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周傑倫歌詞聽錯大總結

2008-05-21 04:46:32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忍者——「像一出懷舊的默片」聽成「像豬八戒的馍」。
  愛在西元前——朋友聽了問我:「怎麽會有《愛值十元錢》?」
  安靜——「你要我說多難堪」聽成「難看」。
  最後的戰役——「我留著陪你」聽成「我流著噴嚏」,進一步聯想成「我流著鼻涕」。
  雙節棍——我只聽懂一句「快使用雙節棍,呵呵哈嘿」,中間那段鋼琴和停頓
  時,我還以爲是音響出問題了,嚇得我一身冷汗……
  最後的戰役——「可是你那件染血布滿彈孔的軍外套」聽成「可是你那件洗不完的空的軍外套」。
  暗號——「沒人幫你擦眼淚」聽成「美人給你擦眼淚」。
  可愛女人——「可愛女人」聽成「矮女人」。
  半獸人——「讓我們半獸人的靈魂翻滾」聽成「讓我們半獸人吃完了別犯困」;「再也沒有純白的靈魂」聽成「再也沒有崇拜的離婚」。
  爺爺泡的茶——「一張稚氣的臉」聽成「一張慈禧的臉」。
  龍拳——「我右拳打開了天,化身爲龍」聽成「我爲誰打開了天,有什麽用」;「我就是那條龍」聽成「我就是爛絞龍」。
  《三年二班》裏「沒關系,再繼續努力」聽成「沒關系,再去當奴隸」。
  「她的睫毛,彎的嘴角」聽成「假的睫毛,彎的嘴角」。
  「仁慈的父我已墜入看不見罪的國度」聽成「人吃豆腐我已墜入看不見嘴的過渡」。
 
忍者——「像一出懷舊的默片」聽成「像豬八戒的馍」。   愛在西元前——朋友聽了問我:「怎麽會有《愛值十元錢》?」   安靜——「你要我說多難堪」聽成「難看」。   最後的戰役——「我留著陪你」聽成「我流著噴嚏」,進一步聯想成「我流著鼻涕」。   雙節棍——我只聽懂一句「快使用雙節棍,呵呵哈嘿」,中間那段鋼琴和停頓 時,我還以爲是音響出問題了,嚇得我一身冷汗……   最後的戰役——「可是你那件染血布滿彈孔的軍外套」聽成「可是你那件洗不完的空的軍外套」。   暗號——「沒人幫你擦眼淚」聽成「美人給你擦眼淚」。   可愛女人——「可愛女人」聽成「矮女人」。   半獸人——「讓我們半獸人的靈魂翻滾」聽成「讓我們半獸人吃完了別犯困」;「再也沒有純白的靈魂」聽成「再也沒有崇拜的離婚」。   爺爺泡的茶——「一張稚氣的臉」聽成「一張慈禧的臉」。   龍拳——「我右拳打開了天,化身爲龍」聽成「我爲誰打開了天,有什麽用」;「我就是那條龍」聽成「我就是爛絞龍」。   《三年二班》裏「沒關系,再繼續努力」聽成「沒關系,再去當奴隸」。   「她的睫毛,彎的嘴角」聽成「假的睫毛,彎的嘴角」。   「仁慈的父我已墜入看不見罪的國度」聽成「人吃豆腐我已墜入看不見嘴的過渡」。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絡無關。王朝網絡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