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TD做大做強需要市場驅動力和競爭壓力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08-11-29 04:04:41  評論

【eNet矽谷動力專稿】日前在「第九屆中國無線國際峰會」上,工信部副部長奚國華表示,經過多年的努力,目前發放3G牌照的時機已經成熟;新一輪電信重組非常成功,TD-SCDMA是標志性成果,成績來之不易,必須倍加珍惜,大力推動,抓好TD試商用工作,加強産業鏈的協作配合。

這是工信部高管再一次將TD與電信重組及3G發牌相提並論,顯示出政府對TD的期望與高度重視,同時隱約中也透露出對TD發展現狀的不滿。因爲中國移動從2007年開始就率先試商用TD-SCDMA,沒有任何牌照障礙,且有先發優勢,卻一直沒有交出令政府和市場滿意的答卷。

對于TD用戶發展數量少,推進速度緩慢,中國移動的解釋是,做TD既要講社會效益,也要講經濟效益。中國移動做TD-SCDMA就是要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統一和兼顧,社會效益就是這是中華民族的自主品牌,推動國內廠家的生産能力和創新能力。經濟效益就是要繼續保持爲國有資産的保值增值做出貢獻,爲投資者創造價值,中國移動要做TD-SCDMA的過程,就是兩者的統一。

工信部部長李毅中在上任伊始就發出TD「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死命令,並爲TD發展分配了最好的188號段和20兆最優質的3G頻段。工信部爲此還專門發布了《關于同意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開展試商用工作的批複》文件,從監管層面爲TD給出一個通行證。而到目前爲止,中國移動的態度先後經曆了「不支持TD」、「勉強支持TD」到目前的「必須支持TD」,但還沒有到全力支持TD的階段。

之所以這麽說,是因爲有專家分析認爲,在中國移動考核層面,TD沒有進入企業內部的關鍵業績指標(KPI);在人力資源層面,中國移動還缺乏足夠的TD運營、維護的人才;在業務支持層面,目前的TD試商用還是傳統業務居多,而展示3G特色的TD業務如視頻通話、高速上網沒有強力支撐。

TD是民族創新技術,如同改革,沒有參考,需要摸著石頭過河,在發展中完善。如果只是片面地強調自身是企業,是上市公司,需要考慮投資風險和財務報表,那就有負于國企使命。

政府選擇優勢運營商中國移動來發展TD是實質性地支持,政府希望中國移動能成爲我國TD産業發展的龍頭,來做好這個帶有戰略性的任務,這不僅是中國移動的光榮,也是一個國有企業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更是對一個國企綜合實力和運作水平的檢驗。中國移動具備各種條件,如果做不好這項工作,那不僅僅是問責這麽簡單的事,而是辜負了政府和全國人民的期望,有可能成爲千古罪人。

TD網絡建設沒有問題,有錢就能建網,中國移動害怕的是經營和市場開拓,害怕TD産品不被市場接受,害怕産品沒有生命力。對一個做慣做熟2G且從中收益巨大的運營商來說,進軍陌生且市場前景沒有參考標杆的TD顯然會有所顧慮。

中國移動老總王建宙最近在談及投資策略時坦言,現在機會很多,我們的策略仍然是保守的,准確來說就是理性的。分析此言,如果進軍國際市場這樣的策略尚值得贊賞,但如果是針對TD的態度那可真有點消極怠工了。

在3G及後3G的技術演進中,TD無論在研發,還是在商用成熟度方面,明顯落後于WCDMA、CDMA2000,中國移動一直比較謹慎。2007年,中國移動在GSM擴容方面的投資約1000億,而在TD方面的投入一期和二期加起來也不到500億,這顯然不符合中國移動的大手筆的投資風格。由于GSM/EDGE與TD的演進方向同爲LTE,中國移動一直在采取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快速向LTE演進,這在最近中國移動的公開表態中就已具體顯現,實現上這一策略也可以被認作是一種企業與政府適度博弈後的結果。

在未來的二三年內,中國移動依然會高調表示對發展TD的重視力度與決心,但行動上則將進一步強化其在2G/2.75G網絡上的壟斷地位制造規模效應,使更多的用戶向其集中,增大市場份額。不過,一旦3G牌照發放,TD與其他兩個3G技術同時競賽,市場驅動力和競爭壓力將會使中國移動改變現在的技術策略,想方設方做大做強TD。

 
免责声明:本文为网络用户发布,其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eNet矽谷動力專稿】日前在「第九屆中國無線國際峰會」上,工信部副部長奚國華表示,經過多年的努力,目前發放3G牌照的時機已經成熟;新一輪電信重組非常成功,TD-SCDMA是標志性成果,成績來之不易,必須倍加珍惜,大力推動,抓好TD試商用工作,加強産業鏈的協作配合。   這是工信部高管再一次將TD與電信重組及3G發牌相提並論,顯示出政府對TD的期望與高度重視,同時隱約中也透露出對TD發展現狀的不滿。因爲中國移動從2007年開始就率先試商用TD-SCDMA,沒有任何牌照障礙,且有先發優勢,卻一直沒有交出令政府和市場滿意的答卷。   對于TD用戶發展數量少,推進速度緩慢,中國移動的解釋是,做TD既要講社會效益,也要講經濟效益。中國移動做TD-SCDMA就是要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統一和兼顧,社會效益就是這是中華民族的自主品牌,推動國內廠家的生産能力和創新能力。經濟效益就是要繼續保持爲國有資産的保值增值做出貢獻,爲投資者創造價值,中國移動要做TD-SCDMA的過程,就是兩者的統一。   工信部部長李毅中在上任伊始就發出TD「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死命令,並爲TD發展分配了最好的188號段和20兆最優質的3G頻段。工信部爲此還專門發布了《關于同意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開展試商用工作的批複》文件,從監管層面爲TD給出一個通行證。而到目前爲止,中國移動的態度先後經曆了「不支持TD」、「勉強支持TD」到目前的「必須支持TD」,但還沒有到全力支持TD的階段。   之所以這麽說,是因爲有專家分析認爲,在中國移動考核層面,TD沒有進入企業內部的關鍵業績指標(KPI);在人力資源層面,中國移動還缺乏足夠的TD運營、維護的人才;在業務支持層面,目前的TD試商用還是傳統業務居多,而展示3G特色的TD業務如視頻通話、高速上網沒有強力支撐。   TD是民族創新技術,如同改革,沒有參考,需要摸著石頭過河,在發展中完善。如果只是片面地強調自身是企業,是上市公司,需要考慮投資風險和財務報表,那就有負于國企使命。   政府選擇優勢運營商中國移動來發展TD是實質性地支持,政府希望中國移動能成爲我國TD産業發展的龍頭,來做好這個帶有戰略性的任務,這不僅是中國移動的光榮,也是一個國有企業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更是對一個國企綜合實力和運作水平的檢驗。中國移動具備各種條件,如果做不好這項工作,那不僅僅是問責這麽簡單的事,而是辜負了政府和全國人民的期望,有可能成爲千古罪人。   TD網絡建設沒有問題,有錢就能建網,中國移動害怕的是經營和市場開拓,害怕TD産品不被市場接受,害怕産品沒有生命力。對一個做慣做熟2G且從中收益巨大的運營商來說,進軍陌生且市場前景沒有參考標杆的TD顯然會有所顧慮。   中國移動老總王建宙最近在談及投資策略時坦言,現在機會很多,我們的策略仍然是保守的,准確來說就是理性的。分析此言,如果進軍國際市場這樣的策略尚值得贊賞,但如果是針對TD的態度那可真有點消極怠工了。   在3G及後3G的技術演進中,TD無論在研發,還是在商用成熟度方面,明顯落後于WCDMA、CDMA2000,中國移動一直比較謹慎。2007年,中國移動在GSM擴容方面的投資約1000億,而在TD方面的投入一期和二期加起來也不到500億,這顯然不符合中國移動的大手筆的投資風格。由于GSM/EDGE與TD的演進方向同爲LTE,中國移動一直在采取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快速向LTE演進,這在最近中國移動的公開表態中就已具體顯現,實現上這一策略也可以被認作是一種企業與政府適度博弈後的結果。   在未來的二三年內,中國移動依然會高調表示對發展TD的重視力度與決心,但行動上則將進一步強化其在2G/2.75G網絡上的壟斷地位制造規模效應,使更多的用戶向其集中,增大市場份額。不過,一旦3G牌照發放,TD與其他兩個3G技術同時競賽,市場驅動力和競爭壓力將會使中國移動改變現在的技術策略,想方設方做大做強TD。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