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高二學生開房狂喝止咳露(圖)

2008-12-17 11:06:50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移動版  評論  字體: ||

王朝网络

一名17歲高二學生,最多時一天服用24瓶止咳露,還從家裏拿了2萬元,和同學在賓館包房專門喝止咳露。有專家表示,目前深圳已經成爲處方藥濫用成瘾的重災區。而市民熟知的深圳本土止咳藥「聯邦止咳露」不久將在市面上消失,其生産廠家計劃將其更名,並通過調整口味、改變配方等措施減少青少年對該藥的濫用成瘾。

深圳已成處方藥成瘾重災區

青少年成瘾專家何日輝表示,目前深圳已經成爲處方藥濫用成瘾的重災區。國內首家收治「處方藥成瘾」病患的武警廣東總隊醫院,近年收治的700多名患者中超過25%來自深圳。近日,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稽查大隊主辦的「易成瘾性藥品危害預防知識講座」吸引了不少市民,一名從寶安趕來的母親說到自己的遭遇,甚至聲淚俱下。

該論壇的主講人、複旦大學麻醉學碩士、武警廣東總隊醫院青少年治療中心主任何日輝介紹,上世紀90年代初香港青少年濫用含有可待因或罂粟殼成分的止咳藥水情況一度很嚴重,上世紀90年代末經深圳傳入內地。地區從深圳發展到廣州、湛江、茂名以及福建、江西、東北等省和地區。濫用的人群中92%是15歲—25歲的青少年,有些甚至進一步發展到吸毒。

何日輝曾收治過深圳的一名17歲高二學生,最多時一天服用24瓶止咳露,有一次還從家裏拿了2萬元,和同學在賓館包房專門喝止咳露,1周就花光了。另一名廣東青年長期嗜飲止咳露,每天少則六七瓶,多則20多瓶,幾年間花了上百萬元,而且長期飲用造成脊柱變形,幾年間身高從1.72米縮成1.60米。

盡管處方藥濫用成瘾問題日益凸顯,但記者了解到,目前深圳並沒有專門的治療機構,各大綜合醫院也沒有專門的科室收治。此外,社會對于處方藥成瘾還存在認識上的誤區,有家長求醫無門,對藥物濫用也不了解,把孩子送到精神病院、戒毒所,成爲孩子終生的心理陰影。

打擊供給與抑制需求相結合

處方藥濫用成瘾問題已經引起藥監部門的重視。藥監部門開始借鑒香港經驗,從單純的打擊供給轉向打擊供給與抑制需求相結合,從源頭上遏制處方藥濫用成瘾。

市食藥監管局稽查大隊負責人向記者透露,他們將借鑒香港等地做法,通過社會、家庭、學校、醫療機構四位一體,將濫用易成瘾處方藥作爲一個獨立的概念進行宣傳教育,引導公衆正確看待濫用易成瘾處方藥。市食藥監管局計劃明年安排60場社區講座,邀請相關專家與家長進行面對面交流。

藥監部門相關負責人還表示,在加大宣傳提高市民認知的同時,還將加大對各大藥店處方藥的管理力度,加大處罰力度及媒體曝光力度。藥監部門要求,生産廠家應嚴格按照國家調配的原料配額生産,實行流水號管理,保證可追溯性,並在外包裝上加印警示標語,嚴格控制經銷商的數量和質量。而零售藥店則應設置專櫃進行銷售,可參考興奮劑類藥品的分區分櫃擺放方式,應有嚴格的登記制度,嚴格按處方藥進行銷售,對大處方、假處方等情況應及時報告,電腦台賬的進銷存記錄清晰可查。

「聯邦止咳露」或更名改口味

記者昨日從深圳致君制藥有限公司了解到,該公司計劃對聯邦止咳露更名。該公司市場部李部長表示,由于更名需要一段時間,在內外包裝上暫時取消商品名「聯邦止咳露」,只使用通用名「複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目前已經向省食藥監管局報備。在修改說明書和重新進行包裝備案後,計劃增加「長期濫用有害健康」的標識。而記者從藥監部門了解到,藥監部門已與該公司協商,在每瓶藥品上打上流水號,如在網吧等地發現,方便追根溯源,對不法商家進行曝光,從重處罰。

除了更名、增加標識等手段,該公司還考慮通過改變聯邦止咳露現有偏甜的口感,主要方法是添加氨成分,如超劑量服用會引起惡心、嘔吐,目前已開始實驗。

  [url=/bbs/detail_1887524.html][img]http://images.wangchao.net.cn/images/upload/images/digi/1229483210265.jpg[/img][/url]   一名17歲高二學生,最多時一天服用24瓶止咳露,還從家裏拿了2萬元,和同學在賓館包房專門喝止咳露。有專家表示,目前深圳已經成爲處方藥濫用成瘾的重災區。而市民熟知的深圳本土止咳藥「聯邦止咳露」不久將在市面上消失,其生産廠家計劃將其更名,並通過調整口味、改變配方等措施減少青少年對該藥的濫用成瘾。   深圳已成處方藥成瘾重災區   青少年成瘾專家何日輝表示,目前深圳已經成爲處方藥濫用成瘾的重災區。國內首家收治「處方藥成瘾」病患的武警廣東總隊醫院,近年收治的700多名患者中超過25%來自深圳。近日,深圳市食品藥品監督稽查大隊主辦的「易成瘾性藥品危害預防知識講座」吸引了不少市民,一名從寶安趕來的母親說到自己的遭遇,甚至聲淚俱下。   該論壇的主講人、複旦大學麻醉學碩士、武警廣東總隊醫院青少年治療中心主任何日輝介紹,上世紀90年代初香港青少年濫用含有可待因或罂粟殼成分的止咳藥水情況一度很嚴重,上世紀90年代末經深圳傳入內地。地區從深圳發展到廣州、湛江、茂名以及福建、江西、東北等省和地區。濫用的人群中92%是15歲—25歲的青少年,有些甚至進一步發展到吸毒。   何日輝曾收治過深圳的一名17歲高二學生,最多時一天服用24瓶止咳露,有一次還從家裏拿了2萬元,和同學在賓館包房專門喝止咳露,1周就花光了。另一名廣東青年長期嗜飲止咳露,每天少則六七瓶,多則20多瓶,幾年間花了上百萬元,而且長期飲用造成脊柱變形,幾年間身高從1.72米縮成1.60米。   盡管處方藥濫用成瘾問題日益凸顯,但記者了解到,目前深圳並沒有專門的治療機構,各大綜合醫院也沒有專門的科室收治。此外,社會對于處方藥成瘾還存在認識上的誤區,有家長求醫無門,對藥物濫用也不了解,把孩子送到精神病院、戒毒所,成爲孩子終生的心理陰影。   打擊供給與抑制需求相結合   處方藥濫用成瘾問題已經引起藥監部門的重視。藥監部門開始借鑒香港經驗,從單純的打擊供給轉向打擊供給與抑制需求相結合,從源頭上遏制處方藥濫用成瘾。   市食藥監管局稽查大隊負責人向記者透露,他們將借鑒香港等地做法,通過社會、家庭、學校、醫療機構四位一體,將濫用易成瘾處方藥作爲一個獨立的概念進行宣傳教育,引導公衆正確看待濫用易成瘾處方藥。市食藥監管局計劃明年安排60場社區講座,邀請相關專家與家長進行面對面交流。   藥監部門相關負責人還表示,在加大宣傳提高市民認知的同時,還將加大對各大藥店處方藥的管理力度,加大處罰力度及媒體曝光力度。藥監部門要求,生産廠家應嚴格按照國家調配的原料配額生産,實行流水號管理,保證可追溯性,並在外包裝上加印警示標語,嚴格控制經銷商的數量和質量。而零售藥店則應設置專櫃進行銷售,可參考興奮劑類藥品的分區分櫃擺放方式,應有嚴格的登記制度,嚴格按處方藥進行銷售,對大處方、假處方等情況應及時報告,電腦台賬的進銷存記錄清晰可查。   「聯邦止咳露」或更名改口味   記者昨日從深圳致君制藥有限公司了解到,該公司計劃對聯邦止咳露更名。該公司市場部李部長表示,由于更名需要一段時間,在內外包裝上暫時取消商品名「聯邦止咳露」,只使用通用名「複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目前已經向省食藥監管局報備。在修改說明書和重新進行包裝備案後,計劃增加「長期濫用有害健康」的標識。而記者從藥監部門了解到,藥監部門已與該公司協商,在每瓶藥品上打上流水號,如在網吧等地發現,方便追根溯源,對不法商家進行曝光,從重處罰。   除了更名、增加標識等手段,該公司還考慮通過改變聯邦止咳露現有偏甜的口感,主要方法是添加氨成分,如超劑量服用會引起惡心、嘔吐,目前已開始實驗。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