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chao.net.cn
 | 订阅该频道 | 在线投稿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朝網路首頁 | 軍事 | 百態 | 旅遊 | 美容 | 母嬰 | 家電 | 財經 | 汽車 | 珠寶 | 健康 | 家飾 | 女性 | 互聯網 | 遊戲 | 探索 | 資源 | 娛樂 | 學院
數碼 | 美食 | 景區 | 養生 | 手機 | 購車 | 首飾 | 美妝 | 裝修 | 廚房 | 科普 | 動物 | 植物 | 情感篇 | 編程 | 百科 | 知道 | 美女 | 信息
健康 | 評測 | 品味 | 娛樂 | 居家 | 情感 | 星座 | 服飾 | 美體 | 美容 | 達人 | 親子 | 圖庫 | 奢侈品 | 折扣 | 生活 | 美食 | 花嫁 | 風景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百科 >> 流星花園Ⅱ
 

流星花園Ⅱ

字體: ||
本文來源: 互聯網
流星花園Ⅱ
流星花園Ⅱ
  劇集資料類型:台灣偶像劇
  制片人:柴智屏
  首播:華視 2002年11月11日
  主演:
  杉菜——徐熙媛飾
  道明寺——言承旭飾
  花澤類——周渝民飾
  西門——朱孝天飾
  美作——吳建豪飾
  葉莎——鄭雪兒飾
  青和——歐定興飾
  殷筱喬--吳佩慈飾
  道明楓——甄秀珍飾
  滕堂靜——錢韋杉飾
  玉 嫂——唐 琪飾
  婆 婆——焦 姣飾
  大 信——陳建州飾
  阿 德——劉畊宏飾
  小 優——楊丞琳飾
  咪 咪——賴雅妍飾
  杉菜爸——董至成飾
  杉菜媽——王玥飾
  時長: 31集
  劇情簡介F4從英德學院畢業了,杉菜的父母也從漁村搬回來,和杉菜一起生活。
  道明寺邀杉菜一起到西班牙畢業旅行,但兩人卻又因故吵架賭氣,眼看巴塞羅那之行即將泡湯,F3于是用計將這對別扭的情侶送往巴塞羅那,爲兩人制造機會。
流星花園Ⅱ
流星花園Ⅱ
  臨行前,花澤類交給道明寺一封“秘密信函”,要他到西班牙再拆開來看。第一次暢遊巴塞羅那街頭的杉菜,喜悅又興奮。巴塞羅那的浪漫,讓這對戀人的感情甜蜜加溫。受到花澤類“秘密信函”啓發的道明寺,買下杉菜在市集看中的一只流星戒指,暗中安排一切,准備在巴塞羅那近郊一座有幸福傳說的教堂裏向杉菜求婚,不料,途中卻發生一場意外,留下杉菜一人在教堂前苦苦等候……
  道明寺的無故失蹤讓杉菜開始感到不安,她找來在西班牙留學的藤堂靜幫忙。無意間,杉菜和藤堂靜發現了花澤類交給道明寺的“秘密信函”,信中花澤類希望道明寺能在那座教堂裏跟杉菜求婚,替他完成和藤堂靜未能實現的傳說,杉菜和藤堂靜讀完信後各自感傷。此時,F3亦從台灣趕來巴塞羅那。
  花澤類在安慰杉菜的過程中喜歡上了杉菜,失去記憶的道明寺和葉莎産生了真感情;花心的西門終于找到移民他鄉的小優,美作則和殷筱喬墜入情網。。。。。。
  人物介紹道明寺(言承旭飾)
流星花園Ⅱ
言承旭
  F4的首領,亦是道明財團唯一繼承人,典型家庭富裕的大少爺,個性霸氣、愛恨分明、占有欲強。喜歡上家境貧窮的平凡女孩杉菜,他對杉菜的癡情與專情令人感動。是個對感情執著且敢做敢當的男孩,容易吃醋。
  花澤類(周渝民飾)
流星花園Ⅱ
周渝民
  起初是杉菜暗戀的對象,有時會關心人,有時又很冷漠,個性令人捉摸不定。曾經爲了追得藤堂靜的愛,遠赴巴黎,但這段情仍然無疾而終。後來慢慢愛上了杉菜,可是杉菜對道明寺的愛是無法泯滅的,最終只好自己呵護著自己的心
  美作(吳建豪飾)
流星花園Ⅱ
吳建豪
  F4成員之一。最喜歡跟年長的女性約會,尤其是有夫之婦,是個標准的花花公子,個性及做事風格較爲美式,有時較爲沖動。常穿有運動味的服飾,是一個細心體貼重視朋友道義的人。後來與筱喬發生了好感,兩人共同走了一生
  西門(朱孝天飾)
流星花園Ⅱ
朱孝天
  F4成員之一。對他而言每個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個禮拜,身邊的女友時常更換。畢業後進入家族企業工作。
  杉菜(徐熙媛飾)
流星花園Ⅱ
徐熙媛
  常自稱是“雜草杉菜”,不喜歡人橫行霸道,出身在小貧的家中,個性開朗大方,熱心助人,充滿愛心。
  葉莎(鄭雪兒飾)
流星花園Ⅱ
鄭雪兒
  住在西班牙的混血兒畫家,曾是不丹王國的公主,但是因不喜歡公主那種生活,常在世界各地旅行,活潑開朗、性格純真,頗富正義感,勇于表達自己。因爲已知自己罹患絕症,所以更加積極體驗人生。
  分集介紹第1集
  杉菜爸媽從漁村扳回台北這一天正好是F4的畢業典禮道明寺與杉菜在F3假借畢業旅行爲名的秘密安排下,兩人單獨前往巴塞隆納,共度浪漫又甜蜜的假期道明寺無意間發現類再送行時交給他的一封信,決定爲杉菜制造一個驚喜他買下杉菜喜歡的流星戒指,匆匆忙忙開著車子前往與杉菜約定的教堂迎面而來的一台跑車,卻改變了他的人生。
  第2集
  教堂前的杉菜一直沒等到阿寺,最後只好求助藤堂靜靜帶著杉菜在巴塞隆納市區尋找阿寺,從攤販老板那得知阿寺買了戒指,以及一個關于戒指不好的傳說昏迷的道明寺終于醒了,面對不認識的葉莎和傻哥,發現自己居然忘記自己的名字及所有的記憶F3匆匆忙忙趕到西班牙與杉菜碰面,開始尋找道明寺,茫然的道明寺不知該何去何從,只能跟著葉莎回到酒莊…
  第3集
  道明寺將自己關在房裏不肯出來,熱情天真的葉莎鼓勵他重新面對生活及自己,並開始協助道明寺尋找身分飯店裏杉菜連日爲了尋找道明寺而陷入崩潰,衆人面對道明寺的失蹤束手無策最後不得不懷疑整個事件的幕後黑手會不會是道明楓,杉菜鼓起勇氣打電話給道明楓詢問,道明楓爲了拆散兩人而向杉菜說謊自己帶走道明寺,並立刻致電巴塞隆納,全力尋找道明寺…
  第4集
  道明楓到酒莊接走道明寺,並開始進行改造道明寺的計劃。道明寺從電話中得知道明楓要改造他,感到懷疑與反感,決定逃回酒莊,在葉莎的幫助下,兩人回到台灣,但卻在機場與杉菜擦身而過,回到台北的葉莎與道明寺,在報上登了《尋找自己》的啓示,等候消息……
  第5集
  找不到道明寺的葉莎回到舊屋遇到小偷,葉莎爲了保護戒指奮不顧身與小偷搏鬥,就在千鈞一發之際,道明寺救下葉莎。道明寺的尋人啓示讓西門美作重拾信心,卻引來心存報複地中澤,綁架了道明寺,再葉莎假意配合之下,共同勒索道明楓。西門美作招回在西班牙的杉菜與類,衆人趕到舊屋時,卻只看見中澤與怒氣沖沖的道明楓…
  第7集
  葉莎開始根據線索探訪道明寺的過去,葉莎帶著道明寺勇闖道明寺的家,在保镳的包圍下,還好玉嫂的幫忙才能逃的出道明家,道明楓知道後把玉嫂辭退,F3爲杉菜包下電子看板尋找道明寺,但卻招來了許多無聊人士的電話,看見看板的道明寺,鼓起勇氣電話,卻被美作當作是無聊人士臭罵一頓,導致道明寺開始懷疑自己的過去。葉莎化身爲英德學院的學妹,前往打探f4之前的種種,她找到了美作…
  第8集
  葉莎從美作口中得知F4常去的PUB,帶著阿寺前往,卻看見西門美作和類正在和人打架,在危急時他出手救了美作和類,f3因爲看見阿寺而欣喜若狂,阿寺卻因爲討厭自己的過去,而逃離了他們,回到婆婆家告訴葉莎決心展開自己的全新生活…
  美作因爲阿寺的逃離而傷心不已,美作找杉菜到海邊,告訴杉菜他們見到道明寺,道明寺卻逃離了他們,杉菜反過來安慰美作,勸他也應該要重新面對自己的生活及全新的道明寺…
  阿寺找工作四處碰壁,最後找到一間早餐店,但因爲不會煎蛋,而被婉拒…
  第9集
  阿寺在回去的路上買了雞蛋,回到婆婆處開始練習煎荷包蛋。第二天在葉莎的陪同下,去了那家早餐店, 葉莎說要阿寺煎蛋給他吃,在葉莎,大順,還有老板娘依琳的努力下,阿寺終于找到了工作。
  阿寺在七夕節拿了第一份薪水,決定要謝謝葉莎的幫忙…阿寺努力學做意大利面,在婆婆的幫助下親手做
  給葉莎…晚上,阿寺爲葉莎安排了一個浪漫的晚宴…
  七夕節的那天,杉菜獨自待在蛋糕店了加班,白天不停地買蛋糕,到了晚上心理面很是寂寞…
  清和要與F3商量如何幫杉菜解去沒有情人的情人節的寂寞,幫他准備禮物…
  七夕節又下雨了,在雨裏有很多情人撐著同一只傘,杉菜一個人在雨裏行走,被清和叫上車,在車裏她聽到大家的祝福,杉菜感動的流了眼淚…
  第10集
  道明寺在街上遇到因車子抛錨在路邊修理的老師,道明寺親切的幫老師修車,讓老師感動不已,道明寺問老師自己以前是什麽樣的人,老師回答他,以前的道明寺比較不親切,喜歡現在的道明寺,杉菜和葉莎在公車上共同修理了一個色狼,因此兩人成爲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葉莎很喜歡杉菜,想介紹杉菜給阿星認識,杉菜在前往蛋糕店時,看見了阿寺…
  第11集
  杉菜與葉莎細訴心事,葉莎知道杉菜的過去,替杉菜感到難過,葉莎也告訴杉菜自己即將要離開他的流浪狗,兩人互相安慰互相鼓勵,葉莎離開了道明寺,但又被道明寺追回,青和在英德學院無意之下救了咪咪,咪咪對青和産生好感,西門與同事一同吃飯,無意間碰到道明寺,道明寺對西門說希望F3不要來打擾他的新生活…
  杉菜打工的蛋糕店接到高先生來電訂蛋糕,要送給婆婆,杉菜找到婆婆家但被婆婆拒絕,杉菜和葉莎決定要幫高先生和婆婆化解誤會…
  第12集
  杉菜努力的尋找高先生,道明寺則爲婆婆慶祝生日,婆婆要移民加拿大,臨行前被杉菜查出送婆婆生日蛋糕被拒者是居然是大企業總裁高先生,並發覺背後有段未能結合及被婆婆原諒的故事。而高總裁被杉菜契而不舍的精神感動並因而結爲忘年之交,在此時道明楓急欲與高總裁商談企業合並之事,卻因此事而常中斷而遷怒杉菜;婆婆道出爲何三十年仍不願原諒高總裁的原因,緣由于一塊海綿蛋糕引起,葉莎急電告杉菜轉告高總裁得知,幸而在婆婆出發加拿大前一刻化解了!
  第13集
  杉菜幫高爺爺和婆婆誤會化解,讓高爺爺非常高興,因而答應了道明楓的合並案,道明楓決定給杉菜一個機會。葉莎介紹道明寺給杉菜見面,杉菜一見道明寺非常激動,葉莎從美作那得知道明寺是杉菜的男朋友,決定離開道明寺,他約了杉菜見面,要杉菜勇敢地面對未來的困難…
  第14集
  葉莎與杉菜打完保齡球後,跟杉菜道別,杉菜回到家中,卻看見爸爸被警察抓走,追問之下才知爸爸爲了讓媽媽度過一個不一樣的生日,所以才盜用公司的車,在爸爸要被帶走時,類出現了,救了杉菜爸爸,讓杉菜感動…
  西門到父親企業裏工作,西門父怕西門太過驕縱,百般爲難西門,讓西門非常生氣…
  美作到道明寺打工的早餐店打工,體會一下平民百性的生活,衷心地祝福道明寺快樂,也接受了全新的道明寺…
  道明寺爲了葉莎的離去,怪罪杉菜,杉菜一氣之下,打了道明寺一巴掌…
  第15集
  青和和杉菜在校園禮遇到咪咪,咪咪邀請青和共進晚餐,杉菜在學校巧遇類。
  西門在父親的公司上班,提出企劃案,爲公司賺取很高的利潤,也獲得了大家的賞識,道明寺因爲葉莎的離開,而陷入悲傷的狀態,大信看不下去,狠狠地和道明寺打了一架,把道明寺打醒,決定要去找葉莎,早餐三人組對他金錢的支持,讓道明寺非常感動。
  葉莎生病在醫院,醫生告訴葉莎和傻哥,葉莎生的病是罕見的疾病,讓葉莎決定提早他的環遊世界的計畫。杉菜交給道明寺兩人之前的記憶,讓道明寺陷入兩難的困境,道明寺回到家中,請求道明楓幫忙找到葉莎…
  第16集
  道明寺拿起杉菜給他的盒子,陷入兩難,約了美作、西門、花澤類到他家聚一聚,對于他們願意接受全新的自己,感到非常高興,道明寺約了杉菜見面,使杉菜一家非常高興,但道明寺卻對杉菜說抱歉,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讓杉菜非常傷心,葉莎決定出院去環遊世界,臨出發前想去看看杉菜,但被道明楓綁架,道明楓告訴葉莎自己已經知道她的身分,道明楓逼葉莎答應和道明寺結婚,以達到道明家族的尊貴身分..
  咪咪約青和吃飯,咪咪喜歡上青和,所以一直偷偷問著青和喜歡的女生是誰…
  第17集
  葉莎答應了道明楓的條件…
  道明楓派人去接道明寺回家,道明寺看到葉莎非常高興,道明楓此時說出葉莎的真實身分,道明寺懷疑葉莎是有另有隱情而留下來的…
  咪咪邀青和野餐,但是遇到大雨,兩人淋成落湯雞!
  傻哥四處找不到葉莎,只好求助杉菜,他前往蛋糕店,問到杉菜家的住址後,立刻前往杉菜家,在杉菜家前等杉菜…杉菜被道明寺拒絕後,在街上四處閑晃,被類找到,類適時的安慰杉菜,讓杉菜感到非常窩心,隔天一早類送杉菜回家看到苦等的傻哥,決定幫他找尋葉莎的下落,卻在電視牆上看到道明寺訂婚的消息…
  第18集
  F3及杉菜追問傻哥,傻哥不願透露葉莎的病情,杉菜接到道明楓的電話,約杉菜在日本料理店見面,告訴杉菜她願意給她一個機會,讓她接近道明寺,去道明集團上班,杉菜決定休學,受到父母的認同,青和極力勸杉菜不要休學,杉菜前往道明集團說明自己的意願,青和到咪咪家找咪咪,咪咪安慰著青和,咪咪提出兩人正式交往的想法,讓青和受寵若驚…
  第19集
  咪咪到杉菜家訪問杉菜,咪咪問杉菜如何做一個人見人愛的女孩,杉菜告訴咪咪只要做自己就可以了..
  杉菜和道明寺在早餐店碰面,道明寺知道杉菜工作很辛苦,決定幫助杉菜整理倉庫,但在整理時,道明寺不小心跌倒,杉菜看到了替道明寺檔了梯子倒下來的危險,道明寺突然感到頭痛,拒絕再繼續往下想,離開了倉庫,葉莎想擺脫保镳的跟蹤,幸好大信路過,幫他解圍帶他到早餐店,從依琳的口中得知早餐店要結束營業,心中有了一個點子,葉莎和道明寺研究該怎麽幫早餐三人度過這個難關,葉莎想到一個方法,送他們一輛早餐車…
  第20集
  西門舉行慶功宴,在慶功宴上給他父親難堪,讓西門父非常生氣…美作在西門慶功宴上遇到了今生的伴侶-筱喬,F4去道明集團找加班的杉菜,西門罰杉菜喝三杯酒,再第二杯的時候,道明寺和類出面要擋,衆人一陣尴尬,幸好美作機靈化解尴尬,西門鼓勵杉菜繼續努力…
  傻哥到道明家找葉莎,道明寺非常高興,唯一不高興的就屬道明楓…
  第21集
  西門住院,類、美作、杉菜、道明寺前往探視,美作的媽媽幫美作安排相親,美作前往相親地點,卻看見正在拉大提琴的筱喬,筱喬問美作想聽什麽曲子,美作告訴筱喬要聽哆啦A夢,筱喬回答沒聽過,美作當場給小喬難堪,但迫于媽媽的關系,只好跟筱喬約會…
  葉莎將設計好的早餐車放在道明寺的桌上,道明寺找杉菜幫忙…西門住院期間才知道父親不回家的原因…
  美作對筱喬的聽話,感到非常困擾,美作決定讓筱喬認清自己是什麽樣的男人,所以帶她去常去的PUB,跟辣妹一起共舞,試圖讓筱喬知難而退…
  第22集
  西門極力撮合自己的父母,但西門父決定讓西門媽自由…美作對筱喬的執著,感到無奈…
  葉莎設計的早餐車,由道明寺開往早餐店給大信她們,衆人很高興的開著車兜風,途中遇到青和,青和對于道明寺認出他是誰而高興的跑去找杉菜,但被宇田得知,報告道明楓…
  葉莎約杉菜見面,要謝謝他對早餐車的幫忙…f4在pub聚會,西門起哄要葉莎和筱喬來參加約會,結果筱喬到了…
  第23集
  筱喬爲美作對她的欺負揮手給了美作力道不重的一巴掌.這卻贏得了美作的欣賞.
  葉莎聽杉菜說道明寺以前也常罵她是笨蛋,就讓阿寺錄“笨蛋接電話!”的手機鈴聲。
  西門一早就到公司上班,和父親的關系也變好了。
  校園裏,青和寫了杉菜跟道明寺的故事給咪咪看,並希望能幫道明寺恢複記憶。
  葉莎通過快遞與杉菜交換了手機。道明寺約杉菜吃午飯後,聽到了杉菜“笨蛋聽電話!”的手機玲聲。
  青和跟咪咪約見道明寺並講述他與杉菜的故事,阿寺邊聽邊回憶起一些片段,但卻也想起母親說杉菜目的並不單純的話,說出“就算我恢複記憶,我也不會愛杉菜!”
  醫生診斷阿寺腦裏的血塊應該正慢慢退卻,記憶會隨著血塊的退卻而慢慢恢複。
  阿寺在英德的校園裏邊走邊回顧...回到學生置物櫃前,顫抖著手打開杉菜的NO.174櫃子…又像是一時面對不了地,惶恐地關阖上.
  葉莎想去旅行,阿寺答應陪她去旅行。葉莎送《透視記憶》給阿寺,卻使兩大吵。
  阿寺責怪杉菜利用青和逼他恢複記憶,把杉菜罵哭了.阿寺逃避再接地趴在桌上,顯得掙紮而難受.
  咪咪見青想找F3幫忙,但他們都不肯幫,最後想到找葉莎.
  在葉莎軟聲軟調地撒嬌下阿寺答應杉菜、青和他們去遊泳。
  第24集
  青和約大家去遊泳池遊泳,道明寺對青和的三番兩次地糾纏感到厭煩,青和約道明寺比賽遊泳,道明寺在池裏看見一枚戒指,腦中閃過以前的畫面,引起一鎮頭痛,溺水了…
  葉莎匆忙中跳下水去救道明寺,送到醫院時,道明楓責怪杉菜和青和,並對葉莎曉以大義,其實他早看出葉莎愛道明寺,希望葉莎好好珍惜道明寺不要再讓來讓去的,道明寺在醫院失蹤,衆人到處尋找,杉菜卻看到葉莎對道明寺告白…
  第25集
  杉菜約葉莎到保齡球場打球,告訴葉莎自己決定放棄,並祝福葉莎…
  杉菜決定到鄉下走走,在火車上與阿德擦肩而過,杉菜發現自己的錢包不見了,以爲是阿德偷的,急忙追下車攔截阿德,兩人拉扯間,阿美出現了,以爲杉菜是阿德的女朋友,杉菜解釋清楚後,阿美爲自己的誤認感到抱歉,且得知杉菜身上沒錢,也聯絡不上朋友,就邀杉菜到他家住。衆人爲了杉菜的離開而心疼,尤其是恢複記憶的道明寺…
  美作和筱喬的約會,筱喬告訴美作他將大提琴當作是他一個難忘的暗戀對象,美作開玩笑的說你不怕我吃醋啊,筱喬聽了馬上將大提琴丟入海裏,美作見狀跳下海去救大提琴…
  杉菜在阿美的關心下,心情已經漸漸好轉,這時候類出現了…
  第26集
  道明寺找到大信她們,告訴她們他的煩惱,但依琳告訴阿寺,他現在不能告訴任何人他恢複記憶,讓道明寺非常難過。阿德告訴阿美他決定重新做人,不再爲非作歹,希望阿美相信他,杉菜因爲誤會阿德偷他的錢包感到過意不去,決定請阿美和阿德吃飯,和類前往菜市場買菜,類幫一位阿婆賣菜,得到100元工資,類非常高興,買了一束花送杉菜,讓杉菜很高興…
  杉菜和阿美說應該要給阿德一個機會,阿德找杉菜和類商量想給阿美一個難忘的生日,衆人著手計畫著…阿美決定向類表白,願意當他的女朋友…
  類再小鎮上發現一位修琴師傅,通知美作帶著曉喬前往修理大提琴,筱喬的大提琴有救了,美作非常高興,在離開前杉菜告訴美作,筱喬很不錯,美作則告訴杉菜類也很不錯…
  第27集
  阿美向類告白被類拒絕,阿美生氣第前往海邊發泄情緒,類找到了阿美,告訴阿美真正的愛,是會爲對方痛苦,阿美問:造成類痛苦的人是不是杉菜,類是不是愛杉菜,類沒回答…
  阿德找杉菜和類請她們幫忙設計阿美的慶生會。阿德拿出流星戒指送阿美,杉菜大吃一驚追問阿德戒指的來源,阿德被警察帶走了…
  道明寺對傻哥說出自己恢複記憶,傻哥求他不要說出來,讓大家都好過一點,傻哥告訴道明寺,葉莎爲了成全道明寺和杉菜,跟道明楓定下三個月的婚約…
  第28集
  類幫阿德脫離牢獄之災,阿美對于哥哥的出獄,感到非常高興…
  道明寺從美作口中得知類和杉菜在鄉下,便開車前往,但卻看到杉菜和類接吻,傷心離開…
  類和杉菜告白,希望杉菜與他回日本,被杉菜拒絕,當類和杉菜回到小屋時,阿德和阿美告訴杉菜有人來找她們,類馬上想到是道明寺,類找到道明寺,道明寺決定放棄,但類要道明寺聽杉菜的意見,杉菜告訴道明寺,從她們兩個相遇開始,就一直風波不斷,她倆地愛情起源于流星,那麽今晚如果有流星就是老天爺讓她們在一起,如果沒有就結束,倆人等了一個晚上仍然沒有看到流星,道明寺希望杉菜能告訴他愛她,杉菜大聲喊出…她們都沒有看到老天爺爲他們流下了滿天的流星雨…
  第29集
  道明寺從傻哥那得知葉莎骨隨配對失敗後,決定帶著葉莎在他生命最後的幾個月,陪他環遊世界…道明寺從道明楓的口中得知杉菜離職了…
  咪咪和杉菜到旅行社工作,青河到旅行社找咪咪和杉菜去跳舞,杉菜因爲跟類有約所以不去,咪咪則因爲要打工所以無法去,但後來在餐廳碰到咪咪原來她再跳鋼管舞,青和十分生氣咪咪對他說謊,青和問杉菜若是好朋友欺騙她的話該怎麽辦?杉菜要他好好的聽他解釋,青和找咪咪得知她爲了籌學費所以不得不賺錢,青和感到心疼,答應咪咪自己會好好地照顧她…
  美作幫筱喬修好大提琴,筱喬高興的獻上一吻…
  第30集
  郵差先生送來信件給傻哥.席地坐在屋外的階梯上,傻哥讀著信:“傻哥,我是葉莎,布拉格的冬天充滿著希望的氣息…”“其實我早就知道阿寺恢複記憶了…想起了他對杉菜刻骨銘心的愛情…只是我不敢去面對…所以我貪心地接受了阿寺陪我環遊世界的友誼…”“其實我一點都不勇敢…我害怕失去…所以我畫下了所有的背影…好讓所有的一切都走不出我的視線…”“阿寺陪著我一個城市流浪到另一個城市…我釋然了!也想通了!原來上帝安排我出現在阿寺跟杉菜的故事裏,是爲了要讓我學習杉菜的勇敢和堅強…”“我想起了我父親和族人…他們每天在海邊爲我祈福…我擁有你,阿寺,還有杉菜的鼓勵…我想要好好地活下去!我要活下去!”“當你看到我的來信時,請不要爲我難過,因爲我已經回到了不丹。因爲我的信念,感動了上帝,骨髓配對成功了!”“我只能把阿寺和杉菜的幸福托付給你!我曾經愛過一個名叫阿星,迷了路的男孩…現在我和對杉菜始終深情執著的阿寺成了朋友…”“同時擁有阿星對生活的認真,和阿寺對愛情的奮不顧身的道明寺,才能給杉菜真正的幸福…”“傻哥,在這裏,我把背影留給你…不要感到傷心…因爲明年的今天,傻哥跟葉莎會一起在巴塞隆納的莊園裏,喝著紅酒…”讀完信的傻哥滿心感激地對著天際大喊:“謝謝耶稣!謝謝阿拉!謝謝聖母瑪莉亞!謝謝菩薩!謝謝!謝謝!”
  國家級音樂廳裏,筱喬和弦樂團進行著她返國後的第一場演奏會.台上的筱喬優雅地專業地拉奏著大提琴.青和.咪咪.殷媽媽.美作母親.美作.西門在台下排排坐,認真欣賞聆聽.專注深情地看著筱喬的美作回想起:“那邊穿黑色衣服的女孩子是誰?沒看過…”在西門的慶功宴上,第一次看到筱喬,聽西門介紹後,自己的不屑態度:“又是一個沒大腦的名貴花瓶!”在PUB裏,當著兄弟的面,強吻了筱喬,筱喬打了自己的一巴掌,“剛才是你的面子!現在這一巴掌,是我的面子!”筱喬因爲自己的醋意玩笑話,將她心愛的大提琴扔下海,自己跳水爲她救回琴.堤岸上的她急著呼喚:“不要撿了!你回來!你快回來啊!”前幾天,在街頭,筱喬的獻吻,自己的驚喜聲音“你不知道,這件事應該是由男人主動的嗎?”捧起她的俏臉,深情感動地與她纏綿擁吻.悠揚琴聲收尾,停止.全場響起如雷掌聲.筱喬拿著大提琴,從椅子上站起來,笑容可掬地對台下所有人致意:“謝謝大家.”“在安可曲之前,我想跟大家說一個我跟大提琴的故事…”“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愛上了一個男孩…”台下的美作一臉忌妒和醋意的表情.“可是我一直沒機會告訴他…直到我出國念書…我開始用所有的思念來拉琴…但是這次我回國後,才發現他已經不記得我了…”
  “現在我要獻給他一首曲子,感謝他啓發我對愛情,對音樂的熱情…這是他最愛聽的‘世界名曲’…”筱喬坐回椅子上,架好琴.美作再也承受不了溢出胸口的妒意,難堪地站起來,走到通道上,朝出口方向走.卻聽到身後響起的大提琴獨奏聲,竟是“哆啦A夢”的主題曲.驚愣住而停下離去的腳步,回過頭,美作深深地望住台上的筱喬,感動不已地笑了.拉奏著大提琴的筱喬也望著美作,露出溫婉慧黠的笑靥.愣在原地,美作開心地感動地幾乎紅了眼眶.在樂團裏大小提琴與鋼琴的伴奏下,筱喬演奏完她首場演奏會的安可曲—‘世界名曲’哆啦A夢.場內響徹掌聲,筱喬站起來,向大家欠身致謝.美作回憶起當時在兩人相親的餐廳裏,殷伯母問:“美作,要不要聽什麽曲子?我讓筱喬拉給你聽.”自已的惡作劇:“世界名曲,哆啦A夢.”卻讓筱喬這樣認真用心地記在心裏,美作深深感動著,狂喜地讓目光鎖住台上佳人的倩影.廳內掌聲持續不絕,大家全紛紛站起來熱烈鼓掌.
  演奏會結束後,散場後的音樂廳,筱喬從後台走出來,走近席地坐在舞台上的美作身邊.美作:“那時候,你總是綁著兩支辮子,戴著大大的眼鏡…”筱喬笑道:“所以你就根本沒注意到我的存在…”“十二歲就談戀愛!你會不會太早熟了?”“不會啊!我的確從那個時候就開始喜歡上你…可是你根本就忘記我了…”“所以你才故意整我,好報我忘記你的仇?!報複我讓你從十二歲等到現在…”美作這才恍然大悟地欣喜笑著.“那你現在還等什麼?”筱喬暗示.美作一時沒聽懂,筱喬:“你說過…有些事情要由男人主動…”美作意會地笑開,站起來,伸手牽筱喬也站起來,緊緊緊緊地摟抱住筱喬,與她無限深情地纏綿擁吻.久久,才舍得離開對方的唇,兩具緊貼彼此的身子幸福地相擁.
  白天的台北中正機場,阿寺一身輕便地背著小行囊,走出入境出口.晚上,阿寺走回到道明豪宅的豪華大門前,在又飄雨的夜色裏,握住鐵門上的鐵欄杆,有些抑郁地望入宅內.又是飄著雨絲的道明大屋外的柏油路上,阿寺踽踽獨行的背影,朝大屋方向緩步前行.走回畫室,走到蓋著白布的大幅畫板前,阿寺伸手拉下白布.白布下,是葉莎親手秘密繪下的,藍天白雲下的葉莎的背影,望著遠方的一輪豔陽.阿寺凝視著巨幅畫作,忽然像是看到葉莎本人就真的背對著自己,站在她的背影畫像旁,然後,她緩緩地轉過身,對自己綻出開朗明亮的笑容.又再多看了一會兒,阿寺離開坐著的椅子,走到畫板前,拿著美工刀動手將畫紙從畫板上割下來.
  蹲在地上,阿寺將割下的畫紙慢慢卷收起.一雙踩著黑色高跟鞋的腳踏進畫室.道明楓:“我聽見這裏有聲音,我就知道是你回來了!”阿寺繼續卷畫紙,不予回應.“我一直在等你回來…”“我只是回來拿東西.”阿寺沒擡眼地表示.“道明集團還在等著你去繼承!”“你自己留著吧!我沒興趣!”“阿寺!”卷好畫紙的阿寺站起身,看了母親一眼,“我不會再回來了.今天回到這裏,我一定要找回我的決定.”“阿寺!留在媽咪身邊…”“在你所控制的世界裏沒有愛…只有權力,只有利益…還有你自己…拿別人的生命,和兒子的幸福來利用…根本不管兒子的生或死…既然這樣,你就當作我真的死了吧!”道明楓憤怒地揮手就給阿寺一巴掌.阿寺捂著臉頰,轉回頭,冷笑,“自已好好保重.”走出畫室門外.“阿寺!”“阿寺!”“阿寺!”道明楓一路快歩追上兒子的步伐.“好!隨便你要耍少爺脾氣到什麼時候!反正等你摔夠了,你就會回到媽咪身邊了!”“你說的沒錯,我是摔的不夠…你這種沒輸過的人大概不會知道,摔得愈多,愈不怕痛…”阿寺頭也不回地離開.道明楓像是在安慰自己:”阿寺!你一定會回來的!你是媽咪的兒子!你一定會回來的…”
  離開道明豪宅的阿寺來到了舊屋外,緩緩地走,慢慢地浏覽緬懷回憶著.傻哥回來,看到阿寺的背影,驚喜地喊:“阿星!”搭上阿寺的肩膀,拍拍阿寺的肩頭.傻哥帶阿寺走上二樓房間.阿寺緩步爬上階梯,進到自己失憶時曾住過好一陣子的小小房間.拿著裝盛著紅酒的高腳杯,阿寺四處浏覽著屋內的東西,看看牆上依舊保留的葉莎筆下的台北地圖.走近坐在一旁也喝著紅酒的傻哥面前,”傻哥,你一個人住,怎麼有本事把房子搞得這麼亂啊?”傻哥大笑,“忙著煮菜,忙著交朋友,忙著狂歡…忙著偶爾牽牽小手…我忙得咧!”“傻哥你真的一點都沒有變欸!”阿寺被傻哥逗出笑意.“你以爲你把自己搞得像個流浪漢,就是改變了嗎?你以爲不跟我們連絡,躲起來,就真的改變了嗎?”“我沒有躲啊…跟著葉莎四處旅行以後,我發現這樣的生活更充實!也很單純!餓了,就去打打工…累了,就隨便找個地方躺一躺…寂寞的時候,就像你一樣,交交朋友…”“但是沒有牽小手…”傻哥暗示.
  阿寺卻沒聽懂,“牽手?我有牽一個小朋友過馬路…”傻哥被阿寺的直率惹笑,”你既然那麼愛旅行…那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翻找出一只首飾盒,拿取出流星男戒,傻哥慨然:”很久以前,我就想找個地方,挖個很深的洞,把它埋起來…可是又怕埋得不夠深,會害後來挖出來的人受到那個詛咒…”“要你哪天到了太平洋,找個最深的地方,把它丟掉吧!”將戒指遞給阿寺.微顫抖著手,接過流星戒指,阿寺是欲淚的表情.傻哥對將把表情凝得很深很傷的阿寺說:”我終於把這只戒指還給你了!要不要丟,就看你怎
  麼決定!在沒丟掉之前,你幸或不幸,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什麼時候走?”“大概這一兩天吧.”“答應傻哥,走之前,跟我好好喝一攤!你一定很想念我的三杯田雞吧?”傻哥的話才讓阿寺又綻出笑容,兩人在陽台上暢談共飲.
  台北NEW YORK NEW YORK Shopping Mall附近.小館子裏,阿寺面對著滿滿一桌的佳肴菜色.“傻哥,這麼多菜,我們只有兩個人怎麼吃得完啊?”問向正端著菜放上餐桌的傻哥.“誰說只有我們兩個人!”“嘿!”滿臉笑容的美作,西門,類踏進小屋裏.走在最前頭的美作開心地走近顯得驚喜的阿寺,輕力道地朝阿寺腹部拍了一掌.西門:“傻哥一通知我們,我們就立刻打電話叫類回來!一共花了三小時四十分!”傻哥:“怎麼可能?你們用飛的喔?”“你說對了!我們真的是開直升機去接類回來的!”
  類戲谑:”只不過…美作開直升機的技術真不是普通的爛…”逗笑阿寺.“你這家夥!真不夠兄弟!一直沒有消息,不跟我們連絡就算了!現在偷偷回來了,也不告訴我們!還想偷偷地走!”“你們說,該拿他怎麼辦?”類笑著提議:“揍他!”阿寺:”你們說扁就扁,那我算什麼?”西門:“你說不扁就不扁,那我們算什麼?”美作:“扁啦!”美作率先輕拍了阿寺的胸口一掌,接著,西門作勢要給阿寺的肚子一拳,阿寺縮了一下腹部,落下的卻只是根本沒使力的小小拍擊.然後,類朝阿寺的臉狠狠出拳,但到了阿寺眼前三公分左右,便停住了,收回拳頭,類露出更大的微笑.五人碰杯,“敬阿寺今天的歸來!”類:“也敬明天的分離!”“敬F4!”
  五人乾杯,快樂開懷地暢談,大家聽阿寺聊旅程的經曆,暢懷地吃著聊著喝著.
  類在屋外獨自坐著,慣常憂郁的神情.阿寺拿著一罐酒,走到屋外,問類:“幹嘛一個人在這裏?”“透氣啊.美作和西門喝醉了?”“他們應該差不多了吧!”阿寺忖度了一會兒,才略爲支吾地開口:“你一個人回來啊?”“那…”支吾著,問不出口.“你想問的是杉菜對不對?她明天去日本.”“你才回來,她卻要去日本?!等一下…你們不是在一起嗎?爲什麼她還要那麼辛苦?你爲什麼沒有好好照顧她?”努力壓下自己的情緒,卻還是激昂不已的神態與語氣:“她之前吃的苦還不夠多嗎?你爲什麼不讓她快快樂樂,幸幸福福的?”“你那麼激動幹嘛?”類的話像是兜頭澆了阿寺一桶冷水,讓他瞬間噤了聲.“爲什麼一提到杉菜,你就那麼激動?你明天不是就要走了嗎?那杉菜的快樂,杉菜的幸福,又關你什麼事呢?”阿寺啞口無言,類:”杉菜的快樂,杉菜的幸福,能給她的,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人.”阿寺卻忽然湧上怒怨交雜的情緒,”那又怎樣呢?!這是命運選擇的啊!”類猛力揮拳揍上阿寺的左臉頰.阿寺捂住臉,吃驚而睜大眼地回頭看著類,“不服氣嗎?想反擊嗎?那天我對你揮了一拳,你卻連反擊的勇氣都沒有…”從褲子的口袋裏拿出一只信封,放到阿寺的手上,“命運,現在掌握在你的手裏,至於要不要拿出反擊的勇氣,隨便你,如果你沒有反擊的勇氣,這種東西,就丟到垃圾桶吧…”類走往屋門.阿寺拿住信封,轉過身喊住類,“類…我該說什麼好呢…”
  “你什麼都不用說…只要好好對杉菜.”阿寺對兄弟露出感激的笑容.
  甜蜜的杉菜之家,一大早就傳出吵吵鬧鬧的聲音.妻:“七點半了?!爸爸你是不是把鬧鍾按掉了?!我明明調了五點半要起來啊…”夫:“我被你擠得連翻身都不能,怎麼按掉鬧鍾啊?!”兩夫婦一邊爭吵不休,一邊從主臥房走出來,兩人都頂著淩亂的頭發,妻:“我們女兒今天第一次帶團到日本,如果你害她遲到,你就慘!”走往女兒房間,“杉菜…杉菜…杉菜…起來羅…杉菜…”
  “我們女兒咧?”進到女兒房裏,卻空無一人,枕被也都整整齊齊的疊在床上.杉菜爸還沒完全清醒,“喔!我知道了!我們杉菜昨天晚上沒有回來!”“你睡糊塗了喔!我們昨天晚上還幫我們家杉菜整理行李!什麼沒貋?”杉菜媽在杉菜的書桌上看到了一張信紙.杉菜留下的:“爸,媽,舍不得叫醒你們,我出發了.”“真奇怪,我已經開始想家了,其實我也不過是到日本五天而已啊…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快快樂樂地出門,平平安安地回家的…所以,媽,拜托你不要再唱歌仔戲了喔!”一起讀著信的杉菜爸媽一邊看信,一邊又哭又笑的.“爸,媽,我一直想告訴你們,我很高興我的爸媽是你們!雖然我們家一直都很窮,但是有爸媽你們每天的搞笑,溫馨,我真的過得很開心…雖然我一樣只是雜草,不起眼的雜草,但卻是堅強的雜草!所以我要謝謝爸媽生了我…謝謝你們.”
  讀完信的杉菜爸媽垂著淚滴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我們的女兒長大了!”“對啊,杉菜長大了!真的長大了!那我們也要爭氣點!女兒都長大了,我們不能一直長不大…”“爸爸!那請你以後用自己的衣服擦眼淚和鼻涕!”媽媽對拿著自己衣袖擦眼淚的丈夫,不悅地提醒.“喔…老婆,你不是說男人的眼淚是最珍貴的嗎?所以我是在把這份禮物送給你欸!”“不用了!從結婚到現在,你給我的都是廢物!就連你自己也是廢物!”“那你就是最會廢物利用的人啦!怎麼樣?用了這麼久,好用吧!”兩夫妻嬉嬉鬧鬧,直到有人來按門鈴.正在機場的杉菜分發著機票給這趟日本遊的團員.阿寺背著行囊在大街上狂奔追趕著.杉菜媽媽的泣聲控訴爲襯底:“我才不會笨到把我們杉菜現在在哪裏告訴你咧!我才不會笨到讓你再去傷害我們家女兒咧!我才會不笨到告訴你杉菜正在機場,准備搭九點四十分的班機去日本咧!我警告你喔!你這次一定要好好對我們家杉菜喔!不然我不會放過你喔!...”
  阿寺不停地在大街上跑著,沖趕往機場的方向.沖進一輛停在路邊的taxi,另一位攔下車的客人:”先生,這是我叫的車!”坐定後,伸手拉車門的阿寺滿臉興奮的微笑:“我有問你意見嗎?”關上門,taxi立刻趕往機場.
  機場這邊,杉菜接起手機,“我是杉菜,什麼?小杜盲腸炎?!要我去接她的班?...嗯,我是去過巴塞隆納…可是…那我現在這一團在怎麼辦…”阿寺趕到機場,沖進門,拿出護照和機票,在人群中匆忙地穿梭.另一位小姐跑到杉菜面前,”我是要接你的班的人,這是你去巴塞隆納的機票,等一下就要飛了.”“那我們這一團就交給你了!九點四十的飛機.還有兩位團員去洗手間,等一下就回來.”杉菜交代著.“好,你要趕快喔!你的飛機要飛了!”杉菜趕緊過去登機門.阿寺穿過重重人潮,抵達櫃台,將護照機票放到櫃台上,“對不起,我有遲到嗎?這是我的機票和護照.”服務人員拿過機票和護照辦理登記,阿寺左右張望,再問:“請問,今天有旅行團嗎?”“有啊!每天都有很多旅行團.這是您的護照跟機票,在一號登機門登機,九點四十分起飛.”
  第31集
  巴塞隆納的街景,TAXI後座的杉菜張望著街景,經過高弟所設計的聖家堂,陷入回憶裏:第一次同遊西班牙的一對情人站在聖家堂前爭辯,“你一定是妒忌他!天才跟瘋子只有一線之隔,你這個笨蛋當然看不到天才,只看的到白癡!”“我只看得到白癡?!...對啊對啊,所以世界上那麽多美女,我卻只看上了一個擡著頭看傻了眼的白癡!”杉菜佯怒地瞪了阿寺一眼,忍不住笑了.
  現實中的杉菜,坐在TAXI車裏,微微黯然了,”記憶到底是甜蜜的?還是痛苦的?就像是對我的考驗一樣…不管道明寺在哪裏…‘記憶’都在我這裏…我躲不掉,也沒有人可以帶得走…”
  打開門,踏進飯店房間裏,杉菜凝望著這曾經熟悉的地方.回想起:那時候,兩人在飯店的第一夜,自己站在陽台上眺望著巴塞隆納的夜景,阿寺走近身後,從後面摟抱住自己,兩人都笑得十分幸福甜蜜.從甜美的回憶中再摔回現實世界裏,杉菜慨然地黯了臉色,然後再努力振作起精神地坐進沙發裏.撥出電話,”喂,你好,我是這次的導遊杉菜…”
  第二天一早,杉菜手持擴音器:“各位‘情定之旅’的團員請上車!各位‘情定之旅’的團員請上車!”清點團員人數:“…許佩玲…黃峻憲…”“林淑美…周武雄…林淑美…周武雄…?”看到不這兩位團員舉手.“導遊,我剛剛有看到他們兩個還在那邊買紀念品!”有團員抱怨.“那我下車去找他們,你們在車上等一下喔.”下車後,一名兜賣缤紛五彩氣球的售販向杉菜走來,杉菜向他搖手示意不買.不經意地擡眼看見滿天飄升的粉紅色氣球.杉菜想及:“杉菜小姐,我把我的幸福交給你了!”阿寺在自己面前紳士般的欠身彎腰.伸手去拿,卻漏接了那顆紅色氣球,兩人失望地看向飄離的氣球…杉菜發現滿天的氣球是從前方不遠處開始飄升,看過去,是一個抓著大把粉紅色氣球的小朋友,他不停地陸續地讓手中的氣球一顆一顆地冉冉升上天際…有人來喊:“導遊!他們兩個回來了!”“喔.”杉菜才回神,跟著上車.
  前往下個景點的車途上,杉菜盡職專業地向團員引薦下個遊覽點.“好,那我們五點的時候,在卡納勒噴泉那裏集合.”“導遊!聽說喝了卡納勒泉水就一定會再回到巴塞隆納來,是真的嗎?”“我不確定 !不過我喝過卡納勒的泉水,現在我的確再次回到了巴塞隆納…”“那我等一下一定要喝它一大缸!”引來衆人的笑聲.
  在YO TE AMO的背景歌曲中,杉菜也下車,一個人在久別歸來的巴塞隆納街頭漫步.走經一座廣場,驚得在廣場上啄食的鴿群振翅飛起.看到街畔的一只木桶,彷佛還正看到,幾個月前的阿寺穿著帥氣襯衫,彎下身徒手裝盛著泉水喝的身影.“也許真的是卡納勒泉水讓我回到了巴塞隆納…”杉菜摸著左手中指上的流星戒指.“那…道明寺呢…?”忍不住黯然神傷.“道明寺你聽到了嗎?我在這裏…”
  西班牙的年度盛事,一年一度的鬥牛競技賽場上,杉菜手拿著V8拍攝下鬥牛場上的熱鬧喧騰,而露出淡淡笑容.下一刻,卻被周圍的瘋狂亢奮人潮推擠而跌在地上.杉菜輕揉被撞疼的拿著V8的右手臂,掙紮著想爬起來,身旁的人潮卻持續擁過來.另一只戴著流星戒指的手探向杉菜,杉菜順勢地將手放進好心人的手心裏.兩只戴著一對流星戒指的手緊緊相握,這一對失散許久的流星戒指終於相遇了.倒在地上的杉菜藉著另一只手的拉力,也使勁地想撐起身體站起來,然後總算擡眼看向同樣戴著流星戒指的手的主人.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阿寺微笑的俊臉,杉菜驚訝地睜大雙眼.
  遊覽車停放處附近,阿寺跟杉菜兩人約間隔著一個小朋友寬度的距離,鄰坐著.兩人都蹰措著該如何開口.杉菜打破沈默:“你好嗎?”阿寺不答反問:“ 好嗎?”“還不錯啊!”“我也還不錯.”“怎麽會這麽巧…”遊覽車司機按出喇叭聲提醒杉菜.
  “我該走了…”站起身,杉菜:“道明寺,我…”“什麽?”阿寺滿是期盼地等待.杉菜卻掩飾了一下真正的心情,只說:“我們台北見.”阿寺失望了,“台北見.”杉菜走上墨綠色的遊覽車,車門關上,掉頭開離.愣在原地的阿寺見到遊覽車一駛離,趕忙拔腿緊追在車後。極力猛追了好一段路,阿寺跑不動地停下來,站在路中央急促喘氣,看向毫不留情開遠的墨綠色大車,沮喪著.忽然身後傳來:“道明寺!你要去哪裏啊?”阿寺驚喜地回頭,看到杉菜笑開的臉,也跟著喜悅地綻開笑臉.兩人相隔約三十公尺的距離,開心地對望著.
  兩人終于一起回到St. Pons教堂.在上帝面前,閉起眼,雙手合十,虔誠地垂首禱告.杉菜先睜開雙眼,轉頭看著阿寺仍念念有詞地閉眼祈禱.“你禱告得那麽認真,到底都跟上帝說了什麽啊?”阿寺睜開眼,看向上帝,有點小孩子氣地抱怨:“我說,我爲了來這裏,走了好長一段路…我拜托你不要再整我和杉菜了好不好?”杉菜邊聽邊蹙緊了眉,“哪有人跟上帝說話這麽沒禮貌的!”阿寺反駁:“我哪裏沒禮貌啊?我還說了‘拜托’ !”打了阿寺的左手臂一下,杉菜再轉向上帝,“上帝,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你不要跟他生氣喔!”“上帝哪有像你這麽小心眼啊!”“我哪裏小心眼!”瞪向阿寺。停了一秒鍾,杉菜接著又想到可以反擊的話,“對啊!我就是小心眼!才會喜歡你這個大豬頭!”阿寺嘟著嘴,想反駁地:“我…”“早知道我就跟花澤類那個小豬頭在一起!讓西門和美作那兩個白癡…”杉菜未炮轟完的話語全數被阿寺突如其來的深吻給含下去。杉菜驚喜地睜大眼看著放大在眼前的阿寺閉著眼認真深情的模樣.隨即開心地閉起眼睛,投入地回吻.鏡頭再帶到阿寺的臉,他微張開眸,也凝望著眼前阖著雙眸情深回吻自己的杉菜,然後又滿足地閉上眼睛.兩人吻得情深投入而纏綿.慢慢地,鏡頭再拉到巴塞隆納街邊的一張坐椅上,椅背的木板條上刻著“杉&寺”…遠遠地聽見了杉菜的聲音嗔罵著:“道明寺!你怎麽把我們的名字寫的這麽醜!”…
  台灣這邊,亮黑的天色下,傻哥的小餐館門前,類.西門.美作以及傻哥四人,各持著一瓶酒,慶祝似的喝得微醺,傻哥舉杯:“敬杉菜和阿寺!”隨即好奇:“那兩個人現在會在巴塞隆納幹什麽啊?”“還不就是在那邊豬頭來豬頭去的!”四缺一的兄弟三人都爲彼此有默契的臆測而朗朗大笑開.
  巴塞隆納這邊,終于在教堂裏相守的兩人還在纏綿悱恻地擁吻不休…
  電視原聲帶YO TE AMO道明寺與杉菜西班牙之歌_CHAYANNE
  BLUE杉菜的憂郁_CHANTAL KREVIAZUK
  BROKEN VOW破碎的誓約_LARA FABIAN
  ALL BY MYSELF寺的孤寂_ERIC CARMEN
  CLOSE TO YOU青和電台點播之歌_EDWARD OU
  TE QUIERO TE QUIERO西班牙浪漫晚餐_CHANO
  HAPPY快樂早餐店_ALEXIA
  WORDS寺的真愛_F.R. DAVID
  I LOVE YOU ALL THE WAY完美結局_JANIE FRICKIE
  LOVE朝夕相處_KENNY LOGGINS
  I’LL NEVER FALL IN LOVE AGAIN心碎的葉莎_DEACON BLUE
  WHEN I SEE YOU SMILE道明寺與葉莎之歌_BAD ENGLISH
  DORAEMO美作與筱喬之歌
  CONCIERTO DE ARANJUEZ道明寺車禍之歌_CHANO
  I CAN’T LOSE YOU絕不能失去你
  THE SEASON OF FIREWORKS煙火的季節(王朝網路 wangchao.net.cn)
简体版:流星花园Ⅱ
 
转播到腾讯微博  
 
 
標籤: 流星花園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69589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5064821883.jpg[/img][/url]流星花園Ⅱ 劇集資料  類型:台灣偶像劇   制片人:柴智屏   首播:華視 2002年11月11日   主演:   杉 菜——徐熙媛飾   道明寺——言承旭飾   花澤類——周渝民飾   西 門——朱孝天飾   美 作——吳建豪飾   葉 莎——鄭雪兒飾   青 和——歐定興飾   殷筱喬--吳佩慈飾   道明楓——甄秀珍飾   滕堂靜——錢韋杉飾   玉 嫂——唐 琪飾   婆 婆——焦 姣飾   大 信——陳建州飾   阿 德——劉畊宏飾   小 優——楊丞琳飾   咪 咪——賴雅妍飾   杉菜爸——董至成飾   杉菜媽——王玥飾   時長: 31集 劇情簡介  F4從英德學院畢業了,杉菜的父母也從漁村搬回來,和杉菜一起生活。   道明寺邀杉菜一起到西班牙畢業旅行,但兩人卻又因故吵架賭氣,眼看巴塞羅那之行即將泡湯,F3于是用計將這對別扭的情侶送往巴塞羅那,爲兩人制造機會。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69589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5064822062.jpg[/img][/url]流星花園Ⅱ  臨行前,花澤類交給道明寺一封“秘密信函”,要他到西班牙再拆開來看。第一次暢遊巴塞羅那街頭的杉菜,喜悅又興奮。巴塞羅那的浪漫,讓這對戀人的感情甜蜜加溫。受到花澤類“秘密信函”啓發的道明寺,買下杉菜在市集看中的一只流星戒指,暗中安排一切,准備在巴塞羅那近郊一座有幸福傳說的教堂裏向杉菜求婚,不料,途中卻發生一場意外,留下杉菜一人在教堂前苦苦等候……   道明寺的無故失蹤讓杉菜開始感到不安,她找來在西班牙留學的藤堂靜幫忙。無意間,杉菜和藤堂靜發現了花澤類交給道明寺的“秘密信函”,信中花澤類希望道明寺能在那座教堂裏跟杉菜求婚,替他完成和藤堂靜未能實現的傳說,杉菜和藤堂靜讀完信後各自感傷。此時,F3亦從台灣趕來巴塞羅那。   花澤類在安慰杉菜的過程中喜歡上了杉菜,失去記憶的道明寺和葉莎産生了真感情;花心的西門終于找到移民他鄉的小優,美作則和殷筱喬墜入情網。。。。。。 人物介紹  道明寺(言承旭飾)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69589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5064822270.jpg[/img][/url]言承旭  F4的首領,亦是道明財團唯一繼承人,典型家庭富裕的大少爺,個性霸氣、愛恨分明、占有欲強。喜歡上家境貧窮的平凡女孩杉菜,他對杉菜的癡情與專情令人感動。是個對感情執著且敢做敢當的男孩,容易吃醋。   花澤類(周渝民飾)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69589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5064822340.jpg[/img][/url]周渝民  起初是杉菜暗戀的對象,有時會關心人,有時又很冷漠,個性令人捉摸不定。曾經爲了追得藤堂靜的愛,遠赴巴黎,但這段情仍然無疾而終。後來慢慢愛上了杉菜,可是杉菜對道明寺的愛是無法泯滅的,最終只好自己呵護著自己的心   美作(吳建豪飾)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69589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5064822412.jpg[/img][/url]吳建豪  F4成員之一。最喜歡跟年長的女性約會,尤其是有夫之婦,是個標准的花花公子,個性及做事風格較爲美式,有時較爲沖動。常穿有運動味的服飾,是一個細心體貼重視朋友道義的人。後來與筱喬發生了好感,兩人共同走了一生   西門(朱孝天飾)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69589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5064822638.jpg[/img][/url]朱孝天  F4成員之一。對他而言每個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個禮拜,身邊的女友時常更換。畢業後進入家族企業工作。   杉菜(徐熙媛飾)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69589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5064822841.jpg[/img][/url]徐熙媛  常自稱是“雜草杉菜”,不喜歡人橫行霸道,出身在小貧的家中,個性開朗大方,熱心助人,充滿愛心。   葉莎(鄭雪兒飾)   [url=http://tc.wangchao.net.cn/baike/detail_69589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5064822910.jpg[/img][/url]鄭雪兒  住在西班牙的混血兒畫家,曾是不丹王國的公主,但是因不喜歡公主那種生活,常在世界各地旅行,活潑開朗、性格純真,頗富正義感,勇于表達自己。因爲已知自己罹患絕症,所以更加積極體驗人生。 分集介紹  第1集   杉菜爸媽從漁村扳回台北這一天正好是F4的畢業典禮道明寺與杉菜在F3假借畢業旅行爲名的秘密安排下,兩人單獨前往巴塞隆納,共度浪漫又甜蜜的假期道明寺無意間發現類再送行時交給他的一封信,決定爲杉菜制造一個驚喜他買下杉菜喜歡的流星戒指,匆匆忙忙開著車子前往與杉菜約定的教堂迎面而來的一台跑車,卻改變了他的人生。   第2集   教堂前的杉菜一直沒等到阿寺,最後只好求助藤堂靜靜帶著杉菜在巴塞隆納市區尋找阿寺,從攤販老板那得知阿寺買了戒指,以及一個關于戒指不好的傳說昏迷的道明寺終于醒了,面對不認識的葉莎和傻哥,發現自己居然忘記自己的名字及所有的記憶F3匆匆忙忙趕到西班牙與杉菜碰面,開始尋找道明寺,茫然的道明寺不知該何去何從,只能跟著葉莎回到酒莊…   第3集   道明寺將自己關在房裏不肯出來,熱情天真的葉莎鼓勵他重新面對生活及自己,並開始協助道明寺尋找身分飯店裏杉菜連日爲了尋找道明寺而陷入崩潰,衆人面對道明寺的失蹤束手無策最後不得不懷疑整個事件的幕後黑手會不會是道明楓,杉菜鼓起勇氣打電話給道明楓詢問,道明楓爲了拆散兩人而向杉菜說謊自己帶走道明寺,並立刻致電巴塞隆納,全力尋找道明寺…   第4集    道明楓到酒莊接走道明寺,並開始進行改造道明寺的計劃。道明寺從電話中得知道明楓要改造他,感到懷疑與反感,決定逃回酒莊,在葉莎的幫助下,兩人回到台灣,但卻在機場與杉菜擦身而過,回到台北的葉莎與道明寺,在報上登了《尋找自己》的啓示,等候消息……   第5集   找不到道明寺的葉莎回到舊屋遇到小偷,葉莎爲了保護戒指奮不顧身與小偷搏鬥,就在千鈞一發之際,道明寺救下葉莎。道明寺的尋人啓示讓西門美作重拾信心,卻引來心存報複地中澤,綁架了道明寺,再葉莎假意配合之下,共同勒索道明楓。西門美作招回在西班牙的杉菜與類,衆人趕到舊屋時,卻只看見中澤與怒氣沖沖的道明楓…   第7集   葉莎開始根據線索探訪道明寺的過去,葉莎帶著道明寺勇闖道明寺的家,在保镳的包圍下,還好玉嫂的幫忙才能逃的出道明家,道明楓知道後把玉嫂辭退,F3爲杉菜包下電子看板尋找道明寺,但卻招來了許多無聊人士的電話,看見看板的道明寺,鼓起勇氣電話,卻被美作當作是無聊人士臭罵一頓,導致道明寺開始懷疑自己的過去。葉莎化身爲英德學院的學妹,前往打探f4之前的種種,她找到了美作…   第8集   葉莎從美作口中得知F4常去的PUB,帶著阿寺前往,卻看見西門美作和類正在和人打架,在危急時他出手救了美作和類,f3因爲看見阿寺而欣喜若狂,阿寺卻因爲討厭自己的過去,而逃離了他們,回到婆婆家告訴葉莎決心展開自己的全新生活…   美作因爲阿寺的逃離而傷心不已,美作找杉菜到海邊,告訴杉菜他們見到道明寺,道明寺卻逃離了他們,杉菜反過來安慰美作,勸他也應該要重新面對自己的生活及全新的道明寺…   阿寺找工作四處碰壁,最後找到一間早餐店,但因爲不會煎蛋,而被婉拒…   第9集   阿寺在回去的路上買了雞蛋,回到婆婆處開始練習煎荷包蛋。第二天在葉莎的陪同下,去了那家早餐店, 葉莎說要阿寺煎蛋給他吃,在葉莎,大順,還有老板娘依琳的努力下,阿寺終于找到了工作。   阿寺在七夕節拿了第一份薪水,決定要謝謝葉莎的幫忙…阿寺努力學做意大利面,在婆婆的幫助下親手做   給葉莎…晚上,阿寺爲葉莎安排了一個浪漫的晚宴…   七夕節的那天,杉菜獨自待在蛋糕店了加班,白天不停地買蛋糕,到了晚上心理面很是寂寞…   清和要與F3商量如何幫杉菜解去沒有情人的情人節的寂寞,幫他准備禮物…   七夕節又下雨了,在雨裏有很多情人撐著同一只傘,杉菜一個人在雨裏行走,被清和叫上車,在車裏她聽到大家的祝福,杉菜感動的流了眼淚…   第10集   道明寺在街上遇到因車子抛錨在路邊修理的老師,道明寺親切的幫老師修車,讓老師感動不已,道明寺問老師自己以前是什麽樣的人,老師回答他,以前的道明寺比較不親切,喜歡現在的道明寺,杉菜和葉莎在公車上共同修理了一個色狼,因此兩人成爲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葉莎很喜歡杉菜,想介紹杉菜給阿星認識,杉菜在前往蛋糕店時,看見了阿寺…   第11集   杉菜與葉莎細訴心事,葉莎知道杉菜的過去,替杉菜感到難過,葉莎也告訴杉菜自己即將要離開他的流浪狗,兩人互相安慰互相鼓勵,葉莎離開了道明寺,但又被道明寺追回,青和在英德學院無意之下救了咪咪,咪咪對青和産生好感,西門與同事一同吃飯,無意間碰到道明寺,道明寺對西門說希望F3不要來打擾他的新生活…   杉菜打工的蛋糕店接到高先生來電訂蛋糕,要送給婆婆,杉菜找到婆婆家但被婆婆拒絕,杉菜和葉莎決定要幫高先生和婆婆化解誤會…   第12集    杉菜努力的尋找高先生,道明寺則爲婆婆慶祝生日,婆婆要移民加拿大,臨行前被杉菜查出送婆婆生日蛋糕被拒者是居然是大企業總裁高先生,並發覺背後有段未能結合及被婆婆原諒的故事。而高總裁被杉菜契而不舍的精神感動並因而結爲忘年之交,在此時道明楓急欲與高總裁商談企業合並之事,卻因此事而常中斷而遷怒杉菜;婆婆道出爲何三十年仍不願原諒高總裁的原因,緣由于一塊海綿蛋糕引起,葉莎急電告杉菜轉告高總裁得知,幸而在婆婆出發加拿大前一刻化解了!   第13集   杉菜幫高爺爺和婆婆誤會化解,讓高爺爺非常高興,因而答應了道明楓的合並案,道明楓決定給杉菜一個機會。葉莎介紹道明寺給杉菜見面,杉菜一見道明寺非常激動,葉莎從美作那得知道明寺是杉菜的男朋友,決定離開道明寺,他約了杉菜見面,要杉菜勇敢地面對未來的困難…   第14集    葉莎與杉菜打完保齡球後,跟杉菜道別,杉菜回到家中,卻看見爸爸被警察抓走,追問之下才知爸爸爲了讓媽媽度過一個不一樣的生日,所以才盜用公司的車,在爸爸要被帶走時,類出現了,救了杉菜爸爸,讓杉菜感動…   西門到父親企業裏工作,西門父怕西門太過驕縱,百般爲難西門,讓西門非常生氣…   美作到道明寺打工的早餐店打工,體會一下平民百性的生活,衷心地祝福道明寺快樂,也接受了全新的道明寺…   道明寺爲了葉莎的離去,怪罪杉菜,杉菜一氣之下,打了道明寺一巴掌…   第15集    青和和杉菜在校園禮遇到咪咪,咪咪邀請青和共進晚餐,杉菜在學校巧遇類。   西門在父親的公司上班,提出企劃案,爲公司賺取很高的利潤,也獲得了大家的賞識,道明寺因爲葉莎的離開,而陷入悲傷的狀態,大信看不下去,狠狠地和道明寺打了一架,把道明寺打醒,決定要去找葉莎,早餐三人組對他金錢的支持,讓道明寺非常感動。   葉莎生病在醫院,醫生告訴葉莎和傻哥,葉莎生的病是罕見的疾病,讓葉莎決定提早他的環遊世界的計畫。杉菜交給道明寺兩人之前的記憶,讓道明寺陷入兩難的困境,道明寺回到家中,請求道明楓幫忙找到葉莎…   第16集   道明寺拿起杉菜給他的盒子,陷入兩難,約了美作、西門、花澤類到他家聚一聚,對于他們願意接受全新的自己,感到非常高興,道明寺約了杉菜見面,使杉菜一家非常高興,但道明寺卻對杉菜說抱歉,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讓杉菜非常傷心,葉莎決定出院去環遊世界,臨出發前想去看看杉菜,但被道明楓綁架,道明楓告訴葉莎自己已經知道她的身分,道明楓逼葉莎答應和道明寺結婚,以達到道明家族的尊貴身分..   咪咪約青和吃飯,咪咪喜歡上青和,所以一直偷偷問著青和喜歡的女生是誰…   第17集    葉莎答應了道明楓的條件…   道明楓派人去接道明寺回家,道明寺看到葉莎非常高興,道明楓此時說出葉莎的真實身分,道明寺懷疑葉莎是有另有隱情而留下來的…   咪咪邀青和野餐,但是遇到大雨,兩人淋成落湯雞!   傻哥四處找不到葉莎,只好求助杉菜,他前往蛋糕店,問到杉菜家的住址後,立刻前往杉菜家,在杉菜家前等杉菜… 杉菜被道明寺拒絕後,在街上四處閑晃,被類找到,類適時的安慰杉菜,讓杉菜感到非常窩心,隔天一早類送杉菜回家看到苦等的傻哥,決定幫他找尋葉莎的下落,卻在電視牆上看到道明寺訂婚的消息…   第18集   F3及杉菜追問傻哥,傻哥不願透露葉莎的病情,杉菜接到道明楓的電話,約杉菜在日本料理店見面,告訴杉菜她願意給她一個機會,讓她接近道明寺,去道明集團上班,杉菜決定休學,受到父母的認同,青和極力勸杉菜不要休學,杉菜前往道明集團說明自己的意願,青和到咪咪家找咪咪,咪咪安慰著青和,咪咪提出兩人正式交往的想法,讓青和受寵若驚…   第19集   咪咪到杉菜家訪問杉菜,咪咪問杉菜如何做一個人見人愛的女孩,杉菜告訴咪咪只要做自己就可以了..   杉菜和道明寺在早餐店碰面,道明寺知道杉菜工作很辛苦,決定幫助杉菜整理倉庫,但在整理時,道明寺不小心跌倒,杉菜看到了替道明寺檔了梯子倒下來的危險,道明寺突然感到頭痛,拒絕再繼續往下想,離開了倉庫,葉莎想擺脫保镳的跟蹤,幸好大信路過,幫他解圍帶他到早餐店,從依琳的口中得知早餐店要結束營業,心中有了一個點子,葉莎和道明寺研究該怎麽幫早餐三人度過這個難關,葉莎想到一個方法,送他們一輛早餐車…   第20集   西門舉行慶功宴,在慶功宴上給他父親難堪,讓西門父非常生氣…美作在西門慶功宴上遇到了今生的伴侶-筱喬,F4去道明集團找加班的杉菜,西門罰杉菜喝三杯酒,再第二杯的時候,道明寺和類出面要擋,衆人一陣尴尬,幸好美作機靈化解尴尬,西門鼓勵杉菜繼續努力…   傻哥到道明家找葉莎,道明寺非常高興,唯一不高興的就屬道明楓…   第21集    西門住院,類、美作、杉菜、道明寺前往探視,美作的媽媽幫美作安排相親,美作前往相親地點,卻看見正在拉大提琴的筱喬,筱喬問美作想聽什麽曲子,美作告訴筱喬要聽哆啦A夢,筱喬回答沒聽過,美作當場給小喬難堪,但迫于媽媽的關系,只好跟筱喬約會…   葉莎將設計好的早餐車放在道明寺的桌上,道明寺找杉菜幫忙…西門住院期間才知道父親不回家的原因…   美作對筱喬的聽話,感到非常困擾,美作決定讓筱喬認清自己是什麽樣的男人,所以帶她去常去的PUB,跟辣妹一起共舞,試圖讓筱喬知難而退…   第22集   西門極力撮合自己的父母,但西門父決定讓西門媽自由…美作對筱喬的執著,感到無奈…   葉莎設計的早餐車,由道明寺開往早餐店給大信她們,衆人很高興的開著車兜風,途中遇到青和,青和對于道明寺認出他是誰而高興的跑去找杉菜,但被宇田得知,報告道明楓…   葉莎約杉菜見面,要謝謝他對早餐車的幫忙…f4在pub聚會,西門起哄要葉莎和筱喬來參加約會,結果筱喬到了…   第23集   筱喬爲美作對她的欺負揮手給了美作力道不重的一巴掌.這卻贏得了美作的欣賞.   葉莎聽杉菜說道明寺以前也常罵她是笨蛋,就讓阿寺錄“笨蛋接電話!”的手機鈴聲。   西門一早就到公司上班,和父親的關系也變好了。   校園裏,青和寫了杉菜跟道明寺的故事給咪咪看,並希望能幫道明寺恢複記憶。   葉莎通過快遞與杉菜交換了手機。道明寺約杉菜吃午飯後,聽到了杉菜“笨蛋聽電話!”的手機玲聲。   青和跟咪咪約見道明寺並講述他與杉菜的故事,阿寺邊聽邊回憶起一些片段,但卻也想起母親說杉菜目的並不單純的話,說出“就算我恢複記憶,我也不會愛杉菜!”   醫生診斷阿寺腦裏的血塊應該正慢慢退卻,記憶會隨著血塊的退卻而慢慢恢複。   阿寺在英德的校園裏邊走邊回顧...回到學生置物櫃前,顫抖著手打開杉菜的NO.174櫃子…又像是一時面對不了地,惶恐地關阖上.   葉莎想去旅行,阿寺答應陪她去旅行。葉莎送《透視記憶》給阿寺,卻使兩大吵。   阿寺責怪杉菜利用青和逼他恢複記憶,把杉菜罵哭了.阿寺逃避再接地趴在桌上,顯得掙紮而難受.   咪咪見青想找F3幫忙,但他們都不肯幫,最後想到找葉莎.   在葉莎軟聲軟調地撒嬌下阿寺答應杉菜、青和他們去遊泳。   第24集   青和約大家去遊泳池遊泳,道明寺對青和的三番兩次地糾纏感到厭煩,青和約道明寺比賽遊泳,道明寺在池裏看見一枚戒指,腦中閃過以前的畫面,引起一鎮頭痛,溺水了…   葉莎匆忙中跳下水去救道明寺,送到醫院時,道明楓責怪杉菜和青和,並對葉莎曉以大義,其實他早看出葉莎愛道明寺,希望葉莎好好珍惜道明寺不要再讓來讓去的,道明寺在醫院失蹤,衆人到處尋找,杉菜卻看到葉莎對道明寺告白…   第25集   杉菜約葉莎到保齡球場打球,告訴葉莎自己決定放棄,並祝福葉莎…   杉菜決定到鄉下走走,在火車上與阿德擦肩而過,杉菜發現自己的錢包不見了,以爲是阿德偷的,急忙追下車攔截阿德,兩人拉扯間,阿美出現了,以爲杉菜是阿德的女朋友,杉菜解釋清楚後,阿美爲自己的誤認感到抱歉,且得知杉菜身上沒錢,也聯絡不上朋友,就邀杉菜到他家住。衆人爲了杉菜的離開而心疼,尤其是恢複記憶的道明寺…   美作和筱喬的約會,筱喬告訴美作他將大提琴當作是他一個難忘的暗戀對象,美作開玩笑的說你不怕我吃醋啊,筱喬聽了馬上將大提琴丟入海裏,美作見狀跳下海去救大提琴…   杉菜在阿美的關心下,心情已經漸漸好轉,這時候類出現了…   第26集   道明寺找到大信她們,告訴她們他的煩惱,但依琳告訴阿寺,他現在不能告訴任何人他恢複記憶,讓道明寺非常難過。阿德告訴阿美他決定重新做人,不再爲非作歹,希望阿美相信他,杉菜因爲誤會阿德偷他的錢包感到過意不去,決定請阿美和阿德吃飯,和類前往菜市場買菜,類幫一位阿婆賣菜,得到100元工資,類非常高興,買了一束花送杉菜,讓杉菜很高興…   杉菜和阿美說應該要給阿德一個機會,阿德找杉菜和類商量想給阿美一個難忘的生日,衆人著手計畫著…阿美決定向類表白,願意當他的女朋友…   類再小鎮上發現一位修琴師傅,通知美作帶著曉喬前往修理大提琴,筱喬的大提琴有救了,美作非常高興,在離開前杉菜告訴美作,筱喬很不錯,美作則告訴杉菜類也很不錯…       第27集   阿美向類告白被類拒絕,阿美生氣第前往海邊發泄情緒,類找到了阿美,告訴阿美真正的愛,是會爲對方痛苦,阿美問:造成類痛苦的人是不是杉菜,類是不是愛杉菜,類沒回答…   阿德找杉菜和類請她們幫忙設計阿美的慶生會。阿德拿出流星戒指送阿美,杉菜大吃一驚追問阿德戒指的來源,阿德被警察帶走了…   道明寺對傻哥說出自己恢複記憶,傻哥求他不要說出來,讓大家都好過一點,傻哥告訴道明寺,葉莎爲了成全道明寺和杉菜,跟道明楓定下三個月的婚約…   第28集    類幫阿德脫離牢獄之災,阿美對于哥哥的出獄,感到非常高興…   道明寺從美作口中得知類和杉菜在鄉下,便開車前往,但卻看到杉菜和類接吻,傷心離開…   類和杉菜告白,希望杉菜與他回日本,被杉菜拒絕,當類和杉菜回到小屋時,阿德和阿美告訴杉菜有人來找她們,類馬上想到是道明寺,類找到道明寺,道明寺決定放棄,但類要道明寺聽杉菜的意見,杉菜告訴道明寺,從她們兩個相遇開始,就一直風波不斷,她倆地愛情起源于流星,那麽今晚如果有流星就是老天爺讓她們在一起,如果沒有就結束,倆人等了一個晚上仍然沒有看到流星,道明寺希望杉菜能告訴他愛她,杉菜大聲喊出…她們都沒有看到老天爺爲他們流下了滿天的流星雨…   第29集   道明寺從傻哥那得知葉莎骨隨配對失敗後,決定帶著葉莎在他生命最後的幾個月,陪他環遊世界…道明寺從道明楓的口中得知杉菜離職了…   咪咪和杉菜到旅行社工作,青河到旅行社找咪咪和杉菜去跳舞,杉菜因爲跟類有約所以不去,咪咪則因爲要打工所以無法去,但後來在餐廳碰到咪咪原來她再跳鋼管舞,青和十分生氣咪咪對他說謊,青和問杉菜若是好朋友欺騙她的話該怎麽辦?杉菜要他好好的聽他解釋,青和找咪咪得知她爲了籌學費所以不得不賺錢,青和感到心疼,答應咪咪自己會好好地照顧她…   美作幫筱喬修好大提琴,筱喬高興的獻上一吻…   第30集    郵差先生送來信件給傻哥.席地坐在屋外的階梯上,傻哥讀著信:“傻哥,我是葉莎,布拉格的冬天充滿著希望的氣息…”“其實我早就知道阿寺恢複記憶了…想起了他對杉菜刻骨銘心的愛情…只是我不敢去面對…所以我貪心地接受了阿寺陪我環遊世界的友誼…”“其實我一點都不勇敢…我害怕失去…所以我畫下了所有的背影…好讓所有的一切都走不出我的視線…”“阿寺陪著我一個城市流浪到另一個城市…我釋然了!也想通了!原來上帝安排我出現在阿寺跟杉菜的故事裏,是爲了要讓我學習杉菜的勇敢和堅強…”“我想起了我父親和族人…他們每天在海邊爲我祈福…我擁有你,阿寺,還有杉菜的鼓勵…我想要好好地活下去!我要活下去!”“當你看到我的來信時,請不要爲我難過,因爲我已經回到了不丹。因爲我的信念,感動了上帝,骨髓配對成功了!”“我只能把阿寺和杉菜的幸福托付給你!我曾經愛過一個名叫阿星,迷了路的男孩…現在我和對杉菜始終深情執著的阿寺成了朋友…”“同時擁有阿星對生活的認真,和阿寺對愛情的奮不顧身的道明寺,才能給杉菜真正的幸福…”“傻哥,在這裏,我把背影留給你…不要感到傷心…因爲明年的今天,傻哥跟葉莎會一起在巴塞隆納的莊園裏,喝著紅酒…”讀完信的傻哥滿心感激地對著天際大喊:“謝謝耶稣!謝謝阿拉!謝謝聖母瑪莉亞!謝謝菩薩!謝謝!謝謝!”   國家級音樂廳裏,筱喬和弦樂團進行著她返國後的第一場演奏會.台上的筱喬優雅地專業地拉奏著大提琴.青和.咪咪.殷媽媽.美作母親.美作.西門在台下排排坐,認真欣賞聆聽.專注深情地看著筱喬的美作回想起:“那邊穿黑色衣服的女孩子是誰?沒看過…”在西門的慶功宴上,第一次看到筱喬,聽西門介紹後,自己的不屑態度:“又是一個沒大腦的名貴花瓶!”在PUB裏,當著兄弟的面,強吻了筱喬,筱喬打了自己的一巴掌,“剛才是你的面子!現在這一巴掌,是我的面子!”筱喬因爲自己的醋意玩笑話,將她心愛的大提琴扔下海,自己跳水爲她救回琴.堤岸上的她急著呼喚:“不要撿了!你回來!你快回來啊!”前幾天,在街頭,筱喬的獻吻,自己的驚喜聲音“你不知道,這件事應該是由男人主動的嗎?”捧起她的俏臉,深情感動地與她纏綿擁吻.悠揚琴聲收尾,停止.全場響起如雷掌聲.筱喬拿著大提琴,從椅子上站起來,笑容可掬地對台下所有人致意:“謝謝大家.”“在安可曲之前,我想跟大家說一個我跟大提琴的故事…”“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愛上了一個男孩…”台下的美作一臉忌妒和醋意的表情.“可是我一直沒機會告訴他…直到我出國念書…我開始用所有的思念來拉琴…但是這次我回國後,才發現他已經不記得我了…”   “現在我要獻給他一首曲子,感謝他啓發我對愛情,對音樂的熱情…這是他最愛聽的‘世界名曲’…”筱喬坐回椅子上,架好琴.美作再也承受不了溢出胸口的妒意,難堪地站起來,走到通道上,朝出口方向走.卻聽到身後響起的大提琴獨奏聲,竟是“哆啦A夢”的主題曲.驚愣住而停下離去的腳步,回過頭,美作深深地望住台上的筱喬,感動不已地笑了.拉奏著大提琴的筱喬也望著美作,露出溫婉慧黠的笑靥.愣在原地,美作開心地感動地幾乎紅了眼眶.在樂團裏大小提琴與鋼琴的伴奏下,筱喬演奏完她首場演奏會的安可曲—‘世界名曲’哆啦A夢.場內響徹掌聲,筱喬站起來,向大家欠身致謝.美作回憶起當時在兩人相親的餐廳裏,殷伯母問:“美作,要不要聽什麽曲子?我讓筱喬拉給你聽.”自已的惡作劇:“世界名曲,哆啦A夢.”卻讓筱喬這樣認真用心地記在心裏,美作深深感動著,狂喜地讓目光鎖住台上佳人的倩影.廳內掌聲持續不絕,大家全紛紛站起來熱烈鼓掌.   演奏會結束後,散場後的音樂廳,筱喬從後台走出來,走近席地坐在舞台上的美作身邊.美作:“那時候,你總是綁著兩支辮子,戴著大大的眼鏡…”筱喬笑道:“所以你就根本沒注意到我的存在…”“十二歲就談戀愛!你會不會太早熟了?”“不會啊!我的確從那個時候就開始喜歡上你…可是你根本就忘記我了…”“所以你才故意整我,好報我忘記你的仇?!報複我讓你從十二歲等到現在…”美作這才恍然大悟地欣喜笑著.“那你現在還等什麼?”筱喬暗示.美作一時沒聽懂,筱喬:“你說過…有些事情要由男人主動…”美作意會地笑開,站起來,伸手牽筱喬也站起來,緊緊緊緊地摟抱住筱喬,與她無限深情地纏綿擁吻.久久,才舍得離開對方的唇,兩具緊貼彼此的身子幸福地相擁.   白天的台北中正機場,阿寺一身輕便地背著小行囊,走出入境出口.晚上,阿寺走回到道明豪宅的豪華大門前,在又飄雨的夜色裏,握住鐵門上的鐵欄杆,有些抑郁地望入宅內.又是飄著雨絲的道明大屋外的柏油路上,阿寺踽踽獨行的背影,朝大屋方向緩步前行.走回畫室,走到蓋著白布的大幅畫板前,阿寺伸手拉下白布.白布下,是葉莎親手秘密繪下的,藍天白雲下的葉莎的背影,望著遠方的一輪豔陽.阿寺凝視著巨幅畫作,忽然像是看到葉莎本人就真的背對著自己,站在她的背影畫像旁,然後,她緩緩地轉過身,對自己綻出開朗明亮的笑容.又再多看了一會兒,阿寺離開坐著的椅子,走到畫板前,拿著美工刀動手將畫紙從畫板上割下來.   蹲在地上,阿寺將割下的畫紙慢慢卷收起.一雙踩著黑色高跟鞋的腳踏進畫室.道明楓:“我聽見這裏有聲音,我就知道是你回來了!”阿寺繼續卷畫紙,不予回應.“我一直在等你回來…”“我只是回來拿東西.”阿寺沒擡眼地表示.“道明集團還在等著你去繼承!”“你自己留著吧!我沒興趣!”“阿寺!”卷好畫紙的阿寺站起身,看了母親一眼,“我不會再回來了.今天回到這裏,我一定要找回我的決定.”“阿寺!留在媽咪身邊…”“在你所控制的世界裏沒有愛…只有權力,只有利益…還有你自己…拿別人的生命,和兒子的幸福來利用…根本不管兒子的生或死…既然這樣,你就當作我真的死了吧!”道明楓憤怒地揮手就給阿寺一巴掌.阿寺捂著臉頰,轉回頭,冷笑,“自已好好保重.”走出畫室門外.“阿寺!”“阿寺!”“阿寺!”道明楓一路快歩追上兒子的步伐.“好!隨便你要耍少爺脾氣到什麼時候!反正等你摔夠了,你就會回到媽咪身邊了!”“你說的沒錯,我是摔的不夠…你這種沒輸過的人大概不會知道,摔得愈多,愈不怕痛…”阿寺頭也不回地離開.道明楓像是在安慰自己:”阿寺!你一定會回來的!你是媽咪的兒子!你一定會回來的…”   離開道明豪宅的阿寺來到了舊屋外,緩緩地走,慢慢地浏覽緬懷回憶著.傻哥回來,看到阿寺的背影,驚喜地喊:“阿星!”搭上阿寺的肩膀,拍拍阿寺的肩頭.傻哥帶阿寺走上二樓房間.阿寺緩步爬上階梯,進到自己失憶時曾住過好一陣子的小小房間.拿著裝盛著紅酒的高腳杯,阿寺四處浏覽著屋內的東西,看看牆上依舊保留的葉莎筆下的台北地圖.走近坐在一旁也喝著紅酒的傻哥面前,”傻哥,你一個人住,怎麼有本事把房子搞得這麼亂啊?”傻哥大笑,“忙著煮菜,忙著交朋友,忙著狂歡…忙著偶爾牽牽小手…我忙得咧!”“傻哥你真的一點都沒有變欸!”阿寺被傻哥逗出笑意.“你以爲你把自己搞得像個流浪漢,就是改變了嗎?你以爲不跟我們連絡,躲起來,就真的改變了嗎?”“我沒有躲啊…跟著葉莎四處旅行以後,我發現這樣的生活更充實!也很單純!餓了,就去打打工…累了,就隨便找個地方躺一躺…寂寞的時候,就像你一樣,交交朋友…”“但是沒有牽小手…”傻哥暗示.   阿寺卻沒聽懂,“牽手?我有牽一個小朋友過馬路…”傻哥被阿寺的直率惹笑,”你既然那麼愛旅行…那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翻找出一只首飾盒,拿取出流星男戒,傻哥慨然:”很久以前,我就想找個地方,挖個很深的洞,把它埋起來…可是又怕埋得不夠深,會害後來挖出來的人受到那個詛咒…”“要你哪天到了太平洋,找個最深的地方,把它丟掉吧!”將戒指遞給阿寺.微顫抖著手,接過流星戒指,阿寺是欲淚的表情.傻哥對將把表情凝得很深很傷的阿寺說:”我終於把這只戒指還給你了!要不要丟,就看你怎   麼決定!在沒丟掉之前,你幸或不幸,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什麼時候走?”“大概這一兩天吧.”“答應傻哥,走之前,跟我好好喝一攤!你一定很想念我的三杯田雞吧?”傻哥的話才讓阿寺又綻出笑容,兩人在陽台上暢談共飲.   台北NEW YORK NEW YORK Shopping Mall附近.小館子裏,阿寺面對著滿滿一桌的佳肴菜色.“傻哥,這麼多菜,我們只有兩個人怎麼吃得完啊?”問向正端著菜放上餐桌的傻哥.“誰說只有我們兩個人!”“嘿!”滿臉笑容的美作,西門,類踏進小屋裏.走在最前頭的美作開心地走近顯得驚喜的阿寺,輕力道地朝阿寺腹部拍了一掌.西門:“傻哥一通知我們,我們就立刻打電話叫類回來!一共花了三小時四十分!”傻哥:“怎麼可能?你們用飛的喔?”“你說對了!我們真的是開直升機去接類回來的!”   類戲谑:”只不過…美作開直升機的技術真不是普通的爛…”逗笑阿寺.“你這家夥!真不夠兄弟!一直沒有消息,不跟我們連絡就算了!現在偷偷回來了,也不告訴我們!還想偷偷地走!”“你們說,該拿他怎麼辦?”類笑著提議:“揍他!”阿寺:”你們說扁就扁,那我算什麼?”西門:“你說不扁就不扁,那我們算什麼?”美作:“扁啦!”美作率先輕拍了阿寺的胸口一掌,接著,西門作勢要給阿寺的肚子一拳,阿寺縮了一下腹部,落下的卻只是根本沒使力的小小拍擊.然後,類朝阿寺的臉狠狠出拳,但到了阿寺眼前三公分左右,便停住了,收回拳頭,類露出更大的微笑.五人碰杯,“敬阿寺今天的歸來!”類:“也敬明天的分離!”“敬F4!”   五人乾杯,快樂開懷地暢談,大家聽阿寺聊旅程的經曆,暢懷地吃著聊著喝著.   類在屋外獨自坐著,慣常憂郁的神情.阿寺拿著一罐酒,走到屋外,問類:“幹嘛一個人在這裏?”“透氣啊.美作和西門喝醉了?”“他們應該差不多了吧!”阿寺忖度了一會兒,才略爲支吾地開口:“你一個人回來啊?”“那…”支吾著,問不出口.“你想問的是杉菜對不對?她明天去日本.”“你才回來,她卻要去日本?!等一下…你們不是在一起嗎?爲什麼她還要那麼辛苦?你爲什麼沒有好好照顧她?”努力壓下自己的情緒,卻還是激昂不已的神態與語氣:“她之前吃的苦還不夠多嗎?你爲什麼不讓她快快樂樂,幸幸福福的?”“你那麼激動幹嘛?”類的話像是兜頭澆了阿寺一桶冷水,讓他瞬間噤了聲.“爲什麼一提到杉菜,你就那麼激動?你明天不是就要走了嗎?那杉菜的快樂,杉菜的幸福,又關你什麼事呢?”阿寺啞口無言,類:”杉菜的快樂,杉菜的幸福,能給她的,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人.”阿寺卻忽然湧上怒怨交雜的情緒,”那又怎樣呢?!這是命運選擇的啊!”類猛力揮拳揍上阿寺的左臉頰.阿寺捂住臉,吃驚而睜大眼地回頭看著類,“不服氣嗎?想反擊嗎?那天我對你揮了一拳,你卻連反擊的勇氣都沒有…”從褲子的口袋裏拿出一只信封,放到阿寺的手上,“命運,現在掌握在你的手裏,至於要不要拿出反擊的勇氣,隨便你,如果你沒有反擊的勇氣,這種東西,就丟到垃圾桶吧…”類走往屋門.阿寺拿住信封,轉過身喊住類,“類…我該說什麼好呢…”   “你什麼都不用說…只要好好對杉菜.”阿寺對兄弟露出感激的笑容.   甜蜜的杉菜之家,一大早就傳出吵吵鬧鬧的聲音.妻:“七點半了?!爸爸你是不是把鬧鍾按掉了?!我明明調了五點半要起來啊…”夫:“我被你擠得連翻身都不能,怎麼按掉鬧鍾啊?!”兩夫婦一邊爭吵不休,一邊從主臥房走出來,兩人都頂著淩亂的頭發,妻:“我們女兒今天第一次帶團到日本,如果你害她遲到,你就慘!”走往女兒房間,“杉菜…杉菜…杉菜…起來羅…杉菜…”   “我們女兒咧?”進到女兒房裏,卻空無一人,枕被也都整整齊齊的疊在床上.杉菜爸還沒完全清醒,“喔!我知道了!我們杉菜昨天晚上沒有回來!”“你睡糊塗了喔!我們昨天晚上還幫我們家杉菜整理行李!什麼沒貋?”杉菜媽在杉菜的書桌上看到了一張信紙.杉菜留下的:“爸,媽,舍不得叫醒你們,我出發了.”“真奇怪,我已經開始想家了,其實我也不過是到日本五天而已啊…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快快樂樂地出門,平平安安地回家的…所以,媽,拜托你不要再唱歌仔戲了喔!”一起讀著信的杉菜爸媽一邊看信,一邊又哭又笑的.“爸,媽,我一直想告訴你們,我很高興我的爸媽是你們!雖然我們家一直都很窮,但是有爸媽你們每天的搞笑,溫馨,我真的過得很開心…雖然我一樣只是雜草,不起眼的雜草,但卻是堅強的雜草!所以我要謝謝爸媽生了我…謝謝你們.”   讀完信的杉菜爸媽垂著淚滴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我們的女兒長大了!”“對啊,杉菜長大了!真的長大了!那我們也要爭氣點!女兒都長大了,我們不能一直長不大…”“爸爸!那請你以後用自己的衣服擦眼淚和鼻涕!”媽媽對拿著自己衣袖擦眼淚的丈夫,不悅地提醒.“喔…老婆,你不是說男人的眼淚是最珍貴的嗎?所以我是在把這份禮物送給你欸!”“不用了!從結婚到現在,你給我的都是廢物!就連你自己也是廢物!”“那你就是最會廢物利用的人啦!怎麼樣?用了這麼久,好用吧!”兩夫妻嬉嬉鬧鬧,直到有人來按門鈴.正在機場的杉菜分發著機票給這趟日本遊的團員.阿寺背著行囊在大街上狂奔追趕著.杉菜媽媽的泣聲控訴爲襯底:“我才不會笨到把我們杉菜現在在哪裏告訴你咧!我才不會笨到讓你再去傷害我們家女兒咧!我才會不笨到告訴你杉菜正在機場,准備搭九點四十分的班機去日本咧!我警告你喔!你這次一定要好好對我們家杉菜喔!不然我不會放過你喔!...”   阿寺不停地在大街上跑著,沖趕往機場的方向.沖進一輛停在路邊的taxi,另一位攔下車的客人:”先生,這是我叫的車!”坐定後,伸手拉車門的阿寺滿臉興奮的微笑:“我有問你意見嗎?”關上門,taxi立刻趕往機場.   機場這邊,杉菜接起手機,“我是杉菜,什麼?小杜盲腸炎?!要我去接她的班?...嗯,我是去過巴塞隆納…可是…那我現在這一團在怎麼辦…”阿寺趕到機場,沖進門,拿出護照和機票,在人群中匆忙地穿梭.另一位小姐跑到杉菜面前,”我是要接你的班的人,這是你去巴塞隆納的機票,等一下就要飛了.”“那我們這一團就交給你了!九點四十的飛機.還有兩位團員去洗手間,等一下就回來.”杉菜交代著.“好,你要趕快喔!你的飛機要飛了!”杉菜趕緊過去登機門.阿寺穿過重重人潮,抵達櫃台,將護照機票放到櫃台上,“對不起,我有遲到嗎?這是我的機票和護照.”服務人員拿過機票和護照辦理登記,阿寺左右張望,再問:“請問,今天有旅行團嗎?”“有啊!每天都有很多旅行團.這是您的護照跟機票,在一號登機門登機,九點四十分起飛.”   第31集   巴塞隆納的街景,TAXI後座的杉菜張望著街景,經過高弟所設計的聖家堂,陷入回憶裏:第一次同遊西班牙的一對情人站在聖家堂前爭辯,“你一定是妒忌他!天才跟瘋子只有一線之隔,你這個笨蛋當然看不到天才,只看的到白癡!”“我只看得到白癡?!...對啊對啊,所以世界上那麽多美女,我卻只看上了一個擡著頭看傻了眼的白癡!”杉菜佯怒地瞪了阿寺一眼,忍不住笑了.   現實中的杉菜,坐在TAXI車裏,微微黯然了,”記憶到底是甜蜜的?還是痛苦的?就像是對我的考驗一樣…不管道明寺在哪裏…‘記憶’都在我這裏…我躲不掉,也沒有人可以帶得走…”   打開門,踏進飯店房間裏,杉菜凝望著這曾經熟悉的地方.回想起:那時候,兩人在飯店的第一夜,自己站在陽台上眺望著巴塞隆納的夜景,阿寺走近身後,從後面摟抱住自己,兩人都笑得十分幸福甜蜜.從甜美的回憶中再摔回現實世界裏,杉菜慨然地黯了臉色,然後再努力振作起精神地坐進沙發裏.撥出電話,”喂,你好,我是這次的導遊杉菜…”   第二天一早,杉菜手持擴音器:“各位‘情定之旅’的團員請上車!各位‘情定之旅’的團員請上車!”清點團員人數:“…許佩玲…黃峻憲…”“林淑美…周武雄…林淑美…周武雄…?”看到不這兩位團員舉手.“導遊,我剛剛有看到他們兩個還在那邊買紀念品!”有團員抱怨.“那我下車去找他們,你們在車上等一下喔.”下車後,一名兜賣缤紛五彩氣球的售販向杉菜走來,杉菜向他搖手示意不買.不經意地擡眼看見滿天飄升的粉紅色氣球.杉菜想及:“杉菜小姐,我把我的幸福交給你了!”阿寺在自己面前紳士般的欠身彎腰.伸手去拿,卻漏接了那顆紅色氣球,兩人失望地看向飄離的氣球…杉菜發現滿天的氣球是從前方不遠處開始飄升,看過去,是一個抓著大把粉紅色氣球的小朋友,他不停地陸續地讓手中的氣球一顆一顆地冉冉升上天際…有人來喊:“導遊!他們兩個回來了!”“喔.”杉菜才回神,跟著上車.   前往下個景點的車途上,杉菜盡職專業地向團員引薦下個遊覽點.“好,那我們五點的時候,在卡納勒噴泉那裏集合.”“導遊!聽說喝了卡納勒泉水就一定會再回到巴塞隆納來,是真的嗎?”“我不確定 !不過我喝過卡納勒的泉水,現在我的確再次回到了巴塞隆納…”“那我等一下一定要喝它一大缸!”引來衆人的笑聲.   在YO TE AMO的背景歌曲中,杉菜也下車,一個人在久別歸來的巴塞隆納街頭漫步.走經一座廣場,驚得在廣場上啄食的鴿群振翅飛起.看到街畔的一只木桶,彷佛還正看到,幾個月前的阿寺穿著帥氣襯衫,彎下身徒手裝盛著泉水喝的身影.“也許真的是卡納勒泉水讓我回到了巴塞隆納…”杉菜摸著左手中指上的流星戒指.“那…道明寺呢…?”忍不住黯然神傷.“道明寺你聽到了嗎?我在這裏…”   西班牙的年度盛事,一年一度的鬥牛競技賽場上,杉菜手拿著V8拍攝下鬥牛場上的熱鬧喧騰,而露出淡淡笑容.下一刻,卻被周圍的瘋狂亢奮人潮推擠而跌在地上.杉菜輕揉被撞疼的拿著V8的右手臂,掙紮著想爬起來,身旁的人潮卻持續擁過來.另一只戴著流星戒指的手探向杉菜,杉菜順勢地將手放進好心人的手心裏.兩只戴著一對流星戒指的手緊緊相握,這一對失散許久的流星戒指終於相遇了.倒在地上的杉菜藉著另一只手的拉力,也使勁地想撐起身體站起來,然後總算擡眼看向同樣戴著流星戒指的手的主人.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阿寺微笑的俊臉,杉菜驚訝地睜大雙眼.   遊覽車停放處附近,阿寺跟杉菜兩人約間隔著一個小朋友寬度的距離,鄰坐著.兩人都蹰措著該如何開口.杉菜打破沈默:“你好嗎?”阿寺不答反問:“ 好嗎?”“還不錯啊!”“我也還不錯.”“怎麽會這麽巧…”遊覽車司機按出喇叭聲提醒杉菜.   “我該走了…”站起身,杉菜:“道明寺,我…”“什麽?”阿寺滿是期盼地等待.杉菜卻掩飾了一下真正的心情,只說:“我們台北見.”阿寺失望了,“台北見.”杉菜走上墨綠色的遊覽車,車門關上,掉頭開離.愣在原地的阿寺見到遊覽車一駛離,趕忙拔腿緊追在車後。極力猛追了好一段路,阿寺跑不動地停下來,站在路中央急促喘氣,看向毫不留情開遠的墨綠色大車,沮喪著.忽然身後傳來:“道明寺!你要去哪裏啊?”阿寺驚喜地回頭,看到杉菜笑開的臉,也跟著喜悅地綻開笑臉.兩人相隔約三十公尺的距離,開心地對望著.   兩人終于一起回到St. Pons教堂.在上帝面前,閉起眼,雙手合十,虔誠地垂首禱告.杉菜先睜開雙眼,轉頭看著阿寺仍念念有詞地閉眼祈禱.“你禱告得那麽認真,到底都跟上帝說了什麽啊?”阿寺睜開眼,看向上帝,有點小孩子氣地抱怨:“我說,我爲了來這裏,走了好長一段路…我拜托你不要再整我和杉菜了好不好?”杉菜邊聽邊蹙緊了眉,“哪有人跟上帝說話這麽沒禮貌的!”阿寺反駁:“我哪裏沒禮貌啊?我還說了‘拜托’ !”打了阿寺的左手臂一下,杉菜再轉向上帝,“上帝,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你不要跟他生氣喔!”“上帝哪有像你這麽小心眼啊!”“我哪裏小心眼!”瞪向阿寺。停了一秒鍾,杉菜接著又想到可以反擊的話,“對啊!我就是小心眼!才會喜歡你這個大豬頭!”阿寺嘟著嘴,想反駁地:“我…”“早知道我就跟花澤類那個小豬頭在一起!讓西門和美作那兩個白癡…”杉菜未炮轟完的話語全數被阿寺突如其來的深吻給含下去。杉菜驚喜地睜大眼看著放大在眼前的阿寺閉著眼認真深情的模樣.隨即開心地閉起眼睛,投入地回吻.鏡頭再帶到阿寺的臉,他微張開眸,也凝望著眼前阖著雙眸情深回吻自己的杉菜,然後又滿足地閉上眼睛.兩人吻得情深投入而纏綿.慢慢地,鏡頭再拉到巴塞隆納街邊的一張坐椅上,椅背的木板條上刻著“杉&寺”…遠遠地聽見了杉菜的聲音嗔罵著:“道明寺!你怎麽把我們的名字寫的這麽醜!”…   台灣這邊,亮黑的天色下,傻哥的小餐館門前,類.西門.美作以及傻哥四人,各持著一瓶酒,慶祝似的喝得微醺,傻哥舉杯:“敬杉菜和阿寺!”隨即好奇:“那兩個人現在會在巴塞隆納幹什麽啊?”“還不就是在那邊豬頭來豬頭去的!”四缺一的兄弟三人都爲彼此有默契的臆測而朗朗大笑開.   巴塞隆納這邊,終于在教堂裏相守的兩人還在纏綿悱恻地擁吻不休… 電視原聲帶  YO TE AMO道明寺與杉菜西班牙之歌_CHAYANNE   BLUE杉菜的憂郁_CHANTAL KREVIAZUK   BROKEN VOW破碎的誓約_LARA FABIAN   ALL BY MYSELF寺的孤寂_ERIC CARMEN   CLOSE TO YOU青和電台點播之歌_EDWARD OU   TE QUIERO TE QUIERO西班牙浪漫晚餐_CHANO   HAPPY快樂早餐店_ALEXIA   WORDS寺的真愛_F.R. DAVID   I LOVE YOU ALL THE WAY完美結局_JANIE FRICKIE   LOVE朝夕相處_KENNY LOGGINS   I’LL NEVER FALL IN LOVE AGAIN心碎的葉莎_DEACON BLUE   WHEN I SEE YOU SMILE道明寺與葉莎之歌_BAD ENGLISH   DORAEMO美作與筱喬之歌   CONCIERTO DE ARANJUEZ道明寺車禍之歌_CHANO   I CAN’T LOSE YOU絕不能失去你   THE SEASON OF FIREWORKS煙火的季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王朝美圖
女生之初印象(5)
女生之初印象(4)
女生之初印象(3)
女生之初印象(2)
年的最後一天,郁悶的東西沖
手機裏的圖象
鼓浪嶼之
景山公園外拍
 
2010-02-02 06:53:42 简体版 編輯
 轉載本文
 UBB代碼 HTML代碼
複製到剪貼板...
 
 
王朝简体
 
王朝分站
 
王朝編程
 
王朝简体
 
王朝其他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