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我国将建设首个政府信息公开垂直搜索引擎

2008-12-04 19:03:09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日前,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TRS)与国家图书馆(简称国图)签署合作协议,国图将应用TRS产品建设"中国政府公开信息整合服务门户-国家图书馆平台",打造我国政府信息公开领域的Google。

  "国图政府信息整合发布平台"是我国政府信息公开领域的首个垂直搜索系统,它把各级政府网站上的公开信息作为采集对象,以用户需求为导向,将网络上不同来源、格式和版本的政府信息资源和国图馆藏文献信息资源进行有序整合,从而构建一个方便、快捷的政府公开信息整合服务门户。据了解,系统建成后,公众可以像应用Google一样搜索到分布在全国各地政府网站上的信息。并且,此系统的建成不仅帮助国图承担起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赋予的职责,而且它对我国政府信息资源的利用开发也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自《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以来,针对政府信息公开的诉讼案件此起彼伏,面对这种情况,某法律界人士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条例规定了信息公开和依申请公开的途径,所以人们希望各级政府、各个部门的信息都能向公众公开。但目前,政府所能提供的仅仅是需要公众广泛知晓或参与的信息,而对于只有少部分人需要或感兴趣的信息,政府由于受公开渠道、人员、资金投入等客观条件限制,还无法向公众公开。

  其原因在于,我国政府信息公开面临着公开成本问题。根据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收费原则,行政机关依申请提供政府信息是可以收费的,但国家限定只能收取检索费、复制费和邮寄费等三项费用,并只收成本价格。如有的地方规定依申请公开一条信息为3毛钱,可政府除去复制费和邮寄费外,提供这条信息还需要配备若干人员,设备以及信息检索系统,这样政府就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花费远远高于公众支付的成本;另一方面,政府又不能太大、人员不能太多、资金也很有限,因此政府就面临着此类依申请公开"3毛钱"的尴尬。

  发达国家政务公开信息的商业化运作

  其实,这种3毛钱的尴尬不仅在我国存在,在其他国家也同样存在,那是因为政府信息资源开发单靠政府部门和政府所属信息机构的力量、单靠财政拨款的投入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一些发达国家通过实行政府信息资源商业化开发的制度,来缓解这种矛盾。如:1990年,《美国的公共信息准则》公布:联邦政府应确保获取公共信息来源的多样性,无论民间部门还是政府机构都应如此;1983年,英国信息技术咨询小组(ITAP)在其报告内建议,将政府所拥有的部分可公开的信息以交易的方式提供给私营信息部门开发利用。可见,在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公共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中,政府(或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共同参与的商业化运作是主要政策取向。

  第三方机构打造政务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之路

  《条例》第3章第16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在国家档案馆、公共图书馆设置政府信息查阅场所,并配备相应的设施、设备,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获取政府信息提供便利。而在我国,国家档案馆、公共图书馆被确定为政府信息公开的另一法定场所的原因在于档案馆、图书馆用户众多、信息化程度高、文献深加工能力强,并且随着信息公开,档案馆、图书馆更毫无置疑的成为国内最大的信息资源集散地,所以它们完全有能力承担起对特定信息进行加工的职能。

  "国图政府信息整合发布平台"的建立,就可看作是我国第三方机构对政务信息开发利用的一个有效探索,虽然它还没有进行商业化运用,但也许不远的将来,它对信息公开制度下,我国信息增值产业的发展;对国内其他图书馆、档案馆开展政务公开信息增值开发利用业务都将起到借鉴作用。
 
 
 
  日前,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TRS)与国家图书馆(简称国图)签署合作协议,国图将应用TRS产品建设"中国政府公开信息整合服务门户-国家图书馆平台",打造我国政府信息公开领域的Google。   "国图政府信息整合发布平台"是我国政府信息公开领域的首个垂直搜索系统,它把各级政府网站上的公开信息作为采集对象,以用户需求为导向,将网络上不同来源、格式和版本的政府信息资源和国图馆藏文献信息资源进行有序整合,从而构建一个方便、快捷的政府公开信息整合服务门户。据了解,系统建成后,公众可以像应用Google一样搜索到分布在全国各地政府网站上的信息。并且,此系统的建成不仅帮助国图承担起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赋予的职责,而且它对我国政府信息资源的利用开发也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自《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以来,针对政府信息公开的诉讼案件此起彼伏,面对这种情况,某法律界人士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条例规定了信息公开和依申请公开的途径,所以人们希望各级政府、各个部门的信息都能向公众公开。但目前,政府所能提供的仅仅是需要公众广泛知晓或参与的信息,而对于只有少部分人需要或感兴趣的信息,政府由于受公开渠道、人员、资金投入等客观条件限制,还无法向公众公开。   其原因在于,我国政府信息公开面临着公开成本问题。根据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收费原则,行政机关依申请提供政府信息是可以收费的,但国家限定只能收取检索费、复制费和邮寄费等三项费用,并只收成本价格。如有的地方规定依申请公开一条信息为3毛钱,可政府除去复制费和邮寄费外,提供这条信息还需要配备若干人员,设备以及信息检索系统,这样政府就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花费远远高于公众支付的成本;另一方面,政府又不能太大、人员不能太多、资金也很有限,因此政府就面临着此类依申请公开"3毛钱"的尴尬。   发达国家政务公开信息的商业化运作   其实,这种3毛钱的尴尬不仅在我国存在,在其他国家也同样存在,那是因为政府信息资源开发单靠政府部门和政府所属信息机构的力量、单靠财政拨款的投入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一些发达国家通过实行政府信息资源商业化开发的制度,来缓解这种矛盾。如:1990年,《美国的公共信息准则》公布:联邦政府应确保获取公共信息来源的多样性,无论民间部门还是政府机构都应如此;1983年,英国信息技术咨询小组(ITAP)在其报告内建议,将政府所拥有的部分可公开的信息以交易的方式提供给私营信息部门开发利用。可见,在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公共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中,政府(或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共同参与的商业化运作是主要政策取向。    第三方机构打造政务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之路   《条例》第3章第16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在国家档案馆、公共图书馆设置政府信息查阅场所,并配备相应的设施、设备,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获取政府信息提供便利。而在我国,国家档案馆、公共图书馆被确定为政府信息公开的另一法定场所的原因在于档案馆、图书馆用户众多、信息化程度高、文献深加工能力强,并且随着信息公开,档案馆、图书馆更毫无置疑的成为国内最大的信息资源集散地,所以它们完全有能力承担起对特定信息进行加工的职能。   "国图政府信息整合发布平台"的建立,就可看作是我国第三方机构对政务信息开发利用的一个有效探索,虽然它还没有进行商业化运用,但也许不远的将来,它对信息公开制度下,我国信息增值产业的发展;对国内其他图书馆、档案馆开展政务公开信息增值开发利用业务都将起到借鉴作用。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 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