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導盲犬滬上遭遇「成長煩惱」(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2:07:26  評論

導盲犬滬上遭遇「成長煩惱」(圖)

2008-09-17 09:57

東方網 評論0條

導盲犬滬上遭遇「成長煩惱」(圖) 動物世界

導盲犬引領著盲人胡麟在愚園路上行走。劉定傳剛剛過去的這個中秋假日,家住長甯區的盲人夫婦徐淳和胡麟過得有點不開心。「本來想打車出去玩,結果司機看到紡如,馬上就把車開走了。」

他們口中的紡如,是一條體態輕盈的黃色拉布拉多犬,更是一條經受了嚴格訓練的導盲犬。今年6月底,它從南京警犬研究所「畢業」後來到上海,進入徐淳和胡麟的家庭;而它的「同學」卡傑則進入了另一戶盲人家庭。

作爲目前上海僅有的兩條導盲犬,紡如和卡傑的到來,爲盲人們的生活平添了許多喜悅,卻也帶來了不少「成長的煩惱」。

在家裏,它是調皮孩子

昨天中午12點,記者來到徐淳和胡麟位于新泾鎮的家,一踏進房裏,紡如便熱情地迎上來繞著記者打轉,一邊搖著尾巴一邊舔記者的手。

「它很活潑,『門檻』精得很。」一旁的徐淳輕輕拍了拍紡如,語氣充滿歡喜,就像在談論自家調皮的孩子。

徐淳夫婦與紡如的結緣,源于去年3月上海市殘聯和公安部南京警犬研究所共同啓動的導盲犬訓練項目。經過嚴格的訓練,祖籍德國、生于南京的紡如和另一條拉布拉多犬卡傑一起,從將近20條候選犬中脫穎而出,成爲進入上海家庭的首批導盲犬。徐淳和胡麟第一個向戶口所在的靜安區殘聯提出了申請。

申請獲得批准後,今年6月,夫婦倆到南京警犬研究所和紡如進行18天的默契訓練。「要把自己完全交給它,開始心裏沒底。帶著它走了兩趟之後就覺得蠻好的,哪怕我一邊走路一邊打盹也不要緊。」徐淳這樣回憶自己和紡如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在家裏的紡如,和一般的寵物狗沒啥區別:徐淳和胡麟在自己臥室一角的地上鋪了塊墊子,權當它的臥榻。門外小天井裏的狗籠則是紡如犯錯誤後的「小黑屋」,有時候它自己知道錯了,就會很自覺地鑽進去呆一會兒。每天夜裏一、兩點鍾,紡如和主人一起入眠,到了第二天上午九、十點鍾,被尿憋醒的紡如就會叫醒徐淳帶它出去遛彎。

上班時,它是明亮的眼睛

下午1點鍾,徐淳和胡麟出門上班的時間到了。穿戴完畢的紡如一掃先前的調皮勁頭,筆直地站到門口,隨著胡麟一聲「GO」,邁步走出了家門。

紡如進入徐淳和胡麟的生活,一個明顯的變化是夫婦倆出門感覺踏實多了,「特別是去陌生的地方,或者是上下台階的時候。」在盲人按摩院工作的徐淳和胡麟,每天都要乘坐地鐵二號線。記者發現,從徐淳、胡麟的家到地鐵站,雖然行人、車流不多,但上上下下的台階不少,紡如每到一處台階就會立刻停下提示胡麟,胡麟說「GO」它才會繼續往前走。而從地鐵站出來到位于愚園路的胡麟單位的一段路上,人行道狹窄,人流衆多,還停了不少自行車,紡如不僅自己能輕巧地繞開障礙物,還爲身邊的胡麟留出從容通過的空間。

不過,不滿兩歲的紡如也有不專心的時候。同類的身影,或者小孩子的聲音,都會引起它的注意,讓它頻頻回頭,放慢腳步。這個時候,胡麟就會輕聲催促它:「紡如,GO,紡如,上班要遲到了!」紡如就會立刻加快腳步。

對于胡麟和徐淳,紡如不僅是他們的眼睛,更像他們的孩子。「有了它,我們的生活裏多了很多歡樂,出門不僅踏實,也不寂寞了。前段時間我得了腎結石,它就一直陪著我。」

「紡如們」出行仍有困擾

然而,紡如的到來,也讓徐淳和胡麟的生活裏多了很多不自由。夫婦倆第一次帶紡如去逛商場和坐地鐵時都被拒之門外,理由是《上海市犬類管理辦法》規定,除領證、檢疫、免疫接種和診療外,禁止攜帶犬類進入道路、廣場和其他公共場所,只有執行任務的警犬才能放行。後來雖然靜安區殘聯和長甯區殘聯分頭召開了協調會,但也只解決了徐淳和胡麟在家附近購物和上下班交通的基本障礙。由于這些條文過于籠統,許多公共場所仍然對紡如們說「不」。

除此之外,一些地方混亂的交通狀況也困擾著紡如,影響了它的工作狀態。胡麟告訴記者:「經常在我們要過馬路時,轉彎道上的車輛都不讓我們,只能一直等著,很不方便。」此外,和其他狗一樣,紡如是色盲,每到一個路口它都要停下來,由主人根據車輛的聲音來判斷紅綠燈之後給它「GO」或者「WAIT」的指令。然而當許多行人闖紅燈時,就會讓紡如不知所措。

記者了解到,除了紡如和卡傑之外,還有九條導盲犬目前在南京警犬研究所受訓,准備訓練結束後送來上海。然而,導盲犬計劃在上海究竟能推廣到什麽程度,盲人們還在觀望。

導盲犬滬上遭遇「成長煩惱」(圖) 2008-09-17 09:57 東方網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87380.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39646515.jpg[/img][/url]   導盲犬引領著盲人胡麟在愚園路上行走。劉定傳剛剛過去的這個中秋假日,家住長甯區的盲人夫婦徐淳和胡麟過得有點不開心。「本來想打車出去玩,結果司機看到紡如,馬上就把車開走了。」   他們口中的紡如,是一條體態輕盈的黃色拉布拉多犬,更是一條經受了嚴格訓練的導盲犬。今年6月底,它從南京警犬研究所「畢業」後來到上海,進入徐淳和胡麟的家庭;而它的「同學」卡傑則進入了另一戶盲人家庭。   作爲目前上海僅有的兩條導盲犬,紡如和卡傑的到來,爲盲人們的生活平添了許多喜悅,卻也帶來了不少「成長的煩惱」。   在家裏,它是調皮孩子   昨天中午12點,記者來到徐淳和胡麟位于新泾鎮的家,一踏進房裏,紡如便熱情地迎上來繞著記者打轉,一邊搖著尾巴一邊舔記者的手。   「它很活潑,『門檻』精得很。」一旁的徐淳輕輕拍了拍紡如,語氣充滿歡喜,就像在談論自家調皮的孩子。   徐淳夫婦與紡如的結緣,源于去年3月上海市殘聯和公安部南京警犬研究所共同啓動的導盲犬訓練項目。經過嚴格的訓練,祖籍德國、生于南京的紡如和另一條拉布拉多犬卡傑一起,從將近20條候選犬中脫穎而出,成爲進入上海家庭的首批導盲犬。徐淳和胡麟第一個向戶口所在的靜安區殘聯提出了申請。   申請獲得批准後,今年6月,夫婦倆到南京警犬研究所和紡如進行18天的默契訓練。「要把自己完全交給它,開始心裏沒底。帶著它走了兩趟之後就覺得蠻好的,哪怕我一邊走路一邊打盹也不要緊。」徐淳這樣回憶自己和紡如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在家裏的紡如,和一般的寵物狗沒啥區別:徐淳和胡麟在自己臥室一角的地上鋪了塊墊子,權當它的臥榻。門外小天井裏的狗籠則是紡如犯錯誤後的「小黑屋」,有時候它自己知道錯了,就會很自覺地鑽進去呆一會兒。每天夜裏一、兩點鍾,紡如和主人一起入眠,到了第二天上午九、十點鍾,被尿憋醒的紡如就會叫醒徐淳帶它出去遛彎。   上班時,它是明亮的眼睛   下午1點鍾,徐淳和胡麟出門上班的時間到了。穿戴完畢的紡如一掃先前的調皮勁頭,筆直地站到門口,隨著胡麟一聲「GO」,邁步走出了家門。   紡如進入徐淳和胡麟的生活,一個明顯的變化是夫婦倆出門感覺踏實多了,「特別是去陌生的地方,或者是上下台階的時候。」在盲人按摩院工作的徐淳和胡麟,每天都要乘坐地鐵二號線。記者發現,從徐淳、胡麟的家到地鐵站,雖然行人、車流不多,但上上下下的台階不少,紡如每到一處台階就會立刻停下提示胡麟,胡麟說「GO」它才會繼續往前走。而從地鐵站出來到位于愚園路的胡麟單位的一段路上,人行道狹窄,人流衆多,還停了不少自行車,紡如不僅自己能輕巧地繞開障礙物,還爲身邊的胡麟留出從容通過的空間。   不過,不滿兩歲的紡如也有不專心的時候。同類的身影,或者小孩子的聲音,都會引起它的注意,讓它頻頻回頭,放慢腳步。這個時候,胡麟就會輕聲催促它:「紡如,GO,紡如,上班要遲到了!」紡如就會立刻加快腳步。   對于胡麟和徐淳,紡如不僅是他們的眼睛,更像他們的孩子。「有了它,我們的生活裏多了很多歡樂,出門不僅踏實,也不寂寞了。前段時間我得了腎結石,它就一直陪著我。」   「紡如們」出行仍有困擾   然而,紡如的到來,也讓徐淳和胡麟的生活裏多了很多不自由。夫婦倆第一次帶紡如去逛商場和坐地鐵時都被拒之門外,理由是《上海市犬類管理辦法》規定,除領證、檢疫、免疫接種和診療外,禁止攜帶犬類進入道路、廣場和其他公共場所,只有執行任務的警犬才能放行。後來雖然靜安區殘聯和長甯區殘聯分頭召開了協調會,但也只解決了徐淳和胡麟在家附近購物和上下班交通的基本障礙。由于這些條文過于籠統,許多公共場所仍然對紡如們說「不」。   除此之外,一些地方混亂的交通狀況也困擾著紡如,影響了它的工作狀態。胡麟告訴記者:「經常在我們要過馬路時,轉彎道上的車輛都不讓我們,只能一直等著,很不方便。」此外,和其他狗一樣,紡如是色盲,每到一個路口它都要停下來,由主人根據車輛的聲音來判斷紅綠燈之後給它「GO」或者「WAIT」的指令。然而當許多行人闖紅燈時,就會讓紡如不知所措。   記者了解到,除了紡如和卡傑之外,還有九條導盲犬目前在南京警犬研究所受訓,准備訓練結束後送來上海。然而,導盲犬計劃在上海究竟能推廣到什麽程度,盲人們還在觀望。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