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雲南江川縣大規模打狗 退役警犬也未幸免(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7:10:07  評論

雲南江川縣大規模打狗 退役警犬也未幸免(圖)

2010-08-17 09:19

都市時報 評論0條

雲南江川縣大規模打狗 退役警犬也未幸免(圖) 動物世界

用一根小指粗的繩子,套住狗的脖子或者頭部,往樹枝上一吊,狗掙紮一陣後,就斷了氣。昨天,記者在江川縣江城鎮龍街村委會,看到了現場捕殺狗的情景。吊在樹上的狗已經僵硬不動了,只留下主人在一旁黯然神傷,臉上滿是不舍與依戀。

8月12日開始,江川全縣滅狗。無論犬只是否名貴,主人身份如何,一律都要進行處置。

「你們去處理了,我下不了手」

在江川農村,幾乎都有養狗看家護院的傳統。在江城鎮,村民養犬除看家外,有時還兼當著一個勞動力的角色——出門時幫主人拉車。

江城鎮龍街村委會桃園村的李好進已過古稀之年,兒子成家後,他與老伴種著幾分菜地,平時都要蹬著三輪車上街賣菜。人老了,體力大不如前,李好進兩年前養了一條本地土狗。平時狗幫忙看家,出門賣菜的時候,李好進給狗套上鏈子,拴在三輪車的龍頭,一起上街,乖巧的狗不用趕也會一路奔跑,拉著車,給老人省了不少力。

8月12日聽說要打狗,李好進很是不解。自家的狗從沒咬過人,即便上街,也只幫自己守著菜,從不亂跑。這條狗現在已成了自己的得力助手,甚至可以說是自己家的一員了,爲什麽要殺?村委會派人來說了幾次,他還是舍不得對自家的狗下手。

但是12日之後,村裏養狗的人家要麽自己把狗吊死,要麽把狗交給專業捕狗隊處理。村裏的狗越來越少,李好進心裏越來越矛盾。

昨天上午11點半,經過村幹部的再三動員,李好進將狗牽出來,交給了專業捕狗隊。「你們去處理了,我下不了手。」李好進低聲地說,狗是被吊死在村裏一棵大樹的樹杈上的,完了,他用三輪車拉著死狗到統一填埋的地方,埋了。

3條退役警犬也難逃捕殺

給狗免疫,大多村民都沒考慮過這個問題。在農村,養狗看家護院很普遍,有的還養了兩三只。這些狗大多都是放養,很少有村民爲家養的犬只接種疫苗,免疫率極低。只要一進入村口,常常能見到狂叫的狗,有的還龇牙咧嘴地做撲咬狀,一不留神就可能挨咬。

聽說可能會患狂犬病,村民們都是忍痛將狗處死。昨天上午10點在江川縣城,一條狗被電單車拖著,後腿使勁往後撐,很不情願地跟著跑,腳底下依稀還看得見血印。騎車的男子說,全縣滅狗,這狗要送去統一處理。

在江城鎮、前衛鎮、大街鎮、九溪鎮等靠近縣城的鄉鎮,以及小區裏,已經難以見到奔跑的犬只了。對于全縣統一滅狗的行動,也有村民在爲狗鳴不平。九溪鎮一位賣家電的老板說,他家養的狗每年都去注射疫苗,還是沒能逃過捕殺。「本地狗值不了幾個錢,但連續養了兩年,人對狗有感情。」這位老板提出了不少問題——養土狗的都很自覺參與捕殺,那些養名貴狗的呢?他們舍得把狗打死嗎?政府部門怎麽處理這些狗呢?除了對狗進行捕殺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對于質疑聲,來自江川官方的態度是:目前,縣裏沒有條件和能力對所有犬只進行狂犬病毒檢測。而縣內已有多名群衆被攜帶狂犬病毒的犬只咬傷,形勢非常嚴峻。因此無論犬只身價如何,主人身份如何,一律進行處置,並且,嚴禁主人將狗進行藏匿和轉移。

在江川縣城,曾有三只退役的德國警犬,它們生前的開銷均由縣財政負擔。在這次打狗風暴中,縣政府爲此專門召開了工作會議討論要不要留,最後還是決定要進行捕殺。

「8月12日那天,三只退役警犬是被工作人員含著眼淚處置掉的。」昨天,江川縣政府一位工作人員說起此事,感慨萬分。

雲南江川縣大規模打狗 退役警犬也未幸免(圖) 2010-08-17 09:19 都市時報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64360.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57807169.jpg[/img][/url]   用一根小指粗的繩子,套住狗的脖子或者頭部,往樹枝上一吊,狗掙紮一陣後,就斷了氣。昨天,記者在江川縣江城鎮龍街村委會,看到了現場捕殺狗的情景。吊在樹上的狗已經僵硬不動了,只留下主人在一旁黯然神傷,臉上滿是不舍與依戀。   8月12日開始,江川全縣滅狗。無論犬只是否名貴,主人身份如何,一律都要進行處置。   「你們去處理了,我下不了手」   在江川農村,幾乎都有養狗看家護院的傳統。在江城鎮,村民養犬除看家外,有時還兼當著一個勞動力的角色——出門時幫主人拉車。   江城鎮龍街村委會桃園村的李好進已過古稀之年,兒子成家後,他與老伴種著幾分菜地,平時都要蹬著三輪車上街賣菜。人老了,體力大不如前,李好進兩年前養了一條本地土狗。平時狗幫忙看家,出門賣菜的時候,李好進給狗套上鏈子,拴在三輪車的龍頭,一起上街,乖巧的狗不用趕也會一路奔跑,拉著車,給老人省了不少力。   8月12日聽說要打狗,李好進很是不解。自家的狗從沒咬過人,即便上街,也只幫自己守著菜,從不亂跑。這條狗現在已成了自己的得力助手,甚至可以說是自己家的一員了,爲什麽要殺?村委會派人來說了幾次,他還是舍不得對自家的狗下手。   但是12日之後,村裏養狗的人家要麽自己把狗吊死,要麽把狗交給專業捕狗隊處理。村裏的狗越來越少,李好進心裏越來越矛盾。   昨天上午11點半,經過村幹部的再三動員,李好進將狗牽出來,交給了專業捕狗隊。「你們去處理了,我下不了手。」李好進低聲地說,狗是被吊死在村裏一棵大樹的樹杈上的,完了,他用三輪車拉著死狗到統一填埋的地方,埋了。   3條退役警犬也難逃捕殺   給狗免疫,大多村民都沒考慮過這個問題。在農村,養狗看家護院很普遍,有的還養了兩三只。這些狗大多都是放養,很少有村民爲家養的犬只接種疫苗,免疫率極低。只要一進入村口,常常能見到狂叫的狗,有的還龇牙咧嘴地做撲咬狀,一不留神就可能挨咬。   聽說可能會患狂犬病,村民們都是忍痛將狗處死。昨天上午10點在江川縣城,一條狗被電單車拖著,後腿使勁往後撐,很不情願地跟著跑,腳底下依稀還看得見血印。騎車的男子說,全縣滅狗,這狗要送去統一處理。   在江城鎮、前衛鎮、大街鎮、九溪鎮等靠近縣城的鄉鎮,以及小區裏,已經難以見到奔跑的犬只了。對于全縣統一滅狗的行動,也有村民在爲狗鳴不平。九溪鎮一位賣家電的老板說,他家養的狗每年都去注射疫苗,還是沒能逃過捕殺。「本地狗值不了幾個錢,但連續養了兩年,人對狗有感情。」這位老板提出了不少問題——養土狗的都很自覺參與捕殺,那些養名貴狗的呢?他們舍得把狗打死嗎?政府部門怎麽處理這些狗呢?除了對狗進行捕殺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對于質疑聲,來自江川官方的態度是:目前,縣裏沒有條件和能力對所有犬只進行狂犬病毒檢測。而縣內已有多名群衆被攜帶狂犬病毒的犬只咬傷,形勢非常嚴峻。因此無論犬只身價如何,主人身份如何,一律進行處置,並且,嚴禁主人將狗進行藏匿和轉移。   在江川縣城,曾有三只退役的德國警犬,它們生前的開銷均由縣財政負擔。在這次打狗風暴中,縣政府爲此專門召開了工作會議討論要不要留,最後還是決定要進行捕殺。   「8月12日那天,三只退役警犬是被工作人員含著眼淚處置掉的。」昨天,江川縣政府一位工作人員說起此事,感慨萬分。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