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网瘾诊断标准非国标

2008-11-28 06:01:31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不过,卫生部昨日对早报记者表示,《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并非国家强制标准。

  “我们也都只是从媒体报道后看到的。”昨天下午,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对早报记者说,负责疾病标准制定及治疗的管理部门是卫生部医政司,医政司了解的情况应该更多。

  “我只能这么告诉你,这不是一个国家强制性标准。”卫生部医政司综合处有关负责人表示,医政司已经看到北京军区总医院发布了这么一个“标准”,医政司正在对此进行研究,并和总后进行沟通。

  如果这个标准发布,是否意味着其他医院都得按此标准进行临床诊断?“不是这样的,没有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不是一个强制标准。”这位负责人说,卫生部制定标准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卫生部自己组织专家制定;另一种是卫生部委托相关机构制定。

  “网络成瘾诊断标准是北京军区总医院的课题组发布的,并没有经过卫生部。”他一再强调,这不是一个国家强制性标准。

  这个标准是否需要卫生部的审批?标准制定者之一陶然回答说:“只要专家通过认可就可以了,但卫生部还需要走一下程序,我想在适当的时候他们会发布。”

  PK观点

  在这一“标准”中,网络成瘾被描述成这样的:非工作时间每天上网6小时,持续3个月以上,并且学习、工作和交往能力受损。

  制定者:网瘾犯罪不免责

  北京军区总医院医学成瘾科主任、《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主要制定者之一陶然昨天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进行相关研究已经长达4年,接触了很多病例,之所以制定这么一个标准,是希望给医生一个工具,别误诊也别过度治疗,同时对还没有达到网络成瘾者提供预防的依据,为家长提醒,为孩子警醒。

  陶然认为,现在有很多人质疑他,是因为质疑者不懂常识。“精神病是精神疾病的一种,精神疾病最严重的要算精神分裂症了。除了网瘾,精神疾病还包括多种,比如抑郁症、焦虑症、孤独症、神经衰弱、癔症。而精神病就是我们常说的‘疯子’。法律上只规定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犯罪不用承担法律责任,但其他所有的精神疾病都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将网络成瘾纳入精神疾病不等于犯罪免责。”

  他介绍说,治疗网络成瘾主要以心理为主,药物为辅。“以前并没有科学地治疗,哪个科室都能收这类病人。现在标准公布了,不仅有诊断标准,还有治疗指南,能更有针对地治疗,更治本。”

  对于治疗网络成瘾收费高的说法,陶然反驳道:“收费高只是传闻。一个病人一个月8400元,实际上不仅仅是病人一个人治疗,还有他的父母,一家三口同时进行治疗,一个人相当于一个月只花2000多元,你说贵不贵?”陶然介绍,每个病人治疗的时间为3个月。在这4年中,他们医院治疗病例3000多例,其中80%都痊愈。

  质疑者:制定者有“目的”

  中国治疗网瘾第一人、华中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陶宏开曾在全国140多个城市免费为6000多名网瘾患者进行心理辅导。他说,网络成瘾是一种由心理问题引起的非理性行为,不是“标准”中所说的“精神疾病”。

  陶宏开对早报记者说,网瘾是一种心理疾病,但不是精神病。谈到陶然认为网瘾是精神疾病而非精神病,陶宏开笑着说:“精神疾病和精神病有区别吗?疾病难道不是病吗?他在玩文字游戏。”

  陶宏开说,精神病是神经系统出了问题,导致行为失常,行为没有目的性,患者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心理疾病是非理性的表现,但有目的,比如赌博是为了赚钱,玩游戏是为了过关等。

  对于网瘾患者,陶宏开认为,只能进行心理辅导,心病还需心药医,这也是他长期实践证明的,但对于长期上网导致的其他生理性疾病则需要用药物治疗。

  陶宏开说:“他(指陶然)是有目的的。自去年10月以来,他那里病人迅速减少,很多病人找到我,说不仅收费高还不解决问题。”

  陶宏开介绍说,此前他在北京给一家电视台录制节目,现场和陶然进行了讨论,他在现场问陶然:“请问你发布的标准,是哪些专家通过了?他们研究过网瘾吗?他们有过治疗网瘾的实践经验吗?但陶然避而不答,很尴尬。”【更多内容请关注科技频道】
 
 
 
  不过,卫生部昨日对早报记者表示,《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并非国家强制标准。      “我们也都只是从媒体报道后看到的。”昨天下午,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对早报记者说,负责疾病标准制定及治疗的管理部门是卫生部医政司,医政司了解的情况应该更多。      “我只能这么告诉你,这不是一个国家强制性标准。”卫生部医政司综合处有关负责人表示,医政司已经看到北京军区总医院发布了这么一个“标准”,医政司正在对此进行研究,并和总后进行沟通。      如果这个标准发布,是否意味着其他医院都得按此标准进行临床诊断?“不是这样的,没有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不是一个强制标准。”这位负责人说,卫生部制定标准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卫生部自己组织专家制定;另一种是卫生部委托相关机构制定。      “网络成瘾诊断标准是北京军区总医院的课题组发布的,并没有经过卫生部。”他一再强调,这不是一个国家强制性标准。      这个标准是否需要卫生部的审批?标准制定者之一陶然回答说:“只要专家通过认可就可以了,但卫生部还需要走一下程序,我想在适当的时候他们会发布。”   PK观点      在这一“标准”中,网络成瘾被描述成这样的:非工作时间每天上网6小时,持续3个月以上,并且学习、工作和交往能力受损。      制定者:网瘾犯罪不免责      北京军区总医院医学成瘾科主任、《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主要制定者之一陶然昨天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进行相关研究已经长达4年,接触了很多病例,之所以制定这么一个标准,是希望给医生一个工具,别误诊也别过度治疗,同时对还没有达到网络成瘾者提供预防的依据,为家长提醒,为孩子警醒。     陶然认为,现在有很多人质疑他,是因为质疑者不懂常识。“精神病是精神疾病的一种,精神疾病最严重的要算精神分裂症了。除了网瘾,精神疾病还包括多种,比如抑郁症、焦虑症、孤独症、神经衰弱、癔症。而精神病就是我们常说的‘疯子’。法律上只规定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犯罪不用承担法律责任,但其他所有的精神疾病都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将网络成瘾纳入精神疾病不等于犯罪免责。”   他介绍说,治疗网络成瘾主要以心理为主,药物为辅。“以前并没有科学地治疗,哪个科室都能收这类病人。现在标准公布了,不仅有诊断标准,还有治疗指南,能更有针对地治疗,更治本。”   对于治疗网络成瘾收费高的说法,陶然反驳道:“收费高只是传闻。一个病人一个月8400元,实际上不仅仅是病人一个人治疗,还有他的父母,一家三口同时进行治疗,一个人相当于一个月只花2000多元,你说贵不贵?”陶然介绍,每个病人治疗的时间为3个月。在这4年中,他们医院治疗病例3000多例,其中80%都痊愈。   质疑者:制定者有“目的”      中国治疗网瘾第一人、华中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陶宏开曾在全国140多个城市免费为6000多名网瘾患者进行心理辅导。他说,网络成瘾是一种由心理问题引起的非理性行为,不是“标准”中所说的“精神疾病”。     陶宏开对早报记者说,网瘾是一种心理疾病,但不是精神病。谈到陶然认为网瘾是精神疾病而非精神病,陶宏开笑着说:“精神疾病和精神病有区别吗?疾病难道不是病吗?他在玩文字游戏。”      陶宏开说,精神病是神经系统出了问题,导致行为失常,行为没有目的性,患者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心理疾病是非理性的表现,但有目的,比如赌博是为了赚钱,玩游戏是为了过关等。      对于网瘾患者,陶宏开认为,只能进行心理辅导,心病还需心药医,这也是他长期实践证明的,但对于长期上网导致的其他生理性疾病则需要用药物治疗。      陶宏开说:“他(指陶然)是有目的的。自去年10月以来,他那里病人迅速减少,很多病人找到我,说不仅收费高还不解决问题。”      陶宏开介绍说,此前他在北京给一家电视台录制节目,现场和陶然进行了讨论,他在现场问陶然:“请问你发布的标准,是哪些专家通过了?他们研究过网瘾吗?他们有过治疗网瘾的实践经验吗?但陶然避而不答,很尴尬。”  【更多内容请关注科技频道】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