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內蒙古:首條導盲犬上崗遭遇尴尬(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7:38:01  評論

內蒙古:首條導盲犬上崗遭遇尴尬(圖)

2010-10-15 09:58

北方新聞網 評論0條

內蒙古:首條導盲犬上崗遭遇尴尬(圖) 動物世界

10月15日是國際盲人節。內蒙古自治區共有盲人21.2萬人,占全區殘疾人總數的13.9%。在21.2萬盲人中,蘭存剛無疑是幸運的:前幾天,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爲他配發了1條名叫Dimo的導盲犬。導盲犬在中國只有17條,而Dimo是我區首條導盲犬。

無論走到哪裏,蘭存剛都會不厭其煩地對人們說:「Dimo是我的眼睛,它是導盲犬,不是寵物狗。」但是,在衆人眼裏,Dimo就是一條寵物狗。它公共汽車上不去,火車無法乘坐,出租車拒載,超市不得入內,醫院不讓進……有時,蘭存剛會聲嘶力竭地質問阻止他攜帶Dimo的人:「你爲什麽不讓我帶上自己的眼睛?」但,産生不了任何效果。

蘭存剛說,今後會有更多的盲人使用導盲犬,而《殘疾人保障法》規定,盲人出入公共場所可以攜帶導盲犬。「這是意識問題,我和Dimo還會去闖這些場所,我不是在爲自己碰硬,而是爲更多的殘疾人爭取權益。」

蒙古有了首條導盲犬

10月9日9時40分許,由大連飛往呼和浩特的CZ6354航班降落在呼和浩特白塔國際機場。飛機上走下兩位特殊的旅客——巴彥淖爾市臨河區的盲人蘭存剛和他牽著的導盲犬Dimo。Dimo穿著紅馬甲,背上的導盲鞍和馬甲上分別寫著「工作中,請勿打擾。」在Dimo的帶領下,蘭存剛從容地走下飛機。

在蘭存剛和Dimo飛往呼和浩特的幾天前,蘭存剛擔心下飛機後,他和Dimo這對特殊的「組合」打不上出租車,上不了回巴彥淖爾市的長途汽車。于是他提前向自治區殘聯求助,自治區殘聯的領導了解了蘭存剛的情況後,非常重視,答應派人去機場接他,並積極跟長途汽車站聯系,幫助他順利坐上回家的長途汽車。

當天,蘭存剛和Dimo走出機場時,自治區殘聯的工作人員邊建欣等人已經早早地等候在那裏,他們接上蘭存剛和Dimo,順利地把他們送上了開往巴彥淖爾市的長途汽車。

蘭存剛和Dimo回到巴彥淖爾市已經是當日16時許。他們走下長途汽車想打車回家,可是出租車司機一看他牽著一條狗,誰都不拉他們。沒辦法,他和Dimo只好走著回家。回來後的幾天裏,蘭存剛和Dimo只在住處附近轉一轉,沒有去過任何公共場所。

10月12日是Dimo跟隨蘭存剛來到巴彥淖爾市的第3天,它正在努力適應新的生活環境。記者見到Dimo時,它正在窩裏休息。Dimo混身黃色,體格健壯,目光柔和。當蘭存剛起身迎接記者時,Dimo迅速站起來,走到蘭存剛身邊,等待他發出指令。蘭存剛撫摸著Dimo的頭說:「Dimo,來客人了,臥下吧。」聽蘭存剛這樣說,Dimo便乖乖地回到了窩裏。它沒有像其他狗那樣,見到陌生人又咬又叫。

Dimo是一條黃金拉拉犬,今年3周歲,9月份與同時接受培訓的另外1條導盲犬在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畢業,正式走上工作崗位。至此,我國合格上崗的導盲犬達到17條,而Dimo是我區的首條導盲犬。

蘭存剛:Dimo是我的眼睛

蘭存剛今年30歲,雙目失明已經11年。在他19歲那年,突然得了眼病,由于家裏困難,未能得到及時治療,最終雙目失明。堅強的蘭存剛並沒有被命運擊倒,通過努力他學會了按摩,並擁有了自己的按摩店。

蘭存剛說,2006年底他上網時得知,盲人可免費向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申請領養導盲犬,于是他填表申請。但是,導盲犬的數量有限,他一直在耐心等待。

今年7月份,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給蘭存剛打來電話,讓他到基地接受綜合評估。接到電話的那一晚,蘭存剛興奮得一夜未眠。蘭存剛說,申請導盲犬,使用者需要使用盲杖,有一定的定向行走能力。綜合評估的內容很多,要根據申請者的身高、體型、步伐、性格,尋找與主人相配的導盲犬。最終,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爲蘭存剛選擇了Dimo。接下來是爲期2個月訓練,蘭存剛與Dimo24小時形影不離,逛街、吃飯、睡覺都在一起。蘭存剛說,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選擇訓練導盲犬的條件非常嚴格,訓練過程中哪怕有一點小毛病,都要被淘汰出局。一條導盲犬的培訓過程至少要1年,綜合費用15萬元~20萬元。

與Dimo在一起的日子裏,蘭存剛似乎又重新找回了健全人的感覺。他說:「Dimo非常聰明,遇到台階、水坑、轉角和有車輛經過時,它都會停下來及時提醒我。它就是我的眼睛。」

出行處處碰壁

10月13日上午,蘭存剛給Dimo穿上紅馬甲,戴上導盲鞍,決定與Dimo出去走一走。記者跟隨他們進行了一次體驗式采訪。

蘭存剛說:「只要穿上馬甲、戴上導盲鞍,Dimo就會進入工作狀態,無論什麽事都不會對它造成幹擾。」

記者發現,Dimo帶蘭存剛直線行走時,身體都會稍領先一點,並緊貼蘭存剛左邊;在上下樓梯之前,他都會停住,等候蘭存剛。過十字路口時Dimo會停下來左右觀看車流和人流,並聽從蘭存剛發出過馬路的指令……而蘭存剛則需要用「走」「左轉」「右轉」「找路」「找樓梯」等口令進行指揮,並用手握住導盲鞍,感覺它的行動。當Dimo帶路走的很順暢時,蘭存剛會彎下腰誇講它幾句,輕輕拍拍它的頭,Dimo則會仰起頭目光溫柔地注視著蘭存剛。蘭存剛和Dimo出現在路上,引起了很多人駐足觀看,有的人出于好奇會上前逗一逗Dimo,但Dimo卻不會被幹擾,更不會亂跑亂叫。

記者與蘭存剛和Dimo沿臨河區的勝利路南行,發現路上有多處盲道被機動車、自行車和雜物擠占。蘭存剛說:「如果不是有Dimo帶路,我用盲杖走起來會有很多困難和危險。」

當日10時10分許,蘭存剛和Dimo來到了國泰超市,剛到超市門口,他們就被一位保安攔住了,「對不起,請把狗牽出去!」保安對蘭存剛說。蘭存剛向保安表示,他是盲人,Dimo不是寵物狗,是條導盲犬。對于蘭存剛的解釋,保安說:「我不管它是什麽犬,反正是條狗。超市有規定,狗不能入內。」在蘭存剛的堅持下,那位保安表示請示一下領導。幾分後,超市保安部的部長等人趕到了現場,蘭存剛向他們出示了《導盲犬工作證》。衆人看過之後,表示Dimo仍舊不能進入超市。

10時30分,蘭存剛和Dimo來到了臨河汽車站。雖然他們順利地進入了售票大廳,但是當他咨詢是否可以帶Dimo跟他一起乘坐汽車時,汽車站的工作人員表示:「應該不能。我們問一下車站派出所吧。」隨後,一位民警來到蘭存剛跟前,他說:「按照規定,是不允許攜帶狗乘坐汽車的。不過你的情況比較特殊,我頭一次遇到,還真說不好,得請示汽車站領導後再定。」經請示,車站領導表示絕對不能攜帶狗上車。

11時10分,蘭存剛和Dimo來到了臨河火車站。剛一進售票大廳,咨詢處的一位女工作人員就厲聲呵斥蘭存剛:「把狗牽出去!」

「它不是寵物狗,是導盲犬,它正在工作。」蘭存剛據理力爭,並從兜裏掏出《導盲犬工作證》給對方看。但對方很不友善地表示:「我不管你牽的是什麽東西,趕緊把它牽出去。」最終雙方發生了爭吵。後來,火車站的另一位工作人員和一位民警趕過來,向蘭存剛解釋說,上級有規定,不能讓狗乘車。如果蘭存剛確實想乘火車,可以將Dimo放到火車的行李車裏托運。

從臨河火車站出來,蘭存剛和Dimo想乘坐公交車回住處。可是,公交車司機一看蘭存剛牽著一條狗,拒絕讓其上車。

呼籲:給盲人更多人性關懷

跟Dimo一路走來,蘭存剛的心情很沮喪。他蹲在路邊,撫摸著Dimo說:「人們對導盲犬的理解和接受程度標志著一個城市的文明程度。希望人們對導盲犬給予更多的理解,讓盲人出行更方便些。」

據了解,2008年7月1日修訂實施的《殘疾人保障法》第58條規定:「盲人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應當遵守國家有關規定。」對于蘭存剛和他的導盲犬的尴尬遭遇,昨日,邊建欣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有關盲人攜帶導盲犬出行的問題,目前我國還沒有具體規定,人們對導盲犬的工作性質缺乏必要的了解。邊建欣說:「作爲一位殘障人士,我能夠切身體會到殘疾人多麽渴望參與社會,多麽希望社會爲我們提供更多的平台。希望國家盡快爲盲人攜導盲犬出行立法,同時也希望社會給予盲人更多人性化關懷。」

內蒙古:首條導盲犬上崗遭遇尴尬(圖) 2010-10-15 09:58 北方新聞網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62078.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59480893.jpg[/img][/url]   10月15日是國際盲人節。內蒙古自治區共有盲人21.2萬人,占全區殘疾人總數的13.9%。在21.2萬盲人中,蘭存剛無疑是幸運的:前幾天,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爲他配發了1條名叫Dimo的導盲犬。導盲犬在中國只有17條,而Dimo是我區首條導盲犬。   無論走到哪裏,蘭存剛都會不厭其煩地對人們說:「Dimo是我的眼睛,它是導盲犬,不是寵物狗。」但是,在衆人眼裏,Dimo就是一條寵物狗。它公共汽車上不去,火車無法乘坐,出租車拒載,超市不得入內,醫院不讓進……有時,蘭存剛會聲嘶力竭地質問阻止他攜帶Dimo的人:「你爲什麽不讓我帶上自己的眼睛?」但,産生不了任何效果。   蘭存剛說,今後會有更多的盲人使用導盲犬,而《殘疾人保障法》規定,盲人出入公共場所可以攜帶導盲犬。「這是意識問題,我和Dimo還會去闖這些場所,我不是在爲自己碰硬,而是爲更多的殘疾人爭取權益。」   蒙古有了首條導盲犬   10月9日9時40分許,由大連飛往呼和浩特的CZ6354航班降落在呼和浩特白塔國際機場。飛機上走下兩位特殊的旅客——巴彥淖爾市臨河區的盲人蘭存剛和他牽著的導盲犬Dimo。Dimo穿著紅馬甲,背上的導盲鞍和馬甲上分別寫著「工作中,請勿打擾。」在Dimo的帶領下,蘭存剛從容地走下飛機。   在蘭存剛和Dimo飛往呼和浩特的幾天前,蘭存剛擔心下飛機後,他和Dimo這對特殊的「組合」打不上出租車,上不了回巴彥淖爾市的長途汽車。于是他提前向自治區殘聯求助,自治區殘聯的領導了解了蘭存剛的情況後,非常重視,答應派人去機場接他,並積極跟長途汽車站聯系,幫助他順利坐上回家的長途汽車。   當天,蘭存剛和Dimo走出機場時,自治區殘聯的工作人員邊建欣等人已經早早地等候在那裏,他們接上蘭存剛和Dimo,順利地把他們送上了開往巴彥淖爾市的長途汽車。   蘭存剛和Dimo回到巴彥淖爾市已經是當日16時許。他們走下長途汽車想打車回家,可是出租車司機一看他牽著一條狗,誰都不拉他們。沒辦法,他和Dimo只好走著回家。回來後的幾天裏,蘭存剛和Dimo只在住處附近轉一轉,沒有去過任何公共場所。   10月12日是Dimo跟隨蘭存剛來到巴彥淖爾市的第3天,它正在努力適應新的生活環境。記者見到Dimo時,它正在窩裏休息。Dimo混身黃色,體格健壯,目光柔和。當蘭存剛起身迎接記者時,Dimo迅速站起來,走到蘭存剛身邊,等待他發出指令。蘭存剛撫摸著Dimo的頭說:「Dimo,來客人了,臥下吧。」聽蘭存剛這樣說,Dimo便乖乖地回到了窩裏。它沒有像其他狗那樣,見到陌生人又咬又叫。   Dimo是一條黃金拉拉犬,今年3周歲,9月份與同時接受培訓的另外1條導盲犬在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畢業,正式走上工作崗位。至此,我國合格上崗的導盲犬達到17條,而Dimo是我區的首條導盲犬。   蘭存剛:Dimo是我的眼睛   蘭存剛今年30歲,雙目失明已經11年。在他19歲那年,突然得了眼病,由于家裏困難,未能得到及時治療,最終雙目失明。堅強的蘭存剛並沒有被命運擊倒,通過努力他學會了按摩,並擁有了自己的按摩店。 蘭存剛說,2006年底他上網時得知,盲人可免費向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申請領養導盲犬,于是他填表申請。但是,導盲犬的數量有限,他一直在耐心等待。    今年7月份,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給蘭存剛打來電話,讓他到基地接受綜合評估。接到電話的那一晚,蘭存剛興奮得一夜未眠。蘭存剛說,申請導盲犬,使用者需要使用盲杖,有一定的定向行走能力。綜合評估的內容很多,要根據申請者的身高、體型、步伐、性格,尋找與主人相配的導盲犬。最終,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爲蘭存剛選擇了Dimo。接下來是爲期2個月訓練,蘭存剛與Dimo24小時形影不離,逛街、吃飯、睡覺都在一起。蘭存剛說,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選擇訓練導盲犬的條件非常嚴格,訓練過程中哪怕有一點小毛病,都要被淘汰出局。一條導盲犬的培訓過程至少要1年,綜合費用15萬元~20萬元。   與Dimo在一起的日子裏,蘭存剛似乎又重新找回了健全人的感覺。他說:「Dimo非常聰明,遇到台階、水坑、轉角和有車輛經過時,它都會停下來及時提醒我。它就是我的眼睛。」   出行處處碰壁   10月13日上午,蘭存剛給Dimo穿上紅馬甲,戴上導盲鞍,決定與Dimo出去走一走。記者跟隨他們進行了一次體驗式采訪。   蘭存剛說:「只要穿上馬甲、戴上導盲鞍,Dimo就會進入工作狀態,無論什麽事都不會對它造成幹擾。」   記者發現,Dimo帶蘭存剛直線行走時,身體都會稍領先一點,並緊貼蘭存剛左邊;在上下樓梯之前,他都會停住,等候蘭存剛。過十字路口時Dimo會停下來左右觀看車流和人流,並聽從蘭存剛發出過馬路的指令……而蘭存剛則需要用「走」「左轉」「右轉」「找路」「找樓梯」等口令進行指揮,並用手握住導盲鞍,感覺它的行動。當Dimo帶路走的很順暢時,蘭存剛會彎下腰誇講它幾句,輕輕拍拍它的頭,Dimo則會仰起頭目光溫柔地注視著蘭存剛。蘭存剛和Dimo出現在路上,引起了很多人駐足觀看,有的人出于好奇會上前逗一逗Dimo,但Dimo卻不會被幹擾,更不會亂跑亂叫。   記者與蘭存剛和Dimo沿臨河區的勝利路南行,發現路上有多處盲道被機動車、自行車和雜物擠占。蘭存剛說:「如果不是有Dimo帶路,我用盲杖走起來會有很多困難和危險。」   當日10時10分許,蘭存剛和Dimo來到了國泰超市,剛到超市門口,他們就被一位保安攔住了,「對不起,請把狗牽出去!」保安對蘭存剛說。蘭存剛向保安表示,他是盲人,Dimo不是寵物狗,是條導盲犬。對于蘭存剛的解釋,保安說:「我不管它是什麽犬,反正是條狗。超市有規定,狗不能入內。」在蘭存剛的堅持下,那位保安表示請示一下領導。幾分後,超市保安部的部長等人趕到了現場,蘭存剛向他們出示了《導盲犬工作證》。衆人看過之後,表示Dimo仍舊不能進入超市。   10時30分,蘭存剛和Dimo來到了臨河汽車站。雖然他們順利地進入了售票大廳,但是當他咨詢是否可以帶Dimo跟他一起乘坐汽車時,汽車站的工作人員表示:「應該不能。我們問一下車站派出所吧。」隨後,一位民警來到蘭存剛跟前,他說:「按照規定,是不允許攜帶狗乘坐汽車的。不過你的情況比較特殊,我頭一次遇到,還真說不好,得請示汽車站領導後再定。」經請示,車站領導表示絕對不能攜帶狗上車。   11時10分,蘭存剛和Dimo來到了臨河火車站。剛一進售票大廳,咨詢處的一位女工作人員就厲聲呵斥蘭存剛:「把狗牽出去!」   「它不是寵物狗,是導盲犬,它正在工作。」蘭存剛據理力爭,並從兜裏掏出《導盲犬工作證》給對方看。但對方很不友善地表示:「我不管你牽的是什麽東西,趕緊把它牽出去。」最終雙方發生了爭吵。後來,火車站的另一位工作人員和一位民警趕過來,向蘭存剛解釋說,上級有規定,不能讓狗乘車。如果蘭存剛確實想乘火車,可以將Dimo放到火車的行李車裏托運。   從臨河火車站出來,蘭存剛和Dimo想乘坐公交車回住處。可是,公交車司機一看蘭存剛牽著一條狗,拒絕讓其上車。   呼籲:給盲人更多人性關懷   跟Dimo一路走來,蘭存剛的心情很沮喪。他蹲在路邊,撫摸著Dimo說:「人們對導盲犬的理解和接受程度標志著一個城市的文明程度。希望人們對導盲犬給予更多的理解,讓盲人出行更方便些。」   據了解,2008年7月1日修訂實施的《殘疾人保障法》第58條規定:「盲人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應當遵守國家有關規定。」對于蘭存剛和他的導盲犬的尴尬遭遇,昨日,邊建欣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有關盲人攜帶導盲犬出行的問題,目前我國還沒有具體規定,人們對導盲犬的工作性質缺乏必要的了解。邊建欣說:「作爲一位殘障人士,我能夠切身體會到殘疾人多麽渴望參與社會,多麽希望社會爲我們提供更多的平台。希望國家盡快爲盲人攜導盲犬出行立法,同時也希望社會給予盲人更多人性化關懷。」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