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甯波這只「貓堅強」讓人直掉眼淚(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3:59:31  評論

甯波這只「貓堅強」讓人直掉眼淚(圖)

2009-06-20 03:34

現代金報 評論4條

甯波這只「貓堅強」讓人直掉眼淚(圖) 動物世界

被人挖去雙眼、割掉耳朵的小貓倚著窗邊的角落,一只貓埋頭吃著碗裏的小魚。它的臉讓人震驚、害怕,它沒有圓圓的眼珠,眼皮緊閉,右耳也是殘缺的,只剩下一小塊禿禿的皮肉。

昨天中午,記者在鄞州區天童貓樂園見到了這只被人殘害的小貓,又憑借一封信,到中山廣場的假山、居民區的車棚采訪,聽了幾位好心人的講述,試圖用還原故事的方式,解讀了關于這只小貓可憐的身世。

這段經曆讓人想到在汶川地震廢墟中存活了36天的「豬堅強」。在經曆了讓人難以想象的折磨後,這只黑白相間的小貓不僅幸存下來了,而且現在能安然地呆在籠子裏,吃睡不愁,與其說它是一只可憐貓咪,不如說它是「貓堅強」。

下面,讓我們聽聽「貓堅強」自己「講述」的真實故事。

「喵—喵!」聽我的聲音就知道我很溫順,也許是貓咪的天性,我最喜歡大家叫我咪咪。眯著雙眼,曬著太陽,懶洋洋地在草地上散步是我最惬意的事情。可這些早已成爲回憶。因爲我被一個狠心人挖去了雙眼,接著右耳也被割去了一大半。慶幸的是貓真的是有九條命,我還是堅強地活了下來。現在,我在貓樂園裏安了家,沒事的時候我還能回想起噩夢開始的時候。

一聲急刹車

一只瞎眼貓栽進冰窟窿

正月裏的一天,一陣劇痛之後,我全身被鮮血染紅了,沒有記清狠心挖去我雙眼的人是誰,只知道我不但沒有了最漂亮的眼睛,連右耳也沒有了。跌跌撞撞走在街上,沒有人敢親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哪裏。只有呼嘯而過的車輪聲告訴我,自己站在了十字路口,可是,哪個方向才是往路邊的安全地帶?

「吱———」一聲急刹車,我忍著疼痛連滾帶爬地向聲音傳來的反方向奔去,腳下一空,我掉進了河中間的冰窟窿,寒冷刺進骨頭。一把水草支撐著我的身體,我拼命地叫喚著,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中山廣場的假山

一聲聲輕喚「阿咪」

就在冰冷的河水就要淹沒我時,好像有網狀東西把我兜了起來。「可憐的小貓,誰傷害了你?」就這樣,我被一個好心的老婦人抱走了。她用溫水洗去我身上的血漬,不停安撫我,還在我傷口上抹消炎藥。

這位好心人叫馬翠娣,是位勤雜工,因爲她的家裏已經養了兩只小狗,爲了不讓我受欺負,中山廣場的假山就成了我暫時的家。

每天清晨和傍晚,都能聽到馬阿姨輕喚著「阿咪」來找我。有一天突然下雨了,我想去找地方避雨卻迷路了,因爲看不見,我不知道自己去了哪裏,也聽不到叫喚「阿咪」的聲音。過了十幾天,我餓得再也挪不動步子。「阿咪!吃魚!」原來,半個月來,馬阿姨一直在找我。看到我渾身的泥,還有滿頭的包,她決定給我找個固定的住所。

一封信

讓我住進了貓阿姨的貓樂園

在假山裏住了4個月,我漸漸恢複了體力,只是眼睛裏還會流出血水。馬阿姨從報紙上看到甯波有個貓樂園,那裏有很多名貴的貓,還有專人照顧。她給貓樂園的主人貓阿姨寫了一封長長的信,貓阿姨看完信就哭了。

幾天前,我住進了貓樂園,看不見貓阿姨的樣子,但是我能聽見她的聲音,「阿咪,我的孩,乖乖!」初次見面,我就認識了貓阿姨溫柔的懷抱。

耳朵的傷口愈合了,可眼睛還是會很痛,抹消炎藥粉的時候更痛。只要傷口不疼,我總是很安靜,不會叫喚。

記者手記

希望距離動物保護立法

並不遙遠

小動物一直深受大家的喜愛,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樂趣,很多人都會把小動物當成孩子養。可是,生活中如此虐待動物的現象卻時有發生。到底是什麽人的心理變得如此殘忍,喜歡從血淋淋的虐待中得到快樂?

在貓樂園,記者看到貓阿姨給它眼睛上藥的時候,扒開眼眶,連七尺男兒都別過臉去。貓阿姨說,她也不知道這貓咪今年多大,還能活多久,當它半夜疼得慘叫的時候,她想過給它安樂死,可是想到它曾經也有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她一次次放棄了。

最近,很多專家和學者都在建議,應在動物立法中明確追究嚴重虐待動物行爲者的法律責任,他們也已經意識到立法的必要性。多年來,傳統的觀念讓很多人有視動物與人不平等的觀念,所以動物保護法立法可能還需要一個過程。不過,我國首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保護法(建議稿)》已基本完成的這個消息,或許可以讓我們看到,我國距離動物保護立法並不遙遠了。

甯波這只「貓堅強」讓人直掉眼淚(圖) 2009-06-20 03:34 現代金報 評論4條 [url=/bbs/detail_188261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46370966.jpg[/img][/url] 被人挖去雙眼、割掉耳朵的小貓  倚著窗邊的角落,一只貓埋頭吃著碗裏的小魚。它的臉讓人震驚、害怕,它沒有圓圓的眼珠,眼皮緊閉,右耳也是殘缺的,只剩下一小塊禿禿的皮肉。   昨天中午,記者在鄞州區天童貓樂園見到了這只被人殘害的小貓,又憑借一封信,到中山廣場的假山、居民區的車棚采訪,聽了幾位好心人的講述,試圖用還原故事的方式,解讀了關于這只小貓可憐的身世。   這段經曆讓人想到在汶川地震廢墟中存活了36天的「豬堅強」。在經曆了讓人難以想象的折磨後,這只黑白相間的小貓不僅幸存下來了,而且現在能安然地呆在籠子裏,吃睡不愁,與其說它是一只可憐貓咪,不如說它是「貓堅強」。   下面,讓我們聽聽「貓堅強」自己「講述」的真實故事。   「喵—喵!」聽我的聲音就知道我很溫順,也許是貓咪的天性,我最喜歡大家叫我咪咪。眯著雙眼,曬著太陽,懶洋洋地在草地上散步是我最惬意的事情。可這些早已成爲回憶。因爲我被一個狠心人挖去了雙眼,接著右耳也被割去了一大半。慶幸的是貓真的是有九條命,我還是堅強地活了下來。現在,我在貓樂園裏安了家,沒事的時候我還能回想起噩夢開始的時候。   一聲急刹車   一只瞎眼貓栽進冰窟窿   正月裏的一天,一陣劇痛之後,我全身被鮮血染紅了,沒有記清狠心挖去我雙眼的人是誰,只知道我不但沒有了最漂亮的眼睛,連右耳也沒有了。跌跌撞撞走在街上,沒有人敢親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哪裏。只有呼嘯而過的車輪聲告訴我,自己站在了十字路口,可是,哪個方向才是往路邊的安全地帶?   「吱———」一聲急刹車,我忍著疼痛連滾帶爬地向聲音傳來的反方向奔去,腳下一空,我掉進了河中間的冰窟窿,寒冷刺進骨頭。一把水草支撐著我的身體,我拼命地叫喚著,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中山廣場的假山   一聲聲輕喚「阿咪」   就在冰冷的河水就要淹沒我時,好像有網狀東西把我兜了起來。「可憐的小貓,誰傷害了你?」就這樣,我被一個好心的老婦人抱走了。她用溫水洗去我身上的血漬,不停安撫我,還在我傷口上抹消炎藥。   這位好心人叫馬翠娣,是位勤雜工,因爲她的家裏已經養了兩只小狗,爲了不讓我受欺負,中山廣場的假山就成了我暫時的家。   每天清晨和傍晚,都能聽到馬阿姨輕喚著「阿咪」來找我。有一天突然下雨了,我想去找地方避雨卻迷路了,因爲看不見,我不知道自己去了哪裏,也聽不到叫喚「阿咪」的聲音。過了十幾天,我餓得再也挪不動步子。「阿咪!吃魚!」原來,半個月來,馬阿姨一直在找我。看到我渾身的泥,還有滿頭的包,她決定給我找個固定的住所。   一封信   讓我住進了貓阿姨的貓樂園   在假山裏住了4個月,我漸漸恢複了體力,只是眼睛裏還會流出血水。馬阿姨從報紙上看到甯波有個貓樂園,那裏有很多名貴的貓,還有專人照顧。她給貓樂園的主人貓阿姨寫了一封長長的信,貓阿姨看完信就哭了。   幾天前,我住進了貓樂園,看不見貓阿姨的樣子,但是我能聽見她的聲音,「阿咪,我的孩,乖乖!」初次見面,我就認識了貓阿姨溫柔的懷抱。   耳朵的傷口愈合了,可眼睛還是會很痛,抹消炎藥粉的時候更痛。只要傷口不疼,我總是很安靜,不會叫喚。   記者手記   希望距離動物保護立法   並不遙遠   小動物一直深受大家的喜愛,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樂趣,很多人都會把小動物當成孩子養。可是,生活中如此虐待動物的現象卻時有發生。到底是什麽人的心理變得如此殘忍,喜歡從血淋淋的虐待中得到快樂?   在貓樂園,記者看到貓阿姨給它眼睛上藥的時候,扒開眼眶,連七尺男兒都別過臉去。貓阿姨說,她也不知道這貓咪今年多大,還能活多久,當它半夜疼得慘叫的時候,她想過給它安樂死,可是想到它曾經也有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她一次次放棄了。   最近,很多專家和學者都在建議,應在動物立法中明確追究嚴重虐待動物行爲者的法律責任,他們也已經意識到立法的必要性。多年來,傳統的觀念讓很多人有視動物與人不平等的觀念,所以動物保護法立法可能還需要一個過程。不過,我國首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保護法(建議稿)》已基本完成的這個消息,或許可以讓我們看到,我國距離動物保護立法並不遙遠了。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