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学校澡堂搓澡大全

2008-05-21 04:46:23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琼瑶版)

  浴客静静地趴在搓澡床上,眼睛望着前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双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上,他那坚实而宽阔的臂膀开始微微颤抖。这种感觉????浴客的心仿佛都要碎了,他轻轻地对搓澡工说:“你用力搓吧,我甘愿承受这一切苦痛!”。搓澡工微微一笑,眼角流漏出关爱的目光,没有用任何语言去安慰他,只是用力的抚摸着他的后背。

  浴客眼圈红了,几滴泪珠顺着脸变流淌,他再也控制不住了,转过身来抓住搓澡工的双手:“你就不能轻点吗”?

  (金庸版)

  搓澡工的双掌夹带着劲风拍在了浴客的后背上,浴客顿觉背上一股内力绵绵不断攻入体内,心中不禁暗道一句:“好身手!”,暗自运功抵抗。无奈那双掌如同长眼一般,紧紧贴住浴客身体,上下翻飞,一掌快似一掌,一搓紧似一搓,令其难有喘息之机,浴客不由暗暗叫苦,脸上豆大的汗珠涔涔流下,身上的泥土四处飞溅。终于,浴客面如死灰,脱口喊道:“师父,您能轻点吗,皮都快掉了”!

  (古龙版)

  四月十四,正午。

  大众浴池。

  无风,烟雾缭绕

  谁能忍受两年不洗澡?

  他能!

  但他现在正趴在搓澡的床上。

  搓澡工出手了!

  没有人能看清他出手的动作和速度。

  浴客没有躲闪,他知道一切都是徒劳。

  况且这次是他自愿的。

  浴客的喉头有些发咸,胃也翻滚起来。

  一种液体仿佛要涌出体内。

  结束了。。。。。。

  床还是那张搓澡床。。。。。。

  人已不见。。。。。。

  地上除了一些泥,还有几块人皮。。。。。。

  空旷的澡堂子里回荡着浴客的惨叫。。。。。。

  (网友聊天版)

  浴客:你好,你现在忙吗?

  搓澡工:你好!

  浴客:你多大了?你家住哪儿?

  (两分钟后)

  浴客:你怎么不搓了呀!你在同时给几个人搓?

  搓澡工:我就给你搓呀。

  浴客:那你速度可够慢的!

  搓澡工:不是拉,我刚才接了一个电话。

  浴客:现在有空了吧?不过我要走了,你有邮箱或QQ吗?

  搓澡工:都没有

  浴客:那我下回怎么联系你?

  搓澡工:你到这个搓澡室就能找到我,我常来。

  浴客:那好,886

  搓澡工:886!

  (《英雄》版)

  “我要用的双手,为“大秦澡堂”搓出一片大大的市场!!”

  剧本节选

  这里本来应该是阒静无声,雾气每天准时地充满浴室,空气中酝酿着洗发水的清香,然而一阵清越的肌肤碰撞之声却在这时急促地震响,如同古井中投入了一粒石子,余音清畅无阻地在沉睡中激荡。

  如月和无名相对而立,显然刚才已交锋一个回合了,如月胸部起伏不定,脸上升起的一抹嫣红在未落的水珠映衬之下,更显得娇艳似血。无名早已像他习惯的王宫一样恢复平静,如室内斑驳浓重的阴影一样岿然不动。眼神却如刀锋一样刺破晦暗的水气,让如月那愤恨的眼神也不禁轻若浮尘。如月的双肩如一泓秋水般妖娆地颤动。无名慢慢地伸出手持之毛巾,柔软如绢却又似乎使那点光影退避三舍。“姑娘,我搓的太重,你还是走吧!”眼神似坚冰初融。

  鲁迅版

  浴室的门的确是开着的

  几个浴客欣欣然蹩进澡堂,瞥了一眼搓澡工

  那搓澡工颜色黑黄,眼珠间或一轮

  慢慢说道:“澡有四种搓法,你们知道么?”

  村上春树版

  音乐是 rhythm of the rain 我的手指滑过 45度的温水,静静趴在这奶白色的瓷砖之上墙壁彷佛融化的奶酪,我融化在这甜蜜的感觉里。“可以为你挫澡吗?”一月一个晴朗的黄昏,我在原宿后街一个澡塘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面面相对。可以啊,我没有选择得点了点头,接着躺下,然后任由她手指滑过我的肌肤,音乐换成了 THE BEATLES的 YESTERDAY 我不知道洗澡的时候为什么要听这个,请您以后洗澡的时候也想到我吧。

  我略微有些惊讶,回过头看看这个奇怪的女孩子,然后对她说,可以但请你轻一些。

  重庆森林

  我们分手的那天是愚人节,所以我一直当她是开玩笑,我愿意让她这个玩笑维持一个月。从分手的那一天开始,我买了30条一次性搓澡巾,每天用一条,因为阿May最喜欢让我为她搓澡,而5月1号是我的生日。我告诉我自己,当我用完30条的时候,她如果还不回来,这段感情就会用完。每一间澡堂里,一定有一位撮背小姐是你想泡的,去年这个时候,我非常成功地在两万五千英尺外上泡了一个。我以为会跟她在一起很久,

  就象一块加满了水的毛巾一样,可以撮很久。谁知道才撮到1/10的时候我对他说小姐能早点结束吗?

  非典版

  澡堂里烟雾弥漫,本以为是水汽,细细一闻,竟多少有一点过氧乙酸的味道,还有一丝檀香的味道,不象澡堂,象消毒后的庙。静静爬着,16加12层的纱布,让人透不过气来,闷吼了一声:师傅,快一点

  :很拽啊,象宇航员

  :哼哼,防水的防化服,紧俏的很

  :橡胶的手套也能搓澡?

  :您就瞧好吧

  :……

  :您的体温有点偏高

  :你搓的

  :您的眼神有点呆滞

  :烟熏的

  :您的背肌有点酸痛吧

  :你再使点劲,它还会青呢

  :您哪的人

  :北京的

  :……

  :……

  :……

  :……

  :……

  :师傅,就算是北京的,你也不能往死里掐啊…
 
 
 
  (琼瑶版)   浴客静静地趴在搓澡床上,眼睛望着前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双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上,他那坚实而宽阔的臂膀开始微微颤抖。这种感觉????浴客的心仿佛都要碎了,他轻轻地对搓澡工说:“你用力搓吧,我甘愿承受这一切苦痛!”。搓澡工微微一笑,眼角流漏出关爱的目光,没有用任何语言去安慰他,只是用力的抚摸着他的后背。   浴客眼圈红了,几滴泪珠顺着脸变流淌,他再也控制不住了,转过身来抓住搓澡工的双手:“你就不能轻点吗”?   (金庸版)   搓澡工的双掌夹带着劲风拍在了浴客的后背上,浴客顿觉背上一股内力绵绵不断攻入体内,心中不禁暗道一句:“好身手!”,暗自运功抵抗。无奈那双掌如同长眼一般,紧紧贴住浴客身体,上下翻飞,一掌快似一掌,一搓紧似一搓,令其难有喘息之机,浴客不由暗暗叫苦,脸上豆大的汗珠涔涔流下,身上的泥土四处飞溅。终于,浴客面如死灰,脱口喊道:“师父,您能轻点吗,皮都快掉了”!   (古龙版)   四月十四,正午。   大众浴池。   无风,烟雾缭绕   谁能忍受两年不洗澡?   他能!   但他现在正趴在搓澡的床上。   搓澡工出手了!   没有人能看清他出手的动作和速度。   浴客没有躲闪,他知道一切都是徒劳。   况且这次是他自愿的。   浴客的喉头有些发咸,胃也翻滚起来。   一种液体仿佛要涌出体内。   结束了。。。。。。   床还是那张搓澡床。。。。。。   人已不见。。。。。。   地上除了一些泥,还有几块人皮。。。。。。   空旷的澡堂子里回荡着浴客的惨叫。。。。。。   (网友聊天版)   浴客:你好,你现在忙吗?   搓澡工:你好!   浴客:你多大了?你家住哪儿?   (两分钟后)   浴客:你怎么不搓了呀!你在同时给几个人搓?   搓澡工:我就给你搓呀。   浴客:那你速度可够慢的!   搓澡工:不是拉,我刚才接了一个电话。   浴客:现在有空了吧?不过我要走了,你有邮箱或QQ吗?   搓澡工:都没有   浴客:那我下回怎么联系你?   搓澡工:你到这个搓澡室就能找到我,我常来。   浴客:那好,886   搓澡工:886!   (《英雄》版)   “我要用的双手,为“大秦澡堂”搓出一片大大的市场!!”   剧本节选   这里本来应该是阒静无声,雾气每天准时地充满浴室,空气中酝酿着洗发水的清香,然而一阵清越的肌肤碰撞之声却在这时急促地震响,如同古井中投入了一粒石子,余音清畅无阻地在沉睡中激荡。   如月和无名相对而立,显然刚才已交锋一个回合了,如月胸部起伏不定,脸上升起的一抹嫣红在未落的水珠映衬之下,更显得娇艳似血。无名早已像他习惯的王宫一样恢复平静,如室内斑驳浓重的阴影一样岿然不动。眼神却如刀锋一样刺破晦暗的水气,让如月那愤恨的眼神也不禁轻若浮尘。如月的双肩如一泓秋水般妖娆地颤动。无名慢慢地伸出手持之毛巾,柔软如绢却又似乎使那点光影退避三舍。“姑娘,我搓的太重,你还是走吧!”眼神似坚冰初融。   鲁迅版   浴室的门的确是开着的   几个浴客欣欣然蹩进澡堂,瞥了一眼搓澡工   那搓澡工颜色黑黄,眼珠间或一轮   慢慢说道:“澡有四种搓法,你们知道么?”   村上春树版   音乐是 rhythm of the rain 我的手指滑过 45度的温水,静静趴在这奶白色的瓷砖之上墙壁彷佛融化的奶酪,我融化在这甜蜜的感觉里。“可以为你挫澡吗?”一月一个晴朗的黄昏,我在原宿后街一个澡塘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面面相对。可以啊,我没有选择得点了点头,接着躺下,然后任由她手指滑过我的肌肤,音乐换成了 THE BEATLES的 YESTERDAY 我不知道洗澡的时候为什么要听这个,请您以后洗澡的时候也想到我吧。   我略微有些惊讶,回过头看看这个奇怪的女孩子,然后对她说,可以但请你轻一些。   重庆森林   我们分手的那天是愚人节,所以我一直当她是开玩笑,我愿意让她这个玩笑维持一个月。从分手的那一天开始,我买了30条一次性搓澡巾,每天用一条,因为阿May最喜欢让我为她搓澡,而5月1号是我的生日。我告诉我自己,当我用完30条的时候,她如果还不回来,这段感情就会用完。每一间澡堂里,一定有一位撮背小姐是你想泡的,去年这个时候,我非常成功地在两万五千英尺外上泡了一个。我以为会跟她在一起很久,   就象一块加满了水的毛巾一样,可以撮很久。谁知道才撮到1/10的时候我对他说小姐能早点结束吗?   非典版   澡堂里烟雾弥漫,本以为是水汽,细细一闻,竟多少有一点过氧乙酸的味道,还有一丝檀香的味道,不象澡堂,象消毒后的庙。静静爬着,16加12层的纱布,让人透不过气来,闷吼了一声:师傅,快一点   :很拽啊,象宇航员   :哼哼,防水的防化服,紧俏的很   :橡胶的手套也能搓澡?   :您就瞧好吧   :……   :您的体温有点偏高   :你搓的   :您的眼神有点呆滞   :烟熏的   :您的背肌有点酸痛吧   :你再使点劲,它还会青呢   :您哪的人   :北京的   :……   :……   :……   :……   :……   :师傅,就算是北京的,你也不能往死里掐啊…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