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chao.net.cn
 | 订阅该频道 | 在线投稿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朝網路首頁 | 軍事 | 百態 | 旅遊 | 美容 | 母嬰 | 家電 | 財經 | 汽車 | 珠寶 | 健康 | 家飾 | 女性 | 互聯網 | 遊戲 | 探索 | 資源 | 娛樂 | 學院
數碼 | 美食 | 景區 | 養生 | 手機 | 購車 | 首飾 | 美妝 | 裝修 | 廚房 | 科普 | 動物 | 植物 | 情感篇 | 編程 | 百科 | 知道 | 美女 | 信息
健康 | 評測 | 品味 | 娛樂 | 居家 | 情感 | 星座 | 服飾 | 美體 | 美容 | 達人 | 親子 | 圖庫 | 奢侈品 | 折扣 | 生活 | 美食 | 花嫁 | 風景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百科 >> 賀新郎·乳燕飛華屋
 

賀新郎·乳燕飛華屋

字體: ||
本文來源: 互聯網
賀新郎·乳燕飛華屋
《賀新郎·乳燕飛華屋》詞意畫
  概況【作品名稱】賀新郎·乳燕飛華屋[1]
  【創作年代】北宋
  【作者姓名】蘇轼
  【作品體裁】詞
  原文賀新郎
  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手弄生绡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漸困倚、孤眠清熟。簾外誰來推繡戶?枉教人夢斷瑤台曲。又卻是、風敲竹。
  石榴半吐紅巾蹙,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豔一枝細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西風驚綠。若待得君來向此,花前對酒不忍觸。共粉淚、兩簌簌。[2]
  注釋⑴乳燕飛:乳燕,雛燕兒。飛:《雲麓漫鈔》謂見真迹作“棲”。
  ⑵槐陰:梧桐樹陰。
  ⑶生绡:未漂煮過的生織物,即絲絹。
  ⑷扇手:白團扇 與素手。
  ⑸清熟:婁穩熟睡。
  ⑹枉:空白。
  ⑺瑤台:玉石砌成的台,神話傳說在昆侖山上,此指夢中仙境。
  ⑻風敲竹:唐李益《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開門複動竹,疑是故人來。
  ⑼紅巾蹙:形容石榴花半開時如紅巾皺縮。
  ⑽幽獨:指落花與粉淚簌簌同落的樣子。
  ⑾芳心句:形容榴花重瓣,也指佳人心事重重。
  ⑿秋風驚綠:指秋風乍起使榴花凋謝,只剩綠葉。
  ⒀ 兩簌簌:形容花瓣與眼淚同落。清黃蓼園《蓼園詞話》雲:“末四句是花是人,婉曲纏綿,耐人尋味不盡。”[3]
  譯文雛燕兒穿飛在華麗的房屋。悄然無人,梧桐繹陰兒轉向正午,晚間涼爽,美人剛剛湯沐。手裏搖弄著白絹團扇,團扇與素手似白玉凝酥。漸漸困倦余倚,獨自睡得香熟。窗外是誰推響彩繡的門戶?白白地叫人驚散瑤台仙夢,原來是夜風敲響了翠竹。
  半開的石榴花像紅巾疊簇。等浮浪的花朵零落盡,它就來陪伴美人的孤獨。取一枝濃豔石榴花細細看,千裏花瓣下像美人的芳心情深自束。又恐被那西風驟起,吹得只剩下一樹空綠,若等美人相對比,殘花之前對酒不忍相看,只有殘花與粉淚,零落兩簌簌。[3]
  詞牌【賀新郎】
  又名《金縷曲》、《乳燕飛》、《貂裘換酒》。傳作以《東坡樂府》所收爲最早,惟句豆平仄,與諸家頗多不合。因以《稼軒長短句》爲准。一百十六字,前後片各六仄韻。大抵用入聲部韻者較激壯,用上、去聲部韻者較淒郁,貴能各適物宜耳。[3]
  格律(○平聲●仄聲⊙可平可仄△平韻腳▲仄韻腳)
  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手弄生绡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
  ⊙●○○▲,●○○、⊙○⊙●,●○○▲。⊙●⊙○○⊙●,⊙●○○⊙▲。
  漸困倚、孤眠清熟。簾外誰來推繡戶?枉教人夢斷瑤台曲。又卻是、風敲竹。
  ⊙●●、○○⊙▲。⊙●⊙○○⊙▲。●⊙○⊙⊙○○▲。⊙●●、●○▲。
  石榴半吐紅巾蹙,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秾豔一枝細看取,芳心千重似束。
  ⊙○⊙●○○▲,●○○●⊙○●,●○○▲。⊙●⊙○○⊙●,○⊙○○⊙▲。
  又恐被、西風驚綠。若待得君來向此,花前對酒不忍觸。共粉淚、兩簌簌。
  ⊙●●、○○⊙▲。⊙●⊙○○⊙▲。⊙○⊙⊙●○▲。⊙●●、●⊙▲。[4]
  作者
賀新郎·乳燕飛華屋
作者蘇轼
  蘇轼[5]
  (1037~1101)著名文學家。字子瞻,又字和仲,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人。公元1057年(宋仁宗嘉祐二年)與弟蘇轍同登進士,授福昌縣主簿、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節度判官,召直史館。公元1079年(神宗元豐二年)知湖州時,以讪謗系禦史台獄,次年貶黃州團練使,築室于東坡,自號東坡居士。公元1086年(哲宗元祐元年)還朝,爲中書舍人,翰林學士,知制诰。公元1094年(紹聖元年),又被劾奏譏斥先朝,遠貶惠州、儋州。公元1100年(元符三年),始被召北歸,次年卒于常州。
  蘇轼詩、詞、文、書、畫皆工,是繼歐陽修之後北宋文壇的領袖人物。詞存三百四十多首,具有廣闊的社會內容,將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精神,擴大到詞的領域,掃除了晚唐五代以來的傳統詞風,開創了與婉約派並立的豪放派,擴大了詞的題材,豐富了詞的意境,沖破了詩莊詞媚的界限,對詞的革新和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作品今存《東坡全集》一百十五卷。詞有《東坡樂府》等。[6]
  賞析這是一首抒寫閨怨的雙調詞,詠人兼詠物,上片描寫在清幽環境中的一位美人,她高潔絕塵,又十分孤獨寂寞;下片掉轉筆鋒,專詠榴花,借花取喻,時而花人並列,時而花人合一。作者賦予詞中的美人、榴花以孤芳高潔、自傷遲暮的品格和情感,在這兩個美好的意象中滲透進自己的人格和感情。詞中寫失時之佳人,托失意之情懷;以婉曲纏綿的兒女情腸,寄慷慨郁憤的身世之感。
  上片以初夏景物爲襯托,寫一位孤高絕塵的美麗女子。起調“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點出初夏季節、過午、時節、環境之幽靜。“晚涼新浴”,推出傍晚新涼和出浴美人。“手弄生绡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進而工筆描繪美人“晚涼新浴”之後的閑雅風姿。作者寫團扇之白,不只意在襯托美人的肌膚潔白和品質高潔,而且意在象征美人的命運、身世。自從漢代班婕妤(漢成帝妃,爲趙飛燕谮,失寵)作團扇歌後,在古代詩人筆下,白團扇常常是紅顔薄命,佳人失時的象征。上文已一再渲染“悄無人”的寂靜氛圍,這裏又寫“手弄生绡白團扇”,著一“弄”字,便透露出美人內心一種無可奈何的寂聊,接以“扇手一時似玉”,實是暗示“妾身似秋扇”的命運。
  以上寫美人心態,主要是用環境烘托、用象征、暗示方式,隱約迷離。以下寫美人初因孤寂無聊而入夢,繼而好夢因風搖竹聲而被驚斷。“漸困倚、孤眠清熟”句,使人感受到佳人處境之幽清和內心的寂寞。以下數句是說:美人入夢後,朦胧中仿佛有人掀開珠簾,敲打門窗,不由引起她的一陣興奮和一種期待。可是從夢中驚醒,卻只聽到那風吹翠竹的蕭蕭聲,等待她的仍舊是一片寂寞。唐李益詩雲:“開門複動竹,疑是玉人來。”(《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東坡化用了這種幽清的意境,著重寫由夢而醒、由希望而失望的怅惘;“枉教人”、“卻又是”,將美人這種感情上的波折突現出來了。這幾句,如夢似幻,動而愈靜,極其婉曲地表現了女主人公的孤寂。從上片整個構思來看,主要寫美人孤眠。寫“華屋”,寫“晚涼”,寫“弄扇”,都是映襯和暗示美人的空虛寂寞和歎惋怅恨之情。
  下片用秾豔獨芳的榴花爲美人寫照。過片轉詠榴花。“石榴半吐紅巾蹙”,化用白居易詩“山榴花似結紅巾”(《題孤山寺山石榴花示諸僧衆》)句意形象地寫出了榴花的外貌特征,又帶有西子含颦的風韻,耐人尋味。“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這是美人觀花引起的感觸和情思。此二句既表明榴花開放的季節,又用擬人手法寫出了它不與桃李爭豔、獨立于群芳之外的品格。這不與“浮花浪蕊 ”爲伍的榴花,也即是女主人公的象征。“秾豔一枝細看取”,刻畫出花色的明麗動人。“芳心千重似束”,不僅捕捉住了榴花外形的特征,並再次托喻美人那顆堅貞不渝的芳心,寫出了她似若有情、愁心難展的情態。“又恐被秋風驚綠”,由花及人,油然而生美人遲暮之感。“若待得君來向此”至結尾,寫懷抱遲暮之感的美人與榴花兩相憐惜,共花落簌簌而淚落簌簌。
  詞的下片借物詠情,寫美人看花時觸景傷情,感慨萬千,時而觀花,時而憐花惜花。這種花、人合一的手法,讀來婉曲纏綿,尋味不盡。作者無論是直接寫美人,還是通過榴花間接寫美人,都緊緊扣住嬌花美人失時、失寵這一共同點,而又寄托著詞人自身的懷才不遇之情。
  這首詞隱約地抒寫了作者懷才不遇的抑郁情懷。蘇轼筆下的佳人,大多豐姿綽約,雍容閑雅。無論《洞仙歌》裏“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的花蕊夫人,還是這首詞中的出浴美女,都能給人一種潔淨如玉、一塵不染的美感。關于這首詞的寫作背景,前人異說紛纭。據楊《古今記號語》說,蘇轼任杭州通判時,有府僚在西湖設宴,官妓秀蘭因浴後倦臥遲到,受到斥責,適石榴花開,秀蘭折花謝罪,府僚益怒,以爲下恭,蘇轼遂作此詞化解。從藝術上看,上片主要寫佳人,但沒有正面描寫她的姿容,而是先寫佳人的扇和執扇的手;下片別開異境,前五句寫石榴,後五句佳人與石榴合寫,亦花亦人,巧妙新穎,和諧自然。此詞之意蘊,冠絕古今,取景清幽,意象清隽,托意高遠。[7](王朝網路 wangchao.net.cn)
 
转播到腾讯微博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685189.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4981155718.jpg[/img][/url]《賀新郎·乳燕飛華屋》詞意畫 概況  【作品名稱】賀新郎·乳燕飛華屋[1]   【創作年代】北宋   【作者姓名】蘇轼   【作品體裁】詞 原文  賀新郎   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手弄生绡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漸困倚、孤眠清熟。簾外誰來推繡戶?枉教人夢斷瑤台曲。又卻是、風敲竹。    石榴半吐紅巾蹙,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豔一枝細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西風驚綠。若待得君來向此,花前對酒不忍觸。共粉淚、兩簌簌。[2] 注釋  ⑴乳燕飛:乳燕,雛燕兒。飛:《雲麓漫鈔》謂見真迹作“棲”。   ⑵槐陰:梧桐樹陰。   ⑶生绡:未漂煮過的生織物,即絲絹。   ⑷扇手:白團扇 與素手。   ⑸清熟:婁穩熟睡。   ⑹枉:空白。   ⑺瑤台:玉石砌成的台,神話傳說在昆侖山上,此指夢中仙境。   ⑻風敲竹:唐李益《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開門複動竹,疑是故人來。   ⑼紅巾蹙:形容石榴花半開時如紅巾皺縮。   ⑽幽獨:指落花與粉淚簌簌同落的樣子。   ⑾芳心句:形容榴花重瓣,也指佳人心事重重。   ⑿秋風驚綠:指秋風乍起使榴花凋謝,只剩綠葉。   ⒀ 兩簌簌:形容花瓣與眼淚同落。清黃蓼園《蓼園詞話》雲:“末四句是花是人,婉曲纏綿,耐人尋味不盡。”[3] 譯文  雛燕兒穿飛在華麗的房屋。悄然無人,梧桐繹陰兒轉向正午,晚間涼爽,美人剛剛湯沐。手裏搖弄著白絹團扇,團扇與素手似白玉凝酥。漸漸困倦余倚,獨自睡得香熟。窗外是誰推響彩繡的門戶?白白地叫人驚散瑤台仙夢,原來是夜風敲響了翠竹。   半開的石榴花像紅巾疊簇。等浮浪的花朵零落盡,它就來陪伴美人的孤獨。取一枝濃豔石榴花細細看,千裏花瓣下像美人的芳心情深自束。又恐被那西風驟起,吹得只剩下一樹空綠,若等美人相對比,殘花之前對酒不忍相看,只有殘花與粉淚,零落兩簌簌。[3] 詞牌  【賀新郎】   又名《金縷曲》、《乳燕飛》、《貂裘換酒》。傳作以《東坡樂府》所收爲最早,惟句豆平仄,與諸家頗多不合。因以《稼軒長短句》爲准。一百十六字,前後片各六仄韻。大抵用入聲部韻者較激壯,用上、去聲部韻者較淒郁,貴能各適物宜耳。[3] 格律  (○平聲●仄聲⊙可平可仄△平韻腳▲仄韻腳)   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手弄生绡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    ⊙●○○▲,●○○、⊙○⊙●,●○○▲。⊙●⊙○○⊙●,⊙●○○⊙▲。   漸困倚、孤眠清熟。簾外誰來推繡戶?枉教人夢斷瑤台曲。又卻是、風敲竹。   ⊙●●、○○⊙▲。⊙●⊙○○⊙▲。●⊙○⊙⊙○○▲。⊙●●、●○▲。   石榴半吐紅巾蹙,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秾豔一枝細看取,芳心千重似束。   ⊙○⊙●○○▲,●○○●⊙○●,●○○▲。⊙●⊙○○⊙●,○⊙○○⊙▲。   又恐被、西風驚綠。若待得君來向此,花前對酒不忍觸。共粉淚、兩簌簌。   ⊙●●、○○⊙▲。⊙●⊙○○⊙▲。⊙○⊙⊙●○▲。⊙●●、●⊙▲。[4] 作者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685189.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4981156188.jpg[/img][/url]作者蘇轼 蘇轼[5]   (1037~1101)著名文學家。字子瞻,又字和仲,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人。公元1057年(宋仁宗嘉祐二年)與弟蘇轍同登進士,授福昌縣主簿、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節度判官,召直史館。公元1079年(神宗元豐二年)知湖州時,以讪謗系禦史台獄,次年貶黃州團練使,築室于東坡,自號東坡居士。公元1086年(哲宗元祐元年)還朝,爲中書舍人,翰林學士,知制诰。公元1094年(紹聖元年),又被劾奏譏斥先朝,遠貶惠州、儋州。公元1100年(元符三年),始被召北歸,次年卒于常州。   蘇轼詩、詞、文、書、畫皆工,是繼歐陽修之後北宋文壇的領袖人物。詞存三百四十多首,具有廣闊的社會內容,將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精神,擴大到詞的領域,掃除了晚唐五代以來的傳統詞風,開創了與婉約派並立的豪放派,擴大了詞的題材,豐富了詞的意境,沖破了詩莊詞媚的界限,對詞的革新和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作品今存《東坡全集》一百十五卷。詞有《東坡樂府》等。[6] 賞析  這是一首抒寫閨怨的雙調詞,詠人兼詠物,上片描寫在清幽環境中的一位美人,她高潔絕塵,又十分孤獨寂寞;下片掉轉筆鋒,專詠榴花,借花取喻,時而花人並列,時而花人合一。作者賦予詞中的美人、榴花以孤芳高潔、自傷遲暮的品格和情感,在這兩個美好的意象中滲透進自己的人格和感情。詞中寫失時之佳人,托失意之情懷;以婉曲纏綿的兒女情腸,寄慷慨郁憤的身世之感。   上片以初夏景物爲襯托,寫一位孤高絕塵的美麗女子。起調“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點出初夏季節、過午、時節、環境之幽靜。“晚涼新浴”,推出傍晚新涼和出浴美人。“手弄生绡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進而工筆描繪美人“晚涼新浴”之後的閑雅風姿。作者寫團扇之白,不只意在襯托美人的肌膚潔白和品質高潔,而且意在象征美人的命運、身世。自從漢代班婕妤(漢成帝妃,爲趙飛燕谮,失寵)作團扇歌後,在古代詩人筆下,白團扇常常是紅顔薄命,佳人失時的象征。上文已一再渲染“悄無人”的寂靜氛圍,這裏又寫“手弄生绡白團扇”,著一“弄”字,便透露出美人內心一種無可奈何的寂聊,接以“扇手一時似玉”,實是暗示“妾身似秋扇”的命運。   以上寫美人心態,主要是用環境烘托、用象征、暗示方式,隱約迷離。以下寫美人初因孤寂無聊而入夢,繼而好夢因風搖竹聲而被驚斷。“漸困倚、孤眠清熟”句,使人感受到佳人處境之幽清和內心的寂寞。以下數句是說:美人入夢後,朦胧中仿佛有人掀開珠簾,敲打門窗,不由引起她的一陣興奮和一種期待。可是從夢中驚醒,卻只聽到那風吹翠竹的蕭蕭聲,等待她的仍舊是一片寂寞。唐李益詩雲:“開門複動竹,疑是玉人來。”(《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東坡化用了這種幽清的意境,著重寫由夢而醒、由希望而失望的怅惘;“枉教人”、“卻又是”,將美人這種感情上的波折突現出來了。這幾句,如夢似幻,動而愈靜,極其婉曲地表現了女主人公的孤寂。從上片整個構思來看,主要寫美人孤眠。寫“華屋”,寫“晚涼”,寫“弄扇”,都是映襯和暗示美人的空虛寂寞和歎惋怅恨之情。   下片用秾豔獨芳的榴花爲美人寫照。過片轉詠榴花。“石榴半吐紅巾蹙”,化用白居易詩“山榴花似結紅巾”(《題孤山寺山石榴花示諸僧衆》)句意形象地寫出了榴花的外貌特征,又帶有西子含颦的風韻,耐人尋味。“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這是美人觀花引起的感觸和情思。此二句既表明榴花開放的季節,又用擬人手法寫出了它不與桃李爭豔、獨立于群芳之外的品格。這不與“浮花浪蕊 ”爲伍的榴花,也即是女主人公的象征。“秾豔一枝細看取”,刻畫出花色的明麗動人。“芳心千重似束”,不僅捕捉住了榴花外形的特征,並再次托喻美人那顆堅貞不渝的芳心,寫出了她似若有情、愁心難展的情態。“又恐被秋風驚綠”,由花及人,油然而生美人遲暮之感。“若待得君來向此”至結尾,寫懷抱遲暮之感的美人與榴花兩相憐惜,共花落簌簌而淚落簌簌。   詞的下片借物詠情,寫美人看花時觸景傷情,感慨萬千,時而觀花,時而憐花惜花。這種花、人合一的手法,讀來婉曲纏綿,尋味不盡。作者無論是直接寫美人,還是通過榴花間接寫美人,都緊緊扣住嬌花美人失時、失寵這一共同點,而又寄托著詞人自身的懷才不遇之情。   這首詞隱約地抒寫了作者懷才不遇的抑郁情懷。蘇轼筆下的佳人,大多豐姿綽約,雍容閑雅。無論《洞仙歌》裏“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的花蕊夫人,還是這首詞中的出浴美女,都能給人一種潔淨如玉、一塵不染的美感。關于這首詞的寫作背景,前人異說紛纭。據楊《古今記號語》說,蘇轼任杭州通判時,有府僚在西湖設宴,官妓秀蘭因浴後倦臥遲到,受到斥責,適石榴花開,秀蘭折花謝罪,府僚益怒,以爲下恭,蘇轼遂作此詞化解。從藝術上看,上片主要寫佳人,但沒有正面描寫她的姿容,而是先寫佳人的扇和執扇的手;下片別開異境,前五句寫石榴,後五句佳人與石榴合寫,亦花亦人,巧妙新穎,和諧自然。此詞之意蘊,冠絕古今,取景清幽,意象清隽,托意高遠。[7]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王朝美圖
溫泉美女
夏日悠閑
美女的風情
風致清妍
澳洲之旅,悉尼達伶港
南京路的天空
雲遮霧罩螺髻山黑龍潭
初識龍門
 
2010-02-01 07:39:16 简体版 編輯
 轉載本文
 UBB代碼 HTML代碼
複製到剪貼板...
 
 
王朝简体
 
王朝分站
 
王朝編程
 
王朝简体
 
王朝其他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