國王遣使來漢,漢賜一枚“漢倭奴國王”金印,至今是日本的國寶。

  10、漢朝飲食隨著中國統一局面的完全誕生,強大的漢王室在飲食方面比秦朝更進一步了。漢朝皇帝擁有當時全國最爲完備的食物管理系統。負責皇帝日常事物的少府所屬職官中,與飲食活動有關的有太官,湯官和導官,它們分別“主膳食”、“主餅餌”和“主擇米”。這是一個人員龐大的官吏系統。太官令下設有七丞,包括負責各地進獻食物的太官獻丞、管理日常飲食的大官丞和大官中丞等。太官和湯官各擁有奴婢3000人,爲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