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官商勾結黑圈的真正原因是什麽呢???

2015-09-08 17:49:21  編輯來源:互聯網  简体版  手機版  移動版  評論  字體: ||
 

每一個落馬官員背面,簡直都有一連串政商「兄弟圈」緊緊隨同。

這是從中紀委查辦的多起領導幹部違紀違法典型事例中,很簡單就發現的一個一起點。不少商人都熱衷于跟官員交兄弟,貪官也願意與商人做兄弟,而當官員的「兄弟圈」被異化成了「利益圈」、「糜爛圈」,下跌其間也就在所難免。看看政商聯系的昨日、今日與明天,如果沒有商人,貪官的故事會不會那麽「戲劇化」?

官商勾結,並非如今才有,更非我國特有。事實上,官商勾結一向存在「全球化」的特色,權錢之間的嚴密利益鏈聯系一向無法完全切斷或杜絕。當我國高舉反腐大旗依法打擊包含官商勾結在內的糜爛表象時,其他國家的有關經曆或經驗,也或多或少值得參考。

我們先來看一段故事。

十年前,時任山東省委常委的王敏結識了一家房地産公司老板趙某,依照中紀委揭露資料的說法,王敏看中了房地産大亨的金錢,而趙某看中了王敏手中的權利,爾後近十年時刻,在王敏的力挺下,趙某在本地的生意順風順水,財路廣進。根據爲趙某生意供給了許多便當,王敏向其索賄的底氣十足,俨然把趙某當成了自家的「錢袋子」和「提款機」。趙某則對王敏「知恩圖報」,先後向其行賄現金、房産、名人字畫等錢物累計達人民幣1800余萬元。

在中紀委揭露資料中,並未闡明趙某何許人,不過在《財新周刊》5月25日的封面報道《「趙衙內」的房産帝國》中發表,此人名叫趙晉,在近20年時刻內,打造了一個遍及南京、天津和濟南的房産帝國。「簡直每建一樓,皆怨聲載道,業主維權成燎樓之勢」,但是,這些風雲最終都被趙晉擺平,靠的是什麽?「其挾權利以『維穩』,令業主苦不堪言」,這句話非常耐人尋味:一種爲了奸商利益而對大衆施行的「維穩」,這麽的官商勾結是多麽的張狂?

查閱中紀委揭露的案情通報時能夠發現,近幾年反腐風暴中倒下的官員,存在與商人利益輸送疑問的舉目皆是,借用《我國紀檢監察報》的一句話,「能夠說不正當的官商聯系是致使糜爛的首要途徑」。

難怪乎,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與2013年全國兩會江蘇代表團分組討論時專門著重:「面對紛繁的物質利益,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官』『商』往來要有道,相敬如賓,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互相,要劃出公私分明的邊界。公務人員和領導幹部,要守住底線。」

「勾肩搭背的兄弟」

習大大的這番苦口婆心,爾後被言論視爲我國官商共處之道的輔導准則,屢次被引證。尤其是「勾肩搭背」這個詞,生動形象地道出了一些落馬官員與商人往來中的變形形式,這麽的比方簡直昂首即是:

倪發科,安徽省原副省長,聽說他與很多老板達到了不分你我、「親密無間」的境地:比方安徽首礦大昌金屬資料有限公司監事會主席吉立昌,倪發科常常與他一同就餐、出遊。一次,倪發科應吉立昌的約請,去吉家吃羊肉餃子。吃完飯後,熱愛玉器的吉立昌讓倪發科看他收藏的籽料,倪發科順手就挑了3塊較大的帶回家……

李雲忠,雲南省曲靖市委原副書記,這位領導每個月都要上煤礦老板徐某家裏「蹭」上二三頓飯,由于先後10余次收受了徐某1370多萬元賄賂,徐某屢次請求李雲忠選拔其「引薦」的幹部,李雲忠都有求必應。徐某成了當之無愧的「地下組織部長」……

白恩培,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本維護委員會原副主任、原雲南省委書記,他常常爲老板「站台」助威,屢次視察老板們請托的項目,並給予贊譽贊譽,而爲了攀上白恩培,一些老板常常到白家陪其夫人「搓麻」,並成心輸錢……

據《我國紀檢監察報》整理,官商變成「勾肩搭背的兄弟」有五種類型。一爲長期協作型,一些手握實權的高級官員,他們不會隨意吸納商人進入兄弟圈,只要少數知根知底、往來與協作持久的商人,才幹有資曆與他們勾肩搭背。二爲宗族中介型,有些「慎重」的官員並不直接參與權錢交易,而是由家人暗裏活動,或爲官員與商人穿針引線,或直接參與企業經營牟利。三爲結幹親型,一些商人與官員結爲「親屬」,以便兩邊接近到勾肩搭背境地。四爲同鄉會型,根據「鄉黨」情結,身爲同鄉的官員與商人組成幫會,互相幫襯,一起投機。五爲私人定制型,首要是商人揣摩官員喜愛,以便投其所好,互相構成默契。

官商勾結 古今同源

據考證,官商勾結表象在我國始于秦漢,盛于明清,首要表現爲商人尋求政治維護,官員尋求經濟支持,兩邊以宗族、同鄉、故人爲樞紐,構成利益一起體。曆史上這種官商同盟獲利、紅頂商人暴富的表象,至今仍受到不少人推崇。以至于有「爲官須看《曾國藩》,爲商必讀《胡雪岩》」的說法存世。

文章內容由:律師網http://www.maxlaw.cn/編輯分享

 
每一個落馬官員背面,簡直都有一連串政商「兄弟圈」緊緊隨同。 這是從中紀委查辦的多起領導幹部違紀違法典型事例中,很簡單就發現的一個一起點。不少商人都熱衷于跟官員交兄弟,貪官也願意與商人做兄弟,而當官員的「兄弟圈」被異化成了「利益圈」、「糜爛圈」,下跌其間也就在所難免。看看政商聯系的昨日、今日與明天,如果沒有商人,貪官的故事會不會那麽「戲劇化」? 官商勾結,並非如今才有,更非我國特有。事實上,官商勾結一向存在「全球化」的特色,權錢之間的嚴密利益鏈聯系一向無法完全切斷或杜絕。當我國高舉反腐大旗依法打擊包含官商勾結在內的糜爛表象時,其他國家的有關經曆或經驗,也或多或少值得參考。 我們先來看一段故事。 十年前,時任山東省委常委的王敏結識了一家房地産公司老板趙某,依照中紀委揭露資料的說法,王敏看中了房地産大亨的金錢,而趙某看中了王敏手中的權利,爾後近十年時刻,在王敏的力挺下,趙某在本地的生意順風順水,財路廣進。根據爲趙某生意供給了許多便當,王敏向其索賄的底氣十足,俨然把趙某當成了自家的「錢袋子」和「提款機」。趙某則對王敏「知恩圖報」,先後向其行賄現金、房産、名人字畫等錢物累計達人民幣1800余萬元。 在中紀委揭露資料中,並未闡明趙某何許人,不過在《財新周刊》5月25日的封面報道《「趙衙內」的房産帝國》中發表,此人名叫趙晉,在近20年時刻內,打造了一個遍及南京、天津和濟南的房産帝國。「簡直每建一樓,皆怨聲載道,業主維權成燎樓之勢」,但是,這些風雲最終都被趙晉擺平,靠的是什麽?「其挾權利以『維穩』,令業主苦不堪言」,這句話非常耐人尋味:一種爲了奸商利益而對大衆施行的「維穩」,這麽的官商勾結是多麽的張狂? 查閱中紀委揭露的案情通報時能夠發現,近幾年反腐風暴中倒下的官員,存在與商人利益輸送疑問的舉目皆是,借用《我國紀檢監察報》的一句話,「能夠說不正當的官商聯系是致使糜爛的首要途徑」。 難怪乎,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與2013年全國兩會江蘇代表團分組討論時專門著重:「面對紛繁的物質利益,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官』『商』往來要有道,相敬如賓,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互相,要劃出公私分明的邊界。公務人員和領導幹部,要守住底線。」 「勾肩搭背的兄弟」 習大大的這番苦口婆心,爾後被言論視爲我國官商共處之道的輔導准則,屢次被引證。尤其是「勾肩搭背」這個詞,生動形象地道出了一些落馬官員與商人往來中的變形形式,這麽的比方簡直昂首即是: 倪發科,安徽省原副省長,聽說他與很多老板達到了不分你我、「親密無間」的境地:比方安徽首礦大昌金屬資料有限公司監事會主席吉立昌,倪發科常常與他一同就餐、出遊。一次,倪發科應吉立昌的約請,去吉家吃羊肉餃子。吃完飯後,熱愛玉器的吉立昌讓倪發科看他收藏的籽料,倪發科順手就挑了3塊較大的帶回家…… 李雲忠,雲南省曲靖市委原副書記,這位領導每個月都要上煤礦老板徐某家裏「蹭」上二三頓飯,由于先後10余次收受了徐某1370多萬元賄賂,徐某屢次請求李雲忠選拔其「引薦」的幹部,李雲忠都有求必應。徐某成了當之無愧的「地下組織部長」…… 白恩培,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本維護委員會原副主任、原雲南省委書記,他常常爲老板「站台」助威,屢次視察老板們請托的項目,並給予贊譽贊譽,而爲了攀上白恩培,一些老板常常到白家陪其夫人「搓麻」,並成心輸錢…… 據《我國紀檢監察報》整理,官商變成「勾肩搭背的兄弟」有五種類型。一爲長期協作型,一些手握實權的高級官員,他們不會隨意吸納商人進入兄弟圈,只要少數知根知底、往來與協作持久的商人,才幹有資曆與他們勾肩搭背。二爲宗族中介型,有些「慎重」的官員並不直接參與權錢交易,而是由家人暗裏活動,或爲官員與商人穿針引線,或直接參與企業經營牟利。三爲結幹親型,一些商人與官員結爲「親屬」,以便兩邊接近到勾肩搭背境地。四爲同鄉會型,根據「鄉黨」情結,身爲同鄉的官員與商人組成幫會,互相幫襯,一起投機。五爲私人定制型,首要是商人揣摩官員喜愛,以便投其所好,互相構成默契。 官商勾結 古今同源 據考證,官商勾結表象在我國始于秦漢,盛于明清,首要表現爲商人尋求政治維護,官員尋求經濟支持,兩邊以宗族、同鄉、故人爲樞紐,構成利益一起體。曆史上這種官商同盟獲利、紅頂商人暴富的表象,至今仍受到不少人推崇。以至于有「爲官須看《曾國藩》,爲商必讀《胡雪岩》」的說法存世。 文章內容由:律師網http://www.maxlaw.cn/編輯分享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王朝網路微信公眾號
微信掃碼關註本站公眾號 wangchaonetcn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