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八卦:高中時代被集體暗戀的老師

來源:互聯網  2008-11-11 11:08:45  評論

最近一次聽到「暗戀」這詞已經是去年夏季了,起因大約是同學搞聚會,內容大約是某男同學曾暗戀某女同學。但今天俺不說這種一對一的單暗戀,留著以後說。今天俺想說說那年那月的集體暗戀,暗戀我們的老師。

幾何老師

上高一那年,年級組同時分來五個大學畢業生,三女二男,其中一女畢業于師大,深受年級組重視。當時俺們學校雖說也是市重點,但因地處郊縣,能來個師大畢業生是很大一件事。伊教我們代數,婚禮後不到十個月就誕下一子。只爲此,伊的地位從此一蹶不振。後來不得不調離,去了鎮上的另外一所非重點校。俺的代數水平極差,三角函數那個章節的小測,俺得0分,一道題都沒做出來。那在一個重點校大約是絕無僅有的。當然俺並不是說俺們曾集體暗戀過伊,只是因爲伊有故事,順便多說了兩句。

另外那四位新老師都畢業于師範學院,也就是現在的首師大。征服了俺們年級所有女生春心的那位男老師教俺們幾何,但只教二四六班,因此在跟一三五班女生交流心得時,俺們二四六班的女生經常因爲感覺到來自一三五班女生的妒意而感到興奮。俺的幾何成績好,倒也不是俺努力的結果,似乎一切都是心有靈犀水到渠成的結果,而且這結果還直接影響到代數,所以俺代數中解析幾何部分的成績也是相當不錯的。俺這只是一個小小的縮影,事實上俺們二四六班女生的幾何整體水平肯定超出了一三五班的女生,要不一三五班的女生也不會派代表向年級組提出更換幾何老師。偶爾一三五班的幾何老師請假,俺們二四六班的幾何老師給一三五班代課的日子就是伊們的節日。

俺們幾何老師瘦瘦的,175cm,體重64kg,戴眼睛,左眼360,右眼380。俺們幾何老師有很多條褲子,經過俺們統計,俺們幾何老師經常穿的褲子有12條。俺們幾何老師有女,女在大山子地區的某中學也教幾何。就像一三五班的女生嫉妒俺們二四六班女生一樣,俺們也時常嫉妒,但俺們不嫉妒女,俺們都嫉妒班裏的幾何課代表。俺們班的幾何課代表是個忽扇著一雙大眼睛身材小巧的女孩。每次,幾何課代表將俺班的作業本交到幾何老師的辦公室,每次,幾何課代表都是粉紅著小臉回到班裏坐到第一排的座位上,每次,不知幾何課代表是否感覺到背上那一束束釘子似的眼光。

說到這兒,還沒有透露有關俺們班、俺們年級男生們的信息呢。這些一直被俺們忽視的或者說是被俺忽視的男孩子們,俺實在不了解他們。但俺知道,有一次,俺們二四六班的幾何老師與俺們年級的男生在操場上踢足球,俺們二四六班的幾何老師被三個男生左右後加擊,左腿輕傷,吃痛,惡語相向,指責三個男生是故意之爲。幾何老師說他們是故意之爲,那定是故意之爲,當事人的現場感覺值得尊重。因爲他們實在是被俺們忽視太久了,所以俺們女生們誰也不感肯定那次身體碰撞是不是出于嫉妒。

後來,俺們所有暗戀著幾何老師的女生們畢業了,各奔東西。再後來,被俺們一二三四五六班所有女生暗戀著的幾何老師調離學校與女相聚了。

語文老師

當然,俺們一二三四五六班的女生們也難免淺薄,暗戀幾何老師也難免不是因爲他那美好的皮相。但您要是憑這就認爲俺們一二三四五六班的所有女生只愛皮相不愛心靈就是您的淺薄了。

凡事都得講背景,被俺們集體暗戀的語文老師執教俺們班前的情況是這樣的。那時教俺們語文的是一個50多歲的老太太,老太太的的兒子也在俺們班。兒子上母親的課經常睡覺,可見講課的道行有多深了。幸虧同學們也都是學了十幾年的語文的,又都是母語根基,否則真是後果不堪設想,一二次成績不理想在次,失去了興趣最重要。就是在這樣的緊急關頭,高二分班了,被俺們暗戀的這位語文老師來了。

俺們文科班的語文老師五短身材還偏偏姓高,黑臉上似乎還有麻子。俺從來不敢看他的臉,即使暗戀後也如此。俺們文科班的語文老師臉上還戴一大黑眼鏡,平時只穿一套藍色的中山裝,褲腿兒有些吊,後面磨得有些亮,偶爾也會穿一套深藍色的新中山裝,可能是毛料的,可能還是壓箱底兒的,更有可能是曾充當過結婚禮服的。

俺們語文老師沒教俺們前,俺們似乎從未在校園見過他。俺們語文老師教了俺們之後,除了上課,俺們也很少在校園裏見到他。但從那以後,俺們前語文老師的兒子上語文課時再也沒睡過覺。俺現在還記得,俺們語文老師給俺們講一篇課文,那是一篇議論文,從頭到尾,無一廢話,自始至終,聲如洪鍾,45分鍾,一氣哈成,臨了把課本往桌子上啪的一摔:「下課。」下課鈴應聲而起。

那一刻不知如何形容,只覺得俺們語文老師的黑臉上有了光環,五短身軀也高大起來,用現在的語言形容那就是一個酷。于是......就在那一刻,暗戀的種子萌芽了,也就在那一刻,俺們語文老師變身成了窗戶外面的「秦漢」,俺們都成了美豔絕倫的「林青霞」。

暗戀語文老師的集體沒有暗戀幾何老師的集體大,暗戀語文老師的其實也就是俺們宿舍那個小集體。雖然俺們語文老師神龍見首不見尾,但1號床舍友還是迅速將俺們語文老師的信息搜索出來。原來,俺們語文老師的前妻俺們的前師母因車禍已經過世了,留下一個三歲孩子。據說俺們語文老師聞此惡耗曾以頭搶地,悲痛欲絕,但兩個月後,俺們語文老師就娶了後來的師母。對此信息,俺們都默然未置可否,因爲以俺們那時的智力水平,尚解不出俺們語文老師爲何會悲痛欲絕後還會迅速再婚。或許俺們心裏還有疑問,如此這般的語文老師是否還值得俺們去暗戀嗎?但疑問就像一絲飄忽的雲,終抵不過暗戀的暴風驟雨,那架式好像如果俺們語文老師不那麽迅速再婚,俺們當中馬上就會有人跳出去充當俺們師母似的。

俺們的心裏充滿了傷感與憂郁,俺們自辦的小報起名就叫《窗外》。俺們班有個非常帥的哥兒申請加入俺們的組織,但俺們決不讓他寫字,俺們只讓他充當勞力。俺們借來學校廢棄的油印機,任其將俺們的傷感與憂郁滾壓。最後,俺們捧著俺們的傷感與憂郁走班串級:「窗外窗外,二毛一份。」俺們的男班主任老師一定是因爲嫉妒,他解散了俺們的組織,還沒收了俺們的「非法」所得。

不能寫窗外,俺們就寫作文,俺們宿舍的作文水平比其它兩個女生宿舍都高,原因一定是因爲她們不暗戀,或者暗戀的指數沒俺們高。語文期末考試俺作文得了滿分。

推算一下時間,正常的話,俺們的語文老師現在應該退休了。也不知俺們的語文老師現在怎麽樣,跟後師母生活得怎麽樣。如果能見到俺們的語文老師,俺會給他講故事,講一個暗戀的故事。化學老師

對俺來講,回憶俺們化學老師與集體暗戀是一種自揭瘡疤的傷害,只因俺曾深愛過化學課。

俺們化學老師是俺們幾何老師形影不離的。當俺們一二三四五六班的所有女生以目光狂熱地掃射著幾何老師的身影時,化學老師也恰好在射幅之內。

化學老師與幾何老師一樣,是高一年級組五個新老師之一。俺們的化學老師與幾何老師是最要好的,他們畢業于同一所師範學院,就業于同一所中學,住同一間單身宿舍,而且同樣的愛潇灑、愛漂亮。他們一起從教研室出來,踩著上課玲走進不同的教室;他們一起拿著飯盆兒去教工食堂吃飯,他們一起在操場與學生們踢球,他們一起在宿舍的廊下看風看雨。

俺們化學老師一定知道自己遜色于俺們幾何老師,但成爲借太陽光芒照亮的月亮,俺們化學老師也願意。俺們化學老師沒有幾何老師那麽多褲子,沒俺們幾何老師潇灑得自然。但俺們化學老師也需要贏得學生的愛戴,但靠皮相靠不上,只能靠對學生熱情又熱情。每天晚自習,俺們化學老師都到各班去轉悠,期待著俺們的提問,然後耐心地給予解答,有時解答太過仔細太過熱情都影響其它同學學習。不過對于俺們那個年代的學生,俺們化學老師的勤能補拙的策略所起到的效果似乎還不賴。因爲很快俺就發現俺們隔壁宿舍的女生越來越愛談論俺們化學老師,越來越經常性地向俺們化學老師提一些在俺看來愚得不能再蠢的問題了。

客觀地講,俺熱愛化學課勝過俺喜歡的其它任意一門課。每次化學考試,俺都能把試卷中最後一道應用題超難的反應方程式准備無誤地寫出來,但每次俺都會因爲計算出錯而不能得高分。而將最後一道題完全解答正確的同學最後都上了北大清華。

俺們化學老師上課有個毛病,就是每堂課的開始都要提問上一次課的基本知識內容。按理說這也不算是毛病,問題是他每次都提問同一個人,而俺就是那個「幸運」的人。俺那時還沒養成複習的好習慣,所以俺總是回答不上化學老師提出的類似「1mol碳原子裏有多少個碳原子」這樣的問題。每次俺都報著僥幸的心態希望這次不是俺,但每次卻又都是俺。

俺們化學老師還是課外化學小組的輔導老師,俺們隔壁宿舍的女生全部都報名參加了課外化學小組。但暗戀俺們化學老師,與俺無關。看著俺們化學老師逐漸地意得志滿的樣子,俺只得忍痛斬斷深愛化學課的情絲。文理分班時,俺做了相關的優劣勢分析:如果學文科,語文、英語、地理自己有相當的優勢,曆史、政治、數學沒有優勢。如果學理科,語文、英語、化學、生物自己有優勢,物理、數學、政治沒有優勢。其實學文或學理的優勢都不明顯,但只因這總被提問的緣故,俺最終棄理從文。

小芳就是俺們隔壁宿舍女生之一,印象中似乎一直坐在前面靠牆的位置。小芳大學上了與化學老師一樣的師範,讀與化學老師一樣的化學專業。畢業分配時,在化學老師的幫助下,小芳也回到了母校。俺們化學老師一直踏踏實實留在了俺們母校,現在已經成了學校教學骨幹,俺在母校的網站曾目睹過他的芳容。化學老師娶的就是俺們班的小芳。

小芳與化學老師的情緣因何而起,俺想必是與那時她們宿舍的集體暗戀行爲有關。當然這應是俺知道的唯一的暗戀變明戀並最終修成正果的。小芳的芳容俺至今回憶不起,只依晰記得小芳單薄的身影,那身影在認真地擦黑板,黑板上有化學老師板書的化學方程式。

代課老師

發現俺們文科班的男生也有暗戀癖緣于俺們班主任請假。俺們班主任是教曆史的,就是他破壞了俺們的「窗外」組織,俺只記得他講的課就跟山西洪洞移民聚集在大槐樹底下喝粥一樣的沒品味。俺一直以爲曆史老師女的少,俺以爲所有的女同胞都像俺一樣不愛曆史。高三那年,俺爲了挖掘一下曆史成績的潛力,曾向班裏成績最好的男生討教學曆史的密訣,他說沒有密訣,就是死記硬背。死記硬背可不是俺擅長的。

回過頭來話說教曆史的俺們的班主任老師告了一個月假,年級組調來一位代課班主任也是教曆史。俺們的代課老師是女的,俺們的代課老師不像俺們班主任愛講在槐樹底下喝粥的故事,俺們代課老師有時會給俺們講俄底浦斯的故事。

俺們文科班男生少女生多,俺們班的座位規律基本是男生一豎排女生一豎排。可俺們代課老師到俺們班後的第二個星期,俺們的班長就憑他手裏那點小權力將班裏的18個男生不分大小個都調到了前三排,俺們30個女生不分大小個都被調到了後五排,俺這裏可指的是橫排。像俺這樣的矮個女生坐在後面什麽都看不見,當然這樣的排位沒過一天就被俺們的代課老師勒令恢複原樣了。後來凡是上俺們代課老師的課,總有後面高個子男生到前面跟俺們臨時調換座位。同時天涯暗戀人,俺們對他們也深表同情。不過同情總是有代價的,俺就曾以俺在前面的坐位換取了當月的《讀者文摘》。

當然,高個子男生們爲此付出的還不僅僅是一本雜志那樣簡單。個子高是發育早的表征,高個子男生們平時總是躲在後面跟高個子女生搞暧昧。而當俺們這些矮個子獲知他們的绯聞時已經是高中畢業了。爲了離俺們的代課老師近一點再近一點,高個子男生們更是付出了不惜高個子女生們黑臉的代價。

那時正臨近新年,每個班都忙著班裏的新年聯歡會。俺們班長肯定是受到所有男生的慫恿,向俺們的代課老師提出要編排一個集體舞,一對對男女手拉手圍成圈蹦擦擦。然而排練的時候,所有的男生將俺們代課老師圍成一圈,而讓俺們女生自己去結對兒。

新年聯歡會上,俺們的代課老師來了,不只一個人,還帶來了一個其貌不揚的男人。那是俺們代課老師的愛人。在跳集體舞的時候,俺們代課老師與她的愛人結上了對兒。俺們班可憐的男生們,只有懷著類似于俄底浦斯般的心情,仇恨地在假想中殺戮。

俺們的美麗的、優雅的代課老師,長長的脖頸,蓬松的馬尾,溫柔的眼睛,伊不僅教俺們曆史,也啓蒙了俺們班男生們的情窦與俺們女生們的審美。雖然俺現在並不如伊,但俺記得俺曾經那樣熱切地希望,俺要成爲像伊那樣的女人,受人愛戴,使人眷戀。

結語

本來還想做個集體暗戀與不集體暗戀、集體暗戀與個體暗戀的優劣勢分析,但如果做了分析就要得出結論,而這個結論將肯定是帶有傾向的。俺不願俺的傾向對正值學齡的年輕人帶來任何不良影響。但總的來講,不管集體暗戀還是個體暗戀,化暗戀爲學習動力這個大的方向應該不會錯。而且俺還相信,暗戀時光不會漫長,隨著成長,俺已能夠坦然地將自己的每一絲情緒、思想與回憶當成一種美妙的玩味,與人分享也無妨。

  最近一次聽到「暗戀」這詞已經是去年夏季了,起因大約是同學搞聚會,內容大約是某男同學曾暗戀某女同學。但今天俺不說這種一對一的單暗戀,留著以後說。今天俺想說說那年那月的集體暗戀,暗戀我們的老師。   幾何老師   上高一那年,年級組同時分來五個大學畢業生,三女二男,其中一女畢業于師大,深受年級組重視。當時俺們學校雖說也是市重點,但因地處郊縣,能來個師大畢業生是很大一件事。伊教我們代數,婚禮後不到十個月就誕下一子。只爲此,伊的地位從此一蹶不振。後來不得不調離,去了鎮上的另外一所非重點校。俺的代數水平極差,三角函數那個章節的小測,俺得0分,一道題都沒做出來。那在一個重點校大約是絕無僅有的。當然俺並不是說俺們曾集體暗戀過伊,只是因爲伊有故事,順便多說了兩句。   另外那四位新老師都畢業于師範學院,也就是現在的首師大。征服了俺們年級所有女生春心的那位男老師教俺們幾何,但只教二四六班,因此在跟一三五班女生交流心得時,俺們二四六班的女生經常因爲感覺到來自一三五班女生的妒意而感到興奮。俺的幾何成績好,倒也不是俺努力的結果,似乎一切都是心有靈犀水到渠成的結果,而且這結果還直接影響到代數,所以俺代數中解析幾何部分的成績也是相當不錯的。俺這只是一個小小的縮影,事實上俺們二四六班女生的幾何整體水平肯定超出了一三五班的女生,要不一三五班的女生也不會派代表向年級組提出更換幾何老師。偶爾一三五班的幾何老師請假,俺們二四六班的幾何老師給一三五班代課的日子就是伊們的節日。   俺們幾何老師瘦瘦的,175cm,體重64kg,戴眼睛,左眼360,右眼380。俺們幾何老師有很多條褲子,經過俺們統計,俺們幾何老師經常穿的褲子有12條。俺們幾何老師有女,女在大山子地區的某中學也教幾何。就像一三五班的女生嫉妒俺們二四六班女生一樣,俺們也時常嫉妒,但俺們不嫉妒女,俺們都嫉妒班裏的幾何課代表。俺們班的幾何課代表是個忽扇著一雙大眼睛身材小巧的女孩。每次,幾何課代表將俺班的作業本交到幾何老師的辦公室,每次,幾何課代表都是粉紅著小臉回到班裏坐到第一排的座位上,每次,不知幾何課代表是否感覺到背上那一束束釘子似的眼光。   說到這兒,還沒有透露有關俺們班、俺們年級男生們的信息呢。這些一直被俺們忽視的或者說是被俺忽視的男孩子們,俺實在不了解他們。但俺知道,有一次,俺們二四六班的幾何老師與俺們年級的男生在操場上踢足球,俺們二四六班的幾何老師被三個男生左右後加擊,左腿輕傷,吃痛,惡語相向,指責三個男生是故意之爲。幾何老師說他們是故意之爲,那定是故意之爲,當事人的現場感覺值得尊重。因爲他們實在是被俺們忽視太久了,所以俺們女生們誰也不感肯定那次身體碰撞是不是出于嫉妒。   後來,俺們所有暗戀著幾何老師的女生們畢業了,各奔東西。再後來,被俺們一二三四五六班所有女生暗戀著的幾何老師調離學校與女相聚了。   語文老師   當然,俺們一二三四五六班的女生們也難免淺薄,暗戀幾何老師也難免不是因爲他那美好的皮相。但您要是憑這就認爲俺們一二三四五六班的所有女生只愛皮相不愛心靈就是您的淺薄了。   凡事都得講背景,被俺們集體暗戀的語文老師執教俺們班前的情況是這樣的。那時教俺們語文的是一個50多歲的老太太,老太太的的兒子也在俺們班。兒子上母親的課經常睡覺,可見講課的道行有多深了。幸虧同學們也都是學了十幾年的語文的,又都是母語根基,否則真是後果不堪設想,一二次成績不理想在次,失去了興趣最重要。就是在這樣的緊急關頭,高二分班了,被俺們暗戀的這位語文老師來了。   俺們文科班的語文老師五短身材還偏偏姓高,黑臉上似乎還有麻子。俺從來不敢看他的臉,即使暗戀後也如此。俺們文科班的語文老師臉上還戴一大黑眼鏡,平時只穿一套藍色的中山裝,褲腿兒有些吊,後面磨得有些亮,偶爾也會穿一套深藍色的新中山裝,可能是毛料的,可能還是壓箱底兒的,更有可能是曾充當過結婚禮服的。   俺們語文老師沒教俺們前,俺們似乎從未在校園見過他。俺們語文老師教了俺們之後,除了上課,俺們也很少在校園裏見到他。但從那以後,俺們前語文老師的兒子上語文課時再也沒睡過覺。俺現在還記得,俺們語文老師給俺們講一篇課文,那是一篇議論文,從頭到尾,無一廢話,自始至終,聲如洪鍾,45分鍾,一氣哈成,臨了把課本往桌子上啪的一摔:「下課。」下課鈴應聲而起。   那一刻不知如何形容,只覺得俺們語文老師的黑臉上有了光環,五短身軀也高大起來,用現在的語言形容那就是一個酷。于是......就在那一刻,暗戀的種子萌芽了,也就在那一刻,俺們語文老師變身成了窗戶外面的「秦漢」,俺們都成了美豔絕倫的「林青霞」。   暗戀語文老師的集體沒有暗戀幾何老師的集體大,暗戀語文老師的其實也就是俺們宿舍那個小集體。雖然俺們語文老師神龍見首不見尾,但1號床舍友還是迅速將俺們語文老師的信息搜索出來。原來,俺們語文老師的前妻俺們的前師母因車禍已經過世了,留下一個三歲孩子。據說俺們語文老師聞此惡耗曾以頭搶地,悲痛欲絕,但兩個月後,俺們語文老師就娶了後來的師母。對此信息,俺們都默然未置可否,因爲以俺們那時的智力水平,尚解不出俺們語文老師爲何會悲痛欲絕後還會迅速再婚。或許俺們心裏還有疑問,如此這般的語文老師是否還值得俺們去暗戀嗎?但疑問就像一絲飄忽的雲,終抵不過暗戀的暴風驟雨,那架式好像如果俺們語文老師不那麽迅速再婚,俺們當中馬上就會有人跳出去充當俺們師母似的。   俺們的心裏充滿了傷感與憂郁,俺們自辦的小報起名就叫《窗外》。俺們班有個非常帥的哥兒申請加入俺們的組織,但俺們決不讓他寫字,俺們只讓他充當勞力。俺們借來學校廢棄的油印機,任其將俺們的傷感與憂郁滾壓。最後,俺們捧著俺們的傷感與憂郁走班串級:「窗外窗外,二毛一份。」俺們的男班主任老師一定是因爲嫉妒,他解散了俺們的組織,還沒收了俺們的「非法」所得。   不能寫窗外,俺們就寫作文,俺們宿舍的作文水平比其它兩個女生宿舍都高,原因一定是因爲她們不暗戀,或者暗戀的指數沒俺們高。語文期末考試俺作文得了滿分。   推算一下時間,正常的話,俺們的語文老師現在應該退休了。也不知俺們的語文老師現在怎麽樣,跟後師母生活得怎麽樣。如果能見到俺們的語文老師,俺會給他講故事,講一個暗戀的故事。化學老師   對俺來講,回憶俺們化學老師與集體暗戀是一種自揭瘡疤的傷害,只因俺曾深愛過化學課。   俺們化學老師是俺們幾何老師形影不離的。當俺們一二三四五六班的所有女生以目光狂熱地掃射著幾何老師的身影時,化學老師也恰好在射幅之內。   化學老師與幾何老師一樣,是高一年級組五個新老師之一。俺們的化學老師與幾何老師是最要好的,他們畢業于同一所師範學院,就業于同一所中學,住同一間單身宿舍,而且同樣的愛潇灑、愛漂亮。他們一起從教研室出來,踩著上課玲走進不同的教室;他們一起拿著飯盆兒去教工食堂吃飯,他們一起在操場與學生們踢球,他們一起在宿舍的廊下看風看雨。   俺們化學老師一定知道自己遜色于俺們幾何老師,但成爲借太陽光芒照亮的月亮,俺們化學老師也願意。俺們化學老師沒有幾何老師那麽多褲子,沒俺們幾何老師潇灑得自然。但俺們化學老師也需要贏得學生的愛戴,但靠皮相靠不上,只能靠對學生熱情又熱情。每天晚自習,俺們化學老師都到各班去轉悠,期待著俺們的提問,然後耐心地給予解答,有時解答太過仔細太過熱情都影響其它同學學習。不過對于俺們那個年代的學生,俺們化學老師的勤能補拙的策略所起到的效果似乎還不賴。因爲很快俺就發現俺們隔壁宿舍的女生越來越愛談論俺們化學老師,越來越經常性地向俺們化學老師提一些在俺看來愚得不能再蠢的問題了。   客觀地講,俺熱愛化學課勝過俺喜歡的其它任意一門課。每次化學考試,俺都能把試卷中最後一道應用題超難的反應方程式准備無誤地寫出來,但每次俺都會因爲計算出錯而不能得高分。而將最後一道題完全解答正確的同學最後都上了北大清華。   俺們化學老師上課有個毛病,就是每堂課的開始都要提問上一次課的基本知識內容。按理說這也不算是毛病,問題是他每次都提問同一個人,而俺就是那個「幸運」的人。俺那時還沒養成複習的好習慣,所以俺總是回答不上化學老師提出的類似「1mol碳原子裏有多少個碳原子」這樣的問題。每次俺都報著僥幸的心態希望這次不是俺,但每次卻又都是俺。   俺們化學老師還是課外化學小組的輔導老師,俺們隔壁宿舍的女生全部都報名參加了課外化學小組。但暗戀俺們化學老師,與俺無關。看著俺們化學老師逐漸地意得志滿的樣子,俺只得忍痛斬斷深愛化學課的情絲。文理分班時,俺做了相關的優劣勢分析:如果學文科,語文、英語、地理自己有相當的優勢,曆史、政治、數學沒有優勢。如果學理科,語文、英語、化學、生物自己有優勢,物理、數學、政治沒有優勢。其實學文或學理的優勢都不明顯,但只因這總被提問的緣故,俺最終棄理從文。   小芳就是俺們隔壁宿舍女生之一,印象中似乎一直坐在前面靠牆的位置。小芳大學上了與化學老師一樣的師範,讀與化學老師一樣的化學專業。畢業分配時,在化學老師的幫助下,小芳也回到了母校。俺們化學老師一直踏踏實實留在了俺們母校,現在已經成了學校教學骨幹,俺在母校的網站曾目睹過他的芳容。化學老師娶的就是俺們班的小芳。   小芳與化學老師的情緣因何而起,俺想必是與那時她們宿舍的集體暗戀行爲有關。當然這應是俺知道的唯一的暗戀變明戀並最終修成正果的。小芳的芳容俺至今回憶不起,只依晰記得小芳單薄的身影,那身影在認真地擦黑板,黑板上有化學老師板書的化學方程式。   代課老師   發現俺們文科班的男生也有暗戀癖緣于俺們班主任請假。俺們班主任是教曆史的,就是他破壞了俺們的「窗外」組織,俺只記得他講的課就跟山西洪洞移民聚集在大槐樹底下喝粥一樣的沒品味。俺一直以爲曆史老師女的少,俺以爲所有的女同胞都像俺一樣不愛曆史。高三那年,俺爲了挖掘一下曆史成績的潛力,曾向班裏成績最好的男生討教學曆史的密訣,他說沒有密訣,就是死記硬背。死記硬背可不是俺擅長的。   回過頭來話說教曆史的俺們的班主任老師告了一個月假,年級組調來一位代課班主任也是教曆史。俺們的代課老師是女的,俺們的代課老師不像俺們班主任愛講在槐樹底下喝粥的故事,俺們代課老師有時會給俺們講俄底浦斯的故事。   俺們文科班男生少女生多,俺們班的座位規律基本是男生一豎排女生一豎排。可俺們代課老師到俺們班後的第二個星期,俺們的班長就憑他手裏那點小權力將班裏的18個男生不分大小個都調到了前三排,俺們30個女生不分大小個都被調到了後五排,俺這裏可指的是橫排。像俺這樣的矮個女生坐在後面什麽都看不見,當然這樣的排位沒過一天就被俺們的代課老師勒令恢複原樣了。後來凡是上俺們代課老師的課,總有後面高個子男生到前面跟俺們臨時調換座位。同時天涯暗戀人,俺們對他們也深表同情。不過同情總是有代價的,俺就曾以俺在前面的坐位換取了當月的《讀者文摘》。   當然,高個子男生們爲此付出的還不僅僅是一本雜志那樣簡單。個子高是發育早的表征,高個子男生們平時總是躲在後面跟高個子女生搞暧昧。而當俺們這些矮個子獲知他們的绯聞時已經是高中畢業了。爲了離俺們的代課老師近一點再近一點,高個子男生們更是付出了不惜高個子女生們黑臉的代價。   那時正臨近新年,每個班都忙著班裏的新年聯歡會。俺們班長肯定是受到所有男生的慫恿,向俺們的代課老師提出要編排一個集體舞,一對對男女手拉手圍成圈蹦擦擦。然而排練的時候,所有的男生將俺們代課老師圍成一圈,而讓俺們女生自己去結對兒。   新年聯歡會上,俺們的代課老師來了,不只一個人,還帶來了一個其貌不揚的男人。那是俺們代課老師的愛人。在跳集體舞的時候,俺們代課老師與她的愛人結上了對兒。俺們班可憐的男生們,只有懷著類似于俄底浦斯般的心情,仇恨地在假想中殺戮。   俺們的美麗的、優雅的代課老師,長長的脖頸,蓬松的馬尾,溫柔的眼睛,伊不僅教俺們曆史,也啓蒙了俺們班男生們的情窦與俺們女生們的審美。雖然俺現在並不如伊,但俺記得俺曾經那樣熱切地希望,俺要成爲像伊那樣的女人,受人愛戴,使人眷戀。   結語   本來還想做個集體暗戀與不集體暗戀、集體暗戀與個體暗戀的優劣勢分析,但如果做了分析就要得出結論,而這個結論將肯定是帶有傾向的。俺不願俺的傾向對正值學齡的年輕人帶來任何不良影響。但總的來講,不管集體暗戀還是個體暗戀,化暗戀爲學習動力這個大的方向應該不會錯。而且俺還相信,暗戀時光不會漫長,隨著成長,俺已能夠坦然地將自己的每一絲情緒、思想與回憶當成一種美妙的玩味,與人分享也無妨。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