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楊子烈

來源:互聯網  2010-09-22 16:22:10  評論

楊子烈(1902.12.9-1994.3.27),女,出生在湖北棗陽縣一個書香世家。 1918年夏,楊子烈進入位于武昌黃土坡(即現在的首義路)的湖北省立女子師範學校讀書,受到陳潭秋等的教育,秘密閱讀了大量革命書刊,逐步成長爲自覺革命者。來自黃陂的陳碧蘭(彭述之夫人)、來自應山的莊有義(陸沈夫人)、來自漢陽的徐全直(陳潭秋夫人)、來自武漢的夏之栩(趙世炎夫人)爲同班同學,並同時在1922年4月由林育南和劉昌群等介紹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一同在1922年10月由陳潭秋介紹加入中國共産黨。民國11年(1922年)秋,徐全直、夏之栩、楊子烈、陳碧蘭、莊有義等在女師掀起了一場震撼湖北的學潮。

1923年2月楊子烈進入北京女子師範大學學習,同時在北京一所藝術專門學校學習。在北京期間與張國焘相識,1924年2月與張國焘結婚。曾兩次赴莫斯科深造,從此就成爲早期中共婦女運動活躍人物。

1931年春張國焘被派往鄂豫皖根據地,楊子烈被中共中央留在上海從事地下工作,1934年中共在上海的組織遭國民黨破壞後,楊子烈失去了組織聯系,她先返鄉避亂,又重返上海學産科,直到國共合作實現後才經南京八路軍辦事處介紹,帶著兒子輾轉來到延安。楊子烈歸隊後,最急切的要求就是希望中組部恢複她的黨籍,盡管楊子烈是中共老幹部,她的丈夫張國焘此時仍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和邊區政府代主席,但是,中組部還是要調查她與組織失去聯系後的種種表現,同時要在工作中考驗她。

楊子烈被分配到邊區政府做政治教員,她還義務在邊區的中央醫院做産科醫師。盡管楊子烈工作熱情積極,受到院長傅連璋的高度評價,但她的黨籍仍未能恢複。蔡暢當時和她丈夫李富春都在中組部工作,參加了對楊子烈脫黨後一段曆史的審查,雖然蔡暢與楊子烈是相識十多年的熟人,對楊子烈的過往曆史十分了解,但也未能解決她的黨籍問題。直到I938年6月,毛澤東批准楊子烈攜子離開延安,前往武漢投奔張國焘時,她的黨籍一直未能恢複。

據楊子烈生前回憶,她初到延安時,還看不出毛張之間有什麽嚴重的沖突,當時毛還請張夫婦吃了一頓飯。毛笑說:「國民黨有一對張楊(指張學良和楊虎城),我們共産黨也有一對張楊(指張國焘與楊子烈)」。後來張夫人離開延安時,毛意味深長地要她轉告張國焘一句話:「我們多年生死之交,彼此都要留點余地。」

張國焘夫婦1949年轉居香港,1968年來到加拿大多倫多。

楊子烈與張國焘育有三子張海威、張湘楚、張渝川,三位皆在美國與加拿大發展事業。一篇文章透露說,經周恩來總理特批,張湘楚50年代在廣州中山醫學院學醫。1968年張國焘夫婦來到多倫多時,長子張海威在加拿大多倫多教數學,二兒子張湘楚在美國紐約當醫生,三兒子張渝川在加拿大多倫多當工程師。

1994年,在張國焘去世15年後,楊子烈以92歲高齡故去,二人合葬于多倫多松山墓園。

楊子烈著有《往事如煙》一書,後改名爲《張國焘夫人回憶錄》。1970年由香港中國問題研究中心編輯,自聯出版社印行。

  楊子烈(1902.12.9-1994.3.27),女,出生在湖北棗陽縣一個書香世家。 1918年夏,楊子烈進入位于武昌黃土坡(即現在的首義路)的湖北省立女子師範學校讀書,受到陳潭秋等的教育,秘密閱讀了大量革命書刊,逐步成長爲自覺革命者。來自黃陂的陳碧蘭(彭述之夫人)、來自應山的莊有義(陸沈夫人)、來自漢陽的徐全直(陳潭秋夫人)、來自武漢的夏之栩(趙世炎夫人)爲同班同學,並同時在1922年4月由林育南和劉昌群等介紹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一同在1922年10月由陳潭秋介紹加入中國共産黨。民國11年(1922年)秋,徐全直、夏之栩、楊子烈、陳碧蘭、莊有義等在女師掀起了一場震撼湖北的學潮。   1923年2月楊子烈進入北京女子師範大學學習,同時在北京一所藝術專門學校學習。在北京期間與張國焘相識,1924年2月與張國焘結婚。曾兩次赴莫斯科深造,從此就成爲早期中共婦女運動活躍人物。   1931年春張國焘被派往鄂豫皖根據地,楊子烈被中共中央留在上海從事地下工作,1934年中共在上海的組織遭國民黨破壞後,楊子烈失去了組織聯系,她先返鄉避亂,又重返上海學産科,直到國共合作實現後才經南京八路軍辦事處介紹,帶著兒子輾轉來到延安。楊子烈歸隊後,最急切的要求就是希望中組部恢複她的黨籍,盡管楊子烈是中共老幹部,她的丈夫張國焘此時仍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和邊區政府代主席,但是,中組部還是要調查她與組織失去聯系後的種種表現,同時要在工作中考驗她。   楊子烈被分配到邊區政府做政治教員,她還義務在邊區的中央醫院做産科醫師。盡管楊子烈工作熱情積極,受到院長傅連璋的高度評價,但她的黨籍仍未能恢複。蔡暢當時和她丈夫李富春都在中組部工作,參加了對楊子烈脫黨後一段曆史的審查,雖然蔡暢與楊子烈是相識十多年的熟人,對楊子烈的過往曆史十分了解,但也未能解決她的黨籍問題。直到I938年6月,毛澤東批准楊子烈攜子離開延安,前往武漢投奔張國焘時,她的黨籍一直未能恢複。   據楊子烈生前回憶,她初到延安時,還看不出毛張之間有什麽嚴重的沖突,當時毛還請張夫婦吃了一頓飯。毛笑說:「國民黨有一對張楊(指張學良和楊虎城),我們共産黨也有一對張楊(指張國焘與楊子烈)」。後來張夫人離開延安時,毛意味深長地要她轉告張國焘一句話:「我們多年生死之交,彼此都要留點余地。」   張國焘夫婦1949年轉居香港,1968年來到加拿大多倫多。   楊子烈與張國焘育有三子張海威、張湘楚、張渝川,三位皆在美國與加拿大發展事業。一篇文章透露說,經周恩來總理特批,張湘楚50年代在廣州中山醫學院學醫。1968年張國焘夫婦來到多倫多時,長子張海威在加拿大多倫多教數學,二兒子張湘楚在美國紐約當醫生,三兒子張渝川在加拿大多倫多當工程師。   1994年,在張國焘去世15年後,楊子烈以92歲高齡故去,二人合葬于多倫多松山墓園。   楊子烈著有《往事如煙》一書,後改名爲《張國焘夫人回憶錄》。1970年由香港中國問題研究中心編輯,自聯出版社印行。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