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中電信「山寨」路 高通培養掘墓人?

來源:互聯網  2008-12-17 07:42:34  評論

有消息稱「中國電信正在尋求收購聯發科(MKT)」。據該消息顯示,中國電信已經在二級市場,通過一些周邊公司收購了部分聯發科股份。同時,作爲配套措施之一,高通將會降低中國CDMA專利費。

姑且將這場潛在的並購所涉及的國家政策、資本運作等放到一邊。先看看這場遊戲的幾個玩家,以及每個玩家的底牌。這場「有悖常規」的遊戲,直接牽扯到了高通、中國電信、聯發科和部分終端制造商。

高通:培養自己的掘墓人?

先從高通談起。高通是一家讓人既恨又愛的公司,一方面致力于CDMA和後續技術的底層研發和芯片制造,極大的推動了通信行業的發展;另一方面,壟斷了CDMA芯片的供應並對産業鏈下遊廠商收取不菲的專利費用,在極大地壓低下遊企業利潤的同時,也斷送了整個CDMA産業鏈的前程。不久前,高通已經宣布放棄了CDMA技術演進路線。

但高通在另外兩種3G制式(WCDMA、TD)、LTE以及4G上早有布局,並且取得了不錯的效果。高通甚至開始進入廣電領域並推出了自己的電子閱讀器産品。高通和CDMA之間已經不再是「等號」關系。

但作爲高通的看家産品和目前最爲重要的「奶牛」,CDMA仍然占有重要地位。而在此時的CDMA市場上,主動權已經旁路到了掌控大量用戶的運營商手中,在繼自己的美國盟友宣布放棄CDMA之後,中國電信成了高通最爲重要的合作夥伴,而印度市場只是一個「看起來很美妙」的市場。

制約中國電信發展的因素也正是高通賴以成名的法寶。這對高通來說,的確是一個難題。高通如果支持中國電信參股聯發科,給予聯發科提供技術授權,也就意味著自己主動放棄了中低端CDMA芯片市場。因爲聯發科強大的集成能力,無微不至的客戶關懷,低成本的制造能力都是高通無所比擬的。在未來的3G市場中,聯發科和高通還將在WCDMA甚至TD上展開爭奪,從「井水不犯河水」到一個「水火不容」的境地。

當然,現在的CDMA終端上,不存在一個完全的中低端市場,但不能排除一些終端廠商選擇了聯發科進行合作。這也牽扯到了另外一家CDMA芯片供應商-----威盛。這家靠技術授權在PC和手持終端上有所希望的廠商,可能將會步入曆史的長河。它的低功耗、低成本的優勢將蕩然無存。聯發科:怎麽樣都會賺

最爲中國最大的IC芯片設計商和台灣地區的「股王」,它的成名絕技就在于敏銳的把握GSM的長尾效應,在技術上通過高度集成極大的降低了手持終端行業的進入門檻,造就了GSM市場的繁榮,反過來也延長了GSM的生命周期。

但是,3G時代的臨近,「黑手機之父」的罵名和大陸同行的沖擊,還是讓聯發科感受到了陣陣寒意。

在3G終端芯片上,要想避開錯綜複雜的專利糾紛是不可能的,從頭做起做研發時間不等人。在TD芯片上,聯發科就通過收購ADI曲線進行了市場,之前,聯發科甚至考慮過全盤收購重郵信科,以獲取TD專利技術;在WCDMA芯片上,專利分布相對分散,另外W制式與GSM有很強的互操作和延續性,聯發科已經推出商用芯片;在cdma2000上,高通基本上是鐵板一塊,這個市場本身也不大。如果攀上中國電信這棵大樹,得到高通方面的讓步,也不失爲一招妙棋。

另外,如果得以和中國電信聯姻,在後續的一些資本運作和産業政策上,也將會大有裨益。聯發科根本就不用擔心,和中國電信的合作將會引起另外兩家電信運營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的不滿。中國的手持終端市場,短期之內還將是一個消費市場導向,任何一家想成功的運營商都必須要尊重消費者的選擇。而消費者選擇的標准只有一個------物美價廉。

同時,和中國電信的合作,還可能會使聯發科贏得一些重量級的客戶,而這些客戶之前都普遍采用了高通的芯片。

中國電信:一切需從實際出發

該報道援引了中國電信內部人士的表述,「中國電信前一階段內部確實有意向策劃收購聯發科,但除極少數中國電信高層外,其他人員都不清楚具體的運作方式和進展情況。」這證明不是空穴來風。

中國電信做出這樣的舉動,很顯然是受到了中國GSM市場繁榮的影響,聯發科在其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它想通過資本之手和産業話語權在CDMA領域內複制聯發科模式。第一是資本之手。聯發科現在的市值是100億美元,中國電信是300億美元,想吃下去基本上是癡人說夢。在支付完聯通CDMA轉讓費和CDMA網絡建設費之後,自身現金流將會面臨極大考驗。雖然,它擁有強勁的現金流(強大的固網業務),較低的資産負債率和一個現在還沒有開發的A股殼資源(中衛國脈)。

當前,對中電信來講,最爲重要的是加強網絡覆蓋,並借助一些捆綁業務和資費套餐來爭奪中高端用戶,防止用戶繼續流失,整體提升用戶信心。

第二是産業話語權。中國電信「三年一億」用戶的願景將使它成爲全球最大的CDMA運營商,這也將使高通成爲最大的受益者之一。要想使高通在專利授權和資費標准方面,進行讓步,就要讓高通相信中國電信的強大競爭優勢,建立起一個更加穩固的利益集合體。之前,媒體曾將報道,高通有意入股中國電信成爲其戰略投資者。

在筆者看來,CDMA並不具備GSM的長尾效應和馬太效應,而這正是聯發科的根本。

終端廠商:三大陣營三個算盤

評價中國電信和聯發科的聯姻,只有通過終端制造商的産品以及市場表現進行判斷。

從現有的CDMA終端制造商來看,中國是最大的供應商,華爲、中興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北美的摩托羅拉、韓國的三星也都占有一席之地,諾基亞的産品則更多的集中在運營商定制和中低端領域。他們和造就繁榮的GSM市場的聯發科之間沒有什麽關系。

假如聯發科得到高通授權進入CDMA芯片供應商行列,並且推出質優價廉的産品。終端領域會有什麽反應呢?

以三星、諾基亞、摩托羅拉等爲首的跨國巨頭短期之內可能不會改變自己的策略,他們需要從一個全局的角度去考慮。他們甚至還要考慮聯發科的出身問題。一些設備制造商出身的終端企業,他們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設備側的選擇可能會影響到終端側。

對于一些國內的品牌廠商,他們可能會放手一試,他們在GSM上已經廣爲采用聯發科的産品,他們非常渴望在CDMA領域有所斬獲,這可能是他們「最後的晚餐」。

對于正真造就繁榮局面的山寨機,他們應該不會選擇生産CDMA手機。芯片和解決方案的成熟是降低了生産成本,但是他們看不到市場在那裏,他們需要以快制勝。龐大的國際市場和足夠長的GSM長尾才是他們最感興趣的,這一點,CDMA沒有。

  有消息稱「中國電信正在尋求收購聯發科(MKT)」。據該消息顯示,中國電信已經在二級市場,通過一些周邊公司收購了部分聯發科股份。同時,作爲配套措施之一,高通將會降低中國CDMA專利費。   姑且將這場潛在的並購所涉及的國家政策、資本運作等放到一邊。先看看這場遊戲的幾個玩家,以及每個玩家的底牌。這場「有悖常規」的遊戲,直接牽扯到了高通、中國電信、聯發科和部分終端制造商。   高通:培養自己的掘墓人?   先從高通談起。高通是一家讓人既恨又愛的公司,一方面致力于CDMA和後續技術的底層研發和芯片制造,極大的推動了通信行業的發展;另一方面,壟斷了CDMA芯片的供應並對産業鏈下遊廠商收取不菲的專利費用,在極大地壓低下遊企業利潤的同時,也斷送了整個CDMA産業鏈的前程。不久前,高通已經宣布放棄了CDMA技術演進路線。   但高通在另外兩種3G制式(WCDMA、TD)、LTE以及4G上早有布局,並且取得了不錯的效果。高通甚至開始進入廣電領域並推出了自己的電子閱讀器産品。高通和CDMA之間已經不再是「等號」關系。   但作爲高通的看家産品和目前最爲重要的「奶牛」,CDMA仍然占有重要地位。而在此時的CDMA市場上,主動權已經旁路到了掌控大量用戶的運營商手中,在繼自己的美國盟友宣布放棄CDMA之後,中國電信成了高通最爲重要的合作夥伴,而印度市場只是一個「看起來很美妙」的市場。   制約中國電信發展的因素也正是高通賴以成名的法寶。這對高通來說,的確是一個難題。高通如果支持中國電信參股聯發科,給予聯發科提供技術授權,也就意味著自己主動放棄了中低端CDMA芯片市場。因爲聯發科強大的集成能力,無微不至的客戶關懷,低成本的制造能力都是高通無所比擬的。在未來的3G市場中,聯發科和高通還將在WCDMA甚至TD上展開爭奪,從「井水不犯河水」到一個「水火不容」的境地。   當然,現在的CDMA終端上,不存在一個完全的中低端市場,但不能排除一些終端廠商選擇了聯發科進行合作。這也牽扯到了另外一家CDMA芯片供應商-----威盛。這家靠技術授權在PC和手持終端上有所希望的廠商,可能將會步入曆史的長河。它的低功耗、低成本的優勢將蕩然無存。  聯發科:怎麽樣都會賺   最爲中國最大的IC芯片設計商和台灣地區的「股王」,它的成名絕技就在于敏銳的把握GSM的長尾效應,在技術上通過高度集成極大的降低了手持終端行業的進入門檻,造就了GSM市場的繁榮,反過來也延長了GSM的生命周期。   但是,3G時代的臨近,「黑手機之父」的罵名和大陸同行的沖擊,還是讓聯發科感受到了陣陣寒意。   在3G終端芯片上,要想避開錯綜複雜的專利糾紛是不可能的,從頭做起做研發時間不等人。在TD芯片上,聯發科就通過收購ADI曲線進行了市場,之前,聯發科甚至考慮過全盤收購重郵信科,以獲取TD專利技術;在WCDMA芯片上,專利分布相對分散,另外W制式與GSM有很強的互操作和延續性,聯發科已經推出商用芯片;在cdma2000上,高通基本上是鐵板一塊,這個市場本身也不大。如果攀上中國電信這棵大樹,得到高通方面的讓步,也不失爲一招妙棋。   另外,如果得以和中國電信聯姻,在後續的一些資本運作和産業政策上,也將會大有裨益。聯發科根本就不用擔心,和中國電信的合作將會引起另外兩家電信運營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的不滿。中國的手持終端市場,短期之內還將是一個消費市場導向,任何一家想成功的運營商都必須要尊重消費者的選擇。而消費者選擇的標准只有一個------物美價廉。   同時,和中國電信的合作,還可能會使聯發科贏得一些重量級的客戶,而這些客戶之前都普遍采用了高通的芯片。   中國電信:一切需從實際出發   該報道援引了中國電信內部人士的表述,「中國電信前一階段內部確實有意向策劃收購聯發科,但除極少數中國電信高層外,其他人員都不清楚具體的運作方式和進展情況。」這證明不是空穴來風。   中國電信做出這樣的舉動,很顯然是受到了中國GSM市場繁榮的影響,聯發科在其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它想通過資本之手和産業話語權在CDMA領域內複制聯發科模式。  第一是資本之手。聯發科現在的市值是100億美元,中國電信是300億美元,想吃下去基本上是癡人說夢。在支付完聯通CDMA轉讓費和CDMA網絡建設費之後,自身現金流將會面臨極大考驗。雖然,它擁有強勁的現金流(強大的固網業務),較低的資産負債率和一個現在還沒有開發的A股殼資源(中衛國脈)。   當前,對中電信來講,最爲重要的是加強網絡覆蓋,並借助一些捆綁業務和資費套餐來爭奪中高端用戶,防止用戶繼續流失,整體提升用戶信心。   第二是産業話語權。中國電信「三年一億」用戶的願景將使它成爲全球最大的CDMA運營商,這也將使高通成爲最大的受益者之一。要想使高通在專利授權和資費標准方面,進行讓步,就要讓高通相信中國電信的強大競爭優勢,建立起一個更加穩固的利益集合體。之前,媒體曾將報道,高通有意入股中國電信成爲其戰略投資者。   在筆者看來,CDMA並不具備GSM的長尾效應和馬太效應,而這正是聯發科的根本。   終端廠商:三大陣營三個算盤   評價中國電信和聯發科的聯姻,只有通過終端制造商的産品以及市場表現進行判斷。   從現有的CDMA終端制造商來看,中國是最大的供應商,華爲、中興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北美的摩托羅拉、韓國的三星也都占有一席之地,諾基亞的産品則更多的集中在運營商定制和中低端領域。他們和造就繁榮的GSM市場的聯發科之間沒有什麽關系。   假如聯發科得到高通授權進入CDMA芯片供應商行列,並且推出質優價廉的産品。終端領域會有什麽反應呢?   以三星、諾基亞、摩托羅拉等爲首的跨國巨頭短期之內可能不會改變自己的策略,他們需要從一個全局的角度去考慮。他們甚至還要考慮聯發科的出身問題。一些設備制造商出身的終端企業,他們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設備側的選擇可能會影響到終端側。   對于一些國內的品牌廠商,他們可能會放手一試,他們在GSM上已經廣爲采用聯發科的産品,他們非常渴望在CDMA領域有所斬獲,這可能是他們「最後的晚餐」。   對于正真造就繁榮局面的山寨機,他們應該不會選擇生産CDMA手機。芯片和解決方案的成熟是降低了生産成本,但是他們看不到市場在那裏,他們需要以快制勝。龐大的國際市場和足夠長的GSM長尾才是他們最感興趣的,這一點,CDMA沒有。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