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既愛又恨:信息時代解密數據中心困局

來源:互聯網  2008-12-22 07:44:41  評論

數據中心讓人既愛又恨。在視數據爲命根的信息時代,數據中心不再是一個躲在後台的龐然大物,它已經成爲了IT巨頭們新一輪「軍備競賽」的戰場。

在美國俄勒岡州的哥倫比亞河河畔,Google最新建成的用于處理每天數十億次搜尋以及提供其他互聯網服務的數據中心占地有兩個足球場那麽大,並且旁邊還伴隨著兩個龐大的冷凝工廠。而今,Google甚至開始計劃一項驚人的數據中心工程—「海上漂浮數據中心」,以期望完全利用海洋的能源並通過海水的溫度冷卻設備。

而爲了能夠保持在業務層面與Google的競爭優勢,在數據中心的建設方面,微軟和Yahoo顯然都不敢怠慢,它們分別在哥倫比亞河上遊的韋納奇和昆西興建了全新的大型數據中心。此外,微軟還投入巨資在全球建立了數個數據中心,其中包括愛爾蘭、芝加哥和都柏林等地的大型數據中心,甚至還進軍俄羅斯的西伯利亞,在伊爾庫茨克建設了一個可容納1萬部服務器的數據中心。Yahoo更是在金融危機彌漫全球的今天仍准備投資1億美元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設立一個數據中心。

當然,全球數據中心的擴張顯然不僅僅局限在IT企業,在數據就是金錢的金融界、在信息關乎生命的醫療界以及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的零售等行業,都經受著信息爆炸以及業務需求帶來的巨大挑戰。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爾瑪的新型數據中心的存儲能力高達4PB以上,也就是說,已經超過了4096TB的存儲量,這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天文數字。作爲擁有超過6000家門店的國際化零售連鎖集團,商品信息和交易記錄是必須進行存儲的內容,龐大的信息量無疑對數據中心提出更高的要求。

「數據中心已經成爲了企業發展業務的基石,興建數據中心支撐業務發展成爲了很多企業的必然選擇。」在記者走訪國內多家數據中心的過程中,CIO們紛紛表示。

然而,在國內電費動辄數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的數據中心已不計其數,俨然成爲了「無底洞」。據本報記者調查,超大規模的電信級數據中心更是已經超越了億元的電費門檻,對于萬國數據以及世紀互聯等來說,巨額的電費已經逐步超過了基礎設施投入,成爲數據中心運營的第二大成本。對于中小企業級用戶而言,耗能成爲了建造數據中心的門檻。據IDC的數據顯示,中國數據中心市場的增長速度仍保持高位上行,2007年中國數據中心市場規模就達到了3.7億美元,比2006年增長33.4%。

在全球數據中心飛速擴張的同時,企業在建設和改造數據中心的過程中,能源危機、信息爆炸以及業務挑戰這三大困局困擾著企業的CIO們,同時這些也成爲了留給IT廠商以及産業界各方的一道待解難題。特別是面臨數十年一遇的全球金融危機,增加了人們上網工作和娛樂的時間,網絡會議正在成爲企業縮減差旅費的殺手锏,基于互聯網的各種商業模式更加吸引人們的眼球,因爲互聯網能夠提供低成本、無國界的創新商業機會。金融危機,正在催促傳統經濟加快向互聯網經濟的轉型。數據中心,恰恰是整個互聯網經濟的引擎。殊不知,在金融危機的氣候變遷中,數據中心原本就面臨的困局則顯得益發艱難。困局之一: 能耗症結

數據中心的能耗問題是個棘手的麻煩。首先是成本問題,大型數據中心的能耗成本居高不下,已經在企業日益沈重的IT成本中跻身第二位。成本勢必影響到數據中心本身的擴容,在走訪的企業中,有CIO透露,由于供電能力的制約,不僅很多地區已經無法新建功耗巨大的數據中心,甚至原有的數據中心也要面臨拉閘限電的危險,更無法奢談增容擴張的問題。另一方面,在「綠色」呼聲一浪高過一浪的今天,數據中心的能耗汙染成爲了一個現代型企業無法逃避也難于掙脫的問題。

「能耗是個棘手的大麻煩。」7月的連雲港,有些悶熱,恒瑞醫藥的CIO王衛列一上午都穿梭在集團總部的數據中心和距離集團總部六七公裏的大浦化工區的異地備份機房,一提到能耗二字,他顯得有些焦慮。兩間機房的面積都在60平米左右,機房內空調的轟轟聲讓人幾乎無法正常對話。相比于大規模的數據中心,這個並不算大的機房,每年的電費賬單就讓王衛列難以安睡。

「剛換了兩台5P的空調,目前看來制冷跟上了。」兩個月前,恒瑞的數據中心增加了多台服務器,夏天一到,過去的制冷系統完全無法支撐,不得不再增添兩台空調。王衛列仍舊擔心服務器再一增加,這冷氣蓋不住,還得再加空調,耗電量又要飄紅。

相形之下,中海油集團的700平米數據中心擁有80多台服務器,巨大的耗電量讓CIO王若訊更是無奈。「事實上,上千台服務器的利用率不到50%,造成的浪費是多方面的——空間、電力以及資金。」雖然他並沒有給出明確的耗電數據,但過半的服務器閑置,其中的浪費可想而知。

這樣的情況屢見不鮮,很多企業在對數據中心進行最初規劃時,無法精確地估算服務器數量,因此一旦有突發性應用,就必須再購進服務器,造成無數服務器的堆積。一台服務器功率是兩千瓦到三千瓦左右,如此推算,幾百台服務器的耗電量將是驚人的。

「在IT成本中光是電費支出就吃不消了。」能耗高是企業CIO們至今未能破解的難題。據美國節能聯盟(Alliance to Save Energy)的資料顯示,以目前的增長速度來看,如果數據中心的能效保持現狀,那麽數據中心的用電需求將在不到10年的時間內翻倍,全球數據中心的電費每年也將會再增加2億美元~3億美元。

數據中心的耗電成本首當其沖影響到企業信息化的進程。「數據中心本就是無底洞,投了錢不一定能夠見得到效果,領導一看沒成果,就耗電量一項都花費這麽多,也就不願意在這一龐然大物上投入了。」一位中型企業的CIO道出了苦衷。但伴隨業務量的猛增、數據的海量增長,如果沒有可靠的數據中心就像信息化沒有了陣地,前方沖鋒陷陣,後方無人接應。

對于IDC(互聯網數據中心)來說,全球的新一輪能源危機牽動著他們的敏感神經,能源成本正在成爲數據中心快速擴張過程中的全球性瓶頸。

「目前,能源危機的成本壓力已經向IDC企業迎面襲來,全球數據中心年度能源與電力成本已經高達72億美金。同時,據估算,硬件産品每花費1美元就要支出0.5美元的能源費用,這些數字都相當可怕。」世紀互聯市場部經理石亞平感慨地說。

除了成本因素,在「綠色」呼聲一浪高過一浪的今天,數據中心的能耗汙染成爲了一個現代型企業無法逃避也難于掙脫的問題。成本、擴展、CSR,數據中心的能耗問題,在幾面狙擊之下,陷入到泥潭當中。無數的專家、CIO都在尋求如何讓能耗降下來的答案。「能耗問題與生俱來,難以避免,我們可以盡力消減,但很難完全去除。」數位CIO都表示,數據中心的能耗如同胎記,要淡化它需要時間。

虛擬化工具、自動化管理工具,這些圍繞「綠色」概念而形成的技術,是眼下數據中心對能耗症結下的猛藥。在走訪的數十家企業中,這些技術成爲了CIO們的「寵兒」。三一重工IT系統運營部部長何秋生強調,服務器和存儲系統的節能是「綠色」改造的核心。新華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信息技術部高級經理周建軍也表示,刀片、虛擬化等技術成爲了實現整合的重要手段。

當然,在確保高性能的同時,將冷卻散熱降至最低也是數據中心實現「綠色」所必須要做的,這就要求更科學、更合理的供電方式和制冷系統。「現在全球很多大型的數據中心開始考慮把數據中心建設在具有特殊資源的地區,或者水資源豐富或氣候寒冷以節約散熱成本,或者清潔能源豐富並且價格低廉。」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信息技術中心主任王若訊相信在未來,我們國家也可以因地制宜。

現在,從芯片、服務器、存儲到網絡設備廠商,甚至是軟件廠商,都在通過更優化的設計,力圖在提升産品性能的同時,推出更爲節能的産品,以幫助企業數據中心實現節能降耗。雖然目前用戶在應用虛擬化時會出現管理的複雜性以及成本等問題,在通過刀片整合服務器時也會出現供電系統無法支撐如此高密度集群環境的瓶頸。不過,相信隨著可實施、可衡量的技術及工具越來越多,2009年,企業數據中心將掀起綠色工程高潮,而諸如能源管理這樣的技術和工具,也將會受到企業的青睐。困局之二: 信息爆炸

信息爆炸對數據中心的挑戰是多方面的。首先是數據容量巨大,各種法規要求業務數據保存的周期長達5年以上,使得累積的數據容量需要龐大的存儲設施; 其次是數據吞吐量大,這不僅要求存儲設施具有極高的吞吐性能,而且要求服務器也有很高的數據和業務處理能力; 第三是數據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企業數據正成爲企業賴以生存的核心,數據中心必須能夠保證數據隨時可以被合法訪問,不能失竊、不能丟失,還要通過數據挖掘與分析支撐業務決策與創新。可以說,信息爆炸對數據中心的挑戰越來越深入和廣泛。

十年前,人們常常會說數據爆炸了,企業的數據庫已經達到了GB級。而現在,更大數量級的爆炸已經來臨,TB級的數據庫比比皆是,這與七八年來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産生了大量的非結構化數據息息相關。

十年前,只有大型企業對核心業務進行了信息化,而現在,企業的業務正在不斷向外延擴展,並涉及到了産業鏈上下遊的所有中小企業。這些大型企業就仿佛一場龍卷風暴的核心,把所有産業鏈中的中小企業都卷入到了這場信息化的龍卷風暴之中,IDC中國副總經理暨業務發展總監萬甯將其稱之爲「龍卷風效應」。

沃爾瑪就是「龍卷風暴」的一個很好例子。沃爾瑪的産業鏈遍及全球,我國很多中小企業也爲沃爾瑪供貨,並且通過信息系統與沃爾瑪的供貨系統相連。分布在全球的任何一家沃爾瑪超市的收銀員敲擊一下收銀機的收款鍵,所産生的數據並不會在沃爾瑪內部終結,而是通過庫存狀態變化不斷擴散,一直延伸到相關的供貨商。像以沃爾瑪爲核心的這樣的大型産業鏈,每分每秒産生的數據都非常龐大,並且這些數據被複制到了整個産業鏈中。

任何全球化的企業都必須要跟上這樣的變化,才能在這樣的一個産業圈裏存活。甯波的一家企業是沃爾瑪的供應商之一,企業的老板說,現在他的公司必須要跟上沃爾瑪的全部過程,比如報價體系,如果他們的報價不能在必要的時間段內完成,就不能參加到遊戲中去,立即就會被淘汰。

互聯網公司需要應對爆炸式增長的數據,零售業巨頭帶來的是龍卷風式的數據效應。其實,這樣的考驗在其他行業比比皆是。

「從企業到集團的信息化,恒瑞醫藥的産業鏈不斷向外延滲透,業務數據越來越龐大,其數據中心的負載更是空前加重。」王衛列感同身受。2002年到2006年,恒瑞醫藥在「企業資源計劃(ERP)」和「電子商務」理念的指導下,實施了體現行業管理GMP規範的ERP、分銷管理系統、庫存管理、銷售管理、生産計劃、生産BOM、車間管理、GMP質量管理、人事管理和分銷管理、決策支持等集成的系統。目前,旗下一系列子公司的ERP系統也紛紛建立運行。數據的膨脹對數據中心的依賴與日俱增,「不能停機、不能宕機」是王衛列給數據中心提出的首要要求。

的確,龐大的組織架構和分布在各地的分支機構讓不同行業的企業都不得不面對信息管理方面的嚴峻考驗。在保險行業,財務、客戶、統計報表等各種數據是整個業務運轉的依據,由此一來,企業對數據的依賴進而轉向了對數據中心建設的更高要求。

事實上,在很多時候我們忽略了數據中心的本質。雖然數據中心的價值在不斷地發生著變化——從業務發布到業務整合,再到最後的戰略應用,不過,數據依然是數據中心的根本所在,如何讓企業的數據能夠成爲有效的信息以支持企業業務的發展是留給CIO們的一道難題。

「任何企業都不希望自己的關鍵業務系統宕機,也不希望自己的業務數據發生丟失。因此,如何通過數據保護和快速恢複保障數據的安全性和可用性是數據中心需要解決的問題。」世紀互聯數據中心的任江表示,數據保護是重中之重。

「先有數據安全再談節能。」CIO們將數據保護放在了最高位置。三一重工的何秋生特別強調: 「作爲一家大型的制造企業,確保數據的可用性與安全性無疑是至關重要的。」甚至有CIO指出,9•11事件中雙子大樓的倒塌給衆多企業帶來了毀滅性的災難,其中最大的原因就在于數據中心的毀壞。

在世界變平的過程中,各行各業都在數字化,甚至還有很多潛在的信息膨脹目前還沒有被預見到。即便如此,已經發生和正在發生的信息爆炸已經在改變數據中心的原有建設模式,信息架構及存儲系統因此發生的巨大轉變也成爲了影響數據中心變革的重要因素。

目前,CIO以及IT提供商也都在尋求一種更有效的方式,通過改造數據中心來提升其信息管理水平。在調查中我們欣喜地發現,很多用戶開始回歸到數據中心建設的初衷,信息爆炸在困擾數據中心發展的同時,也給優化數據中心以更有效地處理數據提供了機會。困局之三: 業務挑戰

客戶關系、人力資源、生産系統、庫存、物流、訂單……企業業務越來越依賴于數據中心的支撐。然而,信息系統總是會出現這樣那樣的故障。業務發生了變化,迅速增加或者重新部署應用,往往也是數據中心難以完成的使命。與節能環保的閃亮光環相比較,可靠而高效地承載企業業務運轉,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挑戰。

伴隨業務的擴張與信息化程度的提高,如今的數據中心已不再只是支持單一應用、實現日常的數據存儲和計算,而是需要爲整個企業業務系統的正常運行提供支持和服務。

像中海油這樣開發建設幾十年的老油田,對長期以來形成的海量數據資料進行維護、保證數據對生産的實時連續可用是油田目前面臨的一大挑戰。「我們要達成的目標是讓數據中心支持整個集團業務的正常穩定運行。」石油石化企業的複雜業務以及各業務環節間的緊密聯系正在不斷地向數據中心施壓。據王若訊介紹,中海油已制定了對數據中心集中加分散的管理方式,並在不同海域建立了相應的數據中心,被稱爲「四大海」。

而對以ERP系統爲業務支撐的恒瑞醫藥來說,一旦ERP系統癱瘓,將意味著整個集團從內部行政到研發項目再到銷售流程的全線塌陷。王衛列強調: 「各種業務系統的發展和完善都依賴于數據中心的支撐,同時,業務部門也給數據中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更何況,現在數據中心已經不僅僅是支撐不同業務應用的基石,隨著IT與業務的日益融合,業務部門對IT部門的服務能力和服務方式的要求不斷提升。此次調查的結果顯示,21%的受調查者表示數據中心架構落後且複雜,難以適應業務快速發展的需求; 18%的受調查者希望借助自動化技術來簡化數據中心的管理; 另外,21%的受調查者認爲數據中心的硬件設備需要升級,在容量、速度和性能等各個方面都已經不能滿足業務發展需求。

此外,只有39%的數據中心管理者回答能夠滿足業務需要; 而多達46%的數據中心管理者表示業務部門需求不斷增加和變化,對數據中心的挑戰很大; 只有3%的人表示能夠輕松滿足業務部門的需求。

的確,目前多數企業的數據中心還不能完全滿足企業在業務方面的需求,對于大多數的企業數據中心來說也都尚未做到IT能夠快速、靈活、動態調配的階段,來自業務部門的壓力與日俱增。在記者走訪很多數據中心采訪CIO的過程中,都感受到了他們正承受著業務部門帶來的巨大壓力。

當然,業務部門出現上述這些不滿,無疑也將會更加促進IT對業務支撐能力的提升。CIO們也已經充分認識到,今天的IT管理已經從原來只是管理IT系統,比如服務器、存儲、網絡、數據和應用等,逐漸轉變爲如何爲業務目標提供服務。

「全新的企業數據中心需要跨越不同層面的資源平台,創造一個使IT服務更易于部署、更高效、更高可用性、更安全的環境,爲各種不同的系統平台提供兼容的、網絡化的、靈活的、高效的運營服務模塊。」王若訊認爲。「我們需要爲公司打造一個能夠持續增長的技術管理平台,並通過全面的信息化建設來支持公司的戰略發展。」

綜合來看,企業數據中心在應對來自業務部門的挑戰方面,面臨相當大的壓力,這與目前數據中心在架構上總體落後、靈活性差、資源動態調配能力低等情況是息息相關的。而業務部門的要求對數據中心的挑戰和不滿意度也接近60%,這個數字表明,數據中心面臨業務部門需求的壓力越來越大,已經到達臨界點,這樣就要求數據中心從被動接活的角色轉變爲主動服務的角色。而具備靈活、動態、快速服務提供能力的新一代數據中心,則是企業數據中心變革的未來。

  數據中心讓人既愛又恨。在視數據爲命根的信息時代,數據中心不再是一個躲在後台的龐然大物,它已經成爲了IT巨頭們新一輪「軍備競賽」的戰場。   在美國俄勒岡州的哥倫比亞河河畔,Google最新建成的用于處理每天數十億次搜尋以及提供其他互聯網服務的數據中心占地有兩個足球場那麽大,並且旁邊還伴隨著兩個龐大的冷凝工廠。而今,Google甚至開始計劃一項驚人的數據中心工程—「海上漂浮數據中心」,以期望完全利用海洋的能源並通過海水的溫度冷卻設備。   而爲了能夠保持在業務層面與Google的競爭優勢,在數據中心的建設方面,微軟和Yahoo顯然都不敢怠慢,它們分別在哥倫比亞河上遊的韋納奇和昆西興建了全新的大型數據中心。此外,微軟還投入巨資在全球建立了數個數據中心,其中包括愛爾蘭、芝加哥和都柏林等地的大型數據中心,甚至還進軍俄羅斯的西伯利亞,在伊爾庫茨克建設了一個可容納1萬部服務器的數據中心。Yahoo更是在金融危機彌漫全球的今天仍准備投資1億美元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設立一個數據中心。   當然,全球數據中心的擴張顯然不僅僅局限在IT企業,在數據就是金錢的金融界、在信息關乎生命的醫療界以及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的零售等行業,都經受著信息爆炸以及業務需求帶來的巨大挑戰。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爾瑪的新型數據中心的存儲能力高達4PB以上,也就是說,已經超過了4096TB的存儲量,這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天文數字。作爲擁有超過6000家門店的國際化零售連鎖集團,商品信息和交易記錄是必須進行存儲的內容,龐大的信息量無疑對數據中心提出更高的要求。   「數據中心已經成爲了企業發展業務的基石,興建數據中心支撐業務發展成爲了很多企業的必然選擇。」在記者走訪國內多家數據中心的過程中,CIO們紛紛表示。   然而,在國內電費動辄數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的數據中心已不計其數,俨然成爲了「無底洞」。據本報記者調查,超大規模的電信級數據中心更是已經超越了億元的電費門檻,對于萬國數據以及世紀互聯等來說,巨額的電費已經逐步超過了基礎設施投入,成爲數據中心運營的第二大成本。對于中小企業級用戶而言,耗能成爲了建造數據中心的門檻。據IDC的數據顯示,中國數據中心市場的增長速度仍保持高位上行,2007年中國數據中心市場規模就達到了3.7億美元,比2006年增長33.4%。   在全球數據中心飛速擴張的同時,企業在建設和改造數據中心的過程中,能源危機、信息爆炸以及業務挑戰這三大困局困擾著企業的CIO們,同時這些也成爲了留給IT廠商以及産業界各方的一道待解難題。特別是面臨數十年一遇的全球金融危機,增加了人們上網工作和娛樂的時間,網絡會議正在成爲企業縮減差旅費的殺手锏,基于互聯網的各種商業模式更加吸引人們的眼球,因爲互聯網能夠提供低成本、無國界的創新商業機會。金融危機,正在催促傳統經濟加快向互聯網經濟的轉型。數據中心,恰恰是整個互聯網經濟的引擎。殊不知,在金融危機的氣候變遷中,數據中心原本就面臨的困局則顯得益發艱難。  困局之一: 能耗症結   數據中心的能耗問題是個棘手的麻煩。首先是成本問題,大型數據中心的能耗成本居高不下,已經在企業日益沈重的IT成本中跻身第二位。成本勢必影響到數據中心本身的擴容,在走訪的企業中,有CIO透露,由于供電能力的制約,不僅很多地區已經無法新建功耗巨大的數據中心,甚至原有的數據中心也要面臨拉閘限電的危險,更無法奢談增容擴張的問題。另一方面,在「綠色」呼聲一浪高過一浪的今天,數據中心的能耗汙染成爲了一個現代型企業無法逃避也難于掙脫的問題。   「能耗是個棘手的大麻煩。」7月的連雲港,有些悶熱,恒瑞醫藥的CIO王衛列一上午都穿梭在集團總部的數據中心和距離集團總部六七公裏的大浦化工區的異地備份機房,一提到能耗二字,他顯得有些焦慮。兩間機房的面積都在60平米左右,機房內空調的轟轟聲讓人幾乎無法正常對話。相比于大規模的數據中心,這個並不算大的機房,每年的電費賬單就讓王衛列難以安睡。   「剛換了兩台5P的空調,目前看來制冷跟上了。」兩個月前,恒瑞的數據中心增加了多台服務器,夏天一到,過去的制冷系統完全無法支撐,不得不再增添兩台空調。王衛列仍舊擔心服務器再一增加,這冷氣蓋不住,還得再加空調,耗電量又要飄紅。   相形之下,中海油集團的700平米數據中心擁有80多台服務器,巨大的耗電量讓CIO王若訊更是無奈。「事實上,上千台服務器的利用率不到50%,造成的浪費是多方面的——空間、電力以及資金。」雖然他並沒有給出明確的耗電數據,但過半的服務器閑置,其中的浪費可想而知。   這樣的情況屢見不鮮,很多企業在對數據中心進行最初規劃時,無法精確地估算服務器數量,因此一旦有突發性應用,就必須再購進服務器,造成無數服務器的堆積。一台服務器功率是兩千瓦到三千瓦左右,如此推算,幾百台服務器的耗電量將是驚人的。   「在IT成本中光是電費支出就吃不消了。」能耗高是企業CIO們至今未能破解的難題。據美國節能聯盟(Alliance to Save Energy)的資料顯示,以目前的增長速度來看,如果數據中心的能效保持現狀,那麽數據中心的用電需求將在不到10年的時間內翻倍,全球數據中心的電費每年也將會再增加2億美元~3億美元。   數據中心的耗電成本首當其沖影響到企業信息化的進程。「數據中心本就是無底洞,投了錢不一定能夠見得到效果,領導一看沒成果,就耗電量一項都花費這麽多,也就不願意在這一龐然大物上投入了。」一位中型企業的CIO道出了苦衷。但伴隨業務量的猛增、數據的海量增長,如果沒有可靠的數據中心就像信息化沒有了陣地,前方沖鋒陷陣,後方無人接應。   對于IDC(互聯網數據中心)來說,全球的新一輪能源危機牽動著他們的敏感神經,能源成本正在成爲數據中心快速擴張過程中的全球性瓶頸。   「目前,能源危機的成本壓力已經向IDC企業迎面襲來,全球數據中心年度能源與電力成本已經高達72億美金。同時,據估算,硬件産品每花費1美元就要支出0.5美元的能源費用,這些數字都相當可怕。」世紀互聯市場部經理石亞平感慨地說。   除了成本因素,在「綠色」呼聲一浪高過一浪的今天,數據中心的能耗汙染成爲了一個現代型企業無法逃避也難于掙脫的問題。成本、擴展、CSR,數據中心的能耗問題,在幾面狙擊之下,陷入到泥潭當中。無數的專家、CIO都在尋求如何讓能耗降下來的答案。「能耗問題與生俱來,難以避免,我們可以盡力消減,但很難完全去除。」數位CIO都表示,數據中心的能耗如同胎記,要淡化它需要時間。   虛擬化工具、自動化管理工具,這些圍繞「綠色」概念而形成的技術,是眼下數據中心對能耗症結下的猛藥。在走訪的數十家企業中,這些技術成爲了CIO們的「寵兒」。三一重工IT系統運營部部長何秋生強調,服務器和存儲系統的節能是「綠色」改造的核心。新華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信息技術部高級經理周建軍也表示,刀片、虛擬化等技術成爲了實現整合的重要手段。   當然,在確保高性能的同時,將冷卻散熱降至最低也是數據中心實現「綠色」所必須要做的,這就要求更科學、更合理的供電方式和制冷系統。「現在全球很多大型的數據中心開始考慮把數據中心建設在具有特殊資源的地區,或者水資源豐富或氣候寒冷以節約散熱成本,或者清潔能源豐富並且價格低廉。」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信息技術中心主任王若訊相信在未來,我們國家也可以因地制宜。   現在,從芯片、服務器、存儲到網絡設備廠商,甚至是軟件廠商,都在通過更優化的設計,力圖在提升産品性能的同時,推出更爲節能的産品,以幫助企業數據中心實現節能降耗。雖然目前用戶在應用虛擬化時會出現管理的複雜性以及成本等問題,在通過刀片整合服務器時也會出現供電系統無法支撐如此高密度集群環境的瓶頸。不過,相信隨著可實施、可衡量的技術及工具越來越多,2009年,企業數據中心將掀起綠色工程高潮,而諸如能源管理這樣的技術和工具,也將會受到企業的青睐。  困局之二: 信息爆炸   信息爆炸對數據中心的挑戰是多方面的。首先是數據容量巨大,各種法規要求業務數據保存的周期長達5年以上,使得累積的數據容量需要龐大的存儲設施; 其次是數據吞吐量大,這不僅要求存儲設施具有極高的吞吐性能,而且要求服務器也有很高的數據和業務處理能力; 第三是數據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企業數據正成爲企業賴以生存的核心,數據中心必須能夠保證數據隨時可以被合法訪問,不能失竊、不能丟失,還要通過數據挖掘與分析支撐業務決策與創新。可以說,信息爆炸對數據中心的挑戰越來越深入和廣泛。   十年前,人們常常會說數據爆炸了,企業的數據庫已經達到了GB級。而現在,更大數量級的爆炸已經來臨,TB級的數據庫比比皆是,這與七八年來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産生了大量的非結構化數據息息相關。   十年前,只有大型企業對核心業務進行了信息化,而現在,企業的業務正在不斷向外延擴展,並涉及到了産業鏈上下遊的所有中小企業。這些大型企業就仿佛一場龍卷風暴的核心,把所有産業鏈中的中小企業都卷入到了這場信息化的龍卷風暴之中,IDC中國副總經理暨業務發展總監萬甯將其稱之爲「龍卷風效應」。   沃爾瑪就是「龍卷風暴」的一個很好例子。沃爾瑪的産業鏈遍及全球,我國很多中小企業也爲沃爾瑪供貨,並且通過信息系統與沃爾瑪的供貨系統相連。分布在全球的任何一家沃爾瑪超市的收銀員敲擊一下收銀機的收款鍵,所産生的數據並不會在沃爾瑪內部終結,而是通過庫存狀態變化不斷擴散,一直延伸到相關的供貨商。像以沃爾瑪爲核心的這樣的大型産業鏈,每分每秒産生的數據都非常龐大,並且這些數據被複制到了整個産業鏈中。   任何全球化的企業都必須要跟上這樣的變化,才能在這樣的一個産業圈裏存活。甯波的一家企業是沃爾瑪的供應商之一,企業的老板說,現在他的公司必須要跟上沃爾瑪的全部過程,比如報價體系,如果他們的報價不能在必要的時間段內完成,就不能參加到遊戲中去,立即就會被淘汰。   互聯網公司需要應對爆炸式增長的數據,零售業巨頭帶來的是龍卷風式的數據效應。其實,這樣的考驗在其他行業比比皆是。   「從企業到集團的信息化,恒瑞醫藥的産業鏈不斷向外延滲透,業務數據越來越龐大,其數據中心的負載更是空前加重。」王衛列感同身受。2002年到2006年,恒瑞醫藥在「企業資源計劃(ERP)」和「電子商務」理念的指導下,實施了體現行業管理GMP規範的ERP、分銷管理系統、庫存管理、銷售管理、生産計劃、生産BOM、車間管理、GMP質量管理、人事管理和分銷管理、決策支持等集成的系統。目前,旗下一系列子公司的ERP系統也紛紛建立運行。數據的膨脹對數據中心的依賴與日俱增,「不能停機、不能宕機」是王衛列給數據中心提出的首要要求。   的確,龐大的組織架構和分布在各地的分支機構讓不同行業的企業都不得不面對信息管理方面的嚴峻考驗。在保險行業,財務、客戶、統計報表等各種數據是整個業務運轉的依據,由此一來,企業對數據的依賴進而轉向了對數據中心建設的更高要求。   事實上,在很多時候我們忽略了數據中心的本質。雖然數據中心的價值在不斷地發生著變化——從業務發布到業務整合,再到最後的戰略應用,不過,數據依然是數據中心的根本所在,如何讓企業的數據能夠成爲有效的信息以支持企業業務的發展是留給CIO們的一道難題。   「任何企業都不希望自己的關鍵業務系統宕機,也不希望自己的業務數據發生丟失。因此,如何通過數據保護和快速恢複保障數據的安全性和可用性是數據中心需要解決的問題。」世紀互聯數據中心的任江表示,數據保護是重中之重。   「先有數據安全再談節能。」CIO們將數據保護放在了最高位置。三一重工的何秋生特別強調: 「作爲一家大型的制造企業,確保數據的可用性與安全性無疑是至關重要的。」甚至有CIO指出,9•11事件中雙子大樓的倒塌給衆多企業帶來了毀滅性的災難,其中最大的原因就在于數據中心的毀壞。   在世界變平的過程中,各行各業都在數字化,甚至還有很多潛在的信息膨脹目前還沒有被預見到。即便如此,已經發生和正在發生的信息爆炸已經在改變數據中心的原有建設模式,信息架構及存儲系統因此發生的巨大轉變也成爲了影響數據中心變革的重要因素。   目前,CIO以及IT提供商也都在尋求一種更有效的方式,通過改造數據中心來提升其信息管理水平。在調查中我們欣喜地發現,很多用戶開始回歸到數據中心建設的初衷,信息爆炸在困擾數據中心發展的同時,也給優化數據中心以更有效地處理數據提供了機會。  困局之三: 業務挑戰   客戶關系、人力資源、生産系統、庫存、物流、訂單……企業業務越來越依賴于數據中心的支撐。然而,信息系統總是會出現這樣那樣的故障。業務發生了變化,迅速增加或者重新部署應用,往往也是數據中心難以完成的使命。與節能環保的閃亮光環相比較,可靠而高效地承載企業業務運轉,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挑戰。   伴隨業務的擴張與信息化程度的提高,如今的數據中心已不再只是支持單一應用、實現日常的數據存儲和計算,而是需要爲整個企業業務系統的正常運行提供支持和服務。   像中海油這樣開發建設幾十年的老油田,對長期以來形成的海量數據資料進行維護、保證數據對生産的實時連續可用是油田目前面臨的一大挑戰。「我們要達成的目標是讓數據中心支持整個集團業務的正常穩定運行。」石油石化企業的複雜業務以及各業務環節間的緊密聯系正在不斷地向數據中心施壓。據王若訊介紹,中海油已制定了對數據中心集中加分散的管理方式,並在不同海域建立了相應的數據中心,被稱爲「四大海」。   而對以ERP系統爲業務支撐的恒瑞醫藥來說,一旦ERP系統癱瘓,將意味著整個集團從內部行政到研發項目再到銷售流程的全線塌陷。王衛列強調: 「各種業務系統的發展和完善都依賴于數據中心的支撐,同時,業務部門也給數據中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更何況,現在數據中心已經不僅僅是支撐不同業務應用的基石,隨著IT與業務的日益融合,業務部門對IT部門的服務能力和服務方式的要求不斷提升。此次調查的結果顯示,21%的受調查者表示數據中心架構落後且複雜,難以適應業務快速發展的需求; 18%的受調查者希望借助自動化技術來簡化數據中心的管理; 另外,21%的受調查者認爲數據中心的硬件設備需要升級,在容量、速度和性能等各個方面都已經不能滿足業務發展需求。   此外,只有39%的數據中心管理者回答能夠滿足業務需要; 而多達46%的數據中心管理者表示業務部門需求不斷增加和變化,對數據中心的挑戰很大; 只有3%的人表示能夠輕松滿足業務部門的需求。   的確,目前多數企業的數據中心還不能完全滿足企業在業務方面的需求,對于大多數的企業數據中心來說也都尚未做到IT能夠快速、靈活、動態調配的階段,來自業務部門的壓力與日俱增。在記者走訪很多數據中心采訪CIO的過程中,都感受到了他們正承受著業務部門帶來的巨大壓力。   當然,業務部門出現上述這些不滿,無疑也將會更加促進IT對業務支撐能力的提升。CIO們也已經充分認識到,今天的IT管理已經從原來只是管理IT系統,比如服務器、存儲、網絡、數據和應用等,逐漸轉變爲如何爲業務目標提供服務。   「全新的企業數據中心需要跨越不同層面的資源平台,創造一個使IT服務更易于部署、更高效、更高可用性、更安全的環境,爲各種不同的系統平台提供兼容的、網絡化的、靈活的、高效的運營服務模塊。」王若訊認爲。「我們需要爲公司打造一個能夠持續增長的技術管理平台,並通過全面的信息化建設來支持公司的戰略發展。」   綜合來看,企業數據中心在應對來自業務部門的挑戰方面,面臨相當大的壓力,這與目前數據中心在架構上總體落後、靈活性差、資源動態調配能力低等情況是息息相關的。而業務部門的要求對數據中心的挑戰和不滿意度也接近60%,這個數字表明,數據中心面臨業務部門需求的壓力越來越大,已經到達臨界點,這樣就要求數據中心從被動接活的角色轉變爲主動服務的角色。而具備靈活、動態、快速服務提供能力的新一代數據中心,則是企業數據中心變革的未來。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