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空城計是諸葛亮與司馬懿間的默契

來源:互聯網  2008-12-17 11:06:28  評論

「空城」是計還是略

——諸葛亮與司馬懿的默契

在《三國演義》中,諸葛亮首次北伐受挫,安排各路人馬退回漢中,正待自己抽身之際,不料,司馬懿大軍突然出現在城外幾十裏處,諸葛亮急中生智,兵行險招,玩了一手「空城計」,把司馬懿嚇跑了。

在正史中,孔明見街亭敗績,北伐受挫,戰局已經對己不利,于是迅速撤回漢中,並沒有再空耗軍力。而曹魏方面,大都督曹真見已經打退蜀漢,也沒有苦追。當時,司馬懿更是遠在宛城一線,根本不可能出現在街亭或西城。《演義》爲了貶低曹真,並強調司馬懿是諸葛亮的最大對手,硬是把司馬移位到了街亭前線。其實,司馬懿是在後來才頂替曹真出現在對蜀漢前線的。

其實,「空城計」也有其說法來源。《三國志•諸葛亮傳》的注裏,記有一段郭沖講的小故事:「亮屯于陽平,遣魏延諸軍並兵東下,亮惟留萬人守城。晉宣帝率二十萬衆拒亮,而與延軍錯道,徑至前,當亮六十裏所,偵候白宣帝說亮在城中兵少力弱。亮亦知宣帝垂至,已與相逼,欲前赴延軍,相去又遠,回迹反追,勢不相及,將士失色,莫知其計。亮意氣自若,敕軍中皆臥旗息鼓,不得妄出庵幔,又令大開四城門,埽地卻灑。宣帝常謂亮持重,而猥見勢弱,疑其有伏兵,于是引軍北趣山。明日食時,亮謂參佐拊手大笑曰:『司馬懿必謂吾怯,將有強伏,循山走矣。』候邏還白,如亮所言。宣帝後知,深以爲恨。」史學界稱其爲「郭沖三事」,後邊還有郭沖的「四事」和「五事」。這個郭沖是諸葛亮的粉絲,他講的故事都是盲目推重孔明的。這一段「郭沖三事」的情節,更是于史不符、于理不合,十分荒謬。當時就有人質疑:司馬懿如果真得到這樣的機會,把他圍住不就完了?

連現在人也明白,派幾個神射手過去射諸葛亮,或者派一個小隊過去火力偵察一下,立即就可以拆穿諸葛亮的把戲,司馬懿不會愚蠢和膽怯到「扭頭就跑」的地步。

這事情肯定是虛構的。問題是,羅貫中爲什麽要這樣虛構呢?

原來,《演義》中司馬懿的這個舉動,符合了他的身份與目的。他這次出兵,在曹真和郭淮看來,並不是幫他們,而是來搶功勞的。司馬懿此前在上庸幹掉孟達,已經立了首功;到街亭就破了馬谡,並先郭淮一步,取了列柳城,這次頭功也被他得了;如果在西城縣,司馬又撈到一個大的,拿下了諸葛亮,他就算全功了。

下頭的仗還怎麽打?

司馬懿功高震主,又搶了曹真的全部功勞,曹氏能放過他麽?

司馬剛剛從被貶的狀態中恢複,立即便立不世全功,曹氏將沒法安置他,司馬的下場可想而知。所以,司馬需要諸葛亮繼續存在下去,就像《演義》中諸葛亮特地在華容道放過曹操一樣,這是一種權術。司馬需要在與諸葛的對壘中,進一步鞏固自己的地位,培植勢力,而不是一上來就跟草包曹真爭功,那樣只會再次賈禍。

所以,《演義》中「空城計」之後的章節中,感覺到曹真對自己不滿的司馬懿,處處讓著功勞給曹真,自己則一再謹慎謙抑,勝則不求全勝,只要一步步小勝;敗則避免大敗,實力必須保全——套用眼下網遊的攻略,司馬懿其實是把諸葛亮當成了供自己練級、打裝備的BOSS。

爲將者,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按正常的戰爭邏輯分析,出動十五萬大軍,前後方圓百裏之內的虛實,都在大軍哨探耳目的監視之下,否則司馬懿敢到處亂撞麽?何況,司馬是非常狡猾的老狐狸。

諸葛城中的虛實,應該都在司馬的算度之中。

所以,兵臨城下時,他「止住三軍,自飛馬遠遠望之」,是在看孔明耍猴戲的醜態,而心裏笑他。次子司馬昭初生牛犢,不明進退的秘要,偏要替老爸點破。司馬懿嫌他年少輕狂,所以才要「教訓」一番。諸葛亮見司馬懿竟被自己「嚇退」,也覺意外,硬撐著得意炫耀一下。在羅貫中筆下,這樣用心的細節,前後一定會有相似的小故事照應一下,作爲提醒(此即「草蛇灰線」)。前面諸葛亮一戰而擒夏侯楙,卻不殺他,而是放了他,成全他「戴罪立功」,繼續瞎指揮,那是因爲諸葛看透了夏侯。如今空城之下,司馬放過諸葛,讓他繼續帶兵(諸葛若被幹掉,蜀漢統帥必然換成魏延,因爲當時蔣琬太年輕,姜維也還是無名鼠輩),這是因爲司馬已經通過馬谡和孟達的下場,看透了諸葛。

《演義》對諸葛搞掉孟達,也有明筆表現。曆史上,孟達錯判形勢,在給諸葛亮的信中,寫司馬懿將起宛洛之兵對付自己,不過宛洛在千裏之外,鞭長莫及,自己有充分時間准備叛亂。而《演義》中,這封信變成了諸葛亮寫給孟達的,擺明了是孔明在促使孟達誤判形勢。更妙的是,這二人的書信往來,被司馬懿截獲了,當時司馬的表現是「感歎不已」,它對于孔明因小失大,因私廢公的做法,已經有了清晰的認識。

後面,司馬懿做了兩件事,一是在陳倉布置了郝昭,算定諸葛會來(正史上卻是曹真的功勞);二是回到朝廷,向曹睿奏道:「今蜀兵見在漢中,未盡剿滅,臣乞天下之兵並力收川,以報陛下。」這是在要軍權,立刻便被曹魏嫡系的尚書孫資制止了,稱只要曹魏謹守邊境,讓敵人「自相殘害」,吳、蜀可以不戰而勝。

曹睿「大悟」,馬上就威脅性地問司馬懿:「此論如何?」司馬懿的野心被看穿,只好說:「此乃公論易安之理也。」此後,他就再沒有提過類似的要求,而且一直在裝孫子示弱、保持實力。

總之,羅貫中在「空城計」前後所塑造的諸葛與司馬的策略對比,可以讓我們感受到這二人的性格所帶來的不同人生選擇:一個是強出頭,一個是有意示弱。諸葛亮在蜀漢內部是強勢,在對曹魏時,蜀漢卻是弱勢;司馬懿在曹魏內部是弱勢,但曹魏對蜀漢卻是強勢。司馬不愁勝仗,卻要擔憂自己的處境;諸葛不愁自己的地位,卻缺少勝仗爲國家打開局面。相比之下,司馬懿的處境更難一些,所以他的應對也顯得更聰明,對後人更有借鑒價值。

《演義》中的「空城計」雖然是虛構的,但在戰史上,卻有很多使用「空城計」戰術而成功的案例。

據《左傳》記載,楚國令尹子元爲了立功篡位,于公元前666年發大兵去攻打鄭國。楚強鄭弱,鄭文公在危急時刻,采納謀士叔詹建議,將城門大開,讓百姓任意出入,以爲迷惑。楚軍統帥子元見狀,不敢貿然進入,便紮營等待時機。這時,風傳鄭的盟國齊、宋、魯等的援軍將馬上到達。子元害怕腹背受敵,連夜撤兵。爲防止追擊,楚國軍隊撤離時,故意將軍營帳幕原封不動,留在原地。待鄭國探知楚軍已全部撤走,方知面對的楚軍營壘,原來也是空營。此戰,雙方空城計對空營記,都是 「無招勝有招」。

西漢時,漢朝與匈奴交兵,李廣任上郡太守,抵擋匈奴南進。一天,皇帝派到上郡的宦官帶人外出打獵,遇到三個匈奴兵的襲擊,宦官受傷逃回。李廣大怒,親自率領一百名騎兵前去追擊,殺了兩名,活捉一名,正准備回營時,忽然發現有數千名匈奴騎兵也向這裏開來。匈奴也發現了李廣,急忙上山擺陣,觀察動靜。李廣的部下非常恐慌。李廣低聲指揮說:「我們只有百余騎,離我們的大營有幾十裏遠。如果我們逃跑,匈奴肯會追殺我們。如果我們按兵不動,敵人肯定會疑心我們有大部隊行動,他們決不敢輕易進攻的。現在,我們繼續前進。」到了離敵陣僅二裏地光景的地方,李廣下令:「全體下馬休息。」李廣的士兵卸下馬鞍,悠閑地躺在草地上休息,看著戰馬在一旁吃草。

匈奴大將十分奇怪,派了一名軍官出陣觀察形勢。李廣立即命令上馬,沖殺過去,一箭射死了這個軍官,然後又回到原地休息。匈奴見此情形更加恐慌,料定附近定有伏兵。天黑以後,李廣的人馬仍無動靜,匈奴卻慌張引兵逃了,李廣的百余騎安全返回大營。

又據《資治通鑒》記載,東晉隆安五年(公元401年)三月,有農民軍孫恩起兵謀反,攻打到海鹽城,時有晉將劉裕扼守海鹽。劉裕兵少,但他巧用計謀,夜裏在城中放倒旗幟,隱藏主力,次日天明,大開城門,並叫一些老弱在城牆上候著。孫恩軍見狀上前,問「守將哪裏去了」,老弱們說:「已經連夜逃走了。」于是,孫恩軍爭相入城,被劉裕奮起伏擊,孫恩軍大敗而逃。

又如,唐朝時吐蕃強盛,一度攻陷唐的邊城瓜州,守將王君煥戰死。張守圭接替戰死的王君煥,正在修築城牆,敵兵又突然來襲。張守圭備戰不足,情急之下,讓將士們和他一道,坐在城上,飲酒奏樂,若無其事。吐蕃懷疑城中有備,不敢攻城就退兵了。

這些使用「空城計」奏效的戰例,無一例外,都是在遭遇戰的情急之下,無可奈何而采用的「沒辦法的辦法」;對手也必須是對我方虛實不明,或心中有鬼,怕蝕老本,或幹脆是烏合之衆。只有這樣,才能夠用假象迷惑住對手。

而像司馬懿這樣特地放對手一馬,以作爲自己要挾軍權砝碼的,在戰史上也多有案例,其主角也無一例外,都是野心家,比如桓溫、劉裕、安祿山那樣的人。

  「空城」是計還是略   ——諸葛亮與司馬懿的默契   在《三國演義》中,諸葛亮首次北伐受挫,安排各路人馬退回漢中,正待自己抽身之際,不料,司馬懿大軍突然出現在城外幾十裏處,諸葛亮急中生智,兵行險招,玩了一手「空城計」,把司馬懿嚇跑了。   在正史中,孔明見街亭敗績,北伐受挫,戰局已經對己不利,于是迅速撤回漢中,並沒有再空耗軍力。而曹魏方面,大都督曹真見已經打退蜀漢,也沒有苦追。當時,司馬懿更是遠在宛城一線,根本不可能出現在街亭或西城。《演義》爲了貶低曹真,並強調司馬懿是諸葛亮的最大對手,硬是把司馬移位到了街亭前線。其實,司馬懿是在後來才頂替曹真出現在對蜀漢前線的。   其實,「空城計」也有其說法來源。《三國志•諸葛亮傳》的注裏,記有一段郭沖講的小故事:「亮屯于陽平,遣魏延諸軍並兵東下,亮惟留萬人守城。晉宣帝率二十萬衆拒亮,而與延軍錯道,徑至前,當亮六十裏所,偵候白宣帝說亮在城中兵少力弱。亮亦知宣帝垂至,已與相逼,欲前赴延軍,相去又遠,回迹反追,勢不相及,將士失色,莫知其計。亮意氣自若,敕軍中皆臥旗息鼓,不得妄出庵幔,又令大開四城門,埽地卻灑。宣帝常謂亮持重,而猥見勢弱,疑其有伏兵,于是引軍北趣山。明日食時,亮謂參佐拊手大笑曰:『司馬懿必謂吾怯,將有強伏,循山走矣。』候邏還白,如亮所言。宣帝後知,深以爲恨。」史學界稱其爲「郭沖三事」,後邊還有郭沖的「四事」和「五事」。這個郭沖是諸葛亮的粉絲,他講的故事都是盲目推重孔明的。這一段「郭沖三事」的情節,更是于史不符、于理不合,十分荒謬。當時就有人質疑:司馬懿如果真得到這樣的機會,把他圍住不就完了?   連現在人也明白,派幾個神射手過去射諸葛亮,或者派一個小隊過去火力偵察一下,立即就可以拆穿諸葛亮的把戲,司馬懿不會愚蠢和膽怯到「扭頭就跑」的地步。   這事情肯定是虛構的。問題是,羅貫中爲什麽要這樣虛構呢?   原來,《演義》中司馬懿的這個舉動,符合了他的身份與目的。他這次出兵,在曹真和郭淮看來,並不是幫他們,而是來搶功勞的。司馬懿此前在上庸幹掉孟達,已經立了首功;到街亭就破了馬谡,並先郭淮一步,取了列柳城,這次頭功也被他得了;如果在西城縣,司馬又撈到一個大的,拿下了諸葛亮,他就算全功了。   下頭的仗還怎麽打?   司馬懿功高震主,又搶了曹真的全部功勞,曹氏能放過他麽?   司馬剛剛從被貶的狀態中恢複,立即便立不世全功,曹氏將沒法安置他,司馬的下場可想而知。所以,司馬需要諸葛亮繼續存在下去,就像《演義》中諸葛亮特地在華容道放過曹操一樣,這是一種權術。司馬需要在與諸葛的對壘中,進一步鞏固自己的地位,培植勢力,而不是一上來就跟草包曹真爭功,那樣只會再次賈禍。   所以,《演義》中「空城計」之後的章節中,感覺到曹真對自己不滿的司馬懿,處處讓著功勞給曹真,自己則一再謹慎謙抑,勝則不求全勝,只要一步步小勝;敗則避免大敗,實力必須保全——套用眼下網遊的攻略,司馬懿其實是把諸葛亮當成了供自己練級、打裝備的BOSS。   爲將者,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按正常的戰爭邏輯分析,出動十五萬大軍,前後方圓百裏之內的虛實,都在大軍哨探耳目的監視之下,否則司馬懿敢到處亂撞麽?何況,司馬是非常狡猾的老狐狸。   諸葛城中的虛實,應該都在司馬的算度之中。   所以,兵臨城下時,他「止住三軍,自飛馬遠遠望之」,是在看孔明耍猴戲的醜態,而心裏笑他。次子司馬昭初生牛犢,不明進退的秘要,偏要替老爸點破。司馬懿嫌他年少輕狂,所以才要「教訓」一番。諸葛亮見司馬懿竟被自己「嚇退」,也覺意外,硬撐著得意炫耀一下。  在羅貫中筆下,這樣用心的細節,前後一定會有相似的小故事照應一下,作爲提醒(此即「草蛇灰線」)。前面諸葛亮一戰而擒夏侯楙,卻不殺他,而是放了他,成全他「戴罪立功」,繼續瞎指揮,那是因爲諸葛看透了夏侯。如今空城之下,司馬放過諸葛,讓他繼續帶兵(諸葛若被幹掉,蜀漢統帥必然換成魏延,因爲當時蔣琬太年輕,姜維也還是無名鼠輩),這是因爲司馬已經通過馬谡和孟達的下場,看透了諸葛。   《演義》對諸葛搞掉孟達,也有明筆表現。曆史上,孟達錯判形勢,在給諸葛亮的信中,寫司馬懿將起宛洛之兵對付自己,不過宛洛在千裏之外,鞭長莫及,自己有充分時間准備叛亂。而《演義》中,這封信變成了諸葛亮寫給孟達的,擺明了是孔明在促使孟達誤判形勢。更妙的是,這二人的書信往來,被司馬懿截獲了,當時司馬的表現是「感歎不已」,它對于孔明因小失大,因私廢公的做法,已經有了清晰的認識。   後面,司馬懿做了兩件事,一是在陳倉布置了郝昭,算定諸葛會來(正史上卻是曹真的功勞);二是回到朝廷,向曹睿奏道:「今蜀兵見在漢中,未盡剿滅,臣乞天下之兵並力收川,以報陛下。」這是在要軍權,立刻便被曹魏嫡系的尚書孫資制止了,稱只要曹魏謹守邊境,讓敵人「自相殘害」,吳、蜀可以不戰而勝。   曹睿「大悟」,馬上就威脅性地問司馬懿:「此論如何?」司馬懿的野心被看穿,只好說:「此乃公論易安之理也。」此後,他就再沒有提過類似的要求,而且一直在裝孫子示弱、保持實力。   總之,羅貫中在「空城計」前後所塑造的諸葛與司馬的策略對比,可以讓我們感受到這二人的性格所帶來的不同人生選擇:一個是強出頭,一個是有意示弱。諸葛亮在蜀漢內部是強勢,在對曹魏時,蜀漢卻是弱勢;司馬懿在曹魏內部是弱勢,但曹魏對蜀漢卻是強勢。司馬不愁勝仗,卻要擔憂自己的處境;諸葛不愁自己的地位,卻缺少勝仗爲國家打開局面。相比之下,司馬懿的處境更難一些,所以他的應對也顯得更聰明,對後人更有借鑒價值。   《演義》中的「空城計」雖然是虛構的,但在戰史上,卻有很多使用「空城計」戰術而成功的案例。   據《左傳》記載,楚國令尹子元爲了立功篡位,于公元前666年發大兵去攻打鄭國。楚強鄭弱,鄭文公在危急時刻,采納謀士叔詹建議,將城門大開,讓百姓任意出入,以爲迷惑。楚軍統帥子元見狀,不敢貿然進入,便紮營等待時機。這時,風傳鄭的盟國齊、宋、魯等的援軍將馬上到達。子元害怕腹背受敵,連夜撤兵。爲防止追擊,楚國軍隊撤離時,故意將軍營帳幕原封不動,留在原地。待鄭國探知楚軍已全部撤走,方知面對的楚軍營壘,原來也是空營。此戰,雙方空城計對空營記,都是 「無招勝有招」。   西漢時,漢朝與匈奴交兵,李廣任上郡太守,抵擋匈奴南進。一天,皇帝派到上郡的宦官帶人外出打獵,遇到三個匈奴兵的襲擊,宦官受傷逃回。李廣大怒,親自率領一百名騎兵前去追擊,殺了兩名,活捉一名,正准備回營時,忽然發現有數千名匈奴騎兵也向這裏開來。匈奴也發現了李廣,急忙上山擺陣,觀察動靜。李廣的部下非常恐慌。李廣低聲指揮說:「我們只有百余騎,離我們的大營有幾十裏遠。如果我們逃跑,匈奴肯會追殺我們。如果我們按兵不動,敵人肯定會疑心我們有大部隊行動,他們決不敢輕易進攻的。現在,我們繼續前進。」到了離敵陣僅二裏地光景的地方,李廣下令:「全體下馬休息。」李廣的士兵卸下馬鞍,悠閑地躺在草地上休息,看著戰馬在一旁吃草。   匈奴大將十分奇怪,派了一名軍官出陣觀察形勢。李廣立即命令上馬,沖殺過去,一箭射死了這個軍官,然後又回到原地休息。匈奴見此情形更加恐慌,料定附近定有伏兵。天黑以後,李廣的人馬仍無動靜,匈奴卻慌張引兵逃了,李廣的百余騎安全返回大營。   又據《資治通鑒》記載,東晉隆安五年(公元401年)三月,有農民軍孫恩起兵謀反,攻打到海鹽城,時有晉將劉裕扼守海鹽。劉裕兵少,但他巧用計謀,夜裏在城中放倒旗幟,隱藏主力,次日天明,大開城門,並叫一些老弱在城牆上候著。孫恩軍見狀上前,問「守將哪裏去了」,老弱們說:「已經連夜逃走了。」于是,孫恩軍爭相入城,被劉裕奮起伏擊,孫恩軍大敗而逃。   又如,唐朝時吐蕃強盛,一度攻陷唐的邊城瓜州,守將王君煥戰死。張守圭接替戰死的王君煥,正在修築城牆,敵兵又突然來襲。張守圭備戰不足,情急之下,讓將士們和他一道,坐在城上,飲酒奏樂,若無其事。吐蕃懷疑城中有備,不敢攻城就退兵了。   這些使用「空城計」奏效的戰例,無一例外,都是在遭遇戰的情急之下,無可奈何而采用的「沒辦法的辦法」;對手也必須是對我方虛實不明,或心中有鬼,怕蝕老本,或幹脆是烏合之衆。只有這樣,才能夠用假象迷惑住對手。   而像司馬懿這樣特地放對手一馬,以作爲自己要挾軍權砝碼的,在戰史上也多有案例,其主角也無一例外,都是野心家,比如桓溫、劉裕、安祿山那樣的人。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