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2000多同伴暴死 21只白鵝「戴孝」醫院門口討說法(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2:16:29  評論

2000多同伴暴死 21只白鵝「戴孝」醫院門口討說法(圖)

2008-10-28 10:17

東方今報 評論0條

2000多同伴暴死 21只白鵝「戴孝」醫院門口討說法(圖) 動物世界

鵝病了,請醫生,而吃了藥後,2000多只鵝還是相繼死去。昨天,因懷疑鄭州某動物醫院治死了自己養殖的鵝,開封養殖戶徐東升將剩下的21只白鵝趕到該動物醫院門口討說法。當事醫生稱,徐東升的說法與事實不符,希望通過法律渠道解決此事。

21只大白鵝並排臥在地上,個個脖頸上系著黑布條、戴著黃菊花,頭頂上飄著寫有「冤」字的白氣球。這不是寵物表演,而是鵝的主人在爲他死去的種鵝討說法。

●白鵝「戴孝」醫院討說法

昨天上午10點,鄭州市文化路與豐産路交叉口西300米路北,一家挂著「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門頭的寵物醫院大門口,21只「嘎嘎」亂叫的白鵝並排臥在地上,個個脖頸上系著黑布條、戴著黃菊花,有「冤」字的白氣球看上去很搶眼。

它們身後挂著4幅大照片,上面有成群的白鵝,有醫生給鵝開的藥方,還有數百只被埋進大坑的情景。「醫院得給個說法,他們治死了我的鵝,總得讓我知道這2829只鵝得了啥病,是咋死的吧。」鵝主人徐東升拿著喇叭沖著人群嚷開了。

徐東升是開封市南郊鄉的一個養殖戶,養鵝5年。事發前,他的鵝圈有種鵝2850只,他估計值90萬元。10月3日,徐東升發現兩只鵝不明死亡,隨後兩天,又陸續發現數只死鵝。10月5日,徐東升經熟人介紹,帶著病鵝和死鵝來到豐産路「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求治。該院獸醫尹醫生解剖鵝屍體後,給徐東升開了價值1580元的藥。

用藥無效,鵝還是不斷死亡,徐東升于10月7日又找到尹醫生,尹醫生又開了360元的藥,讓他放進鵝的飲用水裏。10月8日,鵝開始大量死亡,成百只死亡的種鵝被徐東升深埋。10月9日,尹醫生趕到徐東升的鵝圈爲鵝診治。徐東升又按照尹醫生的要求,給鵝注射針劑,但情況並未好轉。到10月15日,徐東升的鵝只剩下21只。

●21只白鵝堵門 動物醫院忙關門

「就是吃了這些藥,俺的鵝才死的。」在現場,徐東升擺出幾袋顔色不一的藥末,記者看到,這些藥全部是用沒有任何標志的透明塑料袋包裝,沒有生産廠家、沒有生産日期、更沒有産品成分等相關信息。徐東升說,到目前爲止,尹醫生都沒告訴他自己的鵝到底得了啥病,也沒有告訴他自己買的是啥藥。

徐東升從22日起多次撥打「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的值班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找尹醫生,他也不出面處理此事。爲此,他才帶上剩下的21只種鵝來「喊冤」。

昨天上午10點半,「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走出一位女醫生。徐東升一眼就認出了她:「她就是醫院賣藥的蔡(音)醫生。」徐東升緊跟上前,「撲通」一聲跪在蔡醫生面前,「鵝咋死了?」徐東升滿頭大汗,欲哭無淚。此時,幾名醫院的工作人員趕緊鎖上了醫院大門。蔡醫生以尋找尹醫生爲由離開現場,並稱,半個小時後會有人來處理。但40分鍾後,徐東升沒見到人。「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在農大南門西側,距離農大南門僅百米之遙。昨天中午12點,記者見到了該校宣傳部的王部長,該醫院和學校沒一點關系,尹醫生是學校的離退休人員。王部長承認「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租用了農大的房子,但具體事宜他尚不清楚。對于在學校南門旁邊開設、對農大造成侵權的這家動物醫院,王部長稱「學校組織上一直不知道」。

●鵝沒打疫苗 沒到疾控中心檢驗?

尹醫生今年80歲。昨晚8點,記者聯系上了尹醫生。電話裏,尹醫生申明自己和種鵝死亡沒關系。他說,徐東升是通過自己的學生找到他的。當時,他根據種鵝的死亡情況和解剖發現,種鵝氣管發炎、腸道潰瘍、肛門口糜爛,症狀和流感差不多,「他說自己的種鵝沒打過流感疫苗」。對此,尹醫生表示不可思議,他稱養鵝一般要每3個月打一次流感疫苗,但徐東升沒打。

尹醫生還說,他曾經建議徐東升到當地的疾控中心給鵝做檢驗,「只有疾控中心有權宣布誰的鵝得了流感,如果鵝得了流感,疾控中心會讓養殖戶深埋處理」。但徐東升一直沒到相關疾控部門做檢驗。尹醫生介紹,他給徐東升開的是處方藥,「中草藥加廣譜抗菌藥」。並非「三無産品」。

電話裏,尹醫生透露:昨晚他剛剛從自己的學生(和徐東升有交往的一名獸醫)處獲悉,徐東升的種鵝並未死亡近3000只,「聽說他已經賣了2000多只」。損失並非如徐本人所說的那樣。尹醫生希望徐東升找個律師「談這件事」,雙方通過法律渠道來解決。

2000多同伴暴死 21只白鵝「戴孝」醫院門口討說法(圖) 2008-10-28 10:17 東方今報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86777.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40188697.jpg[/img][/url]   鵝病了,請醫生,而吃了藥後,2000多只鵝還是相繼死去。昨天,因懷疑鄭州某動物醫院治死了自己養殖的鵝,開封養殖戶徐東升將剩下的21只白鵝趕到該動物醫院門口討說法。當事醫生稱,徐東升的說法與事實不符,希望通過法律渠道解決此事。   21只大白鵝並排臥在地上,個個脖頸上系著黑布條、戴著黃菊花,頭頂上飄著寫有「冤」字的白氣球。這不是寵物表演,而是鵝的主人在爲他死去的種鵝討說法。   ●白鵝「戴孝」醫院討說法   昨天上午10點,鄭州市文化路與豐産路交叉口西300米路北,一家挂著「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門頭的寵物醫院大門口,21只「嘎嘎」亂叫的白鵝並排臥在地上,個個脖頸上系著黑布條、戴著黃菊花,有「冤」字的白氣球看上去很搶眼。   它們身後挂著4幅大照片,上面有成群的白鵝,有醫生給鵝開的藥方,還有數百只被埋進大坑的情景。「醫院得給個說法,他們治死了我的鵝,總得讓我知道這2829只鵝得了啥病,是咋死的吧。」鵝主人徐東升拿著喇叭沖著人群嚷開了。   徐東升是開封市南郊鄉的一個養殖戶,養鵝5年。事發前,他的鵝圈有種鵝2850只,他估計值90萬元。10月3日,徐東升發現兩只鵝不明死亡,隨後兩天,又陸續發現數只死鵝。10月5日,徐東升經熟人介紹,帶著病鵝和死鵝來到豐産路「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求治。該院獸醫尹醫生解剖鵝屍體後,給徐東升開了價值1580元的藥。   用藥無效,鵝還是不斷死亡,徐東升于10月7日又找到尹醫生,尹醫生又開了360元的藥,讓他放進鵝的飲用水裏。10月8日,鵝開始大量死亡,成百只死亡的種鵝被徐東升深埋。10月9日,尹醫生趕到徐東升的鵝圈爲鵝診治。徐東升又按照尹醫生的要求,給鵝注射針劑,但情況並未好轉。到10月15日,徐東升的鵝只剩下21只。   ●21只白鵝堵門 動物醫院忙關門   「就是吃了這些藥,俺的鵝才死的。」在現場,徐東升擺出幾袋顔色不一的藥末,記者看到,這些藥全部是用沒有任何標志的透明塑料袋包裝,沒有生産廠家、沒有生産日期、更沒有産品成分等相關信息。徐東升說,到目前爲止,尹醫生都沒告訴他自己的鵝到底得了啥病,也沒有告訴他自己買的是啥藥。   徐東升從22日起多次撥打「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的值班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找尹醫生,他也不出面處理此事。爲此,他才帶上剩下的21只種鵝來「喊冤」。   昨天上午10點半,「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走出一位女醫生。徐東升一眼就認出了她:「她就是醫院賣藥的蔡(音)醫生。」徐東升緊跟上前,「撲通」一聲跪在蔡醫生面前,「鵝咋死了?」徐東升滿頭大汗,欲哭無淚。此時,幾名醫院的工作人員趕緊鎖上了醫院大門。蔡醫生以尋找尹醫生爲由離開現場,並稱,半個小時後會有人來處理。但40分鍾後,徐東升沒見到人。「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在農大南門西側,距離農大南門僅百米之遙。昨天中午12點,記者見到了該校宣傳部的王部長,該醫院和學校沒一點關系,尹醫生是學校的離退休人員。王部長承認「河南農業大學動物醫院」租用了農大的房子,但具體事宜他尚不清楚。對于在學校南門旁邊開設、對農大造成侵權的這家動物醫院,王部長稱「學校組織上一直不知道」。   ●鵝沒打疫苗 沒到疾控中心檢驗?   尹醫生今年80歲。昨晚8點,記者聯系上了尹醫生。電話裏,尹醫生申明自己和種鵝死亡沒關系。他說,徐東升是通過自己的學生找到他的。當時,他根據種鵝的死亡情況和解剖發現,種鵝氣管發炎、腸道潰瘍、肛門口糜爛,症狀和流感差不多,「他說自己的種鵝沒打過流感疫苗」。對此,尹醫生表示不可思議,他稱養鵝一般要每3個月打一次流感疫苗,但徐東升沒打。   尹醫生還說,他曾經建議徐東升到當地的疾控中心給鵝做檢驗,「只有疾控中心有權宣布誰的鵝得了流感,如果鵝得了流感,疾控中心會讓養殖戶深埋處理」。但徐東升一直沒到相關疾控部門做檢驗。尹醫生介紹,他給徐東升開的是處方藥,「中草藥加廣譜抗菌藥」。並非「三無産品」。   電話裏,尹醫生透露:昨晚他剛剛從自己的學生(和徐東升有交往的一名獸醫)處獲悉,徐東升的種鵝並未死亡近3000只,「聽說他已經賣了2000多只」。損失並非如徐本人所說的那樣。尹醫生希望徐東升找個律師「談這件事」,雙方通過法律渠道來解決。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