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RedHat能否取得商業開源爭議的勝利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08-05-21 09:45:22  評論

你是否會相信關于Red Hat要進入到新的市場的聲明,所謂的“開放源代碼商業應用程序”其實什麽也不能說明,而只是公開商業應用程序的來源呢?答案是否定的,即使是Red Hat似乎也不能給這個問題一個圓滿的答案。

到目前爲止,Red Hat已經完成了自身的轉變,如衆所周知的RHX,其軟件已被SugarCRM, Zimbra和 Alfresco等衆多公司所應用。這些軟件制造商在進行商品交易時,已利用Red Hat的許可進行銷售和提供技術支持。最終,所有相關的經銷商都很高興RHX成爲向中小型企業促銷開源程序的有效方式。

問題是很多應用程序可能並未理解OSI(主動開源)所扼制的開源的真正含義。當你認爲Red Hat購買了RHX並將其作爲證據,“來比較購買和管理開放的源交易應用程序――所有的程序在同一個位置,並且由開源前導字符支持”。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 擺在面前,就是你發現Red Hat副總裁Michael Tiemann,正引導大家對違反OSI的行爲進行批評。

事實上, Tiemann在上個月的博客上發表的文章已經引起了大家對OSI許可的爭論。文章的標題爲“有真正的開源CRM嗎”?當一些記者稱SugarCRM和 Centric CRM可以視爲開源CRM供應商時,Tiemann用大量的篇幅對此提出了辯駁。首先,SugarCRM采用的是OSI認可的MPL (Mozilla公開許可)的修改版,而這個版本卻包含了一條有爭議的“屬性”條款;其次,Centric CRM采用了自己的Centric公開許可,而這卻是OSI所不允許的。

Tiemann寫道:

2006年伊始,開源就遭到了來自兩個新的、不曾預料的方面的攻擊:第一種經銷商聲稱他們擁有與OSI完全同等的對術語的定義權;第二種經銷商 則認爲他們的許可對于OSD(開源定義)是相當可靠的,而OSI董事會只是尚未意識到這一點。(至少有一家經銷商同時持有上述兩種看法

這次絕對不是我們首次遇到的攻擊,但卻是第一次不得不面對衆多诋毀我們的代理商。到了該揭露真相的時候了,讓我們高舉公開源的旗幟還我們一個正確的答案吧。

一些經銷商打著公開源的旗號,聲稱將聲名狼藉的歸因加到MPL上就是他們的目的,這並不會損害所謂的公開源。這些經銷商提出了這項條款,作爲反駁那些從服務商那裏借得代碼的批發商的有力武器。

像Google和Yahool這樣的網站能取得一個開源許可包,經過修改後直接在他們的服務器中運行,無需將修改後的代碼返回給公共域。那是在 開源許可中內含的發布方面持有過時想法的結果。只有當他們重新發布一個開放的源包時,才需要公示代碼的變化。與此同時,服務商們聲稱他們只是在服務器上運 行軟件,爲客戶提供服務,並沒有重新發布軟件。

軟件制造商希望能夠得到公衆的認可,即如果服務提供商和其他供應商采用了給定的軟件包裝,就應該顯示他們的公司標識。當然,服務提供商也可以選擇向軟件制造商付費的方式拿掉公司的標識。

那些對開源有些沮喪的支持者們,要求嚴懲對此事的破壞者。更爲嚴重的是,他們還主張經銷商無權聲稱他們開發開源,並將代碼放在他們選擇的許可中。這樣的威脅論又破壞了整個開源的議程。

因此,真正的麻煩問題是是否還有必要開源,或者幹脆從實際上把它廢掉。Rich Moen,一位Linux的激進人士這樣告訴我們。“我認爲選擇後者可能會更加有利于正在進行的開源/免費使用軟件,效果可能最好。”

而OSI許可卻並不表示贊同,他們無法從情感和實際角度想象要開放如此多的源代碼。

對OSI持有反對意見的人們有一大堆反駁的觀點。他們聲稱OSI已經無法提供一個令人滿意的對許可的檢查和認證,必須有OSI的成員出來對此負 責。另外,他們也能獨立地促成此事,並稱OSI並不是他們的上帝。事情就應該按照本來的速度進行,而不應該依照標准的組織進行。

最後,你就能得出結論:對于希望開源、並持有軟件的人群來說,有些事情已經過時了。事實上,使用沒有所有權的軟件已經成爲很普遍的事了。和平和友愛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Tiemann對這樣的爭論並不感興趣。

“在開放源這件事情上,Larry Ellison,Oracle的執行總裁反對Red Hat的觀點。他講述了他所認爲的開源的含義,而且說‘我也可以偷別人的代碼,然後以半價賣掉它,掙一大筆錢’。”Tiemann這樣告訴我們“我們最好 小心對待開源,因爲正有些居心叵測的家夥要利用此事,竭盡所能地破壞它的定義。”

Tiemann說,目前OSI已有了一個非常適合溝通的平台,即通過網站來更新大家所需要的東西,並希望籍此來面對開源的反對者。而且Tiemann認爲時間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良藥。

“那些使用開源、卻未取得OSI認證的許可的公司,其實是在亵渎品牌。”Tiemann說,“他們使用這些資源,卻未做出任何實質性的聲明,我認爲這的確是個大問題” 。

“現在有太多關于開源的問題了”。

再回到RHX

SugarCRM已成爲Tiemann的代罪羔羊,並從總體上提倡開源。因此,軟件制造商發拒絕向媒體發表任何聲明。

與此同時,Red Hat還有它自己的麻煩。

在RHX網站上關于FAQ的網頁上作了如下的聲明:所有最初參與軟件的合作夥伴都擁有開源核心。我們認識到現在爭論的焦點是哪些公司真正擁有開源。要向用戶公開這一切,RHX列出了每個軟件合作夥伴的許可信息。以後,我們會介紹開源應用所有權方面的信息。

事實上,那些希望在RHX網站上尋找明確的許可信息的行爲會持續下去。Red Hat並沒有提供許可,而是強迫你進入FAQ每種應用,而就在那時候,你會很幸運地找到相關的信息。

在RHX有13家公司站在OSI的立場上面對那些“真正的”開源的倡導者。SugarCRM和Centric CRM這樣的軟件制造商也處于同樣的立場。你還會發現采用GPL和商業許可的MySQL、DB企業、Zmanda和Compiere。而Zimbra這樣 的公司則采用MPL做爲軟件的主體,並且向Ajax客戶提供品質良好的Zimbra公開許可。

Scott Dietzen,Zimbra的總裁在一次聲明中告訴我們“Zimbra會堅定開源立場。”

還有Alfresco,最近已將MPL轉換到GPL2。

所以如果你還希望許可能夠連貫和穩定,那麽RHX並不是最好的選擇。

“RHX需要更明確地說明哪部分是開源以及哪部分在與開源合作。”Tiemann說,“你不想攻擊網站,但是你確實想讓人們注意到這一點。”

Red Hat做爲開放源軟件的倡導者爲此付出了代價。正如我們看到的那樣,公司正在爲澄清這些有關OSI許可的論點而做出努力,即開源事件已經十分嚴重。如果Tiemann和其他人都希望爲此成立一個公開的部門,那麽我們需要看到上層做出的更多的努力。

很顯然,RHX――主要的“開源”軟件焦點,應該爲大家做出典範。Red Hat應該站在他的立場面對已如此嚴重的局面,因爲有如此衆多的開放源支持者認爲掌握開源定義是個生死攸關的重要問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网络用户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你是否會相信關于Red Hat要進入到新的市場的聲明,所謂的“開放源代碼商業應用程序”其實什麽也不能說明,而只是公開商業應用程序的來源呢?答案是否定的,即使是Red Hat似乎也不能給這個問題一個圓滿的答案。   到目前爲止,Red Hat已經完成了自身的轉變,如衆所周知的RHX,其軟件已被SugarCRM, Zimbra和 Alfresco等衆多公司所應用。這些軟件制造商在進行商品交易時,已利用Red Hat的許可進行銷售和提供技術支持。最終,所有相關的經銷商都很高興RHX成爲向中小型企業促銷開源程序的有效方式。   問題是很多應用程序可能並未理解OSI(主動開源)所扼制的開源的真正含義。當你認爲Red Hat購買了RHX並將其作爲證據,“來比較購買和管理開放的源交易應用程序――所有的程序在同一個位置,並且由開源前導字符支持”。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 擺在面前,就是你發現Red Hat副總裁Michael Tiemann,正引導大家對違反OSI的行爲進行批評。   事實上, Tiemann在上個月的博客上發表的文章已經引起了大家對OSI許可的爭論。文章的標題爲“有真正的開源CRM嗎”?當一些記者稱SugarCRM和 Centric CRM可以視爲開源CRM供應商時,Tiemann用大量的篇幅對此提出了辯駁。首先,SugarCRM采用的是OSI認可的MPL (Mozilla公開許可)的修改版,而這個版本卻包含了一條有爭議的“屬性”條款;其次,Centric CRM采用了自己的Centric公開許可,而這卻是OSI所不允許的。   Tiemann寫道:   2006年伊始,開源就遭到了來自兩個新的、不曾預料的方面的攻擊:第一種經銷商聲稱他們擁有與OSI完全同等的對術語的定義權;第二種經銷商 則認爲他們的許可對于OSD(開源定義)是相當可靠的,而OSI董事會只是尚未意識到這一點。(至少有一家經銷商同時持有上述兩種看法   這次絕對不是我們首次遇到的攻擊,但卻是第一次不得不面對衆多诋毀我們的代理商。到了該揭露真相的時候了,讓我們高舉公開源的旗幟還我們一個正確的答案吧。   一些經銷商打著公開源的旗號,聲稱將聲名狼藉的歸因加到MPL上就是他們的目的,這並不會損害所謂的公開源。這些經銷商提出了這項條款,作爲反駁那些從服務商那裏借得代碼的批發商的有力武器。   像Google和Yahool這樣的網站能取得一個開源許可包,經過修改後直接在他們的服務器中運行,無需將修改後的代碼返回給公共域。那是在 開源許可中內含的發布方面持有過時想法的結果。只有當他們重新發布一個開放的源包時,才需要公示代碼的變化。與此同時,服務商們聲稱他們只是在服務器上運 行軟件,爲客戶提供服務,並沒有重新發布軟件。   軟件制造商希望能夠得到公衆的認可,即如果服務提供商和其他供應商采用了給定的軟件包裝,就應該顯示他們的公司標識。當然,服務提供商也可以選擇向軟件制造商付費的方式拿掉公司的標識。   那些對開源有些沮喪的支持者們,要求嚴懲對此事的破壞者。更爲嚴重的是,他們還主張經銷商無權聲稱他們開發開源,並將代碼放在他們選擇的許可中。這樣的威脅論又破壞了整個開源的議程。   因此,真正的麻煩問題是是否還有必要開源,或者幹脆從實際上把它廢掉。Rich Moen,一位Linux的激進人士這樣告訴我們。“我認爲選擇後者可能會更加有利于正在進行的開源/免費使用軟件,效果可能最好。”   而OSI許可卻並不表示贊同,他們無法從情感和實際角度想象要開放如此多的源代碼。   對OSI持有反對意見的人們有一大堆反駁的觀點。他們聲稱OSI已經無法提供一個令人滿意的對許可的檢查和認證,必須有OSI的成員出來對此負 責。另外,他們也能獨立地促成此事,並稱OSI並不是他們的上帝。事情就應該按照本來的速度進行,而不應該依照標准的組織進行。   最後,你就能得出結論:對于希望開源、並持有軟件的人群來說,有些事情已經過時了。事實上,使用沒有所有權的軟件已經成爲很普遍的事了。和平和友愛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Tiemann對這樣的爭論並不感興趣。   “在開放源這件事情上,Larry Ellison,Oracle的執行總裁反對Red Hat的觀點。他講述了他所認爲的開源的含義,而且說‘我也可以偷別人的代碼,然後以半價賣掉它,掙一大筆錢’。”Tiemann這樣告訴我們“我們最好 小心對待開源,因爲正有些居心叵測的家夥要利用此事,竭盡所能地破壞它的定義。”   Tiemann說,目前OSI已有了一個非常適合溝通的平台,即通過網站來更新大家所需要的東西,並希望籍此來面對開源的反對者。而且Tiemann認爲時間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良藥。   “那些使用開源、卻未取得OSI認證的許可的公司,其實是在亵渎品牌。”Tiemann說,“他們使用這些資源,卻未做出任何實質性的聲明,我認爲這的確是個大問題” 。   “現在有太多關于開源的問題了”。   再回到RHX   SugarCRM已成爲Tiemann的代罪羔羊,並從總體上提倡開源。因此,軟件制造商發拒絕向媒體發表任何聲明。   與此同時,Red Hat還有它自己的麻煩。   在RHX網站上關于FAQ的網頁上作了如下的聲明:所有最初參與軟件的合作夥伴都擁有開源核心。我們認識到現在爭論的焦點是哪些公司真正擁有開源。要向用戶公開這一切,RHX列出了每個軟件合作夥伴的許可信息。以後,我們會介紹開源應用所有權方面的信息。   事實上,那些希望在RHX網站上尋找明確的許可信息的行爲會持續下去。Red Hat並沒有提供許可,而是強迫你進入FAQ每種應用,而就在那時候,你會很幸運地找到相關的信息。   在RHX有13家公司站在OSI的立場上面對那些“真正的”開源的倡導者。SugarCRM和Centric CRM這樣的軟件制造商也處于同樣的立場。你還會發現采用GPL和商業許可的MySQL、DB企業、Zmanda和Compiere。而Zimbra這樣 的公司則采用MPL做爲軟件的主體,並且向Ajax客戶提供品質良好的Zimbra公開許可。   Scott Dietzen,Zimbra的總裁在一次聲明中告訴我們“Zimbra會堅定開源立場。”   還有Alfresco,最近已將MPL轉換到GPL2。   所以如果你還希望許可能夠連貫和穩定,那麽RHX並不是最好的選擇。   “RHX需要更明確地說明哪部分是開源以及哪部分在與開源合作。”Tiemann說,“你不想攻擊網站,但是你確實想讓人們注意到這一點。”   Red Hat做爲開放源軟件的倡導者爲此付出了代價。正如我們看到的那樣,公司正在爲澄清這些有關OSI許可的論點而做出努力,即開源事件已經十分嚴重。如果Tiemann和其他人都希望爲此成立一個公開的部門,那麽我們需要看到上層做出的更多的努力。   很顯然,RHX――主要的“開源”軟件焦點,應該爲大家做出典範。Red Hat應該站在他的立場面對已如此嚴重的局面,因爲有如此衆多的開放源支持者認爲掌握開源定義是個生死攸關的重要問題。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