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中國石碟記載秘辛 外星人萬年前造訪過地球?

來源:互聯網  2008-12-13 08:26:04  評論

王朝网络

據說在中國西部高原一座大山裏,有人發現了一些一萬兩千年前的石碟,上面的神秘文字,是來自名叫杜立巴人的外星生命。有人相信,這些石碟記載了一個令人驚奇的故事。

外星人是否早在一萬年前就造訪過中國?那些神秘的石碟是否與今天的UFO目擊事件存在聯系?

請跟隨我們,一起探尋中國的羅斯韋爾事件。

據說神秘的杜立巴石碟事件,就發生在青藏高原東北端的巴顔喀拉山脈。1938年,一位考古學家帶領一支考古隊來到那裏。他們考察了一系列相互連通的山洞,他們的發現令人驚歎不已。

但這些並不是普通的墓穴。這就是所謂的杜立巴石碟。據說,石碟中心有一個孔,表面有螺旋形的凹槽,從中心延伸到邊沿,凹槽上面布滿類似象形文字的符號。

據稱,這些杜立巴石碟被當作文物歸類保存起來。大約20年後,一位中國教授對破譯石碟上的象形文字産生了興趣。僅用了很短的時間,這位教授就成功解讀了這些外星文字,在石碟裏這些外星生命自稱杜立巴人。

故事是這樣的,1萬2千年前,外星人的飛船墜毀在中國的西部地區。他們在山洞裏留下這些石碟,隨後離開。盡管這一研究報告包括他的作者,隨後不知所終,但杜立巴石碟的故事並沒有被人遺忘。許多報刊雜志的報道,使得杜立巴石碟故事廣爲人知。

從那以後,杜立巴石碟的故事在世界上廣爲流傳。一些UFO研究者稱,在巴顔喀拉山脈,杜立巴人的故事已經通過口述的形式流傳了下來。有些古老傳說,講到早期部族首領的怪異相貌,讓人聯想到外星人。更有一種說法,認爲杜立巴人來自天狼星。

UFO研究者普遍認爲,古代傳說中的神靈,其實就是外星生命。但是到現在爲止,有關證據只有兩張照片和一個可能是用外星文字記錄的傳說。

外星人是否真的在一萬兩千年前造訪巴顔喀拉山?接下來,將展示一些關于杜立巴石碟的新發現,並提出一些能夠佐證外星人在遠古時代到訪過地球的證據。

據稱,1938年,一支考古隊在與世隔絕的巴顔喀拉山脈有了驚人的發現。他們在山洞中發現了形狀奇特的遺骸和數百個神秘石碟,被稱作杜立巴石碟。但那些山洞後來再也沒有被找到過。

據說,當時考古隊還在石壁上發現太陽、星星以及其它天體的圖畫。

研究者介紹:有些畫畫了一個太陽系,或者說有人認爲它是太陽系,還畫了一些其他的星系,在這兩個部分當中,有一條線連著,也許這就是杜立巴人,杜立巴石碟從那個星系到這裏來造訪留下的一個星圖。

這些類似星象圖的壁畫,是否可以證明外星人在一萬兩千年前來到了巴顔喀拉山?

UFO研究者認爲,世界各地的古代藝術品,似乎可以證明早期的人類曾與外星人做過接觸。最早的例證是3萬年前原始人的洞穴壁畫。

天空是遠古人壁畫裏常見的主題,因爲天空本來就是古人一開始關注的東西,對于原始民族來說,天空是他們最早的文化資源。他們仰望天空,覺得很神秘。所以對天空做各種各樣的假想,這些假想使他們最早的文化的起源。

人類對于宇宙的遐想,成爲各個時期藝術作品中最爲普遍的主題。國外研究者認爲,藝術品中所展現的神秘物體可能是來自其它的星球。法國的史前時期,人們對三角形的物體充滿了神秘色彩,有些畫像中人們手持著奇特的工具,而且好像還戴著頭盔。有人斷定,這些畫像就是遠古人所描繪的外星人。

但UFO研究者也承認,還存在其它可能的解釋:也可能就是布羅德酋長做一些祭祀,讓繪畫者描述出來了。

對于杜立巴石碟,是否也有類似的解釋?有學者依據它的外形,對石碟來曆作出新的推斷。

研究者猜測:這個石跌很像育碧,因爲中國古代的育碧放在墓穴裏,人們覺得可以免除一些魔鬼的侵擾和災害。有人懷疑既說這個很像墓穴,又有很多石碟,它是不是相當于中國古代用的育碧呢?

中國古代最有名的一塊玉璧,是春秋時期那塊價值連城的和氏璧。而最初的璧,並不是單純的藝術品,而是用于祭祀的禮器,是王權的象征。

《周禮·春官·大宗伯》記載周朝用于祭祀的禮器共有六種:璧、琮、圭、琥、璋、璜。分別對應天地東南西北六個方向,其中以璧來祭禮天,璧在六種禮器中地位最高。

從商周到秦漢,幾乎所有的玉璧,都保持著相同的形狀,也就是杜立巴石碟的樣式,圓盤形狀,中間有一個孔。

而那個破譯外星象形文字的說法,也很值得懷疑。如果確有其事,那麽這位破譯者,就是遠遠超過曾破譯過古埃及文字商博良的語言天才。

但是這裏面會有一個誤解,因爲外星人的文字不一定象形的,即便是象形的,也是像其他外星的那些人或事的形。

埃及的羅塞塔石碑是公元前196年雕刻成的,用來記錄法老王的功德。石碑使用了三種文字,包括古埃及象形文字、簡化象形文字和希臘文。1822年,法國曆史學家商博良,在經過多年研究後翻譯了這些碑文。他之所以能夠成功,主要得益于他同時精通希臘語和古埃及語。一般來說,在對相關語言完全陌生的情況下,很難翻譯出這樣碑文。

據說,杜立巴石碟還具有某些特殊的光電特質。這引起上個世紀60年代末,蘇聯科學家的研究興趣。據說在檢驗了這些石碟的成份後,蘇聯的科學家對杜立巴石碟的整體圖案進行了研究。

有些石碟的直徑是30厘米,有些石碟的圓周是30厘米,中間有一個手指大小的洞。有一條螺旋的凹槽從中心延伸到邊緣。于是,蘇聯的科學家將石碟放置在一個可旋轉的裝置,試圖播放它們。

突然,檢驗設備發出劇烈的震動。據說這是因爲石碟曾經被放置在很強的磁場裏所致。

有些UFO研究者認爲,這說明石碟是信號裝置。

杜立巴人是否像電影《E.T.》中外星人所做的那樣,憑借石碟向他們的星球發送信號?爲什麽那些文字排列成螺旋狀?

自然界中,螺旋線是一種普遍法則。在藝術史上,螺旋形也是一個很普遍的主題。

在我國,人們發現了這些公元前3千年的彩繪陶罐,上面用畫筆和顔料繪有螺旋形的圖案。而就在同一時期,埃及人發明了象形文字,他們用螺線表示數字100。螺旋線是繪畫中極爲普遍的題材,它們有極爲廣闊的時空分布。

如果杜立巴石碟真如所說的那樣神奇,並帶有電荷,那麽這是否就是中國的羅斯韋爾事件?

1947年7月美國新墨西哥州,據傳發現了UFO墜落的殘骸,甚至包括外星人屍體。隨後這些證據消失無蹤,只有若幹證人的口頭目擊描述,至今難以確證。但由于此事廣爲流傳,因此羅斯維爾已經成爲UFO登陸地球事件的代名詞。

那麽杜立巴石碟的故事又怎樣呢,它是否證據充分,能否被稱作中國的羅斯維爾事件呢?

關于美國的羅斯威爾事件,報刊雜志連篇累牍的報道,緊接著電視上目擊者頻頻露面,然後不斷有相關的圖書出版。這樣,羅斯韋爾事件開始廣爲流傳。但是迎合讀者的娛樂性報紙長篇累牍的報道,嚴重降低了羅斯韋爾事件,和杜立巴人事件的可信度。

最初報道的來源,現已無處可查,而報道的方式也令人質疑,被娛樂性報刊廣泛報道,提高了公衆關注度,也促使更多研究者加入到尋找證據的行列。

中國西部高原地區地域遼闊,氣候惡劣,以往交通不便,很少有旅遊者進入。方圓20萬平方公裏左右,海拔是6000米,地理環境比較惡劣,只有一個公路通到那裏,人迹罕至。

國外有研究者認爲,在這荒涼地帶的一個叫做維朗的村落中,生活著杜立巴人的後裔。據說維朗村民身材普遍不高,與傳說中的外星人外貌很吻合。

這個撲朔迷離的村子之所以揚名域外,是因爲一位英國探險家自稱造訪過那裏。1978年,作家戴維·阿甘姆幫助出版了英國探險家卡爾·羅賓·埃文斯的旅行日記,書名是《流亡的太陽神》,內容介于科幻和紀實之間。

這本書非常的轟動,但是很多人懷疑是不是真實的。調查結果是作者本人確有其人,但是這位埃文斯博士很可能是虛構的,既然這個人是虛構的,那麽他經曆這些事件也都是虛構的。

1998年8月,戴維·阿甘姆在英國的著名雜志《奇異時代》上承認,《流亡的太陽神》是一本虛構的小說。

但堅信杜立巴事件的人們,仍對此難以釋懷。就像羅斯韋爾事件一樣,杜立巴人事件不斷被人關注,並且新的證據也已經被找到。是否在我們的外層空間漂浮著巨大的、有螺旋圖案的杜立巴石碟?

據稱,在中國發現的杜立巴石碟是一萬兩千年前迫降在地球上的外星人制造的。UFO研究者戴維·塞雷德稱,1996年,美國宇航局的航天飛機在太空拍攝到一些令人震驚的畫面,有形似杜立巴石碟的神秘物體在太空漂浮。他認爲那是外星人的飛船,並將它們稱爲「美國宇航局的UFO」。

杜立巴石碟與美國宇航局的UFO有驚人的相似:石碟中央有一個圓孔,邊緣有呈直角的切口,而且表面有螺旋形分布的紋樣,這些都與在美國宇航局的錄影帶中所看到的完全相同。

美國宇航局對外公布的大量太空影像中的一部分,是由哥倫比亞航天飛機在執行編號STS75任務時拍攝的,唐納德·比安奇天文館主任、加利福尼亞大學天文學教授斯蒂芬·沃爾頓博士,仍然記得這次飛行任務。

斯蒂芬·沃爾頓博士回憶道:在這次特殊的飛行任務中,宇航員嘗試通過一個安裝在航天飛機底部的很長的金屬線來發電。但不幸的是,金屬線折斷了。

這些物體好像是從垂下來的金屬線旁飛過。塞雷德據此確信他們就是飛碟。戴維·塞雷德認爲,它們以不同的速度運動,這表明是由內在動力驅動的。

但沃爾頓卻有不同看法: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這些物體突然快速運動的時侯,恰好是航天飛機點燃推進器的時間。

雖然沒人能確定這些物體上的奇特螺線是什麽,但每個人有都有自己的解釋: 戴維·塞雷德認爲:當我定格影片,就會看到一條螺線從中心延伸到邊緣。如果我們仔細觀察這些物體,把圖像拉近,我們會發現它們在不停地顫動,並發出奇特的能量波;斯蒂芬·沃爾頓博士卻不認爲這些閃光和電流有什麽關系,他認爲那只是光學效果,認爲這些可疑的物體只是航天攝像機的光學幻象。

斯蒂芬·沃爾頓博士解釋道:你看到的可能只是一塊在陽光中轉動的太空碎石,它會不時發出閃光。它的閃光又與攝像機每秒30格的速度産生交互作用。

沃爾頓的一個簡單實驗可以解釋這一現象。斯蒂芬·沃爾頓博士解釋道:我手上是一個噴霧罐的白色塑料蓋子。如果將它放在攝像機前,然後我們將攝像機移開使之失焦,你會發現這個白色蓋子的模糊影像看起來就像一個甜面包圈狀的物體,邊緣是圓形的,中間有一個洞。

但一些對飛碟深信不疑的人,對這種解釋表示懷疑。

就像對羅斯韋爾事件的反應一樣,一些UFO研究者認爲美國宇航局的影片,證明美國政府正在隱瞞其已經抓獲外星人的事實。

能否找到更具有說服力的證據呢?

1947年新墨西哥州羅斯韋爾墜毀事件的物證已經無處可查,而杜立巴石碟的物證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約在1974年,一位了解杜立巴石碟故事的奧地利工程師聲稱,他在中國有了驚人的發現,是一張酷似石碟的照片,但是上面的石碟沒有凹槽,無法斷定它們就是杜立巴石碟。這些寶麗萊相機照下來照片是僅有的證據。所以人們要問,是否這只是個騙局,還是真的確有其事?

經過國內ufo研究者的調查,西安沒有哪家博物館曾經展出過所謂的石碟,外觀與此相似的出土文物大多是玉璧或是普通的石雕。所以,直到今天,杜立巴人事件的證據也只是幾張照片而已。

人們之所以比較相信或者熱衷于杜立巴事件,因爲它實在太吸引人了,而且既然世界各地都有羅斯威爾事件,爲什麽就不能有一個中國的羅斯威爾事件。

其實許多研究者,也意識到杜立巴事件在人證和物證方面的不足之處。

豪斯多夫在他的著作《中國的羅斯韋爾事件》中指出,杜立巴石碟以及其它重要的物證已經遺失或是被損毀。因爲已經時隔50多年,是否它還被擱置在某一個角落,或許是被一位了解其中奧妙的ufo愛好者有意收藏起來?我們都無從得知。曆史已經離我們遠去,而奧秘也被時間漸漸稀釋。現在很難辨別事實和幻想。

談到中國曆史上的ufo目擊事件,總能引起國內外研究者的極大興趣。

衆所周知,因爲出于政治的需要,曆代宮廷都設有觀測天象的部門,也因此保留爲數最多的觀測文獻。其中很多記載了類似ufo的目擊事件。

公元前139年西漢武帝時期,「夏四月,有星如日,夜出.」這顆不同尋常的亮星,讓人聯想或許這就是一次ufo目擊事件。

《晉書》記載,公元317年的一天,三個發強光物體在白天出現,景象壯觀.特別是提到「左右兩珥」表示此發光體不是圓形,而是左右側突出如耳,正如我們所熟悉的飛碟外形輪廓。

明代文獻,則記述了一次酷似組隊飛行的ufo目擊事件:明武宗正德年間,一個暮春黃昏,南方出現一顆青白色的流星,尾部托著光迹,起自東南,緩緩劃過天際向西北飛行,緊隨其後,有幾顆小星起而跟隨。

清代的新聞時事畫刊《點石齋畫報》一則報道,被譽爲中國ufo觀測史上最出色的一篇生動詳實的UFO目擊報告:一幅名爲《赤焰騰空》的畫,事發地點是1892年秋天的南京。朱雀橋上行人如雲,皆在仰目天空,爭相觀看一團熠熠火焰。畫家如此記載:『九月二十八日晚間八點,金陵城南,忽見一球形如巨卵,色呈紅色,飄蕩半空,自西向東,其行甚緩。由于傍晚天空浮雲遮蔽,天色昏暗。這紅色球體,看的很是分明。當時圍觀的百姓不下數百人,大約一頓飯的功夫,紅球漸行漸遠,直至消失。有人說這是流星過境,但有人反駁說,流星通常轉瞬即逝。而這紅色的球自近而遠,自有而無,持續時間很長,不可能是流星。有的說是兒童放天燈,但是當時的風向是向西北吹的,而此球卻是逆風而行,向東飛去,顯然不是天燈。人群衆說紛芸,莫衷一是。

這篇報道將時間、地點、目擊人數、物體大小、顔色、發光強度、飛行速度等因素都明確記述下來,甚至還包括現場目擊者的種種解釋猜測。堪稱細致完備。

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受境外相關報道的影響,中國也興起了ufo熱潮。

尤其是1981年一次目擊事件,目擊者超過幾十萬。紫金山天文台先後分別收集到一百多份目擊報告。

根據目擊者描繪的複原圖可見,這是一個螺旋狀的UFO。它從內蒙古自治區南部與陝西北部交界地區上空,飛至新疆南部地區上空,跨越距離約兩千公裏。

對于這次目擊事件,研究仍在繼續。

由于我國人口衆多,ufo愛好者爲數衆多,因此近年UFO目擊報告數量也比較多。根據媒體的統計,中國有世界上最大的UFO俱樂部--中國UFO研究會,並且有發行量達數十萬份的UFO刊物。UFO愛好者和學者定期會面,交流觀測技巧,探討相關報道。

現在讓我們回到這個問題:杜立巴人事件是否是中國的羅斯韋爾事件?

研究者認爲:杜立巴事件證據模糊,而且通過所有的分析看,基本上是虛構的一個故事。

科學理性永遠與充滿想象的動人故事相伴隨行。與羅斯韋爾事件如出一轍,杜立巴人事件也包括了迫降的宇宙飛船、外星人甚至還有傳說中他們的後裔等等吸引人的熱點。

如果它是真的,中國的外星人故事將要追溯到一萬兩千年前。但物證的缺乏使研究者很難采信。

杜立巴人事件所涉及的人,包括中國的科學家,以及報道過此事的記者,都不曾在其它的地方被提起過。沒人知道他們是誰。沒有證據能證明他們確實存在過。

但是仍有人對此堅信不疑。

豪斯多夫認爲:我確信,這些石碟背後隱藏著事情的真相。我相信716塊石碟中的大部分仍在石洞中。也許某一天,再次有人偶然探訪那裏並發現這些石洞,那將是轟動世界的事情。如果能再次發現那些石碟,那麽有關杜立巴人的故事將被重新提起。(中央電視台《探索·發現》)

(來源:中國新聞網)

[url=/bbs/detail_1886754.html][img]http://images.wangchao.net.cn/images/upload/images/kepu/1229127961859.jpg[/img][/url] 據說在中國西部高原一座大山裏,有人發現了一些一萬兩千年前的石碟,上面的神秘文字,是來自名叫杜立巴人的外星生命。有人相信,這些石碟記載了一個令人驚奇的故事。 外星人是否早在一萬年前就造訪過中國?那些神秘的石碟是否與今天的UFO目擊事件存在聯系? 請跟隨我們,一起探尋中國的羅斯韋爾事件。 據說神秘的杜立巴石碟事件,就發生在青藏高原東北端的巴顔喀拉山脈。1938年,一位考古學家帶領一支考古隊來到那裏。他們考察了一系列相互連通的山洞,他們的發現令人驚歎不已。 但這些並不是普通的墓穴。這就是所謂的杜立巴石碟。據說,石碟中心有一個孔,表面有螺旋形的凹槽,從中心延伸到邊沿,凹槽上面布滿類似象形文字的符號。 據稱,這些杜立巴石碟被當作文物歸類保存起來。大約20年後,一位中國教授對破譯石碟上的象形文字産生了興趣。僅用了很短的時間,這位教授就成功解讀了這些外星文字,在石碟裏這些外星生命自稱杜立巴人。 故事是這樣的,1萬2千年前,外星人的飛船墜毀在中國的西部地區。他們在山洞裏留下這些石碟,隨後離開。盡管這一研究報告包括他的作者,隨後不知所終,但杜立巴石碟的故事並沒有被人遺忘。許多報刊雜志的報道,使得杜立巴石碟故事廣爲人知。 從那以後,杜立巴石碟的故事在世界上廣爲流傳。一些UFO研究者稱,在巴顔喀拉山脈,杜立巴人的故事已經通過口述的形式流傳了下來。有些古老傳說,講到早期部族首領的怪異相貌,讓人聯想到外星人。更有一種說法,認爲杜立巴人來自天狼星。 UFO研究者普遍認爲,古代傳說中的神靈,其實就是外星生命。但是到現在爲止,有關證據只有兩張照片和一個可能是用外星文字記錄的傳說。 外星人是否真的在一萬兩千年前造訪巴顔喀拉山?接下來,將展示一些關于杜立巴石碟的新發現,並提出一些能夠佐證外星人在遠古時代到訪過地球的證據。 據稱,1938年,一支考古隊在與世隔絕的巴顔喀拉山脈有了驚人的發現。他們在山洞中發現了形狀奇特的遺骸和數百個神秘石碟,被稱作杜立巴石碟。但那些山洞後來再也沒有被找到過。 據說,當時考古隊還在石壁上發現太陽、星星以及其它天體的圖畫。 研究者介紹:有些畫畫了一個太陽系,或者說有人認爲它是太陽系,還畫了一些其他的星系,在這兩個部分當中,有一條線連著,也許這就是杜立巴人,杜立巴石碟從那個星系到這裏來造訪留下的一個星圖。 這些類似星象圖的壁畫,是否可以證明外星人在一萬兩千年前來到了巴顔喀拉山? UFO研究者認爲,世界各地的古代藝術品,似乎可以證明早期的人類曾與外星人做過接觸。最早的例證是3萬年前原始人的洞穴壁畫。 天空是遠古人壁畫裏常見的主題,因爲天空本來就是古人一開始關注的東西,對于原始民族來說,天空是他們最早的文化資源。他們仰望天空,覺得很神秘。所以對天空做各種各樣的假想,這些假想使他們最早的文化的起源。 人類對于宇宙的遐想,成爲各個時期藝術作品中最爲普遍的主題。國外研究者認爲,藝術品中所展現的神秘物體可能是來自其它的星球。法國的史前時期,人們對三角形的物體充滿了神秘色彩,有些畫像中人們手持著奇特的工具,而且好像還戴著頭盔。有人斷定,這些畫像就是遠古人所描繪的外星人。 但UFO研究者也承認,還存在其它可能的解釋:也可能就是布羅德酋長做一些祭祀,讓繪畫者描述出來了。 對于杜立巴石碟,是否也有類似的解釋?有學者依據它的外形,對石碟來曆作出新的推斷。 研究者猜測:這個石跌很像育碧,因爲中國古代的育碧放在墓穴裏,人們覺得可以免除一些魔鬼的侵擾和災害。有人懷疑既說這個很像墓穴,又有很多石碟,它是不是相當于中國古代用的育碧呢? 中國古代最有名的一塊玉璧,是春秋時期那塊價值連城的和氏璧。而最初的璧,並不是單純的藝術品,而是用于祭祀的禮器,是王權的象征。 《周禮·春官·大宗伯》記載周朝用于祭祀的禮器共有六種:璧、琮、圭、琥、璋、璜。分別對應天地東南西北六個方向,其中以璧來祭禮天,璧在六種禮器中地位最高。 從商周到秦漢,幾乎所有的玉璧,都保持著相同的形狀,也就是杜立巴石碟的樣式,圓盤形狀,中間有一個孔。 而那個破譯外星象形文字的說法,也很值得懷疑。如果確有其事,那麽這位破譯者,就是遠遠超過曾破譯過古埃及文字商博良的語言天才。 但是這裏面會有一個誤解,因爲外星人的文字不一定象形的,即便是象形的,也是像其他外星的那些人或事的形。 埃及的羅塞塔石碑是公元前196年雕刻成的,用來記錄法老王的功德。石碑使用了三種文字,包括古埃及象形文字、簡化象形文字和希臘文。1822年,法國曆史學家商博良,在經過多年研究後翻譯了這些碑文。他之所以能夠成功,主要得益于他同時精通希臘語和古埃及語。一般來說,在對相關語言完全陌生的情況下,很難翻譯出這樣碑文。 據說,杜立巴石碟還具有某些特殊的光電特質。這引起上個世紀60年代末,蘇聯科學家的研究興趣。據說在檢驗了這些石碟的成份後,蘇聯的科學家對杜立巴石碟的整體圖案進行了研究。 有些石碟的直徑是30厘米,有些石碟的圓周是30厘米,中間有一個手指大小的洞。有一條螺旋的凹槽從中心延伸到邊緣。于是,蘇聯的科學家將石碟放置在一個可旋轉的裝置,試圖播放它們。 突然,檢驗設備發出劇烈的震動。據說這是因爲石碟曾經被放置在很強的磁場裏所致。 有些UFO研究者認爲,這說明石碟是信號裝置。 杜立巴人是否像電影《E.T.》中外星人所做的那樣,憑借石碟向他們的星球發送信號?爲什麽那些文字排列成螺旋狀? 自然界中,螺旋線是一種普遍法則。在藝術史上,螺旋形也是一個很普遍的主題。 在我國,人們發現了這些公元前3千年的彩繪陶罐,上面用畫筆和顔料繪有螺旋形的圖案。而就在同一時期,埃及人發明了象形文字,他們用螺線表示數字100。螺旋線是繪畫中極爲普遍的題材,它們有極爲廣闊的時空分布。 如果杜立巴石碟真如所說的那樣神奇,並帶有電荷,那麽這是否就是中國的羅斯韋爾事件? 1947年7月美國新墨西哥州,據傳發現了UFO墜落的殘骸,甚至包括外星人屍體。隨後這些證據消失無蹤,只有若幹證人的口頭目擊描述,至今難以確證。但由于此事廣爲流傳,因此羅斯維爾已經成爲UFO登陸地球事件的代名詞。 那麽杜立巴石碟的故事又怎樣呢,它是否證據充分,能否被稱作中國的羅斯維爾事件呢? 關于美國的羅斯威爾事件,報刊雜志連篇累牍的報道,緊接著電視上目擊者頻頻露面,然後不斷有相關的圖書出版。這樣,羅斯韋爾事件開始廣爲流傳。但是迎合讀者的娛樂性報紙長篇累牍的報道,嚴重降低了羅斯韋爾事件,和杜立巴人事件的可信度。 最初報道的來源,現已無處可查,而報道的方式也令人質疑,被娛樂性報刊廣泛報道,提高了公衆關注度,也促使更多研究者加入到尋找證據的行列。 中國西部高原地區地域遼闊,氣候惡劣,以往交通不便,很少有旅遊者進入。方圓20萬平方公裏左右,海拔是6000米,地理環境比較惡劣,只有一個公路通到那裏,人迹罕至。 國外有研究者認爲,在這荒涼地帶的一個叫做維朗的村落中,生活著杜立巴人的後裔。據說維朗村民身材普遍不高,與傳說中的外星人外貌很吻合。 這個撲朔迷離的村子之所以揚名域外,是因爲一位英國探險家自稱造訪過那裏。1978年,作家戴維·阿甘姆幫助出版了英國探險家卡爾·羅賓·埃文斯的旅行日記,書名是《流亡的太陽神》,內容介于科幻和紀實之間。 這本書非常的轟動,但是很多人懷疑是不是真實的。調查結果是作者本人確有其人,但是這位埃文斯博士很可能是虛構的,既然這個人是虛構的,那麽他經曆這些事件也都是虛構的。 1998年8月,戴維·阿甘姆在英國的著名雜志《奇異時代》上承認,《流亡的太陽神》是一本虛構的小說。 但堅信杜立巴事件的人們,仍對此難以釋懷。就像羅斯韋爾事件一樣,杜立巴人事件不斷被人關注,並且新的證據也已經被找到。是否在我們的外層空間漂浮著巨大的、有螺旋圖案的杜立巴石碟? 據稱,在中國發現的杜立巴石碟是一萬兩千年前迫降在地球上的外星人制造的。UFO研究者戴維·塞雷德稱,1996年,美國宇航局的航天飛機在太空拍攝到一些令人震驚的畫面,有形似杜立巴石碟的神秘物體在太空漂浮。他認爲那是外星人的飛船,並將它們稱爲「美國宇航局的UFO」。 杜立巴石碟與美國宇航局的UFO有驚人的相似:石碟中央有一個圓孔,邊緣有呈直角的切口,而且表面有螺旋形分布的紋樣,這些都與在美國宇航局的錄影帶中所看到的完全相同。 美國宇航局對外公布的大量太空影像中的一部分,是由哥倫比亞航天飛機在執行編號STS75任務時拍攝的,唐納德·比安奇天文館主任、加利福尼亞大學天文學教授斯蒂芬·沃爾頓博士,仍然記得這次飛行任務。 斯蒂芬·沃爾頓博士回憶道:在這次特殊的飛行任務中,宇航員嘗試通過一個安裝在航天飛機底部的很長的金屬線來發電。但不幸的是,金屬線折斷了。 這些物體好像是從垂下來的金屬線旁飛過。塞雷德據此確信他們就是飛碟。戴維·塞雷德認爲,它們以不同的速度運動,這表明是由內在動力驅動的。 但沃爾頓卻有不同看法: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這些物體突然快速運動的時侯,恰好是航天飛機點燃推進器的時間。 雖然沒人能確定這些物體上的奇特螺線是什麽,但每個人有都有自己的解釋: 戴維·塞雷德認爲:當我定格影片,就會看到一條螺線從中心延伸到邊緣。如果我們仔細觀察這些物體,把圖像拉近,我們會發現它們在不停地顫動,並發出奇特的能量波;斯蒂芬·沃爾頓博士卻不認爲這些閃光和電流有什麽關系,他認爲那只是光學效果,認爲這些可疑的物體只是航天攝像機的光學幻象。 斯蒂芬·沃爾頓博士解釋道:你看到的可能只是一塊在陽光中轉動的太空碎石,它會不時發出閃光。它的閃光又與攝像機每秒30格的速度産生交互作用。 沃爾頓的一個簡單實驗可以解釋這一現象。斯蒂芬·沃爾頓博士解釋道:我手上是一個噴霧罐的白色塑料蓋子。如果將它放在攝像機前,然後我們將攝像機移開使之失焦,你會發現這個白色蓋子的模糊影像看起來就像一個甜面包圈狀的物體,邊緣是圓形的,中間有一個洞。 但一些對飛碟深信不疑的人,對這種解釋表示懷疑。 就像對羅斯韋爾事件的反應一樣,一些UFO研究者認爲美國宇航局的影片,證明美國政府正在隱瞞其已經抓獲外星人的事實。 能否找到更具有說服力的證據呢? 1947年新墨西哥州羅斯韋爾墜毀事件的物證已經無處可查,而杜立巴石碟的物證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約在1974年,一位了解杜立巴石碟故事的奧地利工程師聲稱,他在中國有了驚人的發現,是一張酷似石碟的照片,但是上面的石碟沒有凹槽,無法斷定它們就是杜立巴石碟。這些寶麗萊相機照下來照片是僅有的證據。所以人們要問,是否這只是個騙局,還是真的確有其事? 經過國內ufo研究者的調查,西安沒有哪家博物館曾經展出過所謂的石碟,外觀與此相似的出土文物大多是玉璧或是普通的石雕。所以,直到今天,杜立巴人事件的證據也只是幾張照片而已。 人們之所以比較相信或者熱衷于杜立巴事件,因爲它實在太吸引人了,而且既然世界各地都有羅斯威爾事件,爲什麽就不能有一個中國的羅斯威爾事件。 其實許多研究者,也意識到杜立巴事件在人證和物證方面的不足之處。 豪斯多夫在他的著作《中國的羅斯韋爾事件》中指出,杜立巴石碟以及其它重要的物證已經遺失或是被損毀。因爲已經時隔50多年,是否它還被擱置在某一個角落,或許是被一位了解其中奧妙的ufo愛好者有意收藏起來?我們都無從得知。曆史已經離我們遠去,而奧秘也被時間漸漸稀釋。現在很難辨別事實和幻想。 談到中國曆史上的ufo目擊事件,總能引起國內外研究者的極大興趣。 衆所周知,因爲出于政治的需要,曆代宮廷都設有觀測天象的部門,也因此保留爲數最多的觀測文獻。其中很多記載了類似ufo的目擊事件。 公元前139年西漢武帝時期,「夏四月,有星如日,夜出.」這顆不同尋常的亮星,讓人聯想或許這就是一次ufo目擊事件。 《晉書》記載,公元317年的一天,三個發強光物體在白天出現,景象壯觀.特別是提到「左右兩珥」表示此發光體不是圓形,而是左右側突出如耳,正如我們所熟悉的飛碟外形輪廓。 明代文獻,則記述了一次酷似組隊飛行的ufo目擊事件:明武宗正德年間,一個暮春黃昏,南方出現一顆青白色的流星,尾部托著光迹,起自東南,緩緩劃過天際向西北飛行,緊隨其後,有幾顆小星起而跟隨。 清代的新聞時事畫刊《點石齋畫報》一則報道,被譽爲中國ufo觀測史上最出色的一篇生動詳實的UFO目擊報告:一幅名爲《赤焰騰空》的畫,事發地點是1892年秋天的南京。朱雀橋上行人如雲,皆在仰目天空,爭相觀看一團熠熠火焰。畫家如此記載:『九月二十八日晚間八點,金陵城南,忽見一球形如巨卵,色呈紅色,飄蕩半空,自西向東,其行甚緩。由于傍晚天空浮雲遮蔽,天色昏暗。這紅色球體,看的很是分明。當時圍觀的百姓不下數百人,大約一頓飯的功夫,紅球漸行漸遠,直至消失。有人說這是流星過境,但有人反駁說,流星通常轉瞬即逝。而這紅色的球自近而遠,自有而無,持續時間很長,不可能是流星。有的說是兒童放天燈,但是當時的風向是向西北吹的,而此球卻是逆風而行,向東飛去,顯然不是天燈。人群衆說紛芸,莫衷一是。 這篇報道將時間、地點、目擊人數、物體大小、顔色、發光強度、飛行速度等因素都明確記述下來,甚至還包括現場目擊者的種種解釋猜測。堪稱細致完備。 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受境外相關報道的影響,中國也興起了ufo熱潮。 尤其是1981年一次目擊事件,目擊者超過幾十萬。紫金山天文台先後分別收集到一百多份目擊報告。 根據目擊者描繪的複原圖可見,這是一個螺旋狀的UFO。它從內蒙古自治區南部與陝西北部交界地區上空,飛至新疆南部地區上空,跨越距離約兩千公裏。 對于這次目擊事件,研究仍在繼續。 由于我國人口衆多,ufo愛好者爲數衆多,因此近年UFO目擊報告數量也比較多。根據媒體的統計,中國有世界上最大的UFO俱樂部--中國UFO研究會,並且有發行量達數十萬份的UFO刊物。UFO愛好者和學者定期會面,交流觀測技巧,探討相關報道。 現在讓我們回到這個問題:杜立巴人事件是否是中國的羅斯韋爾事件? 研究者認爲:杜立巴事件證據模糊,而且通過所有的分析看,基本上是虛構的一個故事。 科學理性永遠與充滿想象的動人故事相伴隨行。與羅斯韋爾事件如出一轍,杜立巴人事件也包括了迫降的宇宙飛船、外星人甚至還有傳說中他們的後裔等等吸引人的熱點。 如果它是真的,中國的外星人故事將要追溯到一萬兩千年前。但物證的缺乏使研究者很難采信。 杜立巴人事件所涉及的人,包括中國的科學家,以及報道過此事的記者,都不曾在其它的地方被提起過。沒人知道他們是誰。沒有證據能證明他們確實存在過。 但是仍有人對此堅信不疑。 豪斯多夫認爲:我確信,這些石碟背後隱藏著事情的真相。我相信716塊石碟中的大部分仍在石洞中。也許某一天,再次有人偶然探訪那裏並發現這些石洞,那將是轟動世界的事情。如果能再次發現那些石碟,那麽有關杜立巴人的故事將被重新提起。(中央電視台《探索·發現》) (來源:中國新聞網)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