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阿姨12年哺育數百流浪貓狗(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2:06:59  評論

阿姨12年哺育數百流浪貓狗(圖)

2008-09-11 10:22

廣州日報 評論0條

阿姨12年哺育數百流浪貓狗(圖) 動物世界

36只貓貓狗狗在何阿姨家生活著在廣州原芳村區政府旁的小區裏,住著一位退休約5年的何女士。在1996年上班時注意到路邊「搖尾乞食」的流浪狗的那一天起,何女士便開始了收養流浪貓狗的生活,12年來,面對家人的阻撓、街坊鄰居的勸說,她對這群無主貓狗的關愛之情始終不曾間斷。街坊們說,經何女士撫養的病殘流浪貓狗不下三四百只。

如今,在面積不足70平方米的家中,何女士夫婦養著36只大小與品種不一的貓狗。本周初,何女士被確診患有子宮癌,不日將要手術。家中的36只貓狗,加上路邊依靠她喂養爲生的數不清數量的流浪貓狗,成爲她最大的牽挂。

街頭貓貓狗狗都是她的「兒女」

「囡囡——囡囡!」何女士在芳村供電局宿舍的鐵門外大叫了幾聲,便有七八只貓從宿舍大院的各個角落裏探出頭來朝何女士跑去,何女士一看到這些被她稱作「女兒」的小貓們便笑了,對它們又親又抱,非常親熱。

何女士喂養流浪貓狗已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這個地方只是她諸多據點中的一個。在家的樓下以及所居住大院的後方,她都長期「供養」著一群流浪貓。只要聽到何女士的呼喊,一群終日餓著肚子的小貓便會循聲而至。

從1996年開始,何女士便開始了收養流浪貓狗的生涯。退休前在石溪中醫院工作的何女士習慣在工作地方的附近喂養一些流浪貓狗,定時給它們食物。她回憶說,有一年的一個早晨,她騎著自行車經過碼頭,幾只流浪貓跑到路上來對路人「搖尾乞食」的樣子讓她心裏湧起深深的同情。自此,喂養這些不幸的貓狗便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逐漸地,除了在醫院附近收養一些貓狗,何女士還定時定點到自家附近有流浪貓狗聚集的地方給它們喂食,後來更是發展到了把流浪貓狗帶回家養。

蝸居中養護36只病殘貓狗

記者在何女士家中見到了被她稱爲「兒女」的貓貓狗狗們,房門一打開,狗狗們便朝何女士熱情地吠叫,跳著往她的身上撲去,只要何女士一聲命令,它們便又乖乖地走開呆在一邊。何女士的家大約70平方米,兩房一廳,屋內空氣非常潮濕,廳裏的牆腳也有了發黴的痕迹,就是在這樣局促的環境中,何女士在家裏收養了她從各個地方撿來的36只可憐貓狗。

何女士指著一只大狗告訴記者,它的名字叫阿琪,是英國名種可卡狗。她清楚地記得,自己是在日韓世界杯中國隊對巴西隊比賽那晚把阿琪撿回來的。當時,阿琪的身上還有皮膚病,「樣子十分嚇人」。何女士把它帶到寵物醫院醫治,現在已不再有傳染其他小狗的危險了。她告訴記者,阿琪很會照顧其他小貓小狗,天氣極冷的時候,小貓小狗都會聚集到阿琪身邊取暖,阿琪也會用自己的身軀護著它們,將它們攬在懷裏。

何女士又抱起一只狗說,這只是蝴蝶犬,名字叫Lulu。撿到它的時候Lulu雙眼血肉模糊,「在寵物醫院治療一只眼睛就用了100元」。現在Lulu又有新問題了,它的下腹長了一顆足有乒乓球大小的腫瘤,「看來又要花一筆錢爲它做手術了。」何女士擔心地說。

每個月爲貓狗花費3000多元

12年來,何女士都過著忙碌的生活。每天早上5時,她便要起床爲貓狗的食糧操勞,晚上要到12時才能躺下睡覺。何女士拉開冰櫃的門,裏面擠滿了牛肉、雞肝等食物。她告訴記者,10斤雞肝加上10斤米,是這36條生命每天的起碼需求。

自2003年退休後,何女士每個月的退休金僅有2000多元,但每天花費在貓狗食糧上的費用就要100多元,10斤雞肝10斤米,「平時一般都給它們做雞肝飯,貓糧狗糧太貴了,我負擔不起」,這樣一個月下來便要花去3000多元在她的「兒女」身上。退休後幾年過去了,何女士便已花光了自己十幾萬元的積蓄。而家人對她收養貓狗一事非常不贊同,家人每個月只另外給何女士500元的生活費。何女士現在每個月都在舞蹈班裏教跳國標舞,用微薄薪酬減少用在貓狗花費上的透支。

住院期間半夜偷跑回家喂貓貓

盡管何女士曾一度想放棄收養流浪貓狗,但12年來她與貓貓狗狗們已經建立了難舍難分的深厚情感。去年9月的一晚,何女士因骨質增生住院治療,期間她以往在家附近定時喂養的流浪貓們都往街上跑,街道辦事處的人打電話告訴何女士這個情況,她心疼貓貓們沒人喂食,趁醫院不注意,在住院第五天的淩晨4時電召了一輛的士往家中跑,回到家便立馬給早已餓慌了的貓貓們喂吃的。

知道自己患上子宮癌後,何女士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放棄收養流浪貓,她曾嘗試過放棄喂養,但當她騎車路過喂養貓兒的地方,那只最喜歡黏她的花貓「囡囡」便跟著她的單車跑了幾百米,看到這樣的情景,聽到貓兒的聲音,何女士便又不舍得放棄被她視爲兒女的流浪貓們。

盼慈善團體伸出援手

現在,何女士沒有對自己的生命表現出過多的牽挂,反而更憂心起自己養育著的衆多貓狗。她說,自己不久後便要住院手術,姑且不論身體能否康複,單單是住院期間,滿街的「兒女」們怎麽過,能否吃飽,頑強地存活下去,都讓她放不下心來。

何女士表示,流浪貓狗多是身患病殘,要找其他人領養實在不容易。她希望有相關的慈善團體可以伸出援手,讓她沒有後顧之憂地進入手術室。

阿姨12年哺育數百流浪貓狗(圖) 2008-09-11 10:22 廣州日報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8745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39618813.jpg[/img][/url] 36只貓貓狗狗在何阿姨家生活著  在廣州原芳村區政府旁的小區裏,住著一位退休約5年的何女士。在1996年上班時注意到路邊「搖尾乞食」的流浪狗的那一天起,何女士便開始了收養流浪貓狗的生活,12年來,面對家人的阻撓、街坊鄰居的勸說,她對這群無主貓狗的關愛之情始終不曾間斷。街坊們說,經何女士撫養的病殘流浪貓狗不下三四百只。   如今,在面積不足70平方米的家中,何女士夫婦養著36只大小與品種不一的貓狗。本周初,何女士被確診患有子宮癌,不日將要手術。家中的36只貓狗,加上路邊依靠她喂養爲生的數不清數量的流浪貓狗,成爲她最大的牽挂。   街頭貓貓狗狗都是她的「兒女」   「囡囡——囡囡!」何女士在芳村供電局宿舍的鐵門外大叫了幾聲,便有七八只貓從宿舍大院的各個角落裏探出頭來朝何女士跑去,何女士一看到這些被她稱作「女兒」的小貓們便笑了,對它們又親又抱,非常親熱。   何女士喂養流浪貓狗已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這個地方只是她諸多據點中的一個。在家的樓下以及所居住大院的後方,她都長期「供養」著一群流浪貓。只要聽到何女士的呼喊,一群終日餓著肚子的小貓便會循聲而至。   從1996年開始,何女士便開始了收養流浪貓狗的生涯。退休前在石溪中醫院工作的何女士習慣在工作地方的附近喂養一些流浪貓狗,定時給它們食物。她回憶說,有一年的一個早晨,她騎著自行車經過碼頭,幾只流浪貓跑到路上來對路人「搖尾乞食」的樣子讓她心裏湧起深深的同情。自此,喂養這些不幸的貓狗便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逐漸地,除了在醫院附近收養一些貓狗,何女士還定時定點到自家附近有流浪貓狗聚集的地方給它們喂食,後來更是發展到了把流浪貓狗帶回家養。   蝸居中養護36只病殘貓狗   記者在何女士家中見到了被她稱爲「兒女」的貓貓狗狗們,房門一打開,狗狗們便朝何女士熱情地吠叫,跳著往她的身上撲去,只要何女士一聲命令,它們便又乖乖地走開呆在一邊。何女士的家大約70平方米,兩房一廳,屋內空氣非常潮濕,廳裏的牆腳也有了發黴的痕迹,就是在這樣局促的環境中,何女士在家裏收養了她從各個地方撿來的36只可憐貓狗。   何女士指著一只大狗告訴記者,它的名字叫阿琪,是英國名種可卡狗。她清楚地記得,自己是在日韓世界杯中國隊對巴西隊比賽那晚把阿琪撿回來的。當時,阿琪的身上還有皮膚病,「樣子十分嚇人」。何女士把它帶到寵物醫院醫治,現在已不再有傳染其他小狗的危險了。她告訴記者,阿琪很會照顧其他小貓小狗,天氣極冷的時候,小貓小狗都會聚集到阿琪身邊取暖,阿琪也會用自己的身軀護著它們,將它們攬在懷裏。   何女士又抱起一只狗說,這只是蝴蝶犬,名字叫Lulu。撿到它的時候Lulu雙眼血肉模糊,「在寵物醫院治療一只眼睛就用了100元」。現在Lulu又有新問題了,它的下腹長了一顆足有乒乓球大小的腫瘤,「看來又要花一筆錢爲它做手術了。」何女士擔心地說。   每個月爲貓狗花費3000多元   12年來,何女士都過著忙碌的生活。每天早上5時,她便要起床爲貓狗的食糧操勞,晚上要到12時才能躺下睡覺。何女士拉開冰櫃的門,裏面擠滿了牛肉、雞肝等食物。她告訴記者,10斤雞肝加上10斤米,是這36條生命每天的起碼需求。   自2003年退休後,何女士每個月的退休金僅有2000多元,但每天花費在貓狗食糧上的費用就要100多元,10斤雞肝10斤米,「平時一般都給它們做雞肝飯,貓糧狗糧太貴了,我負擔不起」,這樣一個月下來便要花去3000多元在她的「兒女」身上。退休後幾年過去了,何女士便已花光了自己十幾萬元的積蓄。而家人對她收養貓狗一事非常不贊同,家人每個月只另外給何女士500元的生活費。何女士現在每個月都在舞蹈班裏教跳國標舞,用微薄薪酬減少用在貓狗花費上的透支。   住院期間半夜偷跑回家喂貓貓   盡管何女士曾一度想放棄收養流浪貓狗,但12年來她與貓貓狗狗們已經建立了難舍難分的深厚情感。去年9月的一晚,何女士因骨質增生住院治療,期間她以往在家附近定時喂養的流浪貓們都往街上跑,街道辦事處的人打電話告訴何女士這個情況,她心疼貓貓們沒人喂食,趁醫院不注意,在住院第五天的淩晨4時電召了一輛的士往家中跑,回到家便立馬給早已餓慌了的貓貓們喂吃的。   知道自己患上子宮癌後,何女士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放棄收養流浪貓,她曾嘗試過放棄喂養,但當她騎車路過喂養貓兒的地方,那只最喜歡黏她的花貓「囡囡」便跟著她的單車跑了幾百米,看到這樣的情景,聽到貓兒的聲音,何女士便又不舍得放棄被她視爲兒女的流浪貓們。   盼慈善團體伸出援手   現在,何女士沒有對自己的生命表現出過多的牽挂,反而更憂心起自己養育著的衆多貓狗。她說,自己不久後便要住院手術,姑且不論身體能否康複,單單是住院期間,滿街的「兒女」們怎麽過,能否吃飽,頑強地存活下去,都讓她放不下心來。   何女士表示,流浪貓狗多是身患病殘,要找其他人領養實在不容易。她希望有相關的慈善團體可以伸出援手,讓她沒有後顧之憂地進入手術室。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