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李瑞環隱藏十年的秘密 資助貧困生

來源:互聯網  2008-11-21 19:04:07  評論

①2006年1月11日,《天津日報》報道一條新聞:李瑞環同志10年間拿出個人資産53.3萬元,以「一位老共産黨員」的名義,資助了148名貧困大學生。今年,李瑞環同志又捐出一筆稿費,委托天津市教委今後3年內每年再資助100名貧困大學生。

這一善舉十年來是怎樣進行的?資助學生的錢是否全部出自李瑞環同志的稿費?記者采訪了李瑞環同志老部下方放同志。

得知記者的來意,方放說:「你算是找對人了,此事一直是由我經辦的。過去瑞環同志在任時,再三叮囑我不許透露此事。

如今他已退下來了,我看也就可以說了。」

②1996年春天,李瑞環回天津探親。李瑞環對方放說:「那你就幫我辦點事情吧,每年從稿費裏拿出一部分錢來,給天津市委教衛工委,讓他們分給家庭經濟困難的一些大學生。可絕對不能說是我給的,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方放說:「行啊,這可是好事。但哪瞞得住呀?這錢出自我手,又不是我捐的,教衛工委的同志們一猜就會想到是您啊。」李瑞環說:「他們知道了沒事。你替我轉告他們一聲就是了,一是不許外傳;二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方放追問一句:「您是只捐這一次,還是打算以後還捐?」李瑞環說:「爭取年年捐。稿費不夠了,我想辦法。」于是,那一年,方放從由他經手的李瑞環同志的稿費中拿出5萬元,交給了天津市委教衛工委。教衛工委通過教委,很快把這筆錢分別發放給南開大學和天津大學的12名學生。這些貧困生,分別來自于甘肅、湖南等十個省市,其中天津本地的學生只有一名。12名學生突然收到一筆助學金,誰給的?是學校,還是教委?信息反饋到方放那裏,方放征求李瑞環同志的意見,李瑞環說:「一定要替我嚴守秘密。若實在推不過去,就說是『一位老共産黨員』。」

後來記者采訪天津市教委。天津市教委提供了2004年10月21日李瑞環同志與部分受助大學生座談時的講話記錄。那篇講話記錄裏有李瑞環同志自述的助學原因。原來,2003年,經李瑞環資助的貧困大學生強烈要求知道「一位老共産黨員」是誰?教衛工委負責人一次次地請示李瑞環同志,希望他能與那些學生見上一面,對于那些孩子來說也是一種巨大的鼓勵。方放也勸李瑞環說:「反正您現在已經不是國家領導人了,這種事情您完全可以做得隨意一些,就算是一種社會活動也好,何況對于學生們來說也是一種教育。」說得李瑞環動了心思,就答應了大家的請求,于是就有了2004年10月21日的座談會。

③在那個座談會上,李瑞環同志說出了他要助學的原因。他說:「我個人之所以要這樣做,因爲我本人對上學、教育和人才有一點親身的、特殊的感受。我是天津寶坻人,農村的,家境很窮,弟兄姐妹7人,上不起學,小學畢業後經常去做農活兒。17歲去北京前,種地、趕車等,我都做過,12歲開始織布,非常苦。但我很小就喜歡書,到處找書看,親戚、鄰居的書,我總是想方設法借來看。記得有一年春節,我才十幾歲,母親叫我擔兩捆茬子(注:高粱稈兒根部)去城裏賣,然後買幾根油條回家包餃子過年。到城裏我把茬子賣了,回來時在街上看到一個老人在賣書,書名叫《巧合奇緣》。我聽說過這書名,就問他這本書多少錢?一問價錢不貴,就用賣茬子的錢買了這本書,很高興地回家了。到家後我想起油條沒買,母親問我油條在哪裏?我說錢買書了。母親非常生氣,說過年沒有油條,怎麽包餃子?她拿起笤帚就打,我光著腳往外跑。臘月三十晚上,屋子外面很冷,我有個當家大嫂把我叫到她家,用被子給我暖腳。夜裏,母親去找我。那大嫂跟我媽說,他又沒幹壞事,沒油條,我給你一根。母親把我領回家,拉著我的手哭著說,媽媽知道你喜歡書,讀書是好事,可是咱們家裏哪有錢給你買書呀?這件事一直激勵著我,所以我深知渴望讀書的人心情的急迫性……我講這段故事,就是說年輕人如果有機會上學,而由于經濟困難不能上學,這將是他一生的遺憾。造成這種遺憾,無論他一生做什麽工作,都對他産生打擊和影響。」

④在那篇講話記錄中,記者還看到了對助學金來源這個問題的非常精彩的解釋。李瑞環同志說:「這個錢不多,來源有幾個部分,我要說一下,要不然容易造成誤解,這麽大的官弄點錢還不容易?像那些貪官一弄就弄幾千萬。第一,我寫過兩本《爲人民辦實事隨談》、兩本《城市建設隨談》,還有一本《少說空話多辦實事》的冊子,我還發表了若幹篇文章和講話,還有給京劇團改過若幹個劇本得到的獎金,這是這個錢的主要來源。第二,在中國公務員裏我算是工資最高的,由辦事員、科員、科長、處長開始說,說到底就到我這兒了。我每年從工資裏拿出固定部分來資助經濟困難學生,就當我沒當過這個官,沒賺過這些錢。第三,我的兩個兒子及兒媳工作還可以。每到我的生日他們都想盡孝,每逢過年都想給我送點禮。我就找他們正式談判,你們想送我東西,值多少錢,都變成現錢,把原來買東西的錢都變成定數。收入好的,每人一萬;收入差點的,每人五千。此外我老伴兒的工資拿出一半也用在了這裏。我跟我孩子們講,盡管你們的錢很有限,但要讓你們懂得這個道理。」

⑤方放告訴記者,資助貧困大學生是瑞環同志的一貫心願。他多次講過,這件事要盡自己所能一直做下去,直到他身後。方放說,1998年瑞環同志曾鄭重地委托他把一封遺囑信轉交天津市委張立昌同志。信中說,他對天津人民有著深厚的感情,他身後的事要委托天津辦理,他逝世後遺留下來的東西孩子們都不繼承,全家商量好了,統統變現資助天津貧困學生。方放當時還曾問過瑞環同志:「你才60多歲,身體又非常好,急著立遺囑幹什麽?」瑞環同志說:「不少人的遺囑都是在彌留之際立的,很難真實體現本人的意願。我現在頭腦清醒,天津熟悉我的人也都在位,正好把我的心願告訴他們,如實記錄在案。」

   ①2006年1月11日,《天津日報》報道一條新聞:李瑞環同志10年間拿出個人資産53.3萬元,以「一位老共産黨員」的名義,資助了148名貧困大學生。今年,李瑞環同志又捐出一筆稿費,委托天津市教委今後3年內每年再資助100名貧困大學生。   這一善舉十年來是怎樣進行的?資助學生的錢是否全部出自李瑞環同志的稿費?記者采訪了李瑞環同志老部下方放同志。   得知記者的來意,方放說:「你算是找對人了,此事一直是由我經辦的。過去瑞環同志在任時,再三叮囑我不許透露此事。   如今他已退下來了,我看也就可以說了。」   ②1996年春天,李瑞環回天津探親。李瑞環對方放說:「那你就幫我辦點事情吧,每年從稿費裏拿出一部分錢來,給天津市委教衛工委,讓他們分給家庭經濟困難的一些大學生。可絕對不能說是我給的,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方放說:「行啊,這可是好事。但哪瞞得住呀?這錢出自我手,又不是我捐的,教衛工委的同志們一猜就會想到是您啊。」李瑞環說:「他們知道了沒事。你替我轉告他們一聲就是了,一是不許外傳;二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方放追問一句:「您是只捐這一次,還是打算以後還捐?」李瑞環說:「爭取年年捐。稿費不夠了,我想辦法。」于是,那一年,方放從由他經手的李瑞環同志的稿費中拿出5萬元,交給了天津市委教衛工委。教衛工委通過教委,很快把這筆錢分別發放給南開大學和天津大學的12名學生。這些貧困生,分別來自于甘肅、湖南等十個省市,其中天津本地的學生只有一名。12名學生突然收到一筆助學金,誰給的?是學校,還是教委?信息反饋到方放那裏,方放征求李瑞環同志的意見,李瑞環說:「一定要替我嚴守秘密。若實在推不過去,就說是『一位老共産黨員』。」   後來記者采訪天津市教委。天津市教委提供了2004年10月21日李瑞環同志與部分受助大學生座談時的講話記錄。那篇講話記錄裏有李瑞環同志自述的助學原因。原來,2003年,經李瑞環資助的貧困大學生強烈要求知道「一位老共産黨員」是誰?教衛工委負責人一次次地請示李瑞環同志,希望他能與那些學生見上一面,對于那些孩子來說也是一種巨大的鼓勵。方放也勸李瑞環說:「反正您現在已經不是國家領導人了,這種事情您完全可以做得隨意一些,就算是一種社會活動也好,何況對于學生們來說也是一種教育。」說得李瑞環動了心思,就答應了大家的請求,于是就有了2004年10月21日的座談會。    ③在那個座談會上,李瑞環同志說出了他要助學的原因。他說:「我個人之所以要這樣做,因爲我本人對上學、教育和人才有一點親身的、特殊的感受。我是天津寶坻人,農村的,家境很窮,弟兄姐妹7人,上不起學,小學畢業後經常去做農活兒。17歲去北京前,種地、趕車等,我都做過,12歲開始織布,非常苦。但我很小就喜歡書,到處找書看,親戚、鄰居的書,我總是想方設法借來看。記得有一年春節,我才十幾歲,母親叫我擔兩捆茬子(注:高粱稈兒根部)去城裏賣,然後買幾根油條回家包餃子過年。到城裏我把茬子賣了,回來時在街上看到一個老人在賣書,書名叫《巧合奇緣》。我聽說過這書名,就問他這本書多少錢?一問價錢不貴,就用賣茬子的錢買了這本書,很高興地回家了。到家後我想起油條沒買,母親問我油條在哪裏?我說錢買書了。母親非常生氣,說過年沒有油條,怎麽包餃子?她拿起笤帚就打,我光著腳往外跑。臘月三十晚上,屋子外面很冷,我有個當家大嫂把我叫到她家,用被子給我暖腳。夜裏,母親去找我。那大嫂跟我媽說,他又沒幹壞事,沒油條,我給你一根。母親把我領回家,拉著我的手哭著說,媽媽知道你喜歡書,讀書是好事,可是咱們家裏哪有錢給你買書呀?這件事一直激勵著我,所以我深知渴望讀書的人心情的急迫性……我講這段故事,就是說年輕人如果有機會上學,而由于經濟困難不能上學,這將是他一生的遺憾。造成這種遺憾,無論他一生做什麽工作,都對他産生打擊和影響。」    ④在那篇講話記錄中,記者還看到了對助學金來源這個問題的非常精彩的解釋。李瑞環同志說:「這個錢不多,來源有幾個部分,我要說一下,要不然容易造成誤解,這麽大的官弄點錢還不容易?像那些貪官一弄就弄幾千萬。第一,我寫過兩本《爲人民辦實事隨談》、兩本《城市建設隨談》,還有一本《少說空話多辦實事》的冊子,我還發表了若幹篇文章和講話,還有給京劇團改過若幹個劇本得到的獎金,這是這個錢的主要來源。第二,在中國公務員裏我算是工資最高的,由辦事員、科員、科長、處長開始說,說到底就到我這兒了。我每年從工資裏拿出固定部分來資助經濟困難學生,就當我沒當過這個官,沒賺過這些錢。第三,我的兩個兒子及兒媳工作還可以。每到我的生日他們都想盡孝,每逢過年都想給我送點禮。我就找他們正式談判,你們想送我東西,值多少錢,都變成現錢,把原來買東西的錢都變成定數。收入好的,每人一萬;收入差點的,每人五千。此外我老伴兒的工資拿出一半也用在了這裏。我跟我孩子們講,盡管你們的錢很有限,但要讓你們懂得這個道理。」    ⑤方放告訴記者,資助貧困大學生是瑞環同志的一貫心願。他多次講過,這件事要盡自己所能一直做下去,直到他身後。方放說,1998年瑞環同志曾鄭重地委托他把一封遺囑信轉交天津市委張立昌同志。信中說,他對天津人民有著深厚的感情,他身後的事要委托天津辦理,他逝世後遺留下來的東西孩子們都不繼承,全家商量好了,統統變現資助天津貧困學生。方放當時還曾問過瑞環同志:「你才60多歲,身體又非常好,急著立遺囑幹什麽?」瑞環同志說:「不少人的遺囑都是在彌留之際立的,很難真實體現本人的意願。我現在頭腦清醒,天津熟悉我的人也都在位,正好把我的心願告訴他們,如實記錄在案。」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