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蜘蛛王」李漢歌和他的蜘蛛工作室(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2:31:48  評論

「蜘蛛王」李漢歌和他的蜘蛛工作室(圖)

2008-12-04 09:54

現代教育報 評論0條

「蜘蛛王」李漢歌和他的蜘蛛工作室(圖) 動物世界

北京二中的高一(5)學生李漢歌養蜘蛛十多年,撰寫了《北京城區橫紋金蛛生物學特性初探》、《狹小空間內結網蜘蛛結網捕食行爲的變化》、《北京城區蜘蛛生活環境初探》和《北京城區絡新婦蜘蛛生活習性的觀察》等多篇論文。小小年紀的他就已捧回近十項全國、北京市科技創新大獎。曾三次代表北京市參加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並兩次榮獲一等獎。

在班裏,他被學生稱爲「蜘蛛王」;在北京二中,學校爲他建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李漢歌工作室」,他也成爲了北京市第一個擁有個人實驗室的中學生。

在奧體公園「紮營」

李漢歌與小小昆蟲的緣分,還要從他小學三年級時說起。那時的李漢歌剛到北京東城區青少年科技館生物班學習不久,在離家不遠的國家奧林匹克體育中心,他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公園內的蜘蛛種類較多,但絕大多數綠地中沒有或偶有蜘蛛;大部分蜘蛛只生活在公園裏一處廢棄的工地和兩個廢棄的遊樂園中。這3個地方與公園內絕大多數的綠地並不一樣,除了喬木、灌木外,分布著自然生長的雜草。

李漢歌將這一發現告訴了東城區青少年科技館的老師。在老師的鼓勵下,他從2003年初開始了爲期三年的觀測和實驗。廢棄的工地和遊樂園成了李漢歌的三塊自定義「觀測基地」。

在奧體中心,李漢歌選擇了9塊對比樣地;他又選擇植被相似的樣地和人工草坪樣地進行蜘蛛放養實驗,並在奧體中心附近蜘蛛較多的綠地和距離奧體中心較近的公園開展對比觀察。李漢歌甚至將蜘蛛養在家裏,進行耐饑力、調換食物種類實驗、分組對蜘蛛進行環境實驗。

一系列的實驗證明,蜘蛛對于生活環境的改變有著很強的適應能力,它們可以耐受1個月不進食,可以隨著外界條件的變化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他完成了《北京城區蜘蛛生活環境初探》這篇論文,也因此獲得了第26屆北京市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一等獎、第21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二等獎。

「窩主」的幸福生活

李漢歌從小就喜歡動物,剛走路那會兒就在草地裏抓蟲子。讀小學三年級那會兒,他去東城區科技館學英語,卻意外發現這兒有生物課,一下子就被各種各樣的昆蟲標本吸引住了。于是,一向有主意的他要求媽媽增加了生物課。開課沒多久,老師布置了「研究北京城區的蜘蛛」的作業。就這樣,李漢歌開始走近蜘蛛。

剛開始的時候,他把蜘蛛帶回家還只是放在盒子裏養,可是有一天,他靈機一動,突然産生了一個新的想法。于是就跟媽媽說,你看咱家陽台上養了那麽多的花,要是放上一兩只蜘蛛多好,就像回到了大自然。媽媽覺得他說得挺有道理,就答應了。結果過了幾天,媽媽發現多了好些蜘蛛。原來,李漢歌挺有心眼,怕媽媽接受不了散養,就下了個「套兒」。一下子從盒子裏養變成散養,蜘蛛們從此「登堂入室」了,可這才是開始。

後來,李漢歌了解到蜘蛛繁殖能力超強,家裏的蜘蛛在很短的時間裏多了起來。媽媽恐怕家裏的蜘蛛寵物,只有更多沒有最多,索性騰出一套房子讓他和蜘蛛住在一起,還起名兒叫:漢歌的蜘蛛窩兒,在這個窩裏的蜘蛛不能按只數,得按種類數。

作爲「窩主」,李漢歌更是盡職盡責地進行研究。有時候爲了觀察蜘蛛結網,漢歌經常一宿都不睡覺,看絲開頭結在哪,結尾在哪。幾年觀察下來,他總共記錄的蜘蛛有32種。這些是李漢歌能識別的,還有許多識別不了的品種。東城區科技館高凱老師介紹,鑒定蜘蛛的事特別麻煩,需要用專門的顯微鏡,通過鑒定生殖器的辦法進行鑒定,所以鑒定起來很困難。現在我國研究蜘蛛的科學家也比較少。

愛「蟲」不怕被蟲傷

同學們稱李漢歌爲「蜘蛛王」,他自己這樣評價自己,「我只是最近研究蜘蛛比較多而已。」事實上,李漢歌不僅只是喜歡蜘蛛,在他家裏,一共養了多少種動物,連他自己也說不清。他向記者大致數了一下養過的動物:蜘蛛、龜、癞蛤蟆、蜥蜴、蠍子……「數以百計吧。」

「有沒有想過哪一天不養蟲?」

「絕對不可能!」

這是李漢歌回答記者所有提問中,最堅決的一次。不過,李漢歌也一樣嘗過蟲子的厲害。「養蠍子的時候,我去喂它,尾巴紮我這兒了。」他用手指頭摁著下巴上被蜇的位置說:「蜇一大包,一星期才消下去呢!疼了好幾天。」但被蟲子蜇,在從小養蟲的李漢歌看來實在是「很正常」。

「蟲王」們將齊聚工作室

在今年9月的開學典禮上,李漢歌從北京二中鈕小桦校長手中接過了一塊寫有「李漢歌工作室」字樣的牌子。從此,作爲高中生的他有了自己的工作室。這間位于學校實驗樓4層的一間2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就是他的研究基地。

因爲工作室剛成立,目前除了李漢歌這位「研究員」外,實驗室裏只有兩只紅玫瑰蜘蛛、一只綠蜥、兩只慢吞吞的陸龜和一只癞蛤蟆。10月23日記者在二中采訪時,李漢歌帶記者拜訪了這些小「家夥」。除此之外,實驗室裏的研究器材只有一台電腦和連接電腦的顯微鏡。

每天中午和下午放學後,李漢歌都會到實驗室來,看看他的這些朋友們,照顧研究對象的飲食起居,進行觀察和實驗。

眼下,李漢歌工作室即將進行裝修了。裝修好後,工作室裏將會有更多的「蟲」,不僅有他們所飼養的「蟲」,還會有更多的和李漢歌一樣迷戀「蟲」的「蟲王」們共同加入到這個研究團隊中。

嘻哈「蟲王」李漢歌

見到李漢歌第一個印象是走路有些搖搖晃晃,透著一股子嘻哈的味道。後來得知這是練舞留下的「後遺症」。

李漢歌有股韌勁,只要是喜歡的東西李漢歌都會自己去鑽研,並且憑借著這股子韌勁兒,都能取得很出色的成績,跳舞也不例外。還在上初三的他,就在學校成立了一個專門的街舞社團。雖然沒有參加過各種培訓,但是他通過自己看錄像,去「照貓畫虎」,居然戰勝了很多專業選手,獲得了一個街舞比賽的冠軍。

李漢歌很有個性,他從來不相信權威,敢于挑戰,有自己的判斷力。書裏說,蜘蛛在發情期都是雄蜘蛛主動去找雌蜘蛛,雌蜘蛛往往都是守株待兔等著雄蜘蛛「找上門來」,然後在交配之後將其吃掉。李漢歌就不信這些,他通過觀察發現,雌蜘蛛在發情期中,往往會分泌一種物質,雄蜘蛛是吃過這種物質之後才會「上門送死」來的。而且他用相機拍到了這種分泌物。他的這一發現讓很多指導他科研的老師都很吃驚。

正是因爲這種韌勁兒以及這種不相信權威的個性,讓李漢歌收獲了一個又一個科技大獎。

「蜘蛛王」李漢歌和他的蜘蛛工作室(圖) 2008-12-04 09:54 現代教育報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86251.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41107817.jpg[/img][/url]   北京二中的高一(5)學生李漢歌養蜘蛛十多年,撰寫了《北京城區橫紋金蛛生物學特性初探》、《狹小空間內結網蜘蛛結網捕食行爲的變化》、《北京城區蜘蛛生活環境初探》和《北京城區絡新婦蜘蛛生活習性的觀察》等多篇論文。小小年紀的他就已捧回近十項全國、北京市科技創新大獎。曾三次代表北京市參加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並兩次榮獲一等獎。   在班裏,他被學生稱爲「蜘蛛王」;在北京二中,學校爲他建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李漢歌工作室」,他也成爲了北京市第一個擁有個人實驗室的中學生。   在奧體公園「紮營」   李漢歌與小小昆蟲的緣分,還要從他小學三年級時說起。那時的李漢歌剛到北京東城區青少年科技館生物班學習不久,在離家不遠的國家奧林匹克體育中心,他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公園內的蜘蛛種類較多,但絕大多數綠地中沒有或偶有蜘蛛;大部分蜘蛛只生活在公園裏一處廢棄的工地和兩個廢棄的遊樂園中。這3個地方與公園內絕大多數的綠地並不一樣,除了喬木、灌木外,分布著自然生長的雜草。   李漢歌將這一發現告訴了東城區青少年科技館的老師。在老師的鼓勵下,他從2003年初開始了爲期三年的觀測和實驗。廢棄的工地和遊樂園成了李漢歌的三塊自定義「觀測基地」。   在奧體中心,李漢歌選擇了9塊對比樣地;他又選擇植被相似的樣地和人工草坪樣地進行蜘蛛放養實驗,並在奧體中心附近蜘蛛較多的綠地和距離奧體中心較近的公園開展對比觀察。李漢歌甚至將蜘蛛養在家裏,進行耐饑力、調換食物種類實驗、分組對蜘蛛進行環境實驗。   一系列的實驗證明,蜘蛛對于生活環境的改變有著很強的適應能力,它們可以耐受1個月不進食,可以隨著外界條件的變化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他完成了《北京城區蜘蛛生活環境初探》這篇論文,也因此獲得了第26屆北京市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一等獎、第21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二等獎。   「窩主」的幸福生活   李漢歌從小就喜歡動物,剛走路那會兒就在草地裏抓蟲子。讀小學三年級那會兒,他去東城區科技館學英語,卻意外發現這兒有生物課,一下子就被各種各樣的昆蟲標本吸引住了。于是,一向有主意的他要求媽媽增加了生物課。開課沒多久,老師布置了「研究北京城區的蜘蛛」的作業。就這樣,李漢歌開始走近蜘蛛。   剛開始的時候,他把蜘蛛帶回家還只是放在盒子裏養,可是有一天,他靈機一動,突然産生了一個新的想法。于是就跟媽媽說,你看咱家陽台上養了那麽多的花,要是放上一兩只蜘蛛多好,就像回到了大自然。媽媽覺得他說得挺有道理,就答應了。結果過了幾天,媽媽發現多了好些蜘蛛。原來,李漢歌挺有心眼,怕媽媽接受不了散養,就下了個「套兒」。一下子從盒子裏養變成散養,蜘蛛們從此「登堂入室」了,可這才是開始。   後來,李漢歌了解到蜘蛛繁殖能力超強,家裏的蜘蛛在很短的時間裏多了起來。媽媽恐怕家裏的蜘蛛寵物,只有更多沒有最多,索性騰出一套房子讓他和蜘蛛住在一起,還起名兒叫:漢歌的蜘蛛窩兒,在這個窩裏的蜘蛛不能按只數,得按種類數。   作爲「窩主」,李漢歌更是盡職盡責地進行研究。有時候爲了觀察蜘蛛結網,漢歌經常一宿都不睡覺,看絲開頭結在哪,結尾在哪。幾年觀察下來,他總共記錄的蜘蛛有32種。這些是李漢歌能識別的,還有許多識別不了的品種。東城區科技館高凱老師介紹,鑒定蜘蛛的事特別麻煩,需要用專門的顯微鏡,通過鑒定生殖器的辦法進行鑒定,所以鑒定起來很困難。現在我國研究蜘蛛的科學家也比較少。   愛「蟲」不怕被蟲傷   同學們稱李漢歌爲「蜘蛛王」,他自己這樣評價自己,「我只是最近研究蜘蛛比較多而已。」事實上,李漢歌不僅只是喜歡蜘蛛,在他家裏,一共養了多少種動物,連他自己也說不清。他向記者大致數了一下養過的動物:蜘蛛、龜、癞蛤蟆、蜥蜴、蠍子……「數以百計吧。」   「有沒有想過哪一天不養蟲?」   「絕對不可能!」    這是李漢歌回答記者所有提問中,最堅決的一次。不過,李漢歌也一樣嘗過蟲子的厲害。「養蠍子的時候,我去喂它,尾巴紮我這兒了。」他用手指頭摁著下巴上被蜇的位置說:「蜇一大包,一星期才消下去呢!疼了好幾天。」但被蟲子蜇,在從小養蟲的李漢歌看來實在是「很正常」。   「蟲王」們將齊聚工作室   在今年9月的開學典禮上,李漢歌從北京二中鈕小桦校長手中接過了一塊寫有「李漢歌工作室」字樣的牌子。從此,作爲高中生的他有了自己的工作室。這間位于學校實驗樓4層的一間2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就是他的研究基地。   因爲工作室剛成立,目前除了李漢歌這位「研究員」外,實驗室裏只有兩只紅玫瑰蜘蛛、一只綠蜥、兩只慢吞吞的陸龜和一只癞蛤蟆。10月23日記者在二中采訪時,李漢歌帶記者拜訪了這些小「家夥」。除此之外,實驗室裏的研究器材只有一台電腦和連接電腦的顯微鏡。   每天中午和下午放學後,李漢歌都會到實驗室來,看看他的這些朋友們,照顧研究對象的飲食起居,進行觀察和實驗。   眼下,李漢歌工作室即將進行裝修了。裝修好後,工作室裏將會有更多的「蟲」,不僅有他們所飼養的「蟲」,還會有更多的和李漢歌一樣迷戀「蟲」的「蟲王」們共同加入到這個研究團隊中。   嘻哈「蟲王」李漢歌   見到李漢歌第一個印象是走路有些搖搖晃晃,透著一股子嘻哈的味道。後來得知這是練舞留下的「後遺症」。   李漢歌有股韌勁,只要是喜歡的東西李漢歌都會自己去鑽研,並且憑借著這股子韌勁兒,都能取得很出色的成績,跳舞也不例外。還在上初三的他,就在學校成立了一個專門的街舞社團。雖然沒有參加過各種培訓,但是他通過自己看錄像,去「照貓畫虎」,居然戰勝了很多專業選手,獲得了一個街舞比賽的冠軍。   李漢歌很有個性,他從來不相信權威,敢于挑戰,有自己的判斷力。書裏說,蜘蛛在發情期都是雄蜘蛛主動去找雌蜘蛛,雌蜘蛛往往都是守株待兔等著雄蜘蛛「找上門來」,然後在交配之後將其吃掉。李漢歌就不信這些,他通過觀察發現,雌蜘蛛在發情期中,往往會分泌一種物質,雄蜘蛛是吃過這種物質之後才會「上門送死」來的。而且他用相機拍到了這種分泌物。他的這一發現讓很多指導他科研的老師都很吃驚。   正是因爲這種韌勁兒以及這種不相信權威的個性,讓李漢歌收獲了一個又一個科技大獎。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