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徐向前臨終遺言:有些人光說不做

來源:互聯網  2008-12-18 11:07:12  評論

1990年6月,徐向前住進解放軍總醫院。90高齡的老元帥,心髒一直很好,從3月開始,卻多次發生心絞痛。經過診治,病情雖然有了緩解,但是心絞痛仍不時發生。從6月5日起又患感冒發低燒,經過20多天的抗感染治療,均不見效。6月27日入院以後,病情急劇發展。6月29日李先念趕到了總醫院南樓六病室。這時,病房外氣氛已經不尋常。李先念正想要不要進去驚動,徐向前從護士話中得知李先念來了,便示意請他進來。從1929年起,徐向前和李先念在大別山相識,他們是生死與共的戰友。李先念是黃麻起義的老戰士,是一位從木匠成長起來的名將,有勇有謀,胸懷大略,在中國革命戰爭中屢建奇功,徐向前對他特別尊重;李先念從在大別山起,就在徐向前領導下,他心目中的徐向前元帥是一位「具有堅定共産主義信念、百折不撓、戰鬥不息的忠誠的馬克思主義者」,是位「大智大勇、缜思斷行、擘畫軍事、駕馭戰爭的能手」,是位「坦蕩無私、剛毅木讷、顧大全局、謙虛謹慎、廉潔公道的人民公樸」。李先念在國家主席的位置上,也是把徐向前元帥看成自己的老總和知心戰友。兩位戰友今日相會,誰都明白,這將是可貴的時光。徐向前略微睜大眼睛,向坐在床邊的老友說:「我的遺言有三條:一是不搞遺體告別;二是不開追悼會;三是把我的骨灰撒到大別山、大巴山、河西走廊和太行山……」李先念抑制住淚水,握著老帥的手說:「你會好起來的……」徐向前搖頭,他好像感到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兩位老戰友緊緊拉著手,誰都不松開。在場的醫生、護士無不動情,個個把臉轉向後方偷偷地擦拭著淚水。

「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徐向前十分欣賞這句話。他從不忘過去,不忘人民,不忘戰友,更念念不忘國家的命運和黨風好轉。他對自己要求嚴,對親屬和子女「不開綠燈」。他常教育子女們:路是自己走出來的,不要以爲爸爸是什麽元帥,媽媽又是什麽司長,就打著旗號去搞名堂,向單位提要求。不能靠父母鋪路,還是自己走自己的路!他的四個子女,有的是軍官,有的是軍醫,有的是工程師,都是埋頭苦幹,從不以爲自己是帥門出身而特殊,他們的成就也都是靠自己奮鬥。在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成爲「必修課」的年代,徐向前最小的女兒中學畢業後,照規定去內蒙古建設兵團當農工,後來又去當兵成長爲軍醫。侄孫女在黑龍江北大荒「插隊」,侄兒是一位軍事院校的教官,一年想走元帥叔叔的「後門」,讓孩子去當個兵。老帥明確地向侄兒說:「我不能破這個例。孩子要當兵,就按正常手續辦,不許走後門。」侄孫女最後靠自己奮鬥,在北大荒邊勞動,邊自學,後來考取了大學。二女兒四十多歲時,在一個單位當工程師。在80年代初,一家人還住著8平方米的小屋。單位調整住房時,給她調換了20多平方米的小套房。徐向前聽說此事,對女兒好一頓審問:「是正常調的房,還是搞了不正當活動?是不是托人說了話?要是搞不正之風,馬上退出去……」審得女兒委屈得幾乎要哭,說清了實情,才算罷休。

病中的徐向前,痛苦、寂寞時,總是呼喚著秘書的名字。他要秘書給他說些國家大事,講些軍隊的事,他戎馬一生,生命和戰爭、軍隊不可分。病情一天天加重。8月5日,兒女們都來了,圍在床前和身邊。老帥看見兒子、女兒、兒媳和女婿都在,鄭重地說:「我說不了多少話,我要說的是,我死後一不搞遺體告別,二不開追悼會,三把骨灰撒在大別山、大巴山、太行山、河西走廊。這就是我留給你們的遺言。」「你們要永遠跟著黨走,貫徹黨的路線,言行一致,說到做到。現在黨風不正,有些人光說不做……」兒子徐小岩忍住淚說:「爸爸,你不要說了,你說的話,我們都記住了。」

8月8日,江澤民總書記來到了徐向前的病榻前。他剛從西藏視察歸來,講了些外地的情況,徐向前聽了很高興。

在他走出病房後,向徐帥身邊的工作人員說:「徐帥是老布爾什維克,他不愧是共産黨人的楷模!」

1990年9月21日淩晨4時21分,徐向前與世長辭。軍旅中又隕落了一顆閃爍的帥星。按照徐向前的三條遺言,喪事一切從簡。骨灰撒向了大別山、大巴山、河西走廊、太行山。這位五台山的驕子,從小看著大山長大,革命的生涯又和青山分不開。

他的名字將和高山一樣巍然屹立!

  1990年6月,徐向前住進解放軍總醫院。90高齡的老元帥,心髒一直很好,從3月開始,卻多次發生心絞痛。經過診治,病情雖然有了緩解,但是心絞痛仍不時發生。從6月5日起又患感冒發低燒,經過20多天的抗感染治療,均不見效。6月27日入院以後,病情急劇發展。6月29日李先念趕到了總醫院南樓六病室。這時,病房外氣氛已經不尋常。李先念正想要不要進去驚動,徐向前從護士話中得知李先念來了,便示意請他進來。從1929年起,徐向前和李先念在大別山相識,他們是生死與共的戰友。李先念是黃麻起義的老戰士,是一位從木匠成長起來的名將,有勇有謀,胸懷大略,在中國革命戰爭中屢建奇功,徐向前對他特別尊重;李先念從在大別山起,就在徐向前領導下,他心目中的徐向前元帥是一位「具有堅定共産主義信念、百折不撓、戰鬥不息的忠誠的馬克思主義者」,是位「大智大勇、缜思斷行、擘畫軍事、駕馭戰爭的能手」,是位「坦蕩無私、剛毅木讷、顧大全局、謙虛謹慎、廉潔公道的人民公樸」。李先念在國家主席的位置上,也是把徐向前元帥看成自己的老總和知心戰友。兩位戰友今日相會,誰都明白,這將是可貴的時光。徐向前略微睜大眼睛,向坐在床邊的老友說:「我的遺言有三條:一是不搞遺體告別;二是不開追悼會;三是把我的骨灰撒到大別山、大巴山、河西走廊和太行山……」李先念抑制住淚水,握著老帥的手說:「你會好起來的……」徐向前搖頭,他好像感到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兩位老戰友緊緊拉著手,誰都不松開。在場的醫生、護士無不動情,個個把臉轉向後方偷偷地擦拭著淚水。   「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徐向前十分欣賞這句話。他從不忘過去,不忘人民,不忘戰友,更念念不忘國家的命運和黨風好轉。他對自己要求嚴,對親屬和子女「不開綠燈」。他常教育子女們:路是自己走出來的,不要以爲爸爸是什麽元帥,媽媽又是什麽司長,就打著旗號去搞名堂,向單位提要求。不能靠父母鋪路,還是自己走自己的路!他的四個子女,有的是軍官,有的是軍醫,有的是工程師,都是埋頭苦幹,從不以爲自己是帥門出身而特殊,他們的成就也都是靠自己奮鬥。在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成爲「必修課」的年代,徐向前最小的女兒中學畢業後,照規定去內蒙古建設兵團當農工,後來又去當兵成長爲軍醫。侄孫女在黑龍江北大荒「插隊」,侄兒是一位軍事院校的教官,一年想走元帥叔叔的「後門」,讓孩子去當個兵。老帥明確地向侄兒說:「我不能破這個例。孩子要當兵,就按正常手續辦,不許走後門。」侄孫女最後靠自己奮鬥,在北大荒邊勞動,邊自學,後來考取了大學。二女兒四十多歲時,在一個單位當工程師。在80年代初,一家人還住著8平方米的小屋。單位調整住房時,給她調換了20多平方米的小套房。徐向前聽說此事,對女兒好一頓審問:「是正常調的房,還是搞了不正當活動?是不是托人說了話?要是搞不正之風,馬上退出去……」審得女兒委屈得幾乎要哭,說清了實情,才算罷休。   病中的徐向前,痛苦、寂寞時,總是呼喚著秘書的名字。他要秘書給他說些國家大事,講些軍隊的事,他戎馬一生,生命和戰爭、軍隊不可分。病情一天天加重。8月5日,兒女們都來了,圍在床前和身邊。老帥看見兒子、女兒、兒媳和女婿都在,鄭重地說:「我說不了多少話,我要說的是,我死後一不搞遺體告別,二不開追悼會,三把骨灰撒在大別山、大巴山、太行山、河西走廊。這就是我留給你們的遺言。」「你們要永遠跟著黨走,貫徹黨的路線,言行一致,說到做到。現在黨風不正,有些人光說不做……」兒子徐小岩忍住淚說:「爸爸,你不要說了,你說的話,我們都記住了。」   8月8日,江澤民總書記來到了徐向前的病榻前。他剛從西藏視察歸來,講了些外地的情況,徐向前聽了很高興。   在他走出病房後,向徐帥身邊的工作人員說:「徐帥是老布爾什維克,他不愧是共産黨人的楷模!」   1990年9月21日淩晨4時21分,徐向前與世長辭。軍旅中又隕落了一顆閃爍的帥星。按照徐向前的三條遺言,喪事一切從簡。骨灰撒向了大別山、大巴山、河西走廊、太行山。這位五台山的驕子,從小看著大山長大,革命的生涯又和青山分不開。   他的名字將和高山一樣巍然屹立!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