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魚腸劍

來源:互聯網  2009-11-12 01:36:32  評論

魚腸劍

寶劍劍名魚腸劍,爲專諸刺王僚時,置之魚腹中而得名.劍雖利刃,然未有諸書所謂之神.所謂爲歐冶子、幹將之流所鑄雲雲,皆諸家附會之妄言,未見正史.

特附《史記。刺客列傳》節選于下:

專諸者,吳堂邑人也。伍子胥之亡楚而如吳也,知專諸之能。伍子胥既見吳王僚,說以伐楚之利。吳公子光曰:「彼伍員父兄皆死于楚而員言伐楚,欲自爲報私雠也,非能爲吳。」吳王乃止。伍子胥知公子光之欲殺吳王僚,乃曰:「彼光將有內志,未可說以外事。」乃進專諸于公子光。

光之父曰吳王諸樊。諸樊弟三人:次曰余祭,次曰夷眛,次曰季子劄。

諸樊知季子劄賢而不立太子,以次傳三弟,欲卒致國于季子劄。諸樊既死,傳余祭。余祭死,傳夷眛。夷眛死,當傳季子劄;季子劄逃不肯立,吳人乃立夷眛之子僚爲王。公子光曰:「使以兄弟次邪,季子當立;必以子乎,則光真適嗣,當立。」故嘗陰養謀臣以求立。

光既得專諸,善客待之。九年而楚平王死。春,吳王僚欲因楚喪,使其二弟公子蓋余、屬庸將兵圍楚之□;使延陵季子于晉,以觀諸侯之變。

楚發兵絕吳將蓋余、屬庸路,吳兵不得還。于是公子光謂專諸曰:「此時不可失,不求何獲!且光真王嗣,當立,季子雖來,不吾廢也。」專諸曰:「王僚可殺也。

母老子弱,而兩弟將兵伐楚,楚絕其後。方今吳外困于楚,而內空無骨鲠之臣,是無如我何。」公子光頓首曰:「光之身,子之身也。」

四月丙子,光伏甲士于窟室中,而具酒請王僚。王僚使兵陳自宮至光之家,門戶階陛左右,皆王僚之親戚也。夾立侍,皆持長铍。酒既酣,公子光詳爲足疾,入窟室中,使專諸置匕首魚炙之腹中而進之。既至王前,專諸擘魚,因以匕首刺王僚,王僚立死。左右亦殺專諸,王人擾亂。

公子光出其伏甲以攻王僚之徒,盡滅之,遂自立爲王,是爲阖闾。阖闾乃封專諸之子以爲上卿。

《吳越春秋》節選于下:

歐冶子順承天地萬物之精氣,將自己的全部才藝和工巧都施展了出來,鑄造成三口大型寶劍和兩口小型寶劍:第一口叫「湛盧」,第二口叫「純鈞」,第三口叫「勝邪」,第四口叫「魚腸」,第五口叫「巨阙」。

據《吳越春秋》中講,公子姬光備辦酒席宴請吳王僚。當時王僚穿了三重鐵甲,使兵衛陳道,立侍持刃,但仍然未能防住公子姬光的精心算計。喝酒喝到暢快的時候,公子光假裝腳有毛病,進入地下室,讓專諸把魚腸劍放到烤魚的肚子裏,然後把魚進獻上去。其中姬光退避、專諸獻魚是陰謀中的關鍵一環--有了魚中所藏之劍,專諸才能擘烤魚,推匕首,進行刺殺行動。專諸固然是個膽大的刺客,而那柄精巧的魚腸劍竟然鋒利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經它一刺,吳王僚不但透胸斷骨,而且被貫穿了鐵甲,直達後背。一代枭雄隨風而去,公子姬光上台,這才引出了以後的吳滅楚,越亡吳的精彩故事。

魚腸劍,一名魚藏劍,據傳是鑄劍大師歐冶子爲越王所制,他使用了赤堇山之錫;若耶溪之銅,經雨灑雷擊,得天地精華,制成了五口劍,分別是湛盧、純鈞、勝邪、魚腸和巨阙。

魚腸劍既成,善于相劍的薛燭被請來爲它看相,薛燭的相劍本領尤如通靈一般,他感受到了魚腸劍中所蘊藏的信息,因此回答道:魚腸劍「逆理不順,不可服也,臣以殺君,子以殺父。」

關于魚腸之名的來曆,一說是由于劍身上的花紋有如魚腸,凹凸不平,因此得名。另一說是由于它小巧得能藏于魚腹之中。

京劇

魚腸劍
《魚腸劍》楊寶森飾伍員

魚腸劍(鼎盛春秋[五本])(一名:子胥投吳;一名:吹箫乞食)

主要角色

伍員:老生

專諸:淨

姬光:老生

孫武:老生

被離:老生

劉展雄:淨

專諸妻:旦

情節

伍子胥逃出昭關,遇魚丈人求渡江(劇名《蘆中人》),遇濑女乞飲食(劇名《浣紗女》),且囑勿告追兵,二人皆投江,以死明之。至吳國,吹蕭行乞,見專諸,勇而孝,納爲兄弟。一日之市,適說吳公子阖廬出遊,伍員隨身隘巷,以箫聲動之。公子聞箫聲,知非常人,呼出與語。見其狀魁梧奇偉,深相愛悅,載至府中,委以重任。並命專諸之刺王僚,卒破吳國,霸中原,皆伍子胥之力也。

[url=/baike/detail_90186.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57960992485.jpg[/img][/url] 寶劍  劍名魚腸劍,爲專諸刺王僚時,置之魚腹中而得名.劍雖利刃,然未有諸書所謂之神.所謂爲歐冶子、幹將之流所鑄雲雲,皆諸家附會之妄言,未見正史.   特附《史記。刺客列傳》節選于下:   專諸者,吳堂邑人也。伍子胥之亡楚而如吳也,知專諸之能。伍子胥既見吳王僚,說以伐楚之利。吳公子光曰:「彼伍員父兄皆死于楚而員言伐楚,欲自爲報私雠也,非能爲吳。」吳王乃止。伍子胥知公子光之欲殺吳王僚,乃曰:「彼光將有內志,未可說以外事。」乃進專諸于公子光。   光之父曰吳王諸樊。諸樊弟三人:次曰余祭,次曰夷眛,次曰季子劄。   諸樊知季子劄賢而不立太子,以次傳三弟,欲卒致國于季子劄。諸樊既死,傳余祭。余祭死,傳夷眛。夷眛死,當傳季子劄;季子劄逃不肯立,吳人乃立夷眛之子僚爲王。公子光曰:「使以兄弟次邪,季子當立;必以子乎,則光真適嗣,當立。」故嘗陰養謀臣以求立。   光既得專諸,善客待之。九年而楚平王死。春,吳王僚欲因楚喪,使其二弟公子蓋余、屬庸將兵圍楚之□;使延陵季子于晉,以觀諸侯之變。   楚發兵絕吳將蓋余、屬庸路,吳兵不得還。于是公子光謂專諸曰:「此時不可失,不求何獲!且光真王嗣,當立,季子雖來,不吾廢也。」專諸曰:「王僚可殺也。   母老子弱,而兩弟將兵伐楚,楚絕其後。方今吳外困于楚,而內空無骨鲠之臣,是無如我何。」公子光頓首曰:「光之身,子之身也。」   四月丙子,光伏甲士于窟室中,而具酒請王僚。王僚使兵陳自宮至光之家,門戶階陛左右,皆王僚之親戚也。夾立侍,皆持長铍。酒既酣,公子光詳爲足疾,入窟室中,使專諸置匕首魚炙之腹中而進之。既至王前,專諸擘魚,因以匕首刺王僚,王僚立死。左右亦殺專諸,王人擾亂。   公子光出其伏甲以攻王僚之徒,盡滅之,遂自立爲王,是爲阖闾。阖闾乃封專諸之子以爲上卿。   《吳越春秋》節選于下:   歐冶子順承天地萬物之精氣,將自己的全部才藝和工巧都施展了出來,鑄造成三口大型寶劍和兩口小型寶劍:第一口叫「湛盧」,第二口叫「純鈞」,第三口叫「勝邪」,第四口叫「魚腸」,第五口叫「巨阙」。   據《吳越春秋》中講,公子姬光備辦酒席宴請吳王僚。當時王僚穿了三重鐵甲,使兵衛陳道,立侍持刃,但仍然未能防住公子姬光的精心算計。喝酒喝到暢快的時候,公子光假裝腳有毛病,進入地下室,讓專諸把魚腸劍放到烤魚的肚子裏,然後把魚進獻上去。其中姬光退避、專諸獻魚是陰謀中的關鍵一環--有了魚中所藏之劍,專諸才能擘烤魚,推匕首,進行刺殺行動。專諸固然是個膽大的刺客,而那柄精巧的魚腸劍竟然鋒利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經它一刺,吳王僚不但透胸斷骨,而且被貫穿了鐵甲,直達後背。一代枭雄隨風而去,公子姬光上台,這才引出了以後的吳滅楚,越亡吳的精彩故事。   魚腸劍,一名魚藏劍,據傳是鑄劍大師歐冶子爲越王所制,他使用了赤堇山之錫;若耶溪之銅,經雨灑雷擊,得天地精華,制成了五口劍,分別是湛盧、純鈞、勝邪、魚腸和巨阙。   魚腸劍既成,善于相劍的薛燭被請來爲它看相,薛燭的相劍本領尤如通靈一般,他感受到了魚腸劍中所蘊藏的信息,因此回答道:魚腸劍「逆理不順,不可服也,臣以殺君,子以殺父。」   關于魚腸之名的來曆,一說是由于劍身上的花紋有如魚腸,凹凸不平,因此得名。另一說是由于它小巧得能藏于魚腹之中。 京劇  [url=/baike/detail_90186.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57960992908.jpg[/img][/url]《魚腸劍》楊寶森飾伍員 魚腸劍(鼎盛春秋[五本])(一名:子胥投吳;一名:吹箫乞食)   主要角色   伍員:老生   專諸:淨   姬光:老生   孫武:老生   被離:老生   劉展雄:淨   專諸妻:旦   情節   伍子胥逃出昭關,遇魚丈人求渡江(劇名《蘆中人》),遇濑女乞飲食(劇名《浣紗女》),且囑勿告追兵,二人皆投江,以死明之。至吳國,吹蕭行乞,見專諸,勇而孝,納爲兄弟。一日之市,適說吳公子阖廬出遊,伍員隨身隘巷,以箫聲動之。公子聞箫聲,知非常人,呼出與語。見其狀魁梧奇偉,深相愛悅,載至府中,委以重任。並命專諸之刺王僚,卒破吳國,霸中原,皆伍子胥之力也。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