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合肥一村狗一周內全遇毒針刺 (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7:50:18  評論

合肥一村狗一周內全遇毒針刺 (圖)

2010-11-22 10:14

合肥在線-合肥晚報 評論0條

合肥一村狗一周內全遇毒針刺 (圖) 動物世界

王先生冒險救下了歡歡

合肥一村狗一周內全遇毒針刺 (圖) 動物世界

刺狗的毒針針管冬季到來,食用狗肉進補的人越來越多。最近有讀者報料,合肥郊縣的一些村莊裏毒狗、偷狗的現象已到了瘋狂的地步。一個村沿路20戶人家幾乎每家都有狗被毒殺偷走的經曆。記者探訪後發現,這些狗販子毒殺狗用的毒針針劑,俗稱「三步倒」,成分居然是劇毒物質氰化鉀。他們用飛镖投擲的手段將狗毒死後,直接出售給合肥的一些小飯店。

一針下去狗就癱了

王先生家住在長豐吳店尚崗村,四天前,他家一歲多的看門狗歡歡就差點慘遭毒狗者的黑手。

「這一針進去,歡歡就蔫了。」王先生指著「凶器」憤憤地說道。記者看到一個仿若飛镖的奇特針管,長約5厘米、約半個小拇指粗。塑料針管上有黑線標注的明晰刻度,裏面有一根彈簧,尾部還有藍色的三扇镖翼。在黑色镖頭和镖筒裏,還殘存著白色藥粉。「原本镖頭上,有一根大概4厘米長的針頭。」

王先生撫摸著歡歡,回憶起歡歡「遇刺」的經過。當天下午,歡歡正在門前曬著太陽打著盹,在裏屋休息的王先生突然聽到它「嗚嗚」的慘叫聲。察覺到不對勁,王先生奔出門看到,歡歡口吐白沫倒在地上,而兩個身材壯碩的男子正准備把它抱走。王先生連忙沖上前去,死命護住歡歡,「他倆看到我這樣,拿著一根不知道幹什麽用的棍子,跨上摩托車一溜煙跑了。」

替歡歡檢查後,王先生看到,它的左前胛處,一根4厘米長的銀白色針頭深深地刺進皮膚,針管裏的液體已經全部注射進了小狗體內,而它已經緊閉雙眼,不動彈了。「我趕緊跑到獸醫站,買了四支阿托品,就從毒針刺進去的部位,打針解毒,才把它救活了。」

毒殺狗已近瘋狂

而這,已經不是王先生家第一只受害的狗了。去年秋天,他家養的兩只狗都被偷狗者的毒箭射中,只是,它們沒有歡歡的好運氣,都死于毒針。

「土狗被打死後,偷狗的把它抱走了,狼狗被我搶下來了。」王先生說,自己忍著傷心,把狗皮剝下後,發現被毒針刺中的前胛部位,狗肉完全腐爛,而狗血也是烏黑的。「打狗的針劑裏面肯定有劇毒。之所以刺中前胛處,因爲那裏靠近心髒,狗被刺中容易死。」

說到狗被偷,王先生所在村裏的一名50多歲的鄭大媽無奈地說,養狗就是給別人養的,今年家裏都被偷了2條狗了。據鄭大媽估算,現在村裏20戶人家,幾乎每家都有狗被毒過,今年村裏被偷了大概有十幾條狗了。只要有騎摩托車的陌生人來村裏,他們就知道有偷狗的來了。但村裏人對這些偷狗者什麽辦法都沒有,去勸阻,那些人就用發射毒針的管子對著村民,說:「再過來就紮死你!」鄭大媽無奈地說,村裏人都知道,這些毒針裏面含有「三步倒」,狗紮了死,人紮了肯定也好不到哪去。所以只能任憑他們胡來,唯一能做的只是將家裏狗拴好。

毒镖裏含氰化鉀

什麽是「三步倒」?記者開始在郊縣的各個鄉鎮附近尋找這種「三步倒」的藥物。但走訪了多家後了解到,這種「三步倒」居然就是劇毒物質氰化鉀,但現在管得很緊,需要「有門路」才能搞到。

在長豐縣楊廟鎮的楊廟農技服務中心,記者以購買者的身份,謊稱要購買毒狗的藥。老板聽後,連忙搖了搖頭:「三步倒就是氰化鉀,這種東西是絕對的禁藥,有劇毒,我們這裏可沒有。」當記者表示要出高價購買,老板遲疑了兩秒鍾,只向記者透露了毒藥的成分:「這種針管是打狗者自己配制的。一個針管裏,含有2毫克的麻醉劑,加上5毫克的氰化鉀,這個要自己去配,不過我們店裏真的沒有,這些原料要是真要要的話,只有從醫院裏弄。」老板介紹說,這種針管狀飛镖是用一種箫一樣的吹管發射,毒藥注射進狗身體後,頂多10分鍾,就能讓小狗一命嗚呼。

多銷往合肥小飯店

那這些狗被毒死後被偷走做什麽用呢?家住長豐縣楊廟鎮的楊先生告訴記者,16日下午,他乘坐楊廟到合肥的大巴到合肥,半路上來兩名拎著一個布滿血迹的蛇皮袋上了大巴。因司機怕汙染了車子專門詢問了一下,這兩人說裏面是剝好皮的狗肉,剛從村裏「收」來的。等車開到快到二環路的地方,下車直奔一個小飯店而去。

在長豐楊廟鎮,記者在熟人的介紹下,聯絡了一名多年前曾從事過「毒狗」這種行當現已「洗手不幹」的中年人。這名中年人告訴記者,現在毒狗的人毒完狗後,由于本地銷量不大,大部分送往合肥的飯店。現在這些狗販子在出售狗肉時一般會將內髒去掉,因爲他們知道氰化物是劇毒。

記者隨後以手中有一批毒殺的狗要出售爲由,咨詢了合肥敬亭山路上幾家飯店,一名飯店的店員說記者報出的狗肉價格太貴,拒絕了記者:「別人『搞』來的狗肉四五塊一斤,你怎麽賣八塊。」而另一家飯店的老板聽說是毒來的狗,專門問了一下是不是內髒去掉的。在猶豫了半天後,該老板最終沒敢要這批狗肉。該老板謹慎地說:「現在很多人來推銷廉價的狗肉,明說就是毒來的,但飯店小,如果出了事,可承擔不起。」

食用毒狗肉有危險

記者咨詢了合肥市第一人民醫院陶醫生後了解到,狗被注射了毒藥後會通過血液傳遞毒素,毒素還會通過滲透作用,部分溶解到體液和油脂類物質裏。人體攝入一定量的有毒狗肉後會産生嘔吐、頭痛、腹瀉等不良反應,攝入過量可能會有生命危險。陶醫生提醒市民,狗肉雖被視爲冬令滋補品,冬季吃狗肉的人將越來越多,不法分子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用毒藥藥死狗後賣狗肉牟利。市民千萬別吃來曆不明的狗肉,這也能從源頭上杜絕一部分毒狗事件的發生。

合肥一村狗一周內全遇毒針刺 (圖) 2010-11-22 10:14 合肥在線-合肥晚報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6081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60217730.jpg[/img][/url] 王先生冒險救下了歡歡 [url=/bbs/detail_186081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60218211.jpg[/img][/url] 刺狗的毒針針管  冬季到來,食用狗肉進補的人越來越多。最近有讀者報料,合肥郊縣的一些村莊裏毒狗、偷狗的現象已到了瘋狂的地步。一個村沿路20戶人家幾乎每家都有狗被毒殺偷走的經曆。記者探訪後發現,這些狗販子毒殺狗用的毒針針劑,俗稱「三步倒」,成分居然是劇毒物質氰化鉀。他們用飛镖投擲的手段將狗毒死後,直接出售給合肥的一些小飯店。   一針下去狗就癱了   王先生家住在長豐吳店尚崗村,四天前,他家一歲多的看門狗歡歡就差點慘遭毒狗者的黑手。   「這一針進去,歡歡就蔫了。」王先生指著「凶器」憤憤地說道。記者看到一個仿若飛镖的奇特針管,長約5厘米、約半個小拇指粗。塑料針管上有黑線標注的明晰刻度,裏面有一根彈簧,尾部還有藍色的三扇镖翼。在黑色镖頭和镖筒裏,還殘存著白色藥粉。「原本镖頭上,有一根大概4厘米長的針頭。」   王先生撫摸著歡歡,回憶起歡歡「遇刺」的經過。當天下午,歡歡正在門前曬著太陽打著盹,在裏屋休息的王先生突然聽到它「嗚嗚」的慘叫聲。察覺到不對勁,王先生奔出門看到,歡歡口吐白沫倒在地上,而兩個身材壯碩的男子正准備把它抱走。王先生連忙沖上前去,死命護住歡歡,「他倆看到我這樣,拿著一根不知道幹什麽用的棍子,跨上摩托車一溜煙跑了。」   替歡歡檢查後,王先生看到,它的左前胛處,一根4厘米長的銀白色針頭深深地刺進皮膚,針管裏的液體已經全部注射進了小狗體內,而它已經緊閉雙眼,不動彈了。「我趕緊跑到獸醫站,買了四支阿托品,就從毒針刺進去的部位,打針解毒,才把它救活了。」   毒殺狗已近瘋狂   而這,已經不是王先生家第一只受害的狗了。去年秋天,他家養的兩只狗都被偷狗者的毒箭射中,只是,它們沒有歡歡的好運氣,都死于毒針。   「土狗被打死後,偷狗的把它抱走了,狼狗被我搶下來了。」王先生說,自己忍著傷心,把狗皮剝下後,發現被毒針刺中的前胛部位,狗肉完全腐爛,而狗血也是烏黑的。「打狗的針劑裏面肯定有劇毒。之所以刺中前胛處,因爲那裏靠近心髒,狗被刺中容易死。」   說到狗被偷,王先生所在村裏的一名50多歲的鄭大媽無奈地說,養狗就是給別人養的,今年家裏都被偷了2條狗了。據鄭大媽估算,現在村裏20戶人家,幾乎每家都有狗被毒過,今年村裏被偷了大概有十幾條狗了。只要有騎摩托車的陌生人來村裏,他們就知道有偷狗的來了。但村裏人對這些偷狗者什麽辦法都沒有,去勸阻,那些人就用發射毒針的管子對著村民,說:「再過來就紮死你!」鄭大媽無奈地說,村裏人都知道,這些毒針裏面含有「三步倒」,狗紮了死,人紮了肯定也好不到哪去。所以只能任憑他們胡來,唯一能做的只是將家裏狗拴好。   毒镖裏含氰化鉀   什麽是「三步倒」?記者開始在郊縣的各個鄉鎮附近尋找這種「三步倒」的藥物。但走訪了多家後了解到,這種「三步倒」居然就是劇毒物質氰化鉀,但現在管得很緊,需要「有門路」才能搞到。   在長豐縣楊廟鎮的楊廟農技服務中心,記者以購買者的身份,謊稱要購買毒狗的藥。老板聽後,連忙搖了搖頭:「三步倒就是氰化鉀,這種東西是絕對的禁藥,有劇毒,我們這裏可沒有。」當記者表示要出高價購買,老板遲疑了兩秒鍾,只向記者透露了毒藥的成分:「這種針管是打狗者自己配制的。一個針管裏,含有2毫克的麻醉劑,加上5毫克的氰化鉀,這個要自己去配,不過我們店裏真的沒有,這些原料要是真要要的話,只有從醫院裏弄。」老板介紹說,這種針管狀飛镖是用一種箫一樣的吹管發射,毒藥注射進狗身體後,頂多10分鍾,就能讓小狗一命嗚呼。   多銷往合肥小飯店   那這些狗被毒死後被偷走做什麽用呢?家住長豐縣楊廟鎮的楊先生告訴記者,16日下午,他乘坐楊廟到合肥的大巴到合肥,半路上來兩名拎著一個布滿血迹的蛇皮袋上了大巴。因司機怕汙染了車子專門詢問了一下,這兩人說裏面是剝好皮的狗肉,剛從村裏「收」來的。等車開到快到二環路的地方,下車直奔一個小飯店而去。   在長豐楊廟鎮,記者在熟人的介紹下,聯絡了一名多年前曾從事過「毒狗」這種行當現已「洗手不幹」的中年人。這名中年人告訴記者,現在毒狗的人毒完狗後,由于本地銷量不大,大部分送往合肥的飯店。現在這些狗販子在出售狗肉時一般會將內髒去掉,因爲他們知道氰化物是劇毒。   記者隨後以手中有一批毒殺的狗要出售爲由,咨詢了合肥敬亭山路上幾家飯店,一名飯店的店員說記者報出的狗肉價格太貴,拒絕了記者:「別人『搞』來的狗肉四五塊一斤,你怎麽賣八塊。」而另一家飯店的老板聽說是毒來的狗,專門問了一下是不是內髒去掉的。在猶豫了半天後,該老板最終沒敢要這批狗肉。該老板謹慎地說:「現在很多人來推銷廉價的狗肉,明說就是毒來的,但飯店小,如果出了事,可承擔不起。」   食用毒狗肉有危險   記者咨詢了合肥市第一人民醫院陶醫生後了解到,狗被注射了毒藥後會通過血液傳遞毒素,毒素還會通過滲透作用,部分溶解到體液和油脂類物質裏。人體攝入一定量的有毒狗肉後會産生嘔吐、頭痛、腹瀉等不良反應,攝入過量可能會有生命危險。陶醫生提醒市民,狗肉雖被視爲冬令滋補品,冬季吃狗肉的人將越來越多,不法分子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用毒藥藥死狗後賣狗肉牟利。市民千萬別吃來曆不明的狗肉,這也能從源頭上杜絕一部分毒狗事件的發生。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