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輪椅狗」的震後重生(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1:52:54  評論

「輪椅狗」的震後重生(圖)

2008-07-25 19:25

南方網 評論0條

「輪椅狗」的震後重生(圖) 動物世界

「輪椅狗」不喜歡和別的狗紮堆,喜歡同病相憐的同類。圖/翁洹

「輪椅狗」的震後重生(圖) 動物世界

輪椅狗的輪椅一旦翻車,就只能在路上等待工作人員來扶正他們的輪椅。圖/翁洹

「輪椅狗」的震後重生(圖) 動物世界

陳運蓮女士就是救助站的主人,在她生命裏,沒有比救助流浪狗更加重要的東西。圖/翁洹

「輪椅狗」的震後重生(圖) 動物世界

夏天到了,工作人員在幫救助站的狗剪毛防中暑。圖/翁洹

「輪椅狗」的震後重生(圖) 動物世界

救助站到了傍晚就會讓「輪椅狗」套上輪椅在外面活動活動。圖/翁洹

「輪椅狗」的震後重生(圖) 動物世界

「輪椅狗」很多時候都傾向孤單。圖/翁洹「輪椅狗」很多時候都傾向孤單。圖/翁洹

路路現在的家,標號是11。

她來自地震災區都江堰,如今和黃拖拖、左左、小寶他們住在一起。這間房子裏,有6個成員,全部後腿殘疾。

路路是一條狗,今年1歲。她和另外上百條在地震中傷殘的狗,現在的新家叫作「成都愛之家小動物救助中心」。

她之前的家人無一生還。防疫免疫的人要在災區統一焚燒物品,她硬是把家裏人的衣服搶出來,帶回老屋,守在那裏。終于,她被捕犬隊打斷兩條後腿,險些喪命。斷腿之後,她繼續守在垮塌的老屋邊上。她得了新名字「路路」,就是因爲她死守的老屋比鄰大路。

現在,她的後腿癱軟在地上,了無知覺。不戴「輪椅」的時候,行走就像是爬行—用前腿撐起身體的重量,拖拽著整個下半身。

更重要的是:憂郁持續至今。地震之後,人們甚至從沒聽到過她的叫聲。

「既憂傷,又恐懼」

7月6日,距離路路從地震災區來到這裏,已經一個多月。

這裏是成都市南郊的雙流縣彭鎮柑梓鄉一處農舍,距離市區30公裏左右,是成都愛之家小動物救助中心,創辦人是成都人陳運蓮和王小虹。他們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個「非營利性民間愛心團隊」,目的是「關愛與救助需要幫助的小動物」。「5·12」地震之後,陳運蓮和「愛之家」的部分志願者,先後到北川、都江堰、青川、廣元、彭州五處災區幫助實施動物防疫,並開展救助。共有一百多條與路路相似的狗被從災區救出來,還有三百多條因災被主人送至這裏。

年近60歲的陳運蓮,曾經是一個商人。1997年至今,她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愛之家」。

「那種眼神沒法形容,既憂傷,又恐懼。」陳運蓮這樣形容她在災區所見的狗。震後第七天,她在青川遇到兩條狗,守著塌了一半的房屋,蜷縮在半截懸空的防盜門下面。不遠處的山中,不斷傳來新的垮塌聲,兩條狗在這樣的情境下堅守到第七天,其中一條的眼睛在流血,眼珠已經爆了出來。

陳運蓮在給它們喂食火腿腸的時候,余震來了,4.7級,房子徹底垮掉。

現在,這兩個小家夥每天在人們的腳下蹦跳,一個叫「四點七」,另一個叫「余震」。

在都江堰,一條堅持了8天的狗,守在他落淚的主人跟前。淤結的眼屎說明:它已經開始患病。陳運蓮照例用小塊火腿腸拉近和它的距離,卻沒想到:狗流出了眼淚。

一般來說,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善意的人便可以取得狗的信任,將其救助上車。但所有的努力,在北川的兩只土狗身上,都失敗了。「要救它們就後退,我們一走,它又回到家門口,看著我們。」就這樣,無論如何不願離開。最後,「愛之家」的人們留下滿滿一碗狗糧,還有一些火腿腸和水,無奈離去。

他們還曾看到:一條老狗在自家門口死去,主人逃生時沒有帶上它,再次返回時見到的已是屍體。「看到很多感人的事,很多狗就一直癡癡地守在那個地方。」陳運蓮說。

此刻在她腳下,一條小黃狗睡相正酣。不同的是:它始終側臥,每隔十秒鍾左右,四條腿便抖動一下,照此持續不停。

這是犬瘟後遺症留下的印記。它的名字,叫「震來」。

帶著輪椅的新生活

「獸醫隨行,救到的動物先檢查,如果有傳染病就交給當地政府進行人道處理,其他的帶回來進行隔離觀察,一周以後如果正常的話,再注射疫苗。」

這是「愛之家」到災區救助動物的基本防疫程序。

一位市級狂犬病防治指揮辦公室吳主任曾對媒體稱:「現在是非常時期,對待流浪犬,不管有病沒病,一律都要捕殺。萬一被狂犬咬傷,群衆安全就沒有保證了。」

綿陽市規定:對野犬、敞放犬以及違反規定的犬只進行捕殺。都江堰市規定:轄區的流浪犬、野犬以及棚戶區內飼養的犬貓一經發現立即撲殺。江油市規定:對流浪狗和公共場所及受災群衆聚居點的寵物進行捕殺……

從5月12日到6月6日,什邡市全市捕殺犬3367只。

與路路一起生活在「愛之家」的數百只災區動物,已是不幸中的幸運兒。

每天,11號犬舍的6名成員,挨個兒「戴」上「輪車」,就能在院子裏自由奔跑。

爲後肢傷殘動物特制的「輪車」,是志願者「小財神」(網名)的專利——用螺絲、防滑螺帽、螺絲膠將PVC水管和輪子固定起來,靠繩子來調整寬窄、松緊。

有了它,它們又可以奔跑,而不是終日拖著殘肢,在地上「爬行」。

重新擁有奔跑的權利,其意義在小寶身上體現得最明顯——這只小京叭一跑出犬舍,周圍犬舍中體型大得多的牧羊犬等,都吠叫起來。小寶當仁不讓地迎上去,在對方的「家」門口大叫,並試圖費力地夠到「牆頭」,當面鑼對面鼓地歡快挑釁。

其他拖著「輪車」的狗,疲勞時只能撅著屁股趴在地上,但小寶可以靈活地帶著輪車側翻過來,舒服地躺倒。PVC水管和輪子,就像它身體的一部分。陳運蓮在這只狗的身上,看到它們奔跑的靈魂。

「看在狗的分上」

1997年,陳運蓮救治的第一條狗「笨笨」,在2007年5月壽終正寢。「愛之家」的牆上,貼著一篇悼文——《永遠的「笨爺爺」》。

這條因患犬瘟熱被主人遺棄、與陳運蓮結緣的小狗,在腸胃功能衰竭之後,一吃東西就嘔吐。但它還是拼命地吃,盡管不停地吐出來。在生命終結前的一個小時,它慢慢地移動到陳運蓮跟前,費力地把頭蹭到她的手邊。

陳運蓮大哭一場。

曾經經商的她,原來進出高檔服裝店、買躍層房、用最貴的家具,與貓狗相伴的十年,徹底改變了她:「我見過了太多人的貪欲,出爾反爾,恩將仇報,很多人,遲早葬送在這個『貪』字上。救助這些小動物,也常有特別累、特別沈重的時候,但你救了它們,還沒等你進門它們就叫、蹭著你的腿、跟你親熱、討你的歡心,你給它付出一點點,它就給你回報很多。」

「愛之家」在汶川大地震後聲名鵲起,很大程度上緣于其對兩只義犬的尋找和救助。

因爲老和尚智富所養的「前進」和「乖乖」這兩條狗,在王友瓊被困的幾天裏不斷舔她的臉和嘴唇,使這個六旬老人創造了196小時後獲救生還的奇迹。

「愛之家」的志願者們,專門到銀廠溝找到了這兩條狗。陳運蓮在尋訪中得知:地震來襲時「乖乖」本已跑下山,但又調轉回來。「前進」已被師傅放開逃命,但也沒有離開王老太太被困的廢墟。

「災難面前,人也不見得這麽忠誠啊!」陳運蓮感慨。

現在,中華田園犬「前進」和喜樂蒂狗「乖乖」,住在一間單獨的犬舍裏。隔壁是重病的「阿福」。這條阿富汗犬已經老邁,獸醫久治無果,很多人建議對它實施安樂死,但在「愛之家」的照料下,它依然堅持著生命。「前進」和「乖乖」來了之後,它總是「站起來」,趴在半人高的牆頭上,打量著兩個鄰居。

「師師」是一條既殘且盲的小狗,頭上紮著紫紅色的帶子,當工人和志願者們投喂蛋糕時,它拖著「輪椅」,既不跑也不叫,只是靜靜地趴著、等待。周圍的狗都在爭搶,陳運蓮不停嘴地念叨著:

「黑妹,你不能吃這麽多了,要減肥。」

「轱辘,你讓著點它嘛!」

過一會,會有人把一塊蛋糕專門遞到「師師」的鼻子跟前。

「狗運」的身手現在已經很敏捷了,它的一條前腿齊根失去,三條腿行動起來搖搖晃晃,但不會摔倒。當初被陳運蓮撿到時,它骨瘦如柴,腿被打爛,手術時血濺了醫生一身,動脈出血持續了三天,是吃著筍幹子、喝著牛奶挺過來的。

黃昏時分,獨自跑到角落裏去打瞌睡的「震來」,被工人們找到、抱回「房間」。

工人李師傅給感冒和腸胃不適的狗逐一打針,每打一只,幾乎都要引來群起狂吠。「它們一看打針,以爲是要傷害哪個,就不願意。」

李師傅隨手摸摸這個、拍拍那個,沒有得到「同等待遇」的,便叫起來,表示不滿。李師傅笑著:「它們吃醋呢。」

「愛之家」聘用的7位工人,比鄰犬舍而居,每月幾百元工資。李師傅說:「心理上最大的安慰,就是走到哪裏都前呼後擁。」

不遠處,陳運蓮在與人通電話:「看在狗的分上……」

「輪椅狗」的震後重生(圖) 2008-07-25 19:25 南方網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88367.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38768378.jpg[/img][/url] 「輪椅狗」不喜歡和別的狗紮堆,喜歡同病相憐的同類。圖/翁洹 [url=/bbs/detail_1888367.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38768847.jpg[/img][/url] 輪椅狗的輪椅一旦翻車,就只能在路上等待工作人員來扶正他們的輪椅。圖/翁洹 [url=/bbs/detail_1888367.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38769447.jpg[/img][/url] 陳運蓮女士就是救助站的主人,在她生命裏,沒有比救助流浪狗更加重要的東西。圖/翁洹 [url=/bbs/detail_1888367.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38769893.jpg[/img][/url] 夏天到了,工作人員在幫救助站的狗剪毛防中暑。圖/翁洹 [url=/bbs/detail_1888367.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38770547.jpg[/img][/url] 救助站到了傍晚就會讓「輪椅狗」套上輪椅在外面活動活動。圖/翁洹 [url=/bbs/detail_1888367.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38771323.jpg[/img][/url] 「輪椅狗」很多時候都傾向孤單。圖/翁洹  「輪椅狗」很多時候都傾向孤單。圖/翁洹   路路現在的家,標號是11。   她來自地震災區都江堰,如今和黃拖拖、左左、小寶他們住在一起。這間房子裏,有6個成員,全部後腿殘疾。   路路是一條狗,今年1歲。她和另外上百條在地震中傷殘的狗,現在的新家叫作「成都愛之家小動物救助中心」。   她之前的家人無一生還。防疫免疫的人要在災區統一焚燒物品,她硬是把家裏人的衣服搶出來,帶回老屋,守在那裏。終于,她被捕犬隊打斷兩條後腿,險些喪命。斷腿之後,她繼續守在垮塌的老屋邊上。她得了新名字「路路」,就是因爲她死守的老屋比鄰大路。   現在,她的後腿癱軟在地上,了無知覺。不戴「輪椅」的時候,行走就像是爬行—用前腿撐起身體的重量,拖拽著整個下半身。   更重要的是:憂郁持續至今。地震之後,人們甚至從沒聽到過她的叫聲。   「既憂傷,又恐懼」   7月6日,距離路路從地震災區來到這裏,已經一個多月。   這裏是成都市南郊的雙流縣彭鎮柑梓鄉一處農舍,距離市區30公裏左右,是成都愛之家小動物救助中心,創辦人是成都人陳運蓮和王小虹。他們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個「非營利性民間愛心團隊」,目的是「關愛與救助需要幫助的小動物」。「5·12」地震之後,陳運蓮和「愛之家」的部分志願者,先後到北川、都江堰、青川、廣元、彭州五處災區幫助實施動物防疫,並開展救助。共有一百多條與路路相似的狗被從災區救出來,還有三百多條因災被主人送至這裏。   年近60歲的陳運蓮,曾經是一個商人。1997年至今,她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愛之家」。   「那種眼神沒法形容,既憂傷,又恐懼。」陳運蓮這樣形容她在災區所見的狗。震後第七天,她在青川遇到兩條狗,守著塌了一半的房屋,蜷縮在半截懸空的防盜門下面。不遠處的山中,不斷傳來新的垮塌聲,兩條狗在這樣的情境下堅守到第七天,其中一條的眼睛在流血,眼珠已經爆了出來。   陳運蓮在給它們喂食火腿腸的時候,余震來了,4.7級,房子徹底垮掉。   現在,這兩個小家夥每天在人們的腳下蹦跳,一個叫「四點七」,另一個叫「余震」。   在都江堰,一條堅持了8天的狗,守在他落淚的主人跟前。淤結的眼屎說明:它已經開始患病。陳運蓮照例用小塊火腿腸拉近和它的距離,卻沒想到:狗流出了眼淚。   一般來說,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善意的人便可以取得狗的信任,將其救助上車。但所有的努力,在北川的兩只土狗身上,都失敗了。「要救它們就後退,我們一走,它又回到家門口,看著我們。」就這樣,無論如何不願離開。最後,「愛之家」的人們留下滿滿一碗狗糧,還有一些火腿腸和水,無奈離去。   他們還曾看到:一條老狗在自家門口死去,主人逃生時沒有帶上它,再次返回時見到的已是屍體。「看到很多感人的事,很多狗就一直癡癡地守在那個地方。」陳運蓮說。   此刻在她腳下,一條小黃狗睡相正酣。不同的是:它始終側臥,每隔十秒鍾左右,四條腿便抖動一下,照此持續不停。   這是犬瘟後遺症留下的印記。它的名字,叫「震來」。   帶著輪椅的新生活   「獸醫隨行,救到的動物先檢查,如果有傳染病就交給當地政府進行人道處理,其他的帶回來進行隔離觀察,一周以後如果正常的話,再注射疫苗。」   這是「愛之家」到災區救助動物的基本防疫程序。   一位市級狂犬病防治指揮辦公室吳主任曾對媒體稱:「現在是非常時期,對待流浪犬,不管有病沒病,一律都要捕殺。萬一被狂犬咬傷,群衆安全就沒有保證了。」   綿陽市規定:對野犬、敞放犬以及違反規定的犬只進行捕殺。都江堰市規定:轄區的流浪犬、野犬以及棚戶區內飼養的犬貓一經發現立即撲殺。江油市規定:對流浪狗和公共場所及受災群衆聚居點的寵物進行捕殺……   從5月12日到6月6日,什邡市全市捕殺犬3367只。   與路路一起生活在「愛之家」的數百只災區動物,已是不幸中的幸運兒。   每天,11號犬舍的6名成員,挨個兒「戴」上「輪車」,就能在院子裏自由奔跑。   爲後肢傷殘動物特制的「輪車」,是志願者「小財神」(網名)的專利——用螺絲、防滑螺帽、螺絲膠將PVC水管和輪子固定起來,靠繩子來調整寬窄、松緊。   有了它,它們又可以奔跑,而不是終日拖著殘肢,在地上「爬行」。   重新擁有奔跑的權利,其意義在小寶身上體現得最明顯——這只小京叭一跑出犬舍,周圍犬舍中體型大得多的牧羊犬等,都吠叫起來。小寶當仁不讓地迎上去,在對方的「家」門口大叫,並試圖費力地夠到「牆頭」,當面鑼對面鼓地歡快挑釁。   其他拖著「輪車」的狗,疲勞時只能撅著屁股趴在地上,但小寶可以靈活地帶著輪車側翻過來,舒服地躺倒。PVC水管和輪子,就像它身體的一部分。陳運蓮在這只狗的身上,看到它們奔跑的靈魂。   「看在狗的分上」   1997年,陳運蓮救治的第一條狗「笨笨」,在2007年5月壽終正寢。「愛之家」的牆上,貼著一篇悼文——《永遠的「笨爺爺」》。   這條因患犬瘟熱被主人遺棄、與陳運蓮結緣的小狗,在腸胃功能衰竭之後,一吃東西就嘔吐。但它還是拼命地吃,盡管不停地吐出來。在生命終結前的一個小時,它慢慢地移動到陳運蓮跟前,費力地把頭蹭到她的手邊。   陳運蓮大哭一場。   曾經經商的她,原來進出高檔服裝店、買躍層房、用最貴的家具,與貓狗相伴的十年,徹底改變了她:「我見過了太多人的貪欲,出爾反爾,恩將仇報,很多人,遲早葬送在這個『貪』字上。救助這些小動物,也常有特別累、特別沈重的時候,但你救了它們,還沒等你進門它們就叫、蹭著你的腿、跟你親熱、討你的歡心,你給它付出一點點,它就給你回報很多。」   「愛之家」在汶川大地震後聲名鵲起,很大程度上緣于其對兩只義犬的尋找和救助。   因爲老和尚智富所養的「前進」和「乖乖」這兩條狗,在王友瓊被困的幾天裏不斷舔她的臉和嘴唇,使這個六旬老人創造了196小時後獲救生還的奇迹。   「愛之家」的志願者們,專門到銀廠溝找到了這兩條狗。陳運蓮在尋訪中得知:地震來襲時「乖乖」本已跑下山,但又調轉回來。「前進」已被師傅放開逃命,但也沒有離開王老太太被困的廢墟。   「災難面前,人也不見得這麽忠誠啊!」陳運蓮感慨。   現在,中華田園犬「前進」和喜樂蒂狗「乖乖」,住在一間單獨的犬舍裏。隔壁是重病的「阿福」。這條阿富汗犬已經老邁,獸醫久治無果,很多人建議對它實施安樂死,但在「愛之家」的照料下,它依然堅持著生命。「前進」和「乖乖」來了之後,它總是「站起來」,趴在半人高的牆頭上,打量著兩個鄰居。   「師師」是一條既殘且盲的小狗,頭上紮著紫紅色的帶子,當工人和志願者們投喂蛋糕時,它拖著「輪椅」,既不跑也不叫,只是靜靜地趴著、等待。周圍的狗都在爭搶,陳運蓮不停嘴地念叨著:   「黑妹,你不能吃這麽多了,要減肥。」   「轱辘,你讓著點它嘛!」   過一會,會有人把一塊蛋糕專門遞到「師師」的鼻子跟前。   「狗運」的身手現在已經很敏捷了,它的一條前腿齊根失去,三條腿行動起來搖搖晃晃,但不會摔倒。當初被陳運蓮撿到時,它骨瘦如柴,腿被打爛,手術時血濺了醫生一身,動脈出血持續了三天,是吃著筍幹子、喝著牛奶挺過來的。   黃昏時分,獨自跑到角落裏去打瞌睡的「震來」,被工人們找到、抱回「房間」。   工人李師傅給感冒和腸胃不適的狗逐一打針,每打一只,幾乎都要引來群起狂吠。「它們一看打針,以爲是要傷害哪個,就不願意。」   李師傅隨手摸摸這個、拍拍那個,沒有得到「同等待遇」的,便叫起來,表示不滿。李師傅笑著:「它們吃醋呢。」   「愛之家」聘用的7位工人,比鄰犬舍而居,每月幾百元工資。李師傅說:「心理上最大的安慰,就是走到哪裏都前呼後擁。」   不遠處,陳運蓮在與人通電話:「看在狗的分上……」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