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中産階級的家居張開想象之翼

來源:互聯網  2008-05-05 06:13:19  評論

中産階級的家居張開想象之翼

《韓非子·五蠹》記載:「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獸衆,人民不勝禽獸蟲蛇,有聖人作,構木爲巢,以避群害,而民悅之,使王天下,號曰有巢氏。」

因爲造了一個「窩」出來而「王天下」,那麽可見這次變革對于人民的影響有多巨大。從「無巢」到「有巢」,這對于人們的居住來講是多麽偉大的開創;而我們也可以從房子雛形中了解,它最初的功能是實現人類的自我保護。

蒙昧時代逐漸向野蠻時代再向文明時代的進步過程中,房子才被發掘出越來越多的意義:溫暖、隱私、社交、象征……而當曆史的車輪滾滾碾向第三個千年紀元之時,在這個古老的國家,人們的居住形態正在發生著一場或許可以用「混亂」來形容的變化。

把夢想放進去

「你若要問我目前室內裝修的風格趨向,那我也許只能告訴你是『混搭』。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沒有任何一種風格是一統天下的局面,也沒有哪種風格是持續始終的。」《時尚家居》主編殷智賢這樣回答筆者的提問。

她在最近新出的《混搭中産家》一書裏,強調說中産階級家居的特點是四句話:文化混血、目標混雜、趣味混亂、風格混搭。

在我們生活的這個國度,地産商品作爲私有財産合法化的時間很短,從1998年正式取消福利分房算起只有7年的時間,如果更寬泛地統計,這個過程也只有十幾年。「以前從來沒有想到的事情突然變成了現實。人們可以擁有私人的房産,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呈現房産內部的狀態。」殷智賢如此敘述道。

也許正是因爲居住空間産權嬗變的時間「短」,導致了人們最初在面對這個空間謀劃著它未來的樣子時,是沒有方向和目標的。

北京一木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設計總監許楹回憶起他所了解的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那時大家對室內設計都沒有清晰的概念,靠從港台電視劇、酒店看來的東西模仿,所以居然在居家的個人空間移植了很多公共空間的元素。

比如說,木牆裙。這個原本在公共場所防止弄髒牆壁的實用設計,被人們認爲是美觀的元素運用到家庭的裝修中;而在家庭中,它的實用效果會大大減弱。另外一個典型代表是軟包。KTV包廂或者會議室用來吸音的軟包牆壁,也被人們認爲是奢華的象征而廣泛運用。

雖然現在你站在時間的前端往回看,有很多當初流行的東西是可笑的,但殷智賢認爲,這些都無法阻止人們爲實現自己的居住夢想而不斷作出種種努力。

通常人們去「做什麽」會受他「看到什麽」的影響。後來人們看到歐式的風格,于是歐式家居的一些元素被運用或者被整個照搬了;宜家進入中國以後很長一段時間內,簡約風格極盛行;隨後是美式的、東亞的、中式的……特別是2000年以後,各種風格在家居中呈現全面開花的格局。

「人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好東西,他想把這些他認爲美的東西盡量地運用到他的居住空間中去。」 殷智賢說」

而許楹則發現,雖然在新千年以後種種風格都普遍被接受,不過目前在他的客戶中,簡潔歐式的裝修最受歡迎。可能是因爲,它更隨意、溫馨和舒適,更像「家」一些。

眼下還出現的一種傾向是「輕裝修,重裝飾」,東易日盛集團設計部經理王雲告訴筆者,最近東易日盛配飾的營業額有明顯增加,鑒于此,他們剛剛成立了新的部門主營配飾。他們預計軟裝飾會成爲未來一段時間集團的新的利潤增長點。真誠地居住

如果要去追溯人們爲什麽要去做裝修,或者說探究人們對于居住環境追求的本來意義,許楹認爲這如同跟問一個人爲什麽要吃一日三餐一樣多余。人們對于室內空間面貌的追求,將永遠圍繞著「我需要什麽」而展開。

許楹認爲,或許在之前一段時間裏,我們確實接受了某些我們並不需要的東西。但是現在,我們對于自己的需求越來越清楚和個性化。「需要」,從另一面講就是,「把你不需要的東西統統舍棄掉。」

殷智賢對于家裝中曾經出現的、至今仍存在的「混亂」現象抱有很寬容的態度。她不認爲人們那些不「內行」的做法應該受到嘲笑或指責,因爲人的需求是很複雜的、多層面的。「這個空間是我的,我在裏面放進去我喜歡的東西,有什麽不可以?」殷智賢笑道。

任何一種風格的形成都與這種風格發源地的地理、氣候、風俗、文化等息息相關,這是建築設計和室內設計界的常識性認知。但是當人們要把某種室內設計風格移植入公寓住宅,許楹認爲公寓本身的特點可能就已經限制了這種風格的純粹的發揮。在公寓空間裏,有限制的層高、有限制的面寬、有限制的進深等等,經常使很多種風格中有特質的東西無法淋漓盡致地展現。

慢慢認識到這個弊端以後,最近幾年人們對于層高高、靈活性大的戶型頗有好感。因爲現在房子已經是私産,沒有辦法做任何改動的戶型顯然不能迎合居住者越來越多樣化的空間需求。

「所謂家裝風格的演變過程,其實就是居住者不斷了解自己、不斷滿足自己、同時不斷地被否定的過程。沒有人一出生就是大師。如果有,那麽我也會認爲他在前世已經經曆了這個過程。」殷智賢說,「我認爲那些所謂的『錯誤』,只是事物發展的必經階段。」

這好比,一些長期養尊處優的人認爲紅燒肉是很「惡俗」的菜式,但是如果一個長期處于半饑不飽狀態的人,突然有錢了,他會頓頓去吃紅燒肉。只有當他經曆了這個過程,他才會發現,開水白菜,清純細膩,自有它們的魅力。殷智賢打了這樣一個比喻。

「因爲我們以前不擁有自己的房子,現在我們可以去嘗試各種風格,發揮我們所有的想象。」殷智賢說,「但我堅持反對揮霍。揮霍是對于物料的浪費。這表明你對于擁有什麽不擁有什麽太輕率了。如果你買了鍍金水龍頭是因爲你就是愛它,沒關系;但是如果你只是爲了攀比、炫耀或其它,我認爲那就沒有意義了。」

人要真誠,包括他的居住也要真誠。「家」本來應該是人最能展現真誠的地方。如果一個人的真誠在他的家裏也得不到展現,那是多麽可怕的事情。

[url=/bbs/detail_1084499.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jiashi/1320998806613.jpg[/img][/url]   《韓非子·五蠹》記載:「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獸衆,人民不勝禽獸蟲蛇,有聖人作,構木爲巢,以避群害,而民悅之,使王天下,號曰有巢氏。」   因爲造了一個「窩」出來而「王天下」,那麽可見這次變革對于人民的影響有多巨大。從「無巢」到「有巢」,這對于人們的居住來講是多麽偉大的開創;而我們也可以從房子雛形中了解,它最初的功能是實現人類的自我保護。   蒙昧時代逐漸向野蠻時代再向文明時代的進步過程中,房子才被發掘出越來越多的意義:溫暖、隱私、社交、象征……而當曆史的車輪滾滾碾向第三個千年紀元之時,在這個古老的國家,人們的居住形態正在發生著一場或許可以用「混亂」來形容的變化。   把夢想放進去   「你若要問我目前室內裝修的風格趨向,那我也許只能告訴你是『混搭』。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沒有任何一種風格是一統天下的局面,也沒有哪種風格是持續始終的。」《時尚家居》主編殷智賢這樣回答筆者的提問。   她在最近新出的《混搭中産家》一書裏,強調說中産階級家居的特點是四句話:文化混血、目標混雜、趣味混亂、風格混搭。   在我們生活的這個國度,地産商品作爲私有財産合法化的時間很短,從1998年正式取消福利分房算起只有7年的時間,如果更寬泛地統計,這個過程也只有十幾年。「以前從來沒有想到的事情突然變成了現實。人們可以擁有私人的房産,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呈現房産內部的狀態。」殷智賢如此敘述道。   也許正是因爲居住空間産權嬗變的時間「短」,導致了人們最初在面對這個空間謀劃著它未來的樣子時,是沒有方向和目標的。   北京一木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設計總監許楹回憶起他所了解的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那時大家對室內設計都沒有清晰的概念,靠從港台電視劇、酒店看來的東西模仿,所以居然在居家的個人空間移植了很多公共空間的元素。   比如說,木牆裙。這個原本在公共場所防止弄髒牆壁的實用設計,被人們認爲是美觀的元素運用到家庭的裝修中;而在家庭中,它的實用效果會大大減弱。另外一個典型代表是軟包。KTV包廂或者會議室用來吸音的軟包牆壁,也被人們認爲是奢華的象征而廣泛運用。   雖然現在你站在時間的前端往回看,有很多當初流行的東西是可笑的,但殷智賢認爲,這些都無法阻止人們爲實現自己的居住夢想而不斷作出種種努力。   通常人們去「做什麽」會受他「看到什麽」的影響。後來人們看到歐式的風格,于是歐式家居的一些元素被運用或者被整個照搬了;宜家進入中國以後很長一段時間內,簡約風格極盛行;隨後是美式的、東亞的、中式的……特別是2000年以後,各種風格在家居中呈現全面開花的格局。   「人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好東西,他想把這些他認爲美的東西盡量地運用到他的居住空間中去。」 殷智賢說」   而許楹則發現,雖然在新千年以後種種風格都普遍被接受,不過目前在他的客戶中,簡潔歐式的裝修最受歡迎。可能是因爲,它更隨意、溫馨和舒適,更像「家」一些。   眼下還出現的一種傾向是「輕裝修,重裝飾」,東易日盛集團設計部經理王雲告訴筆者,最近東易日盛配飾的營業額有明顯增加,鑒于此,他們剛剛成立了新的部門主營配飾。他們預計軟裝飾會成爲未來一段時間集團的新的利潤增長點。真誠地居住   如果要去追溯人們爲什麽要去做裝修,或者說探究人們對于居住環境追求的本來意義,許楹認爲這如同跟問一個人爲什麽要吃一日三餐一樣多余。人們對于室內空間面貌的追求,將永遠圍繞著「我需要什麽」而展開。   許楹認爲,或許在之前一段時間裏,我們確實接受了某些我們並不需要的東西。但是現在,我們對于自己的需求越來越清楚和個性化。「需要」,從另一面講就是,「把你不需要的東西統統舍棄掉。」   殷智賢對于家裝中曾經出現的、至今仍存在的「混亂」現象抱有很寬容的態度。她不認爲人們那些不「內行」的做法應該受到嘲笑或指責,因爲人的需求是很複雜的、多層面的。「這個空間是我的,我在裏面放進去我喜歡的東西,有什麽不可以?」殷智賢笑道。   任何一種風格的形成都與這種風格發源地的地理、氣候、風俗、文化等息息相關,這是建築設計和室內設計界的常識性認知。但是當人們要把某種室內設計風格移植入公寓住宅,許楹認爲公寓本身的特點可能就已經限制了這種風格的純粹的發揮。在公寓空間裏,有限制的層高、有限制的面寬、有限制的進深等等,經常使很多種風格中有特質的東西無法淋漓盡致地展現。   慢慢認識到這個弊端以後,最近幾年人們對于層高高、靈活性大的戶型頗有好感。因爲現在房子已經是私産,沒有辦法做任何改動的戶型顯然不能迎合居住者越來越多樣化的空間需求。   「所謂家裝風格的演變過程,其實就是居住者不斷了解自己、不斷滿足自己、同時不斷地被否定的過程。沒有人一出生就是大師。如果有,那麽我也會認爲他在前世已經經曆了這個過程。」殷智賢說,「我認爲那些所謂的『錯誤』,只是事物發展的必經階段。」   這好比,一些長期養尊處優的人認爲紅燒肉是很「惡俗」的菜式,但是如果一個長期處于半饑不飽狀態的人,突然有錢了,他會頓頓去吃紅燒肉。只有當他經曆了這個過程,他才會發現,開水白菜,清純細膩,自有它們的魅力。殷智賢打了這樣一個比喻。   「因爲我們以前不擁有自己的房子,現在我們可以去嘗試各種風格,發揮我們所有的想象。」殷智賢說,「但我堅持反對揮霍。揮霍是對于物料的浪費。這表明你對于擁有什麽不擁有什麽太輕率了。如果你買了鍍金水龍頭是因爲你就是愛它,沒關系;但是如果你只是爲了攀比、炫耀或其它,我認爲那就沒有意義了。」   人要真誠,包括他的居住也要真誠。「家」本來應該是人最能展現真誠的地方。如果一個人的真誠在他的家裏也得不到展現,那是多麽可怕的事情。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