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俺飞机上的邻座

2008-05-21 04:46:16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俺没少出差,飞机也没少坐。说起邻座,俺是满肚子委屈,不信诸位看看俺幸会的邻座。

  1.去包头,俺的座位靠走道,旁边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大爷。起飞后他要上厕所,俺忙站起来让路,但见他潇洒地踩着俺的座位一步迈到过道上。俺愣了好一会儿,才忙拿报纸盖住座位以防万一。老大爷回来后瞄了眼报纸,不满地说:“这报纸俺还没看呢!”说罢,拿起报纸,又一脚踩在俺的座位上走进去。

  2.去上海,俺依然坐靠过道,旁边是个大胖哥,估计体重不下250斤,一路上他上了三趟厕所。前两次俺给他让出位置,他迅速起身刚刚迈了一步,飞机马上剧烈地颠簸,俺十分狼狈地抱住前座的靠背。第三次,胖哥迟疑了很久,终于抵不住生理的需要,连声“对不起”便起身。俺不满地再一次站起来。胖哥缓缓站直,慢慢地挪出来。他还未站稳,飞机又一阵更为剧烈地颠簸。胖哥无辜地望着俺:“阿拉动作这么慢,这回绝对和阿拉没关系。”

  3.去南京,俺的座位在中间。一左一右像老外。俺本想趁机练练英语,不料他们说一口不知名的鸟语,唧唧喳喳半天俺一句都听不懂。飞机里热,他俩不约而同地脱了外套穿短袖。腋窝那股刺鼻的味道熏了俺一路,连午饭都免了。这是俺的减肥计划惟一实施的一次。

  4.去西安,俺终于要到了经济舱的第一排。宽敞不说,两边又是漂亮的空姐,俺高兴得合不拢嘴。飞机11点半到港,乘客没有午餐,但空姐们有。左边吃的鸡肉饭,右边吃的牛肉面,外加两道水果。俺的口水禁不住诱惑,分泌得如泉涌一般。被逼无奈,俺假装上厕所,在后面过道呆了半个多小时。

  5.去昆明,俺又是靠过道,里面是位去旅游的大哥。供午餐时,俺和他一份都吃不饱,相继喊着要各加一份饭。可惜只剩一份,俺先跟空姐说的,所以心安理得地享受了。那大哥不服,向空姐要了三听啤酒。结果俺吃饱了,他也喝醉了,吐了俺一身。俺明白了:飞机上的盒饭不能免费加,得靠洗衣服去换。

  6.去重庆,俺坐在中间座位,旁边靠窗坐着一位PP的MM,乌黑的头发光可鉴人。俺幸福地和她聊天,直到把她聊得睡着了。她低垂的脑袋慢慢地靠到了俺的肩膀上,让俺幸福得发晕。可触电的感觉没有10分钟,飞机就下降了。上了出租车俺才发现,MM刚刚焗过黑油,俺媳妇花200多块钱给俺买的崭新的白衬衫就此“报销”了。

  7.从东京回北京,俺选了个靠窗的位置,一对老年夫妇坐在旁边。俺说英语,他们摇头;俺说日语,他们回应,但那大阪郊区音俺可听不懂。俺于是说俄语,他们苦笑。这时,老大娘开口了,唠叨了足足一分钟,俺不明白但总算大概猜出她说的是菲律宾语,只得摇头。老大爷在旁边忍不住低声道:“你说了半天客家话他都没听懂,大概是东南亚人吧!”俺这回听清了,那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俺没少出差,飞机也没少坐。说起邻座,俺是满肚子委屈,不信诸位看看俺幸会的邻座。   1.去包头,俺的座位靠走道,旁边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大爷。起飞后他要上厕所,俺忙站起来让路,但见他潇洒地踩着俺的座位一步迈到过道上。俺愣了好一会儿,才忙拿报纸盖住座位以防万一。老大爷回来后瞄了眼报纸,不满地说:“这报纸俺还没看呢!”说罢,拿起报纸,又一脚踩在俺的座位上走进去。   2.去上海,俺依然坐靠过道,旁边是个大胖哥,估计体重不下250斤,一路上他上了三趟厕所。前两次俺给他让出位置,他迅速起身刚刚迈了一步,飞机马上剧烈地颠簸,俺十分狼狈地抱住前座的靠背。第三次,胖哥迟疑了很久,终于抵不住生理的需要,连声“对不起”便起身。俺不满地再一次站起来。胖哥缓缓站直,慢慢地挪出来。他还未站稳,飞机又一阵更为剧烈地颠簸。胖哥无辜地望着俺:“阿拉动作这么慢,这回绝对和阿拉没关系。”   3.去南京,俺的座位在中间。一左一右像老外。俺本想趁机练练英语,不料他们说一口不知名的鸟语,唧唧喳喳半天俺一句都听不懂。飞机里热,他俩不约而同地脱了外套穿短袖。腋窝那股刺鼻的味道熏了俺一路,连午饭都免了。这是俺的减肥计划惟一实施的一次。   4.去西安,俺终于要到了经济舱的第一排。宽敞不说,两边又是漂亮的空姐,俺高兴得合不拢嘴。飞机11点半到港,乘客没有午餐,但空姐们有。左边吃的鸡肉饭,右边吃的牛肉面,外加两道水果。俺的口水禁不住诱惑,分泌得如泉涌一般。被逼无奈,俺假装上厕所,在后面过道呆了半个多小时。   5.去昆明,俺又是靠过道,里面是位去旅游的大哥。供午餐时,俺和他一份都吃不饱,相继喊着要各加一份饭。可惜只剩一份,俺先跟空姐说的,所以心安理得地享受了。那大哥不服,向空姐要了三听啤酒。结果俺吃饱了,他也喝醉了,吐了俺一身。俺明白了:飞机上的盒饭不能免费加,得靠洗衣服去换。   6.去重庆,俺坐在中间座位,旁边靠窗坐着一位PP的MM,乌黑的头发光可鉴人。俺幸福地和她聊天,直到把她聊得睡着了。她低垂的脑袋慢慢地靠到了俺的肩膀上,让俺幸福得发晕。可触电的感觉没有10分钟,飞机就下降了。上了出租车俺才发现,MM刚刚焗过黑油,俺媳妇花200多块钱给俺买的崭新的白衬衫就此“报销”了。   7.从东京回北京,俺选了个靠窗的位置,一对老年夫妇坐在旁边。俺说英语,他们摇头;俺说日语,他们回应,但那大阪郊区音俺可听不懂。俺于是说俄语,他们苦笑。这时,老大娘开口了,唠叨了足足一分钟,俺不明白但总算大概猜出她说的是菲律宾语,只得摇头。老大爷在旁边忍不住低声道:“你说了半天客家话他都没听懂,大概是东南亚人吧!”俺这回听清了,那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
日版宠物情人插曲《Winding Road》歌词

日版宠物情人2017的插曲,很带节奏感,日语的,女生唱的。 最后听见是在第8集的时候女主手割伤了,然后男主用嘴帮她吸了一下,插曲就出来了。 歌手:Def...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们夜里的美食

老钟家的两个儿子很特别,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样,魔一般的执着。兄弟俩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了,不管自家老爹怎么磨破嘴皮子,兄弟俩说不娶就不娶,老父母为兄弟两操碎了心...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