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當前位置: 王朝網路 >> 娛樂八卦 >> 揭朱之文春晚後生活:送孩子去私立學校(組圖)
 

揭朱之文春晚後生活:送孩子去私立學校(組圖)

2012-03-03 13:08:00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央視龍年春晚,全國億萬觀衆記住了樸實又實力不凡的草根歌手朱之文。去年在一檔電視台選秀節目中,他身穿軍大衣演唱《滾滾長江東逝水》如楊洪基原音重現,技驚四座,一舉獲得了「大衣哥」的綽號。如今春晚已過去一個月了,春晚的「余熱」是否在「大衣哥」身上繼續顯現呢?春晚給朱之文的生活帶來了改變嗎?帶著這些疑問,記者近日走進了朱之文的家鄉——山東省菏澤市單縣郭村鎮朱樓村,去找尋這些答案。

  

  朱之文帶紅朱樓村,老宅婦孺皆知

  記者坐了數個小時的長途大巴趕到單縣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一打聽,才知道朱之文的村子離縣城還有幾十裏,已沒有車子過去了。不過在詢問的過程中,朱之文在當地的知名度也讓記者暗暗驚歎。因爲提到郭村鎮朱樓村不一定人人知道,但提到朱之文的名字,不論婦孺,都會很清楚地告訴你乘車的路線,以及他們的見聞。

  記者所住賓館的一位服務員告訴記者,經常會遇到來找朱之文的人。「過年沒幾天,還有一對老夫婦過來找朱之文,就住在我們這。他們說看了春晚特別喜歡這個憨厚的農民,就到這邊來了。」

  在賓館附近的一家小飯店,老板聊起朱之文,也能說出些故事。「過年沒看到他,之前看到幾次。當時他參加我們山東電視台《我是大明星》後就很火了,走在大街上大家都會跟他打個招呼,他人也很好,憨笑幾下,你要是和他合影,他也不會拒絕。」

  第二天一早,記者搭車趕往朱樓村。那是個有著2000多戶人家的大村子,記者趕到時村子裏很安靜,只有三三兩兩的村民在聊天。

  記者這個陌生面孔的出現,很快引起他們的注意。本想向他們問路,但熱情的村民總率先開口:「找朱之文的吧?從這裏往前,往左拐,再問問就知道了。」他們這種「未蔔先知」的能力讓記者驚訝不已,閑聊中才得知,幾乎這段時間出現在村裏的陌生面孔都是沖朱之文去的,他們早已習慣了。就這樣,記者很快找到了朱之文的老宅。

  曾借錢買屋,現計劃蓋新房、鋪路架橋

  三間瓦房的主屋、一間土屋、磚頭簡單堆積起來的院牆就是朱之文老宅的框架了,院子倒很大,棗樹、桃樹立于院落的兩角,中間一棵槐樹上挂著金燦燦的玉米,是院落裏難得的亮色。而幾只雞鵝加一條小狗,則爲院落裏添了不少生機。

  朱之文不在家,記者聯系他時,他正在北京錄制節目。在這個老宅留守的是朱之文的妹妹朱桂蓮。她告訴記者,老宅已經多年沒有出新了。「那個土屋是十幾年前借錢買的,因爲母親跟三哥(對朱之文的稱呼)住,三哥結婚後有了孩子,三間堂屋就擠不下了,就借錢買了這個土屋給母親居住。」朱桂蓮透露,母親現在已經不在了,朱之文今年春晚走紅以後,也賺了些錢,現在想對老宅進行翻新。「聽他提過,想把土屋拆了重建新的,三間堂屋估計不准備動了。今年年前堂屋還封了陽台,冬天屋子也更暖和一些。」

  除了有給老宅出新的計劃,早在春晚彩排期間,記者對朱之文采訪時,他就提到想爲村子鋪路架橋。而這個想法村子裏的人也都有所耳聞。「三哥是想爲村子裏架橋的。」

  朱桂蓮說,村子前頭有條河,有十多米寬。而村子裏的田地都在河對面。農忙時下地幹活,要跑很遠的路,從唯一的大橋上過去,很不方便。

  

  

  

揭朱之文春晚後生活:送孩子去私立學校(組圖)


  「大衣哥」朱之文家中(圖片來源:現代快報)

  從前門可羅雀,如今庭院裏車水馬龍

  

  當天記者在早上8點半左右就趕到朱之文家,但依然不是最早的。走進院裏時,已有一男一女在院落中與朱桂蓮交談了。女子一直詢問著朱之文的電話,朱桂蓮對此似乎司空見慣,很有分寸地拒絕和應付著。要電話未果,對方最終留下兩個風筝離開了。事後記者才了解到,這二人是從山東濰坊趕來的,目的是想通過朱之文介紹認識老畢,借以登上《星光大道》的舞台。

  「三哥是初一回來的,初七就走了,三嫂正月十六也去了北京,兩個小孩也都上學去了,我就一直幫他看家。這些天每天都有人來找他,到你,今天已經第三撥了。」朱桂蓮表示,一大早就有一個酒廠的人來找朱之文,送了兩瓶酒,希望朱之文能考慮幫酒廠做代言。「一般都是來找三哥做代言和演出的,偶爾有一些想讓三哥做介紹人,去上《星光大道》之類的節目。」

  說起這些,朱桂蓮有些興奮但也有些無奈。「以前也就親戚鄰居來串門,如果三哥三嫂出去打工,就更沒什麽人過來。現在從早到晚都有人來,我都不知道怎麽應付。」朱桂蓮表示,雖然沒有具體做過統計,但是每天至少是有5撥人登門拜訪。而記者在停留的兩個多小時裏,就遇到兩撥人,除了濰坊來的,還有從青島來邀請朱之文演出的。

  而朱之文現在也是整個單縣的大名人。村子裏的人告訴記者:「在縣電視台上看到過他,有個羽絨服的代言廣告。還有化肥和電動車的。」不過記者也了解到,除了這些正規的代言外,朱之文也曾「被代言」過。前不久他成了濱州一家男科醫院的「代言人」。「被代言」風波目前已平息,面對侵權,朱之文選擇淡然處之,談及未來代言廣告的標准,他曾說,選擇代言品牌,原則是首先不能對百姓有害,「絕不弄虛作假。」

  采訪中,記者還意外獲悉,出名後的朱之文今年還當選爲菏澤市政協委員。不過,開政協會時,他正在北京錄節目,所以沒參加。

  孩子曾沒錢上學,如今去了私立學校

  朱之文家的窮,曾是村裏公認的。「當年朱之文很晚才結婚,那時因爲太窮,媳婦也很難找。」附近的村民說,朱之文家兄弟三個,姐妹四個,一大家子人,吃穿都成問題,所以,都沒怎麽上學。

  朱桂蓮告訴記者,她和朱之文是兄妹中最小的兩個,小時候家裏窮,兩人只上到小學二年級就不上了。「三哥打小喜歡唱歌,但沒上過學,所以很多字都不認識,爲了認歌詞,他就買了字典自己認,碰到什麽人都去問,都去學。」或許正是這樣的原因,朱之文對孩子的教育也特別上心。

  「早些年家裏窮,三哥的兩個孩子都是很晚才上的學。現在大的閨女已經14歲了,兒子也12歲了,不過都只是才上4年級。如今三哥生活也好了,也有錢了,過年就把孩子送到縣裏上學了。」朱桂蓮介紹,兩個孩子去了單縣一個私立學校上學,都寄宿在學校裏,每兩周才能回來一次。

  不光孩子送到了好的學校,記者從村裏人口中還得知,過年期間,朱之文還給兩個孩子請了家教。「他兩個孩子學習成績不太好,估計送到縣裏跟不上,就找了村裏的一個老師做了一個月的家教。據說是給了2000塊錢。」

  從前家徒四壁,如今大件俱全

  在朱之文家轉了一圈,冰箱、彩電、滾筒洗衣機、電腦等現代化的電器與斑駁破落的老宅形成了很怪異的組合。朱桂蓮告訴記者,以前家裏什麽都沒有,有輛自行車就算是很好的寶貝了。現在的這些家電,都是朱之文走紅以後添置的,而很多還是別人送的。「洗衣機就是別人送的,都放在這角落,我們都不會用。電腦也是別人送的,我們也不懂。今年過年,我們花了兩千多裝了個太陽能和淋浴房。」

  當記者問及,今年過年,朱之文有沒有給親戚朋友送禮時,朱桂蓮說,和往年沒什麽不同,只是問他們兄妹缺什麽,能幫的就幫一把。她還表示,自己與朱之文在兄妹幾個中,關系是最好的,「以前總是替我三哥難過,太窮了,日子過得特別苦。我自己家境也不好,想幫他也都是沒辦法。現在別人都說三哥紅了,我才不管這些,我只是覺得三哥確實生活上好了很多,我不必爲他揪心了。」

  

揭朱之文春晚後生活:送孩子去私立學校(組圖)


  心靈依然樸實,村裏人都誇

  

  走紅後的朱之文,生活上發生了很大改變,不過在村民眼中,他依然是那個有著樸實心靈的「三大嘴」(朱之文的綽號)。

  「沒啥變化,過年回來還跟以前一樣,整天嘻嘻哈哈的。」與朱之文前後排的張嬸告訴記者,「老的小的,他都能玩到一起。」

  村口的一位大媽也告訴記者,過年朱之文回來的那幾天,大家都去他家看過。「大家讓他講在北京的事,他也肯講,但是讓他唱歌,他死活不肯。不過大家走了,他又會唱兩句逗大家。」

  「還是那樣,人很好,過年會很神秘地告訴我們,這幾天又賺了多少錢,你要問他借錢,只要開口他都會借的。」朱之文隔壁的朱大伯這樣告訴記者。

  依舊愛唱歌,練歌房是禁地

  采訪中,一個小房間引起記者的注意,那是朱之文的小練歌房。「這個練歌房,三哥平時都不讓孩子進來。」記者看到,裏面非常簡單,就一架電子琴,據說是于文華送給他的。裏面還有幾張古舊的CD和磁帶,都是當時朱之文用來練歌的。「以前在院子裏唱,會影響人,所以他就弄了這個小房間,專門自己練歌。」

  朱之文對唱歌的熱愛,也表現在他對榮譽的珍視上。記者發現,主屋的廳堂內,最顯眼的地方挂著當年他在《星光大道》獲獎時別人贈送的書法賀禮。而這幾年在各類比賽中獲得的獎杯,則被放在廳堂中間桌子的一角,「怕孩子們碰到,所以就擺在那裏,不容易弄壞了。」朱桂蓮說。

  農民歌手今何在

  多數草根,回歸平淡才是真

  朱之文的走紅,讓人不禁聯想到以往春晚舞台上的農民歌手。2009年,劉仁喜和馬廣福上春晚後,同樣紅了好一陣。幾年過去了,他們怎麽樣了呢?近日,記者與他們取得了聯系。

  劉仁喜如今已60歲了,是旅順鐵山街道大劉家村的一位地道農民。2008年底,劉仁喜在央視《星光大道》上獲得月冠軍,此後登上2009年春晚,一夜間成爲家喻戶曉的明星。記者撥通他的電話時,問到如今的情況,劉仁喜直言:「現在沒什麽演出了。以前剛上春晚的時候很多,一個月都有好幾場。現在基本沒有什麽,只是偶爾有些活動去唱兩首。」劉仁喜表示,春晚確實讓他紅火了好一陣,但對他來說,那些都是浮雲,他依然還是最樸實的農民,最熱愛的除了唱歌,就是他的果園和奶牛。「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最好。但是有演出我也好好珍惜,畢竟這是我的愛好。」

  與劉仁喜一起上春晚的馬廣福,是來自黑龍江佳木斯桦南縣梨樹鄉的農民。他也是因在《星光大道》舞台上大放異彩登上2009年春晚舞台的。與劉仁喜一樣,如今馬廣福外出表演的機會也沒春晚過後那麽多了,但他卻並沒有什麽失落感,而是倍感踏實,他享受自己在田間勞作的幸福感。「說到底,我還是一個農民,有演出就去,沒演出就踏踏實實地務農,這樣活得挺好。」

  業內人士來支招

  想紅得久,他們要做很多事

  這些年,通過央視春晚走紅的農民歌手有不少,像劉仁喜、 馬廣福、阿寶、旭日陽剛、朱之文等等。但人們也發現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上春晚前後的一段時間,他們確實相當紅,不過,這段走紅期並不長,不少人隔個一年半載就會淡出公衆的視野。

  走上春晚的農民歌手爲何多數昙花一現?著名音樂制作人盧中強從專業的角度分析, 「出現這種情況,一來是因爲這些通過晚會走紅的農民歌手,其功能性太強,往往只作爲晚會的一部分,去照顧和迎合不同受衆的需求。雖然有一技之長,但是能不能借此爲生,是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的。再者,觀衆對于他們的消費也是一種殺雞取卵的方式,在其走紅後沒有留給他們更多思考和摸索的空間,而是通過各種手段去進一步消費他們的台前幕後,很容易造成審美疲勞。」

  那麽,如何讓這些農民歌手的音樂之路走得更長遠呢?盧中強表示,能力、天賦、團隊都是農民歌手要想走得更遠的重要因素。「就天賦來說,他們可能確實都有一副好嗓子。但就能力來說,他們不能太過于強調功能性。一定要找准自己的方向,找到適合自己的路子。在這一點上,像阿寶等人都做得很好。」而在盧中強看來,團隊是最重要的,不論是方向的把握還是自我定位和包裝,都是農民歌手能否長遠發展的關鍵。「據我了解,這些農民歌手走紅後,也會有許多人給他們寫歌,要當他們的經紀人,但是農民歌手在這方面的判斷力還是有些欠缺的,一定要找到一個好的團隊,有自己好的作品,才能更長遠地發展。」

  不過盧中強也直言,並不是所有的農民歌手都一定要走這種長遠發展的路線。「現在唱片行業整體都是不景氣的,許多專業歌手也都很難走出來。如果能在走紅期間好好把握住,對他們來說也是很不錯的事情了。」

  
 
 
 
上一篇《組圖:盤點女星産後囧態 蔣勤勤貪吃身材大變樣》
下一篇《新《西遊》悟空變娘撒嬌賣萌 網友狂吐槽(組圖)》
 
 
 
日版寵物情人插曲《Winding Road》歌詞

日版寵物情人2017的插曲,很帶節奏感,日語的,女生唱的。 最後聽見是在第8集的時候女主手割傷了,然後男主用嘴幫她吸了一下,插曲就出來了。 歌手:Def...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們夜裏的美食

老鍾家的兩個兒子很特別,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樣,魔一般的執著。兄弟倆都到了要結婚的年齡了,不管自家老爹怎麽磨破嘴皮子,兄弟倆說不娶就不娶,老父母爲兄弟兩操碎了心...

如何磨出破洞牛仔褲?牛仔褲怎麽剪破洞?

把牛仔褲磨出有線的破洞 1、具體工具就是磨腳石,下面墊一個硬物,然後用磨腳石一直磨一直磨,到把那塊磨薄了,用手撕開就好了。出來的洞啊很自然的。需要貓須的話調幾...

我就是掃描下圖得到了敬業福和愛國福

先來看下敬業福和愛國福 今年春節,支付寶再次推出了“五福紅包”活動,表示要“把欠大家的敬業福都還給大家”。 今天該活動正式啓動,和去年一樣,需要收集“五福”...

冰箱異味産生的原因和臭味去除的方法

有時候我們打開冰箱就會聞到一股異味,冰箱裏的這種異味是因爲一些物質發出的氣味的混合體,聞起來讓人惡心。 産生這些異味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 1、很多人有這種習...

《極品家丁》1-31集大結局分集劇情介紹

簡介 《極品家丁》講述了現代白領林晚榮無意回到古代金陵,並追隨蕭二小姐化名“林三”進入蕭府,不料卻陰差陽錯上演了一出低級家丁拼搏上位的“林三升職記”。...

李溪芮《極品家丁》片尾曲《你就是我最愛的寶寶》歌詞

你就是我最愛的寶寶 - 李溪芮 (電視劇《極品家丁》片尾曲) 作詞:常馨內 作曲:常馨內 你的眉 又鬼馬的挑 你的嘴 又壞壞的笑 上一秒吵鬧 下...

烏梅的功效與作用以及烏梅的食用禁忌有哪些?

烏梅,又稱春梅,中醫認爲,烏梅味酸,性溫,無毒,具有安心、除熱、下氣、祛痰、止渴調中、殺蟲的功效,治肢體痛、肺痨病。烏梅泡水喝能治傷寒煩熱、止吐瀉,與幹姜一起制...

什麽是脂肪粒?如何消除臉部脂肪粒?

什麽是脂肪粒 在我們的臉上總會長一個個像脂肪的小顆粒,弄也弄不掉,而且顔色還是白白的。它既不是粉刺也不是其他的任何痘痘,它就是脂肪粒。 脂肪粒雖然也是由油脂...

網絡安全治理:國家安全保障的主要方向是打擊犯罪,而不是處置和懲罰受害者

來源:中國青年報 新的攻擊方法不斷湧現,黑客幾乎永遠占據網絡攻擊的上風,我們不可能通過技術手段杜絕網絡攻擊。國家安全保障的主要方向是打擊犯罪,而不是處置和懲罰...

 
 
 
       央視龍年春晚,全國億萬觀衆記住了樸實又實力不凡的草根歌手朱之文。去年在一檔電視台選秀節目中,他身穿軍大衣演唱《滾滾長江東逝水》如楊洪基原音重現,技驚四座,一舉獲得了「大衣哥」的綽號。如今春晚已過去一個月了,春晚的「余熱」是否在「大衣哥」身上繼續顯現呢?春晚給朱之文的生活帶來了改變嗎?帶著這些疑問,記者近日走進了朱之文的家鄉——山東省菏澤市單縣郭村鎮朱樓村,去找尋這些答案。    朱之文帶紅朱樓村,老宅婦孺皆知      記者坐了數個小時的長途大巴趕到單縣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一打聽,才知道朱之文的村子離縣城還有幾十裏,已沒有車子過去了。不過在詢問的過程中,朱之文在當地的知名度也讓記者暗暗驚歎。因爲提到郭村鎮朱樓村不一定人人知道,但提到朱之文的名字,不論婦孺,都會很清楚地告訴你乘車的路線,以及他們的見聞。      記者所住賓館的一位服務員告訴記者,經常會遇到來找朱之文的人。「過年沒幾天,還有一對老夫婦過來找朱之文,就住在我們這。他們說看了春晚特別喜歡這個憨厚的農民,就到這邊來了。」      在賓館附近的一家小飯店,老板聊起朱之文,也能說出些故事。「過年沒看到他,之前看到幾次。當時他參加我們山東電視台《我是大明星》後就很火了,走在大街上大家都會跟他打個招呼,他人也很好,憨笑幾下,你要是和他合影,他也不會拒絕。」      第二天一早,記者搭車趕往朱樓村。那是個有著2000多戶人家的大村子,記者趕到時村子裏很安靜,只有三三兩兩的村民在聊天。      記者這個陌生面孔的出現,很快引起他們的注意。本想向他們問路,但熱情的村民總率先開口:「找朱之文的吧?從這裏往前,往左拐,再問問就知道了。」他們這種「未蔔先知」的能力讓記者驚訝不已,閑聊中才得知,幾乎這段時間出現在村裏的陌生面孔都是沖朱之文去的,他們早已習慣了。就這樣,記者很快找到了朱之文的老宅。      曾借錢買屋,現計劃蓋新房、鋪路架橋      三間瓦房的主屋、一間土屋、磚頭簡單堆積起來的院牆就是朱之文老宅的框架了,院子倒很大,棗樹、桃樹立于院落的兩角,中間一棵槐樹上挂著金燦燦的玉米,是院落裏難得的亮色。而幾只雞鵝加一條小狗,則爲院落裏添了不少生機。      朱之文不在家,記者聯系他時,他正在北京錄制節目。在這個老宅留守的是朱之文的妹妹朱桂蓮。她告訴記者,老宅已經多年沒有出新了。「那個土屋是十幾年前借錢買的,因爲母親跟三哥(對朱之文的稱呼)住,三哥結婚後有了孩子,三間堂屋就擠不下了,就借錢買了這個土屋給母親居住。」朱桂蓮透露,母親現在已經不在了,朱之文今年春晚走紅以後,也賺了些錢,現在想對老宅進行翻新。「聽他提過,想把土屋拆了重建新的,三間堂屋估計不准備動了。今年年前堂屋還封了陽台,冬天屋子也更暖和一些。」      除了有給老宅出新的計劃,早在春晚彩排期間,記者對朱之文采訪時,他就提到想爲村子鋪路架橋。而這個想法村子裏的人也都有所耳聞。「三哥是想爲村子裏架橋的。」      朱桂蓮說,村子前頭有條河,有十多米寬。而村子裏的田地都在河對面。農忙時下地幹活,要跑很遠的路,從唯一的大橋上過去,很不方便。              [url=/bbs/detail_2099911.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30703049441.jpg[/img][/url]    「大衣哥」朱之文家中(圖片來源:現代快報)      從前門可羅雀,如今庭院裏車水馬龍    當天記者在早上8點半左右就趕到朱之文家,但依然不是最早的。走進院裏時,已有一男一女在院落中與朱桂蓮交談了。女子一直詢問著朱之文的電話,朱桂蓮對此似乎司空見慣,很有分寸地拒絕和應付著。要電話未果,對方最終留下兩個風筝離開了。事後記者才了解到,這二人是從山東濰坊趕來的,目的是想通過朱之文介紹認識老畢,借以登上《星光大道》的舞台。      「三哥是初一回來的,初七就走了,三嫂正月十六也去了北京,兩個小孩也都上學去了,我就一直幫他看家。這些天每天都有人來找他,到你,今天已經第三撥了。」朱桂蓮表示,一大早就有一個酒廠的人來找朱之文,送了兩瓶酒,希望朱之文能考慮幫酒廠做代言。「一般都是來找三哥做代言和演出的,偶爾有一些想讓三哥做介紹人,去上《星光大道》之類的節目。」      說起這些,朱桂蓮有些興奮但也有些無奈。「以前也就親戚鄰居來串門,如果三哥三嫂出去打工,就更沒什麽人過來。現在從早到晚都有人來,我都不知道怎麽應付。」朱桂蓮表示,雖然沒有具體做過統計,但是每天至少是有5撥人登門拜訪。而記者在停留的兩個多小時裏,就遇到兩撥人,除了濰坊來的,還有從青島來邀請朱之文演出的。      而朱之文現在也是整個單縣的大名人。村子裏的人告訴記者:「在縣電視台上看到過他,有個羽絨服的代言廣告。還有化肥和電動車的。」不過記者也了解到,除了這些正規的代言外,朱之文也曾「被代言」過。前不久他成了濱州一家男科醫院的「代言人」。「被代言」風波目前已平息,面對侵權,朱之文選擇淡然處之,談及未來代言廣告的標准,他曾說,選擇代言品牌,原則是首先不能對百姓有害,「絕不弄虛作假。」      采訪中,記者還意外獲悉,出名後的朱之文今年還當選爲菏澤市政協委員。不過,開政協會時,他正在北京錄節目,所以沒參加。      孩子曾沒錢上學,如今去了私立學校      朱之文家的窮,曾是村裏公認的。「當年朱之文很晚才結婚,那時因爲太窮,媳婦也很難找。」附近的村民說,朱之文家兄弟三個,姐妹四個,一大家子人,吃穿都成問題,所以,都沒怎麽上學。      朱桂蓮告訴記者,她和朱之文是兄妹中最小的兩個,小時候家裏窮,兩人只上到小學二年級就不上了。「三哥打小喜歡唱歌,但沒上過學,所以很多字都不認識,爲了認歌詞,他就買了字典自己認,碰到什麽人都去問,都去學。」或許正是這樣的原因,朱之文對孩子的教育也特別上心。      「早些年家裏窮,三哥的兩個孩子都是很晚才上的學。現在大的閨女已經14歲了,兒子也12歲了,不過都只是才上4年級。如今三哥生活也好了,也有錢了,過年就把孩子送到縣裏上學了。」朱桂蓮介紹,兩個孩子去了單縣一個私立學校上學,都寄宿在學校裏,每兩周才能回來一次。      不光孩子送到了好的學校,記者從村裏人口中還得知,過年期間,朱之文還給兩個孩子請了家教。「他兩個孩子學習成績不太好,估計送到縣裏跟不上,就找了村裏的一個老師做了一個月的家教。據說是給了2000塊錢。」      從前家徒四壁,如今大件俱全      在朱之文家轉了一圈,冰箱、彩電、滾筒洗衣機、電腦等現代化的電器與斑駁破落的老宅形成了很怪異的組合。朱桂蓮告訴記者,以前家裏什麽都沒有,有輛自行車就算是很好的寶貝了。現在的這些家電,都是朱之文走紅以後添置的,而很多還是別人送的。「洗衣機就是別人送的,都放在這角落,我們都不會用。電腦也是別人送的,我們也不懂。今年過年,我們花了兩千多裝了個太陽能和淋浴房。」      當記者問及,今年過年,朱之文有沒有給親戚朋友送禮時,朱桂蓮說,和往年沒什麽不同,只是問他們兄妹缺什麽,能幫的就幫一把。她還表示,自己與朱之文在兄妹幾個中,關系是最好的,「以前總是替我三哥難過,太窮了,日子過得特別苦。我自己家境也不好,想幫他也都是沒辦法。現在別人都說三哥紅了,我才不管這些,我只是覺得三哥確實生活上好了很多,我不必爲他揪心了。」        [url=/bbs/detail_2099911.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bs/1330703049969.jpg[/img][/url]      心靈依然樸實,村裏人都誇    走紅後的朱之文,生活上發生了很大改變,不過在村民眼中,他依然是那個有著樸實心靈的「三大嘴」(朱之文的綽號)。      「沒啥變化,過年回來還跟以前一樣,整天嘻嘻哈哈的。」與朱之文前後排的張嬸告訴記者,「老的小的,他都能玩到一起。」      村口的一位大媽也告訴記者,過年朱之文回來的那幾天,大家都去他家看過。「大家讓他講在北京的事,他也肯講,但是讓他唱歌,他死活不肯。不過大家走了,他又會唱兩句逗大家。」      「還是那樣,人很好,過年會很神秘地告訴我們,這幾天又賺了多少錢,你要問他借錢,只要開口他都會借的。」朱之文隔壁的朱大伯這樣告訴記者。      依舊愛唱歌,練歌房是禁地      采訪中,一個小房間引起記者的注意,那是朱之文的小練歌房。「這個練歌房,三哥平時都不讓孩子進來。」記者看到,裏面非常簡單,就一架電子琴,據說是于文華送給他的。裏面還有幾張古舊的CD和磁帶,都是當時朱之文用來練歌的。「以前在院子裏唱,會影響人,所以他就弄了這個小房間,專門自己練歌。」      朱之文對唱歌的熱愛,也表現在他對榮譽的珍視上。記者發現,主屋的廳堂內,最顯眼的地方挂著當年他在《星光大道》獲獎時別人贈送的書法賀禮。而這幾年在各類比賽中獲得的獎杯,則被放在廳堂中間桌子的一角,「怕孩子們碰到,所以就擺在那裏,不容易弄壞了。」朱桂蓮說。      農民歌手今何在      多數草根,回歸平淡才是真      朱之文的走紅,讓人不禁聯想到以往春晚舞台上的農民歌手。2009年,劉仁喜和馬廣福上春晚後,同樣紅了好一陣。幾年過去了,他們怎麽樣了呢?近日,記者與他們取得了聯系。      劉仁喜如今已60歲了,是旅順鐵山街道大劉家村的一位地道農民。2008年底,劉仁喜在央視《星光大道》上獲得月冠軍,此後登上2009年春晚,一夜間成爲家喻戶曉的明星。記者撥通他的電話時,問到如今的情況,劉仁喜直言:「現在沒什麽演出了。以前剛上春晚的時候很多,一個月都有好幾場。現在基本沒有什麽,只是偶爾有些活動去唱兩首。」劉仁喜表示,春晚確實讓他紅火了好一陣,但對他來說,那些都是浮雲,他依然還是最樸實的農民,最熱愛的除了唱歌,就是他的果園和奶牛。「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最好。但是有演出我也好好珍惜,畢竟這是我的愛好。」      與劉仁喜一起上春晚的馬廣福,是來自黑龍江佳木斯桦南縣梨樹鄉的農民。他也是因在《星光大道》舞台上大放異彩登上2009年春晚舞台的。與劉仁喜一樣,如今馬廣福外出表演的機會也沒春晚過後那麽多了,但他卻並沒有什麽失落感,而是倍感踏實,他享受自己在田間勞作的幸福感。「說到底,我還是一個農民,有演出就去,沒演出就踏踏實實地務農,這樣活得挺好。」      業內人士來支招      想紅得久,他們要做很多事      這些年,通過央視春晚走紅的農民歌手有不少,像劉仁喜、 馬廣福、阿寶、旭日陽剛、朱之文等等。但人們也發現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上春晚前後的一段時間,他們確實相當紅,不過,這段走紅期並不長,不少人隔個一年半載就會淡出公衆的視野。      走上春晚的農民歌手爲何多數昙花一現?著名音樂制作人盧中強從專業的角度分析, 「出現這種情況,一來是因爲這些通過晚會走紅的農民歌手,其功能性太強,往往只作爲晚會的一部分,去照顧和迎合不同受衆的需求。雖然有一技之長,但是能不能借此爲生,是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的。再者,觀衆對于他們的消費也是一種殺雞取卵的方式,在其走紅後沒有留給他們更多思考和摸索的空間,而是通過各種手段去進一步消費他們的台前幕後,很容易造成審美疲勞。」      那麽,如何讓這些農民歌手的音樂之路走得更長遠呢?盧中強表示,能力、天賦、團隊都是農民歌手要想走得更遠的重要因素。「就天賦來說,他們可能確實都有一副好嗓子。但就能力來說,他們不能太過于強調功能性。一定要找准自己的方向,找到適合自己的路子。在這一點上,像阿寶等人都做得很好。」而在盧中強看來,團隊是最重要的,不論是方向的把握還是自我定位和包裝,都是農民歌手能否長遠發展的關鍵。「據我了解,這些農民歌手走紅後,也會有許多人給他們寫歌,要當他們的經紀人,但是農民歌手在這方面的判斷力還是有些欠缺的,一定要找到一個好的團隊,有自己好的作品,才能更長遠地發展。」      不過盧中強也直言,並不是所有的農民歌手都一定要走這種長遠發展的路線。「現在唱片行業整體都是不景氣的,許多專業歌手也都很難走出來。如果能在走紅期間好好把握住,對他們來說也是很不錯的事情了。」  
󰈣󰈤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路無關。王朝網路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竹林裏的甜美養眼美女
MM尖尖的下巴
靓麗的草根美女
超靓迷人的大眼睛美女
海南(二)
霧繞三清山
Oldtime
美麗婺源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