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熊貓燒香作者將出獄 欲維護網絡安全-業內資訊

來源:互聯網  2009-07-20 15:01:39  評論

「熊貓燒香」主犯首次直面媒體,接受本報獨家專訪,披露鮮爲人知的案件細節

2006年12月至2007年1月,那是一段中國網民遭遇浩劫的日子。「黑客」出身的李俊研制病毒,碰上了擅長「病毒商業運作」的「生意人」王磊和張順,兩者在「暴利」誘惑下的結合,最終引發了「熊貓燒香」席卷網絡的災難。短短的兩個多月時間,該病毒不斷入侵個人電腦、感染門戶網站、擊潰數據系統,上千萬台次的電腦遭到病毒攻擊和破壞,給衆多個人用戶、網吧及企業局域網用戶帶來巨大的損失,被《2006年度中國大陸地區電腦病毒疫情和互聯網安全報告》評爲「毒王」。

從案發到現在,兩年半過去了,猖獗的「熊貓燒香」病毒已經被消滅。該案3名案犯相繼出獄,只有「毒王」李俊仍在服刑改造。近日,本報記者經過輾 轉聯系,先後與李俊、雷磊、張順等3人首次面對面,他們講述了鮮爲人知的作案細節,真實地還原了「熊貓燒香」的誕生和滅亡過程,這也是他們首次直面媒體。

因「熊貓燒香」案獲刑的李俊等人,被司法界稱爲中國第一批因制造電腦病毒獲刑的人。但正如李俊所言,他們不是第一個制造病毒的人,也不是最後一 個制造病毒的人。計算機病毒的泛濫,拷問著中國發展僅10余年的互聯網安全,顯示出國家的相關法律並不完善,在互聯網安全的管理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今年,因獲減刑的李俊即將出獄,他表示,出獄後要改邪歸正,他委托本報提前幫他聯系一份網絡公司的工作,他將投身于維護網絡安全的戰鬥中。

6月29日,暴雨過後,湖北某監獄。雷磊拎著一袋零食,再次敲開了監獄的大門。記者陪同他看望正在服刑的李俊。

「最近怎麽樣?還好吧?」監獄會見室內,雷磊一陣寒暄,李俊嬉笑著臉,顯得很精神。從鄰居到同學,他們相互熟悉,最後因爲「熊貓燒香」病毒案件,兩人成爲「患難」兄弟。

李俊稱,他制作病毒之初,只是爲了炫耀技術。簡單心態的罪惡演變,源于認識擅長「病毒商業運作」的王磊和張順。在「暴利」的誘惑下,他們的結合,最終引發一場中國網絡災難。

初衷爲炫耀編程技術 嘗試制作超級病毒

2005年9月,「黑客」出身的李俊,因沒有正規的計算機專業學曆,在廣州、深圳屢屢碰壁,最終失望而歸。爲提高編程技術,他報名參加武漢某軟件培訓學校,學習「WEB」軟件設計,直到2006年9月。

李俊覺得編程課太枯燥,選擇了提前退學。之後的日子,他每天躲在關山關南小區的出租屋內玩電腦,和網友交流編程心得。一天,他所在的編程愛好者群裏,一個網友突然問李俊,「我的電腦又中毒了,你可不可以做一個差不多的病毒出來?」

網友的試問,引起了李俊的興趣,「自己的電腦也經常中病毒,但我還從來沒有做過病毒。」李俊決定嘗試一下,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編程水平。「我試一下。」李俊給了網友一個不太肯定的答複。

李俊說,其實,他對病毒還是有一定的了解。2003年至2004年間,雷磊以「whboy」的名義做過「QQ尾巴」病毒,他對制作病毒的基本流程是非常清楚的。

「以往的病毒,是通過人爲傳播的,我制作的病毒必須是自動傳播。」李俊在設計病毒之初,就想讓別人不僅知道電腦中毒,還要知道中了什麽毒。李俊 說,他制作病毒的目的就是想炫耀自己的技術,看自己的編程到底達到什麽水平。在網上,他選中一個可愛的「熊貓燒香拜佛」圖標作爲病毒標志。

雷磊說,這一段時間內,李俊不斷向他請教,在編程上如何實現某種功能,他一一作了回答。但是,雷磊壓根就不知道,李俊正在制作的是一個超級病毒。

試毒病毒完成後反複試驗殺傷力

大約兩個月後,也就是2006年11月,李俊基本完成了「熊貓燒香」病毒。在編寫病毒的日子裏,除了吃飯、睡覺,其余時間他就坐在電腦前查資料,編寫代碼。

雷磊說,李俊大部分是模仿「尼姆達」病毒編寫 「熊貓燒香」。李俊說,「熊貓燒香」是經過多種途徑交叉感染的超級病毒,它可通過U盤、局域網感染,也可通過點擊網頁感染,總之,現今病毒感染的所有方式,「熊貓燒香」都具備了。

爲驗證自己的病毒是否真正具有殺傷力,他將這個編好的病毒,放在自己的電腦裏進行了試驗。李俊稱,盡管自己的電腦中毒,刪除了部分系統文件,但 他還是覺得效果只是一般。「熊貓燒香讓千萬台次電腦中毒,你覺得效果只是一般?」對于記者的疑問,李俊只是淡淡一笑,「熊貓燒香病毒的危害本來就很一般, 只不過它的感染方式有些厲害。」

李俊當了多年的「黑客」,攻擊過無數網站,但制作病毒,還是頭一回。試驗成功後,他很興奮,在編程愛好者群裏「大吼」:「我做好了一個病毒,誰想要的話,可以給你看。」在李俊看來,他有了一個讓他值得炫耀的本錢。

隨後,李俊將這個病毒送給幾個網友分享,並和他們展開探討。

轉變月入40萬 病毒帶來的暴利讓人瘋狂

李俊制作病毒目的的轉變,從認識王磊開始。

對于和李俊的關系,王磊始終不願再提,他稱自己只想過一段平淡的生活。李俊說,他最開始還不知道病毒可以賣錢。

2006年12月底,一名網友向李俊介紹,「王磊需要獲得流量挂木馬。」隨後,王磊通過QQ加李俊爲好友,並問道:「你是不是有一個病毒?我幫你賣錢。」李俊說,他頭一次聽說病毒還可以賣錢。「賣就賣吧,無所謂。」李俊覺得好玩,他沒有意識到自己開始滑向犯罪的深淵。

張順和王磊沒有什麽電腦技術水平,但卻都是很有「生意頭腦」的人。張順說,他不懂電腦技術,但懂得如何利用黑客和病毒賺錢。每天,張順不斷在網上尋找黑客和病毒,然後將自己買來的木馬程序,挂在病毒上盜號搞錢。

在認識李俊之前,張順一直和王磊合作,找他要流量挂盜號木馬。2006年年底,王磊告訴張順,他和一個人合作搞了個病毒,有很多流量,並借此要求提高獲利提成。張順將盜號木馬給王磊後,每日可收到10多萬個遊戲信封,日賺數萬元。

從12月底到1月20日之間,李俊的銀行賬戶裏每天日進鬥金。李俊說,「每天賬戶都會打進3000到5000元,最高時有1萬多元進賬。」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裏,李俊賬戶裏的資金曾高達40多萬元。

王磊幫忙銷售病毒的時候,李俊感覺到王磊從中賺走了很多錢。于是,他通過QQ聊天記錄發現,王磊可能是在和群裏的網友張順聯系。李俊的猜測得到證實。李俊決定撇開王磊,直接與張順合作,那樣賺的錢會多一些。

雷磊說,錢來得太容易,那段日子他和李俊過得很奢侈,「吃最好的東西,住最好的賓館」。 平時,李俊喜歡白天睡覺,晚上上網,一般不出去玩,但他見起網友來,出手非常大方,經常飛機來飛機去,最多一天消費上萬元。

災難病毒一個月擊潰千萬台次電腦

2006年12月底開始,「熊貓燒香」病毒以閃電的速度,在全國網絡間傳播。李俊說,「每天,熊貓燒香病毒可獲取30萬到50萬的電腦流量,也 就是說,全國每天有30萬到50萬的電腦系統被擊潰,若按一個月算的話,全國至少1000萬台次電腦遭到了熊貓燒香病毒的攻擊和破壞。」

盡管這樣,李俊並沒有覺得事情很大。李俊說,全國的媒體瘋狂報道「熊貓燒香」時,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從他心頭湧起,「看到很多公司手忙腳亂的時候,我覺得特別好玩,感覺很好笑」。

媒體的報道,滿足了李俊的虛榮心。到了後來,李俊的「野心」膨脹,他要與國內主要殺毒軟件公司進行較量,讓殺毒軟件公司發布「熊貓燒香」病毒公告,那樣我才覺得好玩。」據了解,就在熊貓燒香病毒肆虐時,李俊曾不斷更新病毒,在網上與瑞星公司進行較量,直至被捕。

2007年1月,媒體報道病毒的始作俑者可能就是「whboy」。雷磊這才發現李俊制作了「熊貓燒香」病毒。媒體的集中關注,讓李俊有些緊張, 他找到雷磊稱「出了點事」,隨後將事情經過告訴了雷磊。雷磊看了病毒說,「電腦一中毒,程序就變熊貓,傻冒都知道。」雷磊提出要隱藏「熊貓燒香」圖標。就 在實現這一目標的過程中,2007年2月3日,他們被公安機關抓獲。

悔過曾想將殺毒軟件作新年禮物送網友

病毒的蔓延和肆虐,全國各大門戶網站相繼重點報道「熊貓燒香」案,李俊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當時,我並不知道警方在通緝我,只是覺得事情 鬧大了。」2007年2月1日,李俊在網上跟王磊說:「不搞了,事情嚴重了。」與此同時,張順也收到了李俊的警告:「公安機關和網監可能盯上了我們,小心 點。」

李俊越發擔心,他不停地問雷磊該怎麽辦,雷磊建議,立即關閉所有的病毒網站,寫好殺毒軟件和道歉信。

2007年2月2日,在武昌大東門一家賓館,李俊和雷磊只用了一天,就編寫好了殺毒軟件和道歉信。李俊說,他准備在除夕之夜,將「熊貓燒香」專 殺工具及道歉信挂在網上,送給全國網友一個新年禮物。然而,這個禮物尚未送出去,次日他就被仙桃警方抓獲。李俊說,他編寫的這個殺毒工具,可殺所有的「熊 貓燒香」及其變種病毒。

李俊說,「熊貓燒香」病毒給網友造成巨大的損失,雖然無法賠償損失,但起碼可以道歉。他原以爲,他的道歉能得到社會的諒解。但是法律是威嚴的,他最終被判刑4年。

名詞解釋

「熊貓燒香」病毒

是一種蠕蟲病毒的變種,而且是經過多次變種而來的。尼姆亞變種W(Worm.Nimaya.w),由于中毒電腦的可執行文件會出現「熊貓燒香」圖案,所以也被稱爲「熊貓燒香」病毒。

用戶電腦中毒後可能會出現藍屏、頻繁重啓以及系統硬盤中數據文件被破壞等現象。同時,該病毒的某些變種可通過局域網進行傳播,進而感染局域網內 所有計算機系統,最終導致企業局域網癱瘓,無法正常使用,它能感染系統中exe、com、pif、src、html、asp等文件,它還能中止大量的反病 毒軟件進程並且會刪除擴展名爲gho的文件。被感染的用戶系統中所有.exe可執行文件全部被改成熊貓舉著三根香的模樣。

出獄後期望就業于大型網絡公司

6月30日上午9時許,暴雨過後。湖北某監獄大門前的水泥路,積水已淹沒至膝蓋。「嘎吱」一聲,沈重的鐵門緩緩打開。

在獄警的帶領下,記者穿過兩重鐵門進入監獄辦公樓。李俊很忙,他正在維修監獄的一台電腦。一名獄警開玩笑說,李俊是監獄裏的電腦「醫生」,只要電腦出現了問題,他一擺弄就好了,「我們恨不得他50年都不出去」。

他穿著花短褲、短袖T恤、拖鞋,很腼腆。從水泥廠工人到全國關注的「毒王」,再到囚犯,李俊的人生猶如坐過山車一樣。「當媒體大量報道『熊貓燒香』病毒時,我都沒有想到我會進監獄,當時只是覺得把事情搞大了。」

2007年2月3日,他被抓了。那年,他才25歲,從未想過自己的人生軌迹會與監獄有過交集。「剛開始的時間,我常常躲在被子裏哭,日夜地在想自己的經曆,想自己的未來……想的東西很多,人都快瘋掉了。」

兩年來,獄警的特別關照,對于監獄裏的生活,李俊說,雖有些艱苦,但已適應。鑒于李俊各方面的表現,司法部門已經爲其減刑一年多。李俊掐著指頭算,「還有5個月就可以出獄了。」李俊望了望窗外的天空。他渴望自由。

把讀高中的機會讓給弟弟

李俊的父母是陽邏娲石水泥廠的退休職工,家中有兩個兒子,李俊是老大。因生活拮據,父親仍在外地打工,母親在陽邏街頭做清潔工。

在母親的眼裏,李俊是一個老實的孩子,從不和別人打架。但李俊卻很聰明,很小的時候,喜歡拆些舊收音機和舊手表之類的東西,拆完了再裝好。

原本,李俊的中考成績不錯,考上了高中,但是因爲家裏窮,只能供一個孩子上學。父母只能做李俊的工作,讓他給弟弟讓出讀高中的機會。李俊和父母達成了協議,給他買一台電腦,他放棄讀高中,轉讀娲石水泥廠的中專。

水泥廠的一名負責人介紹,李俊的話不多,從不偷懶,是一個老實的工人。在母親看來,兒子坐牢,歸因于沒有上大學,「我很後悔,當初沒讓李俊上大學,不懂法最終讓他出了事。」

黑客生涯源于中美黑客大戰

1997年,從新洲陽邏鎮娲石水泥廠街出現第一家網吧開始,李俊就是那裏的常客。「剛開始的時候,我主要是玩遊戲,一呆就是一天。」

對于網絡的深入,始于1998年。那一年,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炸,引發了中美黑客大戰。李俊在鄰居兼同學雷磊的帶領下,第一次接觸了「黑客」。

李俊說,1998年,雷磊早已是黑客論壇「小刀會」的會員。他經常在論壇裏玩。有一次,他在網吧裏看到雷磊在黑客論壇裏聽課,覺得很好奇。在雷磊的指導下,他第一次接觸到了神奇的「黑客世界」。

經雷磊介紹,李俊也加入「小刀會」。他說,接觸黑客軟件後,他對電腦遊戲不再感興趣,而是成天在「小刀會」上課,逛黑客論壇,學習、研究一些黑客技術。

「攻擊別人的網站,我沒有搞過破壞,只是覺得這樣做很有成就感,很刺激。」李俊的善意提醒,也讓他結交了很多「網管」。他說,「長江數據」的一個網管,經常向他請教問題。「有時候,有網管會請我過去做安全維護,這樣我還可以賺些生活費。」

出獄後想就業于大網絡公司

「犯得了罪,就要坐得了牢。」李俊很淡定。他說,自己造成這麽大的損失,獲刑是應當的處罰。

原以爲,自己在網上的所有行爲,不會有事,但最終還是觸犯了法律。他提醒所有的網友,虛擬的世界終歸回歸現實,在網絡上幹了不該幹的事情,一樣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李俊說,今年,因盜竊搜狐遊戲幣的付強被法院判處10年有期徒刑。付強曾是李俊的好朋友,2007年,還曾去仙桃看守所看望過他,但沒有想到付強也進了監獄。

對于將來,李俊很彷徨,「我現在想的,不一定能在未來實現。」李俊說,還有5個月,他就可以出獄了,還是希望再到深圳去闖一闖,進大網絡公司做網絡安全維護。不過,李俊說,能留在武漢最好,對于薪水,他沒有太高的期望,只要能發揮他的長處就行。

李俊特別地自我介紹一番,「我對windows的技術病毒很了解,擅長于對病毒攻擊的防護和反追蹤。」

對于母親,他很愧疚。「我希望找到工作後,好好報答我的父母。」

人物檔案

李俊 今年27歲,新洲陽邏人,水泥廠中專學校畢業。先後在陽邏娲石水泥廠、洪山廣埠屯電腦城、網吧打工。2006年10月,制作「熊貓燒香」病毒,獲刑4年。目前,正在監獄服刑。李俊及該案中的另外3名獲刑者,成爲中國第一批因制造病毒獲刑的人。

剛進監獄時,我常常躲在被子裏哭,日夜想自己的經曆,想自己的未來……想的東西很多,人都快瘋掉了。

虛擬的世界終歸回歸現實,在網絡上幹了不該幹的事情,一樣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李俊

我很後悔,當初沒讓李俊上大學,不懂法最終讓他出了事。

——李俊的母親

雷磊:「毒王」師父致力網絡安全維護

至今,雷磊仍舊搞不懂一件事,「我爲什麽會坐牢」。雷磊說,病毒不是他制造的,他沒有因此獲利,但他卻因「熊貓燒香」受到了處罰。

與李俊同年的雷磊更擅長于編程,更是「毒王」李俊的師父,因爲雷磊一手教會了李俊如何編程,及如何成爲「黑客」。

2008年2月,雷磊刑滿出獄。雷磊說,一年多來,他除了給父親的建材廠幫忙外,還在忙自己的網絡工作室,給人做網絡安全維護,並致力于安全軟件的研制。

找雷磊拜師的人很多

新洲陽邏一家建材廠是雷磊父親的公司。雷磊出獄後一直供職于此。6月23日,雷磊及其父母均不在,只有他的小叔雷建華在辦公室。

問明采訪意圖,雷建華幫忙聯系侄兒雷磊。可是,電話那頭是一片忙音。雷建華說,雷磊除了給他父親打工,還在忙自己的「網絡工作室」,極少回家。

「雷磊回家的時間裏,找他的人特別多,爲回避這些人,他時常更換手機號碼。」雷建華說,若想找到雷磊,只有他的父母知道其行蹤。

記者通過雷磊的父母聯系上了他,並約定6月27日在武漢見面。如約,在武昌一家酒店,記者見到了雷磊。他很帥氣,白皙的皮膚,棱角分明的臉,戴著黑色的墨鏡,梳著莫西幹發型,樣子很酷,如同「黑客帝國」裏的明星造型。

雷磊說,他常在外地,很少回家。一些人通過親戚和朋友想找他拜師,學做「黑客」。他不喜歡做父親的建材生意,盡管生意較大,但他還是喜歡做自己的網絡。

真正的「WHBOY」

1997年,15歲的雷磊已擁有了自己的電腦。雷磊的「黑客」生涯,始于1998年的那一場中美「黑客」大戰。因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炸,中國 無數網友加入了攻擊美國網站的行列。于是,雷磊加入了網上的一個「黑客」群「小刀會」,取名「WHBOY」,在「黑客」論壇裏聽課、學習,接受上面的「任 務」,按教程入侵別人的網站。雷磊說,後來,李俊在「熊貓燒香」病毒中使用的「WHBOY」,也就是他的網名。

在陽邏鎮的網吧裏,雷磊認識了長期在網吧「包夜」的李俊。在雷磊的指導下,李俊開始真正接觸了「黑客」。雷磊常和李俊一起聽課、討論。

這一年9月,雷磊到武昌首義路一所財稅中專上學,學習計算機專業。但他聽了一節課後便一直躲在網吧裏玩,研究「黑客」技術。

2000年的一天,雷磊正在聊QQ,突然發現自己的鼠標失控,不能移動。隨後,他的電腦彈出一個對話框:「你已經被入侵了,電腦將強行關機。」 雷磊說,當時,他並不懂「入侵」是什麽概念。于是,雷磊查閱相關資料發現,原來有「黑客」通過遠程控制「黑客」軟件(軟件名叫冰河),將他人的電腦控制。 這一奇怪技術,引起了雷磊的濃厚興趣。「我覺得蠻酷。」雷磊定下目標,自己要成爲一名「黑客」。

攻破網吧管理系統

初學「黑客」技術,雷磊沒有任何人指導,只得靠網上搜集資料,和買書自學。3個月後,雷磊基本學會了「冰河」,並嘗試入侵別人的電腦。

2000年6月,在武昌首義路一家網吧,雷磊不到一個小時,就成功入侵網吧的收銀系統,他輕輕地點擊了「關閉」功能。「電腦怎麽自動關了!」網 吧充滿了網友的咆哮、怒罵。雷磊偷偷一看,網吧內60多台電腦全部自動關閉,只剩下他的這台電腦還開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撲來,雷磊覺得自己酷斃了。

網吧老板發現了異常,當場揪住了雷磊。「你是不是隔壁網吧派來搞破壞的?」老板憤怒報警。雷磊慌忙解釋稱自己是學生。在網上看到了一些關于收銀機安全漏洞,很好奇,想實踐一下而已。

在同學的幫助下,雷磊花了一天的時間,恢複了網吧的系統。但是雷磊身無分文,無法賠償,不得不「賣身」在網吧當起了網管。「這樣也好,在網吧上網學東西也不要錢了。」

2001年,在網吧的日子,雷磊玩遍了所有的「黑客」軟件後,開始思考「『黑客』軟件是怎麽來的」,一直想編寫屬于自己的「黑客」軟件。由于自學過很多電腦編程課本,懂得簡單的編寫程序。2003年,雷磊等人制作的病毒「QQ尾巴」,曾讓QQ網友惱怒不休。

卷入「熊貓燒香」案

「李俊的編程就是我帶入門的。」 雷磊說,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在計算機技術上是李俊的師父。「李俊在水泥廠上班的那段時間,我們經常在一起交流『黑客』信息和技術,我把自己的編程技術都教給了他,他也告訴我這樣那樣的安全漏洞,和『黑客』工具。」

2006年10月左右,雷磊的QQ閃動,李俊問他:「想實現某種功能,該如何編寫?」至于李俊問的具體問題,雷磊已經記不清。

雷磊在網上時常回答李俊的有關編程問題,但李俊從來沒有向雷磊提過「熊貓燒香」病毒,直到該病毒在網間爆發。

雷磊說,2007年1月,「熊貓燒香」病毒遭媒體曝光,李俊才說自己寫了一個病毒,網上報道蠻多。同時,雷磊在網上發現,報紙和網站都在通緝「WHBOY」。2月3日,雷磊也因「熊貓燒香」病毒被抓。

張順:「黑客」富豪在籌備網遊公司

在「熊貓燒香」案中,沒有出色的電腦技術的王磊和張順扮演的是銷售病毒和在病毒上挂木馬牟利的角色,換句話說,他們倆就是地下「黑客」産業鏈中的銷售終端,純粹靠「病毒」牟利的「生意人」。正是有著這些「生意人」的催化,「熊貓燒香」才得以如此猖獗和肆虐。

今年2月,提前出獄的王磊,一直很低調,他不願提及過去的事情,更不願接受媒體的采訪。

7月16日,記者前往浙江麗水市,回訪了張順。在談笑風生的氛圍裏,張順講訴了他與病毒的「財富」故事。他說,自己並不懂計算機技術,但卻是一個懂得靠「病毒」賺錢的人。在年僅19歲時,他就靠非法經營「傳奇私服」賺取了500萬元,成爲江南最大的「私服」玩家。

小學文化的「街頭混混」

張順,出生于1985年,浙江麗水雲和縣人。父親是駕校教練,母親是菜市場的小販。在父母的眼裏,張順從小就是一個調皮的孩子,很聰明但不愛讀書。

1998年,初中讀了不到2個月,厭學的張順選擇了辍學。「不讀書就學門生存的手藝」,13歲的張順被父親送到了當地一名鞋匠師傅家學做皮鞋。 一年半後,出師的張順對鞋匠行業並不感興趣。2000年後,張順又跑到上海一家酒店學做廚師,後因與同事發生糾紛,便跑到甯波去學洗頭。

從鞋匠、廚師到洗發仔,沒有一項工作讓他提起興趣。2001年後,張順幹脆回到老家雲和,在街上當起了「小混混」。

當「混混」的日子,張順無所事事,整天泡在網吧裏玩遊戲。2001年,張順就一直沈迷在「傳奇」遊戲中。

玩「傳奇」發現賺錢門道

2001年下半年,張順花了100多元,向傳奇「私服」管理員買了一個遊戲裝備。兩人在聊天中,張順第一次了解到「私服」這個東西,還可以賺錢。張順說,「傳奇私服」就是建立私人服務器,裝盜版「傳奇」遊戲,這個遊戲可由「私服」管理員進行控制。

于是,張順花了2000元錢,購買了一個「私服」,在網吧租了一台電腦,自己做起了「私服」管理員。

真正讓他認識到「私服」可賺大錢的是在2002年。張順說,在他的「私服」裏,一個上海人一次性花了2萬元向他買裝備。「這是我賺到得第一桶金。」有了資金,張順決心招兵買馬,成立工作室做大這個「産業」。

成爲縣城最年輕「富翁」

2002年,張順又花4000元買了2台服務器,並花1600元在相關遊戲網站上做宣傳。張順的「私服」越做越大,「在我的3個『私服』裏玩的人很多,高峰期有2000人左右。」

玩家給張順帶來巨大財富。買賣裝備讓張順每個月有3萬到4萬元進賬。截至2004年,張順陸續開辦了40個「私服」,2005年成爲江南最大的「私服」玩家。

張順記得,「事業巅峰期」,每個月有10多萬元進賬,最多時18萬元,其中有一天賺了3萬元。張順的非法「壯大」,引起了《傳奇》官方盛大網絡 的注意。2005年6月,因涉嫌侵權,盛大網絡向當地政府部門舉報,張順的工作室被文化部門查封。「這一次我直接損失100多萬元。查封是在意料之中,人 沒有被抓已該慶幸。」但是,張順先後賺了足足500萬元。這一年,他才19歲,已是雲和縣最年輕的「百萬富翁」。

東山再起,買「病毒」盜號

「傳奇私服」工作室被查後,張順「雲遊」上海、甯波、杭州。2006年初,張順再次投入10萬元,購買了20台電腦,招用20多人,成立了一個「工作室」。這個工作室就是專門靠病毒盜號賺錢。

張順的這一點子源于他經營傳奇工作室的發現,當時有客戶被木馬盜號。于是,張順試著花了200元錢購買病毒,挂在自己的「私服」網站上,能輕松偷到玩家的遊戲賬號和裝備。「上網的人只要一中毒,其遊戲賬號就會被盜取。」

張順慢慢發現,利用病毒盜號是個賺錢十分輕松的活,比經營「傳奇私服」來錢快多了,並開始研究這些東西。

「盜號」工作室成立後,張順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網買病毒,然後將木馬挂在病毒上盜號。「一般電腦病毒的市場價是2000元到3000元,但每天盜取的遊戲賬號和裝備可賣5000元到1萬元,利潤極端豐厚。」

「熊貓燒香」讓張順翻船

2006年8月,四處尋找病毒的張順,無意中進入一個QQ群。這個群名叫「才子」,王磊是群主。張順說,這個群裏的人都是買賣病毒和裝備的人。

「有什麽東西,可一起搞搞?」張順找王磊要病毒。這是張順第一次接觸王磊。「他是人緣蠻好的人,認識的人特別多。」張順說,王磊是一個「黑客」,也是一個靠介紹「黑客」賺錢的人。若有人要攻擊某網站,王磊就會給其介紹「黑客」,並收取介紹費。

兩人經過協商,由張順出木馬程序,王磊幫忙在病毒網站上挂木馬,雙方獲利後,王磊收取手續費。

2006年12月,王磊在QQ上告訴張順,「我和人合作搞了個病毒,手上有很多流量。」張順許諾提高提成,從王磊那得到了木馬程序。令張順驚訝的是,半個月內,這個程序每天可賺10多萬元。

「這個比玩『私服』還賺錢。」2007年1月初,李俊在群裏找到張順,「這個病毒是我的,你是不是和王磊在做?」兩人覺得王磊從中提成,純屬多此一舉,決定撇開王磊直接合作。

張順和李俊合作了10多天後,已是2007年2月2日。年關將近,張順決定停掉所有的生意,打算過年來再做。可是,沒有幾天,李俊在網上告訴張順:「我們可能被公安和網監盯上了,你得小心點。」張順心想,生意都停掉了,怕什麽啊。

2007年2月6日,張順在自己的出租屋內被抓。他說,當仙桃民警出現在他面前,問認不認識李俊時,「我想事情真的嚴重了。」

和李俊約定做正當事

從監獄出來,張順今年基本沒有做事,他和朋友一起籌備網絡遊戲開發公司。「我這次是真的改邪歸正了。」

在監獄裏,張順和李俊的關系最好,「李俊的話不多,總是像大哥一樣照顧我。」在張順出獄前,李俊和他談心,兩人約定,不再做違法的事情,找個正當的事情一起搞。

張順近日得知李俊減刑了,還有一段時間就可以出獄,「我一定會到監獄外接他。」在張順看來,李俊是頂尖人才,他現在創辦的網絡遊戲開發公司,是在爲李俊打基礎,「等他出來了,我們一起闖天下。」

7月16日下午,張順把記者領到他的「公司」去參觀。公司仍在籌備,只是空空的四壁。張順希望,他和李俊的事業從這裏開始。

對于未來,張順充滿信心:「我始終堅信網絡營利,是任何其他産業都無法做到的,網絡這東西就是一本萬利的。」

網絡立法滯後 致網民法制觀念淡薄

民警

仙桃市公安局網監民警劉傑,曾參與了「熊貓燒香」案的偵辦和抓捕。他認爲,我國的網絡立法滯後,且法律宣傳的力度不夠,才致使部分人膽大妄爲。

「虛擬社會是與現實社會挂鈎的,只是把生活空間拓寬了。」劉傑認爲,我國應完善網絡立法,並加大網絡法制宣傳,從青少年開始正確引導,並從最基層的社區開始宣傳和教育。

劉傑建議,我國在網絡立法方面應學習韓國,實行上網實名制,嚴格規範青少年的上網行爲。「我國的網絡立法太滯後了,都是現實推著立法走」。

專家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喬新生認爲,我國的網絡立法,重技術而輕管理,重硬件而輕軟件。在刑事上,對網絡攻擊他人的行爲,規定不夠全面、具體。在民事上,沒有很明確地對互聯網進行規範。

喬新生建議,我國應盡快制定《網絡基本法》,至少規定4個方面的內容。第一,網絡有關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如未成年人。第二,強化網絡的運營和服務。第三,規範政府的網絡監管責任。第四,借鑒其他國家的先進做法。

律師

2007年,湖北今天律師事務所律師王萬雄、付軍等4名律師,曾聯名上書司法部門,要求對網絡犯罪界定清楚。

王萬雄認爲,司法部門應盡快對刑法中關于網絡犯罪的規定進行司法解釋。「法律本身需要明確,需要統一,否則就會因網絡立法滯後,致使網民的法制觀念淡薄。」

本報記者 張勇軍 實習生 柯雲峰 周菡 黃敏 文\圖

網監民警揭露「黑客産業鏈條」

病毒入侵、獲取流量、挂馬、出信、拆信、洗裝備……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地下黑客産業鏈條」。

據網監民警介紹,李俊將「熊貓燒香」病毒,以每個病毒500元至1000元的價格出售近20套。但這並不是李俊獲利的主要手段,他的更大獲利來源于賣「流量」。

據介紹,計算機被「熊貓燒香」病毒感染後,等于失去了一切信息保護能力,病毒傳播者就會獲取電腦的控制權,也就是獲取電腦「流量」。

專業人士介紹,「熊貓燒香産業鏈條」的操作模式大致是:李俊要根據「市場需要」改寫自己的病毒程序代碼,從而控制中毒電腦自動訪問病毒購買者所 設定的網站,「挂馬人」在病毒上挂上木馬程序入侵中毒電腦,木馬程序從中毒電腦中「盜竊」QQ幣、遊戲裝備等虛擬物品,通過電子郵件以「信」的形式發送到 張順指定的地址,「收信人」張順再把這些有價值的電子郵件「拆信」,獲取遊戲裝備和QQ幣,然後再將其出售給普通網民,所獲利由張順和李俊進行分成。

據仙桃警方辦案人員介紹,張順的「工作室」,已經形成了病毒産業,由專人負責「拆信」,專人負責兌換QQ幣,猶如一條流水線。李俊說,和張順合作的日子,他的賬戶裏每天會打進少則5000元,多則1萬元的資金。賬戶資金最多時達到了40萬元。

雷磊:今年27歲,新洲陽邏人,中專畢業。愛好和擅長電腦編程。爲「熊貓燒香」病毒提供修改建議,于2007年1月對病毒源代碼進行修改。獲刑1年。2008年2月出獄。

張順 :25歲,浙江麗水人。曾當過廚師、鞋匠、服務員。購買李俊網站流量後,利用木馬盜取「遊戲信封」,並進行「拆封」,轉賣獲利。2008年12月,張順因改造表現良好減刑2個月,提前釋放。

「熊貓燒香」主犯首次直面媒體,接受本報獨家專訪,披露鮮爲人知的案件細節 2006年12月至2007年1月,那是一段中國網民遭遇浩劫的日子。  「黑客」出身的李俊研制病毒,碰上了擅長「病毒商業運作」的「生意人」王磊和張順,兩者在「暴利」誘惑下的結合,最終引發了「熊貓燒香」席卷網絡的災難。短短的兩個多月時間,該病毒不斷入侵個人電腦、感染門戶網站、擊潰數據系統,上千萬台次的電腦遭到病毒攻擊和破壞,給衆多個人用戶、網吧及企業局域網用戶帶來巨大的損失,被《2006年度中國大陸地區電腦病毒疫情和互聯網安全報告》評爲「毒王」。   從案發到現在,兩年半過去了,猖獗的「熊貓燒香」病毒已經被消滅。該案3名案犯相繼出獄,只有「毒王」李俊仍在服刑改造。近日,本報記者經過輾 轉聯系,先後與李俊、雷磊、張順等3人首次面對面,他們講述了鮮爲人知的作案細節,真實地還原了「熊貓燒香」的誕生和滅亡過程,這也是他們首次直面媒體。   因「熊貓燒香」案獲刑的李俊等人,被司法界稱爲中國第一批因制造電腦病毒獲刑的人。但正如李俊所言,他們不是第一個制造病毒的人,也不是最後一 個制造病毒的人。計算機病毒的泛濫,拷問著中國發展僅10余年的互聯網安全,顯示出國家的相關法律並不完善,在互聯網安全的管理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今年,因獲減刑的李俊即將出獄,他表示,出獄後要改邪歸正,他委托本報提前幫他聯系一份網絡公司的工作,他將投身于維護網絡安全的戰鬥中。   6月29日,暴雨過後,湖北某監獄。雷磊拎著一袋零食,再次敲開了監獄的大門。記者陪同他看望正在服刑的李俊。   「最近怎麽樣?還好吧?」監獄會見室內,雷磊一陣寒暄,李俊嬉笑著臉,顯得很精神。從鄰居到同學,他們相互熟悉,最後因爲「熊貓燒香」病毒案件,兩人成爲「患難」兄弟。   李俊稱,他制作病毒之初,只是爲了炫耀技術。簡單心態的罪惡演變,源于認識擅長「病毒商業運作」的王磊和張順。在「暴利」的誘惑下,他們的結合,最終引發一場中國網絡災難。   初衷爲炫耀編程技術 嘗試制作超級病毒   2005年9月,「黑客」出身的李俊,因沒有正規的計算機專業學曆,在廣州、深圳屢屢碰壁,最終失望而歸。爲提高編程技術,他報名參加武漢某軟件培訓學校,學習「WEB」軟件設計,直到2006年9月。   李俊覺得編程課太枯燥,選擇了提前退學。之後的日子,他每天躲在關山關南小區的出租屋內玩電腦,和網友交流編程心得。一天,他所在的編程愛好者群裏,一個網友突然問李俊,「我的電腦又中毒了,你可不可以做一個差不多的病毒出來?」   網友的試問,引起了李俊的興趣,「自己的電腦也經常中病毒,但我還從來沒有做過病毒。」李俊決定嘗試一下,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編程水平。「我試一下。」李俊給了網友一個不太肯定的答複。   李俊說,其實,他對病毒還是有一定的了解。2003年至2004年間,雷磊以「whboy」的名義做過「QQ尾巴」病毒,他對制作病毒的基本流程是非常清楚的。   「以往的病毒,是通過人爲傳播的,我制作的病毒必須是自動傳播。」李俊在設計病毒之初,就想讓別人不僅知道電腦中毒,還要知道中了什麽毒。李俊 說,他制作病毒的目的就是想炫耀自己的技術,看自己的編程到底達到什麽水平。在網上,他選中一個可愛的「熊貓燒香拜佛」圖標作爲病毒標志。   雷磊說,這一段時間內,李俊不斷向他請教,在編程上如何實現某種功能,他一一作了回答。但是,雷磊壓根就不知道,李俊正在制作的是一個超級病毒。   試毒病毒完成後反複試驗殺傷力   大約兩個月後,也就是2006年11月,李俊基本完成了「熊貓燒香」病毒。在編寫病毒的日子裏,除了吃飯、睡覺,其余時間他就坐在電腦前查資料,編寫代碼。   雷磊說,李俊大部分是模仿「尼姆達」病毒編寫 「熊貓燒香」。李俊說,「熊貓燒香」是經過多種途徑交叉感染的超級病毒,它可通過U盤、局域網感染,也可通過點擊網頁感染,總之,現今病毒感染的所有方式,「熊貓燒香」都具備了。   爲驗證自己的病毒是否真正具有殺傷力,他將這個編好的病毒,放在自己的電腦裏進行了試驗。李俊稱,盡管自己的電腦中毒,刪除了部分系統文件,但 他還是覺得效果只是一般。「熊貓燒香讓千萬台次電腦中毒,你覺得效果只是一般?」對于記者的疑問,李俊只是淡淡一笑,「熊貓燒香病毒的危害本來就很一般, 只不過它的感染方式有些厲害。」   李俊當了多年的「黑客」,攻擊過無數網站,但制作病毒,還是頭一回。試驗成功後,他很興奮,在編程愛好者群裏「大吼」:「我做好了一個病毒,誰想要的話,可以給你看。」在李俊看來,他有了一個讓他值得炫耀的本錢。   隨後,李俊將這個病毒送給幾個網友分享,並和他們展開探討。   轉變月入40萬 病毒帶來的暴利讓人瘋狂   李俊制作病毒目的的轉變,從認識王磊開始。   對于和李俊的關系,王磊始終不願再提,他稱自己只想過一段平淡的生活。李俊說,他最開始還不知道病毒可以賣錢。   2006年12月底,一名網友向李俊介紹,「王磊需要獲得流量挂木馬。」隨後,王磊通過QQ加李俊爲好友,並問道:「你是不是有一個病毒?我幫你賣錢。」李俊說,他頭一次聽說病毒還可以賣錢。「賣就賣吧,無所謂。」李俊覺得好玩,他沒有意識到自己開始滑向犯罪的深淵。   張順和王磊沒有什麽電腦技術水平,但卻都是很有「生意頭腦」的人。張順說,他不懂電腦技術,但懂得如何利用黑客和病毒賺錢。每天,張順不斷在網上尋找黑客和病毒,然後將自己買來的木馬程序,挂在病毒上盜號搞錢。   在認識李俊之前,張順一直和王磊合作,找他要流量挂盜號木馬。2006年年底,王磊告訴張順,他和一個人合作搞了個病毒,有很多流量,並借此要求提高獲利提成。張順將盜號木馬給王磊後,每日可收到10多萬個遊戲信封,日賺數萬元。   從12月底到1月20日之間,李俊的銀行賬戶裏每天日進鬥金。李俊說,「每天賬戶都會打進3000到5000元,最高時有1萬多元進賬。」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裏,李俊賬戶裏的資金曾高達40多萬元。   王磊幫忙銷售病毒的時候,李俊感覺到王磊從中賺走了很多錢。于是,他通過QQ聊天記錄發現,王磊可能是在和群裏的網友張順聯系。李俊的猜測得到證實。李俊決定撇開王磊,直接與張順合作,那樣賺的錢會多一些。   雷磊說,錢來得太容易,那段日子他和李俊過得很奢侈,「吃最好的東西,住最好的賓館」。 平時,李俊喜歡白天睡覺,晚上上網,一般不出去玩,但他見起網友來,出手非常大方,經常飛機來飛機去,最多一天消費上萬元。   災難病毒一個月擊潰千萬台次電腦   2006年12月底開始,「熊貓燒香」病毒以閃電的速度,在全國網絡間傳播。李俊說,「每天,熊貓燒香病毒可獲取30萬到50萬的電腦流量,也 就是說,全國每天有30萬到50萬的電腦系統被擊潰,若按一個月算的話,全國至少1000萬台次電腦遭到了熊貓燒香病毒的攻擊和破壞。」   盡管這樣,李俊並沒有覺得事情很大。李俊說,全國的媒體瘋狂報道「熊貓燒香」時,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從他心頭湧起,「看到很多公司手忙腳亂的時候,我覺得特別好玩,感覺很好笑」。   媒體的報道,滿足了李俊的虛榮心。到了後來,李俊的「野心」膨脹,他要與國內主要殺毒軟件公司進行較量,讓殺毒軟件公司發布「熊貓燒香」病毒公告,那樣我才覺得好玩。」據了解,就在熊貓燒香病毒肆虐時,李俊曾不斷更新病毒,在網上與瑞星公司進行較量,直至被捕。   2007年1月,媒體報道病毒的始作俑者可能就是「whboy」。雷磊這才發現李俊制作了「熊貓燒香」病毒。媒體的集中關注,讓李俊有些緊張, 他找到雷磊稱「出了點事」,隨後將事情經過告訴了雷磊。雷磊看了病毒說,「電腦一中毒,程序就變熊貓,傻冒都知道。」雷磊提出要隱藏「熊貓燒香」圖標。就 在實現這一目標的過程中,2007年2月3日,他們被公安機關抓獲。   悔過曾想將殺毒軟件作新年禮物送網友   病毒的蔓延和肆虐,全國各大門戶網站相繼重點報道「熊貓燒香」案,李俊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當時,我並不知道警方在通緝我,只是覺得事情 鬧大了。」2007年2月1日,李俊在網上跟王磊說:「不搞了,事情嚴重了。」與此同時,張順也收到了李俊的警告:「公安機關和網監可能盯上了我們,小心 點。」   李俊越發擔心,他不停地問雷磊該怎麽辦,雷磊建議,立即關閉所有的病毒網站,寫好殺毒軟件和道歉信。   2007年2月2日,在武昌大東門一家賓館,李俊和雷磊只用了一天,就編寫好了殺毒軟件和道歉信。李俊說,他准備在除夕之夜,將「熊貓燒香」專 殺工具及道歉信挂在網上,送給全國網友一個新年禮物。然而,這個禮物尚未送出去,次日他就被仙桃警方抓獲。李俊說,他編寫的這個殺毒工具,可殺所有的「熊 貓燒香」及其變種病毒。   李俊說,「熊貓燒香」病毒給網友造成巨大的損失,雖然無法賠償損失,但起碼可以道歉。他原以爲,他的道歉能得到社會的諒解。但是法律是威嚴的,他最終被判刑4年。   名詞解釋   「熊貓燒香」病毒   是一種蠕蟲病毒的變種,而且是經過多次變種而來的。尼姆亞變種W(Worm.Nimaya.w),由于中毒電腦的可執行文件會出現「熊貓燒香」圖案,所以也被稱爲「熊貓燒香」病毒。   用戶電腦中毒後可能會出現藍屏、頻繁重啓以及系統硬盤中數據文件被破壞等現象。同時,該病毒的某些變種可通過局域網進行傳播,進而感染局域網內 所有計算機系統,最終導致企業局域網癱瘓,無法正常使用,它能感染系統中exe、com、pif、src、html、asp等文件,它還能中止大量的反病 毒軟件進程並且會刪除擴展名爲gho的文件。被感染的用戶系統中所有.exe可執行文件全部被改成熊貓舉著三根香的模樣。   出獄後期望就業于大型網絡公司   6月30日上午9時許,暴雨過後。湖北某監獄大門前的水泥路,積水已淹沒至膝蓋。「嘎吱」一聲,沈重的鐵門緩緩打開。   在獄警的帶領下,記者穿過兩重鐵門進入監獄辦公樓。李俊很忙,他正在維修監獄的一台電腦。一名獄警開玩笑說,李俊是監獄裏的電腦「醫生」,只要電腦出現了問題,他一擺弄就好了,「我們恨不得他50年都不出去」。   他穿著花短褲、短袖T恤、拖鞋,很腼腆。從水泥廠工人到全國關注的「毒王」,再到囚犯,李俊的人生猶如坐過山車一樣。「當媒體大量報道『熊貓燒香』病毒時,我都沒有想到我會進監獄,當時只是覺得把事情搞大了。」   2007年2月3日,他被抓了。那年,他才25歲,從未想過自己的人生軌迹會與監獄有過交集。「剛開始的時間,我常常躲在被子裏哭,日夜地在想自己的經曆,想自己的未來……想的東西很多,人都快瘋掉了。」   兩年來,獄警的特別關照,對于監獄裏的生活,李俊說,雖有些艱苦,但已適應。鑒于李俊各方面的表現,司法部門已經爲其減刑一年多。李俊掐著指頭算,「還有5個月就可以出獄了。」李俊望了望窗外的天空。他渴望自由。   把讀高中的機會讓給弟弟   李俊的父母是陽邏娲石水泥廠的退休職工,家中有兩個兒子,李俊是老大。因生活拮據,父親仍在外地打工,母親在陽邏街頭做清潔工。   在母親的眼裏,李俊是一個老實的孩子,從不和別人打架。但李俊卻很聰明,很小的時候,喜歡拆些舊收音機和舊手表之類的東西,拆完了再裝好。   原本,李俊的中考成績不錯,考上了高中,但是因爲家裏窮,只能供一個孩子上學。父母只能做李俊的工作,讓他給弟弟讓出讀高中的機會。李俊和父母達成了協議,給他買一台電腦,他放棄讀高中,轉讀娲石水泥廠的中專。   水泥廠的一名負責人介紹,李俊的話不多,從不偷懶,是一個老實的工人。在母親看來,兒子坐牢,歸因于沒有上大學,「我很後悔,當初沒讓李俊上大學,不懂法最終讓他出了事。」   黑客生涯源于中美黑客大戰   1997年,從新洲陽邏鎮娲石水泥廠街出現第一家網吧開始,李俊就是那裏的常客。「剛開始的時候,我主要是玩遊戲,一呆就是一天。」   對于網絡的深入,始于1998年。那一年,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炸,引發了中美黑客大戰。李俊在鄰居兼同學雷磊的帶領下,第一次接觸了「黑客」。   李俊說,1998年,雷磊早已是黑客論壇「小刀會」的會員。他經常在論壇裏玩。有一次,他在網吧裏看到雷磊在黑客論壇裏聽課,覺得很好奇。在雷磊的指導下,他第一次接觸到了神奇的「黑客世界」。   經雷磊介紹,李俊也加入「小刀會」。他說,接觸黑客軟件後,他對電腦遊戲不再感興趣,而是成天在「小刀會」上課,逛黑客論壇,學習、研究一些黑客技術。   「攻擊別人的網站,我沒有搞過破壞,只是覺得這樣做很有成就感,很刺激。」李俊的善意提醒,也讓他結交了很多「網管」。他說,「長江數據」的一個網管,經常向他請教問題。「有時候,有網管會請我過去做安全維護,這樣我還可以賺些生活費。」   出獄後想就業于大網絡公司   「犯得了罪,就要坐得了牢。」李俊很淡定。他說,自己造成這麽大的損失,獲刑是應當的處罰。   原以爲,自己在網上的所有行爲,不會有事,但最終還是觸犯了法律。他提醒所有的網友,虛擬的世界終歸回歸現實,在網絡上幹了不該幹的事情,一樣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李俊說,今年,因盜竊搜狐遊戲幣的付強被法院判處10年有期徒刑。付強曾是李俊的好朋友,2007年,還曾去仙桃看守所看望過他,但沒有想到付強也進了監獄。   對于將來,李俊很彷徨,「我現在想的,不一定能在未來實現。」李俊說,還有5個月,他就可以出獄了,還是希望再到深圳去闖一闖,進大網絡公司做網絡安全維護。不過,李俊說,能留在武漢最好,對于薪水,他沒有太高的期望,只要能發揮他的長處就行。   李俊特別地自我介紹一番,「我對windows的技術病毒很了解,擅長于對病毒攻擊的防護和反追蹤。」   對于母親,他很愧疚。「我希望找到工作後,好好報答我的父母。」   人物檔案   李俊 今年27歲,新洲陽邏人,水泥廠中專學校畢業。先後在陽邏娲石水泥廠、洪山廣埠屯電腦城、網吧打工。2006年10月,制作「熊貓燒香」病毒,獲刑4年。目前,正在監獄服刑。李俊及該案中的另外3名獲刑者,成爲中國第一批因制造病毒獲刑的人。   剛進監獄時,我常常躲在被子裏哭,日夜想自己的經曆,想自己的未來……想的東西很多,人都快瘋掉了。   虛擬的世界終歸回歸現實,在網絡上幹了不該幹的事情,一樣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李俊   我很後悔,當初沒讓李俊上大學,不懂法最終讓他出了事。   ——李俊的母親   雷磊:「毒王」師父致力網絡安全維護   至今,雷磊仍舊搞不懂一件事,「我爲什麽會坐牢」。雷磊說,病毒不是他制造的,他沒有因此獲利,但他卻因「熊貓燒香」受到了處罰。   與李俊同年的雷磊更擅長于編程,更是「毒王」李俊的師父,因爲雷磊一手教會了李俊如何編程,及如何成爲「黑客」。   2008年2月,雷磊刑滿出獄。雷磊說,一年多來,他除了給父親的建材廠幫忙外,還在忙自己的網絡工作室,給人做網絡安全維護,並致力于安全軟件的研制。   找雷磊拜師的人很多   新洲陽邏一家建材廠是雷磊父親的公司。雷磊出獄後一直供職于此。6月23日,雷磊及其父母均不在,只有他的小叔雷建華在辦公室。   問明采訪意圖,雷建華幫忙聯系侄兒雷磊。可是,電話那頭是一片忙音。雷建華說,雷磊除了給他父親打工,還在忙自己的「網絡工作室」,極少回家。   「雷磊回家的時間裏,找他的人特別多,爲回避這些人,他時常更換手機號碼。」雷建華說,若想找到雷磊,只有他的父母知道其行蹤。   記者通過雷磊的父母聯系上了他,並約定6月27日在武漢見面。如約,在武昌一家酒店,記者見到了雷磊。他很帥氣,白皙的皮膚,棱角分明的臉,戴著黑色的墨鏡,梳著莫西幹發型,樣子很酷,如同「黑客帝國」裏的明星造型。   雷磊說,他常在外地,很少回家。一些人通過親戚和朋友想找他拜師,學做「黑客」。他不喜歡做父親的建材生意,盡管生意較大,但他還是喜歡做自己的網絡。   真正的「WHBOY」   1997年,15歲的雷磊已擁有了自己的電腦。雷磊的「黑客」生涯,始于1998年的那一場中美「黑客」大戰。因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炸,中國 無數網友加入了攻擊美國網站的行列。于是,雷磊加入了網上的一個「黑客」群「小刀會」,取名「WHBOY」,在「黑客」論壇裏聽課、學習,接受上面的「任 務」,按教程入侵別人的網站。雷磊說,後來,李俊在「熊貓燒香」病毒中使用的「WHBOY」,也就是他的網名。   在陽邏鎮的網吧裏,雷磊認識了長期在網吧「包夜」的李俊。在雷磊的指導下,李俊開始真正接觸了「黑客」。雷磊常和李俊一起聽課、討論。   這一年9月,雷磊到武昌首義路一所財稅中專上學,學習計算機專業。但他聽了一節課後便一直躲在網吧裏玩,研究「黑客」技術。   2000年的一天,雷磊正在聊QQ,突然發現自己的鼠標失控,不能移動。隨後,他的電腦彈出一個對話框:「你已經被入侵了,電腦將強行關機。」 雷磊說,當時,他並不懂「入侵」是什麽概念。于是,雷磊查閱相關資料發現,原來有「黑客」通過遠程控制「黑客」軟件(軟件名叫冰河),將他人的電腦控制。 這一奇怪技術,引起了雷磊的濃厚興趣。「我覺得蠻酷。」雷磊定下目標,自己要成爲一名「黑客」。   攻破網吧管理系統   初學「黑客」技術,雷磊沒有任何人指導,只得靠網上搜集資料,和買書自學。3個月後,雷磊基本學會了「冰河」,並嘗試入侵別人的電腦。   2000年6月,在武昌首義路一家網吧,雷磊不到一個小時,就成功入侵網吧的收銀系統,他輕輕地點擊了「關閉」功能。「電腦怎麽自動關了!」網 吧充滿了網友的咆哮、怒罵。雷磊偷偷一看,網吧內60多台電腦全部自動關閉,只剩下他的這台電腦還開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撲來,雷磊覺得自己酷斃了。   網吧老板發現了異常,當場揪住了雷磊。「你是不是隔壁網吧派來搞破壞的?」老板憤怒報警。雷磊慌忙解釋稱自己是學生。在網上看到了一些關于收銀機安全漏洞,很好奇,想實踐一下而已。   在同學的幫助下,雷磊花了一天的時間,恢複了網吧的系統。但是雷磊身無分文,無法賠償,不得不「賣身」在網吧當起了網管。「這樣也好,在網吧上網學東西也不要錢了。」   2001年,在網吧的日子,雷磊玩遍了所有的「黑客」軟件後,開始思考「『黑客』軟件是怎麽來的」,一直想編寫屬于自己的「黑客」軟件。由于自學過很多電腦編程課本,懂得簡單的編寫程序。2003年,雷磊等人制作的病毒「QQ尾巴」,曾讓QQ網友惱怒不休。   卷入「熊貓燒香」案   「李俊的編程就是我帶入門的。」 雷磊說,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在計算機技術上是李俊的師父。「李俊在水泥廠上班的那段時間,我們經常在一起交流『黑客』信息和技術,我把自己的編程技術都教給了他,他也告訴我這樣那樣的安全漏洞,和『黑客』工具。」   2006年10月左右,雷磊的QQ閃動,李俊問他:「想實現某種功能,該如何編寫?」至于李俊問的具體問題,雷磊已經記不清。   雷磊在網上時常回答李俊的有關編程問題,但李俊從來沒有向雷磊提過「熊貓燒香」病毒,直到該病毒在網間爆發。   雷磊說,2007年1月,「熊貓燒香」病毒遭媒體曝光,李俊才說自己寫了一個病毒,網上報道蠻多。同時,雷磊在網上發現,報紙和網站都在通緝「WHBOY」。2月3日,雷磊也因「熊貓燒香」病毒被抓。   張順:「黑客」富豪在籌備網遊公司   在「熊貓燒香」案中,沒有出色的電腦技術的王磊和張順扮演的是銷售病毒和在病毒上挂木馬牟利的角色,換句話說,他們倆就是地下「黑客」産業鏈中的銷售終端,純粹靠「病毒」牟利的「生意人」。正是有著這些「生意人」的催化,「熊貓燒香」才得以如此猖獗和肆虐。   今年2月,提前出獄的王磊,一直很低調,他不願提及過去的事情,更不願接受媒體的采訪。   7月16日,記者前往浙江麗水市,回訪了張順。在談笑風生的氛圍裏,張順講訴了他與病毒的「財富」故事。他說,自己並不懂計算機技術,但卻是一個懂得靠「病毒」賺錢的人。在年僅19歲時,他就靠非法經營「傳奇私服」賺取了500萬元,成爲江南最大的「私服」玩家。   小學文化的「街頭混混」   張順,出生于1985年,浙江麗水雲和縣人。父親是駕校教練,母親是菜市場的小販。在父母的眼裏,張順從小就是一個調皮的孩子,很聰明但不愛讀書。   1998年,初中讀了不到2個月,厭學的張順選擇了辍學。「不讀書就學門生存的手藝」,13歲的張順被父親送到了當地一名鞋匠師傅家學做皮鞋。 一年半後,出師的張順對鞋匠行業並不感興趣。2000年後,張順又跑到上海一家酒店學做廚師,後因與同事發生糾紛,便跑到甯波去學洗頭。   從鞋匠、廚師到洗發仔,沒有一項工作讓他提起興趣。2001年後,張順幹脆回到老家雲和,在街上當起了「小混混」。   當「混混」的日子,張順無所事事,整天泡在網吧裏玩遊戲。2001年,張順就一直沈迷在「傳奇」遊戲中。   玩「傳奇」發現賺錢門道   2001年下半年,張順花了100多元,向傳奇「私服」管理員買了一個遊戲裝備。兩人在聊天中,張順第一次了解到「私服」這個東西,還可以賺錢。張順說,「傳奇私服」就是建立私人服務器,裝盜版「傳奇」遊戲,這個遊戲可由「私服」管理員進行控制。   于是,張順花了2000元錢,購買了一個「私服」,在網吧租了一台電腦,自己做起了「私服」管理員。   真正讓他認識到「私服」可賺大錢的是在2002年。張順說,在他的「私服」裏,一個上海人一次性花了2萬元向他買裝備。「這是我賺到得第一桶金。」有了資金,張順決心招兵買馬,成立工作室做大這個「産業」。   成爲縣城最年輕「富翁」   2002年,張順又花4000元買了2台服務器,並花1600元在相關遊戲網站上做宣傳。張順的「私服」越做越大,「在我的3個『私服』裏玩的人很多,高峰期有2000人左右。」   玩家給張順帶來巨大財富。買賣裝備讓張順每個月有3萬到4萬元進賬。截至2004年,張順陸續開辦了40個「私服」,2005年成爲江南最大的「私服」玩家。   張順記得,「事業巅峰期」,每個月有10多萬元進賬,最多時18萬元,其中有一天賺了3萬元。張順的非法「壯大」,引起了《傳奇》官方盛大網絡 的注意。2005年6月,因涉嫌侵權,盛大網絡向當地政府部門舉報,張順的工作室被文化部門查封。「這一次我直接損失100多萬元。查封是在意料之中,人 沒有被抓已該慶幸。」但是,張順先後賺了足足500萬元。這一年,他才19歲,已是雲和縣最年輕的「百萬富翁」。   東山再起,買「病毒」盜號   「傳奇私服」工作室被查後,張順「雲遊」上海、甯波、杭州。2006年初,張順再次投入10萬元,購買了20台電腦,招用20多人,成立了一個「工作室」。這個工作室就是專門靠病毒盜號賺錢。   張順的這一點子源于他經營傳奇工作室的發現,當時有客戶被木馬盜號。于是,張順試著花了200元錢購買病毒,挂在自己的「私服」網站上,能輕松偷到玩家的遊戲賬號和裝備。「上網的人只要一中毒,其遊戲賬號就會被盜取。」   張順慢慢發現,利用病毒盜號是個賺錢十分輕松的活,比經營「傳奇私服」來錢快多了,並開始研究這些東西。   「盜號」工作室成立後,張順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網買病毒,然後將木馬挂在病毒上盜號。「一般電腦病毒的市場價是2000元到3000元,但每天盜取的遊戲賬號和裝備可賣5000元到1萬元,利潤極端豐厚。」   「熊貓燒香」讓張順翻船   2006年8月,四處尋找病毒的張順,無意中進入一個QQ群。這個群名叫「才子」,王磊是群主。張順說,這個群裏的人都是買賣病毒和裝備的人。   「有什麽東西,可一起搞搞?」張順找王磊要病毒。這是張順第一次接觸王磊。「他是人緣蠻好的人,認識的人特別多。」張順說,王磊是一個「黑客」,也是一個靠介紹「黑客」賺錢的人。若有人要攻擊某網站,王磊就會給其介紹「黑客」,並收取介紹費。   兩人經過協商,由張順出木馬程序,王磊幫忙在病毒網站上挂木馬,雙方獲利後,王磊收取手續費。   2006年12月,王磊在QQ上告訴張順,「我和人合作搞了個病毒,手上有很多流量。」張順許諾提高提成,從王磊那得到了木馬程序。令張順驚訝的是,半個月內,這個程序每天可賺10多萬元。   「這個比玩『私服』還賺錢。」2007年1月初,李俊在群裏找到張順,「這個病毒是我的,你是不是和王磊在做?」兩人覺得王磊從中提成,純屬多此一舉,決定撇開王磊直接合作。   張順和李俊合作了10多天後,已是2007年2月2日。年關將近,張順決定停掉所有的生意,打算過年來再做。可是,沒有幾天,李俊在網上告訴張順:「我們可能被公安和網監盯上了,你得小心點。」張順心想,生意都停掉了,怕什麽啊。   2007年2月6日,張順在自己的出租屋內被抓。他說,當仙桃民警出現在他面前,問認不認識李俊時,「我想事情真的嚴重了。」   和李俊約定做正當事   從監獄出來,張順今年基本沒有做事,他和朋友一起籌備網絡遊戲開發公司。「我這次是真的改邪歸正了。」   在監獄裏,張順和李俊的關系最好,「李俊的話不多,總是像大哥一樣照顧我。」在張順出獄前,李俊和他談心,兩人約定,不再做違法的事情,找個正當的事情一起搞。   張順近日得知李俊減刑了,還有一段時間就可以出獄,「我一定會到監獄外接他。」在張順看來,李俊是頂尖人才,他現在創辦的網絡遊戲開發公司,是在爲李俊打基礎,「等他出來了,我們一起闖天下。」   7月16日下午,張順把記者領到他的「公司」去參觀。公司仍在籌備,只是空空的四壁。張順希望,他和李俊的事業從這裏開始。   對于未來,張順充滿信心:「我始終堅信網絡營利,是任何其他産業都無法做到的,網絡這東西就是一本萬利的。」   網絡立法滯後 致網民法制觀念淡薄   民警   仙桃市公安局網監民警劉傑,曾參與了「熊貓燒香」案的偵辦和抓捕。他認爲,我國的網絡立法滯後,且法律宣傳的力度不夠,才致使部分人膽大妄爲。   「虛擬社會是與現實社會挂鈎的,只是把生活空間拓寬了。」劉傑認爲,我國應完善網絡立法,並加大網絡法制宣傳,從青少年開始正確引導,並從最基層的社區開始宣傳和教育。   劉傑建議,我國在網絡立法方面應學習韓國,實行上網實名制,嚴格規範青少年的上網行爲。「我國的網絡立法太滯後了,都是現實推著立法走」。   專家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喬新生認爲,我國的網絡立法,重技術而輕管理,重硬件而輕軟件。在刑事上,對網絡攻擊他人的行爲,規定不夠全面、具體。在民事上,沒有很明確地對互聯網進行規範。   喬新生建議,我國應盡快制定《網絡基本法》,至少規定4個方面的內容。第一,網絡有關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如未成年人。第二,強化網絡的運營和服務。第三,規範政府的網絡監管責任。第四,借鑒其他國家的先進做法。   律師   2007年,湖北今天律師事務所律師王萬雄、付軍等4名律師,曾聯名上書司法部門,要求對網絡犯罪界定清楚。   王萬雄認爲,司法部門應盡快對刑法中關于網絡犯罪的規定進行司法解釋。「法律本身需要明確,需要統一,否則就會因網絡立法滯後,致使網民的法制觀念淡薄。」   本報記者 張勇軍 實習生 柯雲峰 周菡 黃敏 文\圖   網監民警揭露「黑客産業鏈條」   病毒入侵、獲取流量、挂馬、出信、拆信、洗裝備……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地下黑客産業鏈條」。   據網監民警介紹,李俊將「熊貓燒香」病毒,以每個病毒500元至1000元的價格出售近20套。但這並不是李俊獲利的主要手段,他的更大獲利來源于賣「流量」。   據介紹,計算機被「熊貓燒香」病毒感染後,等于失去了一切信息保護能力,病毒傳播者就會獲取電腦的控制權,也就是獲取電腦「流量」。   專業人士介紹,「熊貓燒香産業鏈條」的操作模式大致是:李俊要根據「市場需要」改寫自己的病毒程序代碼,從而控制中毒電腦自動訪問病毒購買者所 設定的網站,「挂馬人」在病毒上挂上木馬程序入侵中毒電腦,木馬程序從中毒電腦中「盜竊」QQ幣、遊戲裝備等虛擬物品,通過電子郵件以「信」的形式發送到 張順指定的地址,「收信人」張順再把這些有價值的電子郵件「拆信」,獲取遊戲裝備和QQ幣,然後再將其出售給普通網民,所獲利由張順和李俊進行分成。   據仙桃警方辦案人員介紹,張順的「工作室」,已經形成了病毒産業,由專人負責「拆信」,專人負責兌換QQ幣,猶如一條流水線。李俊說,和張順合作的日子,他的賬戶裏每天會打進少則5000元,多則1萬元的資金。賬戶資金最多時達到了40萬元。   雷磊:今年27歲,新洲陽邏人,中專畢業。愛好和擅長電腦編程。爲「熊貓燒香」病毒提供修改建議,于2007年1月對病毒源代碼進行修改。獲刑1年。2008年2月出獄。   張順 :25歲,浙江麗水人。曾當過廚師、鞋匠、服務員。購買李俊網站流量後,利用木馬盜取「遊戲信封」,並進行「拆封」,轉賣獲利。2008年12月,張順因改造表現良好減刑2個月,提前釋放。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