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藝考沖刺考生齊湧「升大班」(圖)

來源:互聯網  2008-12-18 11:06:49  評論

美術突擊萬八美術考生齊湧廣州「升大班」

王朝网络

每年的10月到第二年2月,高考複習的最緊張時段,廣東有近兩萬美術高考生要抛開書本,抱起畫板到廣州的各「升大班」開始他們的另類突擊。圖爲小州村某升大班的上課情形。

「你這幅畫整體感覺可以,就是冷暖色不太協調,就好像一盤菜就是少了放了點鹽,你這些布紋補上一些暖色就好了」,美術老師羅老師剛一走進正在畫畫的學生中間,就被學生們圍住要求指點自己的畫。

如果不留意窗外的情景,很容易以爲這是一所中學在上美術課,不過窗外周圍的環境卻是一片果園風光。這個被果園包圍的培訓中心是專門爲參加美術高考的考生而設的特殊培訓班,行內人士稱之爲「升大班」或者「畫室」。

每年廣東省美術聯考都在1~2月份舉行,聯考之後就是各大美術院校的院考。爲了在考前突擊提高應試水平,每年10月開始,就會有萬多名美術考生就有接萬多名美術考生從各地趕來廣州,報讀報讀形形式式的「升大班」。

據統計,2008年廣東省美術考生達到2.3萬人,創曆史新高;而每年高校美術專業的招生計劃約爲6000人,錄取率只有大約1:4,比高考總錄取率的1:2還要低。上線難,進好學校更難,以廣州美術學院爲例,近幾年招生人數都在1100至1400左右,但全國報考人數達三四萬之多,競爭非常激烈。

2008年是高考美術考生人數創曆史新高的一年,也是各類「升大班」遍地開花的一年,記者調查發現,今年除原有的不少「升大班」外,更有不少得益于美術專業擴招而就讀的畢業生將開「升大班」作爲了就業途徑之一,有行內人士向記者反映,一些新開的升大班通過高回扣、低價競爭使本來就飽和的「升大班」市場更趨向惡性競爭。高端路線PK薄利多銷

王朝网络

廣州的美術高考「升大班」經過多年的激烈競爭,市場已經日益飽和。

高考擴招帶旺了美術高考升大班,但也造成了激勵競爭下的價格戰,升大班的利潤越來越少。在今年擴招步伐放緩的大背景下,升大班逐漸從低價的「薄利多銷」的策略,轉向保證過錄取線的高價市場。

【新路線】 「包過線」高價生

30人小班比500人大班還賺錢

前兩年挂阿強名字的升大班,每年能招到700多學生,但今年只招了30人,他說「人少反而更容易賺錢」。

傳統大班招生成本占大半

阿強介紹,以往的升大班爲了搶生源,價格越壓越低,但負責招生的美術老師的「食水」(回扣)卻越來越深,在雙重壓力下,升大班負責人招生越多,收入反而越少。

傳統的升大班招生往往依賴地方的中學美術老師代爲招生,往往是由他們在當地組織整個班的學生到廣州報讀。爲此付給這些老師的回扣,從早年第1個月學費的3~4成,到現在要占全程學費的4~6成。

阿強說,2004年請美術老師約50元/半日,現在升到80~90元/半日。但學費卻從1800/月,跌倒最低只要500元/月。升大班每年僅開學4~6個月,但場地要付全年租金,成本上已無多少水分可擠。阿強說,「每年忙完才發現,大頭都讓招生的地方老師賺回扣了」。阿強估算,現在普通的大班招生,負責人真正賺到的僅占學費收入的8%~10%,還不到招生回扣的1/4。按中等規模的升大班——500名學生、每生月學費1000元計,利潤約爲5萬元。

5個學生過線就能保本

正因爲如此,開拓高端市場成爲升大班集體轉移策略的新方向。

「協議生」是以保證高考成績爲條件的高價培訓方式。以阿強的畫室爲例,他的「協議生」是指「包過線,不過線退學費,免費複讀」,「包過線」又分兩個檔次:1.8萬元包過美術聯招線、3.6萬元包過本科線。如果不過分數線,升大班扣除2000元的「顔料文具費」後,將學費退回給考生。

阿強收的30名學生中,3.6萬元檔次的有10人,1.8萬元檔次的20人,他預計能過線的有10~20人。他說:「只要有5個人過線就保本,10個人過線就跟傳統大班的500人賺得差不多了,如果有20個人過線就更不錯了」。

和阿強不同,畢業于廣州某大學美術學院、專職開升大班的陳老師今年還是開傳統大班。他的畫室在小洲村,有學生近200人。陳老師說,這將是他最後一年開大班,明年他也打算才招「協議生」。他說,「我觀望別人招協議生有一兩年了,發現他們成本低,而且更賺錢。陳老師說,幾乎整年的時間都撲在上面,不多賺些錢對不起自己。

【傳統路線】 薄利多銷

靠辦畫展、熟人介紹帶生源

羅老師是廣東遂溪人。他說,來廣州讀升大班在當地有多年的傳統,11年前他考廣美時就參加了同樣的培訓。

老鄉、熟人介紹省成本

羅老師的班現有學生近300人,主要來自粵西的茂名信宜、湛江廉江、遂溪等地。據介紹,學生們主要是由師兄帶師弟等熟人介紹的方式而來。學生淩雲浩來自信宜三中,和他一起來的同學有18人。他說,因爲其中一名同學的哥哥既是廣美的畢業生,也在這裏任教。

班中大部分學生來自遂溪。羅老師介紹,遂溪的升大班風氣從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形成,因爲不少學生從美術院校畢業後找到不錯的工作,家長們逐漸傾向于支持孩子報讀美院。而且,羅老師還當地的文化部門聯系,每年都在當地辦畫展吸引生源。

「我是多年的媳婦熬成婆,久病成良醫」,羅老師說。畢業于廣美的羅老師,考上廣美卻有一段辛酸史——他曾連續三年複讀,每年的美術成績都很高分,卻被文化分拖了後腿。他的朋友、合作夥伴笑著說:「第三年高考時,他的畫簡直可以當高考的標准答卷了。」

「升大班」推動小洲村經濟

羅老師畢業後就開始辦升大班,搬到小洲村也是第4個年頭了。羅老師說在小洲村辦班的最大好處是成本低,最大的一筆成本是畫室裝修費,第一年投入了約13萬元,之後就沒有多少固定投入了。而且是幾個朋友合夥教學,外聘老師少;加上通過辦畫展等形式親力親招生,減少了招生成本,利潤比一般升大班略高。

記者在小洲村中看到,僅羅老師升大班的方圓500米內,就有近十間以畫室爲名的升大班,中午時分,臨近瀛洲市場及周邊的快餐店擠滿了來自全省各地的美術考生。

在小洲村辦班多年的梁老師告訴記者:「我們給小洲村帶來了不少經濟效益,大量考生的租房需要也帶動了村民的建樓熱情」。記者看到,雖然全國房地産市場正在走下坡,小洲村到處是在建樓房。梁老師說,小洲村靠近大學城,教育資源方面豐饒,但房租卻比市區低很多。同時,羅老師認爲,治安好、遠離市中心影響,是小洲村的環境優勢是吸引衆多升大班的重要原因。過萬美術考生齊聚廣州沖刺

每年10月到第二年的2月,都是美術高考「升大班」的黃金時段。在這每年短短的5個月裏,有接近兩萬考生在廣美(廣州美術學院)周邊的「升大班」裏做最後沖刺。

升大班在廣州存在了很多年,過去主要集中在廣美曉港校區和華南師範大學附近,近年來由于大學城建設,小洲村的升大班也如雨後春筍一般多了起來。據廣美教育系教師蘇堅估計,全省參加聯考的兩萬多名考生中,近九成會到廣州參考各種「升大班」。這個數字與升大班的羅老師提供的數字相吻合。羅老師估計,僅小洲村內就有不下50個升大班,學生人數在3000人左右,全市估計有各類「升大班」250~300間,學生人數約在1.8萬人以上。

招牌美院老師難得一見

在美院附近辦升大班的美院教師阿強,在接受采訪時要求記者不要報道他的姓名。他說:「我們美院的老師自己辦班,就像公務員上班炒股一般,總有點像不務正業的嫌疑。」但無論務正業與否,不少升大班的招生廣告均把「美院教師授課」作爲招生時的金漆招牌,招徕各地的考生。

但作爲金漆招牌的阿強,卻甚少在這些升大班裏給學生上課。多數時候,都是由他從廣美和廣大(廣州大學)等高校找來的在讀學生上課。而在賺美術高考的錢的同時,他還十分痛恨現行的美術高考制度。他說:「現在的高考,逼著學生畫這種沒什麽意義的靜物畫,思維都被限死了,懂什麽藝術,不過就是應付考試罷了。」記者問既然如此爲何還要開升大班,他說:「明知道不對,不過你不開別人也照樣開,人總是要生活的嘛,有時候也得昧著良心賺點生活費。」

記者發現,不少學生讀升大班都是沖著美院老師上課而來,但事與願違,來到廣州後見到美院老師的機會並不多,大部分課程都是由這些美院老師的學生來上課。藝術入口還是扼殺藝術?

王朝网络

廣東每年約九成美術考生到廣州讀「升大班」,就是爲了沖入藝術殿堂。圖爲今年某升大班學生的合照。

支持升大班爲學生創造更好藝術條件

「過來人」馬就照是淩雲浩的同鄉,從美院畢業5年,正從事設計行業,有房有車在同輩人中屬于年輕有爲的一族。

他回憶起9年前從家鄉到廣州參加「升大班」,稱之爲「邁入美術殿堂的第一步」。他感慨道:「在鄉下小地方,連好畫都沒見過,老師本身也是半桶水,怎麽能畫得出好畫呢?」

考前突擊帶來突破

他認爲這種「升大班」最大的好處在于營造了學習的氛圍,打破思想僵局,他說:「在家鄉學習,始終跟著老師一筆一畫地畫,很容易形成思維定勢。升大班裏有來自不同地方的考生,能吸取別人的長處。」

梁老師總結了學生們在升大班學習的三個過程。首先是從「不懂什麽是好畫」到「懂得什麽是好畫」。進入第二階段後,很容易眼高手低,發現「自己根本不懂畫畫」。只有突破第二關,才能有所進步。羅老師也贊成這種觀點,他說:「高考突擊班,突擊正是爲了突破」。

馬就照對當年的突擊班老師感恩良久,他稱之爲「領路人」。他說:「只有過來人,才能體會領路人的作用之大」。他回憶時也提到自己曾經曆過的、「一夜間感覺自己不懂畫畫」的階段,他說:「那時我發現這樣畫也不好,那樣畫也不好,那時候真想就此放棄」。就在那時後,他的老師一句簡單的話把他帶出了難關,這句話是「沒關系,過兩天就好了,我們都有這個階段,突破了你就成功了」。

現在,小淩也正在處于這個階段。他告訴記者,自己每畫一幅畫並不期待老師的贊許,反而期待老師的批評。他說:「有時我覺得自己畫得不太對勁,但又看不出問題在哪,很需要了解高考的老師的一句指點」。記者發現,這種想法在學生中並非少數,無論是在羅老師的畫室還是梁老師的畫室,或者是美院教師阿強的「炒更」畫室,只要他們一出現,學生就紛紛圍了上來要求教師指點。

質疑「這種世界奇觀不是藝術教育」

「升大班」紅火的同時,也引起了美術教育者的擔憂。

當其他畢業生都在學習文化課的高三階段,美術考生們到了廣州來專攻美術,文化課的落後是否能培養真正的藝術人才。廣州美術學院教育系的蘇堅教師就曾做過「咒考試」的行爲藝術,表達這種想法。

他認爲這種升大班過分強調對現實的摹寫,是對藝術教育的背離。「多少人堵在『考上考不上』這個死結上,『藝術不藝術』他們全不關心!」

畫畫「默寫」遠離藝術

蘇堅說現在的高考招生制度以及由此衍生的「升大班」,無異于「手把手教會他們畫好、背好一個水果、一個鼻子」,到了考場上再「默寫出來」。他認爲這樣非常荒謬,考試讓衆多學生以爲學藝術就這麽簡單,所以「一大堆凡文化課不行、腦袋瓜不靈」的學生都轉進來學藝術。

蘇堅進一步對各類「升大班」進行了批判,他說:「遇到各種參加考前班的美術考生,我會老實告訴他們那樣學藝術不行,即使學好了也不能證明什麽,因爲藝術不能那樣學,學好了那也不叫藝術。他們即使聽明白了也沒用,因爲考試就是這樣的,不這樣學怎麽行呢?」

對于不少「升大班」聘請本科一年級的學生甚至沒考上的學生授課,蘇堅稱之爲「考試制度給他們搭起了一個背經論律的講台」。他說:「他們中的許多人從應試技術能力 上講綽綽有余,但這和藝術無關,這是世界奇觀!藝術書店中那一堆堆所謂的高考輔導書和影像帶,世界上絕不會再有第二個國家的藝術圖書市場有這般奇觀。」

  美術突擊萬八美術考生齊湧廣州「升大班」   [url=/bbs/detail_1887951.html][img]http://images.wangchao.net.cn/images/upload/images/digi/1229569609540.jpg[/img][/url]   每年的10月到第二年2月,高考複習的最緊張時段,廣東有近兩萬美術高考生要抛開書本,抱起畫板到廣州的各「升大班」開始他們的另類突擊。圖爲小州村某升大班的上課情形。   「你這幅畫整體感覺可以,就是冷暖色不太協調,就好像一盤菜就是少了放了點鹽,你這些布紋補上一些暖色就好了」,美術老師羅老師剛一走進正在畫畫的學生中間,就被學生們圍住要求指點自己的畫。   如果不留意窗外的情景,很容易以爲這是一所中學在上美術課,不過窗外周圍的環境卻是一片果園風光。這個被果園包圍的培訓中心是專門爲參加美術高考的考生而設的特殊培訓班,行內人士稱之爲「升大班」或者「畫室」。   每年廣東省美術聯考都在1~2月份舉行,聯考之後就是各大美術院校的院考。爲了在考前突擊提高應試水平,每年10月開始,就會有萬多名美術考生就有接萬多名美術考生從各地趕來廣州,報讀報讀形形式式的「升大班」。   據統計,2008年廣東省美術考生達到2.3萬人,創曆史新高;而每年高校美術專業的招生計劃約爲6000人,錄取率只有大約1:4,比高考總錄取率的1:2還要低。上線難,進好學校更難,以廣州美術學院爲例,近幾年招生人數都在1100至1400左右,但全國報考人數達三四萬之多,競爭非常激烈。   2008年是高考美術考生人數創曆史新高的一年,也是各類「升大班」遍地開花的一年,記者調查發現,今年除原有的不少「升大班」外,更有不少得益于美術專業擴招而就讀的畢業生將開「升大班」作爲了就業途徑之一,有行內人士向記者反映,一些新開的升大班通過高回扣、低價競爭使本來就飽和的「升大班」市場更趨向惡性競爭。  高端路線PK薄利多銷   [url=/bbs/detail_1887951.html][img]http://images.wangchao.net.cn/images/upload/images/digi/1229569616337.jpg[/img][/url]   廣州的美術高考「升大班」經過多年的激烈競爭,市場已經日益飽和。   高考擴招帶旺了美術高考升大班,但也造成了激勵競爭下的價格戰,升大班的利潤越來越少。在今年擴招步伐放緩的大背景下,升大班逐漸從低價的「薄利多銷」的策略,轉向保證過錄取線的高價市場。   【新路線】 「包過線」高價生   30人小班比500人大班還賺錢   前兩年挂阿強名字的升大班,每年能招到700多學生,但今年只招了30人,他說「人少反而更容易賺錢」。   傳統大班招生成本占大半   阿強介紹,以往的升大班爲了搶生源,價格越壓越低,但負責招生的美術老師的「食水」(回扣)卻越來越深,在雙重壓力下,升大班負責人招生越多,收入反而越少。   傳統的升大班招生往往依賴地方的中學美術老師代爲招生,往往是由他們在當地組織整個班的學生到廣州報讀。爲此付給這些老師的回扣,從早年第1個月學費的3~4成,到現在要占全程學費的4~6成。   阿強說,2004年請美術老師約50元/半日,現在升到80~90元/半日。但學費卻從1800/月,跌倒最低只要500元/月。升大班每年僅開學4~6個月,但場地要付全年租金,成本上已無多少水分可擠。阿強說,「每年忙完才發現,大頭都讓招生的地方老師賺回扣了」。阿強估算,現在普通的大班招生,負責人真正賺到的僅占學費收入的8%~10%,還不到招生回扣的1/4。按中等規模的升大班——500名學生、每生月學費1000元計,利潤約爲5萬元。   5個學生過線就能保本   正因爲如此,開拓高端市場成爲升大班集體轉移策略的新方向。   「協議生」是以保證高考成績爲條件的高價培訓方式。以阿強的畫室爲例,他的「協議生」是指「包過線,不過線退學費,免費複讀」,「包過線」又分兩個檔次:1.8萬元包過美術聯招線、3.6萬元包過本科線。如果不過分數線,升大班扣除2000元的「顔料文具費」後,將學費退回給考生。   阿強收的30名學生中,3.6萬元檔次的有10人,1.8萬元檔次的20人,他預計能過線的有10~20人。他說:「只要有5個人過線就保本,10個人過線就跟傳統大班的500人賺得差不多了,如果有20個人過線就更不錯了」。   和阿強不同,畢業于廣州某大學美術學院、專職開升大班的陳老師今年還是開傳統大班。他的畫室在小洲村,有學生近200人。陳老師說,這將是他最後一年開大班,明年他也打算才招「協議生」。他說,「我觀望別人招協議生有一兩年了,發現他們成本低,而且更賺錢。陳老師說,幾乎整年的時間都撲在上面,不多賺些錢對不起自己。   【傳統路線】 薄利多銷   靠辦畫展、熟人介紹帶生源   羅老師是廣東遂溪人。他說,來廣州讀升大班在當地有多年的傳統,11年前他考廣美時就參加了同樣的培訓。   老鄉、熟人介紹省成本   羅老師的班現有學生近300人,主要來自粵西的茂名信宜、湛江廉江、遂溪等地。據介紹,學生們主要是由師兄帶師弟等熟人介紹的方式而來。學生淩雲浩來自信宜三中,和他一起來的同學有18人。他說,因爲其中一名同學的哥哥既是廣美的畢業生,也在這裏任教。   班中大部分學生來自遂溪。羅老師介紹,遂溪的升大班風氣從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形成,因爲不少學生從美術院校畢業後找到不錯的工作,家長們逐漸傾向于支持孩子報讀美院。而且,羅老師還當地的文化部門聯系,每年都在當地辦畫展吸引生源。   「我是多年的媳婦熬成婆,久病成良醫」,羅老師說。畢業于廣美的羅老師,考上廣美卻有一段辛酸史——他曾連續三年複讀,每年的美術成績都很高分,卻被文化分拖了後腿。他的朋友、合作夥伴笑著說:「第三年高考時,他的畫簡直可以當高考的標准答卷了。」   「升大班」推動小洲村經濟   羅老師畢業後就開始辦升大班,搬到小洲村也是第4個年頭了。羅老師說在小洲村辦班的最大好處是成本低,最大的一筆成本是畫室裝修費,第一年投入了約13萬元,之後就沒有多少固定投入了。而且是幾個朋友合夥教學,外聘老師少;加上通過辦畫展等形式親力親招生,減少了招生成本,利潤比一般升大班略高。   記者在小洲村中看到,僅羅老師升大班的方圓500米內,就有近十間以畫室爲名的升大班,中午時分,臨近瀛洲市場及周邊的快餐店擠滿了來自全省各地的美術考生。   在小洲村辦班多年的梁老師告訴記者:「我們給小洲村帶來了不少經濟效益,大量考生的租房需要也帶動了村民的建樓熱情」。記者看到,雖然全國房地産市場正在走下坡,小洲村到處是在建樓房。梁老師說,小洲村靠近大學城,教育資源方面豐饒,但房租卻比市區低很多。同時,羅老師認爲,治安好、遠離市中心影響,是小洲村的環境優勢是吸引衆多升大班的重要原因。  過萬美術考生齊聚廣州沖刺   每年10月到第二年的2月,都是美術高考「升大班」的黃金時段。在這每年短短的5個月裏,有接近兩萬考生在廣美(廣州美術學院)周邊的「升大班」裏做最後沖刺。   升大班在廣州存在了很多年,過去主要集中在廣美曉港校區和華南師範大學附近,近年來由于大學城建設,小洲村的升大班也如雨後春筍一般多了起來。據廣美教育系教師蘇堅估計,全省參加聯考的兩萬多名考生中,近九成會到廣州參考各種「升大班」。這個數字與升大班的羅老師提供的數字相吻合。羅老師估計,僅小洲村內就有不下50個升大班,學生人數在3000人左右,全市估計有各類「升大班」250~300間,學生人數約在1.8萬人以上。   招牌美院老師難得一見   在美院附近辦升大班的美院教師阿強,在接受采訪時要求記者不要報道他的姓名。他說:「我們美院的老師自己辦班,就像公務員上班炒股一般,總有點像不務正業的嫌疑。」但無論務正業與否,不少升大班的招生廣告均把「美院教師授課」作爲招生時的金漆招牌,招徕各地的考生。   但作爲金漆招牌的阿強,卻甚少在這些升大班裏給學生上課。多數時候,都是由他從廣美和廣大(廣州大學)等高校找來的在讀學生上課。而在賺美術高考的錢的同時,他還十分痛恨現行的美術高考制度。他說:「現在的高考,逼著學生畫這種沒什麽意義的靜物畫,思維都被限死了,懂什麽藝術,不過就是應付考試罷了。」記者問既然如此爲何還要開升大班,他說:「明知道不對,不過你不開別人也照樣開,人總是要生活的嘛,有時候也得昧著良心賺點生活費。」   記者發現,不少學生讀升大班都是沖著美院老師上課而來,但事與願違,來到廣州後見到美院老師的機會並不多,大部分課程都是由這些美院老師的學生來上課。  藝術入口還是扼殺藝術?   [url=/bbs/detail_1887951.html][img]http://images.wangchao.net.cn/images/upload/images/digi/1229569623915.jpg[/img][/url]   廣東每年約九成美術考生到廣州讀「升大班」,就是爲了沖入藝術殿堂。圖爲今年某升大班學生的合照。   支持 升大班爲學生創造更好藝術條件   「過來人」馬就照是淩雲浩的同鄉,從美院畢業5年,正從事設計行業,有房有車在同輩人中屬于年輕有爲的一族。   他回憶起9年前從家鄉到廣州參加「升大班」,稱之爲「邁入美術殿堂的第一步」。他感慨道:「在鄉下小地方,連好畫都沒見過,老師本身也是半桶水,怎麽能畫得出好畫呢?」   考前突擊帶來突破   他認爲這種「升大班」最大的好處在于營造了學習的氛圍,打破思想僵局,他說:「在家鄉學習,始終跟著老師一筆一畫地畫,很容易形成思維定勢。升大班裏有來自不同地方的考生,能吸取別人的長處。」   梁老師總結了學生們在升大班學習的三個過程。首先是從「不懂什麽是好畫」到「懂得什麽是好畫」。進入第二階段後,很容易眼高手低,發現「自己根本不懂畫畫」。只有突破第二關,才能有所進步。羅老師也贊成這種觀點,他說:「高考突擊班,突擊正是爲了突破」。   馬就照對當年的突擊班老師感恩良久,他稱之爲「領路人」。他說:「只有過來人,才能體會領路人的作用之大」。他回憶時也提到自己曾經曆過的、「一夜間感覺自己不懂畫畫」的階段,他說:「那時我發現這樣畫也不好,那樣畫也不好,那時候真想就此放棄」。就在那時後,他的老師一句簡單的話把他帶出了難關,這句話是「沒關系,過兩天就好了,我們都有這個階段,突破了你就成功了」。   現在,小淩也正在處于這個階段。他告訴記者,自己每畫一幅畫並不期待老師的贊許,反而期待老師的批評。他說:「有時我覺得自己畫得不太對勁,但又看不出問題在哪,很需要了解高考的老師的一句指點」。記者發現,這種想法在學生中並非少數,無論是在羅老師的畫室還是梁老師的畫室,或者是美院教師阿強的「炒更」畫室,只要他們一出現,學生就紛紛圍了上來要求教師指點。   質疑 「這種世界奇觀不是藝術教育」   「升大班」紅火的同時,也引起了美術教育者的擔憂。   當其他畢業生都在學習文化課的高三階段,美術考生們到了廣州來專攻美術,文化課的落後是否能培養真正的藝術人才。廣州美術學院教育系的蘇堅教師就曾做過「咒考試」的行爲藝術,表達這種想法。   他認爲這種升大班過分強調對現實的摹寫,是對藝術教育的背離。「多少人堵在『考上考不上』這個死結上,『藝術不藝術』他們全不關心!」   畫畫「默寫」遠離藝術   蘇堅說現在的高考招生制度以及由此衍生的「升大班」,無異于「手把手教會他們畫好、背好一個水果、一個鼻子」,到了考場上再「默寫出來」。他認爲這樣非常荒謬,考試讓衆多學生以爲學藝術就這麽簡單,所以「一大堆凡文化課不行、腦袋瓜不靈」的學生都轉進來學藝術。   蘇堅進一步對各類「升大班」進行了批判,他說:「遇到各種參加考前班的美術考生,我會老實告訴他們那樣學藝術不行,即使學好了也不能證明什麽,因爲藝術不能那樣學,學好了那也不叫藝術。他們即使聽明白了也沒用,因爲考試就是這樣的,不這樣學怎麽行呢?」   對于不少「升大班」聘請本科一年級的學生甚至沒考上的學生授課,蘇堅稱之爲「考試制度給他們搭起了一個背經論律的講台」。他說:「他們中的許多人從應試技術能力 上講綽綽有余,但這和藝術無關,這是世界奇觀!藝術書店中那一堆堆所謂的高考輔導書和影像帶,世界上絕不會再有第二個國家的藝術圖書市場有這般奇觀。」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