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剖析關于TD-SCDMA的四大概念誤區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08-11-27 11:07:05  評論

TD作爲國家自主創新的3G通信技術,隨著由目前最大的運營商中移動的一期、二期TD的開展,廠商、媒體、學界、專家似乎都在苦熬10年後看到了TD産業的曙光,有關如何保障TD更好的産業化、支持TD産業和TD向TD-LTE演進的先後關系上的爭論也隨之而來。

一般我們都應當同意,「爭論」,即使是街頭吵架式的爭論,參與的各方首要的必須對爭論的對象的概念和內涵是達成一致的,否則,爭論也就失去了一般明事理的意義,而且對于具有國家創新戰略意義的TD産業來說,可能將造成深度傷害。

概念一:市場選擇與中移動選擇概念的一致性?

談到TD的救世主,相信不少人,也包括廠商和某些專家,心裏面首先想到的是中移動,因爲從沒有明確TD運營主體前的「應該由實力最強運營商運營」的呼聲,到明確中移動運營TD後廠商和那些專家的彈冠相慶的樂觀氛圍,都是或明或暗、或心裏或口頭,都是把中移動認作了TD們的救世主。

此判斷的前提和推理邏輯是什麽?

其前提假設的本質是:運營商完全可以掌控用戶于股掌之間,且用戶除了民族感情之外,不會存在其他的理性判斷。

如果大家看看下面的推理,你也會同意我對其前提的分析。

因爲中移動有近4億的手機用戶,數量最大,且中移動有雄厚的資金和現金流,因此,由中移動運營TD,中移動完全有實力,通過免費贈送手機的形式快速的把4億現網2G用戶轉到TD上來或者通過免費送終端的形式把那些只需要基本通信的用戶吸引過來。

但是,這個前提有兩個致命的缺陷,這兩個缺陷也是造成有人批評中移動不表態,不配合的根本原因:

缺陷一:中移動的現在,尤其是其未來,是用戶的選擇沒錯,錯的是:不是中移動掌控用戶,而是用戶掌控中移動,本末如果倒置,殺傷力還是很可觀的。

缺陷二:民族感情牌只在一種情況下最有效,那就是三個運營商都是TD網。沒有選擇的時候!可是,在存在比較優勢的情況下,理性的消費者,即使是有限理性,在落後5-6年的TD-SCDMA和WCMA之間,如何選擇,不言自明。

這無疑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把市場的選擇等同于中移動的選擇,也把中移動的選擇等同于市場的選擇。我們必須認清這是一個偷梁換柱的把一般概念故意具體化僞邏輯。其實質是固守計劃經濟的僵化思維,置改革開放30年的市場經濟大勢所不顧,希望由一個勢單力薄的企業拯救龐大的並且利益已經被異化的TD産業鏈。

概念二:國家創新戰略等于TD-SCDMA産業成功?

把創新作爲國家戰略,充分說明了國家對于發展自主知識産權的産業的高度重視。而TD-SCDMA作爲在3G技術上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第三個國際標准,其對中國通信産業的意義不能說不重大。

但是,目前一個值得商榷的命題是,是不是我們就可以以國家創新的名義,從所謂創新必須不顧市場接受與否、技術是否成熟,就可以簡單的把TD-SCDMA的産業化等同于國家創新戰略。因爲有人認爲,如果現在談3G向4G,向LTE的技術演進,就是放棄TD-SCDMA,就是置已經創新十年之久的TD-SCDMA産業于不顧。貌似邏輯嚴密的推理其實如果大家稍加思考就能明白:

對于國家創新的定義,筆者認爲,除了曆史的縱向比較之外,更應該關注的是國際上的橫向比較。閉關只發展TD-SCDMA的觀點恰恰是只看到了曆史的縱向比較,而有意的忽視了國際間的橫向比較。

業界關于TD-SCDMA與其他的國際標准相比,在技術上落後四到五年的共識恰恰說明,如果簡單的把TDSCDMA等同于國家創新,而置國際上移動通信技術演進的曆史大趨勢于不顧,將把國家的戰略創新戰略置于何等危險之境地。

同時,墨守成規,不思進取,只是守著比例可憐的有限的3GTD上的專利就算是完成了國家創新戰略,提升了國家自信,全然不顧3G向LTE演進過程中帶給中國國家創新戰略的巨大技術機會,我想借用某位專家的話來說,中國的國家創新在移動通信領域將錯過另一個黃金十年!

概念三:拯救廠商等同于拯救TD産業

有人批評說,中移動建設TD網絡上的步伐是小步慢跑,且態度不堅決,行動不積極,並扣上一頂高帽子說這樣的的運營商放棄了企業的社會責任,將對中國的TD産業鏈産生重大影響?

在這個觀點裏面,有幾個明顯的偷換概念的僞邏輯推理:

首先,把企業的社會責任等同于了幾個數量有限的國內TD廠商。從「社會責任」這一個具有神聖意義的概念的內涵來講,如果僅僅認定中移動應該負責的對象是幾個廠商,恰恰犯了有意縮小概念內涵的邏輯錯誤。與數量有限的TD産業鏈上的廠商相比,中移動更應該負責的是中國的普通電信消費者,保障這一具有普遍價值的群體的通信服務恰恰體現了中國移動正德厚生的企業責任和社會責任。

否則,中國移動和那些與某些利益集團勾結,置廣大民衆的福祉于不顧的三鹿們有什麽區別?

孰重孰輕,相信讀者自有判斷:套用一句美國時髦的話,請不要無謂的浪費納稅人的錢,現在是公共財政的時代,必須關注的是公共的利益。

其次,只有現有的TD廠商才能擔負起實現TD-SCDMA産業的研發重任!

這應該是這個概念裏面最隱含的假設,也是不容易被識破的假設。其實如果把這個觀點的這個假設挑明了,我們就很容易發出疑問:除了他們,市場還有更好的選擇嗎?

或者說,我們能否設計一種制度,制造一種土壤,生長出符合國家創新戰略要求,能夠真正擔負國家創新戰略的企業呢?

其實,中移動的一期、二期TD、招標做法已經給出了答案:讓市場來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而不是采取像某些專家建議的,中國移動要不顧一切的爲這些現有企業輸血!

我們的某些企業和某些人太習慣于呆在溫室中!

面對競爭激烈的市場經濟,需要我們真的能夠從基業長青的高度去思考如何完成自己的救贖!

最後,國家創新戰略的成功,不是只是TD産業鏈在國內的成功。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天,如果在TD領域我們采取的是閉關鎖國的海禁政策,以爲讓幾個TD企業在國內活得很好就是成功,那麽我想,國家完全可以采取支付轉移的行政手段確保這樣的成功。而無需讓TD産業鏈協同中移動接受市場的檢驗!

我相信,理性的讀者沒有人會把這兩者畫等號!

概念四:TD産業裏面沒有消費者?

幾乎大部分的專家和學者,在對中移動推進TD相關的各項工作品頭論足,高聲清談的時候,大部分的視角或是對國家創新的戰略價值,或是對TD産業的發展機遇,或是挽救TD廠商如何避免倒閉的重要性,或是能給用戶帶來什麽新體驗,給人的印象就是做TD只剩下了拯救TD-SCDMA及其相關産業鏈裏面的廠商。而拯救的唯一路徑就是中移動迅速建網、迅速采購、迅速發展用戶!圍繞這個核心的各種政策建言、輿論批評也一浪高過一浪。

但是仔細思考其立意,我們就能發現:這個觀點無疑等同于視中國的電信消費者爲無知無覺的,完全可以被任意擺布的木偶人。

是對中國的電信消費者的基本福利的有意漠視。

這個觀點恰恰忘了,任何公共政策和任何涉及廣大用戶的行爲決策,其終極價值指向應該是能夠保護普通民衆的基本利益。而不能漠視和損害範圍廣發的公共利益。

如果我們假設中移動把現在的4億用戶全部轉到TD上來,我們可以想象在網絡、終端、甚至産業鏈都需要實踐檢驗和完善的情況下,這些用戶將享受什麽質量的通信服務!

忽視這個群體的,也終將被這個群體忽視。

TD救贖的四大原則是什麽?

那麽,中國TD的救贖之路在哪裏呢?我認爲有幾個基本原則需要堅持:

1、市場原則,盡可能的發揮市場資源配置的原則,去處理TD産業鏈及其TD企業的生存和發展的問題。

2、國際化原則,順全球經濟一體化之大勢,在標准話語權、産品開發和拓展上走國際化的路子。

3、演進原則,不要固步自封,借3G向LTE,尤其是TD-LTE演進的重大曆史機遇,全面提高我國自主知識産權的質量和數量。

4、消費者優先原則,無論政府的公共管制政策還是企業的戰略決策,必須以消費者作爲其終極價值的目標指向,也才能使得自己經得起曆史的檢驗。

行文至此,在我以爲,在TD産業化的進程中,阻礙其真正能夠實現中國國家創新戰略的四個基本概念基本已經剖析完畢,至于是否清楚,各位專家和讀者都可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基本概念理清了,讀者才能擦亮眼睛,破除TD産業化進程中貌似正確的攔路虎。

那麽,到底誰是TD的救世主呢?我想這個問題還是留給各位讀者去思索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网络用户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TD作爲國家自主創新的3G通信技術,隨著由目前最大的運營商中移動的一期、二期TD的開展,廠商、媒體、學界、專家似乎都在苦熬10年後看到了TD産業的曙光,有關如何保障TD更好的産業化、支持TD産業和TD向TD-LTE演進的先後關系上的爭論也隨之而來。   一般我們都應當同意,「爭論」,即使是街頭吵架式的爭論,參與的各方首要的必須對爭論的對象的概念和內涵是達成一致的,否則,爭論也就失去了一般明事理的意義,而且對于具有國家創新戰略意義的TD産業來說,可能將造成深度傷害。   概念一:市場選擇與中移動選擇概念的一致性?   談到TD的救世主,相信不少人,也包括廠商和某些專家,心裏面首先想到的是中移動,因爲從沒有明確TD運營主體前的「應該由實力最強運營商運營」的呼聲,到明確中移動運營TD後廠商和那些專家的彈冠相慶的樂觀氛圍,都是或明或暗、或心裏或口頭,都是把中移動認作了TD們的救世主。   此判斷的前提和推理邏輯是什麽?   其前提假設的本質是:運營商完全可以掌控用戶于股掌之間,且用戶除了民族感情之外,不會存在其他的理性判斷。   如果大家看看下面的推理,你也會同意我對其前提的分析。   因爲中移動有近4億的手機用戶,數量最大,且中移動有雄厚的資金和現金流,因此,由中移動運營TD,中移動完全有實力,通過免費贈送手機的形式快速的把4億現網2G用戶轉到TD上來或者通過免費送終端的形式把那些只需要基本通信的用戶吸引過來。   但是,這個前提有兩個致命的缺陷,這兩個缺陷也是造成有人批評中移動不表態,不配合的根本原因:   缺陷一:中移動的現在,尤其是其未來,是用戶的選擇沒錯,錯的是:不是中移動掌控用戶,而是用戶掌控中移動,本末如果倒置,殺傷力還是很可觀的。   缺陷二:民族感情牌只在一種情況下最有效,那就是三個運營商都是TD網。沒有選擇的時候!可是,在存在比較優勢的情況下,理性的消費者,即使是有限理性,在落後5-6年的TD-SCDMA和WCMA之間,如何選擇,不言自明。   這無疑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把市場的選擇等同于中移動的選擇,也把中移動的選擇等同于市場的選擇。  我們必須認清這是一個偷梁換柱的把一般概念故意具體化僞邏輯。其實質是固守計劃經濟的僵化思維,置改革開放30年的市場經濟大勢所不顧,希望由一個勢單力薄的企業拯救龐大的並且利益已經被異化的TD産業鏈。   概念二:國家創新戰略等于TD-SCDMA産業成功?   把創新作爲國家戰略,充分說明了國家對于發展自主知識産權的産業的高度重視。而TD-SCDMA作爲在3G技術上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第三個國際標准,其對中國通信産業的意義不能說不重大。   但是,目前一個值得商榷的命題是,是不是我們就可以以國家創新的名義,從所謂創新必須不顧市場接受與否、技術是否成熟,就可以簡單的把TD-SCDMA的産業化等同于國家創新戰略。因爲有人認爲,如果現在談3G向4G,向LTE的技術演進,就是放棄TD-SCDMA,就是置已經創新十年之久的TD-SCDMA産業于不顧。貌似邏輯嚴密的推理其實如果大家稍加思考就能明白:   對于國家創新的定義,筆者認爲,除了曆史的縱向比較之外,更應該關注的是國際上的橫向比較。閉關只發展TD-SCDMA的觀點恰恰是只看到了曆史的縱向比較,而有意的忽視了國際間的橫向比較。   業界關于TD-SCDMA與其他的國際標准相比,在技術上落後四到五年的共識恰恰說明,如果簡單的把TDSCDMA等同于國家創新,而置國際上移動通信技術演進的曆史大趨勢于不顧,將把國家的戰略創新戰略置于何等危險之境地。   同時,墨守成規,不思進取,只是守著比例可憐的有限的3GTD上的專利就算是完成了國家創新戰略,提升了國家自信,全然不顧3G向LTE演進過程中帶給中國國家創新戰略的巨大技術機會,我想借用某位專家的話來說,中國的國家創新在移動通信領域將錯過另一個黃金十年!   概念三:拯救廠商等同于拯救TD産業   有人批評說,中移動建設TD網絡上的步伐是小步慢跑,且態度不堅決,行動不積極,並扣上一頂高帽子說這樣的的運營商放棄了企業的社會責任,將對中國的TD産業鏈産生重大影響?   在這個觀點裏面,有幾個明顯的偷換概念的僞邏輯推理:   首先,把企業的社會責任等同于了幾個數量有限的國內TD廠商。從「社會責任」這一個具有神聖意義的概念的內涵來講,如果僅僅認定中移動應該負責的對象是幾個廠商,恰恰犯了有意縮小概念內涵的邏輯錯誤。  與數量有限的TD産業鏈上的廠商相比,中移動更應該負責的是中國的普通電信消費者,保障這一具有普遍價值的群體的通信服務恰恰體現了中國移動正德厚生的企業責任和社會責任。   否則,中國移動和那些與某些利益集團勾結,置廣大民衆的福祉于不顧的三鹿們有什麽區別?   孰重孰輕,相信讀者自有判斷:套用一句美國時髦的話,請不要無謂的浪費納稅人的錢,現在是公共財政的時代,必須關注的是公共的利益。   其次,只有現有的TD廠商才能擔負起實現TD-SCDMA産業的研發重任!   這應該是這個概念裏面最隱含的假設,也是不容易被識破的假設。其實如果把這個觀點的這個假設挑明了,我們就很容易發出疑問:除了他們,市場還有更好的選擇嗎?   或者說,我們能否設計一種制度,制造一種土壤,生長出符合國家創新戰略要求,能夠真正擔負國家創新戰略的企業呢?   其實,中移動的一期、二期TD、招標做法已經給出了答案:讓市場來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而不是采取像某些專家建議的,中國移動要不顧一切的爲這些現有企業輸血!   我們的某些企業和某些人太習慣于呆在溫室中!   面對競爭激烈的市場經濟,需要我們真的能夠從基業長青的高度去思考如何完成自己的救贖!   最後,國家創新戰略的成功,不是只是TD産業鏈在國內的成功。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天,如果在TD領域我們采取的是閉關鎖國的海禁政策,以爲讓幾個TD企業在國內活得很好就是成功,那麽我想,國家完全可以采取支付轉移的行政手段確保這樣的成功。而無需讓TD産業鏈協同中移動接受市場的檢驗!   我相信,理性的讀者沒有人會把這兩者畫等號!   概念四:TD産業裏面沒有消費者?   幾乎大部分的專家和學者,在對中移動推進TD相關的各項工作品頭論足,高聲清談的時候,大部分的視角或是對國家創新的戰略價值,或是對TD産業的發展機遇,或是挽救TD廠商如何避免倒閉的重要性,或是能給用戶帶來什麽新體驗,給人的印象就是做TD只剩下了拯救TD-SCDMA及其相關産業鏈裏面的廠商。  而拯救的唯一路徑就是中移動迅速建網、迅速采購、迅速發展用戶!圍繞這個核心的各種政策建言、輿論批評也一浪高過一浪。   但是仔細思考其立意,我們就能發現:這個觀點無疑等同于視中國的電信消費者爲無知無覺的,完全可以被任意擺布的木偶人。   是對中國的電信消費者的基本福利的有意漠視。   這個觀點恰恰忘了,任何公共政策和任何涉及廣大用戶的行爲決策,其終極價值指向應該是能夠保護普通民衆的基本利益。而不能漠視和損害範圍廣發的公共利益。   如果我們假設中移動把現在的4億用戶全部轉到TD上來,我們可以想象在網絡、終端、甚至産業鏈都需要實踐檢驗和完善的情況下,這些用戶將享受什麽質量的通信服務!   忽視這個群體的,也終將被這個群體忽視。   TD救贖的四大原則是什麽?   那麽,中國TD的救贖之路在哪裏呢?我認爲有幾個基本原則需要堅持:   1、市場原則,盡可能的發揮市場資源配置的原則,去處理TD産業鏈及其TD企業的生存和發展的問題。   2、國際化原則,順全球經濟一體化之大勢,在標准話語權、産品開發和拓展上走國際化的路子。   3、演進原則,不要固步自封,借3G向LTE,尤其是TD-LTE演進的重大曆史機遇,全面提高我國自主知識産權的質量和數量。   4、消費者優先原則,無論政府的公共管制政策還是企業的戰略決策,必須以消費者作爲其終極價值的目標指向,也才能使得自己經得起曆史的檢驗。   行文至此,在我以爲,在TD産業化的進程中,阻礙其真正能夠實現中國國家創新戰略的四個基本概念基本已經剖析完畢,至于是否清楚,各位專家和讀者都可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基本概念理清了,讀者才能擦亮眼睛,破除TD産業化進程中貌似正確的攔路虎。   那麽,到底誰是TD的救世主呢?我想這個問題還是留給各位讀者去思索了。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