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美女給我當保镖

來源:互聯網  2008-05-21 04:46:31  評論

大學畢業後,我沒找到工作,生活很困難。

那天我很餓,眼前一陣陣發黑。于是,在街上我搶了一個7歲小男孩手裏的餅幹。沒想到那小孩居然是出來混的,揚言要找他的哥哥弄死我,另我十分害怕。

晚上,在我租住的破屋裏,我一夜未眠。整晚都在想白天發生的事。不知道小男孩的哥哥是不是黑道老大?會不會真的很厲害?如果他哥哥真來打我怎麽辦?會不會用刀捅我?往下,我不敢再想象……

第二天,我起了個大早來到保镖公司門,苦苦等了3個小時,公司才開門,我不禁十分氣憤,可在這裏發脾氣,我很清楚是不劃算的。

進了保镖公司門,我徑直走到營業台前,對著裏面一位工作人員說:「我想雇一名保镖!」

「哦,您好,請問您雇男保镖還是女保镖?」工作人員很客氣。

女保镖?還有女的?我一聽,不禁眼前一亮,嘴角差點流下口水,趕緊道:「女的,女的,當然是女的!」

「那您是要果敢型的,還是認真型的,還是漂亮型的?」

「還分漂亮的?」這不正和我意嗎?「要漂亮型的!」

「好,您先交600訂金。」

「對不起,我沒有錢」雖然沒錢,但我心不虛,氣不餒,正色的對工作人員說:「我可以跟你們做比交易。」

「做交易?怎麽做?」

「你們把保镖租我用一個月後,我免費在你們公司做一年保镖。」

「我跟我們經理商量一下。」說完,工作人員拿起電話,嘟囔了一陣。

一會從營業台裏屋出來一個高大的人,過來用拳頭輕擊了我的胸口兩下,點著頭說:「還能當保镖!不過你的條件我不能答應,這樣吧,我們的保镖租你用5天,然後你在我們公司做5年保镖,別忘了,你這樣的可不是說做保镖就做保镖的,想當保镖還得訓練一年。如果你同意,我們就簽約。」

我靠,這簡直是新世紀的《馬關條約》!條件苛刻得另我眼前一陣發黑,可沒辦法,如果那小男孩的哥哥真來找我,我可能連命都沒了。咬咬牙,一狠心,我簽!

接下來,我見到了一位漂亮的女保镖——阿悅。這女孩的長相絕對稱得上閉月羞花!個子有一米七,跟我走一塊簡直絕配!(我一米八)

爲了盡快跟小男孩了斷那段梁子,我帶著阿悅瘋狂地在街上找尋那個小男孩,可一天、兩天……四天過去了,小男孩的影子也沒見到。

第五天了,如果今天見不到那個小男孩,斷了不了我們之間的梁子,我以後可怎麽上街啊?那不是有天天被砍的危險?我的心情低落到極點,手心直冒汗。這時就聽一小男孩喊:「哥哥!就是他搶了我的餅幹!」

我驚訝地擡起頭。哇靠!!!小男孩的哥哥只比他高半頭,不過八九歲

  大學畢業後,我沒找到工作,生活很困難。   那天我很餓,眼前一陣陣發黑。于是,在街上我搶了一個7歲小男孩手裏的餅幹。沒想到那小孩居然是出來混的,揚言要找他的哥哥弄死我,另我十分害怕。   晚上,在我租住的破屋裏,我一夜未眠。整晚都在想白天發生的事。不知道小男孩的哥哥是不是黑道老大?會不會真的很厲害?如果他哥哥真來打我怎麽辦?會不會用刀捅我?往下,我不敢再想象……   第二天,我起了個大早來到保镖公司門,苦苦等了3個小時,公司才開門,我不禁十分氣憤,可在這裏發脾氣,我很清楚是不劃算的。   進了保镖公司門,我徑直走到營業台前,對著裏面一位工作人員說:「我想雇一名保镖!」   「哦,您好,請問您雇男保镖還是女保镖?」工作人員很客氣。   女保镖?還有女的?我一聽,不禁眼前一亮,嘴角差點流下口水,趕緊道:「女的,女的,當然是女的!」   「那您是要果敢型的,還是認真型的,還是漂亮型的?」   「還分漂亮的?」這不正和我意嗎?「要漂亮型的!」   「好,您先交600訂金。」   「對不起,我沒有錢」雖然沒錢,但我心不虛,氣不餒,正色的對工作人員說:「我可以跟你們做比交易。」   「做交易?怎麽做?」   「你們把保镖租我用一個月後,我免費在你們公司做一年保镖。」   「我跟我們經理商量一下。」說完,工作人員拿起電話,嘟囔了一陣。   一會從營業台裏屋出來一個高大的人,過來用拳頭輕擊了我的胸口兩下,點著頭說:「還能當保镖!不過你的條件我不能答應,這樣吧,我們的保镖租你用5天,然後你在我們公司做5年保镖,別忘了,你這樣的可不是說做保镖就做保镖的,想當保镖還得訓練一年。如果你同意,我們就簽約。」   我靠,這簡直是新世紀的《馬關條約》!條件苛刻得另我眼前一陣發黑,可沒辦法,如果那小男孩的哥哥真來找我,我可能連命都沒了。咬咬牙,一狠心,我簽!   接下來,我見到了一位漂亮的女保镖——阿悅。這女孩的長相絕對稱得上閉月羞花!個子有一米七,跟我走一塊簡直絕配!(我一米八)   爲了盡快跟小男孩了斷那段梁子,我帶著阿悅瘋狂地在街上找尋那個小男孩,可一天、兩天……四天過去了,小男孩的影子也沒見到。   第五天了,如果今天見不到那個小男孩,斷了不了我們之間的梁子,我以後可怎麽上街啊?那不是有天天被砍的危險?我的心情低落到極點,手心直冒汗。這時就聽一小男孩喊:「哥哥!就是他搶了我的餅幹!」   我驚訝地擡起頭。哇靠!!!小男孩的哥哥只比他高半頭,不過八九歲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