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狗媽一家六口急尋領養人(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11-11-29 19:04:45  評論

狗媽一家六口急尋領養人(圖)

2011-06-09 09:26

長沙晚報 評論0條

狗媽一家六口急尋領養人(圖) 動物世界

畫室影子:我們是在長沙學習的一群學生, 狗媽媽叫小黑,陪伴我們兩年時光了,宿舍制度的原因,他們要在近期內幫狗媽一家找新的主人。五個小寶寶還沒滿月,人見人愛的小家夥們,好讓人舍不得。希望能幫他們找到可以好好保護他們的新主人。希望@長沙晚報 讀者幫忙領養他們。

附記:「長沙狗媽一家六口急尋領養家庭」的微博發到長沙晚報官方微博(weibo.com/hncswb)後,記者日前找到了狗的主人郝同學,這位正在中南大學讀工業設計的大三學生向記者講述了狗媽的故事。

狗媽名叫小黑,是一條中華田園犬。她的五位小寶貝6月10日將滿月,正眯縫著眼睛在吃奶。兩年前,郝同學收養小黑時,小黑小得都能托在手掌上,室友們一起湊錢給她買奶粉和餅幹。長大後,小黑似乎是爲了給郝同學節省開支,不再吃奶粉和餅幹了,她開始喜歡吃骨頭。爲此,每天午餐和晚餐時,郝同學和室友們開始在食堂餐桌上爲小黑收集別人吃剩的骨頭。小黑知道骨頭來之不易,啃不完的和啃不動的,它都會悄悄地藏到櫃子裏。有一次,小黑爲了強啃一塊硬骨頭,牙齒都啃掉了一顆。郝同學告訴記者,平時上課,他們就讓小黑在外面自由玩耍。晚上,小黑自己會回宿舍,到門口時,還會先叫幾聲,這樣,郝同學他們就知道小黑回來了。

「如果宿舍管理不是很嚴,大四畢業時,我們會把她送給下一屆的師弟師妹,這樣一屆一屆傳下去,就讓她在校園生活一輩子,直到她終老!」郝同學說,學校很多人認識小黑,很多人喜歡她。據郝同學回憶,他和室友們曾經用穿舊的衣服給小黑做了件戰袍,「穿出去非常拉風,回頭率也非常高!」

盡管學校有嚴格的宿舍管理規定,管理員還是答應,等哺乳期過了,再安置狗媽一家六口。

如果您願意接收他們,請聯系郝世超同學,QQ374572227,也可撥打本報熱線96333或發微博@長沙晚報聯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网络用户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狗媽一家六口急尋領養人(圖) 2011-06-09 09:26 長沙晚報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56090.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64670079.jpg[/img][/url]   畫室影子:我們是在長沙學習的一群學生, 狗媽媽叫小黑,陪伴我們兩年時光了,宿舍制度的原因,他們要在近期內幫狗媽一家找新的主人。五個小寶寶還沒滿月,人見人愛的小家夥們,好讓人舍不得。希望能幫他們找到可以好好保護他們的新主人。希望@長沙晚報 讀者幫忙領養他們。   附記:「長沙狗媽一家六口急尋領養家庭」的微博發到長沙晚報官方微博(weibo.com/hncswb)後,記者日前找到了狗的主人郝同學,這位正在中南大學讀工業設計的大三學生向記者講述了狗媽的故事。   狗媽名叫小黑,是一條中華田園犬。她的五位小寶貝6月10日將滿月,正眯縫著眼睛在吃奶。兩年前,郝同學收養小黑時,小黑小得都能托在手掌上,室友們一起湊錢給她買奶粉和餅幹。長大後,小黑似乎是爲了給郝同學節省開支,不再吃奶粉和餅幹了,她開始喜歡吃骨頭。爲此,每天午餐和晚餐時,郝同學和室友們開始在食堂餐桌上爲小黑收集別人吃剩的骨頭。小黑知道骨頭來之不易,啃不完的和啃不動的,它都會悄悄地藏到櫃子裏。有一次,小黑爲了強啃一塊硬骨頭,牙齒都啃掉了一顆。郝同學告訴記者,平時上課,他們就讓小黑在外面自由玩耍。晚上,小黑自己會回宿舍,到門口時,還會先叫幾聲,這樣,郝同學他們就知道小黑回來了。   「如果宿舍管理不是很嚴,大四畢業時,我們會把她送給下一屆的師弟師妹,這樣一屆一屆傳下去,就讓她在校園生活一輩子,直到她終老!」郝同學說,學校很多人認識小黑,很多人喜歡她。據郝同學回憶,他和室友們曾經用穿舊的衣服給小黑做了件戰袍,「穿出去非常拉風,回頭率也非常高!」   盡管學校有嚴格的宿舍管理規定,管理員還是答應,等哺乳期過了,再安置狗媽一家六口。   如果您願意接收他們,請聯系郝世超同學,QQ374572227,也可撥打本報熱線96333或發微博@長沙晚報聯系。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