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風流多情武則天 三招搞定唐高宗

來源:互聯網  2008-12-05 11:04:08  評論

武則天是中國曆史上的一個傳奇。她在一個千百年來一直教導女子順從的國度裏雄飛高舉,君臨天下。在她的時代,禁區可以突破,命運可以改變,大唐氣象千古流芳;在她身後,正史和野史,留下了種種撲朔迷離的記載,給這位傳奇女子平添了許多神秘色彩。是時代造就英雄,還是性格決定命運?她一生的動力從何而來?北京大學博士蒙曼被捧爲《百家講壇》「小于丹」,她用其獨特敏銳的女性視角,重新解讀武則天,可圈可點。

出身之謎———原是山西小門戶

說到武則天的出身,我們首先會面臨一個籍屬問題。我們中國人填履曆表,往往要填寫籍貫。對于武則天來說,這個問題自然也避免不了。根據名人效應的原則,一個人只要出了名,願意攀附他做老鄉的人就多了,而他的故鄉也就在衆說紛纭中變得暧昧不明起來,甚至成爲各地方爭奪文化資源的一個聚焦點。

武則天,作爲中國曆史上獨一無二的女皇帝,自然更有攀附的價值了。所以關于她的故鄉,就出現了三種不同的說法。哪三種呢?第一是並州,也就是在今天的山西;第二是長安,也就是今天的陝西西安;第三是利州,在今天的四川。這三個地方都留下了與武則天相關的遺迹和各種離奇的傳說。利州那兒有一個龍潭,傳說武則天的母親曾經在那兒遊玩,忽然水中躍出一條金龍,圍著她就盤旋而上,嬉戲交歡,武則天的母親就懷孕了,生下了武則天。這樣一個故事用我們現代話來說叫做「人獸情未了」,但是,按照古代的說法,可就叫做「神靈感孕」了。它傳達給人們的信息就是,武則天的出身太神奇了,她的父親不是一介凡人,而是龍,她是一個龍種,所以後來才能成爲真龍天子。這個傳說後來還被晚唐大詩人李商隱寫進了《利州江潭作》一詩裏。在詩題後面,他自己注明利州是「感孕金輪所」,「金輪聖王」爲武則天當皇帝時臣子們給她上的尊號,「感孕金輪所」就是說武則天是在利州由母親感孕而生的。可見,武則天生于利州的說法流布之廣。

既然偉人們需要神道設教,所以類似的故事在中國古代比比皆是。根據《史記》的記載,上古三代時商王朝的創始人商湯就是「感孕而生」的。有了這個先例,以後凡是偉人名家的出生,都會有些光怪陸離的感應神話。武則天的降生傳說也是如此。可是,傳說固然有其荒唐性,不足采信,但也都有它真實的一面,這樣的傳說之所以在上述幾個地方流傳,關鍵是這三個地方都和武則天有關聯。

其中並州是她的祖籍,長安是出生地,而利州則是她度過童年時代的地方。中國人一貫重視祖籍,那麽我們就應該說武則天是並州文水人,也就是現在的山西省文水縣人。文水在現代還出了一個女英雄劉胡蘭,所以說這可是一個盛産女英雄的地方啊。

當時,文水武氏還是個當地小姓。何謂小姓呢?就是介乎世家大族和平頭百姓之間的門戶。祖上做過幾任官,但是官不大;有一定的社會聲望,可是也不會太高。武則天就出身在這麽一戶人家。她的父親叫武士,家中兄弟四個,他排行第四,三個哥哥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

武士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他可不想一輩子當個修理地球的土財主。他想發財,想換一種生活方式。什麽生活呢?據《太平廣記》記載,武士經商去了,做了木材商人。武士年輕的時候,正趕上隋炀帝統治時期。隋炀帝是位雄才大略的皇帝,但有個毛病,就是好大喜功,喜歡大搞基本建設,到處修建離宮別館。特別是他修建東都洛陽,對建築木材的需求量特別大。武士是個精明人,他看准了這個商機,開始做起長途販運木材的生意,借此發家,一夜暴富。

但是中國古代是個身份制社會,老百姓根據所從事的行業被分成四個等級。第一等是士,就是知識分子,這是最高級的,因爲有可能做官。第二等是農,因爲我們是一個農業國家,以農爲本,所以農民比較受重視。第三等是工,就是手工業者,靠手藝吃飯的人。第四等也是最末一等,那才是商,靠流通來賺錢,自己不生産任何東西,當時人們認爲這叫投機取巧,對商人曾經有過很多歧視性的政策。舉一個極端的例子,魏晉南北朝的時候,對商人特別歧視,商人出門不能騎馬,不能坐車,甚至穿鞋時兩只鞋都不能一個顔色。比方說你左腳穿個白鞋,那右腳就得穿個黑鞋,讓人們老遠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是個商人,是個下等人。這就叫只富不貴,雖然有錢,可是社會地位並不高。

武士是個有理想的人,他不願意這樣一輩子老遭人鄙視,他不滿足僅僅當個富翁,他還要改變自己的身份,把自己的女兒送到宮裏無疑是最好的捷徑。病榻偷情,主動迎合太子

李治一看到武則天英姿飒爽的形象,馬上被深深吸引住了。這就是史料中所說的「悅之」,一見鍾情。

那麽,武則天怎麽處理和太子之間的感情呢?必須注意到,太子喜歡武則天的時候,唐太宗已步入晚年了。武則天明白,皇帝行將就木,要爲自己的前途打算了。可以肯定,以武則天的性格,她必定會積極促成這段感情進一步向前發展,主動去迎合太子,追求太子,把淺淺的「悅之」變成深深的兩情相許。

這樣,武則天在進入感業寺之前已經走過了她和李治感情三部曲的第一步,我們可以稱之爲「病榻偷情」。在唐太宗的病榻之前和太子偷情,這需要怎樣的勇氣啊,武則天做到了。

尼寺傳情,情詩當作「敲門磚」

但是,僅僅依靠感情特別是君主的感情是很不牢靠的。李治和武則天在唐太宗的病榻之前雖然就兩情相悅了,但是,李治即位後,並沒有對武則天做什麽特殊安排,他還要忙著處理軍國大事呢。因爲是青年登位,面對整個大唐帝國,他很緊張,怕自己辦不好,所以他父親是三天一上朝,他是一天一上朝,每天都接見文武大臣,訪察民情,想要當一個好皇帝。可以說,在皇帝的心裏頭,江山總比美人更重要一些。所以,他沒有特殊照顧武則天,還是讓她和別的妃嫔一起到感業寺去了。

武則天的非凡之處在于,她即使身處逆境,也不放棄希望。而且,她也有足夠的能力讓希望變爲現實。在感業寺中,武則天努力維持著不絕如縷的感情,讓它繼續牽動著李治的心。

有什麽材料可以證明她在感業寺中還不甘寂寞,繼續讓高宗李治爲她魂牽夢繞呢?這可是大內秘事,史料中確實不會留下記載,但是武則天創作的一首情詩,透露了一些重要信息。這首詩名字叫做《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爲憶君。不信比來常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詩的大意是說:我心緒紛亂,精神恍惚,把紅的都看成綠的了,要闖紅燈了。爲什麽我如此憔悴呢?就是因爲整天想著你。

如果你不相信我每天因爲思念你而默默落淚的話,你就打開箱子看看我的石榴紅裙吧,那上面可是灑滿了我斑駁的淚迹呢。這首詩寫得情真意切,據說後來的大詩人李白看到之後,也不由得爽然若失,覺得自己不如武則天。

怎麽能夠證明,這首詩就是武則天在感業寺的時候寫給李治的呢?武則天一生分爲有限的幾段。太宗才人,高宗皇後,大周皇帝。那麽,這詩有沒有可能是武則天當才人的時候寫給唐太宗的呢?不會。爲什麽呢?作爲才人,武則天天天圍繞在太宗身邊,掌管照料他的起居,她沒有理由思念太宗,因爲思念的産生需要距離。再說,我們也看不出這對老男少女之間還有這麽強烈的愛情。

有沒有可能是武則天當皇後時寫的呢?也不會。武則天和唐高宗形影不離,更沒有思念的機會,而武則天在高宗時代私生活很檢點,沒有思念別人的可能。還有沒有可能是在高宗死後,武則天寫給那些面首的呢?也沒有可能。因爲無論是薛懷義還是張易之兄弟,武則天都可以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用不著思念,武則天對他們也不會有這麽深的感情。這首詩所體現出的痛苦、恍惚的感情只能存在于武則天當尼姑的時候。盡管前途渺茫,但還存在著一線希望,這希望就是她和李治那段舊情。她把賭注全都押在李治身上,所以相思成疾,以至于看朱成碧了。

這首詩寫了之後是怎麽處理的呢?是不是和石榴裙一起壓箱底了呢?不可能。這首詩是一封情書,是要拿出來表白的。對于武則天來說,這還不是一封普通的情書,而是叩開李治心扉,也是叩開她自己命運之門的敲門磚。她怎麽可能讓敲門磚躺在箱子裏呢?她必定得通過什麽渠道把它交給李治,讓他知道,此地有一個尼姑,過去和你有著那樣一段感情,她現在還在每時每刻思念著你,真是「一寸相思一寸灰」啊。唐高宗面對這樣的真摯告白,想想當日的心心相印,他還能放得下武則天嗎?這就是武則天感情三部曲的第二步,我管它叫「尼寺傳情」。忌日行香,眼淚終成「殺手锏」

我們爲什麽說這首詩或者其他類似的詩文一定發出去了呢?因爲李治終于被打動,決定來看她了。

永徽元年(650年)五月二十六日,唐太宗周年忌這天,李治到感業寺行香來了。

忌日行香,是唐朝社會的風俗。自從北朝以來,佛教流行,深深地影響了人們的日常行爲,某些儀式後來又上升爲國家禮典。根據當時的禮儀制度,皇帝死後的周年,繼嗣的皇帝要到寺院上香,爲先帝祈福,同時表達自己的思念之情。行香是固定儀式,但到哪個寺院行香就由皇帝決定了。

李治放著長安城裏那麽多的名寺不去,偏偏選擇武則天所在的感業寺,顯然,他沒有忘記她。

進入感業寺後,兩人幹了些什麽事情呢?根據《唐會要》記載:「上因忌日行香見之,武氏泣,上亦潸然。」兩個人面對面,潸然淚下。見一面不容易,那真是望眼欲穿啊。下次相逢,又不知是何年何月,怎不叫人淚眼婆娑呢?現代許多學者不太相信《唐會要》的記載,他們的理由是,忌日行香是國家禮典,李治的隨員肯定不少,感業寺的尼姑當然也不止武則天一個。他們怎麽可能在這樣的場合激情對泣呢?但是我認爲,這件事必定發生過,理由有三:

第一,文本的理由。《唐會要》是一本經得起推敲的史書,保存了唐朝大量的經濟、政治等方面的原始資料,它和現在街頭小報不一樣,不是專講绯聞的,沒有必要制造這麽一個謠言出來。

第二,人情的理由。武則天在感業寺待了一年,她盼什麽?她就盼李治來呀,盼星星盼月亮,盼得深山出太陽,這太陽就是李治。現在李治真的來了,她怎麽能不張開雙臂擁抱光明?再說了,君心難測,他今年想著你,明年可能就想著別人了,所以皇帝好不容易來這麽一次,怎麽能不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第三,性格的理由。武則天是一個敢于冒險的人。她的父親武士當年就肯冒身家性命之險,追隨李淵造反,武則天本人在唐太宗時代,也有過出位之舉。她不怕賭博,願意賭上一把。所以這個時候,她是縱使身邊有千軍萬馬,我的心中只有你。兩個人就這麽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了。

這件事是武則天和李治感情三部曲的第三步,我管它叫「執手激情」。李治是一個溫柔多情、有浪漫氣質的青年,經過這麽一番激情表演,李治的心被徹底俘虜了。

到此爲止,武則天經過病榻偷情、尼寺傳情、執手激情,已經走完了她和李治的感情三部曲,可以說是「萬紫千紅安排就,只待春雷第一聲」了。

  武則天是中國曆史上的一個傳奇。她在一個千百年來一直教導女子順從的國度裏雄飛高舉,君臨天下。在她的時代,禁區可以突破,命運可以改變,大唐氣象千古流芳;在她身後,正史和野史,留下了種種撲朔迷離的記載,給這位傳奇女子平添了許多神秘色彩。是時代造就英雄,還是性格決定命運?她一生的動力從何而來?北京大學博士蒙曼被捧爲《百家講壇》「小于丹」,她用其獨特敏銳的女性視角,重新解讀武則天,可圈可點。   出身之謎———原是山西小門戶   說到武則天的出身,我們首先會面臨一個籍屬問題。我們中國人填履曆表,往往要填寫籍貫。對于武則天來說,這個問題自然也避免不了。根據名人效應的原則,一個人只要出了名,願意攀附他做老鄉的人就多了,而他的故鄉也就在衆說紛纭中變得暧昧不明起來,甚至成爲各地方爭奪文化資源的一個聚焦點。   武則天,作爲中國曆史上獨一無二的女皇帝,自然更有攀附的價值了。所以關于她的故鄉,就出現了三種不同的說法。哪三種呢?第一是並州,也就是在今天的山西;第二是長安,也就是今天的陝西西安;第三是利州,在今天的四川。這三個地方都留下了與武則天相關的遺迹和各種離奇的傳說。利州那兒有一個龍潭,傳說武則天的母親曾經在那兒遊玩,忽然水中躍出一條金龍,圍著她就盤旋而上,嬉戲交歡,武則天的母親就懷孕了,生下了武則天。這樣一個故事用我們現代話來說叫做「人獸情未了」,但是,按照古代的說法,可就叫做「神靈感孕」了。它傳達給人們的信息就是,武則天的出身太神奇了,她的父親不是一介凡人,而是龍,她是一個龍種,所以後來才能成爲真龍天子。這個傳說後來還被晚唐大詩人李商隱寫進了《利州江潭作》一詩裏。在詩題後面,他自己注明利州是「感孕金輪所」,「金輪聖王」爲武則天當皇帝時臣子們給她上的尊號,「感孕金輪所」就是說武則天是在利州由母親感孕而生的。可見,武則天生于利州的說法流布之廣。   既然偉人們需要神道設教,所以類似的故事在中國古代比比皆是。根據《史記》的記載,上古三代時商王朝的創始人商湯就是「感孕而生」的。有了這個先例,以後凡是偉人名家的出生,都會有些光怪陸離的感應神話。武則天的降生傳說也是如此。  可是,傳說固然有其荒唐性,不足采信,但也都有它真實的一面,這樣的傳說之所以在上述幾個地方流傳,關鍵是這三個地方都和武則天有關聯。   其中並州是她的祖籍,長安是出生地,而利州則是她度過童年時代的地方。中國人一貫重視祖籍,那麽我們就應該說武則天是並州文水人,也就是現在的山西省文水縣人。文水在現代還出了一個女英雄劉胡蘭,所以說這可是一個盛産女英雄的地方啊。   當時,文水武氏還是個當地小姓。何謂小姓呢?就是介乎世家大族和平頭百姓之間的門戶。祖上做過幾任官,但是官不大;有一定的社會聲望,可是也不會太高。武則天就出身在這麽一戶人家。她的父親叫武士,家中兄弟四個,他排行第四,三個哥哥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   武士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他可不想一輩子當個修理地球的土財主。他想發財,想換一種生活方式。什麽生活呢?據《太平廣記》記載,武士經商去了,做了木材商人。武士年輕的時候,正趕上隋炀帝統治時期。隋炀帝是位雄才大略的皇帝,但有個毛病,就是好大喜功,喜歡大搞基本建設,到處修建離宮別館。特別是他修建東都洛陽,對建築木材的需求量特別大。武士是個精明人,他看准了這個商機,開始做起長途販運木材的生意,借此發家,一夜暴富。   但是中國古代是個身份制社會,老百姓根據所從事的行業被分成四個等級。第一等是士,就是知識分子,這是最高級的,因爲有可能做官。第二等是農,因爲我們是一個農業國家,以農爲本,所以農民比較受重視。第三等是工,就是手工業者,靠手藝吃飯的人。第四等也是最末一等,那才是商,靠流通來賺錢,自己不生産任何東西,當時人們認爲這叫投機取巧,對商人曾經有過很多歧視性的政策。舉一個極端的例子,魏晉南北朝的時候,對商人特別歧視,商人出門不能騎馬,不能坐車,甚至穿鞋時兩只鞋都不能一個顔色。比方說你左腳穿個白鞋,那右腳就得穿個黑鞋,讓人們老遠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是個商人,是個下等人。這就叫只富不貴,雖然有錢,可是社會地位並不高。   武士是個有理想的人,他不願意這樣一輩子老遭人鄙視,他不滿足僅僅當個富翁,他還要改變自己的身份,把自己的女兒送到宮裏無疑是最好的捷徑。  病榻偷情,主動迎合太子   李治一看到武則天英姿飒爽的形象,馬上被深深吸引住了。這就是史料中所說的「悅之」,一見鍾情。   那麽,武則天怎麽處理和太子之間的感情呢?必須注意到,太子喜歡武則天的時候,唐太宗已步入晚年了。武則天明白,皇帝行將就木,要爲自己的前途打算了。可以肯定,以武則天的性格,她必定會積極促成這段感情進一步向前發展,主動去迎合太子,追求太子,把淺淺的「悅之」變成深深的兩情相許。   這樣,武則天在進入感業寺之前已經走過了她和李治感情三部曲的第一步,我們可以稱之爲「病榻偷情」。在唐太宗的病榻之前和太子偷情,這需要怎樣的勇氣啊,武則天做到了。   尼寺傳情,情詩當作「敲門磚」   但是,僅僅依靠感情特別是君主的感情是很不牢靠的。李治和武則天在唐太宗的病榻之前雖然就兩情相悅了,但是,李治即位後,並沒有對武則天做什麽特殊安排,他還要忙著處理軍國大事呢。因爲是青年登位,面對整個大唐帝國,他很緊張,怕自己辦不好,所以他父親是三天一上朝,他是一天一上朝,每天都接見文武大臣,訪察民情,想要當一個好皇帝。可以說,在皇帝的心裏頭,江山總比美人更重要一些。所以,他沒有特殊照顧武則天,還是讓她和別的妃嫔一起到感業寺去了。   武則天的非凡之處在于,她即使身處逆境,也不放棄希望。而且,她也有足夠的能力讓希望變爲現實。在感業寺中,武則天努力維持著不絕如縷的感情,讓它繼續牽動著李治的心。   有什麽材料可以證明她在感業寺中還不甘寂寞,繼續讓高宗李治爲她魂牽夢繞呢?這可是大內秘事,史料中確實不會留下記載,但是武則天創作的一首情詩,透露了一些重要信息。這首詩名字叫做《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爲憶君。不信比來常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詩的大意是說:我心緒紛亂,精神恍惚,把紅的都看成綠的了,要闖紅燈了。爲什麽我如此憔悴呢?就是因爲整天想著你。   如果你不相信我每天因爲思念你而默默落淚的話,你就打開箱子看看我的石榴紅裙吧,那上面可是灑滿了我斑駁的淚迹呢。這首詩寫得情真意切,據說後來的大詩人李白看到之後,也不由得爽然若失,覺得自己不如武則天。   怎麽能夠證明,這首詩就是武則天在感業寺的時候寫給李治的呢?武則天一生分爲有限的幾段。太宗才人,高宗皇後,大周皇帝。那麽,這詩有沒有可能是武則天當才人的時候寫給唐太宗的呢?不會。爲什麽呢?作爲才人,武則天天天圍繞在太宗身邊,掌管照料他的起居,她沒有理由思念太宗,因爲思念的産生需要距離。再說,我們也看不出這對老男少女之間還有這麽強烈的愛情。   有沒有可能是武則天當皇後時寫的呢?也不會。武則天和唐高宗形影不離,更沒有思念的機會,而武則天在高宗時代私生活很檢點,沒有思念別人的可能。還有沒有可能是在高宗死後,武則天寫給那些面首的呢?也沒有可能。因爲無論是薛懷義還是張易之兄弟,武則天都可以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用不著思念,武則天對他們也不會有這麽深的感情。這首詩所體現出的痛苦、恍惚的感情只能存在于武則天當尼姑的時候。盡管前途渺茫,但還存在著一線希望,這希望就是她和李治那段舊情。她把賭注全都押在李治身上,所以相思成疾,以至于看朱成碧了。   這首詩寫了之後是怎麽處理的呢?是不是和石榴裙一起壓箱底了呢?不可能。這首詩是一封情書,是要拿出來表白的。對于武則天來說,這還不是一封普通的情書,而是叩開李治心扉,也是叩開她自己命運之門的敲門磚。她怎麽可能讓敲門磚躺在箱子裏呢?她必定得通過什麽渠道把它交給李治,讓他知道,此地有一個尼姑,過去和你有著那樣一段感情,她現在還在每時每刻思念著你,真是「一寸相思一寸灰」啊。唐高宗面對這樣的真摯告白,想想當日的心心相印,他還能放得下武則天嗎?這就是武則天感情三部曲的第二步,我管它叫「尼寺傳情」。  忌日行香,眼淚終成「殺手锏」   我們爲什麽說這首詩或者其他類似的詩文一定發出去了呢?因爲李治終于被打動,決定來看她了。   永徽元年(650年)五月二十六日,唐太宗周年忌這天,李治到感業寺行香來了。   忌日行香,是唐朝社會的風俗。自從北朝以來,佛教流行,深深地影響了人們的日常行爲,某些儀式後來又上升爲國家禮典。根據當時的禮儀制度,皇帝死後的周年,繼嗣的皇帝要到寺院上香,爲先帝祈福,同時表達自己的思念之情。行香是固定儀式,但到哪個寺院行香就由皇帝決定了。   李治放著長安城裏那麽多的名寺不去,偏偏選擇武則天所在的感業寺,顯然,他沒有忘記她。   進入感業寺後,兩人幹了些什麽事情呢?根據《唐會要》記載:「上因忌日行香見之,武氏泣,上亦潸然。」兩個人面對面,潸然淚下。見一面不容易,那真是望眼欲穿啊。下次相逢,又不知是何年何月,怎不叫人淚眼婆娑呢?現代許多學者不太相信《唐會要》的記載,他們的理由是,忌日行香是國家禮典,李治的隨員肯定不少,感業寺的尼姑當然也不止武則天一個。他們怎麽可能在這樣的場合激情對泣呢?但是我認爲,這件事必定發生過,理由有三:   第一,文本的理由。《唐會要》是一本經得起推敲的史書,保存了唐朝大量的經濟、政治等方面的原始資料,它和現在街頭小報不一樣,不是專講绯聞的,沒有必要制造這麽一個謠言出來。   第二,人情的理由。武則天在感業寺待了一年,她盼什麽?她就盼李治來呀,盼星星盼月亮,盼得深山出太陽,這太陽就是李治。現在李治真的來了,她怎麽能不張開雙臂擁抱光明?再說了,君心難測,他今年想著你,明年可能就想著別人了,所以皇帝好不容易來這麽一次,怎麽能不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第三,性格的理由。武則天是一個敢于冒險的人。她的父親武士當年就肯冒身家性命之險,追隨李淵造反,武則天本人在唐太宗時代,也有過出位之舉。她不怕賭博,願意賭上一把。所以這個時候,她是縱使身邊有千軍萬馬,我的心中只有你。兩個人就這麽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了。   這件事是武則天和李治感情三部曲的第三步,我管它叫「執手激情」。李治是一個溫柔多情、有浪漫氣質的青年,經過這麽一番激情表演,李治的心被徹底俘虜了。   到此爲止,武則天經過病榻偷情、尼寺傳情、執手激情,已經走完了她和李治的感情三部曲,可以說是「萬紫千紅安排就,只待春雷第一聲」了。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