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竹鄉長龍山捉蝈蝈

來源:互聯網  2008-09-29 06:01:59  評論

拙著《水浒解密》出版面世,我的心弦松弛下來,便于炎夏七月,赴浙江安吉長龍山龍燈台山荘避暑。一條四米寬的水泥公路,好似藏身山谷中的巨龍,繞山盤伏,上達山頂龍燈台。在上海,熱似蒸籠;到了安吉,依然如遇火烤。登頂龍燈台,山風驅散暑氣,汗氣頓失,身臨清涼世界。極目鳥瞰,漫山遍野的翠竹,給群山覆蓋上一層厚厚的綠絨被。風掃竹葉,泉流坡谷,四處鳥叫蟲鳴,竹鄉之美,令人陶醉。

食宿農家,情閑致逸。散步,成爲我早、晚飯後必做的作業。先登龍燈台,後沿公路下山,適時轉身返回,漫步約一小時。兩邊灌木草叢中,百蟲爭鳴,演奏著奇異的樂章。我自幼喜愛鳴蟲,能辨別數十種大、小鳴蟲鳴聲,今雖年至古稀,志趣不減當年。一面漫步,一面細辨各式各樣鳴蟲鳴聲,我沈浸在心曠神怡之中,自得其樂。其中,「瞿!瞿瞿!」這一種特別陌生的鳴聲,引起了我的興趣。出于好奇,我抓住頭頂一棵小樹枝,使勁猛搖。「啪」的一聲,一只小蟲跳落路中,竟是一只蝈蝈。這南國竹鄉哪來蝈蝈?就在我一愣之時,那蝈蝈突然三跳兩跳,沒入草叢中。我轉移至另一處小樹叢,趁蟲歡鳴不備時,抓住樹枝猛搖,又見一只蝈蝈跳落路邊,我連忙伸掌,輕輕地按住它。受驚的蝈蝈,對我手指猛咬一口。我稍一松手,它便趁勢溜之大吉。有了兩次教訓,我在捕捉第三只蝈蝈時,就像捉蟋蟀一般,雙手捧著它,任憑它在手心空間中亂蹦亂跳。一番折騰後,蝈蝈氣衰力竭,便乖乖就擒。我的居室便成了鳴蟲「合唱團」的表演場所。由蝈蝈擔綱主唱,其他鳴蟲唱和、伴奏,聲音宏亮,直達戶外。一些小遊客聞聲而至,同我一起共賞這一奇特的鳴蟲音樂會。

竹鄉長龍山蝈蝈,土名「紡線娘」,又稱「蟋蟋」。它與北地太行山蝈蝈有同有異。就形體相較,短翅、大肚,日夜長鳴,與太行蝈蝈大體一致。只是其個頭略小,背部多呈灰色,與枯竹葉一般,具有竹鄉蝈蝈特有的一種保護色。其叫聲,也不如北地蝈蝈粗犷煩躁,更接近蟋蟀鳴聲,清脆、圓潤、悅耳。

竹鄉長龍山捉蝈蝈


竹鄉長龍山捉蝈蝈

  拙著《水浒解密》出版面世,我的心弦松弛下來,便于炎夏七月,赴浙江安吉長龍山龍燈台山荘避暑。一條四米寬的水泥公路,好似藏身山谷中的巨龍,繞山盤伏,上達山頂龍燈台。在上海,熱似蒸籠;到了安吉,依然如遇火烤。登頂龍燈台,山風驅散暑氣,汗氣頓失,身臨清涼世界。極目鳥瞰,漫山遍野的翠竹,給群山覆蓋上一層厚厚的綠絨被。風掃竹葉,泉流坡谷,四處鳥叫蟲鳴,竹鄉之美,令人陶醉。   食宿農家,情閑致逸。散步,成爲我早、晚飯後必做的作業。先登龍燈台,後沿公路下山,適時轉身返回,漫步約一小時。兩邊灌木草叢中,百蟲爭鳴,演奏著奇異的樂章。我自幼喜愛鳴蟲,能辨別數十種大、小鳴蟲鳴聲,今雖年至古稀,志趣不減當年。一面漫步,一面細辨各式各樣鳴蟲鳴聲,我沈浸在心曠神怡之中,自得其樂。其中,「瞿!瞿瞿!」這一種特別陌生的鳴聲,引起了我的興趣。出于好奇,我抓住頭頂一棵小樹枝,使勁猛搖。「啪」的一聲,一只小蟲跳落路中,竟是一只蝈蝈。這南國竹鄉哪來蝈蝈?就在我一愣之時,那蝈蝈突然三跳兩跳,沒入草叢中。我轉移至另一處小樹叢,趁蟲歡鳴不備時,抓住樹枝猛搖,又見一只蝈蝈跳落路邊,我連忙伸掌,輕輕地按住它。受驚的蝈蝈,對我手指猛咬一口。我稍一松手,它便趁勢溜之大吉。有了兩次教訓,我在捕捉第三只蝈蝈時,就像捉蟋蟀一般,雙手捧著它,任憑它在手心空間中亂蹦亂跳。一番折騰後,蝈蝈氣衰力竭,便乖乖就擒。我的居室便成了鳴蟲「合唱團」的表演場所。由蝈蝈擔綱主唱,其他鳴蟲唱和、伴奏,聲音宏亮,直達戶外。一些小遊客聞聲而至,同我一起共賞這一奇特的鳴蟲音樂會。   竹鄉長龍山蝈蝈,土名「紡線娘」,又稱「蟋蟋」。它與北地太行山蝈蝈有同有異。就形體相較,短翅、大肚,日夜長鳴,與太行蝈蝈大體一致。只是其個頭略小,背部多呈灰色,與枯竹葉一般,具有竹鄉蝈蝈特有的一種保護色。其叫聲,也不如北地蝈蝈粗犷煩躁,更接近蟋蟀鳴聲,清脆、圓潤、悅耳。   [url=/bbs/detail_1856380.html][img]http://image2.wangchao.net.cn/bbs/1330379495981.jpg[/img][/url]    [url=/bbs/detail_1856380.html][img]http://image2.wangchao.net.cn/bbs/1330379496188.jpg[/img][/url]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