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信息化領路:制造業危機中有轉機

來源:互聯網  2008-12-13 19:00:24  評論

11月4日,工業和信息化部下發《關于當前形勢下保持船舶工業平穩較快發展的意見》。《意見》指出:「今年下半年特別是近兩個月以來,船舶工業發展的外部環境日益趨緊……世界新船訂造需求下降,造船市場下行趨勢逐漸形成。近年世界主要造船國家已形成龐大的造船能力,訂船需求大幅下滑將引發全球性的造船能力過剩,導致國際市場競爭加劇,新船訂單的承接和手持訂單的交付可能出現意想不到的困難。」

那麽,船舶工業的現狀到底如何呢?浪潮集團軍工(裝備)事業部總經理劉家斌近期特地前往北方和南方的船舶工業基地考察了一圈,親眼目睹了大量中小造船廠的窘迫處境:一些中小船舶制造企業是在全球經濟增長虛高的情況下紛紛盲目上馬,而一旦面臨經濟衰退,受到的沖擊就比較顯著。

通常,中小企業在接受船東的生産訂單時,並沒有這個行業的長期積累。他們依靠船東的首付款進行廠房建設,等船東的錢陸續到賬再逐步跟進後續的工作。但是這種「外延拉動型」的發展,在經濟危機的沖擊下出現了困難,船東的需求被迫調低,訂單紛紛取消,首付款還要收回,中小造船廠的處境雪上加霜。

遇到困境的何止造船業?據報道,曾經以每年高達60%的速度增長的中國鋼鐵出口目前也已出現了下降。中國家用電器和機械設備出口增速的下降減少了中國對鋼鐵的需求,而中國房價的大幅下降又導致建築活動萎縮,同樣抑制了鋼鐵的市場需求。中國鋼鐵工業目前正在遭受至少是十年來最爲劇烈而深重的行業低迷。中國10月份的鋼産量下降了17%。

面向出口的加工制造企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擊。統計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有6.7萬家以上的中小企業倒閉。據新華社報道,10月28日至11月1日,國家有關領導人分別調查了浙江和江蘇的部分地區,而調研的重點便是中小企業的經營情況。與此同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則于10月28日至31日期間,調研了廣州、珠海、東莞、中山等城市,並于隨後派出了專門的就業調研小組,再赴廣東。

制造業告急!

伴隨著今年寒冬到來的,是一場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嘯。由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一系列連鎖反應,不斷波及到全球,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難脫幹系。這也是經濟全球化所帶來的最直接的負效應。

從雷曼兄弟宣布破産至今兩個月,這場危機好像SARS病毒一般迅速蔓延,且愈演愈烈。11月22日,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警告稱,目前的金融危機已經演變成經濟危機。一場曠日持久的「保衛戰」開始在實體經濟中拉開。對于「中國制造」而言,也面臨著三十年來最嚴峻的考驗。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遠慮下的近憂供應鏈難題信 息 化領路永恒的主題:ERP世界是平的

制造業是指經物理變化或化學變化後成爲了新的産品,不論是動力機械制造,還是手工制造;也不論産品是批發銷售,還是零售,均視爲制造。

制造業是爲國民經濟其他部門提供生産資料,爲全社會提供日用消費品的生産部門,其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對原材料進行加工。

制造業是工業中的重要成員。在工業部門中,制造業占有中心地位。它與采礦業,電力、燃氣及水的生産和供應業,建築業同屬工業範疇,而制造業在其中占有中心地位。

小到一粒紐扣,大到一艘巨輪,其生産加工都屬于制造業的範疇。在國家統計局發布的國民經濟行業分類中,制造業涵蓋了31個行業。

制造業企業是工業産品的生産者。制造業企業的基本任務就是爲社會提供用戶所需的工業産品;同時要求以較少的投入取得較多的産出,以期取得必要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制造業企業是一個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經濟實體。企業成爲制造業循環鏈條的起點。

197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元年,同時也是新中國制造業發展的新起點。在之前的29年中,中國制造業效仿前蘇聯的發展模式,在軍工制造業上建立了一定的基礎。在與人們日常生活相關的消費品制造方面,也已經形成了相對完整的産業鏈,但仍舊無法滿足當時的市場需求。供不應求的最明顯標志就是當時人們手中的糧票、肉票、布票等各種指定的購買憑證。即使如此,消費者在購買時選擇的余地也非常小,原因在于産品種類的匮乏。

改革開放政策的提出,將封閉已久的國門打開,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國外産品開始進入中國市場,原本匮乏的市場變得豐富起來,這也使國人告別了憑票購物的時代。在這樣的市場激勵下,中國制造業開始活躍起來。一批國産品牌在這一時期成長了起來。

制造業産品的發展速度仍舊不及消費者需求的增速。國營企業和軍工企業作爲當時制造業企業的絕對主體,仍舊不能滿足消費者旺盛的購買欲望。民營制造業就在這樣的情勢下迅猛發展起來,成爲了中國制造業的一支生力軍。國外制造業企業開始進入中國,並將先進的技術和觀念引入到中國。CAD和財務軟件在制造業普及開來,就此拉開了中國制造業信息化的序幕。

進入世紀交替之際,中國制造業發展也步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中國加入WTO後的一系列政策,爲制造業發展提供了相對開放和寬松的環境。伴隨著經濟全球化趨勢的加劇,發達國家制造業紛紛湧入中國,把「中國制造」推向了全球市場。憑借低成本的勞動力市場優勢,中國成爲了全世界制造業的中心,這也培育了中國沿海地區衆多出口導向型的制造企業。

2003年之後,中國制造業整體産業鏈獲得了一次重塑和發展的機會。這得益于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大規模投資和旺盛的市場需求以及國際貿易的積累。之所以說是整體産業鏈的發展,是因爲這次的發展從汽車制造業、電子和通信産品制造業、造船業等制造業爲起點,帶動了重型機械制造業的發展,進而刺激了原材料加工制造業的發展。

制造業企業在這段時間內也進行了重新洗牌,民營制造業企業一改最初小作坊似的運作模式,朝著規模化方向發展,具備了進軍國際市場的能力。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走出了國門,借助收購、並購的方式融入到了全球市場之中。在這一過程中,信息化對制造業發展的支撐作用越來越顯著,信息化應用程度成爲了衡量制造業企業實力的重要指標,而制造業企業更是將信息化應用視爲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手段之一。

三十年間,中國制造業從稚嫩走向成熟,中國制造業增速已經連續20年居全球之首,制造業增加值10956億美元,成爲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制造大國。中國當之無愧的成爲了「世界工廠」。

世界是平的,我們在這個平的世界得到了自己的那一塊奶酪。

不過這塊奶酪漸漸的變了味。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遠慮下的近憂供應鏈難題信 息 化領路永恒的主題:ERP遠慮下的近憂

在「中國制造」風靡全球的同時,越來越多的「壞消息」傳出。憑借價格優勢贏得歐美市場的中國産品,頻繁招致反傾銷制裁;中國出口産品由于質量、産品成分不符合西方國家的法規,而被大量召回;高汙染、高能耗的制造業企業對環境造成了難以逆轉的嚴重破壞;部分制造業企業在擴張中出現了産能過剩和利潤下滑的現象……種種迹象讓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中國制造業,是否我們對于中國制造業的定位存在誤區,是否我們對于中國制造業前景的樂觀是盲目的?

其實,制造業的危機早在若幹年前已經初現端倪。

工業和信息化部楊學山副部長在今年4月的講話中指出:「我們的制造業在大部分行業還處于行業的低端,也就是說這個行業在國際水平中處于低端,所以說我們盡管産業很大,但是利潤不高,競爭力不強,所以大而不強是一個突出問題。」

素來以直言著稱的經濟學家、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郎鹹平今年9月出版了《産業鏈陰謀》。在這本書中,郎鹹平大聲疾呼:「我們被定位在價值最低的制造業環節,而這個環節的特征就是耗費資源、破壞環境、剝削勞動力。」郎鹹平的論斷,其實也是多年來黨和政府、有關專家一直擔心的事情:大部分中國的制造業企業,仍然憑借著落後的管理方式,利用簡單的勞動力成本優勢,滿足于越來越難維持的一點點蠅頭小利,生活在全球制造業産業鏈的低端。

如果我們順著楊學山副部長和郎鹹平教授的思路走下去,就不難得出進一步的結論:制造業的困境,從外因上看是金融危機沖擊的結果,從內因上看,先天不足釀成了悲劇,因此衰退的到來只是一個早晚的問題。這場危機一定會來,早來比晚來還要好一點,因爲我們可以從早來的危機中警醒,在重圍中殺出一條血路。

冷靜回顧世界制造業發展的曆史,重新梳理中國制造業的成長曆程,問題慢慢的浮現出來。在中國制造業龐大規模的背後,潛藏著諸多隱患。而在諸多隱患中,供應鏈管理的不足又成爲重中之重。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遠慮下的近憂供應鏈難題信 息 化領路永恒的主題:ERP供應鏈難題

供應鏈問題被提出來,和制造業的價值創造過程是密不可分的。每一個制造業企業,在其創造價值的過程中,都離不開從原材料的采購,直到交付給客戶成品的,一整條的閉環鏈條。在這個鏈條中,從計劃、采購,一直到生産和交付,每一個環節都密切相關,並且每一個環節都可以創造價值。

在制造業管理水平相對處于粗放階段的時候,企業只要大幅度降低原材料的采購價格,控制好勞動力成本,就可以獲得較大幅度的利潤。反過來說,如果一個國家或地區的原材料和勞動力價格都很低,也就給粗放型管理提供了土壤。企業滿足于過度榨取自然資源和勞動力資源,對生産過程的精細化管理相對就不是那麽迫切,大多數中國落後的制造業企業其實就處于這種狀態。

落後的粗放型管理,雖然在經濟泡沫中也快速增長,可惜這種增長是建立在對資源極度浪費的基礎之上。絕對的利潤令人眼花缭亂,但是利潤率卻不斷下降。伴隨著勞動力價格和原材料價格的提升,粗放型管理越來越難以維持企業的競爭力。

因此,大多數企業開始把創造價值的各個環節進行整合,通過完整的、有計劃的生産制造的管理,提高生産效率、降低資源浪費、管控資金利用、加強質量控制,進而全面提高最終産品的競爭力,最終提高企業乃至一個地區的核心競爭力。這就是整合供應鏈的真正意義。

針對上述情況,郎鹹平曾給中國制造業開出兩劑藥方:整合供應鏈(Integrated Supply Chain,ISC)和整合生産開發(Integrated Product Development, IPD)。後來的實踐證明,這兩點恰恰是中國制造業目前擺脫困境的出路。

「今天對于中國的制造企業來說,整合供應鏈依然是一項重要工作。」南京熊貓電子集團信息中心副主任任剛告訴本刊記者,「企業競爭,集中在供應鏈管理。」

IBM全球企業咨詢服務部咨詢經理何畏告訴本刊記者,在企業發展的不同階段,企業關注的重點會有所不同。一般來說,根據企業發展的實際情況,首先會關注供應鏈管理中的采購,然後開始關注物流,最後是整條供應鏈。何畏解釋,一般意義上的供應鏈包括計劃、采購、生産和交付等各個環節。而供應鏈管理關注的不是某個具體的KPI(關鍵業績指標),而是端到端的集成的KPI。

說起整合供應鏈就不能不提到六西格瑪。1995年,傑克.韋爾奇開始在通用電氣公司推行六西格瑪管理,1997年、1998年和1999年三年的節約成本收益分別爲3億美元、7.5億美元和15億美元。利潤率從1995年的13.6%提高到1998年的16.7%。

六西格瑪是一種管理思想和一整套精細化的管理方法。通過對供應鏈上各個環節的定量化管理,企業可以全面提升生産管理水平,也能夠擺脫單純依靠某一個環節的優勢獲取利潤的不利狀況。

包括郎鹹平在內的專家指出:深究供應鏈管理落後的根源,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一是中國制造業忽視原始創新,在市場競爭中只有價格優勢,缺乏自主的核心技術;二是中國制造業仍舊處于粗放型發展階段,以經驗作爲企業管理決策的依據,對于企業生産運行的各環節缺乏可控性,抗風險能力差。

在市場需求多元化和個性化趨勢下,憑借差異化創新贏得市場,是保持企業生命力最有效手段。創新成爲了企業發展的原動力,這不僅涉及産品的創新,還包括了後續的管理創新、服務創新,包括了整條供應鏈的管理。

總覽全球制造業,無論是外資企業還是中國企業,能夠在市場中取得成功的企業,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創新能力的維持。無論是藍色巨人IBM,還是民族品牌華爲,都是憑借技術創新和服務創新來贏得基業長青的。

創新是企業的靈魂。對于多數中國制造業企業而言,在實現企業規模化發展的同時,必須以創新爲基礎,只有這樣才能實現內外和諧,獲得長遠發展。

創新之路,路漫漫其修遠兮!

創新之路,有信息化會更好走兮!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遠慮下的近憂供應鏈難題信 息 化領路永恒的主題:ERP信息化領路

針對制造業企業的自身缺陷,楊學山副部長強調了制造業信息化的三個重點:一是一定要充分認識到制造業信息化的重要性;二是推進制造業信息化重在把握規律,講求實效;三是推進制造業信息化要高度重視時代的特征。

任剛告訴記者,信息化可以從四個方面提升企業的競爭力,而這四個方面則涵蓋了企業的主要資源:第一是資金流,信息化可以幫助企業管控好資金;第二是信息流,信息化搭建企業內部順暢的信息平台;第三是物流,也就是幫助企業做好材料物資的管理;第四是流程,那就是提高企業的管理水平。

盡管信息化的口號喊了很多年,但是收效如何呢?任剛的回答是,總體水平有所提高,但是具體到每一個企業,收效參差不齊。一些信息化水平領先的企業,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有效從上述四個方面提高了企業的工作效率。但是也有一些企業,所謂的信息化不過是做做樣子,沒有達到應該達到的效果。

任剛認爲,信息化成功的關鍵,並不在信息化本身,而在管理優化,也就是流程的優化。很多企業在實施ERP之前,並沒有仔細分析和梳理本身的業務流程,當發現自身的管理流程存在不合理現象的時候,往往對現存的落後的流程妥協,這樣最終會導致ERP項目的失敗。

浪潮集團軍工(裝備)事業部總經理劉家斌指出,很多企業雖然對流程進行了優化,卻也可能在ERP上線之後失敗,追究起來原因還出在管理者身上。傳統的制造型企業普遍存在重制度、輕控制的問題。也就是說,企業在信息化過程中,雖然重新梳理流程,也建立了各項新的制度,但是執行起來又打了折扣。

看看ERP失敗之路,一個是開始的時候就向舊制度妥協,一個是建立了新制度又缺乏執行,根源在哪裏?劉家斌認爲,根源就在管理觀念沒有改變,管理者只是讓信息化發揮輔助的作用。

記者曾經目睹一個中型石油化工企業,雖然也像模像樣地實施了ERP,但是基本上和實施之前沒有任何差別。這家公司的生産主任李強(化名)告訴記者,本來根據實施ERP之後的流程,只有原材料入庫了才可以安排生産,而安排生産之後可以通知批發商來拉貨。但是因爲倉庫管理員越權提前在驗收之前就在系統中做了入庫,結果安排生産、通知提貨之後,發現入庫的原材料不合格,組織了退貨。這樣造成了這家企業的生産線臨時停産,也傷害了他們在批發商中的信譽。李強和記者說,因爲管理上的漏洞,很多管理人員被授權可以對ERP數據進行隨意地更改,導致了ERP系統沒有可信度,當然也做不到嚴格的生産管理。

真正讓信息化成效顯著,劉家斌認爲,落腳點就是讓信息化融入管理流程中。要改變標准硬、執行軟的情況。針對穩健型企業和成長型企業的不同,劉家斌還提出穩健型企業要做到「老企業、新標准」,注重創新和改革,成長型企業則做到「新企業、老規範」,要保證業務走上正規,不出現很大的偏差。

不論是老企業還是新企業,突破了管理瓶頸的就是優秀的企業。

任剛和劉家斌都強調了信息化最重要的兩個管理目標:第一是對公司財務的有效監控,第二是對供應鏈管理的全面支持。

信息化和管理創新,是制造業企業做大做強的一對孿生兄弟,沒有管理創新,就沒有成功的信息化,沒有信息化,也就沒有管理水平的提高。

制造業企業最核心的信息化建設—ERP實施的水平,也就代表了這個企業的管理水平。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遠慮下的近憂供應鏈難題信 息 化領路永恒的主題:ERP永恒的主題:ERP

不過令人遺憾的是,雖然從MRP到ERP,中國制造業引進自動化管理已經近30年,ERP的總體應用水平還令人擔憂。

管理專家、國家科技部863/CIMS企業管理與電子商務專家組成員、中國電子學會ERP專委會副主任金達仁認爲:「從總體和縱向比較來看,我國企業ERP應用已經取得了明顯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但是從橫向比較和發展眼光來看,我們還有較大的差距。具體表現在應用數量、應用時間、應用周期、應用集成、應用創新和應用績效六個方面。」

五年前,金達仁提出「中國企業缺乏有效管理」是ERP實施的主要障礙。目前,這一問題依然存在。

任剛說,問題的來源有二:其一是企業本身向舊的管理制度妥協,其二是SAP、Oracle等國外軟件考慮國內企業具體問題的不足。

李強(化名)所在的公司就充分證明了這一觀點。雖然SAP已經實施了幾年,但是財務模塊沒有用起來。直到最近,財務部門還使用一套用友的財務軟件,沒有和ERP對接。因爲每一次准備數據遷移,主管財務的副總就以各種借口反對和拒絕。財務兩張皮,ERP當進銷存軟件用,而且進銷存記錄還不准確,李強(化名)對這一現狀也無可奈何。

說起爲什麽財務兩張皮,一個原因是原來財務制度有很多不符合現代企業管控的地方,另一個原因是和防僞稅控的集成還有問題。

李強(化名)這家公司的情況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IDC數據顯示,預計2008年中國企業應用軟件市場將會增長18.3%,ERP作爲我國企業應用軟件的主力軍,將會進一步占有市場。據統計,我國最大的500家企業只有不到50%安裝了ERP系統,廣大中小企業更是連5%都沒有達到。這些數據還沒有考慮大量像李強所在公司這種實施了ERP卻沒有成功的企業。

金達仁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指出,在目前階段,深化ERP的應用仍然是制造業信息化的一項重要任務,而深化ERP應用,在今天金融危機引發的全球經濟衰退中,具有普遍的意義。劉家斌則向本刊記者強調,MRP II,也就是ERP中最核心的模塊,是制造企業信息化的永恒的主題。企業實現ERP,一般也從MRP II入手。

大浪淘沙,劉家斌告訴記者,在船舶制造業整體面臨危機的狀態下,依然有很多優秀的企業頑強地存活下來,他們的信息化投入甚至有所增加。這從另一個角度也驗證了信息化對企業長久發展的助推作用是顯著的。

只有深化ERP應用,通過ERP應用整合供應鏈,提升管理水平,才能打造中國制造加工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危機,也許還是轉機。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遠慮下的近憂供應鏈難題信 息 化領路永恒的主題:ERP

  11月4日,工業和信息化部下發《關于當前形勢下保持船舶工業平穩較快發展的意見》。《意見》指出:「今年下半年特別是近兩個月以來,船舶工業發展的外部環境日益趨緊……世界新船訂造需求下降,造船市場下行趨勢逐漸形成。近年世界主要造船國家已形成龐大的造船能力,訂船需求大幅下滑將引發全球性的造船能力過剩,導致國際市場競爭加劇,新船訂單的承接和手持訂單的交付可能出現意想不到的困難。」   那麽,船舶工業的現狀到底如何呢?浪潮集團軍工(裝備)事業部總經理劉家斌近期特地前往北方和南方的船舶工業基地考察了一圈,親眼目睹了大量中小造船廠的窘迫處境:一些中小船舶制造企業是在全球經濟增長虛高的情況下紛紛盲目上馬,而一旦面臨經濟衰退,受到的沖擊就比較顯著。   通常,中小企業在接受船東的生産訂單時,並沒有這個行業的長期積累。他們依靠船東的首付款進行廠房建設,等船東的錢陸續到賬再逐步跟進後續的工作。但是這種「外延拉動型」的發展,在經濟危機的沖擊下出現了困難,船東的需求被迫調低,訂單紛紛取消,首付款還要收回,中小造船廠的處境雪上加霜。   遇到困境的何止造船業?據報道,曾經以每年高達60%的速度增長的中國鋼鐵出口目前也已出現了下降。中國家用電器和機械設備出口增速的下降減少了中國對鋼鐵的需求,而中國房價的大幅下降又導致建築活動萎縮,同樣抑制了鋼鐵的市場需求。中國鋼鐵工業目前正在遭受至少是十年來最爲劇烈而深重的行業低迷。中國10月份的鋼産量下降了17%。   面向出口的加工制造企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擊。統計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有6.7萬家以上的中小企業倒閉。據新華社報道,10月28日至11月1日,國家有關領導人分別調查了浙江和江蘇的部分地區,而調研的重點便是中小企業的經營情況。與此同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則于10月28日至31日期間,調研了廣州、珠海、東莞、中山等城市,並于隨後派出了專門的就業調研小組,再赴廣東。   制造業告急!   伴隨著今年寒冬到來的,是一場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嘯。由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一系列連鎖反應,不斷波及到全球,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難脫幹系。這也是經濟全球化所帶來的最直接的負效應。   從雷曼兄弟宣布破産至今兩個月,這場危機好像SARS病毒一般迅速蔓延,且愈演愈烈。11月22日,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警告稱,目前的金融危機已經演變成經濟危機。一場曠日持久的「保衛戰」開始在實體經濟中拉開。對于「中國制造」而言,也面臨著三十年來最嚴峻的考驗。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  遠慮下的近憂  供應鏈難題  信 息 化領路  永恒的主題:ERP  世界是平的   制造業是指經物理變化或化學變化後成爲了新的産品,不論是動力機械制造,還是手工制造;也不論産品是批發銷售,還是零售,均視爲制造。   制造業是爲國民經濟其他部門提供生産資料,爲全社會提供日用消費品的生産部門,其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對原材料進行加工。   制造業是工業中的重要成員。在工業部門中,制造業占有中心地位。它與采礦業,電力、燃氣及水的生産和供應業,建築業同屬工業範疇,而制造業在其中占有中心地位。   小到一粒紐扣,大到一艘巨輪,其生産加工都屬于制造業的範疇。在國家統計局發布的國民經濟行業分類中,制造業涵蓋了31個行業。   制造業企業是工業産品的生産者。制造業企業的基本任務就是爲社會提供用戶所需的工業産品;同時要求以較少的投入取得較多的産出,以期取得必要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制造業企業是一個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經濟實體。企業成爲制造業循環鏈條的起點。   197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元年,同時也是新中國制造業發展的新起點。在之前的29年中,中國制造業效仿前蘇聯的發展模式,在軍工制造業上建立了一定的基礎。在與人們日常生活相關的消費品制造方面,也已經形成了相對完整的産業鏈,但仍舊無法滿足當時的市場需求。供不應求的最明顯標志就是當時人們手中的糧票、肉票、布票等各種指定的購買憑證。即使如此,消費者在購買時選擇的余地也非常小,原因在于産品種類的匮乏。   改革開放政策的提出,將封閉已久的國門打開,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國外産品開始進入中國市場,原本匮乏的市場變得豐富起來,這也使國人告別了憑票購物的時代。在這樣的市場激勵下,中國制造業開始活躍起來。一批國産品牌在這一時期成長了起來。   制造業産品的發展速度仍舊不及消費者需求的增速。國營企業和軍工企業作爲當時制造業企業的絕對主體,仍舊不能滿足消費者旺盛的購買欲望。民營制造業就在這樣的情勢下迅猛發展起來,成爲了中國制造業的一支生力軍。國外制造業企業開始進入中國,並將先進的技術和觀念引入到中國。CAD和財務軟件在制造業普及開來,就此拉開了中國制造業信息化的序幕。   進入世紀交替之際,中國制造業發展也步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中國加入WTO後的一系列政策,爲制造業發展提供了相對開放和寬松的環境。伴隨著經濟全球化趨勢的加劇,發達國家制造業紛紛湧入中國,把「中國制造」推向了全球市場。憑借低成本的勞動力市場優勢,中國成爲了全世界制造業的中心,這也培育了中國沿海地區衆多出口導向型的制造企業。   2003年之後,中國制造業整體産業鏈獲得了一次重塑和發展的機會。這得益于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大規模投資和旺盛的市場需求以及國際貿易的積累。之所以說是整體産業鏈的發展,是因爲這次的發展從汽車制造業、電子和通信産品制造業、造船業等制造業爲起點,帶動了重型機械制造業的發展,進而刺激了原材料加工制造業的發展。   制造業企業在這段時間內也進行了重新洗牌,民營制造業企業一改最初小作坊似的運作模式,朝著規模化方向發展,具備了進軍國際市場的能力。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走出了國門,借助收購、並購的方式融入到了全球市場之中。在這一過程中,信息化對制造業發展的支撐作用越來越顯著,信息化應用程度成爲了衡量制造業企業實力的重要指標,而制造業企業更是將信息化應用視爲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手段之一。   三十年間,中國制造業從稚嫩走向成熟,中國制造業增速已經連續20年居全球之首,制造業增加值10956億美元,成爲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制造大國。中國當之無愧的成爲了「世界工廠」。   世界是平的,我們在這個平的世界得到了自己的那一塊奶酪。   不過這塊奶酪漸漸的變了味。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  遠慮下的近憂  供應鏈難題  信 息 化領路  永恒的主題:ERP  遠慮下的近憂   在「中國制造」風靡全球的同時,越來越多的「壞消息」傳出。憑借價格優勢贏得歐美市場的中國産品,頻繁招致反傾銷制裁;中國出口産品由于質量、産品成分不符合西方國家的法規,而被大量召回;高汙染、高能耗的制造業企業對環境造成了難以逆轉的嚴重破壞;部分制造業企業在擴張中出現了産能過剩和利潤下滑的現象……種種迹象讓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中國制造業,是否我們對于中國制造業的定位存在誤區,是否我們對于中國制造業前景的樂觀是盲目的?   其實,制造業的危機早在若幹年前已經初現端倪。   工業和信息化部楊學山副部長在今年4月的講話中指出:「我們的制造業在大部分行業還處于行業的低端,也就是說這個行業在國際水平中處于低端,所以說我們盡管産業很大,但是利潤不高,競爭力不強,所以大而不強是一個突出問題。」   素來以直言著稱的經濟學家、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郎鹹平今年9月出版了《産業鏈陰謀》。在這本書中,郎鹹平大聲疾呼:「我們被定位在價值最低的制造業環節,而這個環節的特征就是耗費資源、破壞環境、剝削勞動力。」郎鹹平的論斷,其實也是多年來黨和政府、有關專家一直擔心的事情:大部分中國的制造業企業,仍然憑借著落後的管理方式,利用簡單的勞動力成本優勢,滿足于越來越難維持的一點點蠅頭小利,生活在全球制造業産業鏈的低端。   如果我們順著楊學山副部長和郎鹹平教授的思路走下去,就不難得出進一步的結論:制造業的困境,從外因上看是金融危機沖擊的結果,從內因上看,先天不足釀成了悲劇,因此衰退的到來只是一個早晚的問題。這場危機一定會來,早來比晚來還要好一點,因爲我們可以從早來的危機中警醒,在重圍中殺出一條血路。   冷靜回顧世界制造業發展的曆史,重新梳理中國制造業的成長曆程,問題慢慢的浮現出來。在中國制造業龐大規模的背後,潛藏著諸多隱患。而在諸多隱患中,供應鏈管理的不足又成爲重中之重。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  遠慮下的近憂  供應鏈難題  信 息 化領路  永恒的主題:ERP  供應鏈難題   供應鏈問題被提出來,和制造業的價值創造過程是密不可分的。每一個制造業企業,在其創造價值的過程中,都離不開從原材料的采購,直到交付給客戶成品的,一整條的閉環鏈條。在這個鏈條中,從計劃、采購,一直到生産和交付,每一個環節都密切相關,並且每一個環節都可以創造價值。   在制造業管理水平相對處于粗放階段的時候,企業只要大幅度降低原材料的采購價格,控制好勞動力成本,就可以獲得較大幅度的利潤。反過來說,如果一個國家或地區的原材料和勞動力價格都很低,也就給粗放型管理提供了土壤。企業滿足于過度榨取自然資源和勞動力資源,對生産過程的精細化管理相對就不是那麽迫切,大多數中國落後的制造業企業其實就處于這種狀態。   落後的粗放型管理,雖然在經濟泡沫中也快速增長,可惜這種增長是建立在對資源極度浪費的基礎之上。絕對的利潤令人眼花缭亂,但是利潤率卻不斷下降。伴隨著勞動力價格和原材料價格的提升,粗放型管理越來越難以維持企業的競爭力。   因此,大多數企業開始把創造價值的各個環節進行整合,通過完整的、有計劃的生産制造的管理,提高生産效率、降低資源浪費、管控資金利用、加強質量控制,進而全面提高最終産品的競爭力,最終提高企業乃至一個地區的核心競爭力。這就是整合供應鏈的真正意義。   針對上述情況,郎鹹平曾給中國制造業開出兩劑藥方:整合供應鏈(Integrated Supply Chain,ISC)和整合生産開發(Integrated Product Development, IPD)。後來的實踐證明,這兩點恰恰是中國制造業目前擺脫困境的出路。   「今天對于中國的制造企業來說,整合供應鏈依然是一項重要工作。」南京熊貓電子集團信息中心副主任任剛告訴本刊記者,「企業競爭,集中在供應鏈管理。」   IBM全球企業咨詢服務部咨詢經理何畏告訴本刊記者,在企業發展的不同階段,企業關注的重點會有所不同。一般來說,根據企業發展的實際情況,首先會關注供應鏈管理中的采購,然後開始關注物流,最後是整條供應鏈。何畏解釋,一般意義上的供應鏈包括計劃、采購、生産和交付等各個環節。而供應鏈管理關注的不是某個具體的KPI(關鍵業績指標),而是端到端的集成的KPI。   說起整合供應鏈就不能不提到六西格瑪。1995年,傑克.韋爾奇開始在通用電氣公司推行六西格瑪管理,1997年、1998年和1999年三年的節約成本收益分別爲3億美元、7.5億美元和15億美元。利潤率從1995年的13.6%提高到1998年的16.7%。   六西格瑪是一種管理思想和一整套精細化的管理方法。通過對供應鏈上各個環節的定量化管理,企業可以全面提升生産管理水平,也能夠擺脫單純依靠某一個環節的優勢獲取利潤的不利狀況。   包括郎鹹平在內的專家指出:深究供應鏈管理落後的根源,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一是中國制造業忽視原始創新,在市場競爭中只有價格優勢,缺乏自主的核心技術;二是中國制造業仍舊處于粗放型發展階段,以經驗作爲企業管理決策的依據,對于企業生産運行的各環節缺乏可控性,抗風險能力差。   在市場需求多元化和個性化趨勢下,憑借差異化創新贏得市場,是保持企業生命力最有效手段。創新成爲了企業發展的原動力,這不僅涉及産品的創新,還包括了後續的管理創新、服務創新,包括了整條供應鏈的管理。   總覽全球制造業,無論是外資企業還是中國企業,能夠在市場中取得成功的企業,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創新能力的維持。無論是藍色巨人IBM,還是民族品牌華爲,都是憑借技術創新和服務創新來贏得基業長青的。   創新是企業的靈魂。對于多數中國制造業企業而言,在實現企業規模化發展的同時,必須以創新爲基礎,只有這樣才能實現內外和諧,獲得長遠發展。   創新之路,路漫漫其修遠兮!   創新之路,有信息化會更好走兮!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  遠慮下的近憂  供應鏈難題  信 息 化領路  永恒的主題:ERP  信息化領路   針對制造業企業的自身缺陷,楊學山副部長強調了制造業信息化的三個重點:一是一定要充分認識到制造業信息化的重要性;二是推進制造業信息化重在把握規律,講求實效;三是推進制造業信息化要高度重視時代的特征。   任剛告訴記者,信息化可以從四個方面提升企業的競爭力,而這四個方面則涵蓋了企業的主要資源:第一是資金流,信息化可以幫助企業管控好資金;第二是信息流,信息化搭建企業內部順暢的信息平台;第三是物流,也就是幫助企業做好材料物資的管理;第四是流程,那就是提高企業的管理水平。   盡管信息化的口號喊了很多年,但是收效如何呢?任剛的回答是,總體水平有所提高,但是具體到每一個企業,收效參差不齊。一些信息化水平領先的企業,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有效從上述四個方面提高了企業的工作效率。但是也有一些企業,所謂的信息化不過是做做樣子,沒有達到應該達到的效果。   任剛認爲,信息化成功的關鍵,並不在信息化本身,而在管理優化,也就是流程的優化。很多企業在實施ERP之前,並沒有仔細分析和梳理本身的業務流程,當發現自身的管理流程存在不合理現象的時候,往往對現存的落後的流程妥協,這樣最終會導致ERP項目的失敗。   浪潮集團軍工(裝備)事業部總經理劉家斌指出,很多企業雖然對流程進行了優化,卻也可能在ERP上線之後失敗,追究起來原因還出在管理者身上。傳統的制造型企業普遍存在重制度、輕控制的問題。也就是說,企業在信息化過程中,雖然重新梳理流程,也建立了各項新的制度,但是執行起來又打了折扣。   看看ERP失敗之路,一個是開始的時候就向舊制度妥協,一個是建立了新制度又缺乏執行,根源在哪裏?劉家斌認爲,根源就在管理觀念沒有改變,管理者只是讓信息化發揮輔助的作用。   記者曾經目睹一個中型石油化工企業,雖然也像模像樣地實施了ERP,但是基本上和實施之前沒有任何差別。這家公司的生産主任李強(化名)告訴記者,本來根據實施ERP之後的流程,只有原材料入庫了才可以安排生産,而安排生産之後可以通知批發商來拉貨。但是因爲倉庫管理員越權提前在驗收之前就在系統中做了入庫,結果安排生産、通知提貨之後,發現入庫的原材料不合格,組織了退貨。這樣造成了這家企業的生産線臨時停産,也傷害了他們在批發商中的信譽。李強和記者說,因爲管理上的漏洞,很多管理人員被授權可以對ERP數據進行隨意地更改,導致了ERP系統沒有可信度,當然也做不到嚴格的生産管理。   真正讓信息化成效顯著,劉家斌認爲,落腳點就是讓信息化融入管理流程中。要改變標准硬、執行軟的情況。針對穩健型企業和成長型企業的不同,劉家斌還提出穩健型企業要做到「老企業、新標准」,注重創新和改革,成長型企業則做到「新企業、老規範」,要保證業務走上正規,不出現很大的偏差。   不論是老企業還是新企業,突破了管理瓶頸的就是優秀的企業。   任剛和劉家斌都強調了信息化最重要的兩個管理目標:第一是對公司財務的有效監控,第二是對供應鏈管理的全面支持。   信息化和管理創新,是制造業企業做大做強的一對孿生兄弟,沒有管理創新,就沒有成功的信息化,沒有信息化,也就沒有管理水平的提高。   制造業企業最核心的信息化建設—ERP實施的水平,也就代表了這個企業的管理水平。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  遠慮下的近憂  供應鏈難題  信 息 化領路  永恒的主題:ERP  永恒的主題:ERP   不過令人遺憾的是,雖然從MRP到ERP,中國制造業引進自動化管理已經近30年,ERP的總體應用水平還令人擔憂。   管理專家、國家科技部863/CIMS企業管理與電子商務專家組成員、中國電子學會ERP專委會副主任金達仁認爲:「從總體和縱向比較來看,我國企業ERP應用已經取得了明顯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但是從橫向比較和發展眼光來看,我們還有較大的差距。具體表現在應用數量、應用時間、應用周期、應用集成、應用創新和應用績效六個方面。」   五年前,金達仁提出「中國企業缺乏有效管理」是ERP實施的主要障礙。目前,這一問題依然存在。   任剛說,問題的來源有二:其一是企業本身向舊的管理制度妥協,其二是SAP、Oracle等國外軟件考慮國內企業具體問題的不足。   李強(化名)所在的公司就充分證明了這一觀點。雖然SAP已經實施了幾年,但是財務模塊沒有用起來。直到最近,財務部門還使用一套用友的財務軟件,沒有和ERP對接。因爲每一次准備數據遷移,主管財務的副總就以各種借口反對和拒絕。財務兩張皮,ERP當進銷存軟件用,而且進銷存記錄還不准確,李強(化名)對這一現狀也無可奈何。   說起爲什麽財務兩張皮,一個原因是原來財務制度有很多不符合現代企業管控的地方,另一個原因是和防僞稅控的集成還有問題。   李強(化名)這家公司的情況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IDC數據顯示,預計2008年中國企業應用軟件市場將會增長18.3%,ERP作爲我國企業應用軟件的主力軍,將會進一步占有市場。據統計,我國最大的500家企業只有不到50%安裝了ERP系統,廣大中小企業更是連5%都沒有達到。這些數據還沒有考慮大量像李強所在公司這種實施了ERP卻沒有成功的企業。   金達仁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指出,在目前階段,深化ERP的應用仍然是制造業信息化的一項重要任務,而深化ERP應用,在今天金融危機引發的全球經濟衰退中,具有普遍的意義。劉家斌則向本刊記者強調,MRP II,也就是ERP中最核心的模塊,是制造企業信息化的永恒的主題。企業實現ERP,一般也從MRP II入手。   大浪淘沙,劉家斌告訴記者,在船舶制造業整體面臨危機的狀態下,依然有很多優秀的企業頑強地存活下來,他們的信息化投入甚至有所增加。這從另一個角度也驗證了信息化對企業長久發展的助推作用是顯著的。   只有深化ERP應用,通過ERP應用整合供應鏈,提升管理水平,才能打造中國制造加工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危機,也許還是轉機。   本文內容:   世界是平的  遠慮下的近憂  供應鏈難題  信 息 化領路  永恒的主題:ERP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