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科學家揭秘吐真藥:是否真能讓說謊者講實話

來源:互聯網  2008-12-16 07:35:12  評論

導語:北京時間12月15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印度警方懷疑一名男子參加了11月發生在孟買的襲擊襲擊事件,他們打算給這名男子服用「吐真藥」硫噴妥鈉(sodium pentothal),讓他說出事實真相。如果硫噴妥鈉確實能讓人說出真話的話,孟買恐怖襲擊事件的秘密就會解開。但是這種藥的效果究竟如何?

上面的情形聽上去像是邦德片裏的情節:服下某種藥物,人就會說實話。然而,甚至是幾千年前的古羅馬人就已經注意到,服下某些特定物質,是可以讓一個人說出的話更加真實可信的。古羅馬人創造的短語「In vino veritas」,就是「酒後吐真言」的意思。

現在,印度警方正考慮利用「吐真藥」硫噴妥鈉審訊一個被指控參與孟買恐怖襲擊的人。據悉,在以前的刑事案件審訊中,他們曾把這種藥物作爲審訊的輔助工具。硫噴妥鈉又名戊硫代巴比妥,是一種對大腦和脊髓裏的受體産生作用的巴比妥酸鹽。英國的精神病學家把它作爲治療恐怖症的處方藥。這種藥物具有麻醉作用,美國一些州用它來執行注射死。

硫噴妥鈉可削弱一部分大腦的活性,消除它的抑制作用,使人不由自主地開口說話。那些支持將這種藥物作爲「吐真藥」的人認爲,硫噴妥鈉通過上述方式使一個人得到放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會發現說謊比說實話更難。

那麽這種藥確實能起到讓人說實話的效果嗎?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的刑事犯罪學家和審問專家邁克爾·恩德斯說:「說謊非常困難,相當費神。任何東西只要可以削弱一個人執行這種腦力勞動的能力,就有可能會被認爲是一種『吐真藥』。例如酒精,在一些情況下,它確實能起到上述效果。喝酒的人會發現說謊比說實話更難。因此他們會說真話。很多藥物都産生類似效果。」

然而恩德斯表示,如果一種麻藥被發現可以提供可靠的結果,而且對受審人員産生的風險最小,那麽它肯定會被廣泛應用,尤其是以前美國、前蘇聯和其他國家都在尋找套出真話的方法,所以,如果硫噴妥鈉有這種神奇效果,這些國家早就開始使用它了。但很多一直未被發現的雙重間諜指出,現實中不是沒有這種麻藥,就是它的效果非常有限。

美國芝加哥大學現代醫學史專家埃利森·溫特表示,一些精神病學研究人員聲稱,一個人有可能會在硫噴妥鈉的作用下說謊。「但是目前存在的最普遍的觀點是,用藥麻醉的患者在麻醉狀態下的自制力比冷靜時候更差,因此他們在麻醉狀態下不可能像一個沒被麻醉的人一樣故意撒謊。」

然而,關于一個人在硫噴妥鈉作用下提供的信息的可靠性問題是,一個人在藥物麻醉的狀況下,比他在正常情況下更容易受提問者的暗示影響。因此,一些被用藥麻醉的人可能會做出錯誤答複,因爲他們是根據一個有預謀或無意識的暗示做出的回答。

美國曾要求給「9·11」事件後抓捕的恐怖分子注射麻藥。雖然利用硫噴妥鈉審訊戰犯的做法被《日內瓦公約》禁止了,但是這並不能排除把麻藥用在恐怖嫌疑犯身上。然而,很多國家的法庭不采納一個人在麻藥的影響下提供的口供,其中包括美國、英國和印度。

溫特表示,大約在1920年前後,術語「吐真藥」第一次在在美國德克薩斯州使用,用來形容婦産科醫生羅伯特·豪斯取得的重要成果,豪斯注意到,注射麻醉劑東莨菪堿後,他的患者顯然會在無意識狀態下回答一些問題。

20世紀20年代,他用硫噴妥鈉或安米妥鈉(sodium amytal)取代了東莨菪堿,開始把這種藥物用在法庭上的被告身上,以便確定口供的真實性。溫特說:「『吐真藥』觀念形成的開始階段比較具有諷刺意味,因爲稍後幾年,人們把它與強制審訊聯系的更加緊密。強制審訊是一種用來從受審者口中得到真實口供的方法,在使用這種方法時,不會征求受審者的意見。」

溫特表示,「二戰」期間和「二戰」後,軍事精神病醫生會利用這種藥物幫助受精神創傷的士兵回憶曾經發生的事情。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美國中央情報局也曾經研究硫噴妥鈉的效用,但直到今天也沒有確定它的作用到底有多大,所以,印度方面現在想用這種藥物從恐怖分子嘴裏套出實話,同樣不太現實。

(來源:新浪科技)

導語:北京時間12月15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印度警方懷疑一名男子參加了11月發生在孟買的襲擊襲擊事件,他們打算給這名男子服用「吐真藥」硫噴妥鈉(sodium pentothal),讓他說出事實真相。如果硫噴妥鈉確實能讓人說出真話的話,孟買恐怖襲擊事件的秘密就會解開。但是這種藥的效果究竟如何? 上面的情形聽上去像是邦德片裏的情節:服下某種藥物,人就會說實話。然而,甚至是幾千年前的古羅馬人就已經注意到,服下某些特定物質,是可以讓一個人說出的話更加真實可信的。古羅馬人創造的短語「In vino veritas」,就是「酒後吐真言」的意思。 現在,印度警方正考慮利用「吐真藥」硫噴妥鈉審訊一個被指控參與孟買恐怖襲擊的人。據悉,在以前的刑事案件審訊中,他們曾把這種藥物作爲審訊的輔助工具。硫噴妥鈉又名戊硫代巴比妥,是一種對大腦和脊髓裏的受體産生作用的巴比妥酸鹽。英國的精神病學家把它作爲治療恐怖症的處方藥。這種藥物具有麻醉作用,美國一些州用它來執行注射死。 硫噴妥鈉可削弱一部分大腦的活性,消除它的抑制作用,使人不由自主地開口說話。那些支持將這種藥物作爲「吐真藥」的人認爲,硫噴妥鈉通過上述方式使一個人得到放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會發現說謊比說實話更難。 那麽這種藥確實能起到讓人說實話的效果嗎?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的刑事犯罪學家和審問專家邁克爾·恩德斯說:「說謊非常困難,相當費神。任何東西只要可以削弱一個人執行這種腦力勞動的能力,就有可能會被認爲是一種『吐真藥』。例如酒精,在一些情況下,它確實能起到上述效果。喝酒的人會發現說謊比說實話更難。因此他們會說真話。很多藥物都産生類似效果。」 然而恩德斯表示,如果一種麻藥被發現可以提供可靠的結果,而且對受審人員産生的風險最小,那麽它肯定會被廣泛應用,尤其是以前美國、前蘇聯和其他國家都在尋找套出真話的方法,所以,如果硫噴妥鈉有這種神奇效果,這些國家早就開始使用它了。但很多一直未被發現的雙重間諜指出,現實中不是沒有這種麻藥,就是它的效果非常有限。 美國芝加哥大學現代醫學史專家埃利森·溫特表示,一些精神病學研究人員聲稱,一個人有可能會在硫噴妥鈉的作用下說謊。「但是目前存在的最普遍的觀點是,用藥麻醉的患者在麻醉狀態下的自制力比冷靜時候更差,因此他們在麻醉狀態下不可能像一個沒被麻醉的人一樣故意撒謊。」 然而,關于一個人在硫噴妥鈉作用下提供的信息的可靠性問題是,一個人在藥物麻醉的狀況下,比他在正常情況下更容易受提問者的暗示影響。因此,一些被用藥麻醉的人可能會做出錯誤答複,因爲他們是根據一個有預謀或無意識的暗示做出的回答。 美國曾要求給「9·11」事件後抓捕的恐怖分子注射麻藥。雖然利用硫噴妥鈉審訊戰犯的做法被《日內瓦公約》禁止了,但是這並不能排除把麻藥用在恐怖嫌疑犯身上。然而,很多國家的法庭不采納一個人在麻藥的影響下提供的口供,其中包括美國、英國和印度。 溫特表示,大約在1920年前後,術語「吐真藥」第一次在在美國德克薩斯州使用,用來形容婦産科醫生羅伯特·豪斯取得的重要成果,豪斯注意到,注射麻醉劑東莨菪堿後,他的患者顯然會在無意識狀態下回答一些問題。 20世紀20年代,他用硫噴妥鈉或安米妥鈉(sodium amytal)取代了東莨菪堿,開始把這種藥物用在法庭上的被告身上,以便確定口供的真實性。溫特說:「『吐真藥』觀念形成的開始階段比較具有諷刺意味,因爲稍後幾年,人們把它與強制審訊聯系的更加緊密。強制審訊是一種用來從受審者口中得到真實口供的方法,在使用這種方法時,不會征求受審者的意見。」 溫特表示,「二戰」期間和「二戰」後,軍事精神病醫生會利用這種藥物幫助受精神創傷的士兵回憶曾經發生的事情。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美國中央情報局也曾經研究硫噴妥鈉的效用,但直到今天也沒有確定它的作用到底有多大,所以,印度方面現在想用這種藥物從恐怖分子嘴裏套出實話,同樣不太現實。 (來源:新浪科技)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