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也許這又是個瘋言

2015-08-21 17:03:53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評論  字體: ||
 
  "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我不是納蘭, 也並非那古老韶光中流棄的獨雁 所以唯有一個人走著腳下的路,量著自個的間隔. 量到從始到不知道的尾......

  要是端的活在過往中多好, 一舟半壺酒, 一切的事兒,一切放得開放不開,高興的不高興的, 也會在當時那不感染半點膩塵的韶光的風中吹散吧?

  記住從前, 從前有過很多很多很多誇姣的夢想, 到如今, 想得到, 卻是如窗外閃爍燈光下不斷來去的人群,車輛相同, 明晰, 含糊 了解而又陌生了

  終究是逃不過,

  就像逃不過注定的逝世...

  俄然想狠狠地說話兒, 可惜沒人聽,也無人懂得連自個也難懂的思緒,文字,情感

  一切並于這一切的東西

  我謂之爲"空" 想空而空卻無處不在, 終身糾纏,終身附骨

  莫明其妙, 語無倫次,思維紊亂, 這即是實在的自我

  哦,對了, 應該說說"自我"才對. 一直都弄不明白, 啥是"我" "我"又是以一種如何的形式而存在, 是不是每一個人的"我", 是不相同的存在, 仍是說相同, 而相同, 那又是啥呢? 良心又是啥? 如何才幹心安理得地對自個對別人說一句:"這 即是我!" 呢?

  有個兄弟問我, 喜愛跟愛有啥區別, 我通知他, 差遠了, 遠到了天涯, 但可惜的是, 大家通常將兩者混而一談, 我沒說出來的是: 這即是人道的"賤"性

  然後他又問我, 啥叫"愛"? 我不屑地笑笑, 然後對他說, 愛? 誰懂? 真實的愛情是活在那些個傻瓜誇姣的夢想,以及書中的, 可並不是實際中. 呵呵,當然啦, 我是不會這麽對他說滴, 我只說, 不要信任說懂你的人, 由于沒有誰能真實懂誰, 乃至都沒一個人能說自個肯定懂自個, 所以說, 那些說懂你的人, 都是騙子! 嗯~~~ 本來我也不是這麽跟他說的, 畢竟人家好心腸來問我, 定然是想要一個好的結局了, 就像神話相同, 對! 即是神話! 這詞, 真不錯.

  我跟他說的是: (仍是不通知你們了)

  所以說, 別盼望讓我理解 我不會去了解任何人, 也不會再爲任何人去了解, 你太雜亂, 就如我相同, 還有你,你,你, 看到的沒看到的了解的不了解的, 我沒那閑心, 也沒那心境

  老姐不只一次對我說, 總感受如今拒人千裏以外,不讓任何人接近. 細心想想, 好像還真這麽似的.

  我是在防著啥嗎? 仍是說這種潛意識在通知我啥, 仍是說我不知在啥時候開端,就潛意識地通知自個啥呢?

  又是一個不解之迷.

  丫, 這即是日子, 這麽一來, 倒覺得做一顆路旁的樹還蠻好的, 沒有那多惱人思維,沒有那麽多的未解之迷 只需一個勁地往上竄就行了, 閑得無聊時, 還可看看那些從身旁路過的可笑的來來去去.

  如今一切的文字, 恰似都是爲某些詭計而存在相同, 比方上面這些, 比方下面這些, 雖然連我也不知這些親手擊打出的文字存在著如何的詭計, 但總感受是存在這麽的一種存在

  這麽一引伸開來, 那不是一切的存在都帶上了詭計? 這有點恐懼, 想想都嚇人, 當然, 僅僅嚇到自個算了, 而看客, 頂著一頭霧水, 又怎麽能體會到這種恐懼? 再說, 要真這麽堅決的道出, 不是就開罪衆人了麽? 我可沒那凶猛能吞下那些看不見聽不到,無聲的討伐. 最恐懼的,怕即是人的心思了. 它永久都不會正面通知你, 可背地裏卻啥都做得出,想得到,

  愈加疑問, 愈加紊亂了, 好像脫離了基地樣哈, 算了算了, 亂就亂吧, 橫豎都這麽了, 再亂一點點也無關痛癢了,(文章內容來自:律師網http://www.maxlaw.cn/)

  不寫了, 再下去也是無解, 自尋煩惱.
 
 "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我不是納蘭, 也並非那古老韶光中流棄的獨雁 所以唯有一個人走著腳下的路,量著自個的間隔. 量到從始到不知道的尾......   要是端的活在過往中多好, 一舟半壺酒, 一切的事兒,一切放得開放不開,高興的不高興的, 也會在當時那不感染半點膩塵的韶光的風中吹散吧?   記住從前, 從前有過很多很多很多誇姣的夢想, 到如今, 想得到, 卻是如窗外閃爍燈光下不斷來去的人群,車輛相同, 明晰, 含糊 了解而又陌生了   終究是逃不過,   就像逃不過注定的逝世...   俄然想狠狠地說話兒, 可惜沒人聽,也無人懂得連自個也難懂的思緒,文字,情感   一切並于這一切的東西   我謂之爲"空" 想空而空卻無處不在, 終身糾纏,終身附骨   莫明其妙, 語無倫次,思維紊亂, 這即是實在的自我   哦,對了, 應該說說"自我"才對. 一直都弄不明白, 啥是"我" "我"又是以一種如何的形式而存在, 是不是每一個人的"我", 是不相同的存在, 仍是說相同, 而相同, 那又是啥呢? 良心又是啥? 如何才幹心安理得地對自個對別人說一句:"這 即是我!" 呢?   有個兄弟問我, 喜愛跟愛有啥區別, 我通知他, 差遠了, 遠到了天涯, 但可惜的是, 大家通常將兩者混而一談, 我沒說出來的是: 這即是人道的"賤"性   然後他又問我, 啥叫"愛"? 我不屑地笑笑, 然後對他說, 愛? 誰懂? 真實的愛情是活在那些個傻瓜誇姣的夢想,以及書中的, 可並不是實際中. 呵呵,當然啦, 我是不會這麽對他說滴, 我只說, 不要信任說懂你的人, 由于沒有誰能真實懂誰, 乃至都沒一個人能說自個肯定懂自個, 所以說, 那些說懂你的人, 都是騙子! 嗯~~~ 本來我也不是這麽跟他說的, 畢竟人家好心腸來問我, 定然是想要一個好的結局了, 就像神話相同, 對! 即是神話! 這詞, 真不錯.   我跟他說的是: (仍是不通知你們了)   所以說, 別盼望讓我理解 我不會去了解任何人, 也不會再爲任何人去了解, 你太雜亂, 就如我相同, 還有你,你,你, 看到的沒看到的了解的不了解的, 我沒那閑心, 也沒那心境   老姐不只一次對我說, 總感受如今拒人千裏以外,不讓任何人接近. 細心想想, 好像還真這麽似的.   我是在防著啥嗎? 仍是說這種潛意識在通知我啥, 仍是說我不知在啥時候開端,就潛意識地通知自個啥呢?   又是一個不解之迷.   丫, 這即是日子, 這麽一來, 倒覺得做一顆路旁的樹還蠻好的, 沒有那多惱人思維,沒有那麽多的未解之迷 只需一個勁地往上竄就行了, 閑得無聊時, 還可看看那些從身旁路過的可笑的來來去去.   如今一切的文字, 恰似都是爲某些詭計而存在相同, 比方上面這些, 比方下面這些, 雖然連我也不知這些親手擊打出的文字存在著如何的詭計, 但總感受是存在這麽的一種存在   這麽一引伸開來, 那不是一切的存在都帶上了詭計? 這有點恐懼, 想想都嚇人, 當然, 僅僅嚇到自個算了, 而看客, 頂著一頭霧水, 又怎麽能體會到這種恐懼? 再說, 要真這麽堅決的道出, 不是就開罪衆人了麽? 我可沒那凶猛能吞下那些看不見聽不到,無聲的討伐. 最恐懼的,怕即是人的心思了. 它永久都不會正面通知你, 可背地裏卻啥都做得出,想得到,   愈加疑問, 愈加紊亂了, 好像脫離了基地樣哈, 算了算了, 亂就亂吧, 橫豎都這麽了, 再亂一點點也無關痛癢了,(文章內容來自:律師網http://www.maxlaw.cn/)   不寫了, 再下去也是無解, 自尋煩惱.
󰈣󰈤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王朝網絡無關。王朝網絡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