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高銀仙

2009-12-21 07:06:42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移動版  評論  字體: ||
 

高銀仙

高銀仙,女書傳人。一九零二年農曆八月十八日子時出生于江永縣上江圩鄉的高家村,一九九零年二月四日去世,享年八十八歲。高銀仙九歲時,父親就去世了,母親是歐家女,活到七十多歲。高銀仙有一個妹妹、四個弟弟,弟弟都不在了,現在還有一個妹妹叫高放生,嫁到胡家村。高銀仙二十一歲嫁到甫尾村,丈夫叫胡新明,生下兩女一子,大女出嫁到後塘村,解放前被日本人打死了;次女于一九五三年病故,現在只有一個兒子,叫胡錫仁,現任下新屋村村長,有一個孫子、四個孫女。

高銀仙是在家做姑娘時學習女書的,小時候聽婦女們唱讀女書覺得滿可憐的,也滿有道理,後來就跟姑姑以及其他姐妹學習女書,原來當姑娘時同村有六個姊妹認識女書,都已去世,出嫁後走親戚時常和姊妹們讀唱女書,自己有空就寫女書,把自己的心事寫成女書,傳流世上,以書解愁。

六十年代又結交七姊妹,其中葛覃三個、棠尾一個、甫尾二個、呼家一個,其中有三個人會寫女書,大姊高銀仙、二姊盧月英(桐口女,嫁到呼家村,會認讀,一九八年去世)、三姊盧樹宜(桐口女,嫁到棠尾村,會認讀,一九七四年去世)、四姊胡慈珠(甫尾女,嫁到葛覃村,會寫女書,一九七六年去世)、五姊高金月(高家女,嫁到葛覃村,會寫女書,一九八五年去世)、六姊歐陽珊珊(棠尾女,嫁到葛覃村,後來癱瘓,已去世)、七姊唐寶珍(夏灣女,先嫁到白巡村,丈夫死後,改嫁到小甫尾)與高銀仙等結交爲姊妹。 當時高銀仙六十多歲,唐寶珍五十多歲,唐寶珍至今健在,年近八十歲,她很會唱女書,但不會寫。高銀仙晚年時,唐寶珍是她最親密的夥伴,常常是高銀仙寫唐寶珍繡在帕子上,後來高銀仙還和義年華以書會友,結交爲姊妹,經常互相通信,互相慰問。

這一帶婦女有結拜姊妹的習俗,叫作結老(同結老庚),一旦結爲姊妹,關系非常親密,賽過連襟同母生,經常通信,往來賀喜問憂。二姊盧月英過七十歲生日時,胡慈珠給她繡了兩個帕子。盧月英去世時,高銀仙給她寫了幾張女書紙、一本女書,《王氏女》連同那兩個帕子,隨盧月英埋了起來,讓女書相伴她到陰間;過了二三年胡慈珠也去世了,臨終時她囑咐給她燒些女書,胡慈珠的丈夫讓高銀仙把胡慈珠留下的女書拿回家,高銀仙沒拿,而是按胡慈珠的心願把十幾本女書都燒了,其中有《王氏女》《西施女》《賣花女》《梁祝姻緣》《鹹豐年間走賊》等。

高銀仙一生爲人忠厚老實勤勞儉樸,她很會繡花繪畫,常常把女書作爲圖案編織在花帶上。老人剛強善良,一向待人和藹,從不與人吵鬧,在鄉裏有很高的威望,婦女們有什麽事都請她說服勸解,更經常有人請她用女書寫傳訴苦寫三朝書敬神歌等。她每到一處,便圍攏來許多婦女唱女書,非常熱鬧。來甫尾串親戚的婦女也常常到高銀仙家,請她讀女書,高銀仙總是熱情地爲客人唱幾段,滿座悲喜,大家都得到一種精神上的滿足。

高銀仙晚年心情很不好,一九八五年兒媳婦病故,老人爲兒子憂愁著急,又擔心兒子不孝;結交的姊妹相繼去世,她只有和義年華寫女書互相傾訴苦悶,和唐寶珍唱女書自慰自娛,每天除了幹點家務就埋頭寫作女書,最後幾年中高銀仙寫了數百篇數萬字的作品送給前來調查女書的人。老人爲搶救女書資料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她後期作品中,常常見到她兒時的耍歌童謠,常常見到「八十八歲啦」「年老不中用」之類的話,似乎感到時間不多了,喜歡追溯更早的往事。高銀仙直到最後還是耳不聾眼不花,頭腦清晰,身體硬朗,上樓下樓寫女書,幹點家務。臨終時她自己挑選了一些女書囑咐哪些是燒掉的哪些是留下的。

 
[url=/baike/detail_335094.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1350402478.jpg[/img][/url]   高銀仙,女書傳人。一九零二年農曆八月十八日子時出生于江永縣上江圩鄉的高家村,一九九零年二月四日去世,享年八十八歲。高銀仙九歲時,父親就去世了,母親是歐家女,活到七十多歲。高銀仙有一個妹妹、四個弟弟,弟弟都不在了,現在還有一個妹妹叫高放生,嫁到胡家村。高銀仙二十一歲嫁到甫尾村,丈夫叫胡新明,生下兩女一子,大女出嫁到後塘村,解放前被日本人打死了;次女于一九五三年病故,現在只有一個兒子,叫胡錫仁,現任下新屋村村長,有一個孫子、四個孫女。   高銀仙是在家做姑娘時學習女書的,小時候聽婦女們唱讀女書覺得滿可憐的,也滿有道理,後來就跟姑姑以及其他姐妹學習女書,原來當姑娘時同村有六個姊妹認識女書,都已去世,出嫁後走親戚時常和姊妹們讀唱女書,自己有空就寫女書,把自己的心事寫成女書,傳流世上,以書解愁。   六十年代又結交七姊妹,其中葛覃三個、棠尾一個、甫尾二個、呼家一個,其中有三個人會寫女書,大姊高銀仙、二姊盧月英(桐口女,嫁到呼家村,會認讀,一九八年去世)、三姊盧樹宜(桐口女,嫁到棠尾村,會認讀,一九七四年去世)、四姊胡慈珠(甫尾女,嫁到葛覃村,會寫女書,一九七六年去世)、五姊高金月(高家女,嫁到葛覃村,會寫女書,一九八五年去世)、六姊歐陽珊珊(棠尾女,嫁到葛覃村,後來癱瘓,已去世)、七姊唐寶珍(夏灣女,先嫁到白巡村,丈夫死後,改嫁到小甫尾)與高銀仙等結交爲姊妹。 當時高銀仙六十多歲,唐寶珍五十多歲,唐寶珍至今健在,年近八十歲,她很會唱女書,但不會寫。高銀仙晚年時,唐寶珍是她最親密的夥伴,常常是高銀仙寫唐寶珍繡在帕子上,後來高銀仙還和義年華以書會友,結交爲姊妹,經常互相通信,互相慰問。   這一帶婦女有結拜姊妹的習俗,叫作結老(同結老庚),一旦結爲姊妹,關系非常親密,賽過連襟同母生,經常通信,往來賀喜問憂。二姊盧月英過七十歲生日時,胡慈珠給她繡了兩個帕子。盧月英去世時,高銀仙給她寫了幾張女書紙、一本女書,《王氏女》連同那兩個帕子,隨盧月英埋了起來,讓女書相伴她到陰間;過了二三年胡慈珠也去世了,臨終時她囑咐給她燒些女書,胡慈珠的丈夫讓高銀仙把胡慈珠留下的女書拿回家,高銀仙沒拿,而是按胡慈珠的心願把十幾本女書都燒了,其中有《王氏女》《西施女》《賣花女》《梁祝姻緣》《鹹豐年間走賊》等。   高銀仙一生爲人忠厚老實勤勞儉樸,她很會繡花繪畫,常常把女書作爲圖案編織在花帶上。老人剛強善良,一向待人和藹,從不與人吵鬧,在鄉裏有很高的威望,婦女們有什麽事都請她說服勸解,更經常有人請她用女書寫傳訴苦寫三朝書敬神歌等。她每到一處,便圍攏來許多婦女唱女書,非常熱鬧。來甫尾串親戚的婦女也常常到高銀仙家,請她讀女書,高銀仙總是熱情地爲客人唱幾段,滿座悲喜,大家都得到一種精神上的滿足。   高銀仙晚年心情很不好,一九八五年兒媳婦病故,老人爲兒子憂愁著急,又擔心兒子不孝;結交的姊妹相繼去世,她只有和義年華寫女書互相傾訴苦悶,和唐寶珍唱女書自慰自娛,每天除了幹點家務就埋頭寫作女書,最後幾年中高銀仙寫了數百篇數萬字的作品送給前來調查女書的人。老人爲搶救女書資料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她後期作品中,常常見到她兒時的耍歌童謠,常常見到「八十八歲啦」「年老不中用」之類的話,似乎感到時間不多了,喜歡追溯更早的往事。高銀仙直到最後還是耳不聾眼不花,頭腦清晰,身體硬朗,上樓下樓寫女書,幹點家務。臨終時她自己挑選了一些女書囑咐哪些是燒掉的哪些是留下的。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