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陳天橋吳征「同床不同夢」 雙方合作尚存變數

來源:互聯網  2011-12-02 09:55:43  評論

盡管願意和吳征「一起玩」,但陳天橋不像吳征那樣放得開。因此,陳、吳合作,尚存變數。

「吳征在自說自話,再這樣下去,老板或取消合作。」昨日,盛大一位高層在談及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陽光收購盛大手機遊戲業務」的傳言時,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陽光媒體投資吳征的資本運營能力,就連盛大(SNDA.NASDAQ)董事長兼CEO陳天橋也看得眼花缭亂。在2006年10月25日的盛大股東大會上,吳征被增選爲董事。從這一天起,吳征就「合法」地打起了盛大旗下資産的主意。這些資産爲數不少,由盛大曆史上的一系列收購産生。

吳征給盛大的第一份「禮物」,就是用陽光媒體投資旗下資産——在英國AIM(Alternative Investment Market)市場上市的SUN3C多媒體出面,再由數位紅剝離出部分手機遊戲業務,成立一家合資公司。這家合資公司于盛大而言,將是一個資産重組的新嘗試;而對陽光而言,合資公司僅僅是其做大SUN3C多媒體的動作之一,吳征還有更大的企圖。

核心事實

12月中旬,國內某財經周報的一篇報道稱,傳盛大盡賣數位紅、韓國ACTOZ公司的手機遊戲業務,「一起打包出售的還有浩方對戰平台」。而買家則是「陽光集團」。這篇報道引起了很大的關注,不過,由于傳言不合邏輯之處甚多,坊間雖然疑惑,不過只是關注。

12月下旬,陽光媒體投資旗下的《財經時報》近水樓台先得月,以一篇長文披露了陽光與盛大合作的更多內情。外界由此得知,陽光與盛大只是准備成立一家合資公司,這家公司將以手機遊戲爲主要業務。在這篇報道中,SUN3C被描述成手機遊戲業的超級巨星,通過收購手機遊戲公司UPSTART和吸收盛大的手機遊戲業務,SUN3C打通了手機平台上的3C:內容(Content)、社區(Community)、商業(Commerce)。

無論是哪種說法,據說都令陳天橋非常不快。盡管合作有雙贏的前景,但吳征一開始就顯示了「超人」的媒體公關能力。合作的事情被奇怪地泄露了,而且說法都有意擡高自己。

而核心事實,也許要等到雙方正式宣布的那天才能確定。不過,「以對等原則的名義」,盛大新聞發言人諸葛輝也提供了另一個版本:陽光傳媒曾經邀請盛大旗下子公司數位紅以戰略股東的身份共建合資公司,但數位紅與陽光傳媒沒有達成實質協議。陽光傳媒邀請合作的主體是數位紅,而非盛大,也不涉及傳言中的浩方、ACTOZ的業務。諸葛輝強調,盛大對其旗下投資公司的前景充滿信心。

一位接近陳天橋的人士稱:「數位紅是盛大整體戰略上重要的一環。這次陳天橋批准考慮拿出來合資的業務,只是數位紅手機遊戲中的單機遊戲,而陳天橋大力推動的手機網遊,不在合作範圍之列。」

數位紅前CEO吳剛也表示,盛大不可能出售數位紅,因爲他清楚數位紅在盛大的地位。吳剛因與陳天橋在發展戰略上有分歧而離職。吳剛希望引入外部資本,陳天橋則認爲盛大要靠自己。

手機遊戲在英國有不錯的市場基礎,而且英國也是中國手機遊戲外銷歐洲的跳板。不少中國手機遊戲公司,都將單機遊戲賣給英國的販售平台。

陽光的「陽謀」

有一個人,因從傳統媒體跳槽到陽光媒體負責新媒體業務,引起過公衆對于吳征新媒體業務構思的關注。他就是原《經濟觀察報》總編何力。

陽光媒體于2006年12月設立陽光財時新媒體公司,注入SUN3C,作爲後者在中國的主營業務之一。12月27日,陽光財時新媒體將召開戰略發布會,SUN3C公司CEO馬特將宣布SUN3C的全球戰略,而何力則以陽光財時新媒體公司總裁身份出現。

從幾件事情綜合看來,吳征已經做好安排,要將SUN3C的概念做大,股價做高。作爲一家去英國創業板市場上市的公司,SUN3C在國內幾乎沒有知名度。這是因爲SUN3C在進行一系列收購、合資之前,並沒有直接面對中國消費者的業務。和盛大這樣擁有高影響力的企業合作,能迅速提升SUN3C的知名度。

新媒體領域首先是一個講故事的領域,然後才是一個賺鈔票的領域。手機遊戲也可以視作新媒體,按照吳征的規劃,遊戲不過是一個餌,SUN3C的最新定位是「移動虛擬營運商」及「移動交易服務商」。訴求點則是「形成一個以數字多媒體爲互動渠道的團購搜集需求及精確營銷俱樂部,實現移動、數字電視及互聯網三者的虛擬營運整合及營銷整合」。

據《財經時報》分析,吳征可做的還有手機廣告。手機廣告是分衆都忍不住涉足的新業務領域,吳征也不會忘了伸一只手。

陳天橋「變心」

與吳征共舞,對陳天橋來說,既刺激,又難以適應。和吳征相比,陳天橋更喜歡做實事。據接近陳天橋的盛大人士稱,最近陳天橋最開心的事情是想出來一個在網絡遊戲中增加收入的點子,這個點子讓很多免費玩家開始付費,爲盛大帶來每天50萬元的收入。而吳征則以在資本運作上攻城略地、呼風喚雨感到滿足。

不過,在網絡遊戲領域,盛大已經在運營上做到了一種極致。伸手新浪是陳天橋資本運作的得意之作,然而,招式已老,陳天橋也在「毒丸」計劃前感到了無奈。要實施宏大的戰略構想,必先修好資本運作這一課。外界也評論陳天橋收購新浪股份,不過是恃資金突襲,氣盛有余,老到不足。

要將盛大帶到更高的高度,陳天橋選擇與吳征共舞。可能有高回報,也會有高風險。如果以下棋作比喻,吳征擅長布局,不喜歡肉搏;陳天橋擅長占據「金角銀邊」而不善于大開大合。

盛大早有在手機領域自己做大的意圖。浩方正在規劃自己的手機遊戲業務,ACTOZ則已經涉足手機遊戲開發。而數位紅則已經爲盛大主力遊戲向手機平台的移植效力。

盡管願意和吳征「一起玩」,但陳天橋不像吳征那樣放得開。因此,陳、吳合作,尚存變數。

盡管願意和吳征「一起玩」,但陳天橋不像吳征那樣放得開。因此,陳、吳合作,尚存變數。   「吳征在自說自話,再這樣下去,老板或取消合作。」昨日,盛大一位高層在談及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陽光收購盛大手機遊戲業務」的傳言時,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陽光媒體投資吳征的資本運營能力,就連盛大(SNDA.NASDAQ)董事長兼CEO陳天橋也看得眼花缭亂。在2006年10月25日的盛大股東大會上,吳征被增選爲董事。從這一天起,吳征就「合法」地打起了盛大旗下資産的主意。這些資産爲數不少,由盛大曆史上的一系列收購産生。   吳征給盛大的第一份「禮物」,就是用陽光媒體投資旗下資産——在英國AIM(Alternative Investment Market)市場上市的SUN3C多媒體出面,再由數位紅剝離出部分手機遊戲業務,成立一家合資公司。這家合資公司于盛大而言,將是一個資産重組的新嘗試;而對陽光而言,合資公司僅僅是其做大SUN3C多媒體的動作之一,吳征還有更大的企圖。   核心事實   12月中旬,國內某財經周報的一篇報道稱,傳盛大盡賣數位紅、韓國ACTOZ公司的手機遊戲業務,「一起打包出售的還有浩方對戰平台」。而買家則是「陽光集團」。這篇報道引起了很大的關注,不過,由于傳言不合邏輯之處甚多,坊間雖然疑惑,不過只是關注。   12月下旬,陽光媒體投資旗下的《財經時報》近水樓台先得月,以一篇長文披露了陽光與盛大合作的更多內情。外界由此得知,陽光與盛大只是准備成立一家合資公司,這家公司將以手機遊戲爲主要業務。在這篇報道中,SUN3C被描述成手機遊戲業的超級巨星,通過收購手機遊戲公司UPSTART和吸收盛大的手機遊戲業務,SUN3C打通了手機平台上的3C:內容(Content)、社區(Community)、商業(Commerce)。   無論是哪種說法,據說都令陳天橋非常不快。盡管合作有雙贏的前景,但吳征一開始就顯示了「超人」的媒體公關能力。合作的事情被奇怪地泄露了,而且說法都有意擡高自己。   而核心事實,也許要等到雙方正式宣布的那天才能確定。不過,「以對等原則的名義」,盛大新聞發言人諸葛輝也提供了另一個版本:陽光傳媒曾經邀請盛大旗下子公司數位紅以戰略股東的身份共建合資公司,但數位紅與陽光傳媒沒有達成實質協議。陽光傳媒邀請合作的主體是數位紅,而非盛大,也不涉及傳言中的浩方、ACTOZ的業務。諸葛輝強調,盛大對其旗下投資公司的前景充滿信心。   一位接近陳天橋的人士稱:「數位紅是盛大整體戰略上重要的一環。這次陳天橋批准考慮拿出來合資的業務,只是數位紅手機遊戲中的單機遊戲,而陳天橋大力推動的手機網遊,不在合作範圍之列。」   數位紅前CEO吳剛也表示,盛大不可能出售數位紅,因爲他清楚數位紅在盛大的地位。吳剛因與陳天橋在發展戰略上有分歧而離職。吳剛希望引入外部資本,陳天橋則認爲盛大要靠自己。   手機遊戲在英國有不錯的市場基礎,而且英國也是中國手機遊戲外銷歐洲的跳板。不少中國手機遊戲公司,都將單機遊戲賣給英國的販售平台。   陽光的「陽謀」   有一個人,因從傳統媒體跳槽到陽光媒體負責新媒體業務,引起過公衆對于吳征新媒體業務構思的關注。他就是原《經濟觀察報》總編何力。   陽光媒體于2006年12月設立陽光財時新媒體公司,注入SUN3C,作爲後者在中國的主營業務之一。12月27日,陽光財時新媒體將召開戰略發布會,SUN3C公司CEO馬特將宣布SUN3C的全球戰略,而何力則以陽光財時新媒體公司總裁身份出現。   從幾件事情綜合看來,吳征已經做好安排,要將SUN3C的概念做大,股價做高。作爲一家去英國創業板市場上市的公司,SUN3C在國內幾乎沒有知名度。這是因爲SUN3C在進行一系列收購、合資之前,並沒有直接面對中國消費者的業務。和盛大這樣擁有高影響力的企業合作,能迅速提升SUN3C的知名度。   新媒體領域首先是一個講故事的領域,然後才是一個賺鈔票的領域。手機遊戲也可以視作新媒體,按照吳征的規劃,遊戲不過是一個餌,SUN3C的最新定位是「移動虛擬營運商」及「移動交易服務商」。訴求點則是「形成一個以數字多媒體爲互動渠道的團購搜集需求及精確營銷俱樂部,實現移動、數字電視及互聯網三者的虛擬營運整合及營銷整合」。   據《財經時報》分析,吳征可做的還有手機廣告。手機廣告是分衆都忍不住涉足的新業務領域,吳征也不會忘了伸一只手。   陳天橋「變心」   與吳征共舞,對陳天橋來說,既刺激,又難以適應。和吳征相比,陳天橋更喜歡做實事。據接近陳天橋的盛大人士稱,最近陳天橋最開心的事情是想出來一個在網絡遊戲中增加收入的點子,這個點子讓很多免費玩家開始付費,爲盛大帶來每天50萬元的收入。而吳征則以在資本運作上攻城略地、呼風喚雨感到滿足。   不過,在網絡遊戲領域,盛大已經在運營上做到了一種極致。伸手新浪是陳天橋資本運作的得意之作,然而,招式已老,陳天橋也在「毒丸」計劃前感到了無奈。要實施宏大的戰略構想,必先修好資本運作這一課。外界也評論陳天橋收購新浪股份,不過是恃資金突襲,氣盛有余,老到不足。   要將盛大帶到更高的高度,陳天橋選擇與吳征共舞。可能有高回報,也會有高風險。如果以下棋作比喻,吳征擅長布局,不喜歡肉搏;陳天橋擅長占據「金角銀邊」而不善于大開大合。   盛大早有在手機領域自己做大的意圖。浩方正在規劃自己的手機遊戲業務,ACTOZ則已經涉足手機遊戲開發。而數位紅則已經爲盛大主力遊戲向手機平台的移植效力。   盡管願意和吳征「一起玩」,但陳天橋不像吳征那樣放得開。因此,陳、吳合作,尚存變數。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