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俺飛機上的鄰座

來源:互聯網  2008-05-21 04:46:16  評論

俺沒少出差,飛機也沒少坐。說起鄰座,俺是滿肚子委屈,不信諸位看看俺幸會的鄰座。

1.去包頭,俺的座位靠走道,旁邊是一位60多歲的老大爺。起飛後他要上廁所,俺忙站起來讓路,但見他潇灑地踩著俺的座位一步邁到過道上。俺愣了好一會兒,才忙拿報紙蓋住座位以防萬一。老大爺回來後瞄了眼報紙,不滿地說:「這報紙俺還沒看呢!」說罷,拿起報紙,又一腳踩在俺的座位上走進去。

2.去上海,俺依然坐靠過道,旁邊是個大胖哥,估計體重不下250斤,一路上他上了三趟廁所。前兩次俺給他讓出位置,他迅速起身剛剛邁了一步,飛機馬上劇烈地顛簸,俺十分狼狽地抱住前座的靠背。第三次,胖哥遲疑了很久,終于抵不住生理的需要,連聲「對不起」便起身。俺不滿地再一次站起來。胖哥緩緩站直,慢慢地挪出來。他還未站穩,飛機又一陣更爲劇烈地顛簸。胖哥無辜地望著俺:「阿拉動作這麽慢,這回絕對和阿拉沒關系。」

3.去南京,俺的座位在中間。一左一右像老外。俺本想趁機練練英語,不料他們說一口不知名的鳥語,唧唧喳喳半天俺一句都聽不懂。飛機裏熱,他倆不約而同地脫了外套穿短袖。腋窩那股刺鼻的味道熏了俺一路,連午飯都免了。這是俺的減肥計劃惟一實施的一次。

4.去西安,俺終于要到了經濟艙的第一排。寬敞不說,兩邊又是漂亮的空姐,俺高興得合不攏嘴。飛機11點半到港,乘客沒有午餐,但空姐們有。左邊吃的雞肉飯,右邊吃的牛肉面,外加兩道水果。俺的口水禁不住誘惑,分泌得如泉湧一般。被逼無奈,俺假裝上廁所,在後面過道呆了半個多小時。

5.去昆明,俺又是靠過道,裏面是位去旅遊的大哥。供午餐時,俺和他一份都吃不飽,相繼喊著要各加一份飯。可惜只剩一份,俺先跟空姐說的,所以心安理得地享受了。那大哥不服,向空姐要了三聽啤酒。結果俺吃飽了,他也喝醉了,吐了俺一身。俺明白了:飛機上的盒飯不能免費加,得靠洗衣服去換。

6.去重慶,俺坐在中間座位,旁邊靠窗坐著一位PP的MM,烏黑的頭發光可鑒人。俺幸福地和她聊天,直到把她聊得睡著了。她低垂的腦袋慢慢地靠到了俺的肩膀上,讓俺幸福得發暈。可觸電的感覺沒有10分鍾,飛機就下降了。上了出租車俺才發現,MM剛剛焗過黑油,俺媳婦花200多塊錢給俺買的嶄新的白襯衫就此「報銷」了。

7.從東京回北京,俺選了個靠窗的位置,一對老年夫婦坐在旁邊。俺說英語,他們搖頭;俺說日語,他們回應,但那大阪郊區音俺可聽不懂。俺于是說俄語,他們苦笑。這時,老大娘開口了,唠叨了足足一分鍾,俺不明白但總算大概猜出她說的是菲律賓語,只得搖頭。老大爺在旁邊忍不住低聲道:「你說了半天客家話他都沒聽懂,大概是東南亞人吧!」俺這回聽清了,那是一口標准的普通話。

  俺沒少出差,飛機也沒少坐。說起鄰座,俺是滿肚子委屈,不信諸位看看俺幸會的鄰座。   1.去包頭,俺的座位靠走道,旁邊是一位60多歲的老大爺。起飛後他要上廁所,俺忙站起來讓路,但見他潇灑地踩著俺的座位一步邁到過道上。俺愣了好一會兒,才忙拿報紙蓋住座位以防萬一。老大爺回來後瞄了眼報紙,不滿地說:「這報紙俺還沒看呢!」說罷,拿起報紙,又一腳踩在俺的座位上走進去。   2.去上海,俺依然坐靠過道,旁邊是個大胖哥,估計體重不下250斤,一路上他上了三趟廁所。前兩次俺給他讓出位置,他迅速起身剛剛邁了一步,飛機馬上劇烈地顛簸,俺十分狼狽地抱住前座的靠背。第三次,胖哥遲疑了很久,終于抵不住生理的需要,連聲「對不起」便起身。俺不滿地再一次站起來。胖哥緩緩站直,慢慢地挪出來。他還未站穩,飛機又一陣更爲劇烈地顛簸。胖哥無辜地望著俺:「阿拉動作這麽慢,這回絕對和阿拉沒關系。」   3.去南京,俺的座位在中間。一左一右像老外。俺本想趁機練練英語,不料他們說一口不知名的鳥語,唧唧喳喳半天俺一句都聽不懂。飛機裏熱,他倆不約而同地脫了外套穿短袖。腋窩那股刺鼻的味道熏了俺一路,連午飯都免了。這是俺的減肥計劃惟一實施的一次。   4.去西安,俺終于要到了經濟艙的第一排。寬敞不說,兩邊又是漂亮的空姐,俺高興得合不攏嘴。飛機11點半到港,乘客沒有午餐,但空姐們有。左邊吃的雞肉飯,右邊吃的牛肉面,外加兩道水果。俺的口水禁不住誘惑,分泌得如泉湧一般。被逼無奈,俺假裝上廁所,在後面過道呆了半個多小時。   5.去昆明,俺又是靠過道,裏面是位去旅遊的大哥。供午餐時,俺和他一份都吃不飽,相繼喊著要各加一份飯。可惜只剩一份,俺先跟空姐說的,所以心安理得地享受了。那大哥不服,向空姐要了三聽啤酒。結果俺吃飽了,他也喝醉了,吐了俺一身。俺明白了:飛機上的盒飯不能免費加,得靠洗衣服去換。   6.去重慶,俺坐在中間座位,旁邊靠窗坐著一位PP的MM,烏黑的頭發光可鑒人。俺幸福地和她聊天,直到把她聊得睡著了。她低垂的腦袋慢慢地靠到了俺的肩膀上,讓俺幸福得發暈。可觸電的感覺沒有10分鍾,飛機就下降了。上了出租車俺才發現,MM剛剛焗過黑油,俺媳婦花200多塊錢給俺買的嶄新的白襯衫就此「報銷」了。   7.從東京回北京,俺選了個靠窗的位置,一對老年夫婦坐在旁邊。俺說英語,他們搖頭;俺說日語,他們回應,但那大阪郊區音俺可聽不懂。俺于是說俄語,他們苦笑。這時,老大娘開口了,唠叨了足足一分鍾,俺不明白但總算大概猜出她說的是菲律賓語,只得搖頭。老大爺在旁邊忍不住低聲道:「你說了半天客家話他都沒聽懂,大概是東南亞人吧!」俺這回聽清了,那是一口標准的普通話。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