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西藏獒犬的神話與傳說(圖) 動物世界

來源:互聯網  2011-11-29 10:51:38  評論

西藏獒犬的神話與傳說(圖)

2008-01-09 14:33

千龍新聞網 評論0條

西藏獒犬的神話與傳說(圖) 動物世界

世上沒有第二種狗像西藏獒犬一樣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和神話。西藏以前是封閉的地區,現在仍是。只有少數歐洲人能看到喜馬拉雅屏障後面的世界。缺乏正確常識的地方,其傳說便很發達,這就是人類本性。我們擁有關于藏犬真正的基本知大約80年,但關于這種犬的記載比較早,因而常常很不容易區分清楚神話和真實。

最早的記載

在西元前1121年住在中國西邊的民族liu送給皇帝武王(WUWANG)一只狗,名字叫Ngau。此犬有4尺高,而且被訓練來獵捕所有膚色的人類。Strebel(1905年)根據在西元前1000年的界石上所出現一只藏獒圖說,此圖呈現給我們的是一張不清楚的圖書翻版,此雕像是一帶有卷發狀尾巴和豎立之耳朵,巨大蜂窩狀頭發之犬。(耳朵甚至可能己被切斷。)此犬沒有獒犬之特征可供辨認。藏犬常常被描述的皺領,圖上也看不清楚,總之無法從此圖中得到清楚的解答。希臘人Ktesias(西元前416—399),他是波斯宮中的醫生,他曾描述一神話動物,半狗半鳥生長在高山峰上。如果人們除去傳說中巨獸的外衣,剩下的描述剛好適合這種藏獒,甚至于胸部和足部紅棕色的特征都被提及。

亞述的猛犬,大約西元前640年取材自Siber,非洲犬亞裏斯多德和magasthenes(西元前327年)描述「印度犬」爲巨大,骨骼健壯,具有大頭和寬嘴的犬,這種描述比較適合藏獒而不適合印度的巴瑞亞斯(Parias)。馬可波羅(1254—1324)的描寫比較正確,他在1271年旅行到亞洲穿過中亞到達北京,他對藏獒的描述在過去已被很多地方引用,將來也會被很多地方引用。翻譯如下:「我必須講述,在這個國家出現很多這類動物,他們運載麝香,這民族擁有很多這種巨大而高貴的犬,在捕捉麝的時候,他們的功勞很大。西藏民族稱他們爲獒犬,像驢弛……嘴唇吊得比馬斯帝夫高……其表情比馬斯帝夫陰沈,其眼上之皮膚形成較深之皺褶,此皺榴繼續延伸到兩個,而且隨著深懸的上唇下垂部分。

同時指出藏獒與紐芬蘭犬相似之處,它是Szechenyi公爵之隨從。藏獒與紐芬蘭犬有很多相似之處。它的頭部特別大,藉著鬃毛式向上生長之頭毛使人覺得他很凶惡。在維也納的展覽中Beckmahn見Szechenyi公爵的狗,他強調其與小聖約翰的紐芬蘭犬之相似性。明顯地是有關一種在其家鄉稱爲「Do—Khyi」的狗,即一種在喜馬拉雅高原上形成之家犬型。在其它地方形成之犬,其有類似之特征,但彼此完全無關。這種犬不只出現在西藏,而也以類似型出現在邊界地區。

藉著丈量頭骷,Studer作—下面的結論:藏犬一定是澳洲野狗(Din80)的親戚。反對他的人認爲:藏犬的頭能形與其有相當差距。除了具有德國猛犬型之短而鈍的嘴和身上有相當強調的點狀外,這種犬也有尖嘴和只有在前額緣稀疏的標記。這種狗的頭骸與1914年以前之Hovawarte的頭骸或者瑞士牧羊犬之頭骸沒有什麽不同。

所有的起源之論點都只是猜測:我們不知道,犬的祖先從哪裏進入西藏高原。這個地方不能接受語言學家的研究,而只能接受古希臘學者(亞裏士多德、希羅多德、Me8asthenes、Strabon等),常常提到巨大、強壯、凶惡的印度犬是來自西藏高原的狗。這些犬從西藏高原運到波斯和亞洲。「Mastiff」這名詞可能是錯誤的引用。A.Croxton—Smith在1940年出版之「關于我們的狗」一書有關藏獒之論文中說「MASTIFF」這名詞是錯的,西藏牧羊犬或者牧羊犬較爲正確。「Hauck」也認爲藏莫不屬于猛犬類,而屬于牧羊犬類。David Hancock把這種想法納入1983年出版之「KennelGazette」中他說對他來說所謂的藏獒是一種山狗,如庇裏尼山山犬和伯恩的任能(SGnnenhund)。他是一種牧羊犬,如匈牙利的庫法斯(Kuvasz),意大利的馬雷內犬(MareBHnenhund),土爾其的卡拉巴斯(Karabash)和法蘭德斯的波菲爾(Bouvier)。但是上個世紀流行中每一只大犬爲馬斯帝夫(Mastiff)而不管其用途和出身。肯納俱樂部(Kenei Club)之認定中藏獒可能是犬種舉例中最糟糕的。曾當外交官在西藏遊曆的皮爾布萊男爵(LordPirbright)其女兒,馬克拉瑞.馬瑞森太太(Mrs MclarenMoryison)在1895年與「我們的狗」中寫道:這種我所見到的大犬,不只是在亞洲,而且在我們家鄉也有,它是西藏希伯(Kloster Shippo)中之出色的犬……。這只狗被指定作爲送給德國皇帝的禮物。在它被送出去之前我看見過它。毫無疑問它就是被稱爲藏獒的犬種……是一種引人注目的守衛犬。將它與紐芬蘭德比較後,我發現它與馬斯帝夫沒有相似之處。毫無疑問反對馬斯帝夫之名稱是有根據的。它提醒了有關這種犬之巨大和外型的想法是錯誤的。現在我們在展覽場中看到之藏獒外貌是中型到巨大型的牧羊犬,但不是猛犬。其名字藏獒便被引用。希望它不引誘繁殖者和騎士,將靈活的牧羊犬繁殖成具有許多臉部皺褶及很多缺點而不活潑的巨物。人們應保留這種犬的優點,而不使其單一化,尤其是巨大的特性。

羅馬的摩洛瑟(Molosser),從古代雕像上畫下來的,摩洛瑟是一種大的牧羊犬,今天仍出現在巴爾幹半島,與今日之德國猛犬無關,Siber認爲Plinius是錯誤的,將摩洛瑟與德國猛犬列爲同一類。

一古老神話說藏獒是所有猛犬種族的始祖,世紀交替時許多犬學家和家畜研究者提出對這種說法的贊同和反對之論文並且激烈地討論。最近很少人再提起它。有名的作家如「Megnin(1891),Beckgnann(1895),Siber(1897)還有家園動物研究者Kramer和Keller代表這種猛犬起源的理論,並且嘗試部分藉著古希臘的文章和亞述的淺浮雕來支持其論點。比較重要的證據常常是黑色和後爪,然而這是完全不適當的證據。黑褐色是犬類最古老的顔色,國王(Hovawart)甚至認爲它是最重要的特征,表示能夠由一沒有退化現象的犬種演變成其它犬種,而且狼爪當然出現在侏儒犬。這種猛犬是經由希臘人、羅馬人傳到西歐。

Strebel(1905)指出這種起源的弱點。他正確地指出,猛犬種類的圖片不是自希臘也不是自羅馬文化圈流傳下來的。事實上自亞洲大量進口這種類犬,便能決定性的影響犬的習性,然後圖片便被強迫流傳下來。

羅馬人常常提到的摩洛瑟(Molosser),這種犬被上面所提之起源學說擁護者稱爲介于亞速猛犬和今日的猛犬類之間的中間型,根據現存的圖片,雕塑,它們不具有任何猛犬特征,它是一種牧羊犬,今日仍以巴爾幹半島之牧羊犬爲代表,而且不了解爲什麽人們將所有重型犬都稱爲摩洛瑟犬。

事實可能是另外的情況而且更簡單,在周圍環境非常相似的地方可能發展出彼此完全不同的犬種。值得一提的是瑞士的山犬,聖伯納犬,(ST.Bernhardshund)和任能犬(Sennenhunde)使由這種犬演變出來的,然後庇裏尼山山犬和古的斯坦(Kurdistan)山脈之卡拉巴斯犬(Karabash)。

爲了解釋不同地區之犬種的相似處,絕對不能引用民族遷移和古代民族的商業關系作爲原因。

藏獒有多大?

liu族送給武王(WU WANG)的犬應有4尺,整個120公分高。但是人們可加上一個大問號?

馬可波羅描述這種犬像驢子一樣大,現在西藏的驢子特別小,可能誇大的部分是基于此,也因此大部分獵犬都被閹了。

Hedy Nouc必需在Palachik他的犬展中很遺憾地確定,最大最美的獵犬都是被閹的,13只最好的犬中有10只被閹!使人回憶起,Strebel和Sibel在東瑞士的性畜市場上也注意到這點,大部分獵犬被閹,牧人在犬性器官成熟之前將其去勢,使這些獵犬留在羊群中而不到處亂跑。但是現在發現去勢會産生松果腺最後連接的遲緩,去勢動物之大管狀骨長得比未去勢的長,便産生所謂的「去勢巨大症」。

藏獒之巨大傳遍歐洲,但當第一只藏獒抵達歐洲時, 人們非常失望。

Siber甚至于寫到大約肩高到90公分,Bylandt伯爵強求85公分,雖然他必須承認他所見到的犬不超過75公分,母狗在65—70公分。

Beckmann驚呀于Szeckenyi伯爵的狗比較小,他將此犬與較小的紐芬蘭德犬相Lk7並在其報道中寫道:除了上述之卷曲外……我驚呀于這種犬並不巨大。

也看過Wales王子的犬後,獒犬絕對沒有英國的馬斯帝夫巨大。Beckmann便認爲那些旅遊者說獒犬巨大是過分誇大.

同樣地Strebel也公布其所量測的狗之至背骨間隆起之高度爲58—78公分,而母犬爲56—65公分。事實是,自世紀更換以來沒有任何一只犬被帶到歐洲來證實巨大的神話。依照至今仍有效之,1982年的F C I標准獒犬的肩高在65—75公分之間,而其體重在45—65公斤;今日之獒犬絕對不是巨大的狗。

獒犬在其家鄉

許多彼此矛盾之有關獒犬的報道毫無疑問地記錄了下列情況,我們歐洲人說的藏獒在其家鄉不是單一種犬而是由很多地方類型組成的,他們在外型上彼此可能有相當差別。西藏人對養育狗的想法跟瑞士農人一樣。著重的不是美麗的狗,而是好狗,能完成主人給他的任務,根據H。nouc說這些犬類在他們的家鄉是靠玉米面包、羊奶爲生,至于肉只有靠自己去尋找。

這些大犬是養來守護羊群、房屋、寺廟和皇宮的。西藏人稱其爲「Do—Khyi」意思是「拴系的犬」。最好的顔色是黑棕色的,在其兩眼之上有兩個淡色大圓點,西藏人稱爲「第二雙眼」,當犬的真正眼睛關閉時,此第二雙眼仍看得到。爲了強調印象深刻的頭部及毛發;一般在「拴系的犬」的脖子上有一圈由紅色牦牛毛作成之濃密輪狀皺領。到處都有如此守衛犬而且非常凶悍。今天我們知道西藏人希望凶惡的守護犬並且絕大部分將其教養成凶悍的。

犬不只是作爲移民處和羊群的守衛,而同樣作爲負載者。部分西藏的路道和山道很窄,容不下驢子和騾子,只能容納羊和犬行走。植物學家Hooker在上世紀之50年代遊曆Sikkim(錫金)和西藏時曾描述一種如此的商旅(1897年在Siber中引用):西藏人的商旅很規律的向前進,人在羊群中,其中每個人負載兩小袋鹽,具有牛頭般之巨大藏獒緩慢安靜地行走在他們身邊,像所有的動物般獒犬也負載物品走在商旅中,仿佛他,不在其防衛及保護的位置,他知道整天牦牛、羊群不需要他的保護功能,因爲他們完全被馴服,因此他忍耐地參與共同的工作也負載物品,只到晚上他才擔任守衛的工作。

藏獒在西方

從19世紀中葉以來,藏獒常常被引入歐洲,特別是引入英國,英國是獒犬起源之印度的殖民國。這些犬類成爲上層社會欽佩之高貴物或者活在窄小的動物籠子中,他們大部分都不大。

在上個世紀30年代倫敦塔動物園中來了一對獒犬,但他們都活不久。1847年Hardinge勳爵從印度送維多利亞女王一只藏獒;1876年Wales王子帶兩只犬到倫敦,它們兩次在展覽中展示。很明顯地這兩只犬沒有繁殖後代。

常常有人主張,藏獒在其家鄉以外的地方很快退化,因爲他們較適應高原稀薄的空氣,而且不能承受平地的空氣,另有人主張這種說法是錯誤的。

這種犬同樣地第一次在英國繁殖。由于Irma Bailey太大與西藏貴族關系好,故在1928年能夠得到5只優良犬種來執行繁殖的工作。她的繁殖工作帶來很大希望,自1932年起P。B.Bates先生繼續執行此工作。在1945年後Bailey的犬失蹤了,可惜今天其族系已死亡。

今日的繁殖者必須從頭開始。更困難的是現在已無法在西藏找到犬種。他們由鄰近的國家(印度、尼泊爾和不丹)中西藏移民地區進口。

自從1945年後沒有人再關心藏獒的繁殖,似乎第二次起跑的時機已成熟了。1975年在美國繁殖了第一次由尼泊爾進口之幼犬。接著,1979年在荷蘭(自印度進口的)和德國(自美國及尼泊爾進口)繁殖。1980年開始瑞士繁殖,1983年在瑞典及法國繁殖。

在Shsb(第77冊)中記載第一只藏獒是來自尼泊爾的灰色母犬(Muna Von Thodung)。她到現在沒有後代,接著是1979年黑棕色的公犬《Althan》,是一只尼泊爾犬和一只不丹母犬的兒子,1980年之《Ausables Gwan Yin》是由美國繁殖的母犬,是在瑞士繁殖之藏獒的始祖,其第一只幼犬也記載在Shsb第80冊中。

藏獒之性格

所有古老的作家,自亞裏斯多德(384—322西元前)開始,他認爲藏獒是由老虎和犬形成的,直到Max Siber(1897)他描述藏獒爲凶惡、野蠻而不可控制的,Strabon(死于西元25年),他談到長壽的西藏人時說他們擁有勇猛的犬,每當其咬住一犧牲者時,不放開犧牲者,直到人們在其鼻子中灌水,同時由于狂怒他們的眼睛翻白眼,偶爾甚至會脫落,在他們放開羊之前,羊以死。

羅馬人Gratius Falsiscus(西元前159年)明顯地至少從傳說中認識這種西藏犬,然而他寫道:《有些人認爲西藏人是一種很憤怒的民族》。

還有更糟的描寫如在:A。Hosie(1890)中,「當旅行者白天接近一個村莊,女人從屋裏出來緊拉其犬,坐于其頭部,直到陌生人離去,另一情況是藏獒撕裂騎士和馬區。在黑暗中村中居民不敢離開他們的屋子,因爲一旦凶惡的守衛犬看見他不嗅聞,就朝其撲去。」

當然最近作家也常說藏獒之凶惡,舉三例來證明::「在我躺在廚房腳落想睡一會兒之前,我到上面一會兒,我的女房東嚴重地警告我,不要越過柵欄,否則守衛犬會將我撕碎。」(Alexandr9David—Neel,1924)。「我得知,我們的一隊隨從前夜到達帳營時被守衛帳營巨大凶惡的犬攻擊。其中一個隨從被犬嚴重傷害,兩個小時中我試著包紮28個惡劣的傷口,有些傷口在臉上,,另一些在手臂上,手上和腿上。」(W.N.Fergusson,1911)「偶然所采用之謹慎措施都失效,人們被咬,有時候甚至被咬死。在我住在Amdo 8年間(1930—1940年間)我聽到三個例子,一個騎士跌倒在犬群中便再也站不起來。不只是陌生人有這種危險。成人和小孩在自己的帳營中也可能嚴重被咬。根據我的經驗除了創傷,犬咬是最常求醫的原因。

這些報道似乎值得相信,特別是當閱讀Sven Hedin之我的犬在亞洲,1950年出版,有如下記載在拉薩或者其它城市,虔誠的和尚覺得被獒犬吃光是一種榮譽。

Hedin形容這種犬爲「恐怖、半野蠻動物,他們主要靠死人生活」。

如此旅遊報道使以前作家的看法更強有力:人們認爲巨大犬絕對不是正常家犬,而是凶猛的野獸。如果人們確認這些狗之舉止完全和其它家犬一樣,那麽以前的入便會失望。

當Strebel(1905)說他所測量之犬脾氣十分好,絕對不是凶惡的。人們對此充耳不聞,因爲這說法不符合圖片中之藏獒,當以1895年出版之「拯救比利時牧羊犬」出名的Reul教授,1894年曾寫過:最近旅行者認爲這種犬具有非常之勇氣和凶猛,他們無法與它的力氣相抗衡……如此人們能很少了解它。

有關西藏之遊曆報道觀點非常不同,但有關犬的性格卻大致相同:西藏的守衛犬具有令人憎惡且凶惡的攻擊性和好咬人,使得人們最好遠離它們。

在這「世界屋脊」上和平的地方,許多旅客認爲犬是最不愉快的記憶。

我們不願意否認所有報道的真實性,但必須清楚的說明適合于藏犬的,也同樣適合于其它犬類。

人們使它成爲什麽,』它便成爲什麽!

與西藏人談話才知道,他們希望犬之攻擊性強。人們必須設想它們的處境才能了解這種現象。

在人口密度平均每平方公裏三個居民的地方,有很多強盜集團,這些強盜在人口稀少的地方進行搶劫,所以這地方的居民對每一個陌生人都抱懷疑的態度。他們不知道具有門鈴可關閉之房門,因此發展了一套自己的系統,來控制通往屋內或帳蓬的入口。遊牧民族的帳營看起來大概如此:

狗圍繞著帳蓬營地,有幾只拴在帳蓬之入口。對陌生人來說其緊密封閉之程度和我們的屏障宮堡一樣。犬只要看到陌生人就開始狂吠。犬可視爲門鈴的功能。如果陌生人要進帳拜訪,不只是經過的話,他們站在一百公尺遠處,大聲自我介紹並且說明來意。

如果他們受主人的歡迎的話,狗便被拴在鏈子上或拴短一點而且被安撫。入口就自由了。如果來者不受歡迎,遊牧民族便使其狗來防衛,而家門關緊。

Albert Tafeal以富幽默的平靜如此描述到達帳營的情形。

「當我們與他們相隔仍有超過一百公尺的時候,一群憤怒的獵犬圍繞著我們。我們早早地下馬並牽著馬。馬』匹在後腿無負荷的狀態下比較知道如何防衛從後面攻擊的犬。很快地有幾個女人從帳蓬裏跑出來,以石塊趕退犬。他們友善地問候及接近我們的馬匹,引我們進入帳篷」。

如西藏學家EKV從L所說的蕨獒不僅阻擋陌生人和野獸,也阻擋了好奇的鄰居。使得村民的家庭在沒有可關閉的門下仍能過其私生活。

爲了使守衛犬好咬人,針對警惕性之選擇,西藏人擁有有效的方法,除了很早拴在鏈子上(盡可能在幼犬時期),他們建議喂很多血給狗吃,使其凶惡。

當然犬的外形也扮演一基本角色(心理上的威脅):一只好的守衛犬必須巨大而有力。最令人害怕而且在夜間最好的僞裝是黑色的,但在眼睛上有兩個淡色圓點(第二雙眼),因爲以四眼觀看的比用兩眼多。爲了加強「Do—Khyi」(守衛犬)的深刻印象,穿過頭部套上一個深紅色牦牛毛制成之長流酥的輪形皺領,即所謂的Kekhor。有時候在流酥之間系著黑白眼的圖案,在敵人攻擊之前以神奇方式保護Kekhor的架子。有這樣的狗在入口處,每個人都可安心的就寢。

有關犬作爲守衛者有多重要J.A.Petersen(1895)曾報道:在山區他是不可或缺的,特別是作爲羊群之守衛者和防衛者來打擊狼,以及近代狩獵之用途。

整個村莊有時候不信任男人的護衛,而只信任獒犬的保護,它們執行其崗位,並且將每個接近其主人的侵入者撕裂,不管是兩只腳或四只腳的。

在14年度的「德國狩豬報紙」中匈牙利的伯爵Szechenyi對藏獒之凶野及不可接近有深入的報道。Szechenyi 1880年旅遊東亞,對犬類非常有興趣,我們引用其報道如下:

「在Tzung Tza之前我遇見一只出色的藏犬,我想將它及另外兩只一起帶回歐洲,它叫Dianga,特別凶野。雖然是我親自喂它,我都需要幾個星期時間將它平撫。在一次嘗試喂食中,它咬穿我的手,幸運的是在沒有骨頭的地方。……我必須爲這只愛咬人的動物付每一個損壞費用,它殺死好幾只一歲的豬,它咬斷它們的脖子;也沒有一只母雞有能力逃離它的魔掌。當它見到水牛時便向其撲過去,跳到一只水牛背上,使得水牛群四處逃跑。後來我必須在Ranmo的IrawadI射殺這只出色的狗。』……當我必須射殺它時我流淚了,因爲最後它已經習慣我了。」

Szechenyi在其報道中附了兩只犬的圖片,這兩只犬是在旅途中陪伴他的,一只是上面提到的Dianga,另一只名字是Diamn。Dianga和Diamn表示眼睛上面棕色圓點之濃淡程度。如Szechenyi所寫的,他對這種犬的深沈聲音印象深刻,使他想起鍾聲。

人們如何能保留這種野獸,這種凶惡的守門巨犬在我們的文明社會中?

具有西藏性格色彩的藏獒,在我們這種嚴禁狗咬人之人口稠密的地方是沒有生存權利的,不需要特別強說明之。因此符合我們社會的狀況之適應力才是這種犬類殘存的條件。

相反與西藏人之適應選種繁殖已經在幾個世紀中有驚人的結果。藏獒已不會比其它犬類常咬人了。最後這句話是很恰當的:人們要它成爲什麽,它便成爲什麽。藉著適當的教育和經常與陌生人接觸,使其在家或在外面都能普遍性的守住羊群。

有一項人們很清楚:蕨獒是一種守衛犬而且應維持原狀。當可疑者靠近的時候,它會吠叫,常常它會對無傷害性者懷疑。它不讓欲侵入之陌生人進入,而且盯牢這個陌生人直到它的主人來。藏獒個性獨立而且固執,這也是所有藏犬之特性,人們可以與其生活在一起,但不能控制它,它不會卑屈的順從。它覺得自己是羊群完整的一員,有強烈的需求留在它所屬者的身邊,在家中它常常發展成一特別喜歡奉承者。它不是那種在別墅花園中只爲了在喂食時與其作短暫交往而作人們的守衛之犬。如此飼養的藏獒遲早會成爲問題犬。它要知道它的主人在附近,它看見或者至少聽到的地方。如果它能時時刻刻從安靜的角落證實一切都正常的話,它便安靜的躺著。

藏獒在身體及性格上之發展很慢。人們必須容忍這種不方便的附帶現象,對它的教養必須長久持續不變,直到所希望的犬行爲方式真正的進入其中。有一項人們很難將其戒掉:嬉戲的興趣。一只老而有威嚴的狗先生也常常受到遊戲趣味的侵襲。在這時候,如果手邊沒合適的東西的話,它便會想到那些不屬于它的東西:墊子、紙簍、報紙……它的發現完全富有想象。

藏獒的主人必須知道其個性,而且在生活習慣中融爲一體。如果他不能做到就不適合飼養這種犬。此犬很美,但是美本身不是唯一購買的理由。

遠景展望

如上面已提到的,十年前才從西藏的邊緣地區進口犬類來進行今日之繁殖工作。由于進口地區不同所以犬種的個別性仍能暫時保留,然後漸漸變成一種共同的犬種。達到單一犬種的時間需要幾十年。標准型品質存在于稀少的喜馬拉雅進口犬種,其可達到符合FCI標准之最後尺寸並且合理出現。

雖然如此,但達到完全繁殖之犬種的路程中並不是沒有危險:相當小的繁殖來源之範圍和因而産生血源相近的繁殖無情的揭示可能會出現基因缺陷。某個展示裁判要求繁殖者加速犬巨型生長和服部及爪部之皺榴加速成長。繁殖的可能産生之結果,在另一犬種的繁殖曆史中可得到足夠的證明:一方面臀部關節惡化,另一方面眼及皮膚的問題使得西藏猛犬變醜。

西藏獒犬的神話與傳說(圖) 2008-01-09 14:33 千龍新聞網 評論0條 [url=/bbs/detail_188965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22535097513.jpg[/img][/url]   世上沒有第二種狗像西藏獒犬一樣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和神話。西藏以前是封閉的地區,現在仍是。只有少數歐洲人能看到喜馬拉雅屏障後面的世界。缺乏正確常識的地方,其傳說便很發達,這就是人類本性。我們擁有關于藏犬真正的基本知大約80年,但關于這種犬的記載比較早,因而常常很不容易區分清楚神話和真實。   最早的記載   在西元前1121年住在中國西邊的民族liu送給皇帝武王(WUWANG)一只狗,名字叫Ngau。此犬有4尺高,而且被訓練來獵捕所有膚色的人類。Strebel(1905年)根據在西元前1000年的界石上所出現一只藏獒圖說,此圖呈現給我們的是一張不清楚的圖書翻版,此雕像是一帶有卷發狀尾巴和豎立之耳朵,巨大蜂窩狀頭發之犬。(耳朵甚至可能己被切斷。)此犬沒有獒犬之特征可供辨認。藏犬常常被描述的皺領,圖上也看不清楚,總之無法從此圖中得到清楚的解答。希臘人Ktesias(西元前416—399),他是波斯宮中的醫生,他曾描述一神話動物,半狗半鳥生長在高山峰上。如果人們除去傳說中巨獸的外衣,剩下的描述剛好適合這種藏獒,甚至于胸部和足部紅棕色的特征都被提及。   亞述的猛犬,大約西元前640年取材自Siber,非洲犬亞裏斯多德和magasthenes(西元前327年)描述「印度犬」爲巨大,骨骼健壯,具有大頭和寬嘴的犬,這種描述比較適合藏獒而不適合印度的巴瑞亞斯(Parias)。馬可波羅(1254—1324)的描寫比較正確,他在1271年旅行到亞洲穿過中亞到達北京,他對藏獒的描述在過去已被很多地方引用,將來也會被很多地方引用。翻譯如下:「我必須講述,在這個國家出現很多這類動物,他們運載麝香,這民族擁有很多這種巨大而高貴的犬,在捕捉麝的時候,他們的功勞很大。西藏民族稱他們爲獒犬,像驢弛……嘴唇吊得比馬斯帝夫高……其表情比馬斯帝夫陰沈,其眼上之皮膚形成較深之皺褶,此皺榴繼續延伸到兩個,而且隨著深懸的上唇下垂部分。   同時指出藏獒與紐芬蘭犬相似之處,它是Szechenyi公爵之隨從。藏獒與紐芬蘭犬有很多相似之處。它的頭部特別大,藉著鬃毛式向上生長之頭毛使人覺得他很凶惡。在維也納的展覽中Beckmahn見Szechenyi公爵的狗,他強調其與小聖約翰的紐芬蘭犬之相似性。明顯地是有關一種在其家鄉稱爲「Do—Khyi」的狗,即一種在喜馬拉雅高原上形成之家犬型。在其它地方形成之犬,其有類似之特征,但彼此完全無關。這種犬不只出現在西藏,而也以類似型出現在邊界地區。   藉著丈量頭骷,Studer作—下面的結論:藏犬一定是澳洲野狗(Din80)的親戚。反對他的人認爲:藏犬的頭能形與其有相當差距。除了具有德國猛犬型之短而鈍的嘴和身上有相當強調的點狀外,這種犬也有尖嘴和只有在前額緣稀疏的標記。這種狗的頭骸與1914年以前之Hovawarte的頭骸或者瑞士牧羊犬之頭骸沒有什麽不同。    所有的起源之論點都只是猜測:我們不知道,犬的祖先從哪裏進入西藏高原。這個地方不能接受語言學家的研究,而只能接受古希臘學者(亞裏士多德、希羅多德、Me8asthenes、Strabon等),常常提到巨大、強壯、凶惡的印度犬是來自西藏高原的狗。這些犬從西藏高原運到波斯和亞洲。「Mastiff」這名詞可能是錯誤的引用。A.Croxton—Smith在1940年出版之「關于我們的狗」一書有關藏獒之論文中說「MASTIFF」這名詞是錯的,西藏牧羊犬或者牧羊犬較爲正確。「Hauck」也認爲藏莫不屬于猛犬類,而屬于牧羊犬類。David Hancock把這種想法納入1983年出版之「KennelGazette」中他說對他來說所謂的藏獒是一種山狗,如庇裏尼山山犬和伯恩的任能(SGnnenhund)。他是一種牧羊犬,如匈牙利的庫法斯(Kuvasz),意大利的馬雷內犬(MareBHnenhund),土爾其的卡拉巴斯(Karabash)和法蘭德斯的波菲爾(Bouvier)。但是上個世紀流行中每一只大犬爲馬斯帝夫(Mastiff)而不管其用途和出身。肯納俱樂部(Kenei Club)之認定中藏獒可能是犬種舉例中最糟糕的。曾當外交官在西藏遊曆的皮爾布萊男爵(LordPirbright)其女兒,馬克拉瑞.馬瑞森太太(Mrs MclarenMoryison)在1895年與「我們的狗」中寫道:這種我所見到的大犬,不只是在亞洲,而且在我們家鄉也有,它是西藏希伯(Kloster Shippo)中之出色的犬……。這只狗被指定作爲送給德國皇帝的禮物。在它被送出去之前我看見過它。毫無疑問它就是被稱爲藏獒的犬種……是一種引人注目的守衛犬。將它與紐芬蘭德比較後,我發現它與馬斯帝夫沒有相似之處。毫無疑問反對馬斯帝夫之名稱是有根據的。它提醒了有關這種犬之巨大和外型的想法是錯誤的。現在我們在展覽場中看到之藏獒外貌是中型到巨大型的牧羊犬,但不是猛犬。其名字藏獒便被引用。希望它不引誘繁殖者和騎士,將靈活的牧羊犬繁殖成具有許多臉部皺褶及很多缺點而不活潑的巨物。人們應保留這種犬的優點,而不使其單一化,尤其是巨大的特性。   羅馬的摩洛瑟(Molosser),從古代雕像上畫下來的,摩洛瑟是一種大的牧羊犬,今天仍出現在巴爾幹半島,與今日之德國猛犬無關,Siber認爲Plinius是錯誤的,將摩洛瑟與德國猛犬列爲同一類。   一古老神話說藏獒是所有猛犬種族的始祖,世紀交替時許多犬學家和家畜研究者提出對這種說法的贊同和反對之論文並且激烈地討論。最近很少人再提起它。有名的作家如「Megnin(1891),Beckgnann(1895),Siber(1897)還有家園動物研究者Kramer和Keller代表這種猛犬起源的理論,並且嘗試部分藉著古希臘的文章和亞述的淺浮雕來支持其論點。比較重要的證據常常是黑色和後爪,然而這是完全不適當的證據。黑褐色是犬類最古老的顔色,國王(Hovawart)甚至認爲它是最重要的特征,表示能夠由一沒有退化現象的犬種演變成其它犬種,而且狼爪當然出現在侏儒犬。這種猛犬是經由希臘人、羅馬人傳到西歐。   Strebel(1905)指出這種起源的弱點。他正確地指出,猛犬種類的圖片不是自希臘也不是自羅馬文化圈流傳下來的。事實上自亞洲大量進口這種類犬,便能決定性的影響犬的習性,然後圖片便被強迫流傳下來。    羅馬人常常提到的摩洛瑟(Molosser),這種犬被上面所提之起源學說擁護者稱爲介于亞速猛犬和今日的猛犬類之間的中間型,根據現存的圖片,雕塑,它們不具有任何猛犬特征,它是一種牧羊犬,今日仍以巴爾幹半島之牧羊犬爲代表,而且不了解爲什麽人們將所有重型犬都稱爲摩洛瑟犬。    事實可能是另外的情況而且更簡單,在周圍環境非常相似的地方可能發展出彼此完全不同的犬種。值得一提的是瑞士的山犬,聖伯納犬,(ST.Bernhardshund)和任能犬(Sennenhunde)使由這種犬演變出來的,然後庇裏尼山山犬和古的斯坦(Kurdistan)山脈之卡拉巴斯犬(Karabash)。    爲了解釋不同地區之犬種的相似處,絕對不能引用民族遷移和古代民族的商業關系作爲原因。   藏獒有多大?    liu族送給武王(WU WANG)的犬應有4尺,整個120公分高。但是人們可加上一個大問號?    馬可波羅描述這種犬像驢子一樣大,現在西藏的驢子特別小,可能誇大的部分是基于此,也因此大部分獵犬都被閹了。    Hedy Nouc必需在Palachik他的犬展中很遺憾地確定,最大最美的獵犬都是被閹的,13只最好的犬中有10只被閹!使人回憶起,Strebel和Sibel在東瑞士的性畜市場上也注意到這點,大部分獵犬被閹,牧人在犬性器官成熟之前將其去勢,使這些獵犬留在羊群中而不到處亂跑。但是現在發現去勢會産生松果腺最後連接的遲緩,去勢動物之大管狀骨長得比未去勢的長,便産生所謂的「去勢巨大症」。   藏獒之巨大傳遍歐洲,但當第一只藏獒抵達歐洲時, 人們非常失望。    Siber甚至于寫到大約肩高到90公分,Bylandt伯爵強求85公分,雖然他必須承認他所見到的犬不超過75公分,母狗在65—70公分。    Beckmann驚呀于Szeckenyi伯爵的狗比較小,他將此犬與較小的紐芬蘭德犬相Lk7並在其報道中寫道:除了上述之卷曲外……我驚呀于這種犬並不巨大。   也看過Wales王子的犬後,獒犬絕對沒有英國的馬斯帝夫巨大。Beckmann便認爲那些旅遊者說獒犬巨大是過分誇大.    同樣地Strebel也公布其所量測的狗之至背骨間隆起之高度爲58—78公分,而母犬爲56—65公分。事實是,自世紀更換以來沒有任何一只犬被帶到歐洲來證實巨大的神話。依照至今仍有效之,1982年的F C I標准獒犬的肩高在65—75公分之間,而其體重在45—65公斤;今日之獒犬絕對不是巨大的狗。   獒犬在其家鄉   許多彼此矛盾之有關獒犬的報道毫無疑問地記錄了下列情況,我們歐洲人說的藏獒在其家鄉不是單一種犬而是由很多地方類型組成的,他們在外型上彼此可能有相當差別。西藏人對養育狗的想法跟瑞士農人一樣。著重的不是美麗的狗,而是好狗,能完成主人給他的任務,根據H。nouc說這些犬類在他們的家鄉是靠玉米面包、羊奶爲生,至于肉只有靠自己去尋找。   這些大犬是養來守護羊群、房屋、寺廟和皇宮的。西藏人稱其爲「Do—Khyi」意思是「拴系的犬」。最好的顔色是黑棕色的,在其兩眼之上有兩個淡色大圓點,西藏人稱爲「第二雙眼」,當犬的真正眼睛關閉時,此第二雙眼仍看得到。爲了強調印象深刻的頭部及毛發;一般在「拴系的犬」的脖子上有一圈由紅色牦牛毛作成之濃密輪狀皺領。到處都有如此守衛犬而且非常凶悍。今天我們知道西藏人希望凶惡的守護犬並且絕大部分將其教養成凶悍的。    犬不只是作爲移民處和羊群的守衛,而同樣作爲負載者。部分西藏的路道和山道很窄,容不下驢子和騾子,只能容納羊和犬行走。植物學家Hooker在上世紀之50年代遊曆Sikkim(錫金)和西藏時曾描述一種如此的商旅(1897年在Siber中引用):西藏人的商旅很規律的向前進,人在羊群中,其中每個人負載兩小袋鹽,具有牛頭般之巨大藏獒緩慢安靜地行走在他們身邊,像所有的動物般獒犬也負載物品走在商旅中,仿佛他,不在其防衛及保護的位置,他知道整天牦牛、羊群不需要他的保護功能,因爲他們完全被馴服,因此他忍耐地參與共同的工作也負載物品,只到晚上他才擔任守衛的工作。   藏獒在西方   從19世紀中葉以來,藏獒常常被引入歐洲,特別是引入英國,英國是獒犬起源之印度的殖民國。這些犬類成爲上層社會欽佩之高貴物或者活在窄小的動物籠子中,他們大部分都不大。   在上個世紀30年代倫敦塔動物園中來了一對獒犬,但他們都活不久。1847年Hardinge勳爵從印度送維多利亞女王一只藏獒;1876年Wales王子帶兩只犬到倫敦,它們兩次在展覽中展示。很明顯地這兩只犬沒有繁殖後代。    常常有人主張,藏獒在其家鄉以外的地方很快退化,因爲他們較適應高原稀薄的空氣,而且不能承受平地的空氣,另有人主張這種說法是錯誤的。   這種犬同樣地第一次在英國繁殖。由于Irma Bailey太大與西藏貴族關系好,故在1928年能夠得到5只優良犬種來執行繁殖的工作。她的繁殖工作帶來很大希望,自1932年起P。B.Bates先生繼續執行此工作。在1945年後Bailey的犬失蹤了,可惜今天其族系已死亡。    今日的繁殖者必須從頭開始。更困難的是現在已無法在西藏找到犬種。他們由鄰近的國家(印度、尼泊爾和不丹)中西藏移民地區進口。    自從1945年後沒有人再關心藏獒的繁殖,似乎第二次起跑的時機已成熟了。1975年在美國繁殖了第一次由尼泊爾進口之幼犬。接著,1979年在荷蘭(自印度進口的)和德國(自美國及尼泊爾進口)繁殖。1980年開始瑞士繁殖,1983年在瑞典及法國繁殖。    在Shsb(第77冊)中記載第一只藏獒是來自尼泊爾的灰色母犬(Muna Von Thodung)。她到現在沒有後代,接著是1979年黑棕色的公犬《Althan》,是一只尼泊爾犬和一只不丹母犬的兒子,1980年之《Ausables Gwan Yin》是由美國繁殖的母犬,是在瑞士繁殖之藏獒的始祖,其第一只幼犬也記載在Shsb第80冊中。   藏獒之性格   所有古老的作家,自亞裏斯多德(384—322西元前)開始,他認爲藏獒是由老虎和犬形成的,直到Max Siber(1897)他描述藏獒爲凶惡、野蠻而不可控制的,Strabon(死于西元25年),他談到長壽的西藏人時說他們擁有勇猛的犬,每當其咬住一犧牲者時,不放開犧牲者,直到人們在其鼻子中灌水,同時由于狂怒他們的眼睛翻白眼,偶爾甚至會脫落,在他們放開羊之前,羊以死。    羅馬人Gratius Falsiscus(西元前159年)明顯地至少從傳說中認識這種西藏犬,然而他寫道:《有些人認爲西藏人是一種很憤怒的民族》。    還有更糟的描寫如在:A。Hosie(1890)中,「當旅行者白天接近一個村莊,女人從屋裏出來緊拉其犬,坐于其頭部,直到陌生人離去,另一情況是藏獒撕裂騎士和馬區。在黑暗中村中居民不敢離開他們的屋子,因爲一旦凶惡的守衛犬看見他不嗅聞,就朝其撲去。」    當然最近作家也常說藏獒之凶惡,舉三例來證明::「在我躺在廚房腳落想睡一會兒之前,我到上面一會兒,我的女房東嚴重地警告我,不要越過柵欄,否則守衛犬會將我撕碎。」(Alexandr9David—Neel,1924)。「我得知,我們的一隊隨從前夜到達帳營時被守衛帳營巨大凶惡的犬攻擊。其中一個隨從被犬嚴重傷害,兩個小時中我試著包紮28個惡劣的傷口,有些傷口在臉上,,另一些在手臂上,手上和腿上。」(W.N.Fergusson,1911)「偶然所采用之謹慎措施都失效,人們被咬,有時候甚至被咬死。在我住在Amdo 8年間(1930—1940年間)我聽到三個例子,一個騎士跌倒在犬群中便再也站不起來。不只是陌生人有這種危險。成人和小孩在自己的帳營中也可能嚴重被咬。根據我的經驗除了創傷,犬咬是最常求醫的原因。    這些報道似乎值得相信,特別是當閱讀Sven Hedin之我的犬在亞洲,1950年出版,有如下記載在拉薩或者其它城市,虔誠的和尚覺得被獒犬吃光是一種榮譽。    Hedin形容這種犬爲「恐怖、半野蠻動物,他們主要靠死人生活」。   如此旅遊報道使以前作家的看法更強有力:人們認爲巨大犬絕對不是正常家犬,而是凶猛的野獸。如果人們確認這些狗之舉止完全和其它家犬一樣,那麽以前的入便會失望。   當Strebel(1905)說他所測量之犬脾氣十分好,絕對不是凶惡的。人們對此充耳不聞,因爲這說法不符合圖片中之藏獒,當以1895年出版之「拯救比利時牧羊犬」出名的Reul教授,1894年曾寫過:最近旅行者認爲這種犬具有非常之勇氣和凶猛,他們無法與它的力氣相抗衡……如此人們能很少了解它。   有關西藏之遊曆報道觀點非常不同,但有關犬的性格卻大致相同:西藏的守衛犬具有令人憎惡且凶惡的攻擊性和好咬人,使得人們最好遠離它們。   在這「世界屋脊」上和平的地方,許多旅客認爲犬是最不愉快的記憶。    我們不願意否認所有報道的真實性,但必須清楚的說明適合于藏犬的,也同樣適合于其它犬類。    人們使它成爲什麽,』它便成爲什麽!    與西藏人談話才知道,他們希望犬之攻擊性強。人們必須設想它們的處境才能了解這種現象。    在人口密度平均每平方公裏三個居民的地方,有很多強盜集團,這些強盜在人口稀少的地方進行搶劫,所以這地方的居民對每一個陌生人都抱懷疑的態度。他們不知道具有門鈴可關閉之房門,因此發展了一套自己的系統,來控制通往屋內或帳蓬的入口。遊牧民族的帳營看起來大概如此:   狗圍繞著帳蓬營地,有幾只拴在帳蓬之入口。對陌生人來說其緊密封閉之程度和我們的屏障宮堡一樣。犬只要看到陌生人就開始狂吠。犬可視爲門鈴的功能。如果陌生人要進帳拜訪,不只是經過的話,他們站在一百公尺遠處,大聲自我介紹並且說明來意。   如果他們受主人的歡迎的話,狗便被拴在鏈子上或拴短一點而且被安撫。入口就自由了。如果來者不受歡迎,遊牧民族便使其狗來防衛,而家門關緊。    Albert Tafeal以富幽默的平靜如此描述到達帳營的情形。   「當我們與他們相隔仍有超過一百公尺的時候,一群憤怒的獵犬圍繞著我們。我們早早地下馬並牽著馬。馬』匹在後腿無負荷的狀態下比較知道如何防衛從後面攻擊的犬。很快地有幾個女人從帳蓬裏跑出來,以石塊趕退犬。他們友善地問候及接近我們的馬匹,引我們進入帳篷」。   如西藏學家EKV從L所說的蕨獒不僅阻擋陌生人和野獸,也阻擋了好奇的鄰居。使得村民的家庭在沒有可關閉的門下仍能過其私生活。    爲了使守衛犬好咬人,針對警惕性之選擇,西藏人擁有有效的方法,除了很早拴在鏈子上(盡可能在幼犬時期),他們建議喂很多血給狗吃,使其凶惡。   當然犬的外形也扮演一基本角色(心理上的威脅):一只好的守衛犬必須巨大而有力。最令人害怕而且在夜間最好的僞裝是黑色的,但在眼睛上有兩個淡色圓點(第二雙眼),因爲以四眼觀看的比用兩眼多。爲了加強「Do—Khyi」(守衛犬)的深刻印象,穿過頭部套上一個深紅色牦牛毛制成之長流酥的輪形皺領,即所謂的Kekhor。有時候在流酥之間系著黑白眼的圖案,在敵人攻擊之前以神奇方式保護Kekhor的架子。有這樣的狗在入口處,每個人都可安心的就寢。   有關犬作爲守衛者有多重要J.A.Petersen(1895)曾報道:在山區他是不可或缺的,特別是作爲羊群之守衛者和防衛者來打擊狼,以及近代狩獵之用途。   整個村莊有時候不信任男人的護衛,而只信任獒犬的保護,它們執行其崗位,並且將每個接近其主人的侵入者撕裂,不管是兩只腳或四只腳的。    在14年度的「德國狩豬報紙」中匈牙利的伯爵Szechenyi對藏獒之凶野及不可接近有深入的報道。Szechenyi 1880年旅遊東亞,對犬類非常有興趣,我們引用其報道如下:    「在Tzung Tza之前我遇見一只出色的藏犬,我想將它及另外兩只一起帶回歐洲,它叫Dianga,特別凶野。雖然是我親自喂它,我都需要幾個星期時間將它平撫。在一次嘗試喂食中,它咬穿我的手,幸運的是在沒有骨頭的地方。……我必須爲這只愛咬人的動物付每一個損壞費用,它殺死好幾只一歲的豬,它咬斷它們的脖子;也沒有一只母雞有能力逃離它的魔掌。當它見到水牛時便向其撲過去,跳到一只水牛背上,使得水牛群四處逃跑。後來我必須在Ranmo的IrawadI射殺這只出色的狗。』……當我必須射殺它時我流淚了,因爲最後它已經習慣我了。」    Szechenyi在其報道中附了兩只犬的圖片,這兩只犬是在旅途中陪伴他的,一只是上面提到的Dianga,另一只名字是Diamn。Dianga和Diamn表示眼睛上面棕色圓點之濃淡程度。如Szechenyi所寫的,他對這種犬的深沈聲音印象深刻,使他想起鍾聲。   人們如何能保留這種野獸,這種凶惡的守門巨犬在我們的文明社會中?      具有西藏性格色彩的藏獒,在我們這種嚴禁狗咬人之人口稠密的地方是沒有生存權利的,不需要特別強說明之。因此符合我們社會的狀況之適應力才是這種犬類殘存的條件。      相反與西藏人之適應選種繁殖已經在幾個世紀中有驚人的結果。藏獒已不會比其它犬類常咬人了。最後這句話是很恰當的:人們要它成爲什麽,它便成爲什麽。藉著適當的教育和經常與陌生人接觸,使其在家或在外面都能普遍性的守住羊群。   有一項人們很清楚:蕨獒是一種守衛犬而且應維持原狀。當可疑者靠近的時候,它會吠叫,常常它會對無傷害性者懷疑。它不讓欲侵入之陌生人進入,而且盯牢這個陌生人直到它的主人來。藏獒個性獨立而且固執,這也是所有藏犬之特性,人們可以與其生活在一起,但不能控制它,它不會卑屈的順從。它覺得自己是羊群完整的一員,有強烈的需求留在它所屬者的身邊,在家中它常常發展成一特別喜歡奉承者。它不是那種在別墅花園中只爲了在喂食時與其作短暫交往而作人們的守衛之犬。如此飼養的藏獒遲早會成爲問題犬。它要知道它的主人在附近,它看見或者至少聽到的地方。如果它能時時刻刻從安靜的角落證實一切都正常的話,它便安靜的躺著。   藏獒在身體及性格上之發展很慢。人們必須容忍這種不方便的附帶現象,對它的教養必須長久持續不變,直到所希望的犬行爲方式真正的進入其中。有一項人們很難將其戒掉:嬉戲的興趣。一只老而有威嚴的狗先生也常常受到遊戲趣味的侵襲。在這時候,如果手邊沒合適的東西的話,它便會想到那些不屬于它的東西:墊子、紙簍、報紙……它的發現完全富有想象。    藏獒的主人必須知道其個性,而且在生活習慣中融爲一體。如果他不能做到就不適合飼養這種犬。此犬很美,但是美本身不是唯一購買的理由。   遠景展望   如上面已提到的,十年前才從西藏的邊緣地區進口犬類來進行今日之繁殖工作。由于進口地區不同所以犬種的個別性仍能暫時保留,然後漸漸變成一種共同的犬種。達到單一犬種的時間需要幾十年。標准型品質存在于稀少的喜馬拉雅進口犬種,其可達到符合FCI標准之最後尺寸並且合理出現。   雖然如此,但達到完全繁殖之犬種的路程中並不是沒有危險:相當小的繁殖來源之範圍和因而産生血源相近的繁殖無情的揭示可能會出現基因缺陷。某個展示裁判要求繁殖者加速犬巨型生長和服部及爪部之皺榴加速成長。繁殖的可能産生之結果,在另一犬種的繁殖曆史中可得到足夠的證明:一方面臀部關節惡化,另一方面眼及皮膚的問題使得西藏猛犬變醜。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