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購 |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采訪 Alain "Lino" Tadros

來源:互聯網網民  2006-12-17 07:37:26  評論

采訪 Alain "Lino" Tadros

采訪 Alain "Lino" Tadros 采訪Alain 'Lino' Tadros 原文 翻譯: Amei,Bear

Alain 」Lino」 Tadros是Kazoo軟件公司(http://www.kazoosoft.com)的總裁和CTO, 該公司是他在2000年和別人一起創建的。這個公司是矽谷發展最快的私營企業之一,它在加州Anaheim每年一度的Borland大會上還被評爲是Borland 公司「2002年年度解決方案合作夥伴」。Lino 經常在世界各地的軟件發展研討會上發言,是Borland 公司Delphi和C++ Builder開發隊伍的前軟件工程師,專長于COM,XML,SOAP,和因特網開發等領域,在許多軟件開發期刊上都發表過文章,還是五本關于軟件發展的書的技術評論員,在國際軟件界享有廣泛聲譽。他是矽谷四個軟件及互聯網公司的董事會成員,Borland 認證的Delphi,Kylix, C++Builder和JBuilder的開發者和培訓師。由于這些公認的成就,Lino 在加州Anheimd召開的 Borland年度大會上被授予「2002年度培訓師」的榮譽稱號。

Delphi Informant: 是什麽讓你決定作爲一名開發者開始你的職業生涯?

Lino Tadros: 在我十六歲的時候我在Sinclair 128 和Commdore 64 上寫自己的軟件,我想這樣很好並且希望有一天靠寫軟件爲生。1991年我十九歲的時候來到美國,我打了三份工,還要上全日制學校。1993年我加入了在Scotts的Borland的dBASE的技術支持隊伍。我很有運氣遇到了Richard Reiter(那時候他是Borland的技術支持主管),是他幫助我開始了我的職業生涯。當時dBase正處于困境中,因此Richard把我調到C++ 技術支持小組讓我免遭解雇。這就像把一塊鮮肉扔到獅籠裏:13個最好最聰明的工程師—以及我。壓力太大了,我覺得我什麽都不懂,但是我想爲這個無疑是最好的團隊做點貢獻。Jeff Peters,Tom Orsi, Pete Williams,還有其他對我而言就如偶像一般的人,教給我那麽多的東西(特別是Jeff Peters)。 幾個月後我被叫去幫Pascal小組QA一個新的叫做Delphi的「最高機密」産品。它第一眼看起來就很可愛。

DI: 顯然,作爲一個開發者和培訓師你都是很成功的,去年在Borland 研討會上你的獲獎就是明證。你把你的成功歸結于什麽?對于那些立志要獲得類似成功的開發者你有何建議?

LT: 像個動物一樣工作並且要熱愛你的工作!我把我的成功歸結于理解軟件生命周期的多個方面。我曾是技術支持工程師,QA工程師,和R&D工程師,所有這些都需要不同的觀念和各種層次的理解。 還有, 我非常幸運地在像Danny Thorpe, Chuck Jazdzewski, Anders Hejlsberg, and Steve Teixeira 這樣的人的隔壁工作,他們天天都在教我軟件開發的藝術。

DI: 在你作爲開發者和培訓師的職業生涯裏,或許會有一些有趣的不尋常的經曆,與我們分享一些吧。

LT: 我真希望你從來沒問過。我要告訴你兩個故事,在一開始做Delphi 2的時候,我是Anders Hejlberg的 QA 工程師,做所有的OLE 和 COM有關的技術工作。當有一天做Delphi 3的時候,我從服務器上安裝了這個構建版本,來測試Anders新加的一些特性,我不能正確的運行Delphi32.exe,于是我宣布這個構建版本 DOA(dead on arrival),其他的QA小組成員報告說他們用同樣的版本可以順利進行他們的測試,于是我重裝了一次,但是仍然不行!

我跑過幾間辦公室去問Anders和 Chuck可能會是什麽毛病。他們兩個都答應過來看看。我怎麽也不會忘記那一天:Anders Hejlsberg 和 Chuck Jazdzewski在我辦公室挨著坐著把Delphi32.exe裝載到TD32 ,看著Delphi 的啓動代碼,幾分鍾後,Anders 說:「看,Chuck ,這個字節不應該在這裏,那是一個緊湊記錄。」 Chuck 回答說:「是的,看來是在從網絡安裝的過程中它被移動了一個字節。」當時我站在他們的身後,我能想到的的所有事情就是我這件事中犯了個大錯誤,甚至開始考慮下一份工作了:開一家熱狗店。

第二個故事發生在Delphi 3發售的那天。我已經呆在那裏四天了,就是爲了保證新的ActiveX 架構已經做好面世准備。 我在前幾天就已經三次暫停過這個産品的推出了。在我檢查完最終版本時,我看見R&D 和 QA 工程師正在祈禱我不會發現任何其他問題,那樣我們就可以有個應得的假期了。于是我決定和這個小組開個玩笑,我用Delphi 3 編了個ActiveForm,在它的OnActivat事件中有這樣一句話:

MessageBox(Handle, 'Access Violation at Address 004458AZ '+

'in module SampleAX.dll. Read of address 000002F4',

'SampleAX', MB_ICONSTOP or MB_OKCANCEL);

我要小組的幾個成員過來,並讓他們好好看看內存地址,我演示了在任何容器裏調入這個ActiveX 都會顯示那個我創建的信息,這就證明我們還有問題。甚至在讀過了內存地址裏所提示的信息之後,也沒有一個人能夠告訴我爲什麽。最後,Danny Thorpe 來到我辦公室看了看,五秒鍾後他看著我說,「你真是只討厭的小狗,Lino!」

DI: 作爲一個開發者你覺得什麽是你曾經面臨的最大挑戰?

LT: 能夠爲一個像Anders,Chuck,Danny,以及其他在這個層次上的團隊做出貢獻。同時,技術水平的飛速發展也是一個挑戰。過去我常常覺得,如果我生病一個星期那我將被甩在技術後面,而且一旦落後很難趕上。

DI: 你正在涉及幾個前沿的技術。你怎麽看今後五年計算的未來?在這個範圍裏,開發者們需要准備什麽特殊的開發技能?

LT: 在軟件界五年一次換代,沒有人能夠在五年前預言軟件的未來。不可能!二十四個月是可能的最大限度,我相信現在是.Net的時代。

DI: 你有看見Linux在與Windows的競爭中正飛速發展嗎?

LT: 它早就是這樣了。我的大部分財富100和財富500客戶正在實施和部署在服務器端的Linux解決方案。無論如何,它將會爲Linux在客戶端與Windows開始的競爭帶來奇迹。

DI: 從Delphi 2支持32位開始,每個新的Delphi 版本都會介紹一些新的特性和改進。在這些顯而易見的特性中,從最初的版本起你覺得加入到Delphi的哪個是最重要的新特性?

LT: 代碼完成。我不知道以前怎麽會沒有這個特性。

DI: 讓我們轉向最後一個問題,如果你能在下一個Delph版本增加一些特性或功能的話,你會增加什麽?

LT: 一個新的IDE!我已經厭倦了滾動組件面板到我的組件了。我在想是否請Allen Bauer(最早的IDE建築師)吃飯,向他問問這個問題。

DI: 作爲Delphi專家的同時,你也致力于其它一些開發語言的工作比如C++Builder,請和我們分享一些你在其它開發語言方面的經驗吧。

LT: C++Builder太棒了!是的,它仍然是C++,但是,沒有人是完美的。我是從Anders的學校出來的,它的信條就是:「C++ 太可怕了。」很強大,但是很可怕。我也用過五年VB,。我喜歡C#!非常喜歡!Java也很棒,但是它缺乏平台支持。

DI: Delphi 7最近面世了,它爲.NET包含了一個移植工具包。 你怎麽看Delphi 7 ? 你覺得它的主要強在什麽地方? 有沒有弱點?

LT: Delphi 7 真的是太棒了!我喜歡那些新的特性(IntraWeb,Rave Reports,and ModelMaker)和對于Delphi6 幾百個bug的修複。就像以前那樣,D 7 的力量在于它的新增功能,加上Web服務框架和它的新增物。任何弱點都是非技術性的,除了銷售。Borland沒有給人們強有力的信息,讓大家來購買産品,雖然這個産品非常穩定還有大量的新東西。

DI: 讓我們來討論一下.NET。你覺得這個新的平台對Delphi開發者來說有多重要?

LT: 馬上購買,否則你將要落後18個月,我將在Borland Developer Network中開始擁有我自己的專欄,叫做「Caught in the .NET」,在那裏我將從.NET的角度介紹Delphi幾個月。

DI: 你正在提供C#方面的培訓,關于這個新語言你有什麽體驗?

LT: 它是非常優秀的語言。嗨,它是Anders的。他從Java,C++,更多的是Delphi中提取他喜歡的語言特性。如果你也是個Delphi開發者,你比一個 C++,Java,或者VB程序員更接近C# 。懂得較多的語言----好的語言----是一件好事情,而且它也不會替換Delphi。

DI: Web服務是真正熱門的技術領域之一,你怎麽看未來的發展?闡述一下在Delphi和.NET中能支持的程度。

LT: 我非常欣賞在Delphi 7中的Web服務架;我始終相信作爲首席架構師和開發者的Bruneau Babet把它管理得很好(在John Keegan 的幫助下)。我已經爲SOAP 工作了好幾年了。自從1999年起我在BorCon也經常提及它,我也用XML和HTTP在Delphi 5 實現我自己的SOAP信封。

未來的Web服務正在發展中,每個主要的實現者都注視著HTTP之上的SOAP。我覺得在其他協議如FTP, SMTP,TCP/IP,MSMQ等等上也有Web服務的需求。

Kazoo 軟件正在利用Delphi組件和.NET組件,開發一種新的産品,讓SOAP能運行在所有這些協議上。給你一個提示:HTTP是無狀態的協議:(請求—響應—再見)。如果服務器需要爲客戶端響應更多的信息怎麽辦?當服務器宕機了怎麽辦?爲什麽SOAP RPC不能排隊等候直到服務器重新開始工作,或者幹脆改道而行?這將會很有趣!

DI: 你覺得像某些人所建議的針對微軟的Visual Studio 做一個Delphi版本對Borland有什麽好處?

LT: 不。這已經不再是關于語言了,而是關于IDE的戰鬥了。

DI: 說到.NET,你提到過微軟和Borland的開發工具。請談談這兩個公司的近況和遠景,你怎麽看待它們之間日益親密的合作關系。

LT: 我使用這兩個公司的開發工具已有十幾年的曆史。在開發工具上,Borland 總比微軟更有優勢。C#和.NET真的是兩個最先由從Redmond出來的值得任何Delphi開發人員尊重的東西。

Borland 與微軟在軟件開發方式上非常不一樣。Borland 是一群黑客在編寫穩定可靠的代碼並不斷創新。微軟是一個機器 ---- 一個軟件生産商。他們非常有效率而且明了市場營銷的規律,而Borland的市場營銷觀念僅僅是在産品的包裝盒裏放一本産品說明書。

DI: 看起來Delphi在歐洲市場要比在美國市場成功得多。同樣地,一些JEDI項目的歐洲成員給我印象特別的深刻。你能否就這兩個開發團隊之間的不同發表一些看法?你把Delphi在歐洲的成功歸結于什麽?是一些什麽東西在歐洲人看來很重要而美國人並不覺得很重要,反過來說什麽東西美國人認爲重要而歐洲人覺得不重要?

LT: 我對歐洲的開發人員懷有很深的敬意。我每年在四五個歐洲的研討會上發言,從他們的問題和與他們交流中我能感覺到他們的力量。在歐洲,Delphi是更強大得多的,因爲大學裏仍然在教Pascal。Anders是歐洲人。而且許多歐洲的開發人員討厭微軟。老實說,我相信歐洲的開發人員有強烈的追求完美的欲望,而美國的開發者總是在更大的壓力下工作。

DI: 讓我們來談談Lino Tadros。在技術之外你都喜歡做些什麽事呢?

LT: 跟我的孩子們玩耍讓我覺得最爲開心。不幸的是管理一家公司不會讓你有太多的閑暇時間。在Kazoo公司我扮演很多角色,我做會計,發工資,交稅,聯系客戶,銷售,培訓,大部分的架構工作,還有許多研發工作。

我每個季度帶家人到迪斯尼樂園去一次,呆三天,那樣我們就可以全天都在一起。雖然有一次,我妻子叫我檢查電子郵件,那是在在迪斯尼酒店的浴室裏,淩晨一點鍾。

DI: 還有什麽我沒提到而你願意談的嗎--------和我們的讀者一起分享?

LT: 我想對Borland說聲謝謝。謝謝Borland給我機會,讓我可以擁有從來未曾夢想過的生活。我也想謝謝我在Kazoo Software的團隊,是他們使得這次旅程有趣,奇妙,讓人興奮。

- Alan C. Moore, Ph.D.

Alan Moore 是肯塔基州立大學的教授 ,他在那裏教音樂理論和人文學。他被譽爲2001-2002傑出教授,是2002-2003年JEDI項目的領導人。他用Borland 語言開發有關教育的應用軟件已有十五年,是The Tomes of Delphi :Win32 Multimedia API (Wordware Publishing, 2000) 的作者,是The Tomes of Delphi: Basic 32-Bit Communications Programming (Wordware Publishing, 2003)的作者之一(另外一個是John C Penman),他在各種不同的技術雜志上發表過大量的文章,用Delphi,他擅長于編寫定制組件,在應用中實現多媒體功能,特別是聲音和音樂。你可以和他聯系:mailto:acmdoc@aol.com

www.delphidevelopers.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网络用户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采訪 Alain "Lino" Tadros 采訪 Alain "Lino" Tadros 采訪Alain 'Lino' Tadros 原文 翻譯: Amei,Bear Alain 」Lino」 Tadros是Kazoo軟件公司(http://www.kazoosoft.com)的總裁和CTO, 該公司是他在2000年和別人一起創建的。這個公司是矽谷發展最快的私營企業之一,它在加州Anaheim每年一度的Borland大會上還被評爲是Borland 公司「2002年年度解決方案合作夥伴」。Lino 經常在世界各地的軟件發展研討會上發言,是Borland 公司Delphi和C++ Builder開發隊伍的前軟件工程師,專長于COM,XML,SOAP,和因特網開發等領域,在許多軟件開發期刊上都發表過文章,還是五本關于軟件發展的書的技術評論員,在國際軟件界享有廣泛聲譽。他是矽谷四個軟件及互聯網公司的董事會成員,Borland 認證的Delphi,Kylix, C++Builder和JBuilder的開發者和培訓師。由于這些公認的成就,Lino 在加州Anheimd召開的 Borland年度大會上被授予「2002年度培訓師」的榮譽稱號。 Delphi Informant: 是什麽讓你決定作爲一名開發者開始你的職業生涯? Lino Tadros: 在我十六歲的時候我在Sinclair 128 和Commdore 64 上寫自己的軟件,我想這樣很好並且希望有一天靠寫軟件爲生。1991年我十九歲的時候來到美國,我打了三份工,還要上全日制學校。1993年我加入了在Scotts的Borland的dBASE的技術支持隊伍。我很有運氣遇到了Richard Reiter(那時候他是Borland的技術支持主管),是他幫助我開始了我的職業生涯。當時dBase正處于困境中,因此Richard把我調到C++ 技術支持小組讓我免遭解雇。這就像把一塊鮮肉扔到獅籠裏:13個最好最聰明的工程師—以及我。壓力太大了,我覺得我什麽都不懂,但是我想爲這個無疑是最好的團隊做點貢獻。Jeff Peters,Tom Orsi, Pete Williams,還有其他對我而言就如偶像一般的人,教給我那麽多的東西(特別是Jeff Peters)。 幾個月後我被叫去幫Pascal小組QA一個新的叫做Delphi的「最高機密」産品。它第一眼看起來就很可愛。 DI: 顯然,作爲一個開發者和培訓師你都是很成功的,去年在Borland 研討會上你的獲獎就是明證。你把你的成功歸結于什麽?對于那些立志要獲得類似成功的開發者你有何建議? LT: 像個動物一樣工作並且要熱愛你的工作!我把我的成功歸結于理解軟件生命周期的多個方面。我曾是技術支持工程師,QA工程師,和R&D工程師,所有這些都需要不同的觀念和各種層次的理解。 還有, 我非常幸運地在像Danny Thorpe, Chuck Jazdzewski, Anders Hejlsberg, and Steve Teixeira 這樣的人的隔壁工作,他們天天都在教我軟件開發的藝術。 DI: 在你作爲開發者和培訓師的職業生涯裏,或許會有一些有趣的不尋常的經曆,與我們分享一些吧。 LT: 我真希望你從來沒問過。我要告訴你兩個故事,在一開始做Delphi 2的時候,我是Anders Hejlberg的 QA 工程師,做所有的OLE 和 COM有關的技術工作。當有一天做Delphi 3的時候,我從服務器上安裝了這個構建版本,來測試Anders新加的一些特性,我不能正確的運行Delphi32.exe,于是我宣布這個構建版本 DOA(dead on arrival),其他的QA小組成員報告說他們用同樣的版本可以順利進行他們的測試,于是我重裝了一次,但是仍然不行! 我跑過幾間辦公室去問Anders和 Chuck可能會是什麽毛病。他們兩個都答應過來看看。我怎麽也不會忘記那一天:Anders Hejlsberg 和 Chuck Jazdzewski在我辦公室挨著坐著把Delphi32.exe裝載到TD32 ,看著Delphi 的啓動代碼,幾分鍾後,Anders 說:「看,Chuck ,這個字節不應該在這裏,那是一個緊湊記錄。」 Chuck 回答說:「是的,看來是在從網絡安裝的過程中它被移動了一個字節。」當時我站在他們的身後,我能想到的的所有事情就是我這件事中犯了個大錯誤,甚至開始考慮下一份工作了:開一家熱狗店。 第二個故事發生在Delphi 3發售的那天。我已經呆在那裏四天了,就是爲了保證新的ActiveX 架構已經做好面世准備。 我在前幾天就已經三次暫停過這個産品的推出了。在我檢查完最終版本時,我看見R&D 和 QA 工程師正在祈禱我不會發現任何其他問題,那樣我們就可以有個應得的假期了。于是我決定和這個小組開個玩笑,我用Delphi 3 編了個ActiveForm,在它的OnActivat事件中有這樣一句話: MessageBox(Handle, 'Access Violation at Address 004458AZ '+ 'in module SampleAX.dll. Read of address 000002F4', 'SampleAX', MB_ICONSTOP or MB_OKCANCEL); 我要小組的幾個成員過來,並讓他們好好看看內存地址,我演示了在任何容器裏調入這個ActiveX 都會顯示那個我創建的信息,這就證明我們還有問題。甚至在讀過了內存地址裏所提示的信息之後,也沒有一個人能夠告訴我爲什麽。最後,Danny Thorpe 來到我辦公室看了看,五秒鍾後他看著我說,「你真是只討厭的小狗,Lino!」 DI: 作爲一個開發者你覺得什麽是你曾經面臨的最大挑戰? LT: 能夠爲一個像Anders,Chuck,Danny,以及其他在這個層次上的團隊做出貢獻。同時,技術水平的飛速發展也是一個挑戰。過去我常常覺得,如果我生病一個星期那我將被甩在技術後面,而且一旦落後很難趕上。 DI: 你正在涉及幾個前沿的技術。你怎麽看今後五年計算的未來?在這個範圍裏,開發者們需要准備什麽特殊的開發技能? LT: 在軟件界五年一次換代,沒有人能夠在五年前預言軟件的未來。不可能!二十四個月是可能的最大限度,我相信現在是.Net的時代。 DI: 你有看見Linux在與Windows的競爭中正飛速發展嗎? LT: 它早就是這樣了。我的大部分財富100和財富500客戶正在實施和部署在服務器端的Linux解決方案。無論如何,它將會爲Linux在客戶端與Windows開始的競爭帶來奇迹。 DI: 從Delphi 2支持32位開始,每個新的Delphi 版本都會介紹一些新的特性和改進。在這些顯而易見的特性中,從最初的版本起你覺得加入到Delphi的哪個是最重要的新特性? LT: 代碼完成。我不知道以前怎麽會沒有這個特性。 DI: 讓我們轉向最後一個問題,如果你能在下一個Delph版本增加一些特性或功能的話,你會增加什麽? LT: 一個新的IDE!我已經厭倦了滾動組件面板到我的組件了。我在想是否請Allen Bauer(最早的IDE建築師)吃飯,向他問問這個問題。 DI: 作爲Delphi專家的同時,你也致力于其它一些開發語言的工作比如C++Builder,請和我們分享一些你在其它開發語言方面的經驗吧。 LT: C++Builder太棒了!是的,它仍然是C++,但是,沒有人是完美的。我是從Anders的學校出來的,它的信條就是:「C++ 太可怕了。」很強大,但是很可怕。我也用過五年VB,。我喜歡C#!非常喜歡!Java也很棒,但是它缺乏平台支持。 DI: Delphi 7最近面世了,它爲.NET包含了一個移植工具包。 你怎麽看Delphi 7 ? 你覺得它的主要強在什麽地方? 有沒有弱點? LT: Delphi 7 真的是太棒了!我喜歡那些新的特性(IntraWeb,Rave Reports,and ModelMaker)和對于Delphi6 幾百個bug的修複。就像以前那樣,D 7 的力量在于它的新增功能,加上Web服務框架和它的新增物。任何弱點都是非技術性的,除了銷售。Borland沒有給人們強有力的信息,讓大家來購買産品,雖然這個産品非常穩定還有大量的新東西。 DI: 讓我們來討論一下.NET。你覺得這個新的平台對Delphi開發者來說有多重要? LT: 馬上購買,否則你將要落後18個月,我將在Borland Developer Network中開始擁有我自己的專欄,叫做「Caught in the .NET」,在那裏我將從.NET的角度介紹Delphi幾個月。 DI: 你正在提供C#方面的培訓,關于這個新語言你有什麽體驗? LT: 它是非常優秀的語言。嗨,它是Anders的。他從Java,C++,更多的是Delphi中提取他喜歡的語言特性。如果你也是個Delphi開發者,你比一個 C++,Java,或者VB程序員更接近C# 。懂得較多的語言----好的語言----是一件好事情,而且它也不會替換Delphi。 DI: Web服務是真正熱門的技術領域之一,你怎麽看未來的發展?闡述一下在Delphi和.NET中能支持的程度。 LT: 我非常欣賞在Delphi 7中的Web服務架;我始終相信作爲首席架構師和開發者的Bruneau Babet把它管理得很好(在John Keegan 的幫助下)。我已經爲SOAP 工作了好幾年了。自從1999年起我在BorCon也經常提及它,我也用XML和HTTP在Delphi 5 實現我自己的SOAP信封。 未來的Web服務正在發展中,每個主要的實現者都注視著HTTP之上的SOAP。我覺得在其他協議如FTP, SMTP,TCP/IP,MSMQ等等上也有Web服務的需求。 Kazoo 軟件正在利用Delphi組件和.NET組件,開發一種新的産品,讓SOAP能運行在所有這些協議上。給你一個提示:HTTP是無狀態的協議:(請求—響應—再見)。如果服務器需要爲客戶端響應更多的信息怎麽辦?當服務器宕機了怎麽辦?爲什麽SOAP RPC不能排隊等候直到服務器重新開始工作,或者幹脆改道而行?這將會很有趣! DI: 你覺得像某些人所建議的針對微軟的Visual Studio 做一個Delphi版本對Borland有什麽好處? LT: 不。這已經不再是關于語言了,而是關于IDE的戰鬥了。 DI: 說到.NET,你提到過微軟和Borland的開發工具。請談談這兩個公司的近況和遠景,你怎麽看待它們之間日益親密的合作關系。 LT: 我使用這兩個公司的開發工具已有十幾年的曆史。在開發工具上,Borland 總比微軟更有優勢。C#和.NET真的是兩個最先由從Redmond出來的值得任何Delphi開發人員尊重的東西。 Borland 與微軟在軟件開發方式上非常不一樣。Borland 是一群黑客在編寫穩定可靠的代碼並不斷創新。微軟是一個機器 ---- 一個軟件生産商。他們非常有效率而且明了市場營銷的規律,而Borland的市場營銷觀念僅僅是在産品的包裝盒裏放一本産品說明書。 DI: 看起來Delphi在歐洲市場要比在美國市場成功得多。同樣地,一些JEDI項目的歐洲成員給我印象特別的深刻。你能否就這兩個開發團隊之間的不同發表一些看法?你把Delphi在歐洲的成功歸結于什麽?是一些什麽東西在歐洲人看來很重要而美國人並不覺得很重要,反過來說什麽東西美國人認爲重要而歐洲人覺得不重要? LT: 我對歐洲的開發人員懷有很深的敬意。我每年在四五個歐洲的研討會上發言,從他們的問題和與他們交流中我能感覺到他們的力量。在歐洲,Delphi是更強大得多的,因爲大學裏仍然在教Pascal。Anders是歐洲人。而且許多歐洲的開發人員討厭微軟。老實說,我相信歐洲的開發人員有強烈的追求完美的欲望,而美國的開發者總是在更大的壓力下工作。 DI: 讓我們來談談Lino Tadros。在技術之外你都喜歡做些什麽事呢? LT: 跟我的孩子們玩耍讓我覺得最爲開心。不幸的是管理一家公司不會讓你有太多的閑暇時間。在Kazoo公司我扮演很多角色,我做會計,發工資,交稅,聯系客戶,銷售,培訓,大部分的架構工作,還有許多研發工作。 我每個季度帶家人到迪斯尼樂園去一次,呆三天,那樣我們就可以全天都在一起。雖然有一次,我妻子叫我檢查電子郵件,那是在在迪斯尼酒店的浴室裏,淩晨一點鍾。 DI: 還有什麽我沒提到而你願意談的嗎--------和我們的讀者一起分享? LT: 我想對Borland說聲謝謝。謝謝Borland給我機會,讓我可以擁有從來未曾夢想過的生活。我也想謝謝我在Kazoo Software的團隊,是他們使得這次旅程有趣,奇妙,讓人興奮。 - Alan C. Moore, Ph.D. Alan Moore 是肯塔基州立大學的教授 ,他在那裏教音樂理論和人文學。他被譽爲2001-2002傑出教授,是2002-2003年JEDI項目的領導人。他用Borland 語言開發有關教育的應用軟件已有十五年,是The Tomes of Delphi :Win32 Multimedia API (Wordware Publishing, 2000) 的作者,是The Tomes of Delphi: Basic 32-Bit Communications Programming (Wordware Publishing, 2003)的作者之一(另外一個是John C Penman),他在各種不同的技術雜志上發表過大量的文章,用Delphi,他擅長于編寫定制組件,在應用中實現多媒體功能,特別是聲音和音樂。你可以和他聯系:mailto:acmdoc@aol.com www.delphidevelopers.com
󰈣󰈤
王朝萬家燈火計劃
期待原創作者加盟
 
 
 
>>返回首頁<<
 
 
 
 
 
 熱帖排行
 
 
 
靜靜地坐在廢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無際,忽然覺得,淒涼也很美
© 2005- 王朝網路 版權所有